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都没能在这荔居里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泉山仙子等人就更别提了。

这里面要家具没家具,要字画没字画,要碗筷没碗筷,就像是根本没有住过人一样。唯一有的东西,就是那个房间里的蒲团,还有外面三棵果树了。

虽然泉山仙子几人都没能看出这蒲团有什么非凡之处,但这毕竟是这荔居里唯一找得到并且能拿走的东西,说不定其中就有什么奥妙之处是他们发现不了的。

这蒲团自然是人人想要,泉山仙子虽然修为最高却也不可能压的住其他四人联手,最后只能勉强达成协议,这蒲团先放置公中,等回了仙界,再来处置不迟。

王七十五剑一动也不能动的看着这几个仙人将荔居翻来覆去的走动,心里不知道的有点想要笑。

因为这个场景,之前他和师无咎也已经来过一遍了。

只是之前这院子之前好歹还有三颗结满了果实的树,好歹能够让人看着解解馋,如今却是一颗也无,让这原本有些生机勃勃的荔居,一下子变成了清冷荒芜之地。

王七十五剑只是略微想想,就能明白泉山仙子等人如今心中的憋屈。

费尽千辛万苦下凡来到这里,还抢在了别人前头,最后除了一个不知道好歹的蒲团,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这样就算他们两手空空的走出去,别人怕是也不会信,反而要怀疑他们私自藏了宝物,不愿为人所知。

若是真的得了,反而心里还好过点。

“好歹是个圣人,怎么这住处如此荒凉?”那个趾高气扬的少年实在没有了耐心,在圣人地界说出如此不敬之语,泉山仙子等人也懒得纠正了。

因为少年所说,正是他们心中所想。

哪怕是得到一幅画呢,好歹也能拿出去应付应付。

这空手出来,谁能信呢?

“也许,这里面不是没有东西,而是已经被这修真界的修士给拿走了。”鹤老顶着一张慈眉善目的脸,说着叫人心凉的话,“我们只是后来者,什么也见不到,也是理所当然。”

鹤老这话一出口,其他几人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么一来,等他们回了仙界,不管被人私底下怎么想,反正明面上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圣人故居里的宝贝,谁不眼馋?若是想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他们几个怕是要永无宁日了!

“不错,这地界的修士,一个个狡猾的很,这圣人故居里说不定原本有点什么,只是我们来的晚了。我们毕竟是仙界中人,前来此地要耽误不少功夫,哪里能想到这里已经称得上是一贫如洗了呢?”书生打扮的仙人也点头附和,也是同意了鹤老的打算。

“你们是想要将事给推出去?”那少年此刻也已经听明白了。

“此言差矣,我们本来就没有在这里得到什么东西。”鹤老微笑着说道,“你不是也觉得奇怪,为何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么?要么就是圣人在走之前就搬空了这里,要么就是这些修士将东西都拿走了,你觉得,仙界的人会信哪一种解释?”

宝山在前,自然是信后一种的。

谁也不会相信这圣人故居里是什么东西也没有的。

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不过是贪婪二字作祟罢了。

但就算是仙人,谁也能不生贪婪之心呢?

“可这么来,这些修士的命恐怕就……”少年毕竟年纪不大,虽然他将这些凡俗修士堪称蝼蚁一般,但一想到这些人会因为他们的几句话而失去生命,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

“自古机缘出世,哪里有不死人的呢?”

一旦计定,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几人三言两语的就商量好了言辞,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自己从这个事情上摘出去了,却不知道他们几人的想法,全都被师无咎和桃花精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可真是讨厌,怪不得主人以前不喜欢去仙界!”桃花忍不住用麻将砸了一下桌子。

“别砸。”师无咎眼角抽了抽,“这就是普通灵玉做的,你要是砸了一块,我就将你的树干给砍了,雕一副桃木麻将。”

桃花撇撇嘴,只好将手中的麻将轻拿轻放下来。

“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罢了。”师无咎这么说着,却也不打算让这几个人的打算成型。

要真让他们这么做了,这北疆怕是要永无宁日。好歹他和周长庸也来了这里一趟,要是被这么几个不太上面的仙人给坑了,他妖皇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要不,我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梨花少年在边上跃跃欲试。

“不急。”师无咎想了想,突然笑道,“说到底,他们都是为着宝物来的。只要这里真的出现宝物,他们空着手离开之后得知,才是叫他们悔恨一辈子的事情。”

“可这里没有宝物啊?”桃花愣愣的说道。

“有本座在,没有宝物也能出现宝物。”师无咎颇为自傲,“本座好歹曾经也是准圣,随便弄点墨宝出来,糊弄一下这些家伙,还是轻而易举的。”

再说了,当初神藏道人住在这里的时候修为还未必有他现在高呢。

造假这种事,对师无咎来说半点都不难。

“等本座胡了这一局,你们就笔墨伺候吧。”师无咎得意洋洋的说道。

泉山仙子等人重新走到院子当中,鹤老也解开了王七十五剑身上的禁锢,反而摆出一副和气的架势,“这位后生,你久等了。”

王七十五剑松快了一下手脚,看见鹤老等人这个模样,心中的警惕心也提了起来,抱剑道,“哪里。”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鹤老笑眯眯的看了王七十五剑几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和泉山仙子等人一同离开了荔居。

他们走的如此利落,倒是叫王七十五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他们似乎没有发现院中这三颗果树的秘密,倒是好事,起码周长庸和师无咎的安全问题不用担心了。

王七十五剑继续盘腿打坐,在这里守候。

另一头,雷霆道君等几个值守荔居的修士,也很快从昏迷当中醒来。

他们已经全部都忘记了之前见到师无咎时候的场景,还有些疑惑自己为何会晕倒过去?

难不成,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雷霆道君等人在泉山仙子一行人前脚走后,后脚就重新来到了荔居。

“王平弱,你怎么会在这里?”

雷霆道君在前往荔居的路上彼此一对口风,就发现他们几个人都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古怪晕倒了。而这个时候,王七十五剑又出现在荔居之中,如何能够不叫人起疑?

王七十五剑长长的叹了口气,彻底熄了打坐的心。

“之前,有五位仙人来到了这里……”王七十五剑自觉没有说假话,他只是稍稍隐瞒了一点事情而已,至于雷霆道君他们是怎么想的,就和他无关了。

伏羲道场。

昔年女娲造人,伏羲便为第一代人皇。这道场也是当年伏羲圣人所开,本无名,伏羲圣人前往造化天之后,这里便以他的尊号为名。

代代人皇均居于此处。

当年神藏道人亦是在此。

因此,这道场本身,就是一件不逊于大道圣兵的顶级神器。历代人皇,只有居住在此的权利,却没有彻底将此道场炼化的本事。

故而对于这仙界中人执着遵循神藏道人故居的事情,席朱是毫无兴趣的。

如真说起来,他现在住的伏羲道场,才是神藏道人真正的住处呢。

然而,九天十界的神仙,又有谁真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若是神藏还在,哪怕荔居就在这九重天里,怕是也没有一个人敢去窥探。

席朱人皇思量之下,很快就答应了这些人的要求,给了他们前往修真界的手令,只是在人数少稍稍有所限制,并且要求他们不能干扰凡尘俗世,不能打扰那些凡人的生活。

如今,这些人全部都在伏羲道场里等着下凡了。

这些仙人当中,不乏那些名动一方的仙王仙尊,也有那些曾经在各大圣人座下听过讲的弟子。他们心中对于神藏道人也不是不敬佩,只是在敬佩,心里终究还是藏着对成圣的渴望,也想要去那造化天窥探一下真正的大自在。

“还望诸君不要扰了凡尘安宁。”席朱容颜清冷,说起话来也是冷冷淡淡,但爱护人族之心,也是有的,“圣人故居千千万,还请诸位不要失了风度。”

虽然圣人故居千千万,但几乎都被席朱这样有后台有背景还有本事的人给占了去,后来的仙王仙尊哪个有能沾染半分呢?譬如席朱,在他成为人皇之前,在仙界也只是中上等的实力,等住进了这伏羲道场之后,修为却是一日千里。在这道场之中,不是准圣却能发挥准圣的实力,叫人眼红又眼馋。

又譬如要逍遥天的妖族,哪怕他们动乱多年,又坐拥一重天,又奇珍异宝无数,不知道多少仙尊们见了心里痒痒。但也因为妖族妖皇居住地乃是当年女娲圣人故居,人族本就受了女娲圣人大恩,还没进去就矮了一头,更别说是夺人家妖族东西了。

有这样的先例在前,后面这些修为一直无法进步的仙王仙尊们,又怎么会对圣人故居不眼馋?

万一之后又是一个伏羲道场呢?

这谁也说不准的啊。

不管这些仙王仙尊心里怎么想,反正他们面上是全部都答应了下来。

他们是冲着圣人故居去的,那些凡人只要不犯到他们面前,他们管这个做什么?

泉山仙子等人捏碎了手令,分神便重新回到了本体之中。

他们睁开眼,便发现了伏羲道场之中已经多了许多大人物,心里在惊讶不已的同时,也是暗暗庆幸。

或许他们没有拿到什么东西是好事。

还是低估了大家对神藏道人的好奇心啊。

泉山仙子等人将自己对荔居的发现,还有他们之前商议好的台词一一说了出来。

“那荔居里当真是空空如也,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昔年圣人离开之前将东西都清空了,还是因为那些修士发现荔居之后,拿走了些东西。”泉山仙子没有咬死了是修真界那些修士将东西拿走了,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诸位仙王仙尊在此,还请明察。”

“不可能。”

“怎么可能会一点东西都没有?”

“你们,莫不是在唬人?”

……

这些仙王仙尊都是千年万年养出来的气势,哪怕只是几句简单问话,也足以叫人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泉山仙子等人几乎连腰都直不起来,只能顶着巨大的压力,又肯定了一遍自己的说辞。

“诸位,说到底,那里也而不过是圣人早年留下来的一座故居罢了。”席朱在这个时候张口说道,“便是真的留下什么,说不定诸位也看不上。”

而且当年神藏道人是出名的爱走动,若是处处他都要留下一些东西,怕是身家再丰厚也不够他留的。

有些仙尊想起当年神藏道人的传闻,心里也有了些计较。

说到底,他们来到这里,除去是因为想要成圣契机之外,还有些存着不能让人抢先的念头在。

当然,在这其中,也有那么几个知道点隐秘,还是想要下去查探一二的。

仙尊手段,自然和泉山仙子这些人不同。

就算到了下界要受到天道约束,他们也多得是手段,说不定也能发现点蛛丝马迹来。

最后,有的仙尊给了席朱面子,不愿意再前往下界,也还有那么一些不死心的,想要下去看看。

“圣人故居里的东西,我倒是不在意。”一位女仙尊声音温柔,“只是我已经多年不曾下界,想要去见见下界的风貌罢了,也算是全了我一点思乡之情。”

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心计。

席朱也不再说什么,随他们去了。

总有人说,如今的人皇席朱远远不如以前那么多代的人皇强势。但席朱也同样有自己的想法。

以前人皇强势,是因为有这个本事,还因为圣人道祖余威犹在,大家不敢放肆罢了。

可现在,再无一个圣人出世,连准圣都没有了声响。有些仙尊,大着胆子侵吞了一些当年圣人留给徒子徒孙的东西,也不见有什么惩罚,自然开始人心浮动。

席朱压不住人,便只能后退一步,才能尽量保证人族的繁衍。

至于其他的,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荔居。

王七十五剑说了很久,最后还是成功的让雷霆道君等人相信了他的话。

主要是王七十五剑也确实没有这个本事能够同时迷晕他们几人。

“这天上的仙人,做事也未免太过随心所欲。”一个值守的大乘期修士忍不住说道,“这荔居的事情,我们原本是存着想要让早已飞升的先祖们前来得到好处的,谁知道如今仙界却是闹得沸沸扬扬?”

“哎,他们看我们,和我们看凡人又有何不同?自然是随心所欲的。只怕我们那些飞升的先祖前辈,都未必有这个资格能下凡前来。”

说到底,还是他们没有飞升,对仙界的事情并不清楚的缘故。

哪里知道只是一个小小的荔居,会引来仙界这么大的阵仗呢?

“恐怕我等要赶紧离开此处吧。”雷霆道君脸色复杂,“原本我还以为来到此处的必定是我们的先人,看在香火情的份上,我们也能分一杯羹。但如今看来,我们能保住一条命就算是不错了。”

他们哪里是引来外援?分明是引狼入室了!

仙界的人一旦插手,哪里还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王七十五剑想起当初白灵和彩云夫人之事,也是心有余悸。他也曾经以为那些仙人都是光风霁月的,但彩云夫人一事便让他知道,这天上的仙人和他们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因为这些仙人实力更强,做起事来反而越发的没有顾忌。

如今荔居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他们便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雷霆道友,何至于此?”另一个修士不相信的说道,“我所求不多,无非是等先祖们下凡前来,我多问问飞升之事,攒攒经验,也好在我飞升之后能够寻得一处安静的洞天福地可以安生修行罢了。”

“若是这院中有圣人留下来的法宝还好,可现在这里空无一物,连这院中的果树果实都消失无踪,恐怕不是好兆头。”雷霆道君缓缓摇头,“我来的时候,就很是心神不宁。”

“不错,这果树上之前分明有许多果实,怎么如今却是一颗都没了?”几个值守的修士也是惊讶不已。

“你们说的可是真的?这院中的果树,之前当真是果实累累?”

一个穿着洁白法衣的女仙君手拿拂尘,大步踏了进来。

她轻纱覆面,一双眼睛却宛如秋水,稍稍对上视线,便不自觉的沉迷其中,叫人难以抵抗。

哪怕她没有露出一丝真容,光是凭这一双眸子,便可想像她面纱之下的绝妙姿容了。

然而雷霆道君几人,在对上她的视线之后,很快便又清醒了过来,心中还诡异的生出一种“不过如此”之感,也不知到底为何?

雷霆道君等人在这女仙君身上察觉到了不同俗世的气息,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故而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启禀这位仙子,正是如此。”

“这三颗果树是圣人亲手所种,若如尔等所言,这果树之前还是果实累累,如今却只剩下枝叶,这其中必定有所缘故!”

又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踏入荔居当中,声音洪亮,自带一股威严之势。

“急什么,先看看此处有何奥妙之处不迟?别的不说,就这门口的‘荔居’二字,哪怕不是圣人亲手所写,也必定留下了一缕圣人当年的气息,倒是可以好好观摩一二。”

接二连三的有仙人前来,只是不知这些仙人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一般,并不和之前的泉山仙子等人一样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全部都带上了遮掩容貌身形的法宝,叫人根本看不出对方的真实容貌来。

王七十五剑和雷霆道君等人已经在这些仙人的气势之下,在一旁鞠躬,半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这些人哪怕修为被限制,也能感觉到他们身体里蕴含的强大力量!

相比之下,之前的泉山仙子等人又算得了什么?

王七十五剑定了定神,只求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能够藏得再严实一些。不然若是被这些仙人发现端倪,怕是更加讨不了好了。

“唔,总算来点像样的了。”师无咎已经大笔写下了好些个墨宝,分别让这三个树妖悄悄藏在荔居不轻易为人所察觉的角落里了。

为的就是让这些家伙见好就收。

至于门口那块“荔居”的牌匾,早就被师无咎给“偷梁换柱”“以假乱真”了。

反正神藏道人早就不见了,他的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谁也说不清楚。

难不成师无咎的字,就差了?

相比起泉山仙子等人,这几个仙尊们的态度就要和善的多,甚至还给了王七十五剑等人一些见面礼,都是用得上的东西,一下子就让雷霆道君几人稍稍放下心来。

人家愿意这么客气,他们自然要好好报答,免得到时候反而惹了人家生气。

可怜这些放在北疆里也是动动脚也能惹得天下大乱的修士们,此刻在这些仙尊们面前,也和昔年跪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凡人们没有两样了。

这几个仙尊们都汇聚到了“荔居”的牌匾之下。

上面的字已经被师无咎给换过了,但依旧带着叫人难以预估的高深气息。

“当年圣人居住在此的时候,应当连准圣修为都不到,没想到这牌匾之上已经多了几分大道真意。”

“虽然我不懂这大道真意为何如此生机勃勃,但圣人所留,必定是好东西。”

“不愧是圣人手笔。可惜之前那几个仙人小辈入宝山而空手回,却是错过了这么一块牌匾。”

……

师无咎有些得意。

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只是这上面的字,似乎和传闻当中有些不同呢。”女仙君微微笑道,“听闻神藏圣人当年可是一笔好字名动天下,这上面的字虽然也不算差,但总觉得有些不像是圣人亲手所写。”

“也许是圣人的好友所书吧。”

“这么一来,这字上生机浓郁的原因也能找到了。听闻圣人当年好友数量和仇家数量一样多。”

师无咎冷着脸,差点没有将手中的笔给折了。

人族的字这么难写,他能写出来就不错了,这些家伙居然如此有眼无珠,不识货!

正当师无咎愤愤不平的时候,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周长庸却是突然闹了个大的。

一股强大又带着些许大道真意的气息,从桃树当中慢慢溢出。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临界·爵迹2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刺青 从零开始竞选总统 文艺生活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宇宙涟漪中的孩子 棺材舞者 刺客信条:底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