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七十五剑看着手中这颗桃子,一时心情复杂。

他真的不是为了吃桃子。

可他如今被这桃树枝丫抽的遍体鳞伤,恐怕继续下去也不会是这桃树对手。

圣人故居,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王七十五剑略微想了想,很快也就释然了。

现在手里有颗桃子,总比什么也没有来得强。

这么想着,王七十五剑就将桃子放在嘴边,开始吃了起来。

不愧是圣人亲手所种的桃树,这桃子经过天长地久的滋养,几乎堪比仙界蟠桃。一颗下肚,滋味如何先不提,就王七十五剑身上这些被桃树抽出来的伤口,转眼就已经愈合,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变得更加强健,以前斗法修炼的时候遗留下来的暗伤,都在被缓缓治愈。

王七十五剑只觉得浑身舒坦。

趁此机会,他盘腿而坐,掐了个法诀,将身体里剩余的力量炼化,从而争取得到最多的好处。

这一打座,便是一天。

一天后。

荔居之外,也多了不少不速之客。

雷霆道君晕倒在地,自然也落入了旁人眼中。

“奇怪,我刚才给他施了一个法术,居然没有将他叫醒?”一个穿着黑衣的冷艳女子微微皱眉,“看来他所中的不是一般法术。这荔居,有人比我们还要早到!”

“泉山仙子,我们绝对是第一批从人皇手中拿到手令的人无疑。”边上一个略微年老,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一个老者否定道,“得知消息之时,我等正好在人皇家中做客,如何会晚?”

“鹤老,这可不一定。”边上另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笑了笑,“我们是第一批拿到手令的人无疑,但人皇道场当中亦有不少徒子徒孙。这荔居之事,他们怕是知道的更快。”

“何必如此费心?就算我等如今不得不借助分身前来,但修为依旧高过这红尘天修士一线,直接飞上去便是。”中间一个少年不悦道,“我连仙尊的蟠桃宴都推了,可不能空着手回去。”

“说的谁好像不是推了事情来的一样?”

“你小小年纪,不知深浅。也是,你们巨门仙域那边,别说是圣人了,便是一个仙尊都没有出现过,自然不懂这圣人的厉害所在,那就让我好好教教你。这荔居既然曾经是圣人所有,圣人之下,哪怕是准圣修为的人,也不得放肆,只能一步步走上去,这才是对圣人敬畏。若是失了敬畏之心,自然有天道惩罚。”最后一个公子哥打扮的摇摇扇子,说话很是不客气,“也就是现在圣人都去了造化天,规矩没有那么严格了。换了以前圣人还在的时候,别说是前往圣人故居,便是提起圣人道号,我们都要作揖行礼的。”

那少年从小被娇养长大,乃是仙界土生土长的仙人,家世亦是不凡,平日里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可他正打算反驳的时候,却发现另外三人也是一脸赞同的模样,他也只能忍了。

他们一行五人能够第一批来到这荔居,不说家世相当,修为也是相当,甚至他在这几人之中是最弱的,不过是因为拜了个好师傅,众人才给他两分面子罢了。等时间稍稍靠后,恐怕会有更加厉害的仙人前来。

若不是他们恰好就在人皇道场,如何能够抢在那么多仙尊仙王之前来到此处。

“不管是什么人,我们都不能耽误了,继续向前看看。”泉山仙子是这批人之中修为最高的,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修为,如今就算下凡来,也是这几个人之中最厉害的,自然是他们的领头人。

她这么一说,众人也不再耽搁,立刻跟了上去。

他们既然看见了这雷霆道君,自然也看见了后面的几个值守的仙人。

全部都是中了那莫名其妙的法术昏睡不醒。

泉山仙子的神情一沉。

果然,在他们之前,有一个修为比他们更高的大能前来了。

如果是这修真界的顶级散仙,哪里还会多此一举,直接将这些修士杀了便是。只有仙界之上的几重天的仙人,才会这么在意这些下界因果!

荔居乃是神藏道人曾经的住处,必定藏有秘密。

别的不说,神藏道人消失之后,仙界为此动乱许久,甚至几个不怎么出山的准圣也全部陨落,一大批仙尊天人五衰而死。若非后来又出了一个妖族的准圣,差点让仙界众多人以为,不可能再有准圣出现了。

如今,才算是慢慢缓了过来。

泉山仙子知道的内幕也不多,但人皇这么爽快的就给了他们手令让他们前来,也着实叫人觉得古怪。

神藏道人也曾经是人皇,而且还是人皇当真最出名最厉害的那个。会不会,如今的席朱人皇知道点什么,所以才会如此大方?

泉山仙子知道,很多事情还是自己修为太过低下了。

诚然,大罗金仙的修为在九天十界当中已经称得上是上等,但对于真正的那些呼风唤雨的仙尊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想要知晓这些圣人准圣的秘密,最起码也得是仙尊级别才是!

一行五人很快就到了荔居门前。

荔居不大,他们一眼就能看的过来。

除了一个王七十五剑正在院中打座,再无其他。

“难道他是在接受圣人馈赠?”首先沉不住气的就是队伍的那个少年,他见到王七十五剑的模样,当即就冲了上去。

其余四人见到这少年模样,心中俱是不屑。

早就听说香山仙君好不容易得了个儿子,天赋虽然不错,但脑子着实不太行。开始他们还想着香山仙君也算是个人物,也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好些个弟子都是大罗金仙的修为,不至于连儿子都教不好。

如今看来,传言果然是真的。

这院中的修士,远远达不到散仙的程度,还不如外面晕倒的那几个修士厉害呢。这样的人,如何能够将那些人打败,又在这院中接受馈赠呢?

再说了,圣人若是真的馈赠,怎么会让旁人看见?

王七十五剑已经将吃下去的桃子几乎消化的差不多了,只待炼化最后一丝灵力,他此行就不算白来了。

然而他的打座却被人打断了。

“外面那些晕倒的修士,是你动的手?”

王七十五剑睁开眼,就看见一个眉目当中都掩饰不了高傲的少年站在他面前。

这个少年的修为远远高过他,身上穿的戴的也完全不像是修真界的东西。

王七十五剑的心微沉,知道这怕是仙界的人找来了。

他扫了一眼门外,气息均是深不可测。

看来仙界的仙人,是真的分、身下凡前来。

若是往常,王七十五剑少不得要先被他们唬住,慢慢才能恢复平静。但因为如今王七十五剑已经先见过师无咎的缘故,看见他们的时候,心中竟然生出一股“也不过如此”的感觉来。

看来师无咎这个人的修为,就算在仙人当中也是相当高的。

王七十五剑在瞬间就已经想好了自己该做什么。

白灵之事后,他便知道,他虽然需要依靠自己手中的剑,但心中的剑也是需要的。面对强敌之时,有时候迂回一点的办法并不是示弱,也只是一种计策罢了。

就好比练剑杀敌之时,也同样讲究避其锋芒,攻击其弱处。

如今,只是从练剑变成做人罢了。

“启禀这位仙人,并非如此。”王七十五剑微微拱手,彬彬有礼道,“在下也只是初来乍到。在下名为王平弱,是这北疆地域的修士,原本应当是由我来作为下一班值守的人的。就在一天之前,我接到雷霆道君的传讯,说有强敌前来,让我来此帮忙。等在下来到的时候,发现雷霆道君他们均已昏迷,无论我用了什么法子都不能让他们醒过来,这才前来荔居查探。方才也只是在这里稍稍打座罢了,至于这里是谁动的手,在下并不知晓。”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有这个本事的。”少年趾高气扬的看了王七十五剑一样,“你可有在这荔居当中得到什么东西?识相的赶紧交出来。”

就得到一颗桃子,还已经吃下肚了。

王七十五剑抬头一看,却发现这院中的桃树,原本硕果累累,如今却是半颗桃子也无了。不仅是桃树,还有那梨树枣树,果子也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

“在下是剑修,除了手中这柄剑乃是本命法宝之外,其余几乎是空空如也。”王七十五剑摇摇头,“这荔居上来不说别的,一个字也无,我已经搜过好些遍了,一无所获。”

“是么?”大概是不忍心见这个少年再这么犯蠢下去,简直丢了他们仙界的脸面,泉山仙子等人走了进来,“鹤老,麻烦您看着他,若是有异动,宰了便是。”

泉山仙子并不怎么相信王七十五剑的话,但目前她也不好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对方。这倒不是怕别的,而是在这圣人故居当中,不好见血,她不能做的过分。

“泉山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少年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被小看了,这个时候不免有些火气。

“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早就将你赶出去了。”泉山仙子美目一横,“你给我老实呆着。这荔居的一草一木,你都不许动!”

少年暴跳如雷,但这没有什么用。

其他三人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压根就不帮他说话。

王七十五剑微微垂下眼,在一旁安静的很。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都已经进了桃树里面,半点气息也无,他倒是不担心他们而发现。

只是王七十五剑看见这几个天上来的仙人是如此模样,心中也很是失望。

除去修为高了一点,似乎和修真界的修士也没有什么不同。

也是,若是在其它时候,这些仙人面对下界修士的时候,多多少少的还是会装装样子,可如今在圣人故居里,大家忙着找自己的机缘还来不及,哪里还管得了一个普通修士怎么想?

鹤老看向王七十五剑,微微一笑,“倒是个练剑的好苗子,说不定以后在仙界也能见到你。”

“多谢夸奖。”王七十五剑谦虚道。

“无妨。”鹤老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王七十五剑的肩膀,“能够相遇,也是缘分。”

王七十五剑的身体陡然僵住。

他好像动不了了。

鹤老却还是和和气气的看着他,“你放心,我出手很轻,到时候你身上的法术会解开的。”

说罢,鹤老也不再看他,也去荔居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了。泉山仙子的话,他何必那么听从?给她几分面子而已。

桃树里的师无咎,却看着外面的情形觉得有趣。

他的身边,堆着桃子、枣子、梨子三座小果山,身边还有桃树枣树梨树三个小童在边上陪着搓麻将,日子过得可以说是十分潇洒。

“碰。”师无咎又碰了小桃花一张牌,小桃花的脸都急红了。

她从来没有玩过这么有意思的游戏,但是她将自己的果子都给输光了。

本来这果子还挂在树上,但是外面这几个仙人一来,师无咎就要求他们将果子全部收了,一颗果核都不留给外面的人。

“三万。”梨花少年年纪稍大,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对桃花这个最晚化形的妹妹还是很宠爱的,知道桃花要万字,特意打给她。

桃花一喜,却见枣树直接截了。

“杠。”枣树是个小麦肤色的青年,他打麻将也是一丝不苟,半点都不放水。

桃花委屈的几乎快哭。

“我快没有桃子可以输了。”桃花郁闷不已的说道。

“没关系,你要是输了,给点花蜜也行。”师无咎很好说话,“本座平日里,也爱吃点甜的。”

“妖皇大人,外面那几个仙人,不会发现我们么?”梨花少年还有些担忧。他们一直都在这荔居里,根本不知道妖皇早已经换了人做。师无咎说自己是妖皇,又实力强大,他们自然也就相信了。

“放心,他们几个连仙尊的本事都没有,也就是被派人探路的棋子,根本不可能发现你们。”师无咎无所谓的说道,“天上那些家伙,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在没有确定荔居里当真有他们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轻易拼着修为大损的后果前来的。”

再说了,这荔居里也是真的没有什么东西。

他师无咎都拿不到的机缘,这些人难道还想拿到?

“万一到时候他们想要破坏我们的本体……”梨花少年还是忧心忡忡。

“圣人故居,他们不敢。”师无咎笑道,“他们若是当真这么找死,这不是还有本座在么?”

师无咎这么一说,三个妖精立刻就放心了。

“那小骗子估计还要过几天才能出来,现在才哪到哪儿?”师无咎懒洋洋的说道,“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后天来的,才是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呢。哈哈哈,真有意思,说不定到时候仙界一堆人来了,都是无功而返,却不知道最好的东西,已经被一个看起来命不久矣的骗子给拿走了。”

而且这个骗子身上还有大道圣兵,有生死簿!

若是这些仙人日后知道自己曾经距离大道圣兵这么近,并且错过了唯一一次可以杀掉未来的大气运者的机会,脸色会如何呢?

光是想想,师无咎就要笑出声来。

他都在周长庸手里讨不了好,这些人也必须比他更惨才行!

另一侧的周长庸,却是陷入另一个事情当中。

那个名为小枝的前妖皇之后之后,神藏道人似乎就在收拾收拾,准备搬家了。

临行前,神藏道人却又站在了桃树前。

“你都看见了吧。”

周长庸看不清神藏道人的脸,但是却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仿佛透过了桃树看向了他。

难不成,对方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周长庸不由冷汗直冒。

但对方可是未来的圣人,若真有这样的本事,似乎也不足为奇。

“我能隐约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圣人的门槛,这是一种很玄妙的境界。”神藏道人似乎是在笑,“有时候,我发现自己能够看见的,听见的,预料到的东西,似乎不仅仅是现在而已。”

周长庸心里一惊。

自己真的被发现了?

“或许,我们是真的有缘分。”神藏道人继续说道,“也罢,难得见后辈,我也不好一毛不拔。我不知你是谁,也不知你从何处而来,但我想,我们之间以后或许还会有其他因果。因此,我便赠你几个字。望你记住,这九天十界,凡人也好,修士也好,仙人也好,妖魔也罢,在天道眼中,都是一样的生灵。你以后若是有能够影响生灵命运的本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说罢,神藏道人伸出手,在桃树上轻轻写了几个字。

在最后一笔停下之后,神藏道人还有眼前出现的环境,都陡然消散,周长庸发现自己面前一片黑暗。

随即,正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这应当就是神藏道人留下来的字。

浮江淮而入海。

周长庸看见这几个大字突然直接冲进了他的身体当中,让他躲闪不及。

而这个时候,身体也已经能动了。

他也陷入了一种似醒非醒,似梦非梦之间的状态里。

周长庸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顺着河水漂流。

不,应当说,是他不再是人,而是这河水当中的一朵水花,或者一滴水,正和其他水滴一样,顺着前路的小道蜿蜒上前。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他没有了眼睛,没有了身体,明明不应该看得见眼前的景物,但偏偏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浮江淮而入海。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顺着江淮的水慢慢漂流,便能抵达大海。

但神藏道人突然给他写这么几个字,到底是为何?

周长庸不得其解。

他无法挣脱这样的状态,隐隐又觉得或许这样的状态对他才是有利的,干脆就顺其自然,安安心心的当起一滴水来。

穿过溪谷、穿过河流、穿过山间、穿过林花。

他好像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自由的那一个。

不需要费力,只需要顺着往前走,什么也不用想,就能到达目的地。

但这其中,却又有很多损耗。

有些水滴在穿过林间的时候,停了下来,选择滋养那一方的土地,和林鸟山花为伴。

有的小流中途改道,去了湖泊在那里选择了自己新的伙伴,当一谭平静的活水。

还有些则是留下来成了池塘,水慢慢的变浑浊,上面多了一些其它的东西,水流也不再流动。

甚至,还有一些宁愿去做那些浆洗妇人手中的水,去漂洗一件件的衣服;去做那山中的泉眼,化作甘露流入人的身体。

但同样的,却也有新的水流不断进来。

有来有往,渐渐的,反而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杂。

但汇聚成一起之后,却像是和之前又没有分别。

周长庸觉得很奇妙。

水,汇聚成溪,化作江洋大河,汇入海中,这本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然而当你真的置身其中,却发现这样的小事,和世间生灵从出生到死亡,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生命的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去繁就简之后,才会发现它们的行为其实都类似的。

凡人如此,修士亦是如此。

修士有人道,有妖道,有魔道,亦有佛道。

就好像那些不断汇聚而来的溪流一样,说到底,求的都是大道。

大道殊途同归。

而周长庸在流入大海之中,却又不断向上攀升,化成了云,化成了雾,又重新化作雨,慢慢的浸入泥里,慢慢的转向溪流之中。

如此,又是周而复始。

周长庸觉得自己好像懂了一点什么,但细想之下,又似乎并没有懂多少。

但何必追求的如此清楚呢?

周长庸丹田中的生死簿,缓缓的翻动了一页。

他体内的生机、死气,此刻就像是被什么汇聚在一起一样,彼此之间泾渭分明,却又缓缓相融。

隐隐朝着太极的方向转化。

生中有死,死中有生。

生死簿本就是掌握着生与死的大道圣兵,它并不是真的去裁决各种生灵的生死,相反,它只是将所有生灵的生死,都记载在了上面。

这世间万物的生灵,无论什么种族,似乎都讲究一个“繁衍”。

因为个体的生命是有限的,而你的子孙,你的血脉,你这个种族,却能够一代代的汇聚着先人的意志,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下去。

这是不是,也就是所谓的“不死”呢?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鬼吹灯前传 小少爷又甜又会玩 长生种 生存者2:邪羽罗 都市超级医生 绝代神主 超级医生 我什么都懂 超禁忌游戏4 透视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