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夏日食桃,秋日食枣,冬日食梨,才不枉我特意将你们移种至此,你们可要好好长大。“

“怎么还生虫了呢?也罢,我将它们先赶走。”

“……第一年的果子又小又涩,是不能吃的,就用来施肥吧。”

“不用这么着急结果,我其实也不是真的就差这一口吃的。”

……

周长庸迷迷糊糊的,看见面前有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灰衣人,一点点的种树、浇灌、施肥、抓虫,仿佛时光就这么停了下来。

想必这就是神藏道人了。

神藏道人比周长庸想象的还要更加平易近人,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就看他如今的表现,完完全全就是普通的凡人隐士的状态。

不说别的,就这抓虫的熟练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师无咎曾经说过,圣人不可直视。

周长庸如今看不清神藏的模样,也是正常。

只是终归有些遗憾而已。

神藏道人这个人,周长庸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怎么接触过,但是听见关于他的消息,走进他的宅院,看见他种树灌溉,这种感觉也十分的奇妙。

这是一个很容易就得到别人好感的人。

起码周长庸现在就对这个神藏讨厌不起来,甚至还十分欣赏。若是有机会可以和他好好坐下来论道,周长庸也必定甘之如饴。

周长庸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却能看、能听,就像是……就像是一棵树一样。联想到自己之前是被桃树给吸了进来,加上他现在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恶意,他的心态也就稳了不少。

实在不行,外面还有师无咎呢。

他现在的情况,估计和这院中的桃树有关。

桃树历来被视作辟邪之物,这一株又是圣人亲手所种。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偶尔生出一点灵智来,好像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自己的状态,就像是进入了这颗桃树的记忆一样。

周长庸虽然不能动,但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也不会受死气所苦,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反而还有闲情逸致好好的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

最后,周长庸得出一个结论来。

那就是不如先好好待着吧。

外面,师无咎和王七十五剑两个人还在荔居里搜索。

荔居只有这么大,师无咎和王七十五剑两个人几乎将这里翻了个遍,就差没把房子拆了。然而,还是什么都没能找到。

师无咎自然也没找到能够让自己有所领悟的东西。

看着师无咎脸色越辣越不好,王七十五剑也有些害怕。

“等等,周长庸呢?”师无咎突然问起。

“啊?”王七十五剑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对啊,周道友去了哪里?”

他们两人刚才已经将院子都转了好几遍,怎么周长庸一个大活人连影子都没了?

“难不成,是周道友先行离开了?”王七十五剑自己说出这个话都不太信。周长庸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不太可能啊。

“他若是走了,本座一定早就发现了。”师无咎站在角落处,能够将整个院子一览无余,“他是突然消失了!”师无咎肯定说道。

“消失??”王七十五剑的声音不由拔高,“人好端端的,怎么会消失呢?”

他可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啊!

“闭嘴,让本座安静一会儿。”师无咎被王七十五剑一惊一乍的弄得有些头疼。当初认识的那个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剑修到底去了哪里,怎么现在这么啰嗦?

若是白灵还活着,必定能够给师无咎解答。

王七十五剑就是这种不熟悉的时候冷若冰霜,一旦熟悉了就会开始变得啰嗦的家伙。

不然,他也不会千里迢迢赶到葫山保护白灵,还絮絮叨叨的说些有的没的。

但王七十五剑,真的是一个好人。

如今乍闻周长庸不明不白的消失,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找到周长庸,免得他和白灵一样突然就不见了。

师无咎却是脸色越来越难看,又围着院子转了好几次,还是找不到人,心情就更是糟糕了。

伴随着师无咎的心情变坏,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不少。

王七十五剑觉得都有些呼吸困难了。

“那……那个……师兄。”王七十五剑支支吾吾的喊道。

“本座不是你师兄。”师无咎毫不客气的将王七十五剑的话怼了回去。

王七十五剑只好换了个称呼,“仙君,您放宽心,周道友实力非凡,这里又是圣人故居,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好歹先让师无咎冷静下来。

“他能出什么事?”师无咎没好气的说道,“他就这么突然消失了,最大的可能是他已经抢先你我一步,先被这荔居看中,去享受神藏道人留下来的馈赠了,懂么?”

那小骗子有生死簿在身,谁死了他也不会死。

可现在周长庸莫名其妙的消失,又找不到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被这荔居看中,接受属于他的机缘去了。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可恶!

师无咎酸的咬牙切齿。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

自从遇见这小骗子之后自己就没有遇见什么好事。好不容易能够找到神藏道人的故居,却不想是引狼入室,最后白费自己四处寻找,好处还是被周长庸这家伙给拿走了?

大气运者了不起啊!

本座堂堂圣妖皇大帝,还是准圣级别,以前被本座打败的大气运者都不知凡几呢。

他绝对不这么轻易认输!

“啊?”王七十五剑被师无咎一提点,顿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不由为周长庸感到高兴,“这是喜事,仙君你……”

“本座从来没有这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爱好。”师无咎越想越觉得委屈,自己都为了这荔居放弃回逍遥天了,结果好处一点都没有捞到,还只能眼睁睁看着周长庸一个人将好处全给占了。

师无咎最后站在了桃树底下。

这里是周长庸气息最重的一个地方,可见他突然消失,应该就是这里。

师无咎微微眯起了眼,看着面前这颗桃树,几乎看不出它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它是圣人亲手所种。

“本座不管你要给周长庸什么东西,但是,本座也要进去,不然我就将你连根拔起,劈了当柴烧!”师无咎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桃树,一字一句的威胁道,“听懂了么?”

“仙君!”王七十五剑有些看不过去,怎么这位仙君突然和一棵树计较上了呢?

然而,惊人的变化产生了。

师无咎说完之后,就将手放在了桃树树干上。

嗖的一声。

师无咎也被吸入桃树之中,消失不见。

王七十五剑目瞪口呆。

这也可以?

他连忙上前,将手放入桃树之上,却是“啪”的一声被桃树的枝丫直接抽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几乎吐血。

王七十五剑握着自己的剑,缓缓起身,很是不敢相信。

这年头,连颗树都这么欺软怕硬的么?

“神藏,你居然躲在这里?当真好享受!”

正当周长庸以为自己就要和看着神藏道人就这么灌溉施肥到老的时候,这荔居里出现了另一个人。

和一直不能看清楚模样的神藏道人不同,这一次来的客人大概修为没有达到圣人境界,勉强还是来看清楚的。

来人穿着一袭嫩绿色的青衣,肌肤雪白。

头上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身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配饰。

他生的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看起来活脱脱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但意外的不让人觉得女气。虽然长得有些像是女儿家,但是笑容爽朗,看起来很容易叫人心生好感。

这个人怀中还抱着一大束花,一边和神藏问好,一边将手里的花递到神藏面前。

“你可真会找地方,要不是你发消息告诉我,我还找不到你呢。”少年有些埋怨的说道,“你都不知道,外面那些人找你找疯了。我都吓得不敢出门,因为一出门就要被你的仇家跟踪,都觉得跟着我就能找到你,我真是冤枉,我就是和你是普通朋友。”

“你可不是普通朋友。”神藏道人似乎笑了笑,安抚了一句,接过少年怀里的花,“你是能够和我一起逃避追杀还能反杀回去的前妖皇陛下。”

前妖皇?

周长庸有些好奇,忍不住多看了这少年几眼。

可惜,没能看出他和师无咎有任何的相似。

妖族向来都是出美人的,妖皇因为实力和血统的缘故,容貌更是无与伦比。但眼前这个少年却和师无咎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如林间清风,一如天上明月。

师无咎的美给人以很强的距离感,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却叫人心生亲切,看着他的时候,很容易生出一些对弟弟或者对儿子的所谓爱护心理来。

或许,这也是种族天赋?

“我早就不是妖皇了。”少年摆摆手,“我只想侍弄花草,妖族长老最近看好一个幼崽。好家伙,出生的时候可是异彩漫天,喜得那些妖族长老一个个感叹妖族有望。我这种不思进取的,他们早就看不惯了。”

“是么?”神藏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花,“怎么又是迎春花?这大夏天的,你就不能送一点其它花么?”

“不好意思啊,不是能结果子的花。不过这迎春花就是我的标志啊,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少年半点也不介意神藏道人的话,反而朝着周长庸的方向看了过来,“我看你院中这颗桃树似乎还行,我帮你点化一下,让它以后结个仙桃给你吃!”

“不必不必。”神藏道人连忙阻止了他,“我就爱吃普通桃子,那些仙桃蟠桃,我在红尘天里已经吃的够多了。”

“好吧。”少年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遗憾。

“我说神藏,你要不去我们逍遥天躲一躲吧,正好最近我们逍遥天的那些长老想要给幼崽们寻个老师,我看你就不错。”少年建议道,“那些妖族老古板,一个个都让妖族和人族势不两立,到底是不是傻?现在人族气运大兴,我们妖族不跟着蹭点好处,还和人族站在对立面,是打算灭族么?”

“他们也是心有不甘。”

“再心有不甘,妖族兴盛之期也早就过了。”少年越发郁闷,“我看着他们是说不通了,幼崽们倒是还有点希望。正好你最近四处被人追杀,隐姓埋名去我逍遥天躲躲也行。什么时候你成圣了,你就能解脱了。”

“成圣哪里有这么容易?”神藏道人笑着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不急。”

“……你已经手握大道圣兵,还怕成不了圣么?”少年故作惊恐道,“我可是指着你成圣之后带着我飞的。”

“大道圣兵也不是万能的,再说它也……”神藏低声说了几句,周长庸听不清楚,但看少年的模样,怕是这大道圣兵似乎还有点问题。

“那你就赶紧将它彻底变成你的东西啊!大道圣兵,你知道外面那些人知道你手里有这个,多想将你杀之而后快么?”少年恨铁不成钢,暴跳如雷,“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着什么因果,什么机缘?什么叫它不是你的?既然到了你的手里,那就是你的!”

“好了好了,小枝,别激动,消消气。”神藏熟练的安抚了几句,“既来之则安之,对了,此处有一物名为小丹果,滋味甚美,我取些来给你。”

“你气死我得了!”名为小枝的少年捂着胸口,恨不得指着神藏的鼻子骂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然而,神藏是个见势不对就会跑的人,小枝也只能独自生着闷气。

大道圣兵?

周长庸却是被这些话的信息量给惊呆了。

原来神藏道人在没有成圣之前,手上也有一件大道圣兵?

只是听他的意思,他并没有完全收服,甚至还想着将这个大道圣兵还给它应有的人?

周长庸不由的想起了生死簿。

实在是因为大道圣兵根本就没有几件,其他数得上名字的譬如山河社稷图,譬如开天斧等等,都在其他有名有姓的圣人或者道祖手中,哪里会流落出来呢?

是因为这个缘故,自己才能看见这些事情么?

周长庸不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但,神藏和这个名为小枝的少年,没有再谈论这些“扫兴”的事。

神藏是这么说的。

他们开开心心的吃着果子,喝着小酒,就像是最普通也最常见的朋友一般,一边骂着那些脑子不对的家伙,一边互相吹嘘。

“我和你说,幼崽特别可爱,一个个的追着我喊哥哥,这就是我一直喜欢保持年轻的原因,嘿嘿。”小枝抱着酒瓶,开开心心的说道,“我才不要和那些老古板一样,恨不得用胡子的长度来标榜自己的寿命。我呢,一定要一直年轻,当一个人人都羡慕的妖族人!”

“我们逍遥天有特别多好吃的果子,你就赶紧去,躲一躲,等你将大道圣兵完全变成你的,成了圣人,我还要请你帮忙呢。”小枝继续劝道。

神藏大约也是被他闹的烦了,最后只能无奈答应,“行吧,正好我也没有去过逍遥天。不过我要是将你们族里那些幼崽教的野了,你可不许来找我麻烦。”

“嘿嘿,那些妖族老古板会找你麻烦的,我才不掺和这个事。”

“……你还真是老奸巨猾。”

“胡说,我年轻的很!”

神藏拿起小丹果,声音里带着十足的笑意,“这小丹果吃着和荔枝差不多,我这里又叫了荔居,不如我就干脆伪装成荔枝精,去你逍遥天走上一遭吧,想来一定很有意思!”

另一边,师无咎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

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这空间四周一片白茫茫,却是空空如也,能够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呵,雕虫小技。”师无咎对目前的状况司空见惯了,这种微末伎俩也就骗骗这红尘天内的修士了。

师无咎随手一挥,这四周的环境就直接震了震。

“本座的好话只说一次,要么你乖乖出来,要么本座就将这里全部毁了,抓你出来。区区一株桃树,还能在本座面前翻了天了?”要不是看见这桃树和神藏道人有点关系,他哪里还会和这么一个小妖精说这么多?

师无咎话音落下不久,这空荡荡的环境当中传来一阵波动。

一个穿着桃红色小衫的女童,脚腕上带着一个金色小铃铛,慢慢就显现了出来。

这小女童生的不过七八岁模样,看着比白童子要大一点,不过脸上的婴儿肥却是半点没消。眼角处印着一朵桃花的模样,隐约也可见未来绝世佳人的风采。

花妖本就以美貌出名,而桃花自古又和姻缘挂钩,这化形而成的容貌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师无咎的火气稍微下去了一点。

他对幼崽向来还算客气。

“老实点,将你的来历说清楚。”师无咎抱住双手,趾高气扬的说道。

女童看了师无咎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觉得师无咎格外亲近。

“我……我送桃子给你吃了。”小姑娘说话声音也娇娇软软,就像是刚长成的黄莺,惹人怜爱。

“又不是本座吃的。”师无咎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小骗子被你弄到哪里去了?神藏道人留下什么东西,本座也要!”

师无咎说起这般理直气壮的话,也不会叫人反感。

女童看着师无咎,眼眶有些泛红,“我也没把他怎么样,他自己进到我的树干里去了。当年主人走的时候,在我的树干上几个字。那个人族一进来,那些字就有反应,自动将他给吸进去了。”小姑娘觉得委屈极了,隔壁枣树哥哥说,她还是个黄花闺女呢,就被一个人族男子进到身体里,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什么字?”师无咎赶紧问道。

“我不知道,我又不认识字。”小姑娘一脸茫然,“人族的字,和我们妖族有什么关系?”

……这话听着好像似曾相识。

师无咎眼皮子跳了跳,“那其它东西呢?神藏就没有留下别的什么玩意来?”

“主人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我也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主人了,再也没人给我抓虫施肥,也没人吃我的桃子了,呜呜呜,我想主人了。”小姑娘说哭说哭,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看的师无咎都有些不好意思。

但凡是个正常妖族,看见妖族幼崽这么哭,心里也不好受啊。

他们妖族繁衍子嗣可艰难了,不像人族因为生的多又容易,有时候对自己子嗣特别狠心。

“本座不要了,别哭了。”师无咎干巴巴的安慰道,“你也是成精的妖了,有什么好哭的。”

小姑娘抽噎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师无咎这么好说话,“你真的不要啊,主人都是圣人了,很厉害的。”

“本座没有缘分。”师无咎其实心里清楚,他来到这荔居,却没能第一时间得到馈赠,就意味着他和神藏道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因果缘分,真正能够得到馈赠的,只有周长庸而已。他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实力硬闯进来的。

说起来,连生死簿都选择了周长庸,如今只是一个圣人成圣之前留下来的几个字,应该也没有那么厉害。

师无咎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你……你也别伤心。”小姑娘见师无咎如此宽宏大量,又见对方生的如此好看,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其实主人在我的树下埋了几坛酒,主人亲手酿的,到时候我挖出来送给你喝。”

圣人亲手酿的酒,好像也不错啊。

师无咎有些开心的想到。

“你自己不要么?”师无咎好奇道,“你真的要送给我?”

“我不喝酒。”小姑娘长松了一口气,“等你们离开之后,我和枣树梨树哥哥,也要离开这里啦。主人当年说过,等他留下的字被人取走,就让我们去凡间走走,说这样哪怕我们被骗,也能凭着实力抢回来。”

这么说,倒也不算错。

“咦,外面那个人真是不屈不挠。”桃花小姑娘突然说道,“我都抽的手疼了。”

“哦,你说那个王什么剑啊。”原谅师无咎实在不记得一个小小人族的名字,能记得对方姓什么就不错了。

“他是你的朋友么?”

“认识吧。”师无咎这么回答道。

“哦。”桃花小姑娘点点头,“那我知道了。”

一直在院子外继续努力对抗这颗古怪桃树,却又被桃树枝丫不断抽飞的王七十五剑。

在被又一次抽飞之后,得到了一颗水嫩多汁的桃子。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七宗罪9:鬼手佛心 系统让我去算命 重生之沸腾青春 风语 史迈利的人马 我当道士那些年 江河湖海 — 江河卷 我不想当老大 量子魔术师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