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荔居藏在深山之中。

那深山附近妖兽聚集,因为这山上生长着一种名为“小丹果”的灵智,对人族没有什么作用,但对妖兽的吸引力却很大。因此,这里常年被妖兽占据。若不是阴差阳错,也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如今这四周的妖兽还在蠢蠢欲动想要将此处夺回,不过我们已经联手在这附近设下重重禁制,暂时还是安全的。”王七十五剑一边领路一边说道,“因为荔居事关重大,所以是由我们北疆渡劫期以上的修士轮流值守,六人为一组,一月一换。我原本以为你们怎么也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赶来,所以下个月就是定的我值守。”

谁知道这消息发了还没有一炷香的时间,周长庸和师无咎就已经赶过来了。就算周长庸是大乘期的道君,怕是也没有这个本事。那么有这个本事的,估计就是周长庸的这个如天人一般的师兄了。

王七十五剑自认为自己的视线很隐晦,却不知道早已经被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看在眼里。

不过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都很淡定,他们来的这么快,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被王七十五剑多看几眼也不会少块肉。

王七十五剑看了几眼,就没有再看了,师无咎实力越强,他心里也越安稳些。在这个北疆,他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但偏偏父亲在前些年就闭关了,根本不会轻易出来,他也只能给自己找点帮手。

“这一次值守的六人,除去一人是渡劫中期之外,剩下五人全部都是大乘期的道君。在北疆这片地界也称得上是有名有姓,几乎都是各个势力的领头人。”王七十五剑继续说道,想让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多了解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尤其是雷霆道君,使得一手好雷法。他出身奔雷小筑,这个门派虽然收的弟子不多,但几乎每隔两代就有弟子飞升,实力强劲,别说是在北疆,就是在整个修真界也没有多少敌手,而且他出手向来雷霆万钧,声势极大,很容易引来注意。由他来值守,这一个月让人安心不少……”

王七十五剑大约是真的紧张,他之前从来不是这么话多的人,但现在他恨不得一口气将那些值守修士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倒是也能理解。

毕竟现在周长庸和师无咎明显就是冲着独霸整个荔居去的,一下子要对上这么些个修士,王七十五剑觉得紧张也是理所当然。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压根就没有在听王七十五剑说话。

师无咎压根就没有将这些个修真界的修士放在眼里,而周长庸则是对师无咎有天然的信心。

走在路上,周长庸倒是发现这深山两侧,仗着一些约莫膝盖高的小树,树上挂着一些红彤彤的果子,看起来约莫有一个婴儿拳头那么大。不过这沉甸甸的果实并没有将树枝压弯,反而像是小灯笼似的,看着很是喜庆。

这就是小丹果。

周长庸以前在某个图鉴上见过它。

这种果子只有在北疆才有,但是对人族修士的作用几近于无,因此少有售卖,修士们见到都懒得采集,免得浪费自己的玉盒。不过妖兽们倒是都很喜欢。

周长庸看了好几颗树,总算找到了两颗已经成熟的果子,分了一颗给师无咎,还有一颗则是自己吃。

师无咎看了一眼,接过去没说话。

他虽然不想赶路,但荔居是当年神藏道人留下来的故居,为表尊敬还是用双脚上山吧,免得到时候受到禁制。而这个果子,就差不多当时消遣了。

他咬了一口下去,甘甜的味道就瞬间袭来。

周长庸多嚼了两口,十分确定了。

“这果然就是荔枝的味道,怪不得神藏道人要在这里建立荔居了。”周长庸忍不住如此感叹。荔枝是凡人水果,在修真界几乎没有人愿意种植,想要吃它还得专门跑到凡间去,还得看季节才行。但修士们去了凡间,会不自觉的吸取周围的灵气,对凡间生灵来说有害无益,因此高阶修士都是尽量少去凡间的,免得沾染了因果。

此方天道,对于修士和修士之间的因果算的不太严谨,但若是沾了凡间的因果,就比较麻烦了。

神藏道人当年想要吃个荔枝,怕是也要费点功夫。这小丹果偏偏和荔枝口感极为相似,多了一点清香,而且个头还大得多,自然就乐意享受起这个代替品了。

师无咎吃的飞快,最后语气淡淡道,“本座尝着也就一般,等你随我回逍遥天,好吃的多得是。”

妖族们爱吃果子的有不少,逍遥天内什么奇珍异果都有。

“所以当年神藏道人专门伪装成妖族前去逍遥天,说不定也是冲着逍遥天内的果子去的呢!”周长庸试着带入了一下,觉得事情的真相说不定就是这样。

毕竟神藏道人可是能够将自己伪装成荔枝精的人,必定不拘小节,他对荔枝尚且如此喜爱,若是去了逍遥天妖族的地界,看见那么多的奇珍异果,怎么着也要想方设法留下来多吃几年才是。

师无咎幽幽的看了周长庸一眼,口气里带着些许无奈,“你可知他在逍遥天的时候,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给我启蒙的老师曾经就是被他教导过的妖族幼崽之一,每每提起这一位神藏道人,本座那老师的态度就甚是诡异。若非神藏道人后期成圣,无人敢惹,他的仇敌怕是要遍布九天十界。”

周长庸还是第一次见师无咎露出这样的表情,“原来师前辈你和神藏道人还有这样的渊源?这说起来倒是有几分香火情。”

“本座曾经也跟着老师去神藏道人的道场里听过几次讲道,的确受益匪浅。”师无咎仔细想了想,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只是时日太久,本座有些记不清了。被封印之后,本座就发现,对于以前在妖族的生活,有许多记忆都模模糊糊的。想来是那些联手封印本座的人,害怕本座想起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情才会如此。”

师无咎对那些仇家,也只记得他们大概的容貌模样,记得他们一个个围着看向自己时候的样子而已,其余的师无咎已经记不太清了。

不过师无咎对此并不算太上心,只要他回到逍遥天,当年那些害过他的人若是还活着,必定会心神不宁,主动找上门来,他只要守株待兔即可。至于那些已经陨落了的,师无咎也不可能将人家的转世找出来打一顿,只能算了。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还以为师前辈您能和我说说当年神藏道人的事情呢。”周长庸颇为遗憾,难得能够近距离的接触到一个圣人的事迹,没想到还是不能得偿所愿。

“等本座成圣去了造化天,你想要知道谁的都行。”师无咎大言不惭道。

幸好师无咎和周长庸两人的谈话都是用神识传音的,不然王七十五剑听见他们说话的内容,怕不是要紧张的舌头打结?

“我们到了。”王七十五剑在路上已经将所有看守荔居的修士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自觉已经给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打了预防针,“等会儿我先去和雷霆道君说一声,看能不能带你们二人进去一观?”

王七十五剑倒不是怕事,而是这些道君都是他北疆不可或缺的人才,彼此也都相互认识,真动起手来怕事日后相见尴尬。

话音未落,人已至。

王七十五剑口中的雷霆道君,很快就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王平弱,你怎么带了两个人上来?他们修为虽然已经到了渡劫期,但他们不是我北疆之人罢!”雷霆道君生的也是人如其名,一张脸很是刚正,身高九尺,极有存在感。

被雷霆道君这么一震,王七十五剑也有些脸红。

当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

越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雷霆道君刚正不阿,若是遇见其他值守的修士,王七十五剑凭着自己和父辈的情面,要带周长庸和师无咎进去不算太难,最多再奉上一些礼物便是。但若是遇见这一位,怕是要耗上许久的功夫。

师无咎懒洋洋的抬头看了这个雷霆道君一眼,并不在意。

不就是个傻大个么?

雷霆道君方才还义正言辞的,然而被师无咎这么抬头一看,顿时想要说的话就变得支吾起来。

这……这……这……

雷霆道君自认为修行多年,一颗道心早已经坚定无比,任是魔修中赫赫有名的大能前来勾引,他也能不动声色,为了修行雷法,而是一直保持着纯阳之身。一个大乘期的纯阳之身修士,对于那些魔修中人而言简直是比什么灵丹妙药都要大补的东西,故而勾引他的男男女女都是五花八门,目不暇接。

见得多了,雷霆道君也知道这再美的红颜也不过是枯骨,自认为已经看透这红尘百态。却不知坚持了千来年的观念,却在今日被打破。

原来不是他不辨情爱,而是他没有遇见这样一个能够让你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堆放在对方脚下的人而已!

“这……这位道友,你若是想要进荔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只是……”雷霆道君迟疑了许久,最后心一横,牙一咬,做出了某个艰难的决定,“只要您告知名姓,我便想个办法领你进去!”

王七十五剑差点将自己的剑给摔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雷霆道君么?

原来他的道心居然比雷霆道君还要坚定的多!想到这里,王七十五剑不由的生出一点欣慰之感来。

果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失态。

师无咎自是容颜绝世,但他们绝非是贪恋皮相之人。而是这师无咎身上隐隐传出来的气息,更是让他们心旷神怡,宛如感悟大道一般。是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吸引,绝非等闲。

“周道友,这……”王七十五剑忍不住看向周长庸,想要问他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想要问问,他和他师兄似乎感情格外好,难道就能看着其他人对着师无咎献殷勤?

“无妨,这本是常事。”周长庸很是淡定,这样的场景他见了没有一千回也有八百回。对人族修士的古怪吸引力,师无咎也有自己的看法。一是因为妖族天赋,他天赋如此,修为不如他的人自然容易被他折服,据他说那些血脉高强的狐族,几乎个个都拥有叫人族一见钟情的本事!二嘛,自然是因为师无咎曾经是准圣级别,如今虽然修为掉落,但毕竟和大道的距离极近,修士免不了会受其吸引。

说到底,那些感知不到大道气息的凡人胡扛不住师无咎的容貌风姿,而那些扛得住美貌攻击的又扛不住师无咎身上的大道气息。

如今一来,师无咎想要男女老少不分种族的通杀,就变得轻而易举。

用师无咎自己的话来说,“你当什么人都可以直视准圣的么?”

准圣级别,哦,哪怕是师无咎如今的妖尊修为,对于红尘天以下的修士而言就等同于天。

而天,不可捉摸,不可直视。

但也因为太容易获得他人的喜爱,师无咎几乎不用费工夫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故而才养成了这么一个颇为单纯的性子。

没有让师无咎成为那种靠着魅力就四处祸害人的混世妖王,已经是妖族大发慈悲努力管教的成果了!

王七十五剑对于周长庸的敬佩又升了几级。

如此道心,着实厉害!

“不必多此一举。”师无咎看向雷霆道君,眼中似有光华流转。

雷霆道君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大脑神魂被什么东西激烈一撞,整个人就直接软倒在地,昏睡不醒。

“雷霆道君!”王七十五剑赶紧上前将人接住,似乎不敢相信只是一个照面而已,雷霆道君居然就直接中了招?

“放心,昏睡三天,顺便忘记我们今日到来之事罢了。本座也不想枉造杀孽,更不愿害人道心毁于一旦。”师无咎负手而立,自是一派大能风范,“你若是哪日承受不住,本座也会乐意为你消除与本座有关的记忆。”

周长庸愣是从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听出了师无咎的得意和骄傲来。

想必师无咎这一手熟练的法术,也是唯手熟尔了。

他以往大概见过不少因为他而道心毁于一旦的修士了。能够练就出这样一手本事,也着实称得上是有好生之德了。

“师前辈怎么从来没有对我用过这一招?”周长庸忍不住神识传音问道。

“你当本座不想?”师无咎还没得意上,就被周长庸给打断了,“本座与你的契约乃是写在生死簿上,就算本座的功力再精妙,抹除记忆的时候也是会对神魂造成一些影响的。”

只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么一点影响相比起整个道心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但生死簿可不管这个,它只要确定师无咎有想要对周长庸动手有害,就会契约生效。

师无咎只能忍了。

王七十五剑知道雷霆道君不会有事后还当真认真思考了一下,恳求道,“若是我坚持不住,就请您出手相助吧。”

师无咎看了王七十五剑两眼,语气稍稍缓和了一点。

“你若是能够扛过去,就意味着你有了直指大道的资格,反倒是好事。”师无咎倒是对这个王平弱起了一丁点的爱才之心。虽说对方是人族,但毕竟也年纪尚小,能够相遇便是缘分,他也不介意指点两句。

雷霆道君尚且不是师无咎的对手,其他几个修士就更加不用提。

有一个算一个的,他们全部都倒在了地上,三日之后便会忘记他们遇见了什么事情。

而三天的时间,差不多已经足够师无咎将这荔居翻一个遍了。

若是在这三天内师无咎都没有办法在这荔居里体会到圣人留下来的大道真意的话,那么就算在这里耗上三年甚至三百年的时间,也是不会有用的。

顿悟,讲究的便是刹那的因缘。

荔居是个三进三出的宅院。

虽然不大,但胜在五脏俱全,很是精致。

周长庸和师无咎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这荔居上下都布置了清洁的阵法,几乎一层不染。庭院当中种着好几颗果树,桃树梨树枣树都有。虽然只是凡间品种,但由于是由圣人亲手种植,又时日渐远,这几颗果树也是灵气充沛,不比那些天材地宝差。

来的时候,恰好这树上桃子硕果累累,鲜嫩欲滴,很是诱人。

师无咎当即就想要伸手摘一个。

“这桃子不让摘!”王七十五剑在边上阻止不及,加快了语速道,“它会攻击……”

然后,就看见师无咎手中拿着一颗桃子,剩下的话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你方才说什么?攻击?”师无咎微微挑眉,面带不屑。

“是……”王七十五剑悻悻不已,“之前我们刚刚发现它们的时候就知道这些果子灵气非凡,吃了必定大有好处。但不管我们用什么方法,都会被攻击。好不容易摘下了一颗,到了手中瞬间就会灵气全无。”

可现在这桃子在师无咎手上,却是半点变化也无。

“它们若是不识相,本座就将它们连根拔起。它们既然有灵性,自然会知道谁可以惹谁不可以惹,说白了不过欺软怕硬罢了。”

风一吹,这院中的几颗果树的树叶都沙沙作响。

“你不是要吃生机浓郁的东西么?”师无咎随手将桃子递到周长庸面前,“圣人所种,比其他东西强多了。要是本座能够在这院中有所得,这些果子本座都给你打包带走,吃吧。”

周长庸眉眼弯了弯,笑眯眯的结果师无咎递过来的桃子,哪怕还没有开吃,就知道这桃子一定可口的很。

王七十五剑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周长庸,希望周长庸可以理会一下自己的意思。

向来人精的周长庸默默转过身,避开王七十五剑的视线,一个人将桃子给吃完了。

王七十五剑:……还是白灵好友待他更好!

除去院中这几颗果树之外,这荔居里面的装潢就显得十分简单了。

这里面并没有床,只有一个简单的蒲团,那蒲团就是普通干草所做,没有什么特别的。之前进来的修士也试着在蒲团上打坐,不过一点用处也无。

“谁还打坐啊?”师无咎看了一眼蒲团就挪开视线了,满是嫌弃,“对于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来说,行走呼吸都是在修炼,打坐也只是那些刚入门的修士才会用的办法。这蒲团一看就是随便买来当装饰用的。”

因为师无咎自己的老师曾经也是神藏小半个弟子的缘故,对于这一位圣人的习惯,师无咎也知道一些。

这位圣人好吃、好玩、好享乐,游戏人间,很是逍遥,足迹遍布九天十界,过得甚是潇洒。也因此,仇家无数,不知道多少人对他又妒又恨。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堪称“五毒俱全”的人,能一直把持本心,最后当了人皇不说,还直接成了圣人,这叫人如何心甘?

“前辈想要找些什么?”王七十五剑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我们大致都清楚,只是我们修为低,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这才将它封锁起来,留待时日慢慢探察。”

“看看有没有一些手札之类的吧。”师无咎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给出了一个答案。

“别说手札,这里面一个带字的都无。”王七十五剑也是一脸愁苦,“我们能够感觉到此处非凡,却根本不知道非凡的地方在哪里。”

就好比入了宝山,却没有分辨宝物的目光,叫这些北疆大能一个个郁闷的不轻。

周长庸重新走到院中,看着这几颗果树。

神藏道人在这深山当中造了荔居,不过是因为这附近的小丹果吃着像是荔枝罢了。

而这些果树,也是他亲手所种。

想来,对方在这个荔居里居住的时候,最长待的地方应当就是这果树之下。

起码周长庸是这么觉得的。

这些果树品种一般,却特意被挪到这里,可见这位圣人其实很怀念自己的人间生活。但他又不愿意打扰人间凡人的正常运转,只能在这么一个地方,种下几棵树聊以慰藉罢了。

这是一个心肠柔软却又念旧的人。

可惜如此人物,却不能一见。

周长庸觉得甚是可惜。

“夏日食桃,最是味美,望你好生生长。”

桃树之下的周长庸,突然听见了某个声音,整个人忽而一震,直接被吸入桃树之中。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热门: 笼中缪斯 十二个明天 穿书后我认错了主角 守藏 神秘河 反向爆红 我本英雄 奶爸的文艺人生 从当爷爷开始 簪缨问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