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父,您回来了。”风细细一直在房间里等着归九,见到师父回来,顿时松了口气。

“为师只是出去一趟而已,你何必担心?”归九无所谓的笑了笑,但还是对徒弟的一片心意十分受用。

“因为师父你已经上百年都没有出过门了,突然出去,我的确会担心。”风细细认真的说道。

从她被师父救下到现在,少说也有两三百年的时间。但是归九就像是天生少了出去看看的心思一样,每天不是钓鱼就是下棋,日子过得十分规律。而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归九半点变化也没有。

师父常说,恐怕就算风细细哪日飞升成仙了,也未必有他能活。

妖族的寿命就是如此长。

“不必如此,我们差不多也该搬家了。”归九虽然具体算不到是何缘故,但也能感觉到一股不安之感,从他见过周长庸回来之后,就隐隐觉得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这修真界,怕是马上就要出一件大事。

而他和风细细师徒两个,怕是没资格卷入其中。

能够有资格在这样的风起云涌里抽身的,大概也只有周长庸那样的大气运者了。

“搬家?”风细细震惊不已,“我们搬到哪里去?”

“暂时就先去凡间看看吧。”归九想了想回答道,“你是鬼修,本来对灵气的要求就不高,凡间还算是比较安稳。等你飞升,为师便算了了一桩心事。”到时候,他便可安安心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收个徒弟也是不容易。

归九叹了口气。

谁知道他会收一个人族当徒弟呢?而且这徒弟还是个鬼修,这鬼修功法都是他给找到的。但他也不可能带着一个鬼修人族徒弟跑到逍遥天去啊,那样风细细才是真的没有活路。

他们的师徒缘分,就在风细细飞升之时就要到此为止了。

人族和妖族,毕竟不是一个种族。

能有这样的一段缘分,也已经是老天厚爱了。

风细细也不疑有他,也完全不知道师父已经打着要和她分开的主意。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是对的。

“师父,弟弟他不见了。”风细细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师父您说小楼差不多会醒,我便一直等着。他说他想要吃我做的糕点,等我做完回来,他就不见了,只给我留了一张报平安的字条而已,说他处理完风家的事情,以后或许就不会再相见了。”

说到底,风细细和风小楼两人之所以如今还能维持姐弟情谊,无非是因为有欢喜天女这一个共同的敌人罢了。

如今,敌人已经消失,他们姐弟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又陷入了尴尬当中。

风小楼无法面对已经成为鬼修的风细细,而风细细也未必能够彻底释怀当年的事情。

就算中间有再多的借口,但事实已经发生,大错已经铸成。风小楼哪怕不是动刀的那一个,但见死不救,却也不可能全然无辜。

如此一来,能够像这样一般安安静静的道别,反而是一件幸事。

当修士的,就要做好孤独一人的准备。

大道独行,本是寻常。

风细细看了看窗外,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心中沉珂尽去。

归九微微一笑。

看来距离他徒弟飞升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

师无咎一直觉得自己来到这红尘天的修真界,是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的。无非也就是看看周长庸的好戏,打发打发时间罢了。这小小的红尘天,又能给他什么惊喜?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红尘天还真的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神藏道人可是最后一位成圣的圣人,若是能够去他的故居看看,哪怕是发现一丝蛛丝马迹,对师无咎这种修为高深者也是大有裨益。或者说,只有对师无咎这样的大能才会有莫大的好处,而普通修士去了,最多也就是发现一点法宝灵草什么的而已。

殊不知,神藏道人的故居,最重要的根本不是他留下的什么东西,而是他在那个宅子里生活过的痕迹,因为这些痕迹里本身就蕴含着他的道。

而能够直面圣人大道,对师无咎这样曾经是准圣级别的妖皇来说,就更是难得的一次机会。

而且,神藏道人和他妖族,也的确关系匪浅。

谁能想到,神藏道人神出鬼没,却在这个小小的修真界里,出现了他曾经的一座故居?

若是让天上那些执着追寻神藏道人足迹的神仙们知道了,怕不是要气吐血。

这也就是在修真界里了,王七十五剑还能借用传讯纸鹤将消息给递出来。若是在红尘天外,有人发现了神藏道人的故居,那里恐怕早就被一堆大能给围住了。别说是纸鹤,就算一粒灰尘都别想露出去。等到外界知道这回事的时候,好处早就被瓜分完了。

师无咎一直觉得自己遇见周长庸之后就不太走运,但没想到积攒出来的运气都用在了这上面。

那还等什么呢?

故而,这一次师无咎捏了个法术,拉着周长庸就到了北疆,半点也不给他磨磨蹭蹭的机会。

“此次神藏道人的故居,本座势在必得。”师无咎的脸上仿佛在发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惊人的气势,“到时候,你可不要给我拖后腿。”

周长庸十分自觉,“前辈放心,你指东我绝不朝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圣人故居,他也是想要去看看的。

“你知道就好。”师无咎肯定的点点头,很满意周长庸的识相,“不过神藏道人故居出世若是真的,恐怕其他几重天的神佛也会变着法子来的。”

“不是说他们要过来,必须经过人皇同意么?”周长庸话刚出口,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也是,事关圣人故居,就算人皇想要不同意,怕是也没有办法惹众怒。”

说不定连人皇自己都想要前来看看呢!

“就算人皇同意,这红尘天自有天道运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本座已经在这里沉睡了七万年,加上本座实力大减,天道对我已经有所接受,故而本座还能发挥十之一二的实力。但那些人就算拿了人皇的手令,估计也只能分身前来,最多也就是个散仙修为吧。”师无咎随口说道,“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去找到故居所在。所以本座能够快上他们一步,他们就是来的再快,也只能白跑一趟了!”

师无咎面有得意,没想到自己被封印在这个小地方,还能有这样的运道?可见他还是很受老天宠爱的。

不像之前,师无咎都快怀疑人生,怀疑自己以前顺风顺水的日子是不是梦里出现的了?

在事关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师无咎的脑子还是正常了不少。周长庸也颇为欣慰,若是师无咎在这种事情上都作妖的话,那就有点麻烦了。

事关圣人,就算周长庸再能筹谋,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怕是没有办法获得多少东西。

师无咎能够在这个时间站出来,表现出可靠的模样,对周长庸来说绝对是有利无害。

倒是能够通过如今师无咎的样子,想象几分他当年在妖族说一不二的风采。

想必那个时候师无咎,必定和现在不同。

“那我这便联系王七十五剑。”周长庸收敛了思绪,从善如流的说道,“还请前辈稍等。”

周长庸试了好几个法子,都没能成功联系上,看来之前王七十五剑能够传讯出来,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亲自去找一趟了。

北疆的风貌和其他地区有所不同。

这里地广人稀,灵气只能称得上是中等,同时还有许多未开灵智的低级妖兽聚集。此外,北疆天气也是变化无常,有时候一天之间能从夏天变成冬天,除去寒暑不侵的修士之外,此处的凡人也是少的可怜。

但,北疆修士却是所有疆域当中,修士战斗力最强的一群。

他们从小到大就已经知道如何拼杀,如何在战斗中提升自己。就算北疆资源缺乏,但北疆修士走出去,谁也不敢小看。

尤其是作为年轻一辈佼佼者的王七十五剑!

白灵一事结束后,他感悟良多,加上前期积累,一举突破,顺利的成为了渡劫期修士,也是这北疆第一个步入渡劫期修士的年轻人!他外出一趟归来,有如此大的成长,几乎让北疆修士们绝望。

本来他们就没有希望能够追赶上王七十五剑了,只求差距不拉的那么大就行。现在人家转头就成为大能,可以和那些父辈祖辈平辈论交,他们再见到王七十五剑,就得乖乖磕头喊一声“王前辈”了。

但也正是因为王七十五剑已经是北疆新晋大能,他才能有这个资格得知北疆之事!

若非有周长庸出手相助,白灵和彩云夫人之事不会这么轻易解决,他们的名声也不能保全,自己也不能这么快突破。故而在王七十五剑心中,自己是欠了周长庸一个极大人情的。

如今神藏道人的故居出世,便可趁机还了这人情!

说不定,那故居里面也会有治愈周长庸的方法。周长庸这样的人,实在不该为那疾病所苦。

因为王七十五剑在北疆实在是声名赫赫,故而周长庸很快就打听到了他的住处。

王七十五剑的道场坐落在人族和妖兽聚集地的中间位置。

能够选这样一个地方当做自己的道场,可见王七十五剑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而那些慕名而来的修士,也纷纷聚集,恨不得和王七十五剑斗上一番,得到对方几句指点。

周长庸和师无咎前去的时候,就被这人山人海的架势给吓了一跳。

看不出来,王七十五剑的名声居然如此之大?

“王前辈好久都没有出来给自己指点一二了。”

“哎,前辈也需要闭关修行,我们等着便好。”

“……我还以为自己拿着介绍信能够早点和王前辈见面呢,没想到还是要等。”

“呵,说的好像谁没有个信物一样?”

“反正最近想要见到王前辈难得很,访客他一概不见!”

最近,王七十五剑闭门不出,外人想要见到他极难。周长庸和师无咎前脚接到消息,后脚就来了,前后时间差距小的可怜,估计就算王七十五剑想要吩咐外面的侍童几声都没来得及。周长庸原本还想着要如何和王七十五剑见面,但道场的小剑童,盯着师无咎看了好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就进去给师无咎和周长庸传消息去了,压根就不用多说话。

想起外面那些还在等着王七十五剑的修士,周长庸不得不在心里暗暗感叹。

有时候,师无咎的脸是真的好用。

不对,应该说是,绝大多数时候,他的脸都相当的好用。

“主人,外面有两个人求见,一个自称叫周长庸。”小剑童在门外高声喊道。

这么快就来了?

王七十五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一瞬间里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连有人仿冒的可能性都猜到了,但还是吩咐道,“快请。”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便在小剑童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主人就在里面了。”小剑童的眼睛完全是盯着师无咎的,“这位仙君,您需不需要用点瓜果?我们北疆还是有一些特产的。”

师无咎微微颔首,点了点头。

那小剑童就激动的像什么似的,蹦蹦跳跳的就下去准备了。

周长庸有些无语。

师无咎还真是男女老少通吃啊。

“周道君,真的是你?”王七十五剑察觉到熟悉的气息,主动走了出来,看见周长庸的时候先是惊讶了一下,等到见到师无咎的时候,才是彻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不是他剑心坚定,怕是此刻也要直接凑上去讨好了。

上天何等不公,居然能够精心造出这样的美人来?

“这位是……”王七十五剑的声音也不由的放低了一点。

“我师兄。”周长庸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说着谎话,“王道友和我也称得上是患难之交,平辈论交即可。至于我师兄,之前只是因为他容貌过盛,不方便行走,这才做了一点伪装。这才是我师兄真容,我师兄实力,远在我之上。”

王七十五剑艰难的将视线从师无咎脸上挪开,拱手道,“此处不方便说话,两位请。”

进了王七十五剑的洞府,才发现他这里里外外设下了少说也有千百个阵法,可见他小心翼翼到了什么地步?一个行差踏错,说不定就被困在这里面出不来了。

不过想想事关神藏道人,再怎么小心也是不为过的。

“待我先设置几个阵法,防止他人窥探,我们再说。”王七十五剑主动说道。

师无咎倒是有些不耐烦,直接挥手将此洞府内设下屏蔽外界窥探的阵法,张口道,“你怎知北疆的那个仙府必定是神藏道人故居?”

王七十五剑尚且来不及惊叹师无咎这一手的厉害,面对师无咎的提问下意识的回答道,“根据记载,这位圣人当年曾在北疆游历过,只是当时他用的并非是原本的身份。但恰好,前些日子,北疆因为妖兽作乱而引起骚动,不小心打穿了一座深山,那深山之中,出现了一座宅院,宅院上面写的是‘荔居’。”

而神藏道人最广为人知的一层马甲,便是他伪装自己是荔枝成精,装了上百年的妖修,甚至还混进了逍遥天,当了一些妖族幼崽的启蒙师父。

妖族向来看重后代,能够被他们看上选为自己后代启蒙师父的,那必定是经过层层盘查的。而神藏道人人族出身,却能瞒天过海,可见其本事非凡。

想必这荔居,就是当年神藏道人为了应付妖族的查探而弄出来的一座宅子了。

倒是合情合理。

师无咎本就是妖皇,对于当年的事情也知道不少。

想到这里,师无咎不禁有些沮丧,他当年在妖族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查一查神藏道人以前的事情?若是仔细查一查,说不定这故居他早就发现了,何必现在还要与人争抢?

“那知道荔居所在的又有几人?”师无咎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八分,只是还有必要知道一下这消息目前的范围传播如何才是。

“北疆渡劫期以上的修士,几乎都知道此事,说起来差不多也有二三十人。但修为低于渡劫期的,我们都约定好不再对外诉说。”若不是这故居出现在他们北疆,出现在修真界,他们如何能够沾染半分?而低于这个修为的修士就算进去了那故居,怕是也只能一无所获。

故而,如今这消息,还是算扩散的并不大。

“我能及时传讯给你们二位,也是打了个时间差的缘故。若是再晚上片刻,恐怕我就没有发现传讯出去了。”

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自己能够获得的才会更多。

而且,神藏道人的故居对于一些修士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作用。对于连飞升都没成功的修士来说,圣人实在是个太遥远的境界。

但,若是能够用这消息,换来其他几重天仙佛的看顾和招揽呢?

能够修行到这个境界的修士都不蠢,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这里面潜藏的巨大可能。故而联手封锁了消息,不愿意再将消息给漏出去。

多一个人知道,自己能够将消息卖出的价格也就越低了。

“这么多人?”师无咎却不这么想,“看来,怕是仙界的人都已经得知这消息了。”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只有一个人知道。

而知道的人一旦多了,就不再是秘密了。

王七十五剑愣了愣,似乎有些不理解师无咎为何如此说,“仙界中人想要下凡来很是艰难。”

“你懂什么?”师无咎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懂神藏道人对于仙界中人的吸引力。就算拼着事后反噬,修为下降,他们也必定会前来探一探的。也罢,至此也不用多话,你赶紧带着我们去那故居去,以免夜长梦多。”

听起来似乎这位美人对仙界之事熟悉的很啊。

王七十五剑有些茫然,只能用求助般的目光看向周长庸,“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要多多准备……”

“王道友。”周长庸打断他的话,正色道,“有我师兄在,什么也不需要准备,我等只要跟着他便好。”

再耽误下去,师无咎要是发飙,谁也惹不起。

周长庸见惯了师无咎不正经的样子,突然见到对方如此靠得住,心里已经将神藏道人故居的事情升到了最顶级。

此事的影响,或许比他想的还要大。

之前归九给他算卦,算到自己的飞升之机就在北疆,说不定就应在这一件事上。

如此一来,就更加要跟着师无咎的脚步走了。

不然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师无咎矜持的点点头。

小骗子在关键时候还是知道谁靠得住的。

“好,我这就带你们去!”周长庸都这么说了,王七十五剑也不好推辞,当即就来领路,“我们这就走吧。”

三人刚出洞府,小剑童就捧着一堆瓜果来了。

“主人,你们要离开么?”小剑童好奇的问道,“这位仙君也要离开么?”

“嗯,你在此守着,不管谁来了都说我在闭关。”王七十五剑叮嘱了一句,“若实在不行,拿出我送你的符,逃跑吧。”

来的未必是好客,怕是也有不少恶客。

白灵一事后,王七十五剑对于那些顶级大能也未必全盘信任。他是知道消息的修士里资历最浅,而且修为相对最弱的。保不齐就会有人前来灭口,为的便是封锁消息。

因此,王七十五剑将周长庸喊来,也存了一点自保的心思。

“是。”小剑童似乎还是有些失落。

师无咎伸出手,从小剑童端来的瓜果里随便拿了一个,“好了。”

小剑童见状,当即笑了起来。

王七十五剑脸色复杂,看着自己这个小剑童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小孩子家家的,太过贪恋美色实在不好。

但想想师无咎的容貌,王七十五剑也说不出口别的话来了。

他就算修行多年,剑心自认坚定无比,看见师无咎的时候都免不了要动摇一番,何况是小剑童呢?

王七十五剑只是想,这出门在外的,周道友怎么不劝劝他师兄重新将容貌伪装一番呢?这要是走出去,得祸害多少无辜修士,几乎可以堪比心魔劫了?

周道友果真是非同凡响,才能跟在师无咎身边,镇定自若啊。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坠落之前 天崩 国家发的女朋友 风的预谋 时生 南北杂货 寻找前世之旅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 机动战士WS 神级工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