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放空了自己的神智。

这是他慢慢研究出来的办法。

当痛苦已经强大到他无法昏厥的时候,就只能慢慢的封闭自己的五感。然而这死气缠身的痛苦,作用到了灵魂层面,就算割舍掉痛觉,周长庸还是会觉得难以忍受。

但哪怕只是缓解一点儿,都足够让周长庸歇一口气。

有时候,周长庸也会“脆弱”一会儿,想着自己为何要这么痛苦?世界上有那么多轻生的人,但他偏偏不是其中之一。越是痛苦,他越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就像是走在一条越走越窄的路,但路旁却一片虚无。越往里走就越是窒息,但他却不能停下。因为一旦停下,就没有再开始的机会了。

突然,在无边痛楚之中,突然察觉到了能够缓解他痛苦的一剂良药。

那良药就在他的嘴边,轻轻一吸,浓郁的生机就宛如沙漠里递过来的甘泉,瞬间就缓解了他身上的痛楚。

周长庸曾经吃过很多生机浓郁的灵物,但没有一个能够如现在这般极大的缓解他身上的痛苦。

如果说方才周长庸的痛楚是100的话,那么现在就只剩下10了。虽然还是有痛苦,但周长庸已经可以忍受了。平日里就算死气不爆发,他的痛楚差不多也在15左右。相比之下,如今他身体的情况比起以前,已经称得上是状态大好了。

身体一轻松,周长庸的神智也回来不少。

起码,他能够听见耳边传来的师无咎几乎跳脚的声音。

“你给本座放开,疼疼疼。”

周长庸这场意识到自己嘴里的是什么,连忙松开。

师无咎将自己被咬破了的手指抽出来,心疼的直吹气。他都多少年没有受过伤了?结果一受伤居然是被周长庸给咬的,简直了!

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本座如此修为,就算是极品仙器也别想在本座身上留下痕迹。你这小骗子的牙是大道圣兵做的么?”师无咎看着周长庸嘴边还有自己的一点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平时对这个小骗子还不够好么?

居然还敢咬他?

周长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死气已经几乎消失,几乎退到了肩膀处!

居然如此有效?

周长庸心中更是惊奇万分,师无咎手指上不过一个细微口子,就算流血也没有几滴,但仅仅只是这么一点点,就可能克制他身上的死气,师无咎的血里到底带了多少的生机?

“师前辈,您的血能够克制我身上的死气,这一点你知道么?”周长庸看着师无咎还在心疼看着自己手指的样子,想了想还是直接相问。

虽然对周长庸来说,隐瞒住这件事才是最好的。但周长庸还是想要赌一把,他和师无咎两人一起相处到现在,对彼此也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师无咎是那种颇为情绪化的人,你若是大大方方的骗他,他生气个几天也就罢了,但若是怀揣着小心意一直占他的便宜,等他醒悟过来,怕是要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不过对于周长庸来说,他也有能够隐瞒师无咎一辈子的本事。

“哈?”师无咎被问的一头雾水,“什么克制死气?本座的血居然能够克制死气?不可能啊,本座从来都不知道。”

“师前辈当真一点不知?”周长庸觉得有些奇怪,师无咎是独有这样的本事,还是因为他跟脚特殊?

说起来,师无咎到现在都不曾说过他的跟脚为何。

“呵,你以为本座会是随随便便受伤的么?”师无咎冷笑道,他从有记忆开始,基本上就没有受过伤啊!

“能够让本座受伤的人,谁会去无聊到尝尝本座血的味道啊?”

这么说,倒是也有可能。

师无咎身为妖皇,身边必定有无数人保护。就算他被害的封印七万载,身上也没有什么损伤。可见想要攻破他的防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周长庸忍住了摸摸自己牙齿的冲动。

难不成自己这幅牙齿才是他身上最厉害的武器

“也许是因为和前辈你的跟脚有关系?”周长庸试探道。

“本座跟脚更加不可能,本座可是……”师无咎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你休想知道本座跟脚!历任妖皇都不会被人轻易得知跟脚为何的。”

妖族已经被人类研究的太透彻了。

只要不成圣,妖族就难以逃避某些天性。因此,若是妖皇的跟脚被人得知,免得会被揪着做文章。故而每一代可能成为妖皇的妖族,都是从小隐瞒自己跟脚的。

只是如今的妖族因为动乱,新上任的妖皇来来回回就是那些妖族大世家的人,跟脚早已不是秘密了而已。

“我只是在想,如此一来,我怕是更加不能远离师前辈了。”周长庸见师无咎到现在还没有抓住重点,心里又是无奈还是好笑。

师无咎到底明不明白,他的血能够克制周长庸身上的死气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的血说不定能够起死回生,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呵,说的你好像有办法乐意离开本座一样。只要生死簿不在本座手里,本座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师无咎才不会中周长庸的激将法呢!

“此番还是多谢前辈相助了。”其实说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了。师无咎看起来也并没有那么不开心,周长庸受了人家的恩情,自然是要道谢的。

“本座助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师无咎不屑的撇嘴,“也没见你乖乖将生死簿双手奉上啊。”

若是献上生死簿,师无咎早就跑的没影了。

周长庸又不傻。

“师前辈,我们还是聊聊别的吧。”周长庸笑着提议道。

“你身上的死气到底是从何而来?”师无咎赶紧将自己好奇的问题提了出来,“本座方才试着处理一下,却发现它几乎不能被消灭。看着像是从黄泉天里露出来的死气,但黄泉天早已封闭,你又是从而何来?”

“黄泉天?”周长庸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这是我出生便带来的。小时候还好,并不怎么爆发,第一次爆发的时候应当是我八岁的时候。”

这死气分明是他从上个世界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但为何师无咎却说,这像是来自黄泉天呢?

“师前辈如何能确定我身上的死气是来自黄泉天呢?”

“因为黄泉天封闭之后,它的四周就有这样的死气堵住了入口啊。”师无咎回答的毫不犹豫,“造化天内均是圣人道祖,自有其天道法则,我们根本不敢靠近。而黄泉天里自成一界,还能剩余几个道祖圣人之位,许多无法成圣的神佛,都会想要去黄泉天内试一试。若是能够进入黄泉天,说不定能够跨越那一步,成为堂堂正正的圣人。本座当年既然是准圣修为,自然也是去看过的。”

黄泉天内的死气太过独特了,师无咎想要忘都忘不掉。

“不过只有在你身上死气爆发的时候,本座才能感觉到和黄泉天的联系。平日里,看起来就和一般的死气没有什么区别。”师无咎继续说道,“看来生死簿会选择你,并非碰巧。”

周长庸哪里能够理得清这些关系呢?

他对于黄泉天的认知,也不过是来自他人道听途说罢了。

“莫非你是黄泉天内某位大能转世?”师无咎倒是越发起了兴致,“当初道祖陨落,黄泉天内的圣人要么去了造化天,要么就消失无踪了。说不定其中就有人转世重修,想要冲击道祖之位呢!”

师无咎越看,越觉得周长庸这个小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但凡修士,想要修行速度快,必定是有所依仗的。

周长庸死气缠身,又无门无派,靠自己单打独斗到了如此地步,要说天道不向着他,是绝对说不过去的。若是不向着它,生死簿怎么会选他为主,而应竹春白童子这样的九命星鬼又怎么会成为他的部下?

“前辈觉得,什么样的大能转世重修之后还会带着如我一般的死气呢?”周长庸毫不客气的反驳,“若非我遇见前辈,说不定方才我就在死气爆发中死亡了。”

“你死了说不定修行更快呢。”师无咎忍不住说道,“不过你也的确不像是圣人转世,你看起来简直是死脑筋,死一死又不会出什么事。哪个圣人若是贪生怕死到了你这个地步,也肯定没有办法成为圣人!”

周长庸不想说话。

“你怎么不继续说了?”师无咎见周长庸哑口无言的样子,越发觉得自己猜得对。周长庸这个家伙,如果是某个大能转世,那么那个大能到底是欠了多少债才会如此啊。

“师前辈似乎有别的话想要说,我自然要等师前辈说完的。”周长庸只能打起精神回答一句。

说着,周长庸想起了什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件崭新的法衣来,毫不顾忌的当着师无咎的面就换了。

修真界的法衣自然清洁功能,但周长庸还是觉得自己方才死气爆发的时候必定出了不少汗,还是换一件的好。

换一件衣服,对周长庸来说也不过是眨眼之间就能完成的事情,只要将法衣往身上一拍便可,衣服更换完全是无缝衔接。

但是对师无咎这样修为的修士来说,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就算周长庸换衣服的速度再快,两件衣服替换的那一刹那,在师无咎眼里还是被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你……你换衣服怎么也不回避一下?”师无咎有些生气,他压根就不想要看人族的身体啊,看了还得回去洗眼睛呢。

“只是换一件衣服而已。”周长庸微微皱眉,修士们都是这样换的啊。

“要是在妖族,你这样完全要被拖下去惩罚的。”师无咎移开视线,“本座身为圣妖皇大帝,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众人敬仰的对象。别说是当着本座的面换衣服,就是整理一下衣服,都是对本座的不敬!”

圣妖皇大帝?

周长庸可和迟钝的师无咎不一样,立刻就抓住了重点。

“师前辈怎么知道这个名号?”

这是归九说的,是妖族在以为师无咎陨落之后才给予的称号,类似皇帝死后才会被封的谥号。师无咎又不曾返回逍遥天,如何会知道?

“说起来,这个时间点,师前辈不应该在旁人的赞美声中好好享受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周长庸继续追问道。

师无咎有些哑口无言。

他只是不小心说错一句话而已,这小骗子怎么就开始不依不饶起来了。

“本座不过是顺带过来看看,碍着你了?本座若是不来,你现在说不定还在因为死气爆发而痛苦不堪呢!”师无咎越说越有底气,这天大地大,他想要去哪里都行。

“归九所说,前辈是都听见了?”比起这个,周长庸比较在意的是另一点。

“那是当然。”师无咎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周长庸不提还好,一提他的火气就上来了,“本座的妖皇之位居然就被其他人给抢了?抢了就抢了吧,还坐不稳,当真是侮辱本座的名头。你这就随本座杀上逍遥天,让那些妖族的人好好看看本座到底陨落没陨落?”

他堂堂圣妖皇大帝,妖族无数年轻人的崇拜对象,居然就一直在这个小小的红尘天里耽搁,实在是对不起族人。

不如这就回去,等重新拿回自己的妖皇之位,周长庸手里的生死簿自然也就手到擒来了。

“师前辈,您的修为比起你当初怕是多有不如吧。”周长庸可没有心情和师无咎杀回逍遥天。说句不好听的,现在他们两人回去,就是给人送菜的。

一个身上带着生死簿,一个实力大不如从前,势单力孤的,逍遥天内不知道多少人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呢。

“对付那些家伙也是绰绰有余了。”师无咎可没有这么好打发。

“但师前辈你当初准圣级别的修为都尚且被暗算,如今怕是更加吃亏了。”周长庸长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道,“我倒是愿意跟着师前辈走,毕竟师前辈对我有大恩。但师前辈您这一回去,成功便罢,若是失败,怕是对不起圣妖皇大帝这个名头。哎,也不知道妖族那些崇拜师前辈您的小辈们,该如何面对您才好?”

师无咎顿时僵住了。

“你怎么就知道本座一定会失败?”不带这么小瞧人的,师无咎对自己很有信心。

“师前辈为人光明磊落,赤子之心,但架不住小人诡计多端啊。”周长庸辩解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殆,师前辈不如多多养精蓄锐,等实力恢复了再回去报仇也不迟。”

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

师无咎陷入了沉思。

周长庸见师无咎愿意思考,顿时松了口气。

要是师无咎真的油盐不进,执意要回逍遥天,周长庸也不可能不跟着走。

师无咎可是能救命的。

“如你所说,也有一定道理。”师无咎倒是松口了些,然而不等周长庸高兴,却又提出了另一个想法,“但我们身在红尘天,距离逍遥天还是太过遥远,而且也不好打听消息。倒不如你先随我前去逍遥天修行。逍遥天内灵气浓郁,必然对你修行更加有利。本座只要稍加伪装,也不会有人看出来,自可保你无虞,放心吧。”

去逍遥天倒是可以,但绝对不能是现在。

周长庸方才如今还没有经历飞升,若是贸然前去逍遥天,没有了天劫的那一层洗礼,恐怕日子就要过的艰难了。

但这未必能够说服师无咎。

不过也能理解,师无咎一夜之间发现自己的东西全被别人抢了去,肯定是要回去抢回来的。

恰在这时,一只纸鹤带着法光,朝着周长庸一头栽下。

“师前辈,好像有人找我,您稍等。”周长庸赶紧岔开话题,将那纸鹤拿在手中。

纸鹤一落入周长庸的手心,便有声音传来。

却是王七十五剑的声音。

方才归九还说自己的飞升之机应该在北疆,周长庸还想着要不要联系一下王七十五剑,没想到对方反而先给他传消息来了。

看来,自己真的有必要去北疆走一趟了。

只是师无咎这样,恐怕还得想想法子。

“周道君,我是王平弱。”王七十五剑的声音从纸鹤里传来,哪怕压低了声音也能隐隐听出他的兴奋,“这纸鹤是我亲手所叠,甚是可爱,我如今才明白纸鹤的妙处。你若是没有要事在身,还请速速前来北疆一趟与我汇合,我想要请你论剑。”

“你还真要去北疆?”师无咎显然也想起了归九之前给周长庸卜算出来的卦象。不过他倒是不介意周长庸飞升不飞升,只要去了逍遥天,等他当上妖皇,周长庸要什么没有?区区一个飞升而已,他若是拿回自己的地位,送周长庸直接去红尘天仙界的洗凡池里泡上十天十夜也没有关系。

何必多此一举呢?

“王道友不像是无事生非的人,他既然这么说了,一定有他的理由。”周长庸小小的辩解了一下,“王道友以前从来不用这种纸鹤,怎么如今倒是用了?”

这种纸鹤寻人比较慢,而且中途还有被人打落的风险,说起来并不安全,有更加安全快速的方式可以通知他才是。比如通讯符和飞剑传书什么的,都比纸鹤要强得多。

但王平弱偏偏选择了这一种,实在奇怪。

要么就是事情不重要,要么就是事情至关重要!

听王平弱的口气,估计还是后者居多。

既然事关重大,有时候用纸鹤这种一点都不上心的传讯方式,反而不容易被人给察觉。

对了,方才王七十五剑特意说这纸鹤是他叠的?

周长庸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将纸鹤给拆了。

纸鹤重新变成一张纸,纸上迅速闪过一段话来。

“北疆有洞府出世,疑似神藏圣人昔年旧宅,道君速来!”

神藏圣人?

周长庸听说过这个名字!

如妖族有师无咎这样的妖皇一般,而人族自然也有人族人皇。

这一位神藏道人,便是一位人皇。

一般而言,人族庞大,人皇更是肩负起了整个人族的重担,故而人皇的担任者往往是无心于道途的,一般多为仙尊之辈。

但神藏道人却是例外。

他在成为人皇之后不到万年,便成功的冲击成功成为圣人,也是造化天开辟之后最后一位已知的圣人!

人皇和圣人两重身份加持,更让神藏道人名震九天十界。

这位神藏道人一生都是传奇,不少人都盛赞他为“三千大道,万法神藏。”

说的便是神藏道人的厉害之处。

但凡和他论过道的神佛,全部都败于他的道下。

他能迅速理解其他人的道,而且还能将他人的道意模仿个七八分。就算同为圣人,也不例外。故而神藏圣人当年游历的时候,身份更是多种多样。除非他自曝,不然谁也不能从大道上猜出他的来历。

就连当初师无咎从封印中醒来,第一反应也是人族人皇,不应当是神藏道人么?

但实际上,神藏道人应当是师无咎成为妖皇之前就已经名扬四海了。只是因为他本人的威名太过强大,世人都忘记了人族还有其他人皇,只记得他了。

若说师无咎在妖族的声望能有100 ,那么神藏道人在人族的声望少说也能在后面加个零。

三千大道,万法神藏的美誉可不是说着玩玩。

可惜,因为这位圣人的传说太多,导致失了真。他后来到底去了哪里,是否去了造化天,都无人得知。

他的横空出世是一个传奇,消失亦是一个传奇。

如今人物,自然令人心神向往。

如今北疆有仙府出世,若真是神藏道人曾经在修真界的旧宅,那几乎是能够让九天十界都大为震撼的事情。

毕竟,旧宅里面,少不得也有当年神藏道人生存过的痕迹,说不定还有少许道意残留。

这样的圣人,道意自然传承千万年不会消失。若是能够参透一二,怕是要受用终身。

怪不得连王平弱都失去了冷静!

“神藏?”师无咎自然也看清楚了王平弱纸鹤上的字。

“师前辈,我……”

“还我什么我?”师无咎赶紧催促道,“这可是神藏啊,我们立刻就出发去北疆!”

“啊?”周长庸没有想到师无咎不用劝说,就答应了,“那逍遥天我们还去不去?”

“逍遥天又不会跑,改日再去不迟。”师无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神藏道人的故居在前,就算现在万妖跪伏,现在喊我去当妖皇,我都不去!”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九州·云之彼岸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 我的猫草不见了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不限时营业 臆想情人ABO 战神无敌 绝对交易 天之逆子 疯狂植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