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有些庆幸自己现在是隐身状态,这样才不会被周长庸和归九看见自己如今的失态。

他分明是一族之主,是万妖共同尊称的妖皇,是自造化天开辟之后,妖族出现的第一位准圣。因此,师无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妖皇的名头都会到别人头上?

难道妖族不应该是兢兢业业的等着他归来,又或者是四处派人寻找他的下落么?一个准圣级别的妖皇失踪,他们难道就坦然接受,再也没有动静了?

当真是气煞他也!

要不干脆现在他就直接回到逍遥天,抓住那常常对他表明忠心的妖族大长老好好问问,当初对他忠心耿耿的,怎么现在当妖皇的反而成为你的小孙子了?

不仅师无咎觉得郁闷,周长庸也有些不敢相信。

师无咎常常在他面前说妖族如何如何,若是得知自己有一天不是妖皇了,怕不是立刻就要杀上逍遥天,好好和那些妖族中人说道说道。

“和在下有些渊源的并非这位玉霜妖皇。”周长庸已经知道自己和这个归九说的不是同一个,加上如今妖族换了领头人,那么他对归九的警惕心自然也就升起来了。

自古权力争斗,连圣人也不能幸免。

若是如今的现任妖皇知道还有师无咎这么一位前任妖皇在,哪里还有好日子过?而师无咎也绝对不是那种会甘心被欺压的。到时候,两败俱伤都算是好的。更大的可能是师无咎一不小心着道之后,又被封印个几万年。

那才叫苦不堪言。

幸好之前没有贸然领着归九去见师无咎,不然现在师无咎怕是要发飙。

此刻的周长庸并不知道,如今在他身后的师无咎,已经快要爆发的边缘了。

之所以还能冷静,还是因为师无咎现在想要多了解一点情况而已。

“那你口中所说是谁?”归九直截了当的询问道。

“我曾经在外游历之时,偶然经过一片食铁兽聚集之地。”周长庸的谎话张口就来,“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位前辈留下一件法宝。因为那件法宝,在下死里逃生,所获良多。后来才得知,那原来是一位妖皇留下。只是时间太久,食铁兽一族也未能记得太全。”

周长庸一边不露声色的打量着归九的神色,一边说道,“虽然那位妖皇前辈只是随手而为,但在下的的确确享受到了他老人家的帮助,这才想要亲自道谢。但如今听归道友说,玉霜妖皇万年前就开始闭关,恐怕不是我要找那位妖皇了。”

归九对周长庸所说的已经信了七八分。

一来,周长庸乃是大气运者,骗他也没有多少好处。二来,曾经那位妖皇喜欢食铁兽一类的妖兽的消息,只有几个心腹知道。而恰好,他的祖父就是其中之一。他曾经在祖父留下的小札里,见过有关的记载。

故而周长庸说谎的可能性极低。

师无咎在边上看见归九已经相信的模样,不由点头。

“果然不是本座好骗,而是这小骗子说起谎话来比真的还真。”

周长庸的这番话,其实是避重就轻的。

他并没有说出师无咎的名姓,也没有说的很详细,只是点出了几个和师无咎有关的点。这么不清不白的,反而增加了不少可信度。

师无咎毕竟七万年前的妖皇,若是周长庸能够将他的事情一一说清楚,那才是古怪。

“你说的那一位,应当是我们尊称为妖皇之皇的圣妖皇大帝。”归九脸上浮现一股敬畏的神色来,看着周长庸的眼神也越发的柔和,“阁下不愧是大气运者,居然能够在万年之后,还能得窥圣妖皇大帝留下来的法宝?若是我们妖族得了,肯定要供奉起来。”

圣妖皇大帝?

周长庸听见这个名字,一时难以将如此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和师无咎联系起来。

如此一个威风凛凛,说出去恐怕别人都要抖三抖的名字,居然会是师无咎?

光是想想……哦,原谅周长庸想象不出来。

他脑子里都是师无咎各种作妖的模样。

师无咎正要爆发的火气,在听见这个名字之后,小小的熄灭了不少。

好……好像还蛮好听的。

听着好像不比人族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大帝称号差。

哪怕无人得见,师无咎也是骄傲的站直了身体。

妖族中人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他师无咎配得上这个称号!

“莫非归先生您的祖父,曾经效忠过这位妖皇?”周长庸试探着问道。

“正是。”归九正色道,“圣妖皇大帝乃是我们妖族几十万年来唯一一个成为准圣修为的妖皇,后来的妖皇都难以与他比肩,故而格外多了称号。”

周长庸听着,心情复杂。

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突然有一天别人告诉他,住在他隔壁家一直被他骗走棒棒糖的邻居家小孩子其实是少年天才,十岁就清华的那种。

“可惜,圣妖皇陛下生不逢时。”归九无奈叹气,“若是他能早生是几万年,说不定那造化天的圣人当中,也会有陛下的一席之地。可惜陛下冲击准圣的时候,造化天内已经容不下新多出来的一位圣人了。”

这意味着圣妖皇的巅峰便是准圣,再也不能前进半步了。

“准圣修为,也应当是九天十界数一数二的高手了。”周长庸在旁边说道。

“是我们如今这世道,已经不可能生出准圣了。”归九摇摇头,“圣妖皇陛下生来不凡,曾经也在圣人座下听过讲,少年时更是风姿无双。祖父留下来的小札里说,当他得知圣妖皇陛下冲击准圣成功之时,心里生出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恐慌。因为照理来说,圣人道祖前去造化天,黄泉天也封闭之后,天地之间应当不能出现一位准圣了才对。”

但偏偏圣妖皇打破了这个规则,成为了例外的那一个。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遭受到了反噬。

“圣妖皇陛下很快就陨落,具体原因,我祖父并未在小札中写明。那个时候祖父在圣妖皇陛下的一众下属之中,也并不算出色,真正受到圣妖皇陛下信任的,是我们玄武龟一族的族长。只是陛下陨落之后,我族族长呕心沥血,最后还是不能阻挡妖族动乱。族长临死之前,将我祖父一脉送走,来到这红尘天当中。如今,我便是这红尘天里最后一只玄武龟了。”

归九谈起这些往事,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

因为这些都是他从小札里找到的。

事实上,他的父母就对重回逍遥天之事毫无兴趣,反而贪恋红尘天的繁华,最后不小心泄露了踪迹,和敌人同归于尽了。而他则是喜爱卜算,又不得其法,这才去寻找祖父留下来的传承,顺便看见了小札罢了。

胡说,本座哪里陨落?本座只是被封印了而已!

师无咎气的眼睛瞪圆。

他就说为何妖族多年来一直没有派人寻找过他的踪迹,原来是因为妖族众人都觉得他已经陨落了,这才放弃了寻找他的消息!

“既然归道友你口中的圣妖皇大帝已经是准圣级别,又如何会轻易陨落呢?”周长庸不免好奇,因为师无咎现在除去修为跌了一些之外,如今可是活蹦乱跳的很。

等以后回到逍遥天里好好修行,说不定师无咎还能再重回准圣级别。

“黄泉天道祖都可能陨落,人族也曾经陨落了个圣人,准圣级别又为何不能陨落?”归九摇摇头,“具体如何,我并不知晓,我毕竟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我祖父虽然寿命悠长,但也已经于千年前寿终正寝,不然倒是可以问问祖父。”

“那归道友您祖父留下来的小札里,可曾记载这位妖皇大帝的其他一些喜好?”周长庸还是愿意多了解了解师无咎的。

毕竟这可是曾经的圣妖皇大帝,哄一哄好像也不吃亏。

“我祖父小札里说,这位陛下喜欢食铁兽一族,曾经花费了上百年的时候给食铁兽一族开蒙,硬生生将一介凡兽开了灵智,如今在我们妖族当中,也已经是一支不弱的力量了。”归九顺着周长庸之前的话说道,“因此周道友你说你是在食铁兽一族遇见的妖皇遗物,那应当就是这一位无疑了。”

“原来如此。”周长庸装的好像刚知道一样。

师无咎这爱好还真是千万年来都不曾变过。

“另外,这位陛下据说从出生开始,便已经是妖族妖皇的不二人选。他出生之后,漫天都是艳红的霞光。在他发出第一声哭喊之时,那天上的霞光就直接落入他的眉心当中。仙乐飘飘,有气吞龙虎之相,连那天上飞过的妖兽,也纷纷落地,不能在这一位面前放肆。”

师无咎越发骄傲。

这个龟族年轻人倒是会说话。

他的确就是这么出色。

周长庸则觉得这是场面话。

出生时有异象什么的,这在他所经历的地球时代里,就有不少皇帝喜欢搞这一套。说白了,就是给自己的来历吹嘘的厉害一点,才会有人对你臣服,觉得你是上天之子。

都是玩烂了的套路。

“此外,这位陛下喜怒无常,为人极为严苛。听说曾经有一妖族不小心说错了话,就被这位陛下直接扒皮抽筋给扔了出去;陛下出门游历的时候,偶遇一对有情男女,上前搭话。谁知那对男女立即移情别恋,看上陛下,还要杀死道侣给陛下表明心意,最后陛下将这对男女都给打死了;还有……”

归九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关于这位圣妖皇大帝的传说全部都说了一遍。

周长庸:……

师无咎:……这人怎么随便污蔑本座清白?

这都什么啊,本座从来不记得自己干过!

“这位陛下心思深沉,高深莫测,性格冷酷暴戾。”归九继续吹嘘道,“若是他看好的人,必定能够成为一番大业,若是被他摇过头的人,则往往中途陨落或者一事无成。他坐镇的年间里,妖族上下对他无不信服。故而等到这位陛下陨落消息传来,不少妖族难以置信之下,竟然选择自爆殉主,实在叫人唏嘘。”

本座居然如此形象高大,本座也很苦恼啊。

师无咎笑容满面的想到。

周长庸:……他或许搞错了,这一位圣妖皇大帝大概不是师无咎,而是单纯和师无咎撞上一个喜欢食铁兽的爱好而已。

因为师无咎不管怎么看,都和“心思深沉、高深莫测、性格冷酷暴戾”搭不上边啊。

“这位圣妖皇大帝可有留下姓名画像?”周长庸忍不住问道,难不成师无咎在妖族心中,当真是这么一个形象。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模样只是大智若愚,是他没能看出来?

“并无。”归九说到这里,也是无奈叹气,“圣妖皇陛下英明盖世,乃是我妖族信仰所在。他的名姓相貌,我们又怎么配知道?若是圣妖皇陛下还在,我们玄武龟一族又如何会沦落到红尘天来?”

按照归九的说法,妖族本身其实也不是一条心。

这飞禽有飞禽的打算,走兽有走兽的小心思,那海中妖兽更是仗着有海洋遮挡,平时除去对妖皇还算给点面子,其他妖族来了他们心情一上来都是当食物吃的。

因此,一个强大、血脉高深且足以让万妖臣服的妖皇,才是保持妖族团结一致的根本保证。

“圣妖皇陛下陨落之后,妖族为了妖皇的位置争斗不休,偏偏我们玄武龟一族在斗法方面实力有限,无辜死伤不少族人,只能暂且离开逍遥天。如今的玉霜妖皇,家族最为强大,因此还算是勉强维持着妖族表面上的平和。玉霜妖皇之前的那几任妖皇,几乎不到千年就被后继者杀掉,逍遥天内哪里还能逍遥?”

若非逍遥天实在难以生存,玄武龟一族又怎么会愿意背井离乡?

“那归道友你前来寻我,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是大气运者么?”周长庸想了想,还是没有将师无咎的消息说出来。

玄武龟一族自己还自身难保,要是知道师无咎的消息,说不定就要灭族了。当初师无咎在妖族有这么大的威望和影响力,照样被人封印七万年,如今他当初的部下死的死散的散,他本人也没有了当初的实力,又如何能贸然出现呢?

唯一庆幸的是,如今所有人都以为师无咎早早的陨落了,加上时间过去这么久,连玄武龟一族都不知道师无咎的名姓和容貌,这么一来师无咎就要安全的多了。

这么想想,他和师无咎还真是难兄难弟。

“当然不止。”归九笑了笑,手掌心摊开,是几块已经碎裂的龟壳,“这是我出生之时就伴生出来的龟壳,后来就成为我卜卦的重要法宝。我只是想要卜算一下周道友你的命格而已,它便已经承受不住而碎裂。可见周道友你的命格之硬,乃我平生罕见。”

归九实在好奇,便想要过来看看。

等真实见到周长庸之后,他才知道大气运者也分高下。

如周长庸,哪怕如今死气缠身,但他神情坚毅,目标更是坚定不移,这样的人必定能够有大作为。

在修真之道上,最可怕的不是那种大气运者,而是大坚毅者。

大气运者最多也不过成圣,但唯有那些能够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都能维持一个目标努力的修士,才有可能修成道祖。

“原来如此。”周长庸听见别人夸自己命硬,并不觉得被冒犯,反而开心的很,“难得和归道友你相识,交流之下在下获益良多。不如归道友你就帮我算一算,我的飞升之机在何处?”

其实在收下白童子之后,周长庸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能够在这个修真界里收到的命鬼已经到此为止了。真正那些命格奇特的,早夭者还是少数,大多几乎都已飞升。而且除去人族之外,妖族、魔族也都是生死簿可以管辖的对象。

这么一来,一直在修真界里停留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周长庸想要拥有更大的力量,想去了解黄泉天的事情,还是要去到红尘天之上才行。

“还请周道友稍等。”归九拿出几块崭新的龟壳来,直接递交到周长庸手上,“我可不敢给周道友你算,不然我的龟壳怕是又要裂开。对于周道友你这样的人而言,命运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那么自然由你自己来算更为合适。”

周长庸接过龟壳,发现它的触感很是温润,有点类似玉石的感觉。

但又冰冰凉凉,让人格外的平心静气。

“我该如何做?”周长庸询问道。

“很简单,周道友你心里想着想要卜算的事情,然后将龟壳扔出去,我自然能够帮你解释卦象。”归九笑道。

“如此简单?”周长庸有些惊讶,“我还以为要借助各种阵法、口诀,沐浴焚香之类的。”

“那些不过是修为不精深的人想要利用外物增加卦象可信度的表现罢了。”归九对此不屑一顾,隐隐露出属于妖族的狂傲来,“于我等玄武龟而言,万千卦象,皆在壳中。我龟族有龟壳,人族亦有心壳,所有生灵诞生在世上,都有它的使命和责任,这些都是要负重前行的壳。越是简单,越是纯粹,周道友你尽管扔就是了。”

周长庸心里默念了一下自己飞升的时机,随手将归九的壳给扔了出去。

几块壳散落一地,有正有反,不成形状。

但归九却立刻凑了上去,不停的推演这壳中卦象。

“奇怪。”归九看了一眼这些卦象,最后还是对着周长庸如实说来,“按照卦象显示,周道友你的飞升之机应当在北疆。只是奇怪的是,卦象也显示,周道友你的飞升,大概未必能如你所愿。”

“这是何意?是说我未必能飞升么?”

“那倒不是。”归九摇摇头,“只是九天十界内规矩甚多,一般来说,人族修士飞升之后,便是在红尘天仙界当中。但有时候,或许也会去别的地方。但是再多的,我也不能算出来了。”归九颇有些羞愧,他还以为自己能多算出一点东西来。

“已经帮了大忙了。”周长庸笑道,“若是能够飞升,我们日后便在逍遥天内再见吧。看归道友你的模样,应当是想要回去的。”

“如今玄武龟一族只剩我一人,我自然是要回去的。”归九微微点头,“到时候便在逍遥天内再见吧。”

归九消失的速度也很快,就和他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

“北疆?我记得王七十五剑,就是在北疆。”周长庸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重新和他见面,不过既然归九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再说了,周长庸也想要去北疆看看。

正当周长庸筹谋着去北疆的时候要准备些什么的时候,身体一颤,剧痛袭来。

他身上的死气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开始爆发。周遭的这片森林,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死气更是直接蔓延到掌心之中。

又开始了。

周长庸咬牙想到。

每每死气吞噬他体内生机的时候总是不固定,毫无规律可言,这让他曾经每日都胆战心惊,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一次。

就算如今修行了,也没能改变这个情况。

周长庸如今的修为越发高深,而身上的死气也伴随着九命星鬼实力的增加而增加,故而这一次袭来的痛楚就越发的深刻。

好似有千万把钢刀,在一寸一寸的刮着你的骨头。

此时就算有一根头发丝掉落在周长庸的身上,都会让他感觉到十分巨大的痛苦。

若是能够晕倒过去,反而是件好事。

但人身上的痛苦一旦到了一个点,神智就会越发的清醒。

对于周长庸而言,晕倒只是他的一个美好妄想罢了。

周长庸眼前阵阵发黑,看着周围的食物都带着重影。

可他一声也没有叫出来。

叫出来并不能减弱他的痛苦,反而会因为用了力气,而让自己多一道痛苦。

那死气以周长庸为中心开始向外蔓延,师无咎只是稍微沾到一点儿,身上的隐身术就彻底失去了效用。

师无咎脸色一变。

这一次周长庸身上爆发出来的死气似乎和他平时的有些明显区别。

师无咎试着搓出一点火焰去燃烧这部分的死气,却半点作用也无。

简直就像是从黄泉天里蔓延出来的一样。

可黄泉天早已经封闭,就算打开的时候,师无咎也从未听说过黄泉天的死气会出现在某个人的身上。

难不成,周长庸前世还能是什么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被关押在九天十界的黄泉幽冥之中日夜煎熬,所以才会有这一身的死气吗?

师无咎正在想要如何帮助周长庸才好,但周长庸却已经凭借着直觉,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生机出现在他的周围。

本能的,周长庸已经抓住了师无咎的手指。

“嗷——你这家伙怎么还咬人?”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重要男配不干了[快穿] 此刻不要回头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人间(下卷):拯救者 海豚人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驻京办主任4 大神总想掰弯我 这个Alpha为何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