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周长庸知道师无咎的笑点低,但是没想到居然能够这么低,这件事好笑的点到底在哪里?

说白了,就是遇见同样修行鬼道,往上数数是同一个师父的修士罢了。

周长庸并不觉得那些人会是自己的同门,但是师无咎却不这么想。

在修真界里,同一个道祖功法的修行者,基本就会被认为是同门。因为谁都愿意和道祖沾上关系,哪怕是拐弯抹角之后的。

但周长庸却觉得,只有一同修行,并且志同道合的才能称得上是同门。

当然,这些都只是细枝末节而已,周长庸对此并不在意。就算再来十次百次,他也不会因为这点关系就放过欢喜天女。

对方对他出手在先,而且有仇必报,自己若是一时心软,恐怕会给自己留下无穷后患。

“天上那些仙尊,一个个都是闲的没事做么?”周长庸忍不住说道,“遇见一个是碰巧,遇见两个似乎就未必是碰巧了。”

周长庸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巧合。

“天上的仙尊,寿命动辄万年起步,你觉得他们会很忙?”师无咎反问道,“再者,你身负生死簿,坐拥无数因果大道传承,自然而然会吸引其他背负着因果的人靠近。有多大能力,就有多大责任。以你如今的修为,修真界的修士又岂是你的对手?”

万事万物,都在天道的掌控之中。

不少仙尊为了能够冲击准圣境界,站暗地里做了许多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的事情。而如今,周长庸便是他们的因果,他们的报应。

拿着大道圣兵,就算周长庸躲在天涯海角,也还是会有一波又一波的麻烦上门。

“师前辈看来这是在夸我。”周长庸见师无咎收起之前的笑容,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不由想要和他多说几句。

“本座夸你了么?”师无咎装傻,不愿意承认,他才不会去夸这个人族小骗子。虽然周长庸的确有许多过人之处,但是,师无咎绝对不会承认这个小骗子当真有能力的!只要周长庸问,他就有一百种回答让周长庸自取其辱。

周长庸却是见好就收,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

师无咎准备好的一肚子话都没能说出来,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整个人格外憋气。

不生气,本座不生气!

生气了最后开心的不还是这个小骗子么?

正好师无咎来了,周长庸干脆就不再回北风城,而是决定带着师无咎去一些繁华的地方转转,免得他心情不好。

师无咎的喜怒几乎都摆在了脸上,周长庸想要装作看不见都不行。

仔细想来,好像师无咎一开始还会在周长庸面前装一装。但是随着时间越过越久,师无咎接连在周长庸这里吃了暗亏之后,就开始喜怒形于色,彻底抛弃妖皇包袱了。

这是师无咎逐渐对周长庸卸下心房的证明。

只是师无咎本人却未必清楚这件事。

周长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思考这个,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而且分析完之后让他觉得开心。

两世为人,周长庸在其他方面或许精明的可怕。但他在面对一些常人本能就能分辨出来的情感问题的时候,却是宛如白纸一般。

光是为了活着就已经劳心劳力,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别的有的没的?

周长庸和师无咎很快就到了一处修士聚集,较为繁华的地界。

这里和北风城截然不同,看着便是一派生机勃勃。就连对生活环境并不算太挑剔的周长庸,都有种从乡镇来到大城市的感觉。

只是他们刚落下,周长庸就感受到了无数贪婪、灼热、敬畏的视线朝着他一一投来。

不,不对,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他身边的这个人。

师无咎。

“对了,既然你这件事已经解决完,那么之前的话也该兑现了。”师无咎冷哼了一声,“本座已经撤了遮掩容貌的法术。”

怪不得!

周遭的修士在看见师无咎出现的刹那,几乎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当真……当真是仙人下凡了!

周长庸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人的视线会让他如此的不高兴?

————————————————

风小楼的情况好了不少。

只是他如今还在沉睡,一时半会儿怕是醒不来。他的功法当初本来就是欢喜天女所教,欢喜天女本就想要折磨风小楼,自然也没有手下留情。

风细细看着唯一的弟弟变成这个样子,心中虽然不忿,但也无可奈何。

师父已经尽力了,她不能再让师父做明显超过师父能力的事情。

弟弟是亲人,但师父是比弟弟还要亲的亲人。

“细细,你在这一次回家的路上,遇见了什么人,什么事,不要遗漏,慢慢说给我听。”

风细细听见师父的问话,有些奇怪,因为师父擅长卜算,许多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她以前出门游历,师父从来不会多问一句。如今却似乎对她的这一段经历格外感兴趣。

不过,既然师父有这样的要求,风细细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情况便是如此。”风细细事无巨细的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其中关于周长庸的,更是说了许多,“师父,我从未见过如此聪慧之人。鬼修之道,向来艰深晦涩,当年我学习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花费好多心血,还有师父你从旁指点我才能有如今造诣。但周长庸十日之功,便远超我多年所学。”

如此天才,如此修为,居然在修真界里默默无闻,着实古怪的很!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道,“修真界中每隔一段时间,便有这样的大气运者。他们无往不利,势如破竹。任何困扰人的问题,在他们面前都如纸糊的一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便是天上仙人,也不会轻易和他们作对。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往往能够夺取他人气运为己用,和他们作对的人越是强大,大气运者日后的成就便会越大。”

风细细听的震惊不已,“莫非那个周道友便是……”

“从今日开始,周长庸这个名字,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外人不许提起。除非哪一日周长庸这三个字名震九天十界,不然你不许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人面前说起和他有关的消息,知道么?”青年格外严厉,半点也不给风细细反驳的机会。

风细细想要说点什么,她和周长庸也算是共患难过,为何要如此惧如猛虎?但师父对她恩重如山,又从未有过如此要求,她沉默思量之下,只能慢慢点头。

“你如今不懂,等你懂了,你自然会明白为师的苦心。”青年无奈苦笑,“为师原本只是希望你去解决你的心结罢了,但谁让你是鬼修呢?”

风细细不解,这和自己是鬼修又有什么关系?

但她师父已经不愿意和她多说,“你去看看你弟弟吧,大概夜晚时分,他就会醒来了。”

“好。”风细细听见师父这么说,当即就反应了过来,“师父,我过去看看。”

风细细转眼就跑的没影。

看着风细细离开的背影,青年的神情慢慢变得平静。

这个蠢徒弟还是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自古以来的大气运者不知凡几,但这些人里,最多也就是比一般修士更加容易飞升罢了。他们身后,也往往有那些九天十界的势力介入,有些干脆就可能是某个大能座下重修转世,前世多年积累才换的重修后气运逆天。

但风细细口中的周长庸,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鬼修。

自道祖陨落以来,鬼修日益凋零,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大气运者,绝非小可!风细细也是鬼修,自然不可避免的会被这样的鬼修气运者给吸引过去。这一切,或许在冥冥之中便已经注定。而那个欢喜天女,真身恐怕也是天上之人,地位还不低。

周长庸的未来,绝非是他们师徒两人可以掺和的。

有些人,天生要走的路便和别人不同。

龟族从洪荒年间,便因道祖圣人之功,天生被上天赐予了卜算能力。而青年更是其中佼佼,只是越是钻研天道,越是感觉到自身渺小,有些事情只可意会却不可言传。

但这个周长庸,他确实要去见一见了。

青年看着手中已经破裂的龟壳,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师无咎一恢复了容貌,这前来对他献好的人便不知凡几,赶走一波,还有一波接一波。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就因为师无咎在逛街的时候,多看了一只毛茸茸的妖兽幼崽一眼,于是就有各种各样的毛茸茸被送到了师无咎的面前。

师无咎照单全收。

别的东西他看不上眼,但是这些毛茸茸的妖兽幼崽么,还是能摸一摸,玩一玩的。

一时间,这附近像样点的妖兽幼崽被一抢而空,价格更是高到了离谱的境界。

“主人,要不您也给师公子挑一只?”小梅在旁边伺候周长庸喝茶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劝了一句。

她们这个主人啊,在别的事情上明明聪明的不像话,怎么面对师公子的时候,只会将师公子气的跳脚呢?

就像现在,师公子身边不知道围了多少人献好,主人居然什么也没做,而是在师无咎身边一个喝茶独自生闷气?而且看他的样子,连为什么会生闷气的原因都不知道。

三姐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就算师无咎对她们十分之好,她们也知道师公子的身份非同小可,主人身上更是背负着一旦泄露就会被九天十界的人追杀的秘密。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事情,她们是绝对不可以多嘴的。

而且主人现在只是对师公子有一点在意罢了,他自己还不知道,一切便可风平浪静。若是主人知道了,怕是直接就会远离师公子。

有师公子在,主人的性命安危不但可以安然无虞,而且连带着平时生活都鲜活了不少。周长庸以前只知道努力修炼、寻找生气浓郁的灵物,每日风尘仆仆,几乎连收拾自己的闲工夫都没有。但师无咎出现之后,周长庸就变得开心多了。

他有时候会故意气一气师无咎,有时候又要担心师无咎是不是又要给他闹出乱子,整个人就从一个随时绷紧的状态当中放松了下来。

这些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三姐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因此,商量之下,三姐妹决定还是当做不知道,不出言提醒,而是让主人自己慢慢去想。

她们也有私心。

师公子实在美丽又和善,她们也舍不得离开啊。不然打麻将三缺一,日子可怎么过?

“这四周像样点的妖兽都已经被人抢光了,就连用来吃的兔子都被人从厨房里抢救出来,送到师无咎那里去了。”周长庸无奈回答道,语气里带着自己没意识到的酸气。

“那些不过是外面买的,少了几分灵动。主人,这四周有不少森林,不如您亲自去给师公子抓一只,想来师公子一定会很高兴的。”小梅看了看周长庸的脸色,见他并没有出声反对,这才大着胆子,“主人,如今您还有许多地方都得仰仗师公子帮忙呢,和师公子关系处的好一点,也是好事啊。”

小梅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周长庸想了想,立刻站了起来,“也罢,我与师前辈相识这么久,似乎也没有送过什么见面礼,干脆就去找一只妖兽送他便是。”

小梅见自家主人愿意顺着台阶下,心中也是激动万分。

主人还不算太迟钝!

周长庸一直都是一个行动派。既然他已经决定去给师无咎抓只妖兽回来,就没有半点迟疑,休息了片刻之后便朝着附近最大也是最危险的一片森林出发了。

于他如今的修为而言,在这修真界里,他哪里都能去得!

与此同时,师无咎享受了一把众人对自己的追捧之后,又觉得无聊了。

那些毛茸茸的妖兽崽子,一个个格外亲近师无咎,乖巧的过分,任摸任捏,还会打滚卖萌,若是那些喜好灵宠的修士见了,怕是要嫉妒的眼睛出血。

可是师无咎却开始兴致缺缺了。

真奇怪。

之前他明明是很享受这种被人奉若神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状态的。这才是一个妖皇应该有的待遇,这才是他师无咎过惯了的日子。

而原本和周长庸一起的时候,买个船票周长庸都得墨迹好一会儿,更别提什么奇珍异宝了。周长庸就刻了几副麻将牌,还是为了和他谈条件才弄来的。正儿八经的礼物,周长庸根本就没有送过!

师无咎每每想到之前自己过的“委屈日子”,就觉得不好受。

而现在,这个小骗子不在他面前碍眼,自己也能要什么有什么的时候,师无咎反而觉得不习惯了。

“一定是这些人族太没用了,不会哄本座开心!”师无咎想来想去,都觉得这并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这些人族送来的东西,还有吹捧他的话都太过老套,不如周长庸嘴皮子利索才会如此。

不行,本座绝对不能容忍这些劣质品。

师无咎在心里如此想到,他应该将周长庸那个小骗子给抓过来,然后让他去教教其他的那些人族,告诉他们如何才能讨师无咎开心才行?还有之前周长庸说过的,比麻将更有意思的小玩意儿,现在也都还没有做好,得去催一催!

深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再去找周长庸一趟,表明自己的态度的师无咎心念一转,整个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师前辈会喜欢什么妖兽?”

已经跑到周长庸身后,并且正打算呼喊的师无咎听见周长庸自言自语的这句话,立刻给自己加了一个隐身法术。

小骗子这是被什么东西给夺舍了么,居然跑到这里来给他抓妖兽?

师无咎一见这四周的环境,就能明白周长庸为何出现在这里了。

肯定是小骗子见到其他人族对本座上供,怕别人分了对他的宠爱,他就开始心急,于是就跑来想要抓只妖兽讨好本座了。

师无咎洋洋得意的想到,他就说了,周长庸这个小骗子迟早有一天会和其他人一样,臣服在他脚下的。

不过,本座喜欢的妖兽,这小骗子怎么可能知道?

“好像以前师前辈将我误以为食铁兽了。”周长庸再度自言自语道,“食铁兽灵智并不高,师前辈却将我认作食铁兽化形……都说人在下意识的时候会暴露喜欢的东西,想来师前辈最喜欢的应当就是食铁兽了,不如给他抓一只好了。”

隐身的师无咎:……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周长庸居然还记得?

最可怕的是,周长庸的确猜对了!

师无咎对食铁兽这种笨笨的,又毛茸茸的妖兽,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周长庸看了看森林周围,怎么看这里都不像有食铁兽生存,反而可以朝着西南方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食铁兽喜欢吃的竹子生长,就很好找到了。

嗯?

周长庸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他低头一看,一只小乌龟直接被他给踢翻身了,四肢大开,一双绿豆眼正无辜的看着他。

周长庸有些好笑,伸出手给这乌龟翻了个身。

然而他的手在碰到乌龟龟壳的时候,却突然被龟壳吸住了一般。

嗯???

周长庸连忙将手给抽了回来,警惕的看着这只乌龟。

这只乌龟的龟壳上却是突然浮现无数符文,周长庸仿佛在上面看见了无数生灵,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

呼吸之间,他已经后退了两三步。

“阁下果然是活人。”

声音是从脚边发出来的。

一阵亮光闪现。

周长庸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穿着绿袍,看起来约莫二十一二的青年来。

“在下归九,见过道友。”青年朝着周长庸微微作揖道,“方才我不过和道友开个玩笑,小徒之前在北风城,多亏道友援手,如今心结已解,道途畅通了。”

周长庸立刻反应过来。

此人恐怕就是风细细口中的那位师父了。

师无咎的隐身功夫自然是周长庸和这个归九发现不了的。

只是师无咎觉得奇怪,他原本以为风细细的师父,应当就是一个普通的龟妖,可现在看来,这个归九应当是玄武龟后裔。

玄武龟先祖当年曾经被女娲圣人用来支撑不周山,立下功德无数,泽被后代,故而玄武龟在妖族当中也是地位举足轻重的一支。

而且龟族寿元悠长,子嗣的繁衍便越发艰难。眼前这个年轻龟族大概两千余岁,在龟族当中只能算勉强成年,一般不会被允许出来才对。

能够卜算天机的玄武龟,是妖族的重要有生力量。

而且,对方怎么冲着周长庸去了?

师无咎觉得纳闷不已,难道这个年轻龟族不应该毕恭毕敬的来到他的座下,然而对他效忠么?

“原来是风姑娘的师父,是在下刚才失礼了。”周长庸没有如方才一般紧张了。若不是归九恰到好处的介绍了自己,就冲着刚才对方的行为,他大概就要动手了。

“哪里,是我无礼在先。”归九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好,“阁下气运之盛,乃我平生所见。以道友的实力,想来不日便可飞升仙界。只是道友之前惹了些债,怕是日后飞升,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好。”

“我明白。”周长庸点点头,略微迟疑道,“归先生为何来找我?”

他也和师无咎是一样的想法,这龟族青年难道不应该去找师无咎么,怎么反过来找他了?

难不成,对方是不好意思去见师无咎,想要通过他在中间牵个线么?

想到这里,周长庸有心试探道,“归先生应当不是红尘天出生,而是逍遥天出生,和妖皇有关吧。”

妖族大本营就在逍遥天,之前听师前辈的口气就知道风细细脸上的面具来历非凡,若只是红尘天内的普通妖族,哪里会让师无咎在意。

归九被周长庸一问,脸上惊讶之色表现的明明白白,他是算到自己和周长庸可能会有点难以卜算清楚的因果,却没想到自己的来历被一口道破。

猜测他是逍遥天出生不难,但还能知道他们一族和妖皇的关系,就真的叫人惊讶了。

连风细细都不知道归九的具体来历。

“阁下莫非见过我玄武龟族中人?在下祖上的确是居住在逍遥天,祖父当年更是妖皇手下干将。”

咦?

是本座当年手下的?

师无咎认真的想了想,发现自己记不清楚了。

当年他的手下,没有百万也有十万,他哪里能记得清楚?他作为妖族的顶级战力,只要在重大事项里露面,享受一下妖族的朝拜便可,压根就不用怎么操心妖族事务。

妖族长老为了让师无咎能够加紧修炼,更不会让那些烦心事去打扰师无咎的清净了。

只要妖皇实力非凡镇得住场子,其他问题对妖族来说都不是问题。

果然是冲着师无咎来的。

周长庸笑了笑,那倒是可以态度再友好一点。

师无咎好歹也是妖皇,因为他的缘故又回不去逍遥天,若是有曾经的老部下前来寻找,也能打探一些消息,免得师无咎回去之后就被妖族人给糊弄了。

“那倒没有,只是我和妖皇,也有一点渊源。”周长庸意有所指。

“周道友你和玉霜妖皇有旧?”归九眉头微微皱起,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玉霜妖皇万年前继位大典之后便一直在闭关修行,你如何和他相识?”

玉霜妖皇?

是谁?

周长庸茫然了,这听着好像说的不是师无咎啊。

师无咎也愣了一下。

玉霜不是那个大长老家中的小孙子么?怎么现在变成妖皇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小阁老 光脑武尊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终极教师 九世暖阳 测谎 纸片恋人 还看今朝 与罗摩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