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是鬼修,找《点风决》做什么?”女子并不愿承认是自己没有魅力,只能猜测是因为自己太过虚弱,魅术效果大打折扣了才会如此。

“日行一善,助人为乐而已。”周长庸见这女子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心里已经起了怀疑,“你若是不说,我就只能用强硬手段了。姑娘被困多年,灵魂能恢复不易,还是早点说完比较好。”

说着,周长庸已经暂停了阵法的运行,不再继续修复此女的魂魄。

女子察觉到周长庸的动作,心里越发生气,但面上却越发柔情似水,“公子既然想要问,我说就是了,何必如此对我呢?”

“好好说话。”周长庸十分不耐烦这样的的说话方式,直接打断她的话,“我问你答就可以了,《点风决》在哪里?”

女子眼中闪过一阵凶光,若是她能恢复,哪里容得下别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可现在问题就是她如今想要恢复到正常的水平都难。眼前这个修士简直油盐不进,自己怕是不能用以前的老法子对付他; 、

“我说出来之后,这位仙君可否将鬼阵重新打开,让我恢复如常?若是仙君敢发下道心誓言,我便告诉仙君《点风决》所在。”女子总算摆出了一副愿意好好谈的架势。

“可以。”周长庸很快答应了下来。

见周长庸愿意答应自己的条件,女子总算磨磨蹭蹭的将剩下半本《点风决》的下落说了出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当初我夫君知道自己抢了功法之后也未必能逃脱,而且还容易被人黑吃黑。所以他当初就将那半本《点风决》里藏在了风家宅子的一个地方,等到日后有机会再来拿,谁知道,他后来便陨落,留下我孤苦伶仃一个人……”女子伤心的哭了起来。

一个漂亮的女人,就算在哭泣的时候也是很美的。

更别提眼前的女人不管从言语、姿态、容貌上都是那种会惹人怜惜,却不会让人觉得美的太有距离感的类型了。

然而周长庸一点轻言安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思考了起来,“倒是个聪明的做法。风家大宅人员不多,仆人也少,若是将功法藏在这里,发现的可能性很低。”

如果是那种世家大宅,上下都是耳目的话,反而容易露馅。

“藏在哪里?”周长庸追问道。

“仙君别急,我再休息半天,魂魄应该能够更加稳定一些。那地方被我夫君设下禁制,除非我们夫妻一方前去,不然用强硬手段只会让功法损坏。仙君还是有些耐心,再等上一等。”女子微微笑道。

周长庸思索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究竟在心里想了什么,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差这半天了。

风细细惊讶于风小楼如今的样子。

但是她更加信任周长庸的实力。

“看来你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风细细是知道风小楼个性的,之前他就说的不清不楚,现在却如此恐慌,一定有问题。

“你对那个凡人女子的魂魄似乎很在意。我方才也忘记问,你是如何找到这个人的魂魄,又如何知道她知道功法所在的?”风细细直视着风小楼的眼睛,半点也不给他逃避的可能。

“你先带我去找人。”风小楼还是不愿多说。

“那我们就这么耗着吧。”风细细已经冷静下来,若是将风小楼看成是陌生人,没有那么多的昔日情绪,她还是能够客观的看待这件事。

风细细能够孤身一人潜伏进风家,还能隐瞒这么久,可见她并非一个蠢人。只是因为风小楼和她关系匪浅,加上她对往日有心结在,所以一时失去了分寸。

“姐!”风小楼已经有些着急了,“快带我去找人。”

“你不说清楚,还是等等吧。”风细细十分冷静,“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你连你朋友的生死都不顾么?”

“如果以周道友的实力都抵挡不住,我们去了也只是徒劳。”风小楼不清楚周长庸的实力,但是风细细却清楚的很。

风小楼从未见过风细细如此坚决的模样。

他重新打量起这个死而复生出现在他面前的异母姐姐,才发现虽然风细细的容貌和过去没有多少改变,但是气质方面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也对,死过一次的人,又过了这么多年,哪里还能一点都没有改变呢?

风小楼心里叹息了一声。

时光真是一个残酷的东西。

修士们汲汲求取长生,或许也是因为感受到了时光的可怕。

“我们风家的《点风决》,并非是我们老祖独自所创,而是他曾经从另一个人手中得到的功法融合而成。”风小楼缓缓说起多年前的往事,“而那个人因为某些原因,就被封印在这里。姐,你既然精通阵法,就应该知道,我们北风城这方地界,其实很奇怪吧。”

北风城内附近罡风四溢,灵气浓郁,只是过于驳杂不能被修士所使用罢了。这对于修真界来说,其实是比较反常的。

一般来说,灵气驳杂之地,很少会有其他其他异象出现。

因为在这样的地方,一般生灵都难以幸存。

但在这片地方,却有风铃花的存在。

而且这罡风居然能够不断减弱这驳杂灵气对人体所带来的影响,帮助修士理清体内脉络,从而辅助修行。

当初风家之所以在这里创城,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而其他灵气驳杂之地,根本没有修士聚集。

“如果将整片地界看做是一个封印之阵,而这些驳杂的灵气是因为封印而造成的影响。罡风则是被封印在阵法里的人,不断用自己的力量去而破坏阵法的运行的话,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风小楼看见风细细脸上浮现恍然大悟的神情,便知道她肯定是听懂了。

“难不成,我们风家的《点风决》是?”

风细细几乎不敢相信。

但,她内心又有些动摇。

《点风决》奥妙无比,直指飞升。能够直指飞升的功法根本没有几部,一般都掌握在那些大门大派手中。因此等到风家老祖飞升之后,才会有无数修士前来企图抢夺。

“我们风家的老祖误入阵法之中,那被封印在阵法里的人见老祖资质过人,于是和老祖说,只要愿意帮她解除阵法,就愿意送一部能够飞升的功法给老祖。”风小楼如此说道,“但老祖也不傻。此方地界阵法如此强大,使得这附近寸草不生。用如此大的代价去封印一个人,可见这个人的本事必定强大无比。若真的解开封印,修真界恐怕要生灵涂炭,他自己也必定难逃一死。”

“老祖是怎么做的?”风细细紧张问道。

“老祖想要功法,又不愿意承担这么大责任,所以他和那个被封印的人虚与委蛇,从那个人口中先套出了那本仙法的总纲。”

“只是总纲,怕是不足以飞升。”风细细对此很清楚。

“但总纲却给了老祖一个方向。”风小楼挑眉道,“老祖资质不缺,欠缺的只是一个好的根基罢了。他用那部仙法的根基打底,配合整个阵法的运行,融合自创出了《点风决》。”

“点风,点风,说白了,就是要克制这罡风。”风小楼没有继续卖关子,“老祖利用《点风决》加固了封印的阵法,并且成功的逃了出去,这才有了后来的成就。但很可惜,老祖虽然惊才绝艳,但毕竟只有孤身一人,我们风家其他人拖了后腿,又不像他一样亲自在这封印阵法里体悟过,自然学不到《点风决》的精髓,修为也难以提升。”

因为《点风决》从一开始,就是风家老祖为了自保,也怕那个被封印人脱困而出之后来对付他而创造出来的。

“难道当初我们风家的《点风决》被抢也和这里面有关系?”风细细将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到了一起。

“不错。”风小楼肯定道,“那被封印在阵法里的人,被我们风家老祖摆了一道,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又等来了另一个可以帮她脱困的人。只是那个人资质有限,并不能完全帮她脱困,这北风城附近仍旧有罡风肆虐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她知道《点风决》的存在,也十分忌惮,因为这部功法可以配合整个封印大阵加固她的封印,她也害怕风家还有其他人会学会这部功法,因此才会派人前来抢夺。”

“你说的那个人,难道就是那个魂魄?”风细细听到这里,已经觉得难以理解,“你抓到了她 ,居然不杀了她,还想要从她手里拿到《点风决?人家不毁了就不错了。”

“她当时并没有从封印里完全脱困,指使的人也贪心,不愿意将这么一部可以修炼到飞升的功法给毁了,而是偷偷的藏了起来。她从封印里脱困而出的不过是一抹分魂,已经被我毁去修为,只要我拿到剩下半本《点风决》,便可将她彻底封印。”风小楼镇定自若的回答道,“我找来你们鬼修,便是为此。”

“……你是从什么时候遇见她的?”风细细不断回想起以前,“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不可能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从三岁的时候,就遇见她了。”风小楼的声音带着些许迷茫,“那个时候,她隐藏在我娘留给我的玉佩里,美的如同九天之上的神女。她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因为她会教我功法,会替我分辨丹药灵草,而且还会提醒我如何隐藏自己,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

她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多。

对风小楼来说,她不仅是母亲,是姐姐,也是他长大之后唯一的向往。

风小楼觉得她是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她说,风家这个样子只能困住他,只能让他一辈子为这个家族卖命,最后庸庸碌碌的死去。

她说,风家和雷家一旦联姻,《点风决》一旦完整,她可能就没有办法继续陪伴风小楼了,因为她就是被风家老祖背信弃义,被人骗了《点风决》才会沦落到这样的的境地。

她说,小楼,我不求你背弃你的家族,我只是希望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不要去管其他事情,就在你姐姐大婚当天,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去其他地界修行。

明明她说的话有很多的漏洞,但风小楼还是傻傻的相信了。

原来除去他这个傻子之外,雷家也有几个傻子被她骗的团团转,要为她报仇。

风家那些老辈几乎已经转修其他功法,根本没有练成《点风决》的可能。只要年轻弟子死的一干二净,她就不用再有任何顾忌。

风小楼只是没有阻止而已,就发现自己必须要看着风家的那些年轻弟子一个个在他面前死去。

只能看着他亲近的那个姐姐在大婚当日被人一剑穿胸。

而他,在被风家长老死命保护下离开,却在当天夜晚差点被玉佩里相信爱慕的那个灵魂杀死!

至此,风小楼才发现,一切都是骗局。

等他也死了,风家就再也没有可以去练《点风决》的人,她便可以高枕无忧。

她筹谋许久,为的就是脱困而出。

风小楼将玉佩抛弃,逃到了另一个地方。

学会了一身功法重新回来,先去找雷家报了仇,又四处查询真相,最后在另一个人的玉佩里找到了她。

风小楼毁去了她的修为,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她魂飞魄散。

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她的本体,不是她的元神,只要她的元神不灭,这抹分魂也不会被消灭。

只有得到《点风决》,才有可能将她彻底封印。

“她……到底是谁?”风细细不由的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如果风小楼说的是真的,那么周长庸现在就很危险了。

这个女人能够筹谋这么久,本体还被困在封印当中,她既要报当初被风家先祖骗了的大仇,又要毁去《点风决》,可见她的心智能力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有心算无心之下,周长庸很有可能就会被她给害死,不,更严重的是周长庸万一被那个女子迷惑,恐怕事情才真正糟糕。

“三千年前,中部疆域突然出了一个邪派,他们供奉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神,得到了一部古怪的功法,能够迷惑人心,也能吸收他人的功法为己用。而当初那个门派最后一任掌门,便是一个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女人,她叫做欢喜天女。”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周道友!”风细细着急起来,一把拉过风小楼,“他就在这阵法当中。”

半日后。

周长庸和这个女子来到了风家的后山之中。

“你确定是在这里?”周长庸看着这光秃秃的一片山,有些怀疑。

“妾身唤为喜儿,仙君直接称呼便是。”喜儿的魂魄已经凝实了许多,如今看起来也和正常人没有多少差别了。

“此处罡风是风家最为猛烈的,就算是风家弟子,也难以承受这样强度的罡风,所以不会有人过来。”喜儿慢慢解释道,“那剩下半本《点风决》就藏在这后山中心的地下,需要劳烦仙君使用仙法,将它找出来之后,再由妾身解开封印了。”

“是么?”周长庸看了这罡风一眼,直接走入了罡风之中。

喜儿脸上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来。

这个修士是少见的大乘期鬼修,实力不弱,他想要将那半本《点风决》找出来的话,就一定要破坏这《点风决》附近的东西。

如此以来,距离她脱困而出就更进一步了。

啧。

若不是当初那个蠢货贪心不足,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一个风家的小辈居然也敢打自己的主意,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直接杀掉那个小崽子,才不会惹来后续这么多的事。

幸好她在最后关头,吩咐那个蠢货将《点风决》藏在了封印她的阵眼之中。到时候,想要找到《点风决》的人,就得帮忙破坏她封印的阵法。

这可比单纯毁掉《点风决》来的有用多了。

说到底,这本功法只能加固封印,只要封印破解,就算是那风家老祖再生,也不能拿自己如何!

喜儿心中越发的激动。

任谁被困了这么多年,知道即将重获自由都是这种表现。

而另一头,风细细和风小楼则是加快速度赶来。

“周道友居然离开了阵法?”风细细顿觉不妙,“一定是他被那个女子骗了,现在恐怕已经走了。这下糟糕,我教会了周道友鬼阵,若是他真的帮那个女子恢复,恐怕……”

“你那个鬼阵不是需要十日才能画成么?”风小楼也很着急,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鬼阵还在这里,你那个道友想要重新刻画的话,还需要不少时间。”

“你懂什么?周道友厉害的很,这种阵法,他半天的时间就可以画出来。”风细细对这个弟弟已经没有什么好脾气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死的冤枉。

但风小楼三岁的时候就遇见那个欢喜天女了,被骗好像也是理所当然。最后能够醒悟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道理大家都懂,但情感上想要没有偏向实在太过困难了。

“他竟然有如此本事?”风小楼越发不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周长庸恐怕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他值得利用……糟糕,我知道那个欢喜天女会带周长庸去什么地方了?”

当初风家老祖怕这女子脱困而出,也怕风家到时候被寻仇都不知道。所以就将风家大宅建在了封印阵法之上,而且严格规定,风家修士一律不许去后山修行。

因为后山,就是困住那个欢喜天女的阵法核心所在。

那周长庸八成被欢喜天女带去了那里,是希望他帮忙破坏阵法的!

风细细和风小楼两人赶到后山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周长庸,反而看见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那女子察觉到了风氏姐弟的到来,轻轻转过身来。

看着风小楼和风细细两张相似的脸,反而觉得有意思。

“哎呀,这不是我曾经的好徒儿和他那个姐姐么?”欢喜天女看着这对姐弟,尤其是看着风小楼,目光还是如寻常一般温柔。

风小楼看见几乎恢复大半的欢喜天女,才知道姐姐口中的周长庸,到底有多么厉害。

这才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欢喜天女居然能够恢复这么多?那个叫周长庸的,这么擅长阵法的么?

“周道友呢!”风细细看着欢喜天女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

这个女人,光是一抹分魂就很让人在意了。

“她只要本体不灭,分魂的修为是可以不断提高的。”风小楼在边上隐晦的提醒道,“我当初能够彻底毁掉她的修为,毁掉她分魂的神智,也是借助一个厉害法宝才得以完成。可惜那法宝只能用一次,不然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别谦虚。”欢喜天女现在乐得和他们耗时间,“纯阳法宝可不容易得到。你能够得到一件纯阳法宝将斩断我和本体的联系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惜啊,只要你还留在这片封印之地,我和本体的联系就会不断加强的。”

“事不宜迟,我们先将她魂魄囚禁起来。”风细细猜出这个欢喜天女的分魂怕是想要拖时间,当即就将自己的阵旗拿了出来。

“四方诸鬼,听我号令,出——”

这一次,风细细再用之前的招式。女子是魂魄之体的话,自然用鬼魂才能造成最大的伤害。

而作为一个鬼修,谁家没有几个像样的鬼仆呢?

伴随着风细细的一声令下,成百上千个鬼仆就从阵旗当中不断溢出,转眼就将这里挤得满满当当。

“吼——”

这些恶鬼被口诀驱使,在风细细的一声令下直接朝着欢喜天女扑了过去。

“区区孤魂野鬼,能奈我何?”欢喜天女冷笑,被封印的本体随之睁开眼睛,加大了对分魂的控制,将自己的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入了过去。

欢喜天女的分魂在瞬间,就从一个凡人直接升级成了化神期修士!

如此威能,怪不得老祖不敢为她解开封印。

风氏姐弟一同冲了上去。

而周长庸则是在罡风之中,看着面前的半本《点风决》沉思。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手术直播间 给巨佬们送药 唯有套路得人心 裙带关系 重生之完美未来 飞剪号奇航 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太古战神 今昔续百鬼——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