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有时候,并不是谁心虚谁就无理的,一旦理直气壮到了如师无咎这样的境界,就算无理也能辩上三分。更何况,他说的也不能都是错。

妖族并非人族,对于人族的知识不理解,简直理所当然。哪怕同为人族,彼此之间的语言也未必全部相通。

“你们人族的事情,本座也不插手了。”师无咎见自己果然将周长庸给震住,心里不由有些得意。他以前只是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就必定一鸣惊人的。看,周长庸这小骗子现在就对他哑口无言了,内心里还不知道怎么佩服本座呢!

师无咎见好就收,潇洒离去,只给周长庸和风细细留下了一个看似伟岸的背影。

风细细伫立在原地许久,才张口说道,“我师父虽然也是妖族,但绝对不是这么一个性子。”

“师前辈本来就是天下独有。”周长庸回护道,“而且,他说的也不能算是错。风姑娘,你既然教了我东西,我不能知恩不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出口变好了。”

因果是不能随便欠的,当初周长庸能够坑到师无咎,用的就是因果二字。

“我想要知道真相,想要完成我父亲的意愿,找到《点风决》。”这件事已经在她脑海里萦绕多年,若是不能解决,她就永远跨不过心里的坎,自然也无法安心修炼直至飞升。

“好,我帮你。”周长庸答应的爽快,“如今十日之期已到,阵法已经刻录完成,我们可以开始着手准备询问那个凡人魂魄的事情了。”

风细细微微颔首,“我这就是通知风家的那些人。”

风家的长老们知道阵法已经刻录成功,顿时大喜过望。他们原本还担心会不会出什么岔子,但如今发现阵法已经完成,心里的大石头就放下了。

“这阵法刻录的有些着急,还不算稳定,我需要和周长老一起稳定这个阵法。”风细细如此说道,“阵法内不宜有太多活人,不然活人的气息会影响到阵法。可以的话,只能有一个活人陪我们一起进入阵法当中。”

“老鬼,你之前怎么没说只能有一个活人进去?”风家长老们有些生气。对于这些外来人,他们心里还是存着忌惮的。现在这阵法只需有一个活人在,万一他们想要动点手脚,他们就太过被动了。

“你们若是不信,就另寻高明吧。”风细细知道他们的软肋在哪里,根本有恃无恐,“十天就帮你们刻录出了阵法,你们真以为我是什么仙人下凡,想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么?”

“周长老,你说呢?”风家人又将目光看向周长庸。

“这阵法是这位老鬼先生刻录,他既然如此说,就是这样的。”周长庸装作客观公正的说道,“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诸位已经相信了我们,何不相信到底呢?”

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风小楼总算开口,“你说的有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过周长老,你的师兄去了哪里?”

“我师兄一向不喜欢插手这些事情。这里有我和老鬼先生就足够了,多谢家主关心。”周长庸从善如流的回答道,“这阵法刻录不易,还请诸位尽快决定由谁来进入阵法当中。请容在下失礼,我们就站在风家的地界上,若是我们真的心怀不轨,恐怕我们自己也逃不出去,所以诸位何必紧张呢?”

周长庸所说的称得上是合情合理。

这么一番话后,风家人也显得平静了许多。

“周长老倒是生了一张利嘴。”风小楼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长庸,“你们准备开启阵法吧,我会进去。”

“家主!”

“家主,不可,还是我等进去吧。”

长老们开始着急,“家主,我们风家可不能少了你。”

“不必多说。”风小楼轻轻抬手,这些声音立刻就消失无踪,可见其在风家的威信之高,“我意已决。再说了,那人的魂魄还在我手中,我若不去,岂不是容易前功尽弃?”

风小楼做了决定,就没有其他人置喙的余地。

其他人就算心中再是反对,也只能如此。

周长庸故作不经意的看了风细细一眼,也不知道她如今看见这个场面是作何感想?虽然不知道这风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风小楼的确将风家发扬光大了,而且风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对他心服口服。

这大概也是风细细执意寻找真相的原因吧。

这个鬼阵,本来也没有那么简单。

“那就开始吧。”风细细手中再度出现了那把红色令字的阵旗,“还请家主踏入阵法当中,将魂魄放出。”

“好。”风小楼也想要看看这两个鬼修瓶子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对自己的修为还算有些信心,若是这两个人真的意图不轨而他却无力阻止的话,风家上下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阻止他们了。

风小楼从自己随身的须弥芥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

那须弥芥子明显是高阶法宝,是认主的,一旦主人遭遇不测,这须弥芥子怕是会彻底锁死,一旦想要用外力破开,就只会使得里面的东西也一同消失。因此,对于许多顶级修士来说,须弥芥子都是不可或缺的。

谁会愿意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身家就这么轻轻巧巧的送给别人?

那瓷瓶一出,周长庸就意识到这瓶子也是一个鬼修法宝。

也对,能够让一个凡人魂魄停留世间多年的瓶子,又怎么可能会是普通法宝呢?

风小楼刚一走人阵中,将瓶子打开。

瓶子当中就缓缓浮现一个虚弱的灵魂来。

风细细立刻也跟着走入了阵法。

周长庸紧随其后。

随即,这个阵法四周就汇聚了无数死气,将风家的其他人彻底隔绝在了外面,连神识都不能查探。

风家人脸色发青,却只能安安静静在外面守着。

风小楼将那凡人女子的魂魄放出之后,就发现自己站的地方环境变了。

他明明是站在风家宅院的空地之中,可眼前的景象却完全不是刚才空旷的样子。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布置的红红火火十分喜庆的喜堂。

周围宾客络绎不绝,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似乎这真的是一场天作之合的婚宴,而不是一场单纯利益交换的联姻。

风小楼脸上泛出冷笑。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哪里?

这个阵法哪里是什么帮人凝聚魂魄的鬼阵,分明是个幻境。

只是对方以为这样的伎俩,就可以让他屈服了么?

好笑!

风小楼直接推开门,从大堂走了出去。

每一个幻境都有它的阵眼在,只要破坏掉了阵眼,这幻境也就不攻自破了。

风小楼踏出喜堂,看见自己的面前站着那个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鬼修。

“老鬼先生,你这阵法可真是有意思。”风小楼直言不讳道,“这样的幻境,我也得夸一句精巧。”

“你看着这个地方,半点感觉也没有么?”风细细还是第一次这么正面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她从知道风小楼对风家的兄弟姐妹见死不救,甚至开始推波助澜之后,就一直对他存着芥蒂。

但风细细更好奇的却是风小楼为何要如此做?

他可以以一己之力灭掉雷家,他有这样的本事,就算风家上下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何苦要赶尽杀绝呢?他只要稍稍崭露头角,当时生存的那么艰难的风家,谁会和他抢呢?

风细细重现了当初的幻境,为的便是寻求一个答案。

这也是她和周长庸商量过的。

“昔日之事不可追,又有什么好怀念的?”风小楼负手而立,“倒是老鬼先生你,一直遮遮掩掩的,也该露出真容了吧。”

风细细神情复杂,却还是取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和风小楼极为相似的脸。

“好久不见,弟弟。”风细细打了个招呼。

身为鬼修,她还是保持着曾经的模样。她在还是少女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成为鬼修之后,也是保持着自己生前年轻的模样。

虽然她和风小楼看着相似,但实际更像是父女,而非姐弟。

风小楼在见到风细细之后,眼睛微微紧缩,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很快的,他的脸上又露一个如释重负的神情来。

“原来是你,也是,我早就该想到的。”风小楼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回应,“姐姐你生前资质一般,但是成为鬼修之后似乎很有天分。”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认我。”风细细看见风小楼如此形状,心里倒是没有多少仇怨,还是遗憾居多。

她已经死了多年,成为鬼修之后又懵懵懂懂了很久的时间。若非心有所惑,说不定她都不会前来风家。

“我为何不认?”风小楼微微抬了抬下巴,“在这个风家,姐姐你对我还是不错的。当初我也有劝过让你不要嫁,但你并没有听我的。姐姐你若是愿意回到风家,就算是这个风家家主,我也可以给你做。”

当初风小楼的确劝过风细细不要嫁人。

可当时风细细只是单纯以为风小楼舍不得她而已,还宽慰了他好一阵子,说即使自己嫁人了也是会经常回来。谁知道,风小楼当时实际上是想要救她?

“你那个时候,难不成是想要救我?”风细细的话语说的有些艰难。

“不错。”风小楼点头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言相告?还有大哥二哥三姐他们,你为什么也不去劝他们不要来?”风细细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风小楼的眼睛。

她的脸色很白,或者说,鬼修的脸色都是这般没有血色,就算气急攻心,她还是冷冷淡淡的模样。

“姐姐,你所查到的真相是什么呢?”风小楼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让我猜一猜,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和雷家联手,想要杀掉那些兄弟姐妹好让自己上位吧?哈哈哈。”

“难道不是么?”风细细咬紧牙关质问道。

“姐姐啊姐姐,你知道为什么你当时在风家明明资质一般,却还是最受宠爱么?我们这些兄弟姐妹,虽然有好几个人抱团,各有各的小心思,但当时大家都对你很好吧。”

“不错,你们都对我很好。”所以我才无法接受,就在我的婚宴当中,看见所有的兄弟姐妹死于非命!

“当然是因为你傻的可爱啊我的姐姐。”风小楼感叹连连,“要不是看见姐姐你的脸和我长得相似,血缘关系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我都要怀疑你还是不是我们风家的女儿?当时的风家有什么?最引以为傲的《点风决》只有一半,北风城又地处偏僻,灵气驳杂,几乎没有任何资源可以加速修炼。这么样的一个风家,谁会在意呢?如今的风家,在修真界当中尚且名不见经传,这还是我苦心孤诣发展多年的结果。曾经的风家,更加渺小,根本不值一提!”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话。”风细细当然知道曾经的风家是个什么样子。她跟着师父游历四方多年,也知道风家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过细如微尘。她以前以为风家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可是等到走出这里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

“当初除了你和父亲,兄弟姐妹里包括我在内,其实没有一个人是想要重振风家的。”风小楼冷冷的吐露着实情,“在风家呆着有什么好,我们名义上是主子,活的甚至还不如仆人。我们练着根本不可能有未来的功法,要日日夜夜去罡风训练,而得到的进步却不如外面修士拿着一块灵石修炼来的多。风家穷,北风城更是贫瘠,我们不知道多么想要去外面,但偏偏要被困在这么一个小地方,如何能心甘?”

他们的资质不比别人好,头脑也不比别人笨,但是却需要为了一个根本没有前途的家族而奉献一辈子。

除去风细细这个蠢姑娘之外,谁是真心想要风家好呢?

也就只有他们的父亲一厢情愿的认为罢了。

“当初,雷家和风家,都不过是一丘之貉。”风小楼瞥了风细细一眼,自顾自的说道,“父亲要将《点风决》当成嫁妆送到雷家去,换取雷家的帮助,同时还要求我们这些子女,必须和雷家人一起去找剩下的《点风决》。雷家人的资质根本比不上我们,但是高级修士比我们多得多,正因为他们除去北风城这个主宗之外,还有一些分宗在外面支撑。因此,他们才能稳稳的压我们一头。”

雷家想要借着联姻拿到半部《点风决》,找齐全本之后就能提升家族势力,能够让雷家真正成为一个修真世家,这需要他们必须也有一个飞升的仙人才行。

一旦联姻成功,风家的弟子就更加走不了了。

“当初我们前去参加你的婚宴,其实也是打着攻击雷家的打算去的。只要能拿下雷家,获取他们全部的资源,风家弟子自然就能轻松许多,也有一些资本可以离开北风城出去游历了。只是雷家比我们想的更狠一点,他们也想要吞噬风家。当时在大婚前夕,雷家已经得到了另外半本《点风决》的下落,一本完整的功法就近在眼前。两个家族分享一部功法,哪里有独享来的爽快?”

因此雷家才会宁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我不明白……”风细细喃喃自语道,她几乎不敢相信风小楼所说的话,但心里却又明白他说的可能才是真的,“联姻利大于弊,只要坐下来好好谈,根本不必闹到这个地步。”

风家年轻一代几乎死绝,而雷家更是直接覆灭,《点风决》至今都没有完整,这一切真的是值得的么?

“姐,你还是如此天真。”风小楼看着风细细的眼神都带着怜悯,“就算成了鬼修,你也还是没有多少长进。”

“你好好看看,这北风城是个多小的地方?它小的,几乎连个像样的道场都算不上。在这么一个贫瘠的地方,却还留着风家和雷家两个家族,呵,所谓的联姻,所谓的合作,一开始就只是在骗人罢了。”风小楼说话毫不客气,“越是资源稀少的地方,越是会为了一丁点的东西大打出手,甚至互相砍杀。”

“那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风细细追问道,“当初你已经可以自由了,为什么你要灭掉雷家,为什么要接任风家家主之位?你如今所修炼的,也根本不是《点风决》,你已经是大乘期修士,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礼遇你,尊敬你,按照你所说的,又何必留在这个地方?”

风小楼张了张口,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小楼,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算不是一母所生,你也是我最喜欢的弟弟。”风细细的眼睛有些湿润,“你当初是想要救我的,你是不是也后悔了,所以你才会来当这个风家家主,才会不遗余力想要寻找《点风决》?”

“你少自作多情!”风小楼直接否认,“你想要知道的真相我已经告诉你了,那么你现在也该履行你的承诺。既然你是鬼修,就将那个凡人魂魄的记忆找回来,告诉我剩下的半本《点风决》在哪里?”

“你放心,周长庸已经去询问了,我会告诉你答案的。”风细细如此回答道,“那女子魂魄我看过一眼,只是虚弱而已,要修复并不算难。”

他们本就是兵分两路的。

风小楼修为不低,这个幻境也困不住他,这才需要风细细出面来拖住风小楼,顺便询问答案而已。

“你还打算修复那女子的魂魄?我不是说过,只要问话就好,不需要管她死活么?”风小楼越想越觉得担忧,脸色突变,声音也很是急切,“快带去我周长庸那里。”

风细细敏感的察觉到风小楼的态度有些古怪,“周长庸也是鬼修,他探寻魂魄记忆也有一手,你放心好了。”

“你懂什么?”风小楼开始激动起来,他再也没有办法保持方才气定神闲的模样,反而一把将风细细抓过来,“立刻就带我去,除非你是真的想要再死一次!”

周长庸带着这个凡人女子的魂魄来到真正的鬼阵当中。

这个阵法其实是阵中阵。

外面是幻境阵法,内里才是能够稳定神魂的阵法。

这个凡人女子的神魂很是脆弱,几乎风一吹就会消散。

直到周长庸将她放入鬼阵之中,她的魂魄才开始逐渐变得严实,不再是刚才那种随时都要魂飞魄散的地步了。

鬼阵四周不断凝聚着死气,慢慢的转换成鬼魂所需要的阴气注入到这个女子魂魄之中。

这个凡人女子也逐渐开始找回了一点神智。

周长庸察觉到这个阵法的死气消耗的速度似乎有些快。

但这个凡人女子的魂魄,也的确是越来越结实,恢复的越来越好。

大约不到一个时辰,她就已经能够睁开眼睛了。

“你能听见我说话么?”周长庸试探着问了一句。

女子生的其实很是美貌,就算如今只是一抹幽魂,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处处风姿。

当对于周长庸来说,她长成什么样子都不影响他问话。

要说美貌,家里还有一个师无咎在那里呢。

见过他之后,再看其他人都是一般了。

“公子想要问什么呢?”凡人女子给出了一点回应。

话说的这么顺畅?

周长庸有些疑惑。

但他毕竟是第一次正式使用这样的鬼阵,对它的威力也不是特别清楚。

“剩下的半本《点风决》在哪里?”

“公子真的想要问这个么?”女子朝着周长庸笑笑,眼睛里仿佛带着钩子,“就算是问其他的,妾身也会一一告知。区区半本功法,难道比妾身更加珍贵么?”

周长庸朝着她看了过去。

女子笑的更加温柔,眼神更是如秋水一般,叫人看着就会不自觉的陷下去。

虽然醒来之后只有一个这么一个人在,但对方似乎是修为上乘的鬼修,说来也是她赚了。

“你已经死去多年,眼睛有疾也是正常。”周长庸轻声说道,“你这眼睛似乎无法聚焦,要是你好生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不是不可以找人给你治。”

想来风细细当了这么多年鬼修,这修复神魂的阵法也是她主刻的,应该也会一点治疗鬼魂的本事吧。

他还没来得及学怎么炼制鬼丹呢。

周长庸有些遗憾,十天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女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这个修士到底什么毛病?

她如此美貌,还直接施展了一次魅术,怎么就一点作用都没有?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在下天道,没啥卵用 超频交易商 七夜之真相疑云 夜月血 风声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纽扣杀人案 一个吊丝的成长史 恋爱的贡多拉 神仙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