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说起来,那些修士死后化为鬼修的人所用的功法,或多或少都会带着生前的影子。

而方才这个女鬼修所用的,无疑就加入了风家的功法。

那黑色的死气漩涡,若不是有风力相助,是绝无可能有如此威力的。

“还给我。”没有了面具的遮挡,又被人看见了样子,女鬼修也不再遮住自己的脸,而是看向周长庸,伸手想要去要那个被周长庸夺走的面具。

“阁下不打算解释解释么?”周长庸倒也不想要人家的面具,但也不打算就这么还回去。

“人有相似,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正是因为我担心我的长相会给我带来麻烦,我才将自己遮掩起来的。”这个女鬼修云淡风轻的回答道。

这么说虽然不算错,但也未免太过敷衍。

“看来阁下是不愿意如实相告了。”周长庸不指望对方全盘托出,但如今见这个女鬼修的态度,是根本不愿意合作的了。

“我不知道你们是为何来此,但你们对风家一无所知,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们事情?”女鬼修沉默了一会儿,讥讽道。

“要是我们说,我们其实是为你来的,你信么?”周长庸不抱任何希望的说道。

女鬼修冷笑数声。

看,果然说真话是没有人信的。

周长庸叹了一口气,还是将手中的面具还了回去,“你这面具应该是妖族所有的东西,你身上的秘密不少。依我看,风家家主风小楼并非等闲之辈,姑娘还是自己小心些吧。”

“他是否是等闲之辈,我比你们清楚。”女鬼修接过面具之后,重新覆盖在脸上,身形转眼便有了变化,看起来又是一个普通男子了。周长庸若不是见到了她的真面具,怕是也认不出来。

这面具的确如师无咎所说,是个宝贝。

“你们要是真的想要知道事情,不如就去查一查当年夺走一半《点风决》的修士如何了。”女鬼修带上面具,态度倒是缓和了不少,“这一次风家请我们鬼修过来,为的便是找到另一半《点风决》的下落。你们只有十天时间,要是十天内你们能够查清楚事情真相,不管你们问我什么,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女鬼修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此地。

她知道自己不是周长庸等人的对手,却也不敢贸然相信这么两个突然就出现的家伙。

他们能够看出自己的面具是妖族之物,也能破了自己的法术,绝非等闲之辈。但换个角度一想,风小楼想要找人来替自己办事,结果找来了自己不说,还找来了这么两个人,莫非真的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若真是如此,她少不得要大笑个三天三夜了!

“师前辈你早就看出她的身份了?”周长庸也不去追已经走了的女鬼修,而是将问题抛到了师无咎这里。

师无咎见过风小楼,又能看清楚这女鬼修的真面目,可见是早就发现这一点了。

“没错。”师无咎回答的毫不犹豫,“本座身为妖皇,下位妖族所炼制而成的法宝怎么可能能够遮挡住我的视线呢?”

因此,在看见这个女鬼修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不对。

“师前辈什么时候才能对我全盘信任呢?”周长庸装模作样的叹气道,“若是有前辈相助,恐怕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倒我了。”

“你有手有脚,四肢健全,还有生死簿在手,若是什么事都依靠本座来和你说,不如将你的生死簿也由本座来帮你掌管好了。”师无咎也不客气的反唇相讥,“本座说过,唯有关于你的生死大事本座才会主动出手。其余之事,能发现是你的本事,不能发现是你无用。本座可不惯你这臭毛病。”

这小骗子欺骗他在先,后续不断欺骗他在后。要不是见周长庸对他还有几分尊敬,师无咎早就将对方大卸八块了。

将周长庸留到现在,一半是看在生死簿的面子上,一半是看在周长庸本身上。

一个明明可以有更快捷径成功的人,却为了一口气拼命的想要活着,不愿去赌另外只有百分之一会输的可能性。从某个角度上说,又聪明又蠢。

师无咎也想要看看,这样的周长庸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说到底,在师无咎的人生里,他所见到的人族,几乎和周长庸都不相同。

有舍生取义的,有为了丁点利益就反目成仇的,有唯唯诺诺的,也有那豪气千云的。师无咎也见过不少人中俊杰,但周长庸给他的感觉,却和那些人又不一样。

周长庸身上有一种很矛盾的气质,他做人做事看似没有标准,但实际却有自己的坚持。最重要的是,周长庸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保持着清醒,永远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并且永远不会怀疑自己。

有时候,师无咎都会好奇,世界上真的有东西能够让周长庸迷茫么?

“看来,只有我去查明一下真相,才能达成我的愿望了。”周长庸对那个女鬼修手中的阵旗十分好奇,对她驱使死气的方法也很好奇。周长庸身上死气太多,若是能够变成自己的攻击手段,那可就太有用了。

因此,这女鬼修想要做的,周长庸得先查个清楚明白才行。

这种小事,自然不需要劳动师无咎出马,周长庸一个人便已经足矣。

另一边,风小楼已经得知了周长庸和女鬼修对战的消息,只是因为鬼修斗法本就奇妙,风家的修士也不敢靠的太近。因此只知道他们斗法,之后那个自称为老鬼的鬼修气呼呼的走了,怕是在斗法中失利了。

“家主,您猜的没错,那对师兄弟的确比那个老鬼要强。”族人在旁边说道,“那要不要让这对师兄弟也来参与那件事呢?”

“不急,再多观察两天。”风小楼始终觉得有些不安,“他们斗法强,不代表他们在其它方面也强。那个老鬼虽然修为不算高,但是他对于鬼修的方方面面都了解的十分透彻,可见他的传承绝对不弱,只是碍于进展缓慢罢了。再者,我们已经给出了那么多的灵玉让他来刻录阵法,此刻临阵换人,怕是不利。”

“家主您考虑的也有道理。”

“但也的确不能再拖了。”风小楼揉了揉眉心,“这样,你找个机会,和那对鬼修师兄弟简单暗示少许。若是他们有这方面的本事,倒是可以去给老鬼帮个忙,我们也会从旁协助。若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本事,就等着老鬼的消息,再说其它不迟。”

“只是我怕那魂魄等不了。”族人忧心忡忡。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若上天当真让我们无法集全《点风决》,或许也是命中注定。”风小楼对《点风决》倒是没有太大的执念,他已经是大乘期修士,就算拿到《点风决》也不可能修炼。

族人还想要说点什么,但见风小楼不愿多提的模样,最后还是闭嘴离开了。

家主自然不着急这《点风决》,但这不代表家族里的其他人不急啊。

最适合风家人修炼的,始终只有一本《点风决》而已。

周长庸既然已经决定要找寻那女鬼修口中的真相,自然就要从源头开始查起。那个女鬼修也已经提醒了周长庸,可以从当年抢夺《点风决》的那一个修士开始说起。

好在这件事对于风家的人来说也不是秘密,周长庸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据说抢夺《点风决》的那一个修士,是散修出身。这位散修大能天资聪颖,但因为得到的传承实在太弱,导致迟迟不能飞升,甚至还出现了越努力修行,修为就越是倒退的古怪现象。

那散修找遍了无数医修,都只得到“废功重来”的建议。因为这散修一开始修炼的功法就有问题,只是前期不明显,到了后期就已经无法挽救,要么一直当个不能飞升的大能,要么抛弃一切从头开始,只有这两个办法。

而这散修大能,性情坚定,选择了重头开始。

但想要重头开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散修大能吃了功法的亏,因此在废功重来之前,就必须要找到一本合适自己且保证一定能飞升的功法才行。这直指飞升的功法,不管在哪个疆域都是无价之宝,各门各派都严加看管,哪里会轻易泄露?加上这散修大能体质也有些特殊,适合他的功法就更少了。

最后找来找去,刚刚有人成功飞升,但是后续弟子实力没有跟上的风家以及功法《点风决》就自然而然的落入了那位散修大能的眼睛里。

风家老祖飞升之后,风家还没来得及高兴几天,就被接踵而至的修士给烦死了,各个都要找《点风决》。

但风家人也不是吃素的,布置了各种各样的阵法和陷阱,付出了不少族人的性命,勉强保住了《点风决》。

只是那散修大能着实厉害,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就避开了各种陷阱和机关,成功的拿到了《点风决》,若非最后关头被人发现,恐怕《点风决》连半本都剩不下来。

这个故事说起来疑点甚多,那散修姓甚名谁,如何得到的《点风决》,如何被发现,几乎都没有在故事里提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时代久远,没人记得清了。

不过很明显的一点就是,风家在少了半本《点风决》之后,就保不住原来的领地,只能带着半本功法来到这罡风肆虐之地,建立了北风城,以此躲避那些觊觎功法的修士的窥探。

目前风家的年轻弟子,几乎都只学《点风决》的一点基本口诀,到了金丹期之后就会转修其他功法。不完整的《点风决》修炼了最多只能到化神期,而且还有心魔缠身的危险。在近百年来,风家越来越少的弟子会选择修行这本功法。到如今这一代,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弟子去修炼它了。

因为不信邪的那一批人,都用一生在后悔选择修行了《点风决》。

周长庸趁着夜色,伪装了一把之后悄悄的潜入进了风家的一个长老洞府。

这长老之前一直站在风小楼的身后,想必是心腹之人。而他的修为也不过合体,比起周长庸来说还差得远些。

风家的普通人所能知道的消息还是太过笼统,此外因为时间的缘故,很多信息都失了真。但是风家这些位高权重的长老,知道的必定不少。

既然那女鬼修说的那般斩钉截铁,必定有猫腻。

一个“鬼迷心窍”的法术下去,这个风家的长老便有问必答了。

周长庸思考了一会儿,才想好了自己要问什么。

鬼迷心窍这个法术,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

优点是只要修士中了这个法术,基本上就是有问必答了。

缺点就是这个法术会因为中术对象的修为而在时间上有所变化,并且这个时候中术的修士,脑子几乎都是迷茫状态,只能给出最直接的回答,所以想要挖掘一点秘密的话,需要一点问话的技巧。

“你们风家招揽鬼修是为了什么?”周长庸比较好奇的是这一点,于是直接就问了出来。这也是源头问题,知道他们做事的原因,才能知道他们的目的。

“为了利用鬼修的能力。”风家长老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什么能力?”

“稳定魂魄,搜魂探索。”

“谁的魂魄?”

“……当年抢走一半《点风决》的修士的凡人妻子。”风家长老迟疑了一会儿,脸上浮现挣扎之色,似乎要突破法术。

“凡人?”周长庸顿时明了,怪不得要请鬼修出马。如果是修士魂魄还好,经过修行的魂魄凝实,一般经得起一些法术拷问。但凡人魂魄,一般脆弱的很,一不小心就容易魂飞魄散。若是还想要拷问魂魄,就更加艰难了。这种时候,自然只有找本身就是魂魄修行道统出身的鬼修更为靠谱。

“那个凡人女子被关在哪里?”周长庸赶紧问道。

“她被关在……关在……”风家长老突然仰头吐了一口血,整个人软倒在地,但眼睛却逐渐清明起来。

他在自己脑海中下了禁制!

一旦被问到这种关键问题,立刻机会对自己的神魂产生损害,从而达到隐藏秘密的目的。

如此以来,鬼迷心窍的法术也不管用了。

“是谁?”风家长老清醒过来,伸手想要去抓周长庸。

入手一片虚无。

周长庸早已消失无踪。

风家长老脸色剧变,拖着受伤的身躯直接朝着风小楼的房间走去。

有人潜入了他们风家,一定要通知家主做好准备才是!

虽然没能具体问出那个关押的地方,但就风家长老口中吐出的这些消息来看,也能明白不少事情。

风家不知道利用什么途径,找到了当年抢走《点风决》的修士妻子的魂魄,并且企图从这个凡人女子的口中得到剩下的半本《点风决》的下落,因此才特意找来鬼修帮忙。

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

据周长庸所知,这《点风决》被抢夺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一个普通的凡人魂魄,又如何能够留在世间这么久?那女鬼修的身份,还有她到风家的目的,目前也是一无所知。

周长庸倒是不急。

既然他已经进入了风家,今日他又已经惊动了风家上下,恐怕风小楼他们会更加着急从那个凡人女子的魂魄里套出消息。

果不其然,就在次日,风小楼就派人来请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希望他们可以助女鬼修一臂之力,尽快完成一个能够稳定魂魄的阵法。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劝青山 心理罪·教化场 文娱从综艺开始 天庭出版集团 袁先生总是不开心 我的极品女友们 火星崛起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邪气凛然 我在古代搞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