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最后还是被周长庸以“事成之后给师前辈你做和麻将一样有趣的东西”为诱饵,答应伪装成鬼修了。

风家看起来很想要多找几个鬼修帮忙的样子,师无咎要是以活人身份进入风家,少不得要被限制,而师无咎又是一个不喜欢被人限制的。倒不如让他也装成鬼修,这样他们师兄弟二人同进同出,也属正常,周长庸也能在边上看着师无咎一点。

不然,恐怕北风城都要被师无咎从这个修真界里抹去了。

已经见识过师无咎出手之厉害的周长庸,半点也不会去怀疑师无咎的本事。

这么一个随时会爆炸的核武器,还是自己看着点更加安心。

风家这边的回应也相当之快,在周长庸和那个侍女说完当天,夜晚风家就来悦来客栈接人了。

客栈的人对风家十分恭敬,没有多说就带着他们到了周长庸和师无咎的门前,顺便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几位道友有想要知道的事情,不如直接问我。”周长庸打开房门,微笑着说道,“这客栈的人能知道我多少事?”

彻底收敛了活人气息的周长庸,看起来比平常更白,白的甚至有些不正常了。这对比着他的眼睛,他的头发,还有他的黑眼圈就更加明显了。

师无咎在心里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要是周长庸真的是食铁兽化形而成该多好,自己说不定还能将他带回去当个灵宠跟班呢。

“见过两位道友。”风家人也是接触过鬼修的,鬼修的道统和其他修士有着明显区别,身上往往死气弥漫,没有半点生命力,因此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风家人也不吝啬,当即就许诺供奉长老之位,然后开开心心的将周长庸师兄弟给带了回去。

原本以为只有一个,没想到一次来了两个,简直是意外之喜。

“风先生,在下有些好奇。北风城附近并无多少鬼魅,我听闻风家已经有了一个鬼修长老,我和师兄两人也只是过来碰碰运气,不知道风家你们招揽我们这么多鬼修做什么呢?”赶路的时候,周长庸挑了个时机问了出来。

“这……我们家主对鬼修功法十分好奇,想要交流论道罢了。具体如何,还是请两位先生日后再看吧。”风家人简单敷衍了几句,并不愿多说。

看来这风家要请鬼修帮忙的不是小事,若是不然,直接说出来便可。这么遮遮掩掩的,可见事关重大。

周长庸明白了他们的态度,便不再继续试探了。具体事情,还是等到了风家,自己去看去听便可。

北风城不是一个富庶繁华之地,这风家自然也比不得那些东疆西疆的大门大派,显得颇为纯朴。

周长庸放眼望去,风家的仆人也不过四五十人,看着也不如一般世家的仆人谦卑。而风家的年轻弟子,穿着也不比仆人强到哪里去,倒是一个个目含精光,神情坚毅,就算修为等级并不算高,但可以根基十分扎实。

看起来倒是一个门风不错也知道要让弟子上进的家族。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强过修真界绝大多数家族了。

人皆有惰性,修行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故步自封,一味宠爱家族子弟,一味给予资源却不知道劝导的家族,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继承人来、。

“我们风家的下人大多都是北风城内的人,签订几年或者十几年契约聘请他们来做些事。大多数时候,我们风家人还是自给自足的。而我们风家的子弟,也不像其他门派世家弟子一样养尊处优,从小就要进入罡风中修行,身体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风家人对自家弟子显然也是极为满意,看见周长庸露出欣赏之色,便不由对着他夸了几句。

“只可惜此处还是灵气驳杂了些。他们虽然身强体壮,但走的更偏于体修的路子,怕是日后斗起法来,近身战更佳。”周长庸身为大乘期修士,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弟子的不当之处,“但风家弟子若能团结一致,去更好的地方也能有所作为。有如此后辈,想来风家长老们应当可以安心不少。”

“周先生说的是。”风家人笑眯眯的应了,也很是自豪,“先生放心,我风家虽然比不得其它势力豪奢,但对客卿向来礼遇。先生有什么想要的,我们风家自然会竭尽全力。”

师无咎在旁边听着好笑,传音给周长庸,“没啥实力留住客卿长老,自然只能靠服务了,这种人,本座见得多了。”

大概师无咎是真的觉得无聊。

接下来,这风家的人每夸自己一句,师无咎就吐槽一句。

周长庸一边分出心思听风家的人吹捧自己,顺便点头敷衍,一边又听师无咎在旁边刻薄毒舌,还得恭维师无咎。整个人精分的十分熟练。

“家主就在大厅里等候两位先生。”

话还没有说完,风家人的口气就为之一变,“鬼先生,您怎么也来了?”

却是另一个披着斗篷,带着面具,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周围黑气弥漫的一个修士朝着他们大步走了过来。

很明显,对方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师无咎不由的看向周长庸,发现鬼修和鬼修之间还真是截然不同。

周长庸恨不得将“活人”两个字写在脸上,平时不出手你根本看不出来他是鬼修。这一次伪装成鬼修,收敛了气息,看起来也不过就是苍白了一点,黑眼圈重了一点。

但对面这个,从头到尾都符合人们对于鬼修的想象。

畏首畏尾,遮遮掩掩,还自带一股死气。

更有趣的是,这鬼修脸上的面具应当是一个变换身形的法宝,看样子应该是某个龟妖蜕下来的壳做的,能够掩盖自身气息。

这种壳看年份,估计是千年以上的龟妖才能褪下的。就算是周长庸这样的大乘期修士,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看清对方的真面目。

但对于师无咎来说,这面具戴了等于没戴,他看的清清楚楚。

师无咎原本还想要提醒周长庸一下,想想又将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就小骗子这么机灵的,恐怕没过几天自己就能发现不对。要是发现不了,本座再出言提醒,他才会懂得感恩。

虽然周长庸觉得师无咎脑子不好,但事实上师无咎当了多年妖皇,如何用人心里还是有谱的,只是周长庸浑身都是心眼,显得师无咎有些迟钝罢了。

“听说你们又找到两个同道中人,我觉得好奇,就过来看看。”这个鬼修直接了当,简单打量了周长庸和师无咎两眼之后就判断周长庸才是领头人,立刻就看了过去,毫不遮掩,半点也没有多看如今相貌平常,反而有些趾高气扬的师无咎。

师无咎察觉到这个鬼修的视线转移,脸都绿了。

他和周长庸之间,这个鬼修居然觉得周长庸才是主事的?本座的存在感就当真低到这个地步?

都怪周长庸这个骗子,让本座遮掩容貌又收敛气息,现在一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鬼修都能小看他了!

他堂堂一个妖皇,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混到了这个地步?

顿时,新事旧事一同涌上心头,师无咎觉得自己亏的太多了。

自从遇见周长庸之后,他就一直在走背运。

如今的待遇,和他以前的待遇,堪称一个天一个地。

以前他走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的,多少溢美之词堆在他身上都不过分,师无咎也已经习惯了当众人目光的焦点。

但现在,别说是目光焦点了,随便来一个修士,都更加看重周长庸。难不成,本座除去容貌气度之外,真的逊于这个人族小骗子?

这可事关妖族脸面,师无咎可半点都不想输!

师无咎脸色之变幻,周长庸看的是清清楚楚。

“咳。”趁着师无咎火气还没有发出来,周长庸立刻就拉住师无咎的手,侧身挡在师无咎面前,形成一个保护之态,正面对上了这个鬼修的视线。

“抱歉,这位道友,我师兄有些身体不适,你若是想要交流,不如等到明天再说。”

师无咎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周长庸就主动跳出来道歉。从鬼修这个角度看,周长庸就像是将师无咎揽在怀中一般。

那鬼修古怪的看了周长庸一眼,“你们倒是感情好。”

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就如此诚惶诚恐的,看起来倒是保护欲很旺盛。

说完之后,鬼修也不再继续打量,而是从大厅直接走了过去,没有想要陪他们一起去见风家家主的意思。

“原……原来两位关系如此之好。”带着周长庸来的那个风家人就像是被掐住脖子一般,脸有些红,说话也干巴巴的,“抱歉,是在下没有想到。”

怪不得一次性来两个鬼修,还是同门师兄弟,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被另一个同道中人多看几眼都不行!

这对他们风家来说倒是好事,起码不愁留不下这对师兄弟了。

师无咎盯着周长庸拉着自己的手,一时没有挣脱。他倒是想要直接将周长庸的手给甩开,但是周长庸抓的太紧了,要是自己用力,恐怕周长庸就能被自己给甩出去重伤,到时候生死簿又要找自己的麻烦。要是不甩吧,又显得本座好欺负。

师无咎几乎纠结成一根麻花。

他发现自从遇见周长庸之后,自己陷入两难处境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了。

“我和师兄相依为命,一共经历了不少生死,感情自然深厚一些。”周长庸在提到“生死”两个字的时候,抓着师无咎的手指轻轻捏了师无咎一下,示意他注意一点。

生死簿上,可还有着他们的契约呢!

师无咎忍了忍,没说话。

生死簿它值得,大道圣兵它值得!

只是受点委屈,被抓个手又算什么?

至于被人误会他和周长庸是一对这个事……师无咎虽然有点生气,但也没有特别反感。

本座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仰慕的份儿。跪倒在他脚下的人里要是能够多一个小骗子,日后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光是想想就能让师无咎笑出来。

周长庸看着师无咎脸色迅速多云转晴,饶是他自认为心眼多也有些难以招架了。

这师无咎的情绪实在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乎让周长庸摸不着头脑。

上次师无咎找三姐妹抱着他大腿哭也是一样,师无咎这个人,有时候蠢的叫人不忍直视,但是有些时候任是神仙也没办法猜到他的所思所想。

好在这一段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来到大厅,见到在大厅里旁观了整场闹剧的风家家主,微微拱手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就坐下了。

风家家主风小楼看起来远远比实际年轻。

周长庸估算了一下,对方的实力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也是大乘期修士。而北风城里,大多还是金丹到元婴修为的修士,因此风家在这北风城里,也称得上是一霸了。

只是周长庸看得出对方修为,对方却未必看得出自己的。

不过这样也好,周长庸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水平。

一个和家族最强战力同等水平的客卿,是不会被信任的。

在北风城里,周长庸也打探到了这位风小楼不少消息,毕竟他如今堪称这北风城的保护神。

传闻这风小楼以前在风家并不算出色,出色的是他的哥哥姐姐,他则是被宠坏了的小公子。

因为风家的《点风决》只剩下一半,风家经历了一段艰苦时期,当时风家不得不寻求城中另一个修真世家的帮助,而为了得到帮助,另一个修真世家提出了联姻。

谁知在联姻的婚宴上,风小楼的哥哥和姐姐都被那个家族的人杀掉,风家元气大伤,年轻一代几乎只剩下他一个。而风小楼则是在风家族人的保护下勉强逃过一劫。后来风小楼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身厉害功法,回去将敌对家族上下杀得片甲不留,并且毁掉了敌人全家道统功法,只剩下一些还未修炼的小童存活,被风小楼送到了凡间。

至此,北风城才彻底平稳下来,从此风家一家独大。

风小楼自此成为风家最得人心,实力也最为强大的一个家主。虽然没有北风城城主之名,却已经有了城主之实。私下里,北风城的修士也多是以“城主”称呼,并不直接称呼他的道号。虽然他现在暂时还没有摸到飞升的那道门槛,但他步入大乘期也不过百年,寿元还长的很,未来可期。北风城也是因为风小楼的管束才能和商会达成互利互惠的协议,修士们才能在这偏僻的角落里安然度日。

“两位远道而来,还请上座。”风小楼对待周长庸师无咎两人很是客气,虽然也有打听一下两人的际遇,但点到即止,并不惹人厌烦。

酒过三巡,周长庸趁着酒意想要问清楚这风家招揽他们到底所为何事,但风小楼半点也不接招,只让他们先暂且住下,事情以后再说不迟。

周长庸也只能不再继续追问了。

等到周长庸和师无咎被仆人带下去休息之后,风家的其他人才小心凑上去。

“家主,这两个鬼修莫非是实力不济?”

“不,他们的实力恐怕还在先来的老鬼之上,真是英雄出少年。”风小楼手边的酒只是略微沾唇,便又放下。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周长庸差不多是渡劫期修为,他的师兄略高一线,但还不是他的对手。

“那为何不让他们出手?最近时间紧急,恐怕那人魂魄支撑不了多久了。”问话的族人十分不解,若非状况紧急,他们怎么又会将人请进来?一个老鬼就差不多了。

只是他们现在连十天的时间都未必等得。

“先让老鬼试探一下他们。急的不会是我们,而是那个老鬼。”风小楼脸上带笑,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好听,反而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意。

“既然老鬼想要一观《点风决》,那么他就不能让人抢在他前头。这对师兄弟来的凑巧,偏生我又不曾听过他们的声名,还是小心为上。”

“那万一他们两败俱伤,岂不是耽误我们大事?”族人越发忧心忡忡。

“有我一直在旁边看着,怕什么?”风小楼面色如常,“他们若是真的斗起来,反而方便我们做手脚。若非鬼修道统凋零,我们何须对这几个人如此礼遇?我风家的《点风决》,又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觊觎的东西!”

先来的鬼修是冲着《点风决》而来,保不齐这后面两个鬼修是不是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若他们三人联手,对风家反而是个危害。倒不如先让他们自己先斗上一斗,他们风家才好浑水摸鱼。

周长庸回到房间,脸上哪里还有醉意?

“风家家主风小楼,倒是名不虚传,言语之间滴水不漏。”周长庸叹了口气,“他一直不肯说要我们帮忙做什么事,又频频提起之前的那个鬼修,怕是想让我们互相竞争,他渔翁得利。”

周长庸最讨厌的就是遇见这种老狐狸,因为想要从他们口里套消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师前辈可看出什么东西?”周长庸转头询问师无咎。师无咎实力超群,他看出来的东西,周长庸不一定看得出来。

“告诉你,本座有何好处?”师无咎说这话,便是肯定自己的确有看出一点东西来了,“之前你说的那个和麻将一样有趣的小玩意儿是换本座伪装成鬼修陪你进来的,一码归一码,不能再提了。”师无咎和周长庸在一起久了,也懂得为自己谋取利益了。

休想再用一个东西换他帮两次忙!

周长庸低声笑了起来,“前辈倒是不肯吃亏。”

师无咎见周长庸笑了,心中警惕更是升到了极点,“有事说事,只要你给出本座要的东西,本座保证知无不言。”

“前辈想要什么呢?”周长庸反问道,“前辈也休提生死簿的事情,还是实际一点为好,免得白白错过可以和我提要求的机会。”

生死簿如此重要,肯定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给师无咎的。但师无咎既然愿意承认自己看出了点什么,自然也是存着利用心思的。

看来师无咎也不是一直蠢的。

周长庸心里生出了一点古怪的欣慰之感。

师无咎则是不由开始思索了起来,除去生死簿之外,他还有什么东西是想要的而周长庸又能给出来的?

好像……好像没有。

大约是看出了师无咎的为难一样,周长庸主动提醒道,“师前辈你好像不喜欢用幻术遮掩自己的容貌。不如这样,等风家的事情结束之后,前辈便可露出真容了。”

周长庸敢这么说,也是因为现在有了底气。

他正式得到了生死簿的承认,又有白童子在一旁帮助。师无咎更是展露出了极大的能力,并且和他的关系也比之前融洽了许多。虽然师无咎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但实际上他对周长庸的存在已经开始习惯了。

师无咎处处以周长庸的救命恩人自居,又怎能看着自己救下来的人被其他人给杀死呢?

因此,师无咎如今就算露出真容,周长庸也有自信可以挡得住那些麻烦。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做个人情,让师无咎开心一点。

“可以露出真容了么?”师无咎闻言一喜,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等等,露出真容也能算是条件?”

这本来就是他的脸,他想露就能露的啊。

“师前辈一言九鼎,当初既然答应了在下要做伪装,如今要打破之前的承诺,当然称得上是条件了。”周长庸早已准备好了说辞,“不过若是前辈不愿意履行诺言,这就算不上是条件了。”

师无咎原本想要说的话立刻就被周长庸给堵了回去。

他总不能不认账。

说出去多不好听!

“你可真是会做生意。”师无咎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师前辈谬赞了。”周长庸厚颜无耻的接下了这句赞美,“还请前辈告知您发现的事情。”

师无咎盯了周长庸一会儿,突然笑道,“其实本座看出来的东西也不多,那个鬼修似乎和我妖族有点关系。他脸上的面具,应当是一个修行多年的妖族褪下来的壳做的。”

“也许这个面具是他从别的地方得来呢?这并不能说明他和妖族有关系。”周长庸觉得这话说的有些绝对了。

“不可能。”师无咎反驳道,“妖族对于自己褪下来的皮啊壳啊角啊之类的东西都十分看重,一般都是给自己炼制成法宝的,轻易不会给人。若是人族想要强夺,那么用这些非自愿褪下来的材料炼制出来的法宝品质不可能达到完美。而这个鬼修脸上的面具,应当刚炼制好不久,手法也颇为粗糙,必定是最近才炼制好的无疑。”

妖族么?

周长庸觉得有些麻烦了。

如果那个鬼修和妖族有关系,那么也许风家的事情就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了。

开始周长庸对风家没有什么兴趣,纯粹是冲着鬼修来的。但现在这个鬼修因为风家的事情对他有误会,想要再问对方什么东西恐怕就不容易了。其次,风家这么神神秘秘的,倒是勾起了周长庸的好奇心。

“那个面具有什么作用?”周长庸继续问道。

“这个啊。”师无咎故意拉长了调子,反手一指,“他已经来了,不如你自己去问啊。”

说完,师无咎伸手微微一推,将周长庸直接推到了外面,正好和那潜行前来的鬼修打了个照面。

那鬼修原本是打算偷偷潜入进来查探这对师兄弟虚实的,没想到才刚进来就直接被发现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谋杀鉴赏 星际争霸:利伯蒂的远征·黑暗降临之前 苍白的轨迹 校草是女生[穿书] 一不小心嫁入豪门[娱乐圈]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再度沦陷(gl) ABO灰小子 偏执大佬暗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