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副麻将牌少了一个红中,这麻将就不能玩了。

师无咎觉得自己亏大了。

区区一个小雕像而已,捡颗石头用也好啊。可惜当时手上只有这么一个顺手的玩意儿,现在扔出去了,自己反倒后悔了。

“多谢师前辈救命之恩。”周长庸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师无咎的房间里,加上之前师无咎出手相助,他都是记在心里的。

其实师无咎就算不救他,或者等到自己生死簿的消息泄露他再出手,对师无咎的好处都比救他要多得多。

但师无咎还是出手了。

周长庸既觉得这才是师无咎,又不免为师无咎有些担心。师无咎遇见他也就罢了,若是以后遇见心机叵测的,恐怕要被人利用到死了。

“本座向来言而有信。”师无咎这才想起自己刚才顺手还将周长庸给掠了回来,连忙将对红中的遗憾收了起来,免得被周长庸看笑话。

“方才本座救你的英姿,想必也已经记在你心里了。”既然周长庸提起,师无咎就忍不住开始得意起来。

方才他出手又快又狠,必定能够给周长庸留下深刻印象。

“当然。”周长庸哪里能不明白师无咎的心思,当即好话就不要钱的说了出来,“见了前辈出手,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师前辈如此强大,可见妖族之鼎盛。能够遇见前辈,还能被前辈您相救,是在下前生修来的福气……”

周长庸变着法子夸了师无咎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听的师无咎浑身舒爽。

这小骗子别的不说,口才还是不错的。

以前拍本座马屁的多了去了,但是能够拍的本座如此舒心的可就他一个。

就冲着这个,救周长庸也不算吃亏。

“师前辈,这一次是我自大了。”周长庸夸完了师无咎,就开始自我反省,“我原本以为我和彩云夫人同为大乘期,若是能够扰乱她心绪,能够和她在斗法上平分秋色。没想到,彩云夫人一代英豪,居然在那雕像手里走不出一步……”

周长庸也是第一次察觉到这里面实力的差距。

大乘期修士放在修真界里已经是顶级大能,但是放在九天十界当中,恐怕也就是路边的一粒灰尘,根本就引不起任何注意。

“你们人族的修为的确是低了一些。”师无咎没有想周长庸那么多,“我们妖族有些幼崽,刚出生就是大罗金仙的修为。别说你一个大乘期,就算是一整个修真界,也会被一个妖族幼崽给弄得天翻地覆。但你们人族数量多,偶尔出现几个逆天的,便会厉害非常。再者,你们本就受天地钟爱,能够在短短千年内就从一个普通人修行到和我们妖族抗衡的地步。”

说起这个,师无咎就觉得格外不甘心了。

“我们妖族幼崽成长期长的,或许要上万年才能长大。而我们妖族成长一代的时间,你们人族已经可以出好几个准圣了。”

就算妖族强大,哪里又比得过人族妖孽呢?

“多谢师前辈宽慰。”

“本座实话实说,可不是在安慰你。”师无咎脸色有些黑。

“前辈刚才击穿那雕像的,用的是什么法宝?在下还没有看清,就发现那法宝连同雕像都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周长庸好奇的询问道。

“用的不就是你用的麻将牌喽?不过那个麻将牌本座摸了很久,也不是凡品了。”师无咎趁机指了指那少了一块的麻将,“少了一个红中,不好玩了。你多做几幅,以后本座也有趁手的东西用。”

不然他的随身宝库打不开,一件法宝也取不出来啊。

周长庸哑然失笑。

用麻将当武器用?

都说高手到了一定地步,摘叶飞花皆能伤人,放在师无咎身上也是同样如此。

“好的,在下一定多刻几幅给前辈您扔着玩。”周长庸拱手道。

“嗯,知道就好。”师无咎点点头,“至于那个雕像,本座估摸着应该是一名仙尊修为的神仙弄出来的身外化身吧。这也是九天十界常用的一种修行方法。”

“还请前辈赐教。”周长庸恳求道。

“在九天十界,其实大家公认的境界有两种。一种是从人到仙,一种是从仙到道。而两者之间的界限,就以准圣为界。人到仙的最高等级,差不多就是仙尊级别。到了这个时候,仙人仍旧遭受天人五衰的威胁,仙尊的寿命也不过二十万年,并不算长。但若是迈过仙尊这个等级,跨入准圣,才拥有了天地同寿的可能,天地不灭,圣人不灭。能够消灭准圣和圣人的,唯有道心衰竭而已。而若是能够修行到道祖,那才是真正的永生不灭。只要天道不缺失,只要还有一个修士在修行道祖传下的道统,道祖便不会死。”

故而每一个道祖,都会去不同世界布下自己的道统传承。

“譬如女娲伏羲,他们曾经创下人族,便是人族圣人。只要人族不曾灭族,他们便不会死去。”师无咎解释了一句,“不过要从圣人到道祖,就更加艰难了。女娲伏羲圣人同期的道祖是鸿钧,鸿钧道祖已经合道,除非天道彻底崩溃,不然他们便不能再成为道祖。鼎盛时间,圣人可以有好几个,但道祖只能有一个。”

“可黄泉天那边……”

“传闻轮回生死无常道祖似乎去另一方宇宙布下道统的时候,和另一个起源的道祖起了大道之争,两方道祖均已陨落才会如此。因此,鬼修一脉才会如此凋零。你在这修真界游历多年,可见到几个鬼修?”师无咎反问。

周长庸哪里见到多少鬼修?他也就见过一个,还是学了点皮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成为鬼修的一个修士。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

“黄泉天封闭,能够成为鬼修的人也少了许多。”师无咎微微叹气,“鬼修当初也算是异军突起,谁知道会是如此呢?”

“那前辈您?”

“本座巅峰时期自然是准圣了。”师无咎洋洋得意,“当初本座迈出妖皇限制,跨入准圣,九天十界都在为本座颤抖。妖族那些长老一个个哭天抢地的,说妖族要复兴了。”

“九天十界已经有许久不曾出过圣人了,一旦成为圣人,就会受到造化天的感召,进入造化天修行,以免九天十界被圣人颠覆。本座也曾经在妖皇之位上停滞多年,但我妖族能够有血脉传承,一代代妖皇力量积累尽在吾身,要成为准圣护持妖族,半点都不难。”

“所以前辈就是在成为准圣之后,便被有心人忌惮,才会被封印至此吧。”周长庸听明白了。

意思就是准圣太难得了,师无咎一旦成为准圣,就是明面上九天十界最强的,因为圣人以上都去造化天不出来了。

所以一旦师无咎成长,妖族和人族的关系就要颠倒,而妖族内部可能也出了一些叛徒不服师无咎的领导。

——也可以理解,因为师无咎有时候看起来蠢蠢的。

那么,这些人就联合起来封印了师无咎。

因为师无咎很难被杀死,也只能选择封印他。

师无咎黑着脸不说话,可见是周长庸猜对了。

“他们实在鼠目寸光。”周长庸立刻帮着唾骂那些叛徒,“若是有师前辈这样的宽宏大量的准圣坐镇,不管妖族还是人族都会臣服于师前辈您的脚下,两族自然可以和谐共处。他们选择封印您,可见本质上并不了解您,辜负了您的一副苦心。您太过信任他们,没想到他们如此恩将仇报,实在可恶。”

师无咎变黑的脸色渐渐有和缓趋势,点了点头,十分认同周长庸说的话,“他们的确是不值一提。”

“所以,师前辈的意思就是,那仙尊想要跨入准圣境界,所以才会弄下如此多的雕像?”周长庸赶紧又将话题给拉了回来。

“九天十界之中,具有仙尊修为的神仙不在少数。我妖族就有数十个之多,你们人族也必定不少。而迈入准圣所需要的资源实在太多,本座有整个妖族资源倾斜,也费了诸多心血才成功。你们人族勾心斗角,谁会愿意成全别人?这身外化身之法,便是常见的修行之法。有不少仙人会将自己分成千个万个,唯有留下一点真我本体坐镇,将剩下的自己全部投入到不同地方不同种族。若是这些化身能够修行有成,回归本体,便能提升修为。”

如此一来,便能理解了。

彩云夫人是医修,一旦飞升便是医仙。而医仙在仙界为数不多,飞升之后必定备受看重,说不定还会被另一个仙尊看重收之麾下。

到时候,不就有一个绝佳的钉子放在竞争对手哪里 ?

“没想到,彩云夫人一家的悲剧,居然是因为卷入了仙尊斗争之中。”周长庸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这也着实冤枉了一些,但是修士修行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过程,彩云夫人一家置身其中,想要脱身就难了。

“道统之争里,比这残酷的多得是。不知道多少种族神族因为一步之差,满族皆灭,我妖族照样失去了广大领土,退居一隅。”师无咎倒是因为见多了类似的事情,对彩云夫人没有多深的感悟。

比彩云夫人更惨的,他也见过不少。

活得越长,才会知道没有一件事是有下限的。

“那前辈您出手,会不会暴露您的行踪?”周长庸想到这里,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一般化身被人打死,化身肯定要将打死它们的东西带走,留给本体查探,然后由本体找到蛛丝马迹隔空报仇的。不过本座就算如今修为不如以前,也不是一个小小仙尊能够查探得了。本座估计,那人查探来查探去,也只能看见本座一只手吧。”

毕竟这麻将,就是用手抓牌的啊。

“以后若是遇见这样的身外化身,可不能傻乎乎自己撞上。不然你到时候怎么暴露自己的,怎么被人杀了的你都不知道。”聊了这么久,师无咎也有些累了。

“是,前辈。”周长庸知道这是师无咎存心提点,当即记了下来。

师无咎懒洋洋的点头,重新打量周长庸。这一次被他给救了,以后应该要对他更加毕恭毕敬才是。

“你的生死簿,拿出来本座看看。”师无咎说话语气酸酸的,“你的道已经被生死簿承认,生死簿这样的大道圣兵必定有所变化。”

大道圣兵这样的东西,就算他成了圣人也未必有,结果就落在了这么一个人族小骗子手里。

越想越嫉妒。

“是。”周长庸也想起了之前生死簿的变化,连忙将它拿了出来。

这拿出一看,才发现这生死簿的确换了样子。

它原本只是一本朴素的泛黄古籍 ,看着和凡家几文钱一本的话本没有什么两样。但如今,它的封面已经变成了黑白两色,“生死簿”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印在封面上,一看便让人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威严。

师无咎连忙移开了视线。

这是道祖亲自写上的字,他这么直勾勾的看,对道心有损伤。

“这才是生死簿本来的样子,之前的那个模样只是伪装罢了。”

以前生死簿只是落在周长庸手里,勉强被他使用罢了。现在生死簿承认了周长庸,就变回了真正的模样。

如此一来,其他修士贸然直视生死簿,就等于直视道祖。

运气好的,大概就会忘记见过生死簿这回事。

运气不好的,直接瞎了或者神魂受损变成傻子也是可能的。

“我也觉得生死簿好像一下子就重了不少。”周长庸自己修行的便是《度亡经》,说起来也是道祖的嫡传弟子,自然不用担心生死簿会伤了他。

周长庸翻动了一下。

发现丹狱卷里,原本只有名字的那些鬼仆,都可以直接查看他们的图像了。像是应竹春的修为提升了不少不说,而且整个人看起来也比之前少年模样成熟了一些。其它的鬼仆也统统少了许多的戾气,看起来乖顺了许多。

少了几分鬼气,看起来更像是活人了。

周长庸也很开心。

这些鬼仆变强了,就等于是他变强了。

咦,怎么还有一卷?

周长庸记得很清楚,自己只收了应竹春这一个九命星鬼啊,而白灵出现的时候,生死簿并没有对他起反应,可见他并不是九命星鬼。

孽狱卷。

生死簿上几个大字出现,随即无风自动,从周长庸手中脱手,哗啦啦的开始翻动起来。

师无咎赶紧掐了几个法决布下阵法,免得生死簿的气息泄露出去。

“你对生死簿做了什么?”师无咎震惊的看着周长庸。

周长庸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师前辈,在下什么也没有做。”

胡扯!

什么也没有做生死簿怎么突然就自己开始行动了?

周长庸自己也觉得无奈,他总觉得这生死簿有它自己的想法。之前这生死簿突然收了白灵的尸骨,他都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

生死簿的孽狱卷上,突然就多了好多人。

不同人的模样纷纷出现在生死簿上,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周长庸一个也没有见过。

很快,孽狱卷上又浮现出了一具白骨。

正是白灵的!

那白骨从生死簿中缓缓落下,出现在地上。

随即,白骨当中缓缓凝聚出一个约莫只有周长庸膝盖高,浑身雪白的一个小童来。

那小童懵懵懂懂,眼睛又大又圆,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看着简直甜到了人的心坎里。

“传闻人族入妖族,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替换妖族之血,经历过洗髓仪式,成为半妖,还有一种,是人族本身执念缠身,死后身体某处因缘际会之下生灵而催成天生妖族。本座在妖族多年,也只见过一个年纪老迈的骨妖罢了。没想到……”师无咎没有想到周长庸居然还能有这样的运气?

命格奇特的人族,能成为九命星鬼还得等他们死了才行,但这种只有在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出生的妖鬼,却是天生最适合当星鬼的苗子。

这居然也能碰得上?师无咎向来都是被别人嫉妒的份,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家伙为什么看他不顺眼了。

他看这小骗子也不顺眼!

周长庸也愣了一下。

这不就是白骨精么?

所以白灵自己并不是九命星鬼,但是他死之后,他的白骨成了精,催生了灵智,这自然称得上是命格特殊,自然被生死簿看重成为九命星鬼之一了。

而这孽狱卷上出现的其他人,恐怕就是当初被彩云夫人做成药的了。

仔细看的话,这个小童子似乎和白灵是有那么一点点相似。

但他却绝对不是白灵。

而是白灵的尸骨上凝聚而成的灵魂。

“你是谁?”周长庸微微蹲下,尽量和善的看着面前的小童询问道。

“主人。”小童看见周长庸后,眼神一瞬间清明不少,“我是白童子。”

白童子三个字,清楚的印照在了孽狱卷的第一页上。

“你想要什么?”周长庸继续问道。

“我自生出灵智开始,便知我此生所求。”白童子奶声奶气的说道,“我自白骨而生,白骨之人便是我父。我父想要找到幕后之人为他自己,为他母亲,还有为这孽狱之上的所有灵魂讨一个公道!”

周长庸正想要说点什么,师无咎就已经伸手掐上了白童子圆圆的小嫩脸。

“这种妖鬼的小幼崽,和妖族的一样可爱,要是能够毛茸茸一点就更好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盗墓传奇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透视高手 大逆之门 请开始你的表演 莲花宝鉴 绑架游戏 大完美主播 谜案鉴赏 一秒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