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彩云夫人的实力很强。

医修虽然整体攻击能力不强,但任何一个道统的修士若是能够修行到大乘期圆满,都是不可小觑的。

对付彩云夫人,目前还是以智取为主,不能硬扛。

念头急转,周长庸重点还是放在了遁法上。在彩云夫人攻击过来的时候,堪堪闪避了过去。

都说唯快不破,任是彩云夫人的攻击再强,只要打不到就不会有事。

连续闪避了十几招之后,周长庸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彩云夫人对敌的经验比他丰富多了。开始周长庸还能游刃有余,但渐渐的就开始感觉到了吃力。方才彩云夫人就已经几乎抓上他的手臂,下一次自己就没有这么好的希望躲过了。

同样是大乘期,但是大圆满和初期的差别宛如隔了一个天地。

“彩云夫人,你一定要对我动手么?”周长庸张口劝道,“你的儿子身体为何会莫名其妙的溃烂,说到底还是幕后之人想要利用你困住你所做而已。那个人才是真正害你家破人亡的真凶,你为何要对我如此苦苦相逼?”

“阁下如此聪明,这种事还用得着妾身说么?”彩云夫人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哈,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彩云夫人你打不过那个幕后之人,所以就只能找我出气了。”周长庸自顾自的解答道,“但是夫人,若是你杀了我能够让白灵复活,那么你杀了我也无妨,但事实上,你杀了我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那就等你先去陪我儿,再说其他!”彩云夫人的攻击越发猛烈,周长庸的身上不可避免的多了几道伤口。

也不知道彩云夫人用的什么攻击手段,以周长庸的身体情况,伤口居然不能立即止血,而且隐隐还有扩大的趋势?

“我这就送你下去陪我儿,免得他一个人孤独!”彩云夫人眼睛通红,脸上隐隐有入魔之兆。她手中凝聚了大量的灵气。若是被这一击击中,恐怕周长庸不死也得半残!

周长庸咬咬牙,只能用绝招了。

他本来不想如此,但谁知道彩云夫人执念如此之深,怕是下一刻就要堕入魔道,彻底失去神智,到时候,恐怕对整个西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祸患!

周长庸突然停了下来。

是放弃躲避了么?

彩云夫人心中无比冷静,她要杀了眼前这个周长庸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对方若是能早点束手就擒,她还能省点力气回去找人复活自己儿子。

无数念头在彩云夫人脑海里也只是转过短短刹那罢了。

彩云夫人的目标是周长庸的心脏,故而出手也是狠厉非常。

然而当她的指甲刺破周长庸的衣衫,已经碰触到他的肌肤,可以伸手将他的心脏取出来的时候,周长庸的怀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洁白的物事。

那物事上弥漫出来的气息,立即就让彩云夫人停了手。

周长庸怀中的是一堆零散的白骨。

是她儿子白灵的尸骨 。

彩云夫人怔怔不已,看着这堆白骨,脸上惊恐非常,站在原地都不敢动弹。

她不敢伸手去碰,好像碰了就要承认她的儿子确实已经死去的事实一般。

“白灵死后,他的尸骨都完整的形状都保持不了了。”周长庸也不想如此做,当着一个母亲的面,捧出她儿子的尸骨,怎么看都是一件杀人诛心的事实。

但,若非如此,彩云夫人是不会停手的。

“还……还给我。”彩云夫人的眼泪从脸上滚落,“你将他还给我!”

“白灵这些年,一直都是用这种尸骨出现在人的面前,就算外表看起来和真人无异,但身体的溃烂却是无法阻挡的。我帮他祛除尸气之后,他就说要将这具尸骨给我。”周长庸还是有些自大了,他低估了彩云夫人的实力,以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医修而已。谁知道一打起来,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这一点上,白灵作为彩云夫人的儿子,对自家母亲的实力了解的就更加清楚了。

“周道君,我母亲和那幕后之人学了不少功法,如今的她若是全力以赴,恐怕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打得过她。我母亲若是成魔,恐怕整个修真界都会生灵涂炭。”白灵的灵魂从尸骨当中解放出来的时候,如此对周长庸说道。

“但只要我继续活着,我母亲就不会后悔。等她去了仙界,恐怕到时候祸害的就不仅仅是一个修真界了。所以,我必须要在我母亲成仙之前,杀掉我自己,这样才有机会让我母亲悔悟。”

彩云夫人入魔障太深,一般的事物已经无法打动她了。

白灵为何一定要别人杀了自己?因为他想要告诉自己的母亲,杀人者,恒被杀之。

母亲可以为了他取走别人的生命,那么别人也可以取走他的生命,这才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如果你不敌我母亲的话,就将我的尸骨拿出来。”白灵笑道,“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母亲停手的话,就只能是我了。虽然我不孝,但我母亲于我而言,没有一丝一毫做的不好。她哪怕自私一点点,少爱我一点,事情都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

“彩云夫人,你是最了解你儿子的,我不可能在这件事上说谎骗你。”周长庸无奈叹气,“抱骨而来着实非我本意,但夫人你着实厉害,在下也是没有办法了。”

“你要如何才会将尸骨还我?”彩云夫人虽然冷静了下来,但她整个人就好似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娇小的身躯之下,隐藏着巨大的力量。

这样的她,似乎比刚才的疯魔之状还要更加可怕。

“白灵生前对我说的愿望,是他希望你可以彻底摆脱幕后之人的控制,这样他才能走的安心。而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害的夫人你如此?”周长庸认真的回答道。

周长庸向来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他如今卷入这事态之中,若是连幕后之人是谁都不知道,以后万一中了埋伏都不知道该找谁报仇。

这可不是周长庸的作风。

彩云夫人沉默了许久。

她伸出手,慢慢的摸了摸白灵的尸骨,又飞快的将手缩回,好像怕自己弄脏了这具尸骨一样。

“……刚才是我多有得罪。”彩云夫人闭了闭眼,已经将情绪慢慢稳定,“你既然想要知道,就随我来吧。也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我真的复活了灵儿,恐怕他也只会怨我这个当娘的罢了。”

“夫人能如此想便是最好。”周长庸叹了口气,伸出手将白灵的尸骨递到彩云夫人面前,“夫人,你带走他吧。”

“你将我儿的尸骨还我,我便再也没有了顾忌,杀你易如反掌。”彩云夫人质问道。

“一个如此深爱孩子的母亲,是不会在他的尸骨面前言而无信的。”周长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彩云夫人,我说的对么?”

“对。”彩云夫人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对,你说我以前怎么会做这么多让他痛苦的事情呢?”

以白灵的性格,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如何得来的,他内心会是多么煎熬?折磨白灵的,到底是幕后之人,还是她这个当母亲的呢?

“你将灵儿收起来吧。”彩云夫人还是晃晃摇头,“我身上杀孽过重,不要弄脏了他。”

说完,彩云夫人决绝的转过身去,不再看白灵的尸骨。

然而,彩云夫人的头发,却在转身的刹那飞快的变白,给人的感觉也瞬间苍老了不少。。

她心境已破,执念消退,心中的那一口气一旦被打散,就自然无法再保持巅峰的模样。

周长庸叹息了一声。

修真界看似华丽美满,有人能翻天覆地,有人能得道长生。但越是这样没有上限的地方,才会更加的没有下限。

现代社会里,人类没有多长的寿命,没有如修士一般强大的能力,尚且可以将整个自然给颠覆。而在这样的修真界里,很多时候人命就仅仅只是单纯的数字了。

为了得道飞升,杀人算什么?屠城算什么?

在那些人看来,屠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屠百万人方为人上人!

那些心中存在善念光明的人反而在这样的世道活的痛苦,冷血无情的人却能够活的潇洒肆意。

周长庸觉得愤怒,又如何?

黄泉天封闭,执掌生死轮回的无常道祖陨落,这天道本就缺失了一环。

修士们统统只修今生,不求来世,他们做事又怎么还会有所顾忌?

周长庸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够来执掌生死簿,真的太好了。

若能重开黄泉天,补全这天道,重拾因果孽障,六道轮回,这满天的人妖仙佛行事还能想如何就如何,能够肆意操纵别人的生命么?

仿佛像是在回应周长庸的愿望一般。

向来在周长庸丹田里安安静静的生死簿,突然开始翻动了起来。

生死簿内的上千鬼仆,冥冥之中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魂体也更为凝固了不少。

而此刻正在琢磨鬼丹的应竹春,更是发现自己的修为往上提升了足足一整个等级。

如今的他,恐怕不需要周长庸的鬼气支撑,就能够化为人形出去自由行动了。

作为丹狱卷的星鬼,周长庸这个当主人的受到生死簿肯定,应竹春自然也能随之提升。

“主人想要重开黄泉天,建立新的秩序么?”应竹春似乎也感应到了周长庸的想法,脸上缓缓的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来。

“我好像真的跟了一个了不起的人……”

师无咎把玩着麻将的手也稍稍停了下来,朝着周长庸所处位置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小骗子,倒是运气好。”

手中掌握生死簿,和被生死簿承认,这可是两码事。

“糟糕,这么一来,本座岂不是更加得不到生死簿了?”师无咎啊啊叫唤,简直恨得不行。

这生死簿近在人前,他居然得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族小骗子慢慢获得生死簿的承认?

可恶,实在太可恶了!

他当初到底为什么会将周长庸看成是食铁兽,还要答应还他的因果啊?

师无咎悲从中来,顿时觉得这麻将都不好玩了。

周长庸怀中的白灵的尸骨化作点点星光,直接没入生死簿当中。

“等等。”周长庸回过神来,想要驱动生死簿将白灵的尸骨赶紧放出来,但生死簿动也不动,压根就不理会周长庸的想法。

以前生死簿只收灵魂的,现在怎么开始收尸骨了?

“走吧。”彩云夫人回过身,眼角居然已经有了细纹,她看向周长庸,好像压根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只以为周长庸是将她儿子的尸骨好好的收起来了。

周长庸也不好解释,只能跟着彩云夫人走了过去。

彩云夫人带着周长庸,直接到了她的洞府之中。

她的洞府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医书,叫人眼花缭乱,空气之中也弥漫着浓郁的药香。

但这并不会让人觉得如何。

让周长庸在意的是,在彩云夫人洞府里,一个木架子上摆的一个木头雕像。

在走入彩云夫人洞府的一刹那,周长庸就感觉自己被什么给盯上了。

“彩云夫人,那……那是什么?”周长庸不想踏进去,视线尽可能的不去看那木头雕像。

但那雕像好似有什么魔力一般,逼迫着人不断的去看它,周长庸猛掐手心,也只能勉强抵抗而已。

“你不是想要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么?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是男是女,是妖是魔还是神?但它就在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它开始的。”彩云夫人走到雕像面前,平静的说道。

“我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得到了它,只知道从它出现之后,灵儿就开始全身溃烂。而我分明已经不用睡觉休息,但时不时会突然入梦,这雕像就活在了我的梦中,给我了几颗鬼丹,让我给儿子服下去,还告诉我这鬼丹只能勉强让我儿子复活,但想要我儿行动自如,还是修士之心做药,用它所说的手法炼制才行。”

说起那段往事的时候,彩云夫人的眼神就明显暗沉了下来。

“红尘天自有天道循环,修真界不比仙界,比起诸天神佛更是弱小的可怜。若非天道屏障阻挡,岂有我等存活之地?修真界至仙界,向来都是许上不许下,其它九重天生灵若想进入红尘天内,也得经由红尘天圣人承认才可。我不知道这雕像的主人是用了什么办法降世,但它的的确确突破了屏障,才能让我为它做事!”

“你不知它的名讳和由来么?”周长庸好奇道。

“我若是知道,又如何能够被它看上呢?”彩云夫人伸出手,将雕像从架子上取了下来。

“周道君,你已经知道真相了,先行离开吧。”彩云夫人劝说道,“就找一个山清水秀没有修士的地方,将我儿的尸骨埋葬便可。你若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全数给你也无妨。”

“彩云夫人,你的手!”

周长庸原本还想要将雕像带回去给师无咎看看,但眼角的余光已经看见彩云夫人握着雕像的手,已经开始一寸一寸的溃烂,露出森森白骨。

就好像之前的白灵给周长庸看的一样!

“你看,只要我对它有些许不敬,就如同曾经的灵儿一样。”彩云夫人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对于那背后的人而言,我们这红尘天修士,大约就和地上的蚂蚁一般,生死不过在他们一念之间。这区区一个雕像,再平凡不过,却能要了我一个大乘期圆满修士的命!”

彩云夫人说着,握着雕像的手越发的紧。

手指指节几乎已经掐入了雕像之中。

“区区一个雕像,想要掌控我还不够,还要害死我的儿子?我……我……我恨不得……”

“彩云夫人,你放开它!”周长庸察觉到一股极其不祥的气息从那雕像当中蔓延开来,试图去阻止几乎疯癫的彩云夫人。

但彩云夫人如今这个模样,如何能听?

她半截身体几乎都化为白骨。

可她依旧没有放开那个雕像,而是将它高高举起,重重的摔了下去。

“滚出我们西疆,滚出我们红尘天!”

她早该反抗,早该将这要命的东西直接扔掉,早该在灵儿第一次和她吵架的时候,就做出抉择。

起码那个时候,她们母子两人,还能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死法,可以清清白白的,不后悔的离开这个世界。

一念之差,步步皆输。

雕像重重坠地,裂成两半。

彩云夫人看着这裂了的雕像,脸上泛起一个痛快的笑容。

但她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

那裂开的雕像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那声音非男非女,又似男似女。

好像有数万人的声音合在一起,又好像这声音压根就不存在。

耳朵听不见,但是脑海里却能响起来。

“区区凡人!”

彩云夫人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唇,突然往外溢出满满的鲜血。

周长庸身上的死气飞快的将他包裹,还身体也还是受到了这一句话的影响,几乎站立不住。

彩云夫人的身体跪倒在地,眼睛里的神采也渐渐黯淡了光芒。

这股强大又不祥的气息,转眼就席卷了整个洞府。

“走——”

彩云夫人看着同样无法离开的周长庸,挣扎着站起,伸出手将周长庸一掌击飞。

这雕像的主人到底是谁,就由她来揪出来!

但她还没有迈开半步,剩下的半截身体被风一吹,血肉尽散。

咕噜几声。

化为一堆白骨。

头骨在地上滚落了几圈,靠在墙边。

周长庸几乎无法相信,如此强大的彩云夫人居然就在瞬间,被人从身体到元神彻底灭杀。

但事情又的的确确如此。

容不得他不信。

如此强大,简直闻所未闻。

这雕像的主人是谁?

一般的仙神,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周长庸努力想要从地上站起,但那气息仿佛锁定了他一般。

他迷迷糊糊,几乎看见了完整的雕像朝着自己走过来。

“告诉我,你的心愿是什么?”

那雕像似乎活了,它询问着周长庸,一步步的朝着他靠近。

就好像就能看见自己的所思所想一般。

周长庸的心神恍惚了一下,丹田内的生死簿却守护住了他的最后一丝清明,足以让他不被这个雕像所迷惑。

当初的彩云夫人,就是如此么?

如今彩云夫人因为对它不敬,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被它灭杀。而自己同样身为大乘期修士,又出现在这里,所以它就将自己当成了下一个可以利用的宿主?

周长庸内心天人交战。

凭借他自己的实力,绝对不是这雕像对手,比他强得多的彩云夫人就在它的手下没有走出半步。如果出动生死簿,倒是能够将这雕像彻底解决。

但这雕像背后主人实力非凡,他若是动用了生死簿,恐怕消息就彻底隐瞒不住。

下一次来的,就不是一个小小的雕像,而是那神佛本人了!

周长庸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往后退。

他绝对不会被人控制!

就算对方再强,在天道屏障之下,又能使出多少威力?

周长庸心智之强大,绝非普通人可以想象。

从小到大,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都是怜悯的,可怜的,居高临下的。

他们会说,“这个孩子多聪明多好看啊,可惜他只能活十几岁。”

“不治之症,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吧,好好享受。”

“他明天会不会就死了啊?”

“咦,怎么还没有死?”

……

周长庸不但没死,他还每天都在努力坚持活了下来。

他以前住过多少医院,为了考阴官又差点了死了几次,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放弃多么轻松。

没有人可以救他,只要放弃,他就可以活的比一般人更加轻松,没有人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他做什么都会得到原谅。

但周长庸没有,反而选择了一条充满了艰难险阻的道路。

别人要他死,他就一定要死么?

都说他活不过二十,他偏偏要活给所有人看!

周长庸的身体当真后退了几步。

那雕像似乎也有些愣神,似乎没有想到区区一个修士也能反抗它的权威?

它加快了速度。

朝着周长庸走的更快了。

这个修士能够反抗,就证明他的利用价值非常高!

雕像几乎近到了周长庸的跟前。

“让我看看,你是什么人?”

那雕像几乎要没入周长庸的脑海之中。

不可以——

周长庸已经开始准备驱动生死簿。

他宁愿被九天十界追杀,也不愿意成为他人的傀儡而活着!

“本座的东西,也是你这种东西敢肖想的?滚——”

师无咎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随之,那股强大不祥的气息顿时被充满生机的灵气所取代。

就是这一股生机!

当时师无咎破棺而出,就是这么一股气息帮他压下了身体里的死气。

那雕像已经近到周长庸面前,却被一道白光直接击穿,将它整个雕像都直接钉在了墙壁之上。

周长庸感觉到身体一松。

他汗涔涔的从地上站起,衣服几乎都湿透了。

周长庸回过头,想要看看那射穿雕像的是什么东西,但那被钉在墙上的雕像却在瞬间化为飞灰,而那射穿它的东西,也随之消失不见。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重生之俗人一枚 [娱乐圈]我成了世界巨星 竹木狼马 天意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一不小心嫁入豪门[娱乐圈] 金玉瞳 最后的驻京办 超级仙学院 最后一个守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