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彩云夫人发疯一样的伸手想要将白灵的魂魄聚拢,但不管她掐了多少法诀,用了多少秘法,所得到手的都只是一片虚无。

周长庸的《度亡经》又岂是一般功法?白灵求死心之坚定,让周长庸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

人不能选择自己出生的权利,但却绝对拥有自己死去的权利。

他不是不可以将白灵收为鬼仆,但白灵他本身或许不希望这样活下去。

就像周长庸执着的追求“生”一样,白灵所追求“死”也是正当的。

“不会的,灵儿不会死的。”彩云夫人眼神茫然,“他怎么会死呢?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是幻境,我刚才一定中了幻境!对,有人想要我生出心魔才会这样做。灵儿怎么会主动来找我呢?假的,一定是假的!”

彩云夫人自言自语,彻底将自己说服了。

“我要去给灵儿找药,他一定还在等我。”彩云夫人很快就将眼泪擦干,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等到走出门的时候,彩云夫人已经恢复了之前那温柔俏丽的模样,看着就像是要出去见朋友一般。

“师父。”女弟子见到彩云夫人出门,连忙迎了上去,“师父,您这是要去哪里?”

“周道君已经等了我许久,我自然是要去给他看病的。”彩云夫人正色道。

“是。”弟子在旁边点头应道,随即好奇的看了看彩云夫人的身后,“师父,白师妹没有出来么?”

彩云夫人的身体僵了僵,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道,“你啊,也是修行不够,中了幻术了。你师妹压根就没有来我这里。”

“是这样么?”弟子有些愣神,但想起之前白师妹的样子,自己怎么也不像是中了幻术啊。

再说了,一般用幻术都是别有所图,这什么也没事突然用幻术是做什么?

但师父这么说了,当徒弟的也不好多加置喙。

彩云夫人前来为周长庸诊治的时候,周长庸正在打座。

除他之外,别无他人。

彩云夫人有些失望。

“夫人是在找谁么?”周长庸睁开眼睛,将彩云夫人的失落之色看在眼中,好奇的问道。

“我那不成器的小徒弟说想过来见见道君,我还以为他来了这里。”彩云夫人微微福身回答道。

“白道友好像已经离去了。”周长庸面不改色的说道,“他应该是是去找夫人你了才对。怎么,夫人和他是错过了么?”

“也许吧。”彩云夫人脸上完美的笑容略有些不自然,僵硬的将话题给转移开,“道君觉得近日身体可有什么不妥?抱歉,因为前来为妾身贺寿的朋友不少,一忙就忙到了现在,还请道君不要见怪。”

“哪里,我在这里过的很好,夫人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为我医治,已经让我十分感谢。”周长庸笑了笑,“不知道夫人是如何诊治,需要在下如何配合?”

“所谓望闻问切,妾身于医修之道也有自己的一点心得。道君身上疾病古怪,普通的治疗怕是不能有所成效。”彩云夫人说着,手中出现了一个精致不已的小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却另有乾坤。

里面居然装着大大小小各色金针,加起来怕是有数千枚之多。

“这是妾身特意寻人打造的金针,可以封住人体各个关窍。只要人的关窍一封,我便可彻底看清伤病来由,寻根溯源,由此来根治。”彩云夫人简单的说了几个自己曾经医治过的案例,继续道,“道君身上这死气实在厉害,照理来说,道君的身体应当难以承受这样的伤害才是。也不知道道君是吃了什么东西,又或者有什么样的法宝,才能压的住这样厉害的气息!”

“我五行缺四,克尽亲友,如今孤家寡人一个。想来是天道给我一线生机,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吧。”周长庸面不改色的回答道,“不知夫人这金针,要对我用多少?”

“前期不多,只需要封住一百零八窍便可。”

呵。

要真是一百零八窍都被封了,任是多厉害的修士恐怕也得乖乖就范了。

“是不是有些多了?”周长庸明知故问。

“道君难道不相信我?”彩云夫人反问道。

“哪里,夫人声名远扬。”周长庸想了想,直接坐了下来,“夫人尽管动手吧。”

彩云夫人拿着金针,缓缓的朝着周长庸走了过去,“道君尽管放心,我施针不疼,很快的。”

话音刚落,彩云夫人像是怕周长庸反悔一样,眼疾手快的就先给周长庸扎了第一针!

周长庸并没有反抗。

彩云夫人迅速的将剩下的针也全部都扎了进去。

一百零八根针扎完,彩云夫人才松了一口气。

被封住了这么多关窍,如今的周长庸是五感俱失,就算自己出手挖掉他的心,他也不会有任何痛楚。

这算是她最后的一点仁慈了。

彩云夫人向来深知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一般她认识的人,又或者是她的病人,她都是不会动的。她选择的对象,要么是那几个人缘不好的杂役弟子,要么是偷偷前来想要求医的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人,又或者是她偶尔出门游历改名换姓抓到的人。

因为她做事向来小心周到,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过。

谁会怀疑一个仁名在外,并且以济世救人为己任的医修呢?

对周长庸下手,实在是她没有办法的办法。

“周道君,你身上的这死气如此厉害,就算苟延残喘,你也活不了几年。你既能能扛得住这死气,想必根骨特殊。你的心一定能够为我儿延续生命,我会为你请大能佛修超度,不会让你受苦的,抱歉了。”彩云夫人说这些话,纯粹只是让自己安心罢了。

她其实并不像白灵想的,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清醒着去杀人,还不如彻底冷了心肠,当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还要更好。

一边是病人和朋友对她的称颂赞扬,一边是儿子和死于她手下的人对她的不解和谩骂。

她整个人,就好像分成了两半。

一半是医修彩云夫人,另一半则是杀人挖心的大魔头!

彩云夫人的手指涂着红色的蔻丹,很是漂亮,但当这只手要去活生生掏出别人的心的时候,便不再美了。

她是医修,修行的也是木属性功法。她甚至可以将人的心脏取出来之后还能让心脏维持一段时间的跳动。

此刻,她的手已经几乎摸到了周长庸的胸口。

周长庸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笑容,“彩云夫人,偷袭可不是一件好事。”

彩云夫人脸色一变,“不可能,你被我封了关窍……”

“就这些金针啊。”周长庸低头看了自己身上一眼,微微催动身上的死气。这些金针被死气侵蚀,很快就失去了威力,从周长庸的身上直接掉落了下去。

“你刚才都听见了?”彩云夫人看着周长庸的眼神毫不掩饰,充满了旺盛的杀意。

她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活着出去。

“彩云夫人,白灵用自己的命给你做提醒,你还是不能悔悟么?”周长庸声音严肃,神情冷漠,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显现了出来。

“胡说!我儿子好好的。”彩云夫人听见周长庸说起白灵,整个人就完全失控,“你少胡说八道。”

“……你儿子是生是死,你自己心里清楚。”周长庸倒是有些可怜眼前的女人了,只是她做的那些事情,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一句无辜。

她儿子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你怎么会知道他是我儿子?”彩云夫人突然醒悟了过来,“他一直以女儿身示人……是你,是你做的对不对?我儿子见了你以后,就来见我了,他……他在我的面前,魂飞魄散,魂飞魄散!是你对他动了手,是你害死我的儿子!”

彩云夫人越想越清醒。

她看着周长庸的眼神也越发的恶毒。

是她引狼入室,害了自己的儿子。

这个周长庸,就是为了杀她的儿子来的。

“彩云夫人,你的儿子早在三十年前就死了,这一点你比谁都要清楚。你一直困着他,以爱他的名义害死了那么多人。”周长庸居高临下的看着彩云夫人,“他放出了万年秋实的消息,为的就是要找人来杀他自己。一个人,若是被逼到这个地步,就意味着他已经毫无生存的欲望了。彩云夫人,是你毁了他。”

“胡说——”

彩云夫人终于控制不住,一挥手之下,周长庸所在的洞府就直接被毁了大半。

不愧是修行已臻化境的大圆满修士。

这一击之下的威力,着实令人意料不到。

论修为,不用生死簿的话,周长庸肯定不会是彩云夫人的对手。

但对方心绪大乱的话,周长庸并不是没有机会。而且,他也想要知道,彩云夫人到底是受到了谁的威胁和指使才会做出这样是事情来。

“我有没有胡说,你不清楚么?”周长庸知道软刀子扎在哪里才疼,“他的魂魄离体,本该就此轮回。但他拼着一股执念想要去见你,想要再劝你一次。他临死之前和你说了什么?那都是他的肺腑之言,但你是怎么做的,你压根就没有好好听他说话吧。”

“如果他不去见你,说不定他不会魂飞魄散,还能保留一点真灵转世呢。”

“但是白灵和我说,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那些为你所杀的人,和他杀的没有任何区别。他罪孽深重,哪怕投身畜生道也不足以偿还,不如就此泯灭于天地之中,他的一点真灵若是能够滋润哪怕一花一草的生长,都是他的功德!”

彩云夫人怔怔的呆在原地,几乎忘记了反应。

她是真的不知道白灵不愿意这样活着么?

她知道的,真的知道。

但是,知道又如何?就算知道了,她就真的能够眼睁睁看着儿子去死么?

他那么聪明,又那么孝顺。

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听。

让他从小穿女装,要他伪装成一个女子,让他在人前只能叫她师父,不能喊她娘,他都乖乖的应下了。

可是为什么,白灵一件错事也没有做过,他一个人也没有杀过,但是偏偏要死的人却是他?

“你知道我从入医修道以来,一共救了多少个人么?”彩云夫人眼眶微红,轻咬着嘴唇,声音低的几乎叫人听不清。

但她并不是在问周长庸这个问题,只是起了这么个话头罢了。

“我一共救了九百三十一万八千六百五十二人。”彩云夫人郑重其事的将这个数字说了出来,“我曾经不远千里赶赴凡间,化为普通医女,只为了解决那个城市的瘟疫;我可以在雪地多年只等一株救人的雪莲开花,为此数年不见人烟;我也曾立下道心誓言,拯救我能拯救之人,不分男女老少,不分高低贵贱,甚至是魔修、妖修、我遇见了都会救;我也因为救过不该救的人被千里追杀,也因救不了某个人而被恩将仇报。但是,我几乎都没有后悔过。”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人生怎么可能半点后悔都没有尝过?

“我的道侣是一个很善良也很有责任心的人,他拒绝了许多出身显赫的仙门女子,选择和我相伴一生。他为了救我和灵儿而死,死前还在劝我不要因为一个人的仇怨而毁了道心。我一个人,辛辛苦苦,胆颤心惊,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有灵儿这个儿子,不敢和他共绪母子天伦。我以为我行医救人,行善积德,上天会保佑我的儿子,我可以放弃我的仇恨,继续当我的彩云夫人。但是,老天连这最后的一点指望都没有给我!”

彩云夫人的眼睛已经通红,整个人随时都要暴起。

她就像是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发疯前最后的一丝冷静。

“因为我是医修,我有利用价值,所以她掌控不了我,就要去掌控我的儿子。灵儿每天疼的睡不着觉,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体不断溃败。我去求我的好友,去求我曾经的病人,希望他们能够借法宝和药材给我,可是都没有用,全都没有用!我愿意屈服,但是灵儿不愿意,我只是前脚刚走,后脚灵儿就死了。灵儿成不了鬼修,真可笑,我积累了那么多的功德,他都没有这一丝生机。”

“既然天道不能让我救他,那我就只能逆天而行了。”彩云夫人哈哈笑了起来,“我才杀了几个人?加起来也不到我救的人的零头。那些魔修、妖修,他们屠城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去指责?他们伤人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去阻挡?我为了救我的儿子,情有可原,又有何不可?!”

她不过是想要灵儿活着而已。

不需要他健健康康,不需要他孝顺听话,只要能活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就可以了。

如此简单而已。

但仅仅是这么简单的愿望,都要被破坏。

如何心服?

如何能心服?

“彩云夫人,你疯了。”周长庸沉默了半晌,回答道,“你如今所做的一切,又和你口中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没有区别,也无所谓了。”彩云夫人死死的看着周长庸,“我还有机会。既然那个人能够救灵儿一次,就能起死回生第二次。不过灵儿要是再活过来的话,肯定需要很多很多药。周道君,你如今也算是死的明白了,不如就将你的命,给我罢!”

“你口中的那个人,是谁?”周长庸当即问了出来。

“拿到了你的心,我就告诉你。”彩云夫人屈指成爪,又狠又快的朝着周长庸攻击了过去。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告密者 盗墓奇兵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别动我 九项全能 最强升级 却无心看风景 被偏执神霸宠的日子[快穿] 都市良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