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在旁边看笑话看够了之后,才大发慈悲的让三姐妹回去。

他毕竟也是个心胸宽广的前辈,没有将人逼到绝路的爱好。

三姐妹看见师无咎的示意,心里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连忙放开周长庸,然后一股脑的爬起来。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说完,三姐妹一溜烟的就跑了,徒留下周围的一干吃瓜群众,吃瓜吃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啃的是块木头,停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才好。

不带这样的!

“哼,走吧。”师无咎心情大好,一挥袖就将三姐妹给带走,那叫一个潇洒随意。

周长庸哭笑不得,心里却是没有半点生气。

只是这样的小手段而已,他不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如果他和师无咎易地而处,恐怕做的比这个过分多了。

这么想想,倒是意外的有趣。

师无咎这个人,似乎在有些时候会自带一种出乎意料的小惊喜。

“周兄……”陈化雨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来,只能喊了周长庸一声。

“让两位见笑了。”周长庸倒是泰然自若,“这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陈化雨顿时钦佩万分!

他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像周长庸这样泰然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

“周道君,那我们接下来还去打探消息么?”王七十五剑很煞风景的问了一句。

“方才那三个女子倒是提醒了我。”周长庸缓缓摇头,“女子有时候比男子做事要更加合适。”

若刚才是三个威猛壮汉来抱着周长庸哭,周长庸怕是一人一脚就将他们给踢开了,围观群众也绝对只是恶心而不是怜惜。

所以,彩云夫人的儿子,也未必一定是男装示人对不对?

起码之前那个被迷惑的弟子就提过一句“白师姐”。

不管如何,这个白师姐还是要去见见。

周长庸再一次的回到了葫山。

那个弟子口中的白师姐,自然就是彩云夫人座下赫赫有名的白灵了。

白灵在彩云夫人座下的一干弟子里,名声都不算好。她本身在外面游走也没有多少耀眼的成绩,一切表现均是平平,唯有脾气恶劣这一点称得上是绝无仅有。

但奇怪的是,她的其他师兄弟们对她并没有多少恶感,这或许和她受彩云夫人宠爱有关。

在白灵的洞府之外,几个侍女正窝在一起聊天。

周长庸立刻就隐去了身形,朝着那几个侍女走了过去。

陈化雨和王七十五剑都有些不解,他们不是要来找白灵的么?还是和之前对付那个月清辉一样冲上去打一顿不就可以试探出来了,为何现在去听人家姑娘聊天?

不由自主的,两人又想起之前在大街上,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抱着周长庸大腿哭泣的事情来。

莫非,那三个姑娘也不是真的认错人,而是周长庸在女色上面当真有点不为人知的小癖好?

想到这里,陈化雨和王七十五剑都有些不好。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神当中看出了相同的想法,只能默默的将这个猜测给咽了下去。

周长庸自然不知道这两个家伙都将自己想成了什么样子,但就算知道估计也不会怎么样,毕竟是师无咎搞出来的乌龙,周长庸要么背锅要么就要将师无咎给供出去。

想到师无咎那破脾气,周长庸还是忍住了。

他大方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

“周兄,你到底……”陈化雨还是没有忍住,上前询问道。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而有时候八卦和聊天往往能够得知许多消息。”周长庸意味深长的看着陈化雨说道,“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瞧一个女人的八卦能力。”

女人都是天生的情报工作者。

她们特有的细心、直觉、往往能够挖掘出旁人不敢相信的真相。

“白师姐是不是又骂你了?”一个侍女心疼的看着小姐妹问道,“你啊,就是笨,干脆就和我一起去伺候王师兄就好了。白师姐的脾气一直都很差的,跟着她也没有什么前途。”

“对啊,白师姐那么古怪,伺候她吃饭她不喜欢,伺候她洗澡她要赶我们出去,平时给她唱歌跳舞她也要骂人。之前不是还有几个长得英俊的侍从自荐枕席么,还被她连人带床直接扔了出去,实在奇怪!”

“对,听说她以前的侍女,都会离奇失踪,特别可怕!”

“……也,也没有你们说的这么恐怖啊。”那个被围着的小侍女听着有些瑟瑟发抖,“白师姐虽然动不动就骂我,但从来没有对我动过手。”

“明面上怎么会对你动手啊,笨。”

“赶紧撤吧,白师姐这个人没有心的,以前我听说有个侍女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后来被杀了,白师姐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也没有想过给人家报仇。那侍女对她忠心耿耿,以前有人说白师姐不好,那侍女直接和人约生死战。大家都说,那个侍女说不定就是代主受过,白师姐在外面得罪了人,才连累侍女死了。”

“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如果是伺候其他弟子,起码我们还有个靠山,不然我们费心费力的,难道就是为了替别人去死么?”

“可……可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放心吧,你明天就磕个头走人就是了,白师姐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就算你走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对对对,你可别犯傻。”

这些侍女合计了一下,越说越害怕,商量着该如何顺理成章的离开。

“听她们此言,这个白灵着实有些过于冷情了。”陈化雨自己是个心软的人,听见这些侍女如此之说,心里对白灵也有些不满。

修真界里收侍从的修士多得是,但既然收了他们,对他们的人身安危肯定要是保全的。不然人家不远万里前来投靠,图什么呢?

“只是她们只言片语,未必能确定一个人的性情。”王七十五剑反驳道,“或许是另有隐情呢。”

“王道友说的在理。”陈化雨对于王七十五剑十分信服。

“我去查探一二吧。”王七十五剑主动对周长庸说道,“周道君,我在修真界还勉强有些名气,前去拜访也说得通。在下认为道君此刻应当与陈道友一起去参加彩云夫人的寿宴才是正事。”

“啊,对,时间差不多了。”陈化雨看着天色,忽然反应过来,彩云夫人的寿宴就快开始了,他们可不能再继续停留下去了。

周长庸看了王七十五剑一眼,点了点头,“那就如你所说。陈兄,我们先去参加彩云夫人的寿宴吧。”

“也好。”陈化雨不舍的看了王七十五剑一眼,还是掂量出了轻重。彩云夫人才应该是他们关注的重点才是,不能为了一个白灵就错漏了彩云夫人那边的信息。

彩云夫人的寿宴一开始,这葫山上下就更是人流涌动。

陈化雨在外游历多年,和彩云夫人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加上炼丹师稀少,厉害的炼丹师就更是容易被奉为座上宾,故而他拿着请帖、带着周长庸就很容易的在弟子的招待之下进入了葫山的内场区,寻了个靠前的位置,直接坐了下来。

而寿宴会场的布置,也是叫人大开眼界。

左有瀑布千流,高山流水,右是鸟语花香,人间仙境。

四时景色,几乎可以一眼望尽。

而在这会场之中,又设下了无数阵法,可以将这些四季不同的美景来回变换。美景万种,总有一种是你心头所好。

那些滋味甚好的蔬果、价值千金的兽肉,以及酝酿了百年千年的美酒佳酿,应有尽有。

穿着统一服饰的侍女仙童,游走于众多宾客之中。法修者递上淬炼真元的佳肴果品、神修者送上愿力纯净的鸡鸭鱼肉、佛修者则是奉上不沾血肉的纯素之食、剑修者则是端上凝练心境的上等茶水。

在座修士千万,而能井然有序,为不同修士送上不同所需之物。不说其它,光是这一份心意和妥帖,便已经是叫人心旷神怡。

周长庸因为脸上有着病容,故而送上来的菜肴就多是滋补之物。

早就听闻彩云夫人八面玲珑,如今以小见大,周长庸才知道传言不虚。

“周兄,东西南北中五疆的有名修士,几乎都到齐了。”陈化雨压低了声音,偷偷的和周长庸感叹道,“当年我派掌门炼出仙丹飞升,举办的飞仙大会我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但如今看着彩云夫人的这一次寿宴,大约也能从中窥探一二了。”

陈化雨这话说的真心实意。

周长庸看着周围这些修士,心里也有了一些了解。

在场的修士里,同他一样的大乘期修士也为数不少。只是有的是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来的,有的则是和周长庸孤身一人前来。但同样的,身上带着伤病前来的修士也有不少,估计也是想要在彩云夫人的寿宴当中寻得机会为自己治疗吧。

“师尊到——”

伴随着一声呼喊,场上的侍女仙童纷纷跪地行礼。

而原本空无一人的主座之上也显露出了一曼妙身影,好似她原本就坐在那里一般。

可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如何避开众人耳目坐上去的,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看明白。

周长庸神色微沉。

这彩云夫人的修为比他要高上不少,恐怕距离飞升也只有一线之隔了。

她手执小扇,眼角含笑,语气也是随和的很,“自家人,不用行礼。你们为我的寿辰忙碌多时,我都记着呢。”

底下跪倒的一干弟子仆从均感受到一股温和有力的力量将他们托起,心中更是信服不已。

“恭贺师尊千秋。”

彩云夫人笑着回应,“辛苦你们了。”

周遭的修士见到彩云夫人如此年轻的模样,也是纷纷道贺。

“彩云夫人大喜,如今看来却是飞升在即了。”

“如今彩云夫人已重回巅峰之际,修为已臻化境。”

“双喜临门,实在可喜可贺。”

“我西疆,多年不曾出现一位医仙了!”

……

“哪里,诸位道友谬赞了。”彩云夫人听见众人道贺,脸上也泛着喜气,“若非诸位道友多年帮扶,哪里有妾身如今辉煌呢?”

众人又是好一阵恭维自不必提。

陈化雨见彩云夫人如此修为,心中也是大定。

修真界的人都知道,这即将飞升的修士几乎是不死之躯,故而对付他们是难上加难,挑衅他们更是自寻死路的行为。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些修士是冲着万年秋实而来,企图避开彩云夫人的耳目去对付她儿子的话,如今见到她的修为,就会彻底打消念头了。

为了一颗万年秋实和即将飞升的准仙人对上,实在太不明智。

故而她儿子的安危,也有了极大的保障。

彩云夫人朝着四周扫了几眼,视线很快就落在了周长庸和陈化雨这边。

陈化雨见彩云夫人看过来,也赶紧起身恭贺,“陈化雨见过彩云夫人。多年不见,夫人还是风采依旧,如今即将飞升,实在恭喜。”

“陈小友如今也是名声显赫,以后成就必定不输你师尊。”彩云夫人见到陈化雨也是微微点头,“你师父可还好?”

“师父如今潜心炼丹,不能来参加夫人寿宴,还请夫人原谅一二。”

“令师早已经是半仙之躯,说来也是妾身前辈。哪里有前辈来贺晚辈的道理,你能替师前来道贺,妾身已经十分感激了。”彩云夫人说话滴水不露。

陈化雨又送上自己准备的一些上好丹药,但了贺礼,这才重新坐下。

“这位道友倒是面生的紧。只是妾身多年闭关,倒是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如此年轻的道君?”彩云夫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到了周长庸身上。

或者说,方才她看向陈化雨,本身也是因为周长庸。

周长庸的修为,能骗过那些修为不如他的,哪里还能骗得过彩云夫人呢?再者,周长庸也没有想一直低调。

彩云夫人和万年秋实怕是关系不浅,周长庸若是一味低调,恐怕得不到多少想要的东西。

在修真界,往往是实力为尊。

彩云夫人话语一出,场上的修士也纷纷朝着周长庸看了过去,闻者也是惊讶不已。

这个看着病恹恹的修士居然是大乘期的道君?

已经到了这个修为,完全可以上座,何必屈尊和陈化雨坐在一起呢?而且看他模样,也不像是众人知道的那几位,却不知道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在下周长庸,只是山野出身,如今修为还过得去便出来游历一二。”周长庸微微拱手道,“叫夫人见笑了,在下身患重疾,恰闻夫人医术高超,故而才前来碰碰运气罢了。”

“周道友多礼了。”彩云夫人美目微眯,随手打出一抹真元涌入周长庸体内探查,周长庸并无抗拒。

生死簿潜藏在他丹田深处,只要他不主动暴露,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

真元运转一圈之后,彩云夫人将真元收回,脸上也是大为失色。

“请恕妾身才疏学浅,道友这病着实古怪,妾身还是第一次见到!”彩云夫人不知道医治过多少疑难杂症,但是对周长庸这病却是束手无策。

要说周长庸这一身是病,倒是也不尽然。

他身上的奇经八脉都是通的,是万年不遇的修行根骨,能够修行到大乘期一点儿也不奇怪。但古怪的就是他身上的那些古怪死气,若说是那鬼修的阴气和死气,却又有些不同。因为阴气和死气只有鬼修才会有,活人沾上一点儿怕是就气绝身亡了,但周长庸又的的确确是个活人。

方才探查的时候,彩云夫人送出了十分真元,如今收回来的却不过一分,剩下九分已经完全被周长庸给吞噬了。

可以想见,周长庸自身因为大乘期而修行得来的真元,恐怕也损耗甚多。若非彩云夫人是医修,怕是也难以轻易发现在座宾客之中还有这样一个隐藏的大能置身其中。

“不知夫人有何见教?”周长庸还是表现出了一个病人应该有的模样,殷切的询问道。

彩云夫人似有为难,只能无奈叹气,“道友这病妾身毫无头绪。想来道友只能尽量多用些生机浓郁之物,暂时补充体内生机罢了。或许在仙界之中,能够有治疗道友的法子,还请道友见谅。”

“哪里,夫人愿意为我看病,已经让在下分外感激了。”周长庸面上有失落之色,却还是保持着风度坐回原地。

周围的修士也是惊讶不已。

没想到居然连彩云夫人也难以治愈对方的疾病,怪不得明明是大乘期修士却没有什么名声。恐怕为了治他的病就已经耗费了心血,哪里还能闯出什么外物名声呢?

“妾身虽然不才,但对道友的病也是十分好奇。若是道友不嫌弃,在宴会过后不如在妾身道场这边休息些时日。我于医修之道向来有几分自信,不想在道友这边折戟,还请道友放宽心,您的一干用度,我葫山都包了。”彩云夫人继续说道。

“那就多谢夫人了。”周长庸微微颔首,答应了下来,“在下久病之人,不能在此多侯,以免过了病气给旁人。还请夫人派人送我暂时离开,等宴会结束,在下再来拜贺夫人。”

“道友这是说哪里的话,徒儿,你去带这位周道友四处转转,换换心情。”彩云夫人朝着身后随侍的黑衣女弟子说道。

“是,师父。”黑衣女弟子当即应下,走到周长庸跟前,“道君,这边请。”

周长庸给陈化雨试了一个眼色,离开了宴会。

他自有要去的地方。

另一头。

“白师姐,师尊的寿宴已经开始了,您真的不去么?”几个弟子守在白灵的洞府问道。

“不去!”白灵人都没有从洞府出来,斩钉截铁的就拒绝了同门师兄弟的邀请。

“那我等就告辞了。”门外的弟子早已知道白灵的臭脾气,只是前来随意喊一声罢了。

“师兄,这白师姐越发的目中无人了,竟然连师尊的寿宴都不去参加!”一名弟子愤愤不平。

“算了,师尊都不在意,我们能如何?”师兄安抚道,“我们还是早点前去给师尊贺礼吧。”

待得这些人走干净之后,王七十五剑才缓缓显露身形,泰然自若的朝着白灵的洞府走了进去。

“谁?”

“是我。”

等两人见了面,王七十五剑看着白灵越发瘦弱不堪的面容,心里也很是不好受。

“王平弱,你怎么突然来了?”白灵孤独的坐在椅子上,声音不负之前的柔和,完全是个清亮的男子嗓音。

周长庸猜测的不假,彩云夫人的儿子并非以男子面容示人,而是伪装成了女子。

此外,他还和王七十五剑早已相熟。

“我只是来看看你是否还好。”王平弱走在外面,大家早已经忘记他原本叫什么了,如今听见别人喊自己真名,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时半会是死不了的。”白灵没有什么好声色,“我收到消息,我那母亲如今已经修为大成,她倒是一点都没有修行阻碍,反倒是我,如今修为半毁,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以你的聪明才智,若是能想开,必定能一日千里。”王平弱对此也有些无奈,“如今你女扮男装的消息,应该已经被人看出来了。月清辉那边并没有为你起到多少遮掩的作用,恐怕再过不久,彩云夫人就能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你这又是何必?”

白灵对王平弱口中的这些老生常谈早已经没有多少兴趣,向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只是如今见王平弱这话里话外的,似乎有些不对。

“你在外面遇见了谁?”白灵一针见血的问道。

王平弱一怔,对白灵的话倒是没有多少惊讶,“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他这个好友,才智卓绝,让人叹服。

只是越聪明的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就再也难以从中间走出来。

他虽然百般斡旋,怕是也不能更改他的想法。

“我在外面遇见了一个人,叫周长庸,是陈化雨的好友……”王平弱将和周长庸相识的过程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方才他已经被我支去前往你母亲的寿宴,到时候我会和他说,你不是彩云夫人的儿子。这么一来,你就不用担心要被人伤害了。”王平弱真心实意的回答道。

“不,你被骗了。”白灵叹了一口气,“人家早已怀疑你,这才特意离开。就算你不说,他肯定也会找个借口离开的。”

“怎么可能?”

“你剑术虽精,但你从来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知为何?”白灵看着王平弱不敢置信的模样,脸上反而生出了一点笑意来。

他这样的人,自然更愿意交王平弱这样的朋友。只是王平弱这样的人,永远只能是好朋友,而不能是知己。

因为王平弱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王平弱自是不解,“白灵,我们相识多年,这一次我听闻有人要害你,特意从北疆赶来……”

“王兄,你当然不了解你的这位朋友。”周长庸从洞府的另一头走来,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照面之下,他便已经知道白灵是什么样的人。

聪明人,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所思所想了。

白灵这个人,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和他也有些相似。

只是周长庸更加想得开,也更加执着罢了。

他曾经有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但是如今看见白灵这个人的存在,那些不解的地方又能想得开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超自然大英雄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阴阳师物语 缥缈·提灯卷 造车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首无·作祟之物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欢乐颂(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