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彩云夫人有儿子?”周长庸似乎不记得自己打听到过这一点。

“我也未曾听说过。”陈化雨仔细想了想,确实没有听说过彩云夫人还有个儿子,“不过彩云夫人的确有过一个道侣。不过她在道侣陨落之后就一心钻研医术,并没有再亲近他人了。”

“也就是说,你不能肯定她有没有儿子。”周长庸回答道,“她是西疆最强大的医修,就算真的有儿子她要隐藏也是理所当然,以免成为他人的把柄。只是我更好奇的是,陈兄,那个小孩为何偏偏找你传口信?另外,那小孩可有什么其他古怪之处?”

要说这万年秋实的消息,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陈化雨在被周长庸叮嘱过之后,也算是千般小心。如果消息没有泄露的话,那么对方是如何知道陈化雨要找万年秋实,而且连条件都提出来了,又如何让陈化雨相信他的话呢?

“那小孩……那小孩……”陈化雨有些头疼,揉了揉额头,“奇怪,我怎么想不起来那个小孩长什么样子了?”

周长庸一说,他才意识到不对。

他好像压根就没有怀疑过那个小孩说的话的真假,事后也没有想过要去找那个小孩子,而是直接跑回来和周长庸转达信息了。

那个小孩子有古怪!

陈化雨顿时警惕的看向周围,有些担心自己会被盯上。

“看来,对方是早有准备。”周长庸示意陈化雨放松一些,师无咎在这里呆着呢,哪里能够有人能到这里来?可以说,就算他们现在直接闯到彩云夫人家里将她儿子杀掉再躲到这里来,师无咎都能将彩云夫人给挡回去。

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莫非是我不小心走露了消息?”陈化雨百思不得其解,“可我孤身上路,几乎没有和其他人有过交集。就连周兄你,我都是在到达前才透露消息的。”

“或许,是一开始就被盯上了。”周长庸意有所指道,“往坏处想,彩云夫人寿辰、万年秋实、还有如今的口信,都明显是一个局。而我们此刻身在局中,恐怕想要脱身也难。”

“而且,敌人在暗我在明,想要追查都无从下手。而对方的目的,恐怕就是彩云夫人的儿子。”周长庸叹了一口气,若他是陈化雨,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露出马脚。但想起应竹春这个“先例”,周长庸对于陈化雨的期待值就不由的降低了许多。

起码这一个还能平安活到这么大。

对方精心设计,或许只是为了让陈化雨去杀彩云夫人的儿子,而周长庸不过是中途被卷进来的人而已。

“我只是一个小小炼丹师,如何去杀彩云夫人的儿子?”陈化雨越发莫名,“彩云夫人治疗过的修士不知凡几,若她真有儿子,她一直隐瞒,必定对儿子十分看重,若真杀了,恐怕万年秋实得到手了也没有命用。”

“炼丹师交友遍布天下,自然有许多厉害修士为了丹药可以替你卖命。”周长庸反而觉得陈化雨若是想要杀人,反而比其他修士还要来得容易。

应竹春可以用一颗“三春丹”除掉仇人,陈化雨为何不能?

“彩云夫人如果真的隐瞒了自己有儿子,那么她儿子的行踪也必定难以预料。若是有心算无心,要悄无声息的杀掉她的儿子并不难。”

而且,要是她儿子当真实力超群,彩云夫人忙着培养还来不及,怎么会一直隐瞒?可见她儿子实力低微,方便下手。

如果设局的人是想要杀掉彩云夫人,一颗万年秋实恐怕还不够格,但如果是她的儿子,小心一点却未必不能成功。

“难不成是彩云夫人的仇家?”陈化雨喃喃自语道,“在她寿辰之际要杀了她的儿子,真毒啊。”

若成功了,恐怕彩云夫人道心都要被毁掉。

彩云夫人的寿辰一到,四面八方的修士都会赶来。其中有能力有本事杀掉彩云夫人儿子的修士恐怕不少。就算防得了一个,也未必防的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一颗万年秋实若是能毁掉西疆最强大的医修,那也是稳赚不赔。

“这事恐怕要提前知会彩云夫人一声才好。”陈化雨虽然也想要万年秋实,可也不会在人家的寿辰之时杀人家的儿子。这事要是做了,他恐怕一辈子都要良心不安。

“你现在不能去。”周长庸及时制止道。

“周兄,万年秋实我们可以再找,但是为了这样的东西去杀人家儿子的事情,我做不到!”陈化雨有些义愤填膺,神情之中还包含了一些对周长庸的失望。

“他是为了阻止你去送死。”师无咎在旁边听着,觉得这人实在蠢得过分,“你跑到彩云夫人面前说,有人为了万年秋实要杀她的儿子,彩云夫人若是问你你怎么知道的,你要如何回答?”

陈化雨一时愣住。

对啊,他该怎么回答。

“另外,若是这消息是假的,彩云夫人根本没有儿子,你又该如何?”师无咎继续问道。

陈化雨的神色已经被愧疚取代。

“抱歉,周兄,我太激动了。”陈化雨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果断道歉。他就是太过莽撞,平时得罪了人自己都不知道。

“无妨。”周长庸并不介意,“陈兄你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这事,静观其变的好。幕后之人可能只告诉你了这个消息,但也有可能告诉了其他人。陈兄你为人正直,不想动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为了减少竞争对手而伤你。既然对方敢将和彩云夫人作对,恐怕其本事不小。我等终究不是西疆之人,贸然行动,恐怕是祸非福。”

“是我鲁莽了。”陈化雨越发愧疚,自己误会了好友,人家反而在担心自己。

“咳,化雨,距离彩云夫人的寿辰还有一个月,我看你暂时就不要出门了,就在我的道场里好好休息。至于礼物,你既然是炼丹师,就送一些自己炼制好的丹药就是了。”紫山君总算找到插话的时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也好。”陈化雨思量过后,觉得先躲一躲也未必不是好事,“可彩云夫人那里……”

“彩云夫人没有儿子,一切就只是闹剧。若是有儿子,她既然能够隐瞒这么久,这短短一个月,恐怕她儿子也不会有事。”周长庸安抚了几句,“陈兄,你还是先好好冷静一下,等回忆起了给你传口信的小孩古怪之处,再谈其它不迟。”

“好。”

紫山君知道自家好友什么个性,招人喜欢的时候也是真讨人喜欢,被人讨厌的时候也是真的人憎狗嫌。为了避免陈化雨说出其他什么不好的话,紫山君连拖带拽的将人给带走了。

他一定要好好给陈化雨上上课,这和朋友之间的说话方式也要好好改改,可不能什么话都说。

长此以往,朋友怕是要变敌人。

“嗤,看看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蠢得要死。”师无咎鄙视了几句,“实力不强,嘴皮子倒是挺强。”

周长庸久久的看了师无咎一眼。

师无咎被他看的有些发毛,“怎么,知道本座聪明绝顶,要对本座臣服了?”

“方才多谢前辈出言相助。”周长庸知道师无咎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对方虽然想要生死簿,但对他却没有什么过什么危及生命的举动。其中或许也有契约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师无咎本身就不是一个滥杀无辜强取豪夺的人。

“少自作多情,本座可不是帮你,只是见不得人犯蠢而已,本座恨不得你赶紧死了。”师无咎不屑一顾,“区区一颗万年秋实,你们可真是能闹。”

周长庸笑的带了几分真心。

他的瞳孔极黑,皮肤又白的过分,此刻不知为何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泛着一点红晕。就如同冰雪上点了一抹红,煞是惹眼。

如果不是一脸病容的话,小骗子在人族里应该算是长得不错的吧。

不过这点姿色比起本座来,还是又如萤火之辉与日月之别了。

师无咎十分自信的瞥了周长庸一眼,骄傲的挺了挺胸膛。

由于西疆地方广阔,修士又不怎么聚集,陈化雨如今闭门不出的话,周长庸想要收集消息,就只能放出鬼仆,让他们前去查探,最后再来综合分析了。

既然已经进了局,周长庸可不想将主动权一直交到别人手中。

不管那背后之人存的什么心思,这颗万年秋实,他周长庸都要了!

西疆,彩云夫人道场葫山。

“师父,弟子有要事禀报。”

“说罢。”

一名黑衣女弟子态度恭敬的跪在了山门前,将自己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外界传闻西疆有万年秋实即将成熟,不少修士借此在西疆活动,弟子看着,其中不乏有那些臭名显著之人,恐怕于师父您的寿宴有碍。弟子愿为驱使,为师父铲除这些邪魔外道。”

“万年秋实?”

山门缓缓打开,走中走出一名俏丽的红衣女子。

她梳着飞云髻,头顶斜插着一支桃花簪,手中轻握着一把流萤小扇,看着不过双十年华,肌肤吹弹可破,让人难以想象她和传说中的彩云夫人是同一人。

女弟子见到师父出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更多的还是欣喜,“恭祝师父功法大成!”

就算是大乘期巅峰修士,想要返老还童也没有那么容易。用丹药用法宝幻化而来的容颜,也只是皮相上年轻罢了。但彩云夫人乃是医修,对于驻颜之法颇有心得,如今功法大成,不仅在容貌上恢复了年轻,连带着肉身也回到了巅峰时刻。

可以说,就算如今有好几名大乘期巅峰修士一起围攻,彩云夫人也不惧任何人。

“我本是想在寿宴之时宣布我已有所突破,飞升指日可待,没想到老天倒是不愿见我太过轻松。”彩云夫人小扇轻掩,倒是十足的风流,“我突破之事,你暂时不要对外告知。我仇家多了去了,若是能一网打尽,也是好的。”

“是,师父!”女弟子微微颔首,随即又叩首问道,“师父,又有几名杂役弟子耐不得医修艰难而离开,您看?”

“医修本就不比其他功法来的迅速。”彩云夫人对此也是颇为无奈,“随他们去吧,古往今来医修能大成者又有几人?若是来日我能成功飞升,或许才能让他们看见希望。”

“师父必定能飞升成功。”

“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弟子遵命。”

弟子走后,彩云夫人眼神一冷,周围的灵花灵草都有些恹恹。

“万年秋实?”彩云夫人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若是有了它,我儿必定欣喜万分!”

另一头,紫山君将陈化雨拉到一边,开始小心叮嘱。

“你之前说话实在叫人生气,若不是周长庸不和你计较,你被人打一顿都是轻的。”紫山君的语气不由的重了几分。

往好听了说,陈化雨是至情至性,往差了说,那就是鲁莽没眼色。

为着这个,陈化雨以前也没有少遭难。不过难得的是,陈化雨不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加上炼丹技术超群,看人的眼光也着实不错,因此才一直没有怎么吃过大亏。

“我知道错了,只是我也是有些着急。”陈化雨老实认错,“不过周兄不会和我计较这些,我能感觉出来。”

“你那周兄……你了解多少?”紫山君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

他很少询问陈化雨的朋友情况,但是这一次,他却多嘴问了。

“周兄虽然疾病缠身,但却心胸开阔,而且有经天纬地之才。此外,他重情重义,对炼丹之术也颇有见解,简直是我此生遇见过的一等一的人物。”陈化雨开始一系列的吹捧。

“得得得,这话你去和你的周兄说就是,和我说没用。”紫山君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么,你知道他如今多大,是什么修为,拜的是哪路师父,是法修剑修神修儒修还是其他什么道统么?”

陈化雨被问的有些哑口无言,“……我,我并不清楚。”

“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反而不清楚?”紫山君刚被压下去的火气差点又上来了。

“平时聊天,怎么会专门提起这个?再说了,周兄也没有问过我的师承啊,朋友之间只要谈得来,查的这么明白细致做什么?”陈化雨振振有词,“还是说你怀疑周兄心怀不轨?”

“我见过的人不少,你那周兄绝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这一点你大可放心。”紫山君自认在看人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你那周兄的修为,恐怕还要在我之上。”

“不会吧。”陈化雨有些不敢相信,“虽然我不知道周兄的具体年纪,但应该也不算大。周兄又有那样的怪病在身,我估计也就是元婴期出窍期之类的。”

“你自己出窍期,就觉得别人都和你一样?”紫山君嗤笑了一声,“人家只是不显山露水而已。人家有那样的疾病,还能如常人一般行动自如,可见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化境。再说了,这一个月来他带回来的消息,可不是一般人能收集到的。西疆不比东疆修士聚集,打探消息的难度可不低。”

“莫非周兄是化神期修为?”陈化雨眼睛一亮,“周兄果然是少年英才。”

“不止。”紫山君摇摇头,“我估计,他的修为不会在王七十五剑之下。我神修道统和你们有所不同,我们本就是为庇佑凡人而生,故而术法之中也多为防御。但同样的,我对一些气息也颇为敏感,你若是哪天真的惹了什么大祸,恐怕也只有你这个周兄能救你一把了。”

以陈化雨这样的性子,怕是总有一天能捅出篓子来,到时候就要看他的朋友们能不能拉他一把了。

“……能不能说明白一点?”陈化雨实在厌恶好友这说话说一半的架势。

“天机不可泄露。”紫山君也是无奈叹气,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是模模糊糊有预感,哪里能说的清楚明白?若是说的太明白了,反而就不会准确了。

“至于周长庸的那个师兄……”紫山君发现自己压根就看不透对方,“你不要去惹他就是了。我见他只关注周长庸,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你可别傻乎乎的凑上去。”

“我说的你记住没有?”紫山君稍稍提高了声音。

“记住了记住了。”陈化雨无奈应下,“好友,你再这么操心,恐怕马上就要成老人家了。”

“老了也不错。”紫山君微微一笑,“在我们神修体系里,面相越老,就证明神力越高,我还嫌我有些年轻了。”

哎。

神修的审美反正他也是不懂。

——————————————————

彩云夫人的寿辰宴会很快就到了。

陈化雨这些日子也一直安稳的待在紫山君的道场,半步也没有出门,对于外界的消息几乎都来自于周长庸。他也按照紫山君的叮嘱,基本上没有去打扰过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

等日子到了,他拿着请帖,就带着周长庸出发了。

师无咎自己不愿意去。

他堂堂一个妖皇,去给一个人族女人祝寿?恐怕那人族女人受不起他的礼,不折寿就不错了。

这么短的距离,要是周长庸真的有意外,他随时随地可以将周长庸救走,又有什么好去的。

不过师无咎自己不想去是一回事,但是周长庸那一脸“你不去真是太好了”的表情还是让师无咎很不爽。

一想到自己不得不保护这个家伙,还得帮他拿万年秋实,师无咎每每想到就憋屈的不行。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见这种小骗子?

难不成是因为以前不小心拔了他们妖族圣人长老的胡子,又或者是因为半夜踢了个秃驴的房门,还是以前去某个神皇那里砸了他的雕像?

师无咎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

他以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少人看见他大气都不敢喘,如今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人族欺负到了这个地步?

“师前辈。”周长庸知道自己之前将人给得罪狠了,这棒子给过了,如今就应该要给红枣了。

“……什么事?”师无咎有些警惕的看着周长庸,生怕对方又说出什么话来。

“师前辈,这些日子多亏由您在旁保护,在下一直感激于心。”

“呵呵。”

师无咎就算再蠢,连续吃了几次亏,现在也学聪明了。

周长庸这人的话,十句话你只能信一个字,多一个字都没有!

“这一次前去彩云夫人的寿辰宴会,前辈您在这道场也有些无聊,在下做了个小玩意儿,可以帮前辈解解闷。”周长庸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只是在玩这个时候,不能用法术,不然就不好玩了。”

“笑话,本座纵横多年,什么稀奇玩意儿没见过?”师无咎不屑一顾,“那些什么千年不遇万年难寻的东西,本座看都看烦了,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小人族献殷勤?”

“在下保证,这个小玩意儿在九天十界里绝对没有出现过。”周长庸敢打包票,“而且这玩意儿一个人玩没意思,必须多几个人才有意思。所以,我会将三姐妹还有应竹春都留下来,陪前辈您打发时间。”

“那三姐妹也就罢了,应竹春是你的星鬼,你也舍得留下来?”师无咎有些意动,但又不能被周长庸看出来,因此忍的有些难。

“应竹春一直在炼丹,我也怕他炼傻了,他本来就不算聪明。”周长庸无所谓的笑了笑,“再者,我如今好歹也是大乘期修士,别的不说,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周长庸就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好些个方块。

方块上的图案十分简单,看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就连这方块,也不过是普通玉石所做,实在没有值得多看一眼的。

“你就用这座东西应付本座?”师无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周长庸一直这么过分,就算拼着被生死簿反噬,他也要给周长庸一个教训!

“前辈莫急。”周长庸打开生死簿,将三姐妹给放了出来,慢慢给师无咎和三姐妹说明游戏规则,“此物名为麻将,它必须由四个人才能玩,比如这胡牌就……”

次日。

“周兄,你师兄一个人在道场真的好么?”陈化雨还是有些担心。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周长庸肯定回答道,现在师无咎和三姐妹玩麻将玩的可开心了呢。

三姐妹本来就已经死了,只要作为生死簿主人的周长庸这边能够一直提供死气,她们就不会累,也不会消散,完全可以陪师无咎好好玩。

在出来之前,师无咎和三姐妹已经玩了足足一个通宵。

师无咎这打牌技术不行,但是摸牌的水平倒是不错。

三姐妹如此默契,三打一居然也只能和师无咎互有胜负。原本还想要让着大美人的三姐妹也不得不打起了“姐妹牌”,免得自己输得太难看。

这一时半会儿的,估计师无咎是不会作妖了。

没有师无咎在,周长庸也松了口气。

这寿宴上人多眼杂,万一有不长眼的惹到师无咎,周长庸不确定自己可以每一次都将人给拦下来。

“好吧,我总觉得你们不像是一般师兄弟。”陈化雨摸摸脑袋,有些不解,“不过看样子你们倒是很关心对方,上次我说错话也是你师兄为你仗义执言呢。”

他们是关心对方会不会早点死吧。

周长庸也不去解释,他和师无咎的关系一时半会儿的确难以说清。

“我们还是早些去寿辰宴会上看看吧,也好查探一下万年秋实的动静。我猜测,收到口信的人,恐怕都会出席这一次的宴会。”毕竟彩云夫人的儿子在哪儿,还需要探查。而探查的时机,自然是这一次的寿辰宴会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嗜血法医·第1季 悬命游戏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布谷鸟的呼唤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 都市种子王 白月光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棺材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