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七十五剑,我只是一介山神,愿意认输。”

一个清澈透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叫人难以分清这声音究竟来自何处。

“我在此已经等候你一载。”白衣人缓缓说道,“神修防御之术天下闻名,我只想一较高下。至于此次决斗胜负,我绝不对外透露。”

“……唉。”

群山之中,忽而鲜花盛开,绿草成茵,耳边似乎有仙乐环绕。

天上的太阳似乎更猛烈了一些,又似乎距离人更近了一些,只是却没有那么炎热。等到仔细看去,才发现原来是有一团金光宛如红日一般照耀。

那金光红日不断降落,落在群山之上,形成一幅天然的美妙场景。

而在无数金光之中,幻化出了一个中年人。

他面相端正,眼神慈悲,手中轻拿着一柄巨大的碧绿如意,就算穿着一身紫衣,也并不叫人觉得高冷。他整个人,就好似从人们对于神仙的想象当中出来的一样,看着便叫人心生亲近。

想必这便是紫山君了。

“呵,果然不管是哪里的神修,这场面功夫就属他们最到位。”师无咎看见这紫山君如此出场,自觉矮了一头。若是换成以前,他的排场哪里会比这种小小神修低?

周长庸意外的看了师无咎一眼。

师无咎向来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该臣服于我”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师无咎有如此泛酸的时候。但这泛酸不是冲着其它,而是冲着这仙气十足的排场去的。

很好,这很符合师无咎的人设。

“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只有应战了。”紫山君看着眼前的白衣剑修,微微叹气道。

“那便开始罢。”白衣剑修眼睛一亮,拔尖的速度比声音落下的速度更快,转眼就已经攻到紫山君跟前。灵剑撞击在那碧绿如意之上,撞出一阵清脆响声来。

“王七十五剑?”

“啊,原来他就是王平弱!”陈化雨听了好一会儿,总算知道这白衣剑修是谁了。

“陈兄认识?”周长庸好奇问道,“为何叫王七十五剑这么古怪的名字?”

“不怪周兄你不认识。”陈化雨既然已经认出那人身份,也有些激动自己居然能够撞上紫山君和王平弱的决斗场景。

“这白衣剑修原名王平弱,来自北方疆域。听闻他还在母体之中的时候,就有修士算出此子不凡。加之他生父乃是北方疆域抗击凶兽的知名将领,故而给他取名平弱,寄希望于他锄强扶弱。他如今应当是一百七十八岁,合体期大圆满修为。天生剑体,北疆几个知名的剑修门派为了争夺他,几乎大打出手。后来,几个剑修宗门便达成一个协议,让他自己选择师门。”陈化雨说到这里,脸上便不由露出了一丝向往之色来。

“王平弱没有只选一个宗门,而是请求这几个宗门长老可以教授他剑法。他在短短十年之内,学会了几大剑派一共七十五路剑法,又用了五十年的时间将这七十五路剑法融化贯通。传闻他在短短瞬间,可以一口气将七十五路剑法都演一次,剑招防不胜防,几乎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因为他的七十五路剑法太过知名,故而大家就称呼他为王七十五剑。他在北疆以一己之力压得同期修士几乎没有出头之地,我也是偶尔听人说起,才记得此事。北疆地处偏远,中间又有重重障碍,没想到他居然跨越了雪原,来到了这里?”

想来是他在北疆已经达到了瓶颈,这才来到其他疆域希望借此突破吧。

陈化雨对他似乎颇为推崇。

也对,面对这样真正的天才人物,陈化雨肯定会生出惺惺相惜之情。

“师……师兄如何看?”周长庸转头看向身边的师无咎问道。

“天生剑体,还有一颗无畏剑心,还算可以。”师无咎倒是评价的颇为中肯。不过他说完这话,又看了一眼周长庸,“若是他陨落,你倒是可以考虑一番。”

这样的人,自然是够资格做九命星鬼的。

“他怕是比我能活。”周长庸哭笑不得,王七十五剑这样的人,这样的体质,这样的气运,自然称得上是命格特殊。只是他这样的人,一看就是能活的长长久久的,周长庸可不想做无用功。

“除去这一点,其他方面他皆不如你,放心吧,本座这一点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师无咎似乎误会了什么,悄悄的神识传音道,“你好好护着生死簿就是了。”

周长庸一时有些无语。

他是应该感谢师无咎的抬爱。

有了这个小插曲,陈化雨他们也不急着走了。

紫山君和王七十五剑的斗法称得上是惊天动地,只可惜观众只有他们三人,其中两个还心不在焉的,说起来也着实浪费。

好在七天之后,胜负已分。

紫山君的碧绿如意几乎被砍得粉碎,他那张宛如神明一般无喜无悲的脸也不由的露出几分怒气来。

是王七十五剑赢了。

“多谢。”王七十五剑顿了顿, “多有打扰,在下这便告辞了。”

紫山君也只能硬着头皮,希望赶紧送走这一座瘟神。

然而王七十五剑眼光一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他御剑而立,视线转向下面的周长庸等人,沉声道,“在下与紫山君这一战,还请三位不要泄露与旁人。若是泄露出去,在下必定前来讨教三位高招。”

周长庸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死死的抓住师无咎的手。

师无咎可千万要忍住。

“这是自然。”陈化雨颔首道,“剑君放心。”

“他是我的友人。”紫山君大概怕王七十五剑会对陈化雨出手,连忙在边上说道。

“那……有缘再见。”王七十五剑原本还想要说点什么,只是突然生出一股被人盯着的感觉来,直觉让他赶紧离开这里,连手中的宝剑似乎也有点不安的模样。

奇怪,难不成是方才斗法的时候让我的宝剑受损了?

王七十五剑不再拖延,赶紧离开,连个背影都没有留下,着实爽快的很。

师无咎脸色相当的难看。

他瞪着周长庸,磨牙道,“还不放开本座的手?”

再抓着就将你的手给剁了信不信?!

周长庸连忙放开。

只是他看着师无咎怒气冲冲却仍然好看的不像话的脸,心里着实生不出什么害怕来。

甚至,周长庸心里还诡异的生出一点别样的感觉来。

师无咎的手倒是挺滑的。

妖修皮肤这么好的?

“修士当如王七十五剑!”陈化雨在边上忍不住感叹道,显然已经被对方折服。

“咳。”周长庸回过神,赶紧打断陈化雨的话,总感觉陈化雨再说下去,恐怕今天夜晚王七十五剑就要被师无咎给变成王无剑了,“陈兄,劳烦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神修道友吧。”

“哦,对。”陈化雨反应过来,连忙给紫山君和周长庸相互介绍。

好在紫山君也是个宽容的性子,不然听见陈化雨作为自己的友人一直夸打败自己的人,脾气不好的怕是要当场赶客。

“我这道场多的是空地,你们尽管在我这里休息便可。”紫山君唉声叹气了一回,“输赢我倒是不在意,就是我这如意,可是我炼了好久的,它这一坏,我又要费不少功夫修好它才能收徒弟了。”

“看来你徒弟缘分没到。”陈化雨和紫山君极为熟稔,“每次你要收徒,总是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情。”

“哎,看来的确如此,也许我那徒儿是个千年不遇的天才,才会让我这个师父多灾多难吧。”紫山君也跟着打趣,“来,快随我进去,我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果蔬酒茶,也是样样都有,何必在此站着说话?”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长庸拉着师无咎,赶紧进去。

紫山君的确如陈化雨所说,是个极为厚道的神修。

知道陈化雨是为万年秋实而来之后,也没有生出什么觊觎的心思来。毕竟神修都是依靠人间香火和信仰来修炼,对这些外物并不怎么看重。不过他还是帮忙打听了一些消息,他作为山神,对于这种天材地宝的气息总是比其他人更加敏感一些。

“我探查之下,的确发现了有一股不同寻常的生机在此界流动,只是我实力浅薄,难以探查。”紫山君微微摇头,“不过……”

“好友,你有话直说便可。”陈化雨催促道。

“我身为山神,在此界停留也有百年。按理来说,若真有万年秋实这样的异宝成熟生长,我不可能不清楚啊。”紫山君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但我探查之下,的确又发现有这么一颗秋实存在,所以才觉得古怪。这异宝成熟,往往需要攫取巨大的灵气,而且它若是要生长,周遭必定半株灵植也无,可我也并没有发现哪块区域寸草不生。这颗秋实,简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陈兄,你这消息又是如何得来?”周长庸听闻紫山君此话,也不由起了两分好奇之心。

“是有人请我来炼制丹药,我发现他给我灵草有些古怪,于是又前去探查一番才知道的。”陈化雨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那人性格狠毒,又似乎在忌惮着什么,惶惶不可终日,甚至在丹成之后想要对我出手。我将他除掉,才在他的神魂当中得知此事。至于他是从何得知,我却是不知了。我毕竟只是炼丹师,对于搜魂之术,也只是勉强入门罢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紫山君见陈化雨和周长庸心事重重的,不由找补道。

“更有可能的是,有人早已经发现了这颗万年秋实,只是需要等着它成长,所以才设下阵法阻隔,让紫山道友你无法探查罢。”周长庸说出了另一个可能,“若是如此,恐怕这颗万年秋实,已经落入某人手中了。”

毕竟是这样的异宝,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的。

“终究还是有些希望的,那万年秋实说不定还未被取走。”陈化雨倒也不至于因为周长庸的猜测就放弃这样的宝贝。

“正是。”周长庸也跟着附和道。

师无咎觉得这些个人族实在无趣,压根就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

说到底还是这些人族太穷了,小骗子更是穷的叮当响,运气又不好。若是自己的随身宝库能打开,要多少秋实都有了。

偏偏这小骗子还不愿意跟着他去逍遥天,现在可不得为了一颗小小的零嘴绞尽脑汁?

晚间休息的时候,周长庸见师无咎兴致缺缺的模样,也不好冷落他。

师无咎这个人,是必须要顺毛摸的。

作的时候多,不作的时候少。

但要是因为他短时间内不作就无视他的话,恐怕就能给你作个大的。

他一作,天都能捅破去。

“师前辈,我想要得到那颗万年秋实,恐怕还是需要您多多帮忙了。”周长庸态度十分谦卑,给足了师无咎面子。

“笑话,本座为何帮你?你早点死了,生死簿就归本座所有了。”

“前辈还是希望我不要早死的好。”周长庸笑着回答道,“若是我真的死了,恐怕前辈你就再也得不到生死簿了。”

“哈?”师无咎微微挑眉,看着周长庸的眼睛里清楚的写着疑惑。

这小骗子没毛病吧。

“我此刻还是活人,还不是真正的鬼修,这生死簿虽然认我为主,但毕竟没有和我合二为一,前辈还有机会得到它,但我若真的死了,成了真正的鬼修,恐怕这生死簿就彻底是我的所有物了。”周长庸慢慢说道,“所以前辈你不但要保护好我,还得尽量让我活的长久才是,这样您才有机会和办法,将生死簿从我手里拿走,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这万年秋实不仅对我有好处,对前辈您也是有好处的。”

咦咦咦?

是这样的么?

师无咎忍不住顺着周长庸的话想了想,顿时心情大为不好。

这种鬼话居然听起来还很有道理!

真是见鬼了。

“等等,本座记得你曾经说过,若是你死了,这生死簿就是本座的!”师无咎的记性可没有这么不好。

“此一时彼一时。”周长庸的脸皮早已经修的比那城墙还要厚,哪里会被师无咎给吓住,“若是在下死了,成不了鬼修,这生死簿自然是前辈您的。若是在下成了鬼修,那……呵呵,我想要活着,所以不想赌这个可能性,只是不知道前辈想不想赌而已。”

百分之一的可能,周长庸成不了鬼修,死了一了百了,生死簿也会是他的。但有九十九分的可能,生死簿他再也碰不到一根手指。

赌,还是不赌?

师无咎的脸黑了。

“前辈好好想想。”周长庸说完想要说的话,心情别提多好。

他知道师无咎肯定想不明白,想不明白他才好让师无咎乖乖的。

……在周长庸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师无咎突然开始想念那座封印他的冰棺了。

也许,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从冰棺里出来。

彩云夫人寿辰前一个月。

说要去准备寿礼的陈化雨突然脸色难看的回来,直奔着周长庸而去。

“周兄,大事不好!”

“何事如此慌张?”周长庸不解道。

“万年秋实好像已经被人给拿走了。”陈化雨神情复杂,又是失落又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变幻的十分精彩,“我走在街上,突然有个小孩给了我一个口信。”

口信?

看来是口信有问题了。

“那小孩说,要想要拿到万年秋实,就必须杀掉彩云夫人的儿子,拿他的性命作为交换!”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PUBG世纪网恋 小姐,不凶 致命绑架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 金乌每天都在忙 惊叫循环(无限流) 洪荒大佬总催更 择天记 守护美女 极道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