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生死簿上的九命星鬼一归位,周长庸之前收集到的那九百九十八个鬼仆立刻就有了领头之人。

而生死簿上第一册 上也因为应竹春的加入而多了一个名字。

丹狱之卷。

生死簿乃是大道圣兵,周长庸如今的修为能够使用到的力量或许还不足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而当第一册 上出现了名字,就意味着周长庸已经将这一册的力量掌握在手中。

几乎在应竹春归位的瞬间,周长庸整个人的修为就又有了极高的提升。

用东方疆域的修行体系来说,差不多已经是大乘期修士。在这方世界上,勉强算是有了自保的能力。

“你这速度倒是够快,不过若没有本座帮忙,这九命星鬼你怕是没有这么容易找到。”师无咎态度十分自然的将功劳往自己头上揽。

一开始就是他用望气之术发现了应竹春的存在(虽然没有直接明说,但是提醒了),这应竹春的锁链也是自己解开的,报仇的时候也是自己在边上帮忙遮掩的。

所以,就是自己帮的大忙,是这么个理。

师无咎正要和周长庸好好分说一下,让这小骗子日后对自己尊敬点儿,结果话才说了一半,就看见周长庸将生死簿一合上,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

嗯???

等会儿。

不是刚收了星鬼修为大进的么,怎么还开始吐上了呢?

哦,对了。

“你还是个活人,虽然因为死气缠身,让你得以修行《度亡经》,但你修为越高,身上的死气就越是浓厚,对你的身体损伤也就越大。但若是你不努力修行,你的修为就压不住你身上的死气,你马上就要死。”师无咎啧啧了两声,看着周长庸的眼神透露着十分的惊奇,“都到了这个程度,你怎么就不能想开一点,干脆死一次当一个彻底的鬼修呢?”

所谓鬼修,修行的就是灵魂。

并且,这种灵魂和修士口中的元神还是两回事。

说到底,鬼修虽然也是修士修行的一种,但和其他修士的道统还是有所区别的。

本来人死如灯灭,不该再有鬼修之事。但轮回生死无常道祖惊才绝艳,开辟黄泉天独自居住,一力创下鬼修道统,从而得道成为大道之主,也给予了普通生灵另一次的修行机会。

鬼修修行不看根骨、不看悟性、看的纯粹是生灵自身灵魂的厚度。但具体什么人才能成为鬼修,却没有一个细分的标准。有些修士生前平平无奇,死后成为鬼修之后却是一日千里。有些修士生前乃是顶级大能,但死后不能正常转为鬼修之事也是十分常见。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死气浓郁之人能够成为鬼修的几率要比普通人大得多。

“修士死后成为鬼修的几率,只有一成不到的可能。”周长庸休息了好一会儿,又喝了一瓶充满生机的药水,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只是说话声还有些虚弱。

“你身上死气如此浓郁,顺利成为鬼修的可能性是九成九。而且一旦你成为真正的鬼修,修为也必定大进。若是再找个鬼煞之地躺个百年千年,平地飞升也并非难事。”师无咎慢慢说道。

“仍然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是我成不了鬼修不是么?”周长庸反问,“我为什么要去赌那个万一?我只想要活着。”

“修行之人,怎能如此贪生怕死?”师无咎眉头一皱,却又忍不住多加提点,“本座是心情好才提点你。若是畏首畏尾,为了保命不肯冒任何风险,如何能够修得大道?越是怕死的人,就越是会早死。你如此心性,还不如就此将生死簿先给本座,也免得他日生死簿落入他人之手。”

这要是换成他妖族的后辈说出这样没出息的话,他早就直接一脚踢过去了。

“人类的悲喜尚且并不相通,何况人族和妖族?”周长庸笑了笑,倒是对师无咎的话并不在意。

师无咎的话不错,但他这个人就是不想死,那又如何呢?

“我修行本就是为了活下去,若是为了修行却要先冒险死一次,那么我修行的意义何在?”周长庸反问道。

这……

师无咎此生还没有见过如周长庸一样直白的将“贪生怕死”几个字直接放在嘴边的。

“哼,本座只是担心你这样的心性迟早有一天会死在他人手中,到时候生死簿丢失,本座又要花费力气寻找罢了。”师无咎冷笑道,这小骗子不听他的话,以后吃亏了和他有什么关系。

“师前辈放心,若是有一日我真的死了,这生死簿给你也无妨。”

“当真?”师无咎顿时将方才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

“自然当真。”周长庸看见师无咎这瞬间变幻的脸色,点了点头,“与其将生死簿送给无关紧要的人,倒不如送给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帮助甚多的师前辈你。”

“咳,你这小骗……你这小子虽然怕死了一点,但好歹还有识人之明。你放心,你要是哪天真的被人杀了,看在生死簿的份上,本座也会帮你收尸,顺便帮你报仇的。”师无咎甚至已经开始畅想自己以后拿着生死簿大杀四方的美好生活了。

周长庸在边上安静的很,半点也不去打扰师无咎现在的美好幻想。他可没有说谎,他若是死了,这生死簿自然给谁都可以。不过,周长庸可不觉得自己会这么轻易的死了。

言归正传。

由于林宵等三人的死亡,东方疆域也掀起了轩然大波。目前,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死,故而外界的传言也是沸沸扬扬,说寻仇的、说情杀的、还有说阴谋诡计的什么都有。

但更多的,还是另一件事。

之前林宵三人在的时候,几乎是这一代年轻修士的标杆。如今三人全部身亡,那么新一代的年轻修士,又有谁能出头?林宵等人所在的宗门虽然也为了他们的死而愤怒不已,但同样也在心疼之前付出的资源和精力。

而苏人凤,就在这个时候直接被宗门抓了回去。

已经死了三个优秀弟子,这一个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苏人凤原本还想要约师无咎出去看看风景吃吃饭什么的,也只能就此作罢。倒是周长庸装模作样的给他写了一封信,表明他们要暂时离开此处,去往外地游历,日后若是有机会再见再回来重聚云云。

“去那西部疆域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何必如此费事?”师无咎对周长庸颇有些不满。对他来说,赶路已经是多年不曾体会过的事物。以他的本事,一个念头便可带着周长庸出现在此方世界的任何一处角落,何必如普通修士一般慢悠悠赶路?

再说了,周长庸这混账借着“生死簿”这个钩子,愣是让师无咎给自己施加了幻术,让他看起来相对没有之前那么惑人。

当然,这个幻术主要是施加给其他人看的,师无咎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看他的人眼中会出现另一张脸罢了。

这人族小骗子一定是嫉妒本座容颜出众,这才处心积虑至此!

然而,一想到那小骗子又活不了多久,那生死簿眼看就要到手,师无咎又觉得吃点亏就吃点亏,为了生死簿,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这么纠结之下,就被周长庸的巧言令色给说动了。

“前去彩云夫人的道场并不难,但问题是我们对中部疆域一无所知。寻常赶路,才有可能遇见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事。”周长庸十分耐心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你身上的死气乃是天生,本座都没有办法,区区一个未成仙的修士又能有何办法?依本座看,你直接跟着本座前往逍遥天,离开这破破烂烂的红尘天,说不定还能找人给你续续命。我逍遥天内,多的是能够让人延年益寿的天材地宝。”

周长庸对于师无咎的话不置可否。

他如今修为远远不够那些仙人一招玩的,若是跟着师无咎去了逍遥天,那才是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别人的良心当中。

就算师无咎承诺会帮他,但师无咎自己都被人坑了封印了七万年,实在没有什么好指望的。说不定等入了那逍遥天,师无咎的那些仇人就先一股脑冲过来,到时候殃及他这条小池鱼了。当然,这话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说出来怕是这将面子看得比天大的师无咎要炸。

于是,周长庸就换了个说法。

“我是人族,就算厚颜跟着师前辈您前去妖族逍遥天,也必定会对你的声名有所损害。此外,我身负重宝,逍遥天内大能众多,恐怕我无法保证生死簿最后会落入谁手?还不如我先在这红尘天内好好寻找,若能多寻几个命格特殊之人,也能为自己增加一些保命的手段。”

“倒也有些道理。”师无咎觉得周长庸似乎说的也不算错,“也罢,左右本座只会在你生死之际才会对你出手相助,剩下的你自己折腾吧。”

这一次,他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

看周长庸这个家伙会不会对他心服口服!

————————————————————————

从东方疆域跑到西方疆域,中间要穿过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还有一片汪洋大海,之后还要再走上好上一段时间的山路。就算是坐在修真界特有的宝船上,差不多也要飞个半年时间。

不过东西方疆域的修士来往也算频繁,每年都会有大批修士在两区之间来回。故而在路线和安全方面,也有不少厉害的商会已经有了稳定的渠道。

他们制作的飞船往往容客率高,而且会有不少合体期甚至是大乘期的修士坐镇护卫,几乎每周每月都会有一艘船开放。

如今和周长庸一样坐在这船上的,差不多就有上万名修士。

周长庸为了支付和师无咎两人坐船的费用,将之前的店面和收藏都卖了换成灵石,才勉强凑够了一张特等房间的船票钱。

这船上的特等房间布置了空间阵法,差不多有个一百平米。在这样的船上,已经称得上是最为昂贵的了,里面也是各种东西应有尽有,灵气也比其他房间要充足的多。

若是去选那普通房间的,票价要便宜十几倍。周长庸自己只需要一个蒲团打座就可以修行了,但师无咎被周长庸哄得都在脸上施加了幻术,这半年若是不能让他称心如意一些,怕是日子不好过。

为了寻个清净,周长庸也只能倾家荡产了。

好在之前收了一个应竹春当星鬼。

周长庸在一穷二白之后,不得不让应竹春炼制了一些丹药放在身边。灵石这东西对周长庸来说并没多少作用,他是依靠死气和煞气修炼的,灵气对他的作用可有可无,纯粹是当交易货币使。而丹药,在这种长期旅途当中则是比灵石还要好使的硬通货。

要知道,因为他们这船上修士多,商会还会附带一些货物前去西方疆域贩卖,故而他们也称得上是一只大肥羊。就算有大能坐镇,但在跨越东西方疆域的这段路程当中,时不时会有一些修士前来劫道,也偶尔会有一些妖修魔修前来伏击。故而,上好的丹药在这个时候就能卖上一个好价钱,也能成为周长庸打探消息的助力。

周长庸向来信奉数据。

只要了解的信息足够多,就能掌握许多事情。

西方疆域和东方疆域的修行体系差不太多,但其他方面就多有不同。

东方疆域的修士,多以门派、家族为核心,往往父传子、师传徒,修士们也常常习惯了在同一个门派或者同一个家族里修行,只有等到了一定修为才会出去游历。

但西方疆域的修士,则多以大能修士为核心。

西方这边多深山,危机四伏,跨越区域的难度相当大。曾经也有东方疆域的门派试图到此建宗立派,但收效甚微。

因为西方疆域这边,只认最强的那个大能。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容易搞个人崇拜。

譬如这彩云夫人,就是西方疆域颇有声名的一名大修。她座下收了足足三千个弟子,其中杂役弟子两千,记名弟子五百,普通弟子四百,嫡传弟子只有一百。而在这一百嫡传弟子当中,只有十七人才是她选定的衣钵传人。最后,彩云夫人的身家和道场究竟由这十七人当中的谁来继承,就要看彩云夫人的选择了。

西方疆域的修士,往往是跟着师父走。若是拜入某位大能门下,大能觉得此弟子更适合其他人的修行功法,还会将自己的弟子写一封推荐信,让他去往别处拜师去。若是弟子未来的修为和地位都不如师父,往往衣钵弟子会接任师父的名号和道场,继续培养弟子。若是弟子的修为已经超越恩师,便可自立道号,道场更名,成为另一位大能。至于恩师的传承,可以自己拿来用,也可选择其他师兄弟让他们去继承名号。

因此,在西方疆域这边,修士们对于那些出名的顶级大能是相当推崇的。不少修士奋斗一生的目标就是想要拜一个好师父,顺便蹭师父的道场进行修行。若是能够被师父看重,更是能一步登天,获取大能所有的身家馈赠。

而想要在西方疆域这边成为一方大能,开辟道场的修为等级,最低也得是合体期。

也就是说,周长庸如今的修为,在西方疆域这边已经开始可以广收弟子,招揽自身势力了。

这艘船上,有不少是原本西方疆域的修士到东方疆域游历又回去的,他们就是周长庸最佳的消息来源。

而且周长庸要问的也不是什么机密,都是一些西方疆域修士早已经耳熟能详的事情,就是问的仔细了一点儿,麻烦了一点儿,但看在周长庸出手的丹药品质实在是好的份上,修士们也愿意耐着性子陪周长庸聊天。

周长庸在船上也称得上是如鱼得水。

至于师无咎,他对这慢吞吞又破破烂烂的船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干脆就在房间里小憩。等他醒了,想必也已经到地方了。

某日,周长庸又从一个自称是某大能的记名弟子口中套了不少消息出来,心满意足的往回走,却被一个人挡住了路。

那人穿着一身青衣,身形有些瘦弱,看起来比死气缠身的周长庸还要弱不禁风一些。

“这位道友为何拦住在下去路?”周长庸打量了对方一眼,好脾气的询问道。

青衣修士沉默了一会儿,伸出手来,掌心当中正放着一颗圆滚滚的丹药,品相上乘,一看便知不是俗物。

“这颗补元丹,是你之前给他们的吧。”青衣修士认真的看着周长庸问道。

“不错。”周长庸也没有什么不好认的。补元丹就是市面上最为常见的一种补充真元的丹药,也是最受欢迎的。所以他就让应竹春炼制了这种,也好出手,“莫非是道友觉得我这丹药有问题?”

“不。”青衣修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它的品质非常好。”

“那有何问题?”

“你这补元丹,比市面上最好的补元丹品相还要好上三分。”青衣修士总算将话说到了重点上,“一般的修士吃下上等的补元丹,能够补充三成真元就已经算不错。但你这颗,却可以让修士补充四成的真元,而且丹药余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若是我没有认错,这炼丹的手法像极了曾经的炼丹大师应玉春。我知你并非炼丹师,但我想要知道,这丹药你是从何得来?”

这是碰上行家了?

周长庸不由失笑。

他自己不需要丹药修行,所以对这丹药也是一知半解。他倒是忘记了,应竹春正是因为太会炼丹才会被关起来,就算是这最普通的丹药,他也能炼制的和常人不同。

如今他待在生死簿里,每天就是修行和炼丹,这炼丹水平反而比生前还要更高。故而这补元丹一出手,就容易让行家看出门道来。

看来日后自己可以再小心一些了。

周长庸心中已经闪过好些个想法,但还是给足了这青衣修士的面子,“这丹药是我曾经的一位友人所赠,没想到被道友看出了端倪。”

“你那友人是谁,在哪里?”青衣修士没想到真的能够问出个所以然来,一双眼睛几乎要发出光来。

原本还有些寡淡的五官在此刻突然变得秀丽不少,那种喜悦很是能够感染人。

这估计也是一个炼丹师,还是对炼丹十分痴迷的类型。

“我友人因为一些事情,如今下落不明。”周长庸唉声叹气道,“我前来西方疆域,也是想要寻找他的下落。”

“西方疆域灵植甚多,是炼丹师梦寐以求之地。”青衣修士一脸赞同,“来此的确能够增长见识,提升炼丹水平。”

“道友此话和我那友人之说相差仿佛。”周长庸惊喜不已,“在下周长庸,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青衣修士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报上了自己的真名。

“陈化雨,见过周道友。”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热门: 神武战王 紫川第一部紫川三杰 镜像干部 A校老大是个O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一级律师[星际] 二号首长3 灵魂破译师 诡秘之主 地球人禁猎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