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应竹春心中,周长庸是一个无所不能、神秘莫测、极善于揣度人心的形象。

故而,他想要亲眼看见那三人的结局,也只能求助于周长庸。

但应竹春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周长庸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又带了一个人过来。

而且,周长庸在这个人面前,似乎还有些卑躬屈膝。

应竹春历经两世,也未曾见过世上竟有如此容姿之人。

一时间,对于周长庸的伏低做小,应竹春又有些理解。

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当然,周长庸不知道、也不介意应竹春对他是何种想法。反正应竹春成了他的星鬼,以后有很长的时间会弄明白他和师无咎的真正关系。至于现在,既然要请师无咎帮忙,受点委屈又算什么?

再说了,周长庸不觉得这是委屈。

师无咎实在是好哄的很。

“师前辈,还请您为他解开锁链。在下实力低微,没有办法为他解开。”周长庸当着应竹春的面,微微拱手,请师无咎出手相助。

师无咎看见周长庸这趾高气扬的骗子,如今在自己面前诚惶诚恐的,眼睛里也透露出对自己的敬仰和畏惧,那种舒爽劲从脚底直接爽到头发丝,整个人宛如吃了人参果一般神清气爽!

对对对。

这才是本座在人类当中应该获得的待遇。

一想到如今求自己出手的人还是周长庸这个小骗子,师无咎就更加满意了。

看来距离自己得到生死簿的时间也已经不远了!

“没用的,这锁链一旦锁住人,除非人死,不然就不会被解开。只要杀了我,让我变成鬼,就……”应竹春找周长庸过来只是单纯的想要早点成为星鬼,然后去见证那三人的下场罢了。

只是应竹春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听见“咔擦咔擦”的声音。

自己身上的这锁链,直接在他眼前断成了一截又一截。

应竹春惊讶的看着师无咎,他只是轻轻的……

伸出了一根手指戳了戳。

怎,怎么可能?

师无咎的实力,比他的美貌还要让应竹春难以置信。

“这种小事,居然也要劳烦本座出马?看来你这小骗子,就只有嘴皮子利索啊。”师无咎懒洋洋的回答道。

“在下不过是区区人族,哪里比得上师前辈得天独厚?”周长庸的好话不要钱的一样说出来,“能够得前辈出手相助,实在是在下三生修来的福气。”

师无咎的脸上笑容更多了,只是又要维持自己身为一方大能的威严,只好努力收敛喜色,将视线转移到边上的应竹春身上,“你命格如此特殊,居然沦落至此,实在是丢人现眼。”

应竹春正想要说话,就见周长庸在边上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于是话到嘴边,又变了个样子。

“小人的确有眼无珠,能够得前辈出手,已经是莫大的福气。”

“嗯,你们主仆两人别的不行,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师无咎再也压制不住自己脸上的喜悦,开开心心的转身,“走吧,不是要看戏么?”

应竹春小心翼翼的跟在周长庸身边,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主人。

周长庸只是看了看师无咎,缓缓摇头,将手指放在唇边,笑了笑。

应竹春顿时秒懂。

看样子这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能,实力高强,容颜出色,但是心性似乎比他还要单纯啊。

而且对方还撞上了自己这一位面和心黑的主人……

太惨了。

林宵开了一个宴,特意将云中君和星夜侯约了出来。

炼丹大会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但是这一次有望夺得炼丹大会魁首的人却不再是他们三人宗门势力所属的炼丹师。

三春丹的效果实在太吸引人了。

以前不少门派世家对炼丹大会一直处于可有可无的态度,但随着鱼老对三春丹的消息放出来,他们就立刻派出了自己精心培养的炼丹师来。

相比之下,林宵他们三人的门派就有些准备不足。

退一步讲,就算他们的门派得到了这颗三春丹,这颗丹药落到他们手里的希望也很小。

这么一来,他们唯一的指望就只剩下了应竹春。

可问题就是,应竹春身受重伤,想要炼制丹药必定需要不少时间。万一出手攻击他的人再度前来,那么应竹春就再也不可能炼制出三春丹了。

林宵的这个宴,九成九是鸿门宴,但是云中君和星夜侯出于某种私心,也还是来了。

“看来今夜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了。”星夜侯放出神识窥探了一下这酒楼附近,发现这里已经提前被清空了,意味不明的说道。

“我们的情况,本来也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起不是么?”云中君狐疑的目光扫过星夜侯,在暗暗思考对方对应竹春出手的可能性。

星夜侯在他们三人之中,称得上是最老谋深算的。

当初困住应竹春为他们所用的计策,最先就是星夜侯提出来的。因为星夜侯只是朋友,比不上林宵和云中君两人在应竹春心中的地位。

林宵脸色阴沉,就算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也不能让他开怀,“我已经得到消息,炼丹大会的魁首很有可能是那个枯木逢。”

“这明显就是一个假名字。”云中君皱眉道,“之前我完全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这自然是假名字。世界上没有一个叫枯木逢的人,却有一个叫陈化雨的炼丹师。”

陈化雨?

这不是中部疆域最负盛名的炼丹师么?

三春丹果然吸引力庞大,居然能够引得这么一个功成名就的炼丹师不惜改名换姓前来参加一个小小的炼丹大会。

陈化雨一旦出手,这三春丹就再无可能落入他们之手了。

“我记得以前陈化雨和……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吧。”云中君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脸上满是苦涩,“如果当初我们不曾困住他,想必他如今的声名不在陈化雨之下。”

场上一时沉默了下来。

“呵。”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星夜侯,“陈化雨出生陈家,展露天赋之后便被小自在门收为麾下。如今就算是他嫡亲的父母,想要见他一面都难比登天。小自在门也也不会允许他太过为凡俗七情六欲所耽误。天才均是如此,就算曾经有再深厚的感情,一旦时间久了,距离长了,感情自然也就淡了。如果是他,以他的天赋,加上他获得的传承,你们以为他还能在这小小的东方疆域待着么?他若是被顶级大能收为弟子,我们这三人一辈子也休想获得他炼制的一颗丹药!”

当初明明是一起动的手,怎么如今还摆出这么一副嘴脸来,是想要将过错都推给他么?

正是因为看透了应竹春不可能为了他们三人而停留在此,所以才出手困住他的不是么?

“的确如此。”林宵思考之后,也肯定了星夜侯的说法,“我原本以为,这会是我们三人的秘密。为了守护这个秘密,我们拒绝了去更好的地方发展,而是一直留在东方疆域修行。我们困住了他,也困住了自己。”

云中君嗤笑了一声。

说的这么好听,实际还是他们三个仔细考虑过后,发现就算去了其它地方也未必有如今这么好的丹药资源辅助,加上他们这种“后天”的天才比不上那些天生的,一旦有所对比势必会露出马脚,这才一直留在这里的。

“所以,不如就今天开始,就放他自由,也放我们自己自由吧。”林宵将酒杯放下,平静的说道,“只要你们愿意离开东方疆域,以你们二人的本事,必定可以寻得一处上等门派。我保证,关于他的秘密不会有第四人知道,也能保全我们多年的情谊。”

“林宵,你莫不是疯了以为我会答应你?”云中君直接掀了桌子,“终于忍不住对我们动手了?就凭你!”

“不好。”星夜侯愣了一下,随即发现真元运转异常,“这里的酒菜分明没有问题,怎么会……”

“酒菜当然没有问题。”林宵笑了笑,“你们两人还是要小心一下身边人啊。”

“休要猖狂!”云中君若是能够被林宵这两下给唬住,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他们三人谁不是天天诅咒另外的人去死,好独占他。给三人炼制的丹药和给一人炼制的丹药能是一样么?再者,东方疆域里只有一个厉害的修行天才就够了!

云中君和星夜侯暴起发难,压根就没有给林宵多费唇舌的功夫。

林宵冷笑,拔剑应战。

他既然已经动手,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三人混战在一处。

一时有些天昏地暗。

师无咎和周长庸、应竹春三人就在他们斗法的不远处看着。以师无咎的功夫,要遮掩他们三人的行踪实在再合适不过。

“他们身上死气浓郁,看来是都活不过今天了。”师无咎满意的喝了口茶,觉得这一趟也不算白来,“看来你这个蠢货也没有蠢到家,他们之前吃下的丹药里,你是不是动了手脚?”

“是。”应竹春冷漠的看着他们三人,心中生出一股快意来,“我在他们三人的丹药里,偷偷的改了一味药。这丹药本身并没有害处,只是会让服用它的人,真元属性逐渐有所改变而已。”

他们服用丹药的次数越多,时间越长,身上的真元就会被丹药影响的更多。

若是不动手还好,一旦动手,他们三人的真元必定相互吸引,继而暴动。他们三人自然会越打战意越酣,只会想要将对手置之死地而后快。

他们三人足足打了一天一夜。

最后,林宵艰难胜出,而云中君和星夜侯两人,却是倒在地上,几乎只剩下出的气了。

“呵,是我赢了。”林宵脸上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他拿着长剑,只需要两剑,就可以将这两人彻底杀死。

到时候,三春丹是自己的,这东方疆域唯一的天才名头,也是自己的。

“我们三人一同出行,遇见了魔修,你们二人为护我而战死,我必定好好为你们二人报仇雪恨。”林宵带着笑容,一步步走进云中君和星夜侯。

云中君和星夜侯两人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哈哈,没有想到最后赢的人会是我……”

话音未落,林宵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

他低下头,发现有一柄长剑直接没胸而过,剑上的真元直接破坏掉了他的五脏六腑。

是……是谁?

林宵睁大眼睛,看见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突然站在了他们三人中间。

“是你?”

一瞬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被串了起来。

没有什么人袭击应竹春,是应竹春自己袭击了自己,然后挑拨了他们,让他们自相残杀!

“你们得不到三春丹,东方疆域里的天才也不会是你们了。”应竹春将灵剑从林宵胸口拔出,平静的说道,“今天过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说完,应竹春手起刀落,直接给了他们三人致命一击。

“如果你们好好和我说,就算我真的要离开东方疆域,我也会带着你们一起走的。”应竹春不无恶意的看着他们,“我这个人重情重义,又怎么会抛下你们独自去寻仙问道呢?只要坦白,只要你们和我坦白,用感情一辈子困着我,我能跑到哪里去呢?”

可是,你们错过了唯一的机会。

林宵、云中君、星夜侯三人看着应竹春,看见他如今的样子,最后的最后,脑海中不约而同的闪过同一个念头。

是啊。

若是当初齐心协力用感情绑着他,应竹春又怎么能脱离掉他们的手掌心?

可是……有些恶念,一旦生出,就足以抵消所有的一切。

一切都不可能重新挽回了。

应竹春看着三人的尸体,神情漠然。

“主人,我想要待在这里,可以么?”应竹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周长庸答应了下来。

师无咎看完戏了,也不会在此停留。

今夜过后,此处燃烧起熊熊大火。

大火燃烧十日而不绝。

火灭,游人在此发现了四具尸体。

而周长庸的生死簿上,“应竹春”的名字正式变成了黑色。

九命星鬼,第一个已然归位。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热门: 薛定谔之猫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军门长媳 风雪追击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 永恒的园丁 白修道院谋杀案 盗墓人 少妇出轨日记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