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应竹春已经只剩下两个月的命,那就随他折腾去,反正他最多也就是个死,提前死了正好过来当他的九命星鬼。

因此,周长庸手把手的教了应竹春如何借刀杀人之后,就没事人一样的回去了。

九命星鬼找到了第一个,他生死簿上第一册 的鬼仆鬼兵就有了领头之人。这也就意味着周长庸真正意义上有了保命的本事,他做事也能更加放肆一点。

虽然周长庸对师无咎的为人处世很是鄙夷,但是实话说一句,世界上有谁不想和师无咎一般率性而为呢?如果说周长庸是为了保命能够不断压抑自己真实个性的类型的话,那么师无咎就是可以为了自己爽可以不顾生命危险的类型。

从这个方面上,他们是完完全全的两类人。

但实际上,也因为他们的个性截然不同,因此才容易被吸引。

前前后后,周长庸在东波岛也就耽误了不到两天时间。自己临走之前,还特意让三胞胎姐妹去伺候师无咎,为的就是防止师无咎作妖。

这三姐妹忠心耿耿而且对于长得好的人格外宽容,想来就算师无咎刁难她们,她们也有办法应对。如此,周长庸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去找应竹春。

然而等到周长庸踏入院中,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师无咎。

眼前这三个花里胡哨的东西,是什么?

“姐姐,你这个鳞片贴的不对,我来帮你摆正一下。”

“小兰,公子说了不喜欢乌鸦的羽毛,你不要弄这个黑色。”

“姐,我的尾巴好像不太灵活,公子会喜欢猫尾巴么?”

三姐妹们叽叽喳喳的,互相帮对方摆弄造型,脸上带着又兴奋又激动的神情,就好像自己要去做一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般。

——如果说穿成这种狗德行去给师无咎跳舞算是大事的话。

周长庸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

他好歹也是她们三个的主人,现在都站在院子门口这么久了,她们居然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他只是走了两天,不是走了两年吧!

“咳咳咳。”周长庸无比庆幸自己这个时候又开始咳嗽了。

这么一咳,总算将三姐妹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是主人!”

“主人回来了呀。”

“回来的好快。”

……不知如何,周长庸的心里生出一点淡淡的怅然感来。

“你们为何做此打扮?”周长庸负手而立,目光如刀,就好似前世那些班主任看见高考前的学子在熬夜打游戏一般,看的人有些心慌。

但三姐妹早已知道周长庸护短,对他可没有那么害怕。此刻周长庸问起,她们依然能够嘻嘻哈哈的,好似献宝一样的,倒豆子般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师公子说他不开心,所以我们就要让他开心啊。”

自己就这么利落干脆的走了,师无咎肯定不会开心,要好好折腾一下。

“公子一皱眉,我感觉我心都要碎了,哦,我早就已经死了,没有心可以碎了。”

“哈哈哈,姐姐说完她没有心可以碎之后,师公子立刻就笑了,笑的可好看了。”

——周长庸想起师无咎那清奇且低的笑点,十分理解。

“对对对,我从来没有见过笑的这么好看的人,所以我们要努力让公子多笑笑。”

“之前姐姐给公子端茶的时候,头发上不小心粘了一根羽毛,师公子笑的可天真无邪了。”

还天真?

他光是被封印就被封印了七万年,堪比石头成精,还天真无邪?

但周长庸想起师无咎的个性,又觉得这个词好像也挺贴切。

但三姐妹说完之后,周长庸就明白了。

她们发现师无咎笑点低之后,为了逗师无咎多笑笑,所以她们就自动的变成了这个花里胡哨的样子去讨他开心。

周长庸心情复杂。

他从小就不讨喜。

谁也不会喜欢一个被死气环绕,又苍白阴沉的人。

就算周长庸其实很少会去主动对人出手,甚至还能帮身边不少人解决问题,但距离感这种事是天生的,他注定没有办法融入别人中间。

但师无咎却能够轻而易举的讨人喜欢。

“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师无咎根本没有将你们放在眼里呢?”周长庸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这好歹也是他的手下,怎么一个个对师无咎比对他还要好?

“师公子人很好的。”

“是啊,主人。因为院子不是有一些碎石块么,之前我走在院子里没留神差点摔倒,师公子就出手了。您看,现在院子里干干净净的,一点灰尘就没有。”

“我之前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就只能给师公子倒茶。我一个时辰倒了十几次茶,师公子次次都喝了。”

“师公子就是嘴上有点骄傲啦。但是师公子这样的神仙人物,骄傲很正常的,换了是我,我能上天!”

周长庸心情更复杂了。

他就说了一句而已,瞧瞧这三姐妹都反驳了多少句了?

“你们先回生死簿休息吧。”周长庸直接下令道,说完之后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硬,于是又补了一句,“我还有事情和师前辈商量。”

三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主人大事重要,只好恋恋不舍的回生死簿了。

只要师公子还在,她们总是能再出来好好服侍师公子让他开心的。

周长庸伸手捏了捏眉心,将心情平复下来。

他和三姐妹的对话并没有避开师无咎,想来师无咎也已经将他们的对话从头听到尾了。

“本座活了这么多年,敢对本座不好的,你还是第一个。”师无咎看着周长庸气定神闲的说道。

“她们不过是三个孤魂野鬼,师前辈不用如此费心。”周长庸针锋相对,说不定就是师无咎故意施点小恩小惠让三姐妹对他死心塌地的。

虽然内心深处,周长庸认为师无咎并没有这个脑子。

更加没有这个必要。

“本座用不着费心。”师无咎听出了周长庸语气里深深隐藏的那一点羡慕,内心更是舒爽无比,“世界上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拒绝本座示好,自然也不会有任何人会不喜欢我。本座见你还算有点自制力,不过估计用不了多久,也要对本座难以自拔了。可别怪本座没提醒你,爱上本座不会有结果的,但若是你将生死簿双手奉上,收你当个贴身仆人还是可以的。”

周长庸诧异的看了师无咎一眼,很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管他说什么,都撼动不了师无咎,那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倒是师无咎见周长庸迟迟不说话,突然看了周长庸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你找到那个命格奇特可以当星鬼的人了?”

才两天不到,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他所知道的鬼修一脉,为了找这么一个人起码要耗上个几十年。

命格奇特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死。

要是遇见那种特别会修行,本身心性还坚强的,说不定鬼修自己都轮回了,对方还活蹦乱跳呢!

可周长庸出去一趟,身上的气运就变了。

“这还是多亏前辈提醒。”周长庸笑道,“接下来两个月,前辈安心看戏就是。”

等等,本座提醒什么了?

师无咎陷入了沉思当中。

东波岛。

云中君悄悄的又回来找了应竹春一次。

他本就生的潇洒飘逸,在三人之中性格也最为圆滑。

在他看来,应竹春如今对他们三人恨之入骨,那三春丹他未必不能够炼制,只是不想给他们炼制而已。退一步讲,就算他不会炼制,起码也知道辅助丹药的丹方。

故而,云中君想要再打打感情牌。

为此,云中君特意穿上了应竹春曾经送他的衣服,带来了他最喜欢的点心和酒,打算走走攻心之路。

应竹春也似乎真的被他打动了。

“三春丹我不是不能炼制。”应竹春在喝了大半瓶酒之后,有些微醺,眼神迷离,“阿云,林宵和星夜侯背叛我我能接受,可为什么你也要背叛我?”

“我是逼不得已。”云中君当即换上了忍辱负重的神情,“可是若非如此,他们就要杀了你永绝后患,我不得不和他们虚与委蛇。等到我修为大进,我必定救你出去!”

云中君在做戏这方面的确得天独厚,若不是自己早已经看透,恐怕还真会有些心动。

可应竹春如今连死都不怕,又找回了自己曾经的理想。

在理想面前,一份充满阴谋诡计的爱情又算得了什么?

应竹春缓缓的倒下,仿佛真的不胜酒力,又或者是哀莫大于心死。

他抓着云中君的衣角,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云中君不得不低下头,努力去听应竹春在说些什么。

“我只能炼制一颗没有副作用的三春丹,一个修士一生也只能吃一枚……我不要炼它……”

云中君闻言心中一动,耐着性子哄,“三春丹很厉害么?就连你也只能炼一颗么?”

“阿云,你怎么多了这么多个?”应竹春笑嘻嘻的,锁链也随着他的手舞足蹈而叮咚作响。

云中君耐着性子,又再度问了一次。

连续问了七八次,应竹春才像是听懂了一样。

“傻。”应竹春轻轻锤了云中君一下,“三春丹能让你跨级成为大乘修士呢,丹药药力这么强,一个修士只能承受一次啊。”

说完,应竹春才彻底昏睡了过去。

云中君已经顾不得应竹春了,他如今满脑子都被“大乘期”三个字占据。

大乘期修士!

三春丹!

云中君看着晕倒的应竹春,眼神热烈。

只能有一颗三春丹,那么这颗丹药一定要是他的才行!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侯卫东官场笔记6 归田乐gl 至尊剑皇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预定头条 极品乡村生活 我超喜欢你 我在虫族做直播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二卷 饿鬼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