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和弟弟因为都具有炼丹天赋而被师父收下。一开始,我比弟弟进步快,也更有天赋。但师父总是更喜欢弟弟一些,他说我不够稳重,又太过轻浮,看人的眼光也不好,迟早会栽一个大跟头。可那个时候,我只觉得是他偏心,如何能听得进他的话呢?”应竹春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后悔,可是时过境迁,再后悔又能如何?

“我常常和师父作对,又给弟弟添麻烦,最后因为太过高调而被人害死,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谁才是对我好的人。当时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应竹春的声音又逐渐变得凄厉,也不知道是在说服周长庸还是在说服自己。

临到死前,才看清楚自己身边的人的好坏,可那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或许,糊里糊涂的死了反而才是一件好事。

“我想要再来一次,重新弥补他们,可是等我真的重来的时候,却发现师父早已经陨落,而弟弟也已经飞升而去,我成了林家一个最不起眼的小侍童。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努力展现自己的炼丹天赋,想要如我弟弟一般,重震我们这一脉的声名!”

如此一来,若弟弟在仙界看见了,也不会觉得有自己这么一个哥哥很丢人吧。

“弟弟在飞升之前,留下了这个春藤小镇,留下了炼丹大会。我知道,他是心有遗憾的。我俩出生的地方,生长着一种低级妖藤。那藤蔓比绳子还要硬,常常会被村民用来做家具。”说起曾经温暖的过去,应竹春的态度温和了不少。

对于这么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大喜大悲都是会加速他的死亡,但他本人并不在意这些,周长庸也不好提醒。

“他还没有遗忘作为凡人的感觉,也没能在飞升之前找到一个衣钵传人。我在知道有春藤小镇,有炼丹大会存在的时候,就知道我可以用这个崭新的身份完成他的想法。我也知道他会在哪里留下他的传承,我们本就是同一师门,他研究出来的丹方,我很快就能理解并炼制出成功的丹药来。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觉得我可以尽到一点点哥哥的责任,也不枉我重生一回。”

可是谁能想到呢?

周长庸几乎能够猜到后续。

身为林家小侍童的应竹春,突然有一天爆发了强大的炼丹天赋,而且还得到了当年应玉春大师留下来的传承。而身为林家少爷的林宵,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行者而已。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并不难猜。

“我以前对弟弟很不好,所以见到林宵的时候,我觉得我或许可以在他身上弥补一些我过去的遗憾。”应竹春脸上满是嘲讽,“师父说的对,我有眼无珠,看人的眼光很不好。云中君曾经对我情深款款,而星夜侯则是我至交好友。被我视为亲人、情人、友人的三个人,联合起来,用了数年的时间将这里打造成一个十死无生的囚牢。相比起我时不时给他们炼制的丹药,他们更希望不管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丹药,我都能给他们炼!”

“恕我直言,你看起来并不是会这么认命的人。”周长庸忍不住打断对方的话。一个人蠢一次很正常,蠢两次也可以理解,但若是一直蠢下去,就不太正常了。

被人关在这里,应竹春连死都不怕,难道真的会乖乖的给他们炼药?

“他们很聪明,知道我给他们炼制的丹药可能有问题,所以事先会送来一些灵兽妖宠试药,等到没问题之后他们才会吃。”应竹春上前两步,让周长庸看清楚他脚上的锁链。

“听闻上古年间有圣人手中有一神物,能捆尽天下仙人,唤为捆仙绳。我脚上的锁链虽然不是捆仙绳,但也能封尽修士真元。我若是给他们炼制的丹药有假,他们便会让这锁链深入我双腿一分,痛到极致,恨不得双脚俱断,深入骨髓。”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法器。”周长庸将这法器仔细打量,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这样的东西,想必就算林宵他们三人一时之间也难以得到。

“更可笑的是,这锁链是我送给云中君防身的。”应竹春笑了起来,“你看,我是不是很蠢?”

曾经以为对方可以为他抛下宗门手足,却不想一切只是引诱他入瓮的诱饵而已。

真傻。

他被困在这里的日日夜夜里,都在想自己为何看不懂云中君的虚情假意?或许开始的时候,云中君的确对他有那么一丝真情。但这一丝的真情抵不过他本身的欲望。

周长庸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好歹也是个重生者,活成这个样子着实叫人唏嘘不已。

“他们的天赋其实不错。”应竹春见周长庸点头,又转头说起了另一件事,“他们三人虽然不是那种惊才绝艳之人,但当初能够被我看成至亲之人,他们自然也不算普通。只是他们自己修行,不知道要经过多少生死,才能换来那么一丝修为的进步。但吃我的丹药,却能快速提升修为,能够赢来世人的赞誉,能够让家族宗门对自己刮目相看。渐渐的,他们就开始不再修行了,而是开始时不时的来询问我的丹药是否有新的进展。”

“原来你的报复已经开始了。”周长庸叹了一口气。

之前周长庸见到林宵和云中君两人的时候,也发现他们修为虽然高,但根基却并不算深厚。开始周长庸还以为是因为他们年轻才会如此,如今看来,原来是丹药之故。

“一旦我身死,他们就再也得不到丹药。”应竹春总算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来,“那些丹药是好东西,但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就成了坏东西。他们在我丹药的供给下,早已经忘记了正常的修行应当如何?可惜,可惜我也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

“看样子,你说的差不多了,那么现在也该轮到我说了。”周长庸开口道。

应竹春似乎早已预料到一般,“看在你当了一次听众的份上,你想要什么丹药,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他曾经看不透这个道理,如今若是还看不清就真的是眼瞎心盲了。

“我不缺丹药。”周长庸摆手道。

“可我只会炼丹。”应竹春皱眉道。

“你方才说了那么多,但你没有发现你还欠一个人许多,一直没还么?”周长庸提醒道。

“什么?”

“你弟弟,应玉春。”周长庸好脾气的解释道,“你前世没有当一个好哥哥,辜负你弟弟许多。好不容易重生,拿了你弟弟留给未来弟子的传承,却又被关在这里。若你弟弟在仙界看见了,怕是要气的下凡来找你这个哥哥打上一架了。”

应竹春被说的有些羞恼,“我……我……”

却是什么也反驳不了。

“飞升仙界对我来说并非难事。”周长庸总算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他之所以在这里听应竹春说了一堆,无非就是想要找到他的弱点,好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九命星鬼而已。

“你要替我带话?”应竹春听出了一点门道来。

“非也。”周长庸摇摇头,“我可以带你去仙界。你和我说这么多都是无用之言,你真正要说的对象是你弟弟才对。有什么话,你还是自己找他说更好。”

“飞升哪里这么容易?”应竹春惊讶的看着周长庸,似乎在嘲笑他的异想天开一般,“修行者众多,能飞升者寥寥无几。再者,就算是仙界也……”

“仙界不过是这九天十界里的起点。所谓仙界,就是五重天,才是红尘天真正的气运归属所在。”周长庸将应竹春没有说话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应竹春这一次是真的大惊失色。

“你……你怎么知道?”关于仙界的秘密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才对。就算是他,也是前世偶尔听师父提起才知。可他们这一脉,先祖正是红尘天仙界里的丹仙,所以才会知晓。

“吾乃鬼修。”周长庸气势为之一变,原本宽敞的山洞瞬间就被无数阴气笼罩。那日夜不息的炼丹炉也变得冰冷无比。

在这浓郁的阴气、死气之下,区区凡火,又怎能有一丝热度?

“只要你许下誓言,身死之后为我驱使,自愿成为星鬼。待你修为大成,命玄九转,化为九命星鬼,自然可成鬼仙之躯!”

光芒大盛——

周长庸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本看不清摸不透却叫应竹春的灵魂都为之颤抖的一本书。

那书动也不动,但应竹春不自主的跪倒在地,在短短刹那之间,突然回忆起了自己前世今生的所有过往。

“徒儿,你命格古怪,怎么似有两个命数?”

“哥,我们一起努力修行,以后成为丹仙啊。”

“……我没有逼你,是你逼我!区区一个下人,凭什么让我为你斟茶倒酒?”

“阿竹,你若是爱我,便不要离我而去,合该天天年年在我身边炼丹才对!”

“我既然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为何要将给我炼制的丹药放在他人之后?”

……

原本以为自己不记得的,想不起来的东西,也全部在脑海中闪过。

丝毫毕现。

但最后,这些画面都宛如浮云一般散去,留在他脑海里,只有当初他和弟弟一同拜入师门,互相激励对方之语。

“我们一定要成为第一对丹仙兄弟。从古至今,从未听说过兄弟二人皆为丹仙之传说,拼成就,我们肯定拼不过那些功成名就的厉害丹仙,但是我们可以拼数量。上天既然让我们兄弟均有炼丹天赋,就是让我们创造新的传说。”

“大哥,你说的对。”

“好,好!有志气。”师父看着这兄弟二人,很是喜悦,“你们兄弟二人合力,他日必定名震九天十地,成为这红尘天当中最出名的丹仙!”

原本早已经遗忘的儿戏之言,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这才是我想要得到的。

这才是我的愿望!

应竹春回过神来,发现时间不过过去刹那。

周长庸的手,才刚刚翻过一页书而已。

应竹春死死的盯着周长庸,还有他手上的书,已然明了。

生死簿!

哪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东西,哪怕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件神物,但他的心中,就是自然而然的冒出了这个名字,得知了它的厉害之处。

大道圣兵,本为天道载物。

凡天道所辖之灵,见此均有顿悟。

我还能再见到弟弟么?还能再和他说一句“对不起”么?

我还可以成为丹仙,捡起自己曾经已经抛下的理想,重新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么?

天无绝人之路,此刻,他已经看见了新的希望。

此生,他不会再遇见第二次了。

应竹春眼中颓色尽去,整个人都焕发了不一样的生机。

“我……我愿成星鬼。”

简单几个字而已。

但周长庸手中放生死簿里,属于“应竹春”的这个名字已经被打上了他的印记。

大道圣兵面前所发誓言,哪怕是师无咎也无法抵抗,何况一个应竹春?

“善。”周长庸将生死簿合上,重新收入丹田深处,伸手将已经软倒在地的应竹春拉了起来。

应竹春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都是汗,四肢也很是无力,只能勉强站立。

“在生命的最后两个月,你就不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林宵他们,让他们狠狠吃一个亏么?你既然已经是我的鬼仆,怎么能如此窝囊,用那么憋屈的方法报复仇敌。”

已经将人给骗到手,周长庸一改方才那善解人意的模样,直接将本性暴露了出来。

若是师无咎在此,八成要气的破口大骂。

当初就是这么骗他,这该死的骗子。

前倨后恭这一套玩的最溜了。

有恩必偿有仇必报,向来是周长庸的做人原则。

而护短,则是他的爱好。

“主人愿意帮我?”应竹春既然已经认周长庸为主,态度自然变得谦和许多。

“哪里还需要我帮?”周长庸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若我是你,那三人怎么还能活到现在?你既然拥有这无与伦比的炼丹天赋,又有两世记忆在身,如何能让自己沦落至此!”

应竹春虚心求教,“还请主人明言。”

“你可曾听过‘二桃杀三士’之说?”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热门: 少妇出轨日记 我不是大明星啊 巫师亚伯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虫图腾5:机密虫重 逍遥小镇长 云梦泽传说(搜神记外传) 墓之盗 生化危机6代号维罗妮卡 我是杀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