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无咎慢慢从自由的喜悦中冷静下来,然后将视线对准了旁边的周长庸。

毕竟此时此刻,就周长庸这么一个人在。

周长庸能够感觉到师无咎视线如刀,一寸一寸的在打量自己。巨大的压力萦绕在心头,让他不敢造次。

但脑海里,周长庸却是各种想法在晃悠。

眼前这个妖修男子必定不普通,他身上有极其强大的生机浓郁之物,但等到他出来之后,生机气息反而慢慢消失了,恐怕这其中奥妙还在这个名为师无咎的妖修身上。

若是一直找不到生机浓郁之物,自己迟早也是死,还不如拼一拼。只是如何从这个妖修口中套出自己想要的消息,恐怕颇为艰难。

另一头的师无咎微微抬起下巴,将周长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周长庸身上有两种颜色极为分明,一种是黑,一种是白。

他的皮肤很是苍白,连嘴唇也没有多少血色。他的头发和眼珠却是极黑,看着倒是挺好看。还有他眼睛下面那一圈黑眼圈,看着不算丑,反而削弱了几分人气。

师无咎在脑海中寻了又寻,总算知道对方是个什么跟脚了。

“你们食铁兽一族总算有能化为人形的子嗣了么?不错,看来本座在外多年,你们也没有一直固步自封。”师无咎面对周长庸的口气稍微和缓了一点,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示好了。

当初他离开之时,那食铁兽一族还灵智未开,虽然血统一般,但数量却稀少,看着没有什么发展潜力。师无咎曾经在那片竹林里为它们宣讲三日,也算是有点香火情了。

没想到当初种下因果,这食铁兽一族倒是知恩图报,居然跑到这里来为本座效忠?

师无咎不由有些唏嘘。

自己能出来,这食铁兽也算是出了一点力,等回去之后就赐他们一点帝流浆,协助这一族的幼崽尽快开启灵智罢。

周长庸被师无咎的话语弄得有些无措。

食铁兽?

就算周长庸如今换了个世界,他也知道这食铁兽在以前就是熊猫的代称。

想到自己因为被死气缠绕而不得好眠形成的黑眼圈……

周长庸有些气笑了。

得,他刚才还在思考这妖修不好对付,自己要如何套话才成,如今看来这妖修怕不是被关在棺材里关了太久,这脑子都不好使了。

“前辈,在下周长庸,是人族。”周长庸朝着师无咎微微作揖道。

“人族?”师无咎听见周长庸这么说,转眼就已经近到周长庸跟前,手指已经捏上了周长庸的下巴,不等周长庸有所反应又捏上了他的手臂和腹部,随即纡尊降贵的拿出一块丝帕来擦擦手,似乎有些嫌恶。

“方才看走眼了,你身上竟几乎没半点人气。你可以准备一下回去给自己准备棺材了。”师无咎有些可惜,若是他刚才的棺材还在,倒是可以直接给这个男人用。

如此死气深重还能活蹦乱跳的,真是少见,就算是专门炼制的活尸也没有如此深厚的死气。

“前辈觉得我没救了?”虽然早已知道事实,但眼前一个妖修大能也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周长庸心里还是不甘。

他如此努力,老天竟半点都不给希望?

在现代他战战兢兢,不知道历经多少磨难才考上地府阴官,只消在生死簿上勾掉名字,他便可长长久久的活下去。谁知道判官的笔都到了生死簿上,却以“你非此世中人”为由拒绝,下一刻,他就没有半点征兆的换了个世界,身边跟着一本生死簿,身体则是退回到了幼童时期。

若不是周长庸心性坚定,怕是第一时间就要气吐血了。

现代科技救不了他,地府阴官也救不了他,换了一个世界,求仙问道也照样救不了他。

周长庸在此界拼搏二十载,才延续至今,又怎么肯轻易放弃?

“你五行均损,根骨俱弱,乃是本身神魂力量强大而肉身弱小的典型。换言之,你是个修鬼修的好苗子,只需挑个好时辰好地方的阴气汇聚之地这么一趟,百千年后便是鬼王,这种躺着就能修行真是别处求都求不来的。”师无咎见多识广,一眼就指出了周长庸身体差的关键所在。

人族就是被天道钟爱,着实叫人嫉妒。

若是妖修也这么方便快捷,哪里还有人族除了能生就别没有别的优点的物种存活的余地?

若是在几十万年前,此子的天资说不定都能被鬼修一道的圣人看中收为弟子。可惜,轮回生死无常道祖陨落之后,黄泉天就此封闭,道统凋零,鬼修一脉也不过是勉强续命罢了。

“我想要活着。”周长庸拒绝了这个提议,虽然听起来很美好,但他还是想要当人。

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也并非他对人族这个身份念念不忘,而是周长庸对于“活着”这件事已经有了执念。

一个人若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活不下去,所有人都劝他放弃,却偏偏走到了现在,那么他就不可能再去走其它的路。

“本座只会杀人,不会救人。”师无咎对这人修青年没有什么兴趣。既然他已经重获自由,那么此刻就该先回去有仇报仇,将那些欺师灭祖之辈也杀个干净!

眼看这妖修青年有离去之意,周长庸脑海中再多的想法也要化为泡影。

他不能让人就这么走了。

“师前辈还请稍等。”周长庸直接开口劝人留下。

“何事?”师无咎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关久了,居然还有耐心在这里听人族叽叽歪歪?换了以前,他早就一掌拍死了事了。

噫。

自己果真是心胸开阔!

“说来惭愧。”周长庸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看起来倒是十分的纯良,“师前辈您被困于冰棺之中,而救您出来的不才正是区区在下。听闻如前辈这般修为高深者,往往注重因果。小子不愿前辈他日被因果所缚,故而提醒。”

挟恩图报这种事说出来实在不够光明磊落,可周长庸如今也只剩下这么一个办法。

“原来是要东西。”师无咎微微挑眉,语气里也带了一丝鄙夷,“本座赏你几件法宝就是了。另外,你不过是恰好赶上而已,本座本该今日出关,倒叫你捡了便宜。”

说着,师无咎伸手去打开自己的随身宝库,然后脸色僵住了。

他的随身宝库居然打不开?

“这里是哪重天?”师无咎心思急转,朝着周长庸问道。

“红尘天,凡间界。”

“本座居然来了凡间?”师无咎震惊无比,凡间的灵气能有多少,打得开随身宝库才是假的。如他这种妖皇的随身宝库,都是天生的芥子空间,唯有在灵气浓郁的地方才有可能打开,不然这随身宝库一开,就能将凡间界的灵气尽数吸干。故而昔年道祖立下规矩,随身宝库唯有在五重天上才能打开。

“师前辈似乎……囊中羞涩。”周长夜见这师无咎来回掏也没有掏出个什么东西来,心里了然。

这妖修都被关了这么久,换了他是敌人,也不可能剩下什么东西给他。因此,也算在周长庸的意料之中了。

“咳。”师无咎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尴尬。

他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人族看如此笑话?

若是传出去,他怕是要耻于见人了。

“本座只是一时打不开随身宝库罢了。”师无咎很快便气定神闲,“也罢,你有什么别的想要的,本座允你一次便算了结因果了。”

周长庸自然是想要那能够褪去他周身死气的宝物了!

可看师无咎如此模样,怕是那宝物也对他十分重要。

仔细想来,此人被关在冰棺中多年,凡间界本就灵气稀薄,此处更是荒无人烟。他却能被封多年没有力尽之感,出棺后同样生龙活虎,恐怕和他身上的那件宝物也分不开。

周长庸也知自己的这点因果不算什么,若是狮子大开口,说不定反而会激怒此人。

倒不如徐徐图之。

再者,自己也的确需要一个帮手。

短短时间内,周长庸已经决定好好拼一拼。

他缓缓驱动丹田深处的生死簿,决心试一试。

师无咎微微皱眉,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力量流动,但很快又找不到什么踪迹,疑心是自己某个对头隔着世界窥探自己。

“小人因为自身缘故,有不少仇家。”周长庸态度相当之好,“我见师前辈修为高深,乃小人生平仅见。不置可否请前辈与我同行一段时间,护我周全。前辈应当想要前往逍遥天,而在下也同样想离开红尘天。”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红尘天内做你的护卫?呵,你想的倒美。”师无咎何等人物,哪里会委屈自己给一个小小人族当护卫?

就算是人族圣人,也不敢对他说这样的大话!

周长庸听见拒绝之语却也不恼。

这本来就不可能是简单就能成功的事情。

“小人逾越。”周长庸微微拱手,将自己准备好的问题抛了出来,“敢问师前辈可知如今是何年代?”

“本座知这些作甚?”师无咎不屑一顾。

“如今乃是席朱历三千九百六十三年。”

“席朱是谁?”师无咎愣了一下。

“是如今的人族之主。”

“胡扯!”师无咎怒道,“人族之主分明是神藏。”

三千大道,万法神藏。

人族之主神藏道人,乃是先成圣人后成人族之主,乃是继昔年人皇氏之后第二位人族共主和圣人!

周长庸颇为诧异,就算他本非此界土生土长之人,也听说过神藏圣人的名字。

“神藏圣人之后便是祖丹,其后便是浩唯、常俊……”周长庸一口气说了十来个人名,“最后才是席朱。师前辈您口中的神藏圣人,距今已有七万载。”

难不成,这个师无咎居然是七万年前的妖修?

这未免有些耸人听闻了些。

想要活这么久,少说也得是半步圣人了罢。

“七万年……”

师无咎神情有些恍惚,“居然……这么久了?”

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害他被封印这么多年的叛徒,怕是早就身死道消了。

“前辈对如今的形势怕是早已不知。”周长庸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以师前辈您的修为,想必在妖族之中也是赫赫有名。只是小人孤陋寡闻,竟从不曾听说过您的声名。七万载春秋,时移世易,外面早已变了模样。前辈独自在外行走,怕是会惹来不少宵小。”

“呵,本座还怕了他们不成?”师无咎冷笑道。

“可毕竟容易打草惊蛇。”周长庸像是没有注意到师无咎之前的遗憾一般,继续说道,“若是前辈您昔日仇人还有子孙后代留下,知道您出关,怕是会给您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再者,如今九天十界混乱不堪,妖族和人族也时有摩擦,前辈对此一无所知,在外行走怕是也多有不便。”

这话说的倒是也有几分道理。

师无咎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族小子说的是对的。

他的那些仇家对头,可不是一般人。再者,就算在妖族中间,自己也不是没有仇人的。

贸然在外行走,的确十分不便。

考虑之下,师无咎倒是觉得这人族小子颇有几分顺眼,“也罢,见你诚心,本座便委屈一些,暂时同你一道行走,顺便护你周全罢。”

收个人族小子当侍从,似乎也不错。

“前辈可说话算话?”周长庸继续问道。

“笑话,本座难道还会出尔反尔不成?”师无咎反问道。

“口说无凭。”周长庸似乎有些迟疑,又掏出了几张纸来,刷刷的在上面写明“师无咎与周长庸在外行走,周长庸负责衣食住行和消息打探,师无咎负责护卫二人周全,且师无咎不得对周长庸有伤害之举……”

零零碎碎,好多的字!

“还请前辈签上真名。”周长庸在落款处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胆子不小。”师无咎冷眼看着这个人族小子,发现这家伙的胆子怕是比天还大。

敢这么得寸进尺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在下是人族,又是将死之人,十分弱小,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前辈见谅。”周长庸适当示弱,看起来实在可怜。

“丑话说在前头,你这身体怕是也活不了多久,你若是自己死了可别怪我不救你。”周长庸的话倒是提醒了师无咎,这小子命不久矣,成了孤魂野鬼这契约可就算作废了。

“若是我身死,这自然就不算了。”周长庸低眉顺眼的回答道。

这还像样。

师无咎大笔一挥,在落款处也填了自己名字。

照他来看,这人最多还有两年寿命,不会再多了。

区区两年,还不够师无咎打个盹。而且两年的时间,也足够他了解到外面的事情,同时了结这段因果了。

周长庸低头一看,师无咎这三个字写的歪歪斜斜,怕是比那刚学字的三岁小孩还不如。不过师无咎写的应当是古文,字体和如今倒是有几分不同。

看来他还真是七万年前的人。

“你们人族字体变来变去,本座能看会写已经不错。”师无咎也知道自己字丑,可妖修之中,又有几个如他这般博学多才?这人修当中,又有几个人能懂妖修文字?

“师前辈说笑。”周长庸将这些纸叠好,知道这契约已经成立了。

“区区字据而已。”师无咎鄙夷道,他若是真想毁约,就算签个几万张,也损害不了他什么。

一个小小人族,能奈他何?

师无咎内心对周长庸十分不屑,却见周长庸在收下字据之后,态度却是一变。

“既然你打算和我一起行走,就先变成人类模样吧。你这碧绿瞳孔看上去实在引人注目。”周长庸随口道。

“注意态度!”师无咎没想到这人族小子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现在周长庸哪里还有方才唯唯诺诺的样子,“别以为本座签了张破字据就能如何?”

若是惹他不高兴,他照样一掌拍死!

周长庸给自己找的可是生机灵物候选和打手,可不是找一个祖宗回来。这签字之前,师无咎是老大,签字之后嘛,这老大师无咎却是休想了。

“普通字据的确不行。”周长庸笑眯眯的摇了摇手上的字据,“只是这上面的嘛,你想不认都不行。冒昧问一句,您还不是圣人吧。”

若是圣人,他不可能没听说过师无咎的名字。

“差一点就是了。”师无咎挺了挺胸膛。

“圣人之下,生死皆入我生死簿中。”周长庸手中亮出生死簿,方才那几页纸却是从生死簿的空白纸上扯下,如今已经直接融入生死簿中。

“大道圣兵?!”师无咎吓了好大一跳,眼珠子立刻就朝着生死簿看了过去,脸上不由露出几分贪欲。

这可是大道圣兵啊。

师无咎伸手欲抢。

只是手掌还没有碰到周长庸,冥冥之中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涌入胸口,叫他寸步难行,浑身宛如当年脱胎换骨之痛。

“噗——”

师无咎吐出一口血来。

“咦,居然如此高效管用?”周长庸不由抚掌赞叹,“不愧是大道圣兵。大道圣兵上签了字,宛如道祖跟前发下道心誓言。除非成圣,不然就要一直受到制约。”

以前周长庸也不是没想到利用生死簿来给自己找几个帮手,可惜在红尘天里高手有限,他也不想挑那些歪瓜裂枣。不想这师无咎却是主动送上门来,实力强大而且脑子似乎还不太好使,又是孤家寡人,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周长庸此举也有几分赌意。

毕竟他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法子,能不能成也要看运气。好在这老天爷虽然不断折腾他,但是关键时候还是愿意站在他这一边的。

“你……你居然有生死簿,你是生死无常道祖的弟子?”师无咎没想到这生死簿失踪多年居然还能出现,而且还被他给碰到了?

今日难道不是他扬眉吐气的日子么,怎么反而受制于人了呢?早知如此,他还不如继续在棺材里躺个几年,等这个人族小子先死了再出来,便不用受这种鸟气了!

“我有生死簿,你是伤不了我的。”周长庸也觉得这个妖修有些气运不济了,不过碰到他,也是这妖修自己倒霉,怪得了谁呢?

“顺便一说,生死簿重现于世的消息已经在九天十界里流传,只是他们不知这东西在我手中罢了。”周长庸微笑着看了一眼师无咎,缓缓开口,“换言之,我举世皆敌,还请师前辈多多援手,护我周全了。”

师无咎只觉一口血气上涌,差点又要吐血了。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光荣日 国家宝藏之楼兰奇宫 战神年代 龙枪传奇2:烽火之卷 轩辕诀2:大清刑名 点道为止 打真军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重返2008年 狐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