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黄沙漫天。

唯有在红尘天的凡间界里,方有如此荒芜凋零的景象。

此处为荒漠戈壁,放眼望去皆是一片黄沙。偏得这风又大,刮上几次,就浑身都是沙子,故而少有人在此居住。

而现在,远处却出现了一列车队。

不,说是一列,却也是抬举。

因为这车队里唯有两人,剩下的无非是些木石傀儡,姿态僵硬、雕琢丑陋,也只能做开路之用。

而坐在马车跟前的,却是一慈眉善目,发须皆白的道袍老者。他鹤发童颜,身姿挺直,渺渺一副出尘之相,哪怕身处这黄沙之中,身上道袍依旧洁白如新,若是有人路过见状,怕是要直呼仙人下凡。

而这老者身边的青年,却是另一个极端。

他肤色苍白,衬托着脸上的灰败之色越浓。

一双眼睛毫无神采不说,就连脸上的黑眼圈都要比旁人重上不少。如此病容,就算是十分的美貌,也只剩下一两分了。

“此处荒无人烟,你若是想要逃走必定九死无生。但你若是乖乖的,待得老朽找到那延续寿元的灵物,说不定还好心救你一救。”老道话说的漂亮,还摆出了一脸为你好的架势,看的着实叫人作呕,“像你这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纯阴之人,天生就招死气,若无机缘,必定活不过双十之数。如此残破之躯,能为老朽我寻得那延续寿元之物,也是你祖上积福。”

“恐怕是我祖上掘了无数人的坟,才有此等机缘。”青年毫不客气的嘲讽。

老道也不生气,像这种必死之人,他何必费心?别说是他,就算是得道飞升的仙人来了,怕是也救不了此子。他若是想要活命,怕是得离开红尘天,去其它几重天才有机会。可凡人蝇营狗苟,修士日日苦修,又有几人能够脱离红尘天,前去寻那大道呢?

老者也曾经意气风发,想要得成大道,布下道统,可他也是花了大半辈子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员。别说是得道飞升,就是想要延续寿元也得费尽苦心。

一年前,他被人追杀来到此处,本来已时日无多,却不想发现此处荒漠深处居然有一宝物深埋于地下,偶尔泄露出了一丝灵气都让他重新焕发生机,延寿数载春秋,怎能不让老道喜出望外?

可惜这宝物生机浓郁,又隐藏巧妙,他若是想要得到,就必须寻来那死气浓郁之物,借助相生相克的道理探明那宝物具体所在。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老道还真在偶然间发现了这个名为周长庸的年轻男子,死气蔓延,五行缺四,命格尤其特殊,正是寻宝的绝佳祭品!

借助帮忙“治病”为由,老道才将此人骗来。

既然此人是自己延续寿元的绝佳祭品,老道也不介意对方骂上几句。他岂能和一个将死之人斤斤计较?

车队行走的速度并不慢。

傍晚时分,他们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只是除去他们两人之外,这里居然还有四、五个人在这里等着。

等到老道看清那些人的面目之后,这股子世外高人的气度就没有办法再保持下去了。

无他,因为这些个人,他都认识。

而且全部都是寿元将近的老不死!

在这个时间段,这个地点,他们出现在这里,为的是什么还用得着说么?

都是为了那个延续寿元的宝贝来的!

莫非,是走漏了消息?

老道阴恻恻的打量了一番这些个“同道中人”,发现他们要么带了一些死气十足的厉鬼,有的则是带了一些鬼修传承的法宝,很明显,他们知道的可不少。

“我说李老儿,大家好歹也相识多年,你既已经找到了延续寿元的宝贝,为何要私藏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几个,可是前来帮你忙的。”一名老妇拄着拐杖,和和气气的说道。

“正是,宝物独享,可不是好习惯。”另一名老者也在边上帮腔。

他们这几个,名利地位都有了,谁不想在这个世上多享受享受?可惜寿元大限已到,他们这把老骨头少不得也要拼一把了。

李老道脸色已经黑了。

这延续寿元的宝贝又岂是随处可见?若是那宝贝能够延寿百年,被这么多人一分,又还能剩几分功效?

“宝物嘛,自然是能者居之。”李老道装作漫不经心的将周长庸这个绝佳祭品往后一推,当即暴起,冲向几人。

他来得快,法术也是招招致命。

偷袭这种事,打的就是一个速度和措手不及。若是等他们几人联合起来,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他们这些人为了延续寿元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还用得着说么?

李老道老谋深算,此刻更是察觉到了这场上微妙的局势。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今就是最好的动手机会!

那几个人似乎也没想到这李老道一言不合就动手,被打的有些反应不及。另一个老者更是直接被李老道的手中拂尘取走了生命。

但剩下的人却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也纷纷祭出手中法宝,朝着李老道攻击了过去。

杀了他们,自己才有延寿的可能!

几人混战成一团,无人发现那个一脸病容的青年却微妙的站在一旁,堵住了那些人逃跑的路。

周长庸咳嗽了几声,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鲜嫩欲滴的水蜜桃来,慢慢的啃了几口,才觉得自己的嗓子好过了不少。

他的手腕上已经缠上了肉眼可见的死气,换了常人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可他还在苟延残喘着。

倒霉。

他是真的倒霉。

五行缺四,生来就缠绕着一股去之不尽的死气,招来各种妖魔鬼怪垂涎,每天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

活着这件事对于周长庸实在太难。

对于这种活着一天就算一天的人来说,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每天都开开心心,努力的对待身边每一个人的。还有一种则是自己不开心,也会让别人不开心的。

很可惜,周长庸明显是后者。

他倒霉,那么别人也得陪着他一同倒霉!

这些个老不死足足打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以脸皮最厚、心最黑、下手最狠的李老道赢了。

虽然他赢的也只比死人多一口气,和死了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周长庸慢吞吞的走到李老道的身边,低头看着他。

“你……你去那些人身上,将他们的储物戒指取下来给我。”李老道的半截身体几乎都化为灰烬,唯有腰部以上还勉强残余。但左臂已经残破不堪,右手也只剩两根手指。

他如今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这个病恹恹的周长庸。

只要还能活下来,他就可以将这些人身上的法宝洗劫一空,再拿到那延续寿元的宝贝,再活上个几百年!

“我保证,我能让你活下来。”李老道怕周长庸不答应,继续说道,“除了我,谁也救不了你。”

“是么?”周长庸轻笑一声,“李信,你若是有这个本事救我,怎么会救不了你自己呢?”

李老道眼中瞳孔紧缩,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他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自己的名字,这个看起来随时要死的青年又是如何得知?

“你、谭山老怪、蛊婆婆、空空君、还有陈家老祖,都是这红尘天修真界里,寿元只在十年内,并且出名作恶多端的人物。为了延续寿元,你们杀过童男童女,抓过那些天之骄子取金丹、炼制他们的元婴,还屠过三座城……”

周长庸将这些人干过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出来,李老道脸色越发难看,已经十分确定这个青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你莫非是那些正道中人,特意过来除魔卫道的?”李老道语气嘲讽,他们修行之人为了活下去杀几个人又有什么要紧?谁修仙手里没有人命?

“当然不是。”周长庸笑道,“只是你不觉得奇怪,怎么他们会知道这里有你要的东西,连地点时间都分毫不差呢?”

“是……是你?”

“是我。”周长庸不置可否道,“找一个是找,找五个也是找。让你们自相残杀,不是更好么?”

李老道气的吐出一口血来,“就连我找到你也……也是……”

“准确的说,是我找上的你。”周长庸嘴角微微上扬,“你们这些人,做我的鬼仆正好。我就缺你们这种贪心不足,又性格恶劣的家伙。”

一切,尽在他掌握当中。

“鬼仆?你是鬼修?不,不可能,你分明是活人……”

要成为鬼修,首先必须得是死人。

这个周长庸虽然身上死气十足,但绝对是个实打实的活人。

周长庸手腕一翻,却是翻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匕首来,一看就不是凡物。

“不!你放了我,我知道很多法宝,我……”李老道见周长庸眼中杀气十足,心里凉了大半,只是还忍不住想要求饶。

眼看着他就要东山再起,他又怎么能死在这里?

噗嗤。

匕首正中李老道的眉心,断绝了他最后一口生机。

在接近希望的临门一脚被杀,李老道的脸上还闪烁着不可置信,怨气蔓延。

不错不错。

果然最绝望的事情就是在他面前毁掉他的希望。

收鬼仆,还是要越绝望的越好。

不然周长庸何必和他费这么多话?

“方才和你废话可以,不过用法宝的话,还是得让你们全死了我才安心。”周长庸扫了一眼场上,微微皱眉。

这些人实在不讲究,断肢残骸的,看着容易叫人做噩梦。

“咳咳。”周长庸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带着些许血丝,身体也有些摇摇晃晃。

要速战速决了。

周长庸闭上眼,丹田深处有力量涌动。

呼——

无数风暴将此处遮掩的严严实实,一本古朴的书籍直接出现在周长庸手中。

生死簿!

“生死有命,收——”

连同李老道、蛊婆婆等五人在内的充满了血气和怨气的灵魂直接被收入书中。

“是……生死簿?”

“怎,怎么可能?”

大道圣兵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小的年轻人手中?

这些修士阴灵脸色狰狞,妄图想要逃离此处,可还没能转身就已经被吸入生死簿中。

从此他们要日日夜夜饱受折磨不说,还要成为周长庸所驱使的鬼仆,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生死簿的第一册 上,缓缓出现李老道等五个人的名字。

鬼仆卷里九百九十九个鬼仆名额,加上这五个如今已经有九百九十八个了。

这第一册 的鬼仆卷,他还缺一个特殊命格的鬼来当鬼将,统领这些鬼仆。等到这一卷的鬼仆全部被祭练完毕,在这红尘天里他才算是有了自保的本事。

周长庸将生死簿的鬼仆卷翻过,踉跄了两下才勉强将身体站立。

他低头一看,发现“周长庸”三个字也隐隐约约要在生死簿的扉页上出现,手腕上的死气几乎已经到了指尖。

开什么玩笑?

他这么辛苦才能活下来,绝对绝对不要去当什么鬼!

周长庸将生死簿一收,拿出一件法宝来,对着这荒漠中的某处开始挖掘。

他来到此方世界已有二十年,因为生有死气的缘故,对生机勃勃之处格外敏锐。他寻来寻去,发现这里的某处生机十足,说不定能够彻底祛除他身体中的死气。

可惜他在这里守了一年都没有任何动静,迫于无奈才将李老道等人引来,借他们之手才算出此处宝物要重见天日居然还要算日子?

不得已,周长庸只能“主动送上门”,成为李老道带来此处的祭品。前期布置了好些时日才选中几个人,引得他们自相残杀,这才有今日之功。

如今,自己能否活下去,就要看这个宝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大约了挖了两天,周长庸一边歇息一边工作,好几次都差点晕过去,只是心中那股信念一直支撑着才能不倒下。

咚。

似乎挖到了什么。

周长庸脸上也不免露出一丝喜色,加快了挖掘的速度。

等到这藏身于荒漠底下的宝物完全现身之后,周长庸沉默了。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口晶莹剔透的冰棺?!

这冰棺并非凡物,甫一露面,这四周炎热的温度瞬间下降,周长庸也不得不取出一件火狐皮披风给自己穿上,才算好了些。

冰棺里面,却是躺着一个人。

哪怕隔着冰棺,也能看出此人的非凡之处。

饶是周长庸走南闯北,历经两世,前世在地府中就连那妲己陈圆圆也见过,却未曾见过如此容貌之人。

他似乎是男子,却生的一张华美至极的脸,添一分则太艳,少一分又太柔,也不知道活着的时候是怎样一番光景。

躺着都如此好看,想必活着的时候也是震惊九天十界的美人了。

可惜周长庸没有这个耐心去欣赏了。

他只想要知道这不断焕发生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周长庸深呼吸了一口气,跳了下去,准备开始检查这冰棺周围,寻找那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东西。

咔擦。

咔擦。

咔擦。

什么声音?

周长庸愣了一下。

他抬起头,发现这严严实实的冰棺周围居然开始出现几丝裂缝。

那声音,正是这冰棺所出。

不会吧。

周长庸脑海中突然冒出一股念头来。

像是在回应着周长庸的想法一样,冰棺周围的裂缝越来越多。

周长庸不得不飞上天空,随时准备将生死簿祭出。

不管是诈尸还是其他,他都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轰——

冰棺彻底破碎。

一股浓郁的让周长庸差点从空中摔下去的生机扑面而来。

手指尖的死气被这生机一冲,当即退到了手腕上方两寸处。

冰棺中的男人睁开眼。

一双碧绿色的瞳孔就好似那最上乘的祖母绿,绿汪汪的叫人心醉。

妖族!

周长庸当即确定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心里却是有些释然。

也对。

如此容貌,的确不似凡人所有。听闻修为越高血统越是上乘的妖族,往往得天独厚,容貌也是非比寻常。

“该死的叛徒,以为将本座困于冰棺当中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哈哈哈哈,我师无咎总算重见天日!”

热门小说史上第一诡修,本站提供史上第一诡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史上第一诡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三国杀·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3 僵尸 我白月光对抑制剂过敏 大悬疑2:藏传嘎乌 惊叫循环(无限流) 一切为了道观 光媒之花 盗墓者的传奇:月夜鬼吹灯 全能诡术师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阴阳师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