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情相依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身真相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雨降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玄月有些苍白的娇颜,阿呆的心不断地颤抖着,他不断回想着自己和怀中这“玄日兄弟”之间发生的一切。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从杀手手中救回了自己的性命,她自称是月月的兄长,后来,在安迪斯城时,她告诉自己,月月是喜欢自己的。那一幕幕情景,宛如昨天发生的一样,是那么的清晰。即使阿呆的脑子再慢,他也清楚的明白,现在怀中这个绝美的少女,就是玄月本人。虽然她的身材比以前丰满了许多,也更加高挑了,但本身的轮廓却没有变。阿呆凝神注视着玄月,喃喃地说道:“你是月月,你竟然是月月。为什么,为什么刚见面时你不告诉我呢?”想起曾经和“玄日”的同床共枕,阿呆憨厚的面庞不禁涨红了。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充斥着他的心。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怀中的玉人,可现在的他,却无法再逃避了,他知道,玄月一定是为了他才离开教廷的,两人从迷幻之森一路行来,玄月对他的种种关切、种种付出是那么的真切。阿呆搂紧玄月的身体,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泪水流淌而下,滴落在自己和玄月的衣襟上,“月月,月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你这样啊!我怎么配得上你呢?你的浓情厚意让我用什么来还啊!月月,我是爱你的,在我心中,你的地位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可是,我们真的能在一起么?我们之间有着那么多的障碍,我不敢爱你啊!”阿呆将自己的脸贴在玄月光洁柔嫩的面庞上,轻轻地摩挲着,心中对玄月的感情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澎湃而出,玄月身上那淡淡的香气使他渐渐的迷醉了,埋藏多年的情感澎湃而出,他不断地向玄月倾诉着,倾诉着自己对她的感情。但是,此时处于昏迷的玄月又如何能听得到呢?

清晨,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大地上重新焕发了盎然生机,虫鸣鸟叫之声不断响起,玄月从朦胧中清醒过来。背后的伤口有些疼痛,她轻声呻吟着睁开美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阿呆那憨厚的面庞,她发现,自己竟然坐在阿呆的大腿上,全身都靠在他的怀里。身上的衣服一定是他为我穿的吧,我的身体,一定,一定被他看光了。想到这里,玄月的俏脸顿时热了起来,羞涩低下了头,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在她脑海中清晰的浮现,自己似乎是被什么毒物所伤,是阿呆救了自己,可后来的一切却不知道了。他,他有没有侵犯我的身体呢?不,一定不会的,他那么老实,一定不敢的。玄月在肯定了这个答案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中竟然有着一些失落,俏脸不由得更红了。她抬起头向阿呆看去,只见阿呆眼睛有些肿,脸颊两旁有着隐隐的泪痕。玄月的心颤动了,他,他这是为我哭泣么?他一定已经认出我的身份了,我该怎么去面对他呢?玄月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敢移动,怕吵醒阿呆,阿呆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此时的她,只想就这么靠在他怀里,直到永远永远。她的双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环上了阿呆的脖子,羞涩之中,玄月的体温渐渐上升。

感受着怀中如同暖炉般的娇躯,阿呆渐渐清醒过来,睁开双眼,发现玄月依旧靠在自己的肩头上,俏脸红润异常,而她的双臂竟然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阿呆心头一热,他还不知道玄月已经醒了,小心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在阿呆双唇的亲吻下,玄月全身大震,发出一声轻啊!

阿呆吓了一跳,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玄月更是低着头,紧紧的依偎着阿呆,恨不得将自己融化到他体内似的。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谁也不说一句话。良久,还是阿呆率先开口,他酝酿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话,“玄日兄弟,你,你的伤口还疼么?”

玄月一听他还叫自己兄弟,气就不打一处来,猛的抬起头,嗔道:“你还叫我兄弟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是谁。”

阿呆看着玄月那动人的美眸,赶忙改口道:“月,月月,你,你的伤口还疼么?”现在的阿呆,似乎又恢复到第一次见玄月时的木讷了。

玄月低下头,娇羞地道:“已经好多了,还有一点疼痛,昨天晚上是什么东西伤了我?”他们谁也不愿意轻易提起感情的事,只能顾左右而言他。阿呆保持着有些僵硬的姿势,回答道:“是铁线竹叶青,一种拥有剧毒的毒蛇,它在你肩膀上咬了一口。还好发现的及时,毒素没有蔓延到心脉,你放心吧,那条蛇我已经杀掉了,毒液也都让我吸出来了,而且给你敷了解毒药,不会有事的。”

玄月全身发软,喃喃地道:“吸,吸出来?你,您……”

阿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赶忙辩解道:“我,我只是帮你吸毒而已,没有吸别的地方。你,你别误会。”

玄月心想,你这么说,我怎么能不误会呢?深吸口气,她鼓足勇气道:“阿呆,你是不是觉的我很,我很……,竟然自己问你喜不喜欢我。”

阿呆全身一震,连连摇头道:“没,没有,一切都是我不好。月月,都是我不好,是我辜负了你的感情。”

玄月心中一喜,抬起头看向阿呆,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人家的身体都已经让你看过了,你可要负责任。”

阿呆心跳明显加速,看着玄月那绝美的姿容,喃喃地道:“月月,其实,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当初咱们在精灵森林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只是,只是我不配啊!不配和你在一起。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好上千倍万倍的丈夫。我昨天晚上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如果你觉的我亵渎了你的身体,我,我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此时的他,已经从昨天晚上的感情流露中清醒过来,自卑和理智重新占据了上风。说完这些,他低下了头,等待着狂风暴雨的来临,等待着玄月的怒斥。又一次拒绝了玄月,他的心再滴血。

出乎阿呆意料的,玄月竟然没有生气,她松开缠在阿呆脖颈上的双臂站了起来,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柔和的声音响起,“阿呆,你是说,你本来是喜欢我的,对么?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你始终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我,对不对?而且,你还怕父亲会不同意我们的事。这些,你现在都先不要考虑,我要你明确的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爱我。”她猛地转身,美眸神光电闪,牢牢地盯视着阿呆。

阿呆也站了起来,生生真气流转,疏通着他有些僵硬的经脉,心中的感情汹涌而出,一咬牙,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凝望着玄月道:“月月,我喜欢你。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我爱你啊!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些,真的可以不考虑么?我做不到啊!”说到这里,他痛苦的低下了头。

玄月走到阿呆面前,温柔地拉起他的大手,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终于听到阿呆亲口说出了自己的情感,美眸微红,柔声道:“阿呆,这些你真的不用去考虑,我明白你所有的担忧,你不用逃避,这一切,就由我来承担吧,你所有的顾虑,我一定能解决的。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并不卑微,你是天罡剑圣的传人,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配得上我。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身份,不是你的武技,也不是你的容貌。爸爸那里,我一定能解决的,我自己的感情自己能够做的了主,只要你爱我,这就足够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

听着玄月的倾诉,阿呆全身像触电般不断地颤抖着,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玄月搂入怀中,感受着她那柔软的娇躯,在这一刻,阿呆的心是那么的充实,他紧紧的,紧紧地搂着玄月,“月月,我爱你,我好爱你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阿呆值得你这样么?”泪水滂沱而下,在激动之中,阿呆已经完全迷醉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将自己的感情完全付出,他爱玄月,是的,他终于正视了自己的情感。

玄月埋首在阿呆温暖的怀抱中,哽咽着道:“值得的,值得的,阿呆,我也爱你啊!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永远都会不离不弃的跟在你身边。”两人就那么紧紧地拥抱着,他们的心灵不断彼此交融着。突然,凤凰之血和神龙之血突然亮了起来,一蓝一红两团柔和的光芒包裹着他们的身躯,在柔和的能量中,他们的精神不断的融合着,没有任何排斥的融合着,两人几乎同时感受到对方那如同海样的深厚爱意。他们消耗的精神力和体力在蓝、红两色光芒的不断闪耀下飞速地恢复着,两人就这么紧紧相拥,时间在这时过的是那么的迅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和玄月的功力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玄月突然想到了什么,挣扎着推开了阿呆,阿呆有些失落的看着玄月,道:“月月,怎么了?”玄月虽然不想破坏这和谐的气氛,但有件事她必须要问清楚。她凝视着阿呆的双眸,道:“阿呆,有件事你要坦诚的告诉我,不能有丝毫隐瞒,我已经忍了好久了,告诉我,冰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有她的头像。而且每次提起她的时候,你的眼神就充满了感情。”在爱情之中,是掺不得一粒沙子的,冰像一根尖刺似的始终横梗在玄月心头,此时阿呆终于向她吐露了情感,她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

听玄月提起冰,阿呆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一丝悲意。玄月看着他感情流露的样子,红润的俏脸顿时变得苍白了。阿呆走到玄月身前,伸手去搂她,玄月挣扎着脱离阿呆的双手,微怒道:“不把冰的事情说清楚,你就不要碰我。”

阿呆有些痛苦的低下了头,长叹一声,道:“好,我告诉你,虽然我不愿意提起,但是我不想你误会。月月,能让我抱着你说么?”

玄月一愣,道:“为什么?就这么说吧。”阿呆看着玄月执着的样子,心中一痛,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他从怀中掏出了冰的头像,自从离开了落日帝国以后,他始终不愿意回想起当日的事,那是多么痛苦的回忆啊!“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失控的大门。”在阿呆的召唤中,一个灰色的身影在神龙之血散发的蓝色光芒中飘飞而出,身影逐渐变大,正是圣邪。

圣邪巨大的身体落在地面上,大地微微一颤,那天和拉尔达斯拼斗之后,圣邪没用多长时间就恢复了,但由于阿呆始终在人多的地方,就一直没有将他放出来。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圣邪长吟出声,有些天没有出来放风了,阿呆突然将他召唤出来,圣邪顿时心情大好。阿呆的意念中响起他的声音,“哥哥,你终于肯把圣邪放出来了,小邪好可怜啊!天天在神龙之血里面待着,都快闷死了。”

阿呆道:“月月,圣邪是见过冰的,你的意念也可以和它交流,就让它来做个见证吧。圣邪,你应该还记得咱们闯出黑暗城时的那个少女吧?”圣邪愣了一下,眨了眨金色的眼眸大头轻点。阿呆接着道:“那好,我会把和那个少女之间的事情告诉月月,你来做见证好了。”

玄月皱眉道:“阿呆,你不必这样,难道我还不相信你么?说吧,我等着听呢。”圣邪疑惑地看看阿呆,又看看玄月,并明白他们之间这是怎么了,匍匐在地上,享受着阳光的照射等待着阿呆说话。

阿呆将冰的头像托在掌中,强烈的悲意涌上心头,淡淡地说道:“月月,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怀疑我和冰之间的关系。冰,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命运最悲惨的一个。当初,我和岩石、岩力两位大哥离开天罡山前往落日帝国寻找被抓精灵的踪迹。我们决定,从落日帝国的大城市找起,因为只有大城市中有钱的贵族才可能买下精灵。于是,我们穿过华盛帝国的光明行省来到了落日帝国的黑暗行省之中,黑暗行省的省会黑暗城就是我们第一个目的地。黑暗城中有一个规模巨大的赌场,叫暗豪夜总会。冰,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当下,阿呆将如何在赌场中遇到冰,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详细地向玄月诉说着,“……冰为了救我,她,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猫女咪咪的利爪,受到了重创。后来,我们在圣邪和骨龙的联手下,终于冲出了黑暗城,可是,冰却已经快不行了。那时候,我多想你能在身边,用光系魔法救救她啊!她不但被猫女重创,体内的剧毒也发作了,……”听着阿呆的叙述,玄月紧绷的脸色渐渐变了,她一步步走到阿呆身旁,听着阿呆讲述着冰在临死前吐露的身世。泪水从阿呆的眼眸中不断流淌而出,玄月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了。“冰她最后说,她是多么希望能活下去,只是每天看着我也好。我也希望她能活下去,我恨那些黑暗势力,也恨我自己,是我的懦弱断送了冰的性命,她的一生,完全都是在痛苦中度过的。我多么想让她活过来,哪怕是倾尽我一切的力量,我也希望能让她过上快乐的生活。月月,你知道么?冰的死让我伤痛欲绝,她先后两次救了我的性命啊!对她,我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但伤痛却是刻骨铭心的。这个头像,就是我用冰的骨灰所做。我要带着她,永远都带着她,让她看看大陆上美景。”说到这里,阿呆已经泣不成声,深深的悲伤不断充斥着他的心灵。

玄月紧紧地搂着阿呆的身体,陪着阿呆哭泣着,冰的故事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灵,此时,她终于明白了阿呆为什么想抱着自己诉说。那是因为,他承受不了如此强烈的悲痛啊!“对不起,阿呆,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不应该嫉妒冰姐姐,她好可怜,真的好可怜。比起她来,我要幸福的多了,最起码,我们还能天天在一起啊!”她贴在阿呆的胸膛上,似乎生怕阿呆突然消失了似的。

阿呆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悲伤,痴痴地说道:“月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虽然离开石塘镇以后我遇到过无数美女,但我真心喜欢的,却只有你一个。月月,请让我把冰的影子埋藏在心里吧,只需要一个很小的角落,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她的。”

玄月凝视着冰的头像,喃喃地说道:“阿呆,我怎么会不同意呢?如果不是冰姐姐救了你,我们怎么还能再见。冰姐姐,你放心吧,我以后会代替你好好照顾阿呆,他是我们的阿呆,我一定会替你做你想做的事,先前我对你的嫉妒你不要生气,你愿意认我这个妹妹么?我会用我的温柔化去阿呆心中的悲伤,今后不论我们走到那里,都会把你带在身旁的。”

阿呆全身大震,深情地注视着玄月,收紧自己的双臂,动情地说道:“谢谢你,月月,我想,冰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玄月的手臂突然环上了阿呆的脖子,她注视着阿呆充满悲伤的双眼,“阿呆,其实你知道么?在月月心中,你也好可怜啊!和冰姐姐一样的可怜,月月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说着,她踮起脚尖向阿呆凑来,阿呆微微一愣之时,玄月的红唇已经如蜻蜓点水一般在他的唇瓣上轻吻了一下。两人的身体同时剧震,虽然只是不到一秒钟的接触,但那美妙的感觉却传遍两人的全身。阿呆深情的呼唤道:“月月。”

“恩。”玄月俏脸通红地答应着。阿呆松开搂住她的双手,小心的将冰的头像收入怀中,双手捧住玄月的俏脸,低下头,两人的面庞越来越近,他们的呼吸都变得异常急促,一旁的圣邪金色的大眼睛连眨,双翼升起,挡住了自己的眼眸,掉转身体,用屁股对着他们。似乎在害羞似的。终于,阿呆在忐忑之中接近了玄月,玄月俏脸通红的闭上了眼眸,四片湿润的唇瓣轻轻的接触着自己,两人同时全身一颤,那美妙的感觉使他们的心不断的契合着。阿呆一手揽住玄月的柳腰,另一只手轻抚着她蓝色的长发,玄月的双臂环绕在他的脖子上,两人的唇瓣在触电的感觉中不断地颤抖着,这一吻带走了所有的悲伤,阿呆不断的索取着玄月的甜美,在阳光的照射下,他们彼此的心融化了。

良久,阿呆万分不愿的抬起头,像捧着珍宝似的小心的搂着玄月的娇躯,玄月的呼吸依然急促,通红的俏脸埋藏在阿呆的怀中,一切的隔膜都已经消失了,这一刻,她完全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中。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谁也不愿意打破这美好的瞬间。

“扑通”一声水响将阿呆和玄月从甜蜜中惊醒,两人愕然望去,只见圣邪跃入河水之中,兴奋的嬉戏着。阿呆微笑地看着圣邪巨大的身体,道:“小邪看来也很喜欢玩儿水啊!和你一样。”

玄月想起昨晚的情景,在阿呆的胸膛轻捶一下,啐道:“讨厌拉,你昨天是故意早回来的是不是?”

阿呆大呼冤枉,“我去了足有半个多小时呢?怎么会故意早回来呢?是你自己洗的高兴忘记了时间吧。”

玄月哼了一声,把自己蓝色的长发拉到身前,倚靠着阿呆道:“你看,人家的头发好乱啊!我还要重新洗一次澡才行呢。”

阿呆全身一震,道:“不行,水里有蛇的。圣邪身上有厚实的鳞甲保护可以不怕,你要是再被咬了怎么办,昨天都快吓死我了。”

感受着阿呆的关心,玄月心中一暖,道:“不会拉,人家哪儿有那么不小心,昨天要不是你的突然出现,怎么会感觉不到蛇呢?我会先释放一个辅助魔法的,这里的河水真的很不错哦。就手把昨天被汗湿透的衣服洗干净,你的这套衣服太大了。”

阿呆想了想,道:“那好吧,反正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就等你洗完澡再走好了。对了,之前我们,我们抱着的时候,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好象帮我们恢复了功力,这个方法不错啊!以后我们功力不足时抱一下就成了。”

玄月从阿呆怀中跑出,啐了他一下,道:“讨厌拉,谁和你抱。那不过是碰巧了而已吧。”

阿呆看着玄月惊人的美态,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月月,为什么才三年不见,你的功力就增长了那么多?竟然有魔导师的实力了。”

玄月嘻嘻一笑,道:“这可是我们教廷的秘密哦,想知道么?”

阿呆一愣,道:“秘密?难道有什么特殊方法能够让人的功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提升么?如果是那样的话,哪儿还有人去刻苦修炼。”

玄月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拉,这种方法只能改善人的体质,而且需要耗费大量的神力,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完成的。被我们教廷称之为神的洗礼,只有继任教皇的人才有资格接受。据爷爷说,教廷的光明神殿是唯一和天神能够沟通的地方,可以真正的借助神的力量。用这种神的力量改变身体后,再修炼就能岂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能因为普林先知当初说我们是救世主的原因吧,爷爷才肯破例让我接受这神的洗礼,你知道么?在接受洗礼之后,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全都变了呢,洗礼之前的记忆全都模糊了,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直到我想起你,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说起来,真要感谢巴不依大哥,如果不是他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名字,我到现在也许还在教廷中继续修炼呢。”

阿呆挠了挠头,道:“还你们教廷厉害啊!这么短的时间内,仅凭神之洗礼就能培养出你这么个魔导师。这可是普通人修炼一辈子也不能达到的境界。”

热门小说善良的死神,本站提供善良的死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善良的死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身真相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雨降临
热门: 乾坤剑神 苍穹榜:圣灵纪4 封神记 纵横诸天的武者 修罗武神楚枫 善良的死神 九焰至尊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长生界 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