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6章 雷霆动 一跃鱼化龙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5章 千幻变 谁能主沉浮 下一章:大结局 风雨歇 布衣亦从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老董,你个蠢货……这地方最快的支援,最少需要五到十分钟,而且视线里根本遮拦物,你这是让他去送死啊?”戴兰君惶然回头,形容可怖,恶狠狠地看着董淳洁,像要随时扑上来拼命一样。

“恰恰相反,没拿到储存芯片之前,他是安全的,而仇笛身上的芯片没有带全。”董淳洁瞠然道,他说的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确定。

“可要是人被挟持呢?”戴兰君问。

“不会的,你看。”董淳洁指着卫星图,从相反的方向,疾驰了两辆车,也向着目标赶去,戴兰君一看这么操蛋的安排,她欲哭无泪地问着:“这就是你的安排?就这么横冲直撞去支援?”

“不不,这不是支援,是另一拔想拿情报的。”董淳洁摇头道。

“还有一拔!?”戴兰君愕然了。

“那你以为呢,俞世诚的目标就在这儿,中野惠子是双面谍,这份情报,应该是美方也有兴趣。借他的领路回来。”董淳洁道。

说话间,那些人围着仇笛越来越近,戴兰君像蓦地被抽去脊梁骨一样,她踱了几步,默默的依窗萎顿而坐,不敢再去屏幕,类似这样的诱捕任务她见过,也经历过,最危险的就是诱饵的位置,无论成败,处在诱捕关键位置的“饵”,都是九死一生。

气氛紧张了,远隔千里,谁也帮不上忙,而且这个时候,连无线电都要尽量保持沉默,一秒一秒,如同漫长的一个世纪,让戴兰君恍惚间,回到了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我们从柔情蜜意,已经发展到今天的全是敌意,每个月不过见一次面,去年还不够十二次,你有两次爽约,经过两年多的爱情长跑,我已经成功地从情人变成犯人了……”

“见回面,你得让汇报三小时,都干什么了。”

“你别误会,你爸妈那反应我能理解,就我家姑娘给我领回个三无人员我也受不了……男朋友可以换,父母可没法换。”

“去吧,你的生活不在床上。”

戴兰君异样地、清楚地回味起了那天最后晚餐的一幕,像是分手前的决别,她现在读懂仇笛那种难堪的眼神了,就像她,从来不会把危险告诉最亲的人一样。

老董已经状如热锅上的蚂蚁了,他在步话里,和不知道藏在什么位置的费明下命令:

“费明,要啃硬骨头了,要么是庆功会,要么是追悼会,没有第三种选择……准备!”

这个时候,老董在咬牙切齿地下命令,他像弥勒佛一样的笑脸变得狰狞可怖,王卓和管千娇从未见过他的这一面,瞬间凛然生惧,只有戴兰君在默默地,已经泪流满面……

……

……

三分钟前,在浴场嘹望塔,一位一直在观察的人,突然间发现去车时,他不断地对着步话喊着:

“LET’GO……GO、GO……”

声音急切,直达窝在路边凹处的车里,那已经等了很久的车轰然上路,疾驰向目标地。

“俞老板,我们正向准备上去……另一方来了十个人左右,两辆车。”

“别客气,拿下……”

“不会有危险吧?我指目标。”

“你们都有危险,唯独他不会。”

谢纪锋坐在车里,和俞世诚通着话,耳听着车里嚓嚓检查武器的声音,却是让他心悸到尿意甚浓的程度,可从来没有经过这么大的事啊。

由不得他考虑了,车速飞快,横冲直撞,已经能看到那些围着仇笛的人了……

……

……

“你迟到了,怎么称呼您呢?”仇笛问。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确认安全才能出现。”对方是位帅气的男子,笑吟吟走向仇笛。

仇笛耸耸肩,示意着头顶的蓝天、桥下奔腾的江流、远处翻腾的大海,笑着道:“没有比这个更安全的地方了,如果有意外的话,我就跳进江里。”

“很聪明选择,不过这种水流速很危险……东西呢?”对方笑着问,这个威胁听起来多么的外强中干啊。

“钱呢?护照,船只。”仇笛问。

随从拿着一只很小的手包,拉开,护照、VISA卡、一个全新的身份,配着仇笛的照片,忍不住让仇笛惊讶对方效率。他掏出表来,扔给对方,对方拿着一个仪器,对着表,一摁信号搜寻,格子是满的,嘀嘀在叫。

他笑了,用工具拧下了后盖,看看后盖背面,四条存储芯片,又有点失望地道:“少了一半多,价值会打很大的折扣的。”

“马上给你,我估计你们得把我扔江里……哎我说,鬼子兄弟,你来这么多人,不会是抓我吧?”仇笛显得稍有紧张。

对方又笑了,笑着道:“恰恰相反,是为了保证您的安全,您带的东西太重要了……我怎么觉得,就应该在您身上呢?”

存储芯片,在背面是个菊花花瓣的形状,不细看会认为是表本身的装饰,太小了,小到简直可以藏到指甲缝了,那人不怀好意地看看仇笛,似乎在寻思身上那个部位可能藏着这东西。

“我向你保证,你们要敢动粗的,我直接跳江里……”仇笛道。

那人一摆头,两位随从拔枪,左右直挟仇笛,两人拉着,直把他栏杆上推,有一位甚至戏谑地道:“你跳啊……跳啊。”

翻滚的浊浪呼啸而过,仇笛吓坏了,回头蓦地谄媚一笑道:“瞧您,开个玩笑罢了。”

“我们也是开个玩笑……请吧,仇先生,十分钟就可以到港口,两个小时后,公海上有船只接您……我向您保证,您会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对方道。

“等等……”仇笛喊了声,潮声遮过了引擎的声音,他作势细听,然后一指来向:“好像又来一拔人。”

喀嚓,两支枪全顶上了他脑袋,那人火了,直揪着仇笛问:“是什么人?”

“买家,买家……我怕托一家不保险,你们要不来,我不傻眼了?”仇笛紧张地道。

“买家,是什么人,那一方的?”对方问。

“米国人啊,你们是不是应该认识。米国是你大和民族的干爹么。”仇笛道。

叭,一个耳光作为回答了。仇笛火了,反身更响的一耳光还回去了,啪声脆响,他怒骂着:“八格亚鲁……东西还没给完呢,就敢打老子?还在中国地界上,你就想耍威风,我特么……”

持枪的两人,开枪杀人肯定不敢了,一个拽人,一个拿枪柄砸人,砸枪的仇笛躲过了,拽人的被仇笛跺了一脚,吃疼乱叫,不过却招来了更大的报复,瞬间几人都扑向仇笛,仇笛却是怒不可遏地和几个人撕扯,挨了几拳几脚,被几个孔武有力的给摁地上了,那些人还不放心,在他身上搜了一通,除了一部手机再无他物。

这个时间的拖延,另一方已经到了,车直冲到十米开外,四门洞开,谢纪锋刚下车,就被现场镇住了,那些人已经挟制的仇笛,枪顶在脑袋上,在被挟的人之前,几个人已经依托车身做好的战斗准备,而被挟的仇笛,正被两人往后面车上拉。

“老谢,快他妈开枪……灭了他们,东西全给你。”仇笛在挣扎着喊着。

旁边越南鬼子一问,他如实翻译,然后那越南鬼子眼看目标不好得手,大吼着:“FIER!”

砰……话没落,枪声响,两头一惊,武器直指对方。砰砰连续几枪,车身在溅着火花,数人倚着门,砰砰叭叭射击上了,最先一位中弹的,惨叫着躺地上了。

这边懵头懵脑开干,那边毫不客气还击,老谢却是看清了,第一枪倒下的,是挟制仇笛的一位,而开枪的好像是另一个方向。接着仇笛蓦地出手,一个肘拳击到另一位的脸上,顺手把那人的胳膊扭着在栏杆看狠砸,三两下枪落水了,谢纪锋登时惊觉,他愕然地四下看着,跟着大喊着:“快走,有埋伏。”

这边领头的也省悟,回头看,仇笛已经蹬上了栏杆,凌空飞起,直直地向江里坠下。

他毫不思索的甩手叭……叭……叭……连续几枪,边走边开枪,直到弹夹打空,他倚到栏杆边上时,仇笛已经坠到了中途,而他惊恐地发现,埋伏就在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衣的特警已经把绳索挂在了桥沿上,露着脑袋在射击。

砰……电光火石间,他肩膀一疼,被射来的子弹击中,巨大的冲击让他直往后翻,他惊恐地发现,右臂已经没知觉,肩上被掀开了一大块露着森森白骨。

他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着,有埋伏,有狙击手。

不过还有更近的威胁,从桥面下露身出来的特警,像凭空出现一样,在栏杆外架起了火力网,一队哒哒哒微冲的声音,几位顽抗的仆倒在地,一辆逃窜的车轮爆胎,直直撞向了电杆,满桥面都在喊着举手、投降……举枪的,枪枪未扣,数声枪响,脑袋迸开……藏匿的,火力压制,直至举手出来……逃窜的,偶一回头看到血淋淋的现场,腿一软,自己就萎顿在地了。

这是精锐中的精锐,出枪爆头,枪枪夺命。

几乎是几个照面的时间,两拔诱来的目标,被摧枯拉朽地打残了!

谢纪锋藏在车轮下,是被人拖出来的,被打上反铐的时候,他在那一瞬间悔得几欲自尽,一直怀疑有问题,可偏偏还抱着侥幸,观察了两个小时,愣是没有发现藏在桥面下的埋伏,就在仇笛站地之下不足几米的地方。

他回头时,路延伸的方向,猝起的警笛声音越来越近,一眼望去,像海潮怒生,密密匝匝的警车挤满了路面,正快速的向事发地推进。

领头的被抓住了,他在挣扎,在恶毒地瞪着抓他的特警,一位身材魁梧的,卸下了面罩,赫然是费明,他对着照片看看:“就是他……浩田矢二……名字起的不对啊,怎么可以用二呢?止血、锁好,加上镣子……”

“哦……这个是……越南鬼子,阮英……瞪什么瞪?锁紧点。”

“这个……我……操,驻津大使馆办事处的,盯你很久了啊。”

“这位……特么的肯定是日资企业里藏的鬼,黑市搞支手枪就跟我们干啊?”

他持枪走过,突击队六个人,狙击手在江畔湿地里藏着,为了让这些人安心来,队伍已经压缩到极致了,他向狙击手看不见的方向挥了挥手,信步走过,六死,五伤,其余全部生擒,他对着传话说着:“董局……帅呆了,桥下潜伏这招帅吊了,打了他们一个猝手不及,建局以来最大的斩获。”

“仇笛呢?找到没有?”传音里,董淳洁怒道。

“啊?我忘了……等等啊,我马上去找。”费明这才想起,还有位关键人物呢,光顾着兴奋,把兄弟给忘了。

他持着枪奔跑着,把刚到的支援分成两队,一队封锁现场,一队跟着他,从桥上直吊下去,呼叫着江面上布防的冲锋舟,不一会儿,几艘踏浪而来,在水面上拉开了散兵线。

“快……快……快找……仇笛……祁连宝……”

费明大吼着,那惊鸿一现的一跃,他看到了祁连宝也同时跳进了江里,两个人都不见了,满眼望去,都是水波渺渺,潮声隆隆……

……

……

“董局,有请求信号接入。”王卓道。

“接吧,部里的。”董淳洁心慌意乱地道。

接通,王卓知道规格很高,但真正看到时,还是让他很吃惊,直接是国安部的视频,一位肩上星光灿灿的人,在屏幕上说着:“恭喜你啊,董局长……这一次诱捕,可以写进反谍教科书了。”

“谢谢。”董淳洁敬礼道,似乎一点都不高兴。

“现在部里的安全会议正在召开,刚刚观摩了你们这场诱捕……请向在座的各位回溯一下这场捕谍行动。”

镜头摄向了整个会场,会场里将星闪烁,比将星更闪烁的,是那些惊讶的目光。

不到十人的行动小组,诱捕了两拔,近二十人的团伙,不得不让会场为之动容了。

“我简要地讲一下,两年前发生长安的间谍案有个遗留问题,那就是日谍中野惠子被黑吃黑灭口,我费尽努力,找到了她留下的安全屋,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大量武器以及间谍器材……”

董淳洁想了想,把话委婉地这样说着:“更准确地讲,起因是在这个安全屋遗失了一块表……是我让外围人员藏起来的,因为外围人员敏感觉得,和钱、和护照放在一起闲置的东西,不应该是普通东西,根据多年的斗争经验,我做了一个这样的决定,而且匆匆赶往现场,带走了这块表……为了秘密起见,我一直找行外人专业人士来鉴定这只表,鉴定的结果是,确实是百答菲丽,限量版,价值六十万……但一位资深的技术人员告诉我,这只表改动过,比如,在表后盖内侧,那九瓣像菊花一样的装饰,不是原厂的做工……再后来,鉴定出了,这是存储芯片……”

他艰难地把这个故事编完,后面的就简单了,他朗声道着:

“一年前,我把这个情况向部里汇报,开始策划这起诱捕计划……之所以要跨级上报,是因为,这些情报涉及了大量军事秘密,已经超出七处和总局的处理能力,而且,我怀疑在我们身边有内奸……否则不可能搜集到这么多敏感的军事情报,而我们却毫无知觉,唯一的解释是,间谍对我们的布置以及工作方式,非常了解,否则不可能躲过频率很高的排查。”

“……在实施中我不能不提到一个人,姓名我就不讲了,就是刚才以身作饵,投江的那位,他祖父参加过解放战争、他的父亲是越战英雄,我遇到他时,他正流落在京城打工,为一份工作、为几千薪酬发愁……实话实说,我当时招蓦他,可能仅仅是想找几个炮灰办事,不过没想到,他在南疆救了我一命……我想招他正式进国安,不过他却拒绝了,在查清他的履历之后,我明白,应该是求职处处碰壁、考公次次落榜,耳闻所见腐败遍地,求职无路、报国无门,对于我们自诩平安天下的这个组织,他早失去信心了……”

“可是这个危险性很大的任务,他依然接下了,他说,坐视罪恶的肆虐,那等于同谋……所以他就接了,就像他给我讲他父亲当了英雄的笑话,他说他父亲当年参战就为了挣一个城市户口,复员后能安排工作……第一次上战场,吓得小便失禁,成夜成夜睡不觉……我想他也是,他想在这座城市挣一所房子、挣一个家,失败了;不过他挣回了一个男子汉于国于家的尊严,他做到了……他是一个连在京户口也没有普通市民,不过这位普通市民做的事,让我们中间蝇营狗苟、尸位素餐、甚至卖国求荣的,感到汗颜!”

“对不起,他现在生死未卜,我讲不下去……”

老董一瞬间悲从中来,捂着脸,唏嘘一声,直坐到了椅子上,不知道该说句什么!

“讲得非常好。”

视频通话的另一方,将星闪烁的会场,主位置,那位被触动的老人,任凭视频开着,思忖了片刻,审视了现场一眼,颇有感触地道着:“蝇营狗苟是在讲在座的大部分人,尸位素餐好像在影射我……卖国求荣是谁呢?”

这时候,坐在侧席的秦魁胜副局,后背一阵不自然地耸着,如坐针毡。

还有数位,脸色铁青,额头上冷汗涔涔。

“这就是今天安全会议的目的,部里一直捂着这份情报,而且把田上介平这个重要外谍释放,就是为了换来更大的战果……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而且在这一天来临之前,满京城数万部下,我居然觉得无人可用……原因我想大家都清楚,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之于我们这些居庙堂之高的,确实也升平日久,已经忘了斗争的残酷,都在讲为事业献身,可真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候,又有几个不是贪生怕死,贪图享受?”

他轻轻喟叹一声,示意关上了视频传输,犹豫了好久,才开口道着:

“董淳洁这个人,资历和履历都不怎么样,不过他做的事很让我钦佩,为信仰可以舍家舍业、舍生忘死,甚至连他身边的人,也能做到这一点……相反,我们顾家置业,荫佑子孙、声色犬马,那我们身边的人,你还期望他能什么样的理想和信仰?”

他扫视了一眼,在结束的时候,眼睛盯向了总局两位,严肃地道着:“现在敌酋授首,难道你们中的贼谍,还抱着侥幸之心……站出来吧,我不点名了,现在就解决,不用在你们的妻小面前蒙羞了,这是我能给你们留下的最后颜面了。”

会议室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队戴着内卫臂章的国安静静地站在门外等着……

……

……

管千娇默默地离开了座位,蹲到了戴兰君身边,默默地递了一包纸巾,戴兰君拿在手里,却是顾不上拆开,还是直接用手,抹着不断盈瞒而出的热泪,老董像办一件天大的错事一般,唏嘘着,一直在听着前方搜救的声音。

计划是很完善的,六个主攻半夜抵达津港,潜伏在桥身下,是吊在桥面之下的,十几米宽的桥面,除了在水面上,根本看不出端倪;狙击手潜伏在岸边的湿地里……唯一没料到的是,两方来的人都超过了预计,步话里汇报,似乎在跳江的时候,仇笛中了一枪。

王卓不敢吭声,他和董淳洁一样心情有点沉重,只是把卫星图一直跟着搜救队伍。

“多长时间了?”戴兰君失声地问。

“十五分钟了。”管千娇道。

突击不到五分钟,战斗早已解决了,现在满桥面的地方警力,正在封锁清理现场。管千娇看着泪流满面的戴兰君,轻声安慰着:“戴姐,他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对,一定没事的,我不该那样对他。”戴兰君泪涔涔地,又抹一把,她管千娇道着:“知道吗?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和他说分手……他很淡定,那让我很气愤,其实那怕有一次,就有上一次,他求我,我想我一定会放下一切的……”

“他不会求你的,他谁也不会求……那怕去偷、去抢、去夺,他也不会接受施舍来的什么。”管千娇道。作为旁观者,她很清楚两人的纠结,她劝着道着:“其实他一直在努力和你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不过我想他失败了,家庭、出身、职位,包括世俗的眼光,都是他越不过去的高度……所以他还是选择成为自己,于是就站到了另一个高度。让我们不理解,却必须仰望的高度。”

管千娇轻声说着,王卓听到了,复杂地看了管千娇一眼,戴兰君似乎理解了,他痴痴地仰望着天花板,像在默念着什么。

“看到了,我看到了……在那儿……”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5章 千幻变 谁能主沉浮 下一章:大结局 风雨歇 布衣亦从容
热门: 风起陇西 神门 纸人 七界武神 朕究竟怀了谁的崽(穿书) 侯卫东官场笔记7 光脑武尊 假面山庄 中国制造 按需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