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4章 路难行 此去非坦途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3章 惊变出 长夜多惊悚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5章 千幻变 谁能主沉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查车!

那越南佬的手抖了下,尼马汉语都说不利索呢,饶是训练有素,看着警服也犯怵,下意识地去摸枪。

副驾上的谢纪锋摁住他了,眼疾手快地给他嘴里塞了一个棉球,告诉他别说话,瞎嗯嗯就行,回头却是拿着半瓶酒,直泼到崔宵天脸上,让另一位一抹,威胁着崔宵天,敢吱声先灭了你啊。

枪顶着腰,崔宵天不吭声了,车停了,交警敬礼,谢纪锋递过驾照,行车证,交警一看四个人,谢纪锋笑笑一指后面道着:“一哥们喝高了,送他回去。”

“夜路小心。”交警又敬礼,指示着驶离。重新上路上,越南仔英文说着:“中国警察比老美黑鬼白畜牲强多了,那些人一看东方人我这样的开车,都认为我是偷的。”

这个玩笑崔宵天听懂了,哈哈笑了,他一笑,把同座的那位吓了一跳,吧唧就给了他一耳光,崔宵天恶毒地说着:“你丫一看就不是中国人,是黄白人配的杂种。”

那人问谢纪锋什么意思,谢纪锋赶紧说,没事,他是个gay,有点喜欢你。

怕崔宵天又惹了杀手,谢纪锋提醒着:“崔宵天,你识相点啊,这两位可只懂杀人。”

“也是,看着就像畜牲。”崔宵天道。

“别逞口舌之利,说吧,仇笛在哪儿?时间可不多,别逼我。”谢纪锋道。

“其实……不会您去找他,他会找你的。”崔宵天道。

“什么?”谢纪锋一愣,回头看着崔宵天,似乎这货并不像被抓时那么恐惧了,他狐疑地看着,不信地说着:“不可能吧?我回来好像没几个人知道……哦,唐瑛知道,不过她远在苏杭啊。”

恰在这时,崔宵天身上的手机响了,同座那位杀手搜出来,递给谢纪锋,谢纪锋看了看,扬着问崔宵天:“是谁?”

“是仇笛,找你的。”崔宵天神神秘秘道。

“不吹牛,没人把当你死人。”谢纪锋摁了接听,没有说话,听着,不料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问着:“老谢,你越来越没出息了,沦落到街头打劫的程度了?”

这句话吓得谢纪锋赶紧捂手机,一下子想不出来,仇笛怎么会知道,他前后看看,深更半夜的并没跟踪,崔宵天这个目标是随机选的,怎么可能刚抓住,仇笛就知道了,不过很快答案揭晓,他手里的手机传来的仇笛戏谑的声音道着:“你抓的可是dtm高管,dtm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笨到你这种程度,这两年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咂,明白了,谢纪锋伸手揪着崔宵天,扒腕表、掏口袋、抽皮带、拽扣子、揪钢笔,左看右看,倒发现了好几种微型监控,在口袋里还有一台貌似手机的微型收发,信号恐怕就是从这里传出去了,他吓得挂了电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和那两位解释着,那两位也傻眼了,恰恰人家故意添堵一样,又发过几张图片来,一瞅,哎尼马,都是几个人的脸部特写,全给存下了。

看着三人吓傻了,崔宵天笑得眯起眼了,他道着:“知道老子是偷窥狂人,还敢随便抓我?早防着你咸鱼翻身了,哈曼从高管到员工,你敢抓那一个,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后面那位咚声给了崔宵天一拳作为回报了,谢纪锋斥了句,那人悻悻收手了,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谢纪锋接住了,直道着:“可以啊,坑挖好了,就等着我往进跳?”

“知道你不会死心,不防着怎么可能,废话少说,放了人,滚蛋,我不找你麻烦。”仇笛道。

“好像是你自己的麻烦更大吧,还顾得上找我麻烦?”谢纪锋试探问着。

“我有点麻烦,可能得和你一样成亡命徒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抽空关照你一下,你想试试,我能不能收拾得了你?”仇笛问。

谢纪锋看看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路上,时间已经指向零点,他笑着道:“还真想。”

“那你听好喽,你开了一辆京k2307的大众车,正行驶在去通州的路上,32公里处,五公钟后,会有两辆车咬上你,咬上你我就会报警,你连高速路口也出不了,你一定用的是假证吧?俞世诚杀了周维民,敲诈其他同伙,和你回来的时间相仿……你说会不会,警察把你和凶杀案联系到一起?”仇笛问。

“你怎么知道?”谢纪锋警惕地问。

“罗成仁可是我的同伙,被杀当天我就知道了……你不会真是替他办事来了吧?拳脚你可不在行,那两位,哟……老子中头彩了,是不是能领悬赏奖金了。”仇笛愕然道,一下子融汇贯通了。

“你确实在进步……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是危言耸听呢?”谢纪锋不信地道。

“快了,你面前即将看到一座高架桥,马上就会看到后面的去车了,不好意思,我现在人手多得没法用,去了几十号人……我还不信,你特么就有挺机枪也扫不完,方便的话,靠边停车,否则……”仇笛说着,恶狠狠地最后通谍:

“撞死你!”

电话挂了,回头时,已经看到了飚上来的两辆,北汽产奔驰大商务,速度快、载客多,两辆在超车道上的疾驰,轰轰超过,在前面忽左忽右堵着,后一辆虎视眈眈跟着,谢纪锋犹豫了几秒钟说着:“快,停车,停车。”

明显危险,司机也紧张了,靠边停车,手握枪柄,却是不敢下车,那两辆车里的人可不惧了,每辆都哗哗往下倒人,瞬间前后都有十几人,清一水的铁管,路上和桥面上的一拉,都是蹭蹭冒火花,两拔人扎着堆,前后堵着,更近一点谢纪锋看得更清了,每人手里还捧了块水泥疙瘩,就等着当武器砸上来呢。

“该放人了,否则你死在这条阴沟里,可够冤啊。”仇笛在电话里催着,直道着:“怎么,要我下动手的命令吗?”

谢纪锋不敢再试了,直道:“放人。”

崔宵天嗒声开门,回头呸声吐了那人一口,直朝队伍去了,他坐上了前面的车,两车迅速驶离,并没有再找麻烦,谢纪锋半晌才省悟过来,自己和仇笛的电话还接通着,他道着:“其实找你是因为其他的事。”

“顾不上了,我比你还惨,上通缉令了……老谢,咱们之间没有解不开的仇怨吧,你当年走可是捞了一个多亿……我特么走得光着屁股走。应了你当年那句话啊,咱们到头来,不是变成人精,就是变成人渣,那,你我都身名不说了,成渣了。”仇笛道。

这一点仿佛有惺惺相惜之意,谢纪锋道着:“是啊,一步走错,步步走错。”

“你心里还是有点善念的,最起码当时想把公司转给我,可能是顾及那些员工的生计吧……我沾了便宜,不过不可否认,我待他们也不错……答应我,别找这些人的麻烦行不?你们的恩怨该告一段落了吧?或者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仇笛道。

“我答应……我找你,是因为其他的事。”谢纪锋道。

“别告诉我,也是想要那块百答菲丽……我被那块表害惨了,想想真尼马得不偿失。”仇笛道。

谢纪锋话锋一转问:“如果,恰巧是我想要呢?”

“那不巧了,刚找到一个买家,好像是个日本鬼子,明早交易,我要出境,没人帮不行……没办法,现在国安遍地抓我,包小三都进去了。”仇笛道。

“等等,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商量一下……我可以告诉你,我这儿的渠道可能更好……而且,我保证,国安不会抓你。”谢纪锋急促地道,催着司机赶快开车走,要出出口,往回返呢。

“你不会吹牛逼吧?老董都保不了我……国安特么能听你的?”仇笛不信地问。

“当然能,否则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块表?原主人叫中野惠子对吧?是你和包小三找到她的安全屋,包小三顺手牵羊偷了,你又五千块钱骗手里了……我知道你认识黑客,解开里面的谜难度不大……可你解开后,就没法回头了,那怕你投案自首,也得蹲上十年八年吧?光表就值六十万,还不包括里面涉及的敏感情报……我知道够多吗?”谢纪锋道,阅过档案,他能更清楚地理清仇笛所处的尴尬境地,恐怕除了出逃,再无其他路可走。

“老家伙,行啊。那你说说,怎么安排我走?先说走吧,多少钱出去再说。”仇笛问。

“这取决于你手里的情报真伪。”谢纪锋道。

“这个简单,我可以传给你几个文件……里面九块芯片,嵌在表背面内侧,像装饰,不过有个很牛的黑客认出来了,这九个笔芯大点的小东西是存储芯片……数据可以给你一部分鉴别一下,不过老谢,我还有有点信不过你啊,你坑我可不止一回了。”仇笛道。

“现在我可能坑你吗?三个人的照片都被你捕到了,你要坑我,我们仨出境都难了。”谢纪锋道。

“哦……好像是这样,你提醒的对,别耍花样啊,我下半辈就靠这玩意了。敢耍我,我把你仨照片贴警务网站上去。”仇笛道。

传过来一个网址,谢纪锋看了下,是伪装成普通程序资源的网站,他把信息通知了大洋彼岸的另一端,静静地等着回音……

……

……

凌晨一时,首都机场,t3航站楼,整装待发,背着一个大行李包的费明领着数人走向安检。

局里来的紧急命令,调他到南部沿海的广东接手一宗紧急任务,特勤的生活从来就是说走就走,这个没有二话,只是这一次走得有点凄惶,他所在的集队训直属七处,撤处立局后,这个负责反谍的部门还习惯地沿用七处的名称,他在这儿呆了快十年了,头一回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董局在做检讨、队里被勒令封队学习、这个关键时候,他又被调走,身处这个大机关,他知道,可能要前途渺茫,不是老死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老死在比现在更差的位置上。

排到队伍之后时,不经意回头,看到了匆匆而来的董淳洁,他没动,董淳洁匆匆奔上来,对着比他高出一头的小伙子,重重胸前捶了一拳道着:“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没怎么,保证完成任务。”费明道。

“那得有点士气啊?来,给领导笑一个,回来提拔提拔你。”董淳洁打趣道。

费明有点笑不出来,可又不太敢问,他就笑了,也是苦笑,老董却是很体恤下属,把一包吃的,夹的烟,给几个散了,带上,一个一个捶过胸前,鼓了鼓士气,把他们送安检这才回返。

……

凌晨二时一刻,换了两家酒店,已经坐下的男子,把他的护照检查了一遍,护照上,是日籍,名字:浩田矢二。

好像是随时准备走,却一直没有走,以这个护照已经住过了三家酒店、今天分别开的房间,不管是大厅里进出、乘车巡游、还是进了房间,他都是焦虑地看着四周环境,找着陌生的面孔,在以他的经验寻找可能存在的危险。

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现,顶多在酒店还有些买醉的人。

到二时一刻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来了,他接听了,轻声问:“有动静吗?”

“没有任何动静,如果有,我会发现的。”对方道。

“你确认吗?这个人的身份太复杂,而且他的镇定和大胆很让我觉得意外。”男子道。

电话的另一端笑着道:“你如果知道他手下收罗了一批犯罪分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他不会束手就擒的。”

“那我不担心,我只是担心如果是你们内部有人设的陷阱,那我此行可就有去无回了。”男子道,他一直在等着仇笛可能有的动作,可却什么也没有等到,那只能证明一件事,这个人,确实已经在逃亡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坏消息。好消息是,曾经招蓦他作为外围人员办事的董淳洁,也就是田上的老对手,目前被停职检讨,可能因为情报轶失的事,还要接受处分……。”对方道。

男子笑了,他道着:“确实是好消息,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是,仇笛已经离开了京城,我追踪了你提供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关联的手机号,有数个远洋电话,另一端在美国。”对方道。

“坏了,那他找的不是一个买家?”男子吃惊地道。

“太正常了,要我,我也不会只找一个买家……他的去向尚且不明,我想,他应该是通过海路出境。”对方道。

“知道了……谢谢,我把后背全交给你了。”男子道。

“放心吧,我可不愿意自己出问题。”对方道,挂了电话。

这位“浩田矢二”再无犹豫,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楼,摁着辆已经租好备用的车,上车,开了导航,直驶出京,目标地,津港……这是和仇笛约定的会面地点,这一刻决心已下,要毫不犹豫地拿下目标。

……

同样在这一刻,谢纪锋乘坐的一辆车已经驶向了津港的途中。

一个小时前,确认了仇笛提供的情报相当有价值,大洋彼岸几乎是一个团队在给这位准备叛逃的人制定详细的“运出”计划,要精确到每个细节。

一个小时后,应急计划到了他的手机上,他看了遍,手机响时,他接听,传来了俞世诚显得兴奋地声音:“收到了?”

“收到了。”

“航班肯定上不去,陆路辗转又多,他很聪明,选海路是正确的……这儿应急计划已经在制定了,明早六时四十分会有一艘集装箱船靠岸,你们只要把他带上船就ok了,会有人把他运到公海上……我兑现承诺,你想走,想留,都随你。”

“问题是,可能还有一拔,应该是日本人。”

“那个不需要担心,有人解决,你的任务就是说服他上船。”

“好的……”

两人短促几句,通话结束,谢纪锋拿起崔宵天那部遗留的手机,已经被打到没电了,他开了车窗,直接从车里扔了出去,再拔仇笛的号码,一拔即通,通了,谢纪锋道着:“我把运送计划发给你,钱更不是问题。”

“好的,我看下。”

“等等,另一拔,怎么处理?”

“那是你的事,大姑娘找婆家都不止找一家呢,谁厉害老子就跟谁混,别让我发现你耍花样啊。”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一次?我的身家也全系于此了。我在怀疑,你不会挖坑埋我吧?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似乎不该走到这一步?”

“那不一样吗?我也没想到你能沦落到这一步。少扯淡了,现在你我一样,除了自己,谁也不信,你最好想办法把我这条命留着,否则这一次咱们得一起玩完。”

“呵呵,这样说,好像可信度不低了。”

谢纪锋和仇笛聊了几句,挂上电话时,他已经知道,仇笛已经在通往津港的高速路上了……

……

……

车在疾驰,看不清车窗外夜色中的风景,只有黄色的路标在延伸向远方。

祁连宝正驾着罗老板那辆价值数百万的阿斯顿马丁,神情肃穆,副驾上的仇笛放起了电话,看表时,已过凌晨二时。这时候,祁连宝关切地说了句:“你睡会吧,还得几个小时才能到。”

这家伙真蛋定,上午打残了一个,又在局子里被关了大半天,出来就马不停蹄地上路了,仇笛看他却没有一点疲惫之色,反而显得兴致很高。也是,这类人,怕是天生就喜欢生活在危险、紧张和刺激中。

“其实这像毒瘾一样,你并没有戒掉。”仇笛笑着道。

“你不也一样?”祁连宝反问。

“我喜欢这样,如果一个人身上的血全冷了,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仇笛道。

“呵呵,像我爹说的,人扛不过命,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就得跟命扛着。”祁连宝笑道。

许是此时,两人才重新找回了那种惺惺之感,仇笛放平了座位,直叹这车真特么舒服,他也有点兴奋,兴奋地在问祁连宝道着:“老祁,你都不问干什么去?”

“你要说,我还用问吗。你要不说,我问你也会骗我。”祁连宝道。

“我要告诉你,我是去和境外间谍接头,而且要发一大笔财,可能还有可能逃出国境,你还会帮我吗?”仇笛笑着问。

“我会帮。”祁连宝道,他补充着:“不过你不会那么做。”

“为什么?”仇笛问。

“你连三儿和二皮那么烂的孬种都舍不掉,连我这样穷得叮当响的二劳分子都得伸把手……要说你为点钱把这些全扔了,我真相信不了。”祁连宝笑着道。

“谢谢,这是给我最高的评价了。”仇笛欣慰一眼,躺下了。

“不是我的评价高,而是你就是这么做的……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是小人物,那些大人物从不介意送你去卖命,谁也觉得自己能逆天改命,可改来改去,还是当夜壶的命。”祁连宝道。

“这也算有命格了嘛,总归比一无是处强,哈哈。”仇笛哈哈笑着,不以为然。

祁连宝没有再说话,油门又踩多了几分,车速飚上了一百四,还在上升,不过车行平稳,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慌张。

穹顶、夜幕,疾速的车像夜空中掠过的流星,呼啸而过,像在星河辉明的幕天画卷上,划过了一道绚烂的光影,沿着它的轨迹所指,是黎明升起的方向:

东海之滨,津港市!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3章 惊变出 长夜多惊悚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5章 千幻变 谁能主沉浮
热门: 幻城 蒙蔽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 荣誉学生 我们掩埋的人生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环城术士 动画世界大冒险 启示 恶棍:不良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