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0章 潜龙吟 风云有际会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9章 纷争起 处处有机诡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1章 故人现 身与名俱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表,现在九时零八分。”

“检查武器,注意一下啊,本次行动经市局授权,由戴处长指挥,再强调一遍,对方可能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千万别让他们近身,两两一组,互为掩护。”

一辆疾驰的闷罐车里,借着车内灯光,领队强调着,他看看队员有几分小觑戴兰君的意思,提醒道着:“下面戴处长安排几句,打起精神来啊,戴处可是和境外间谍实战过的,不比你们平时只有机会抓几个坑蒙拐骗的。”

这句让正嚓嚓检查武器的众队员重视了几分,各人看着一脸肃穆,英姿飒爽,怎么看也不像这行里混的,免不了心里在犯嘀咕了。

“你们可以轻视面前的我,不过千万不要轻视你们即将面对的对手。”

戴兰君打开一部平板,在众队员眼前放着,简要介绍着七处摸到的线索,周维民被杀案,这种俗称“端颈”的手法;邹文斌被杀,五点五二毫米的子弹;再联系邹文斌被杀之前,其女被绑架,再联系到两年前绿城玫瑰81号地下钱庄案,疑似涉案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的几位商人齐齐遭到勒索,其目标,只能指向一位已经在红色通缉令上榜上有名的人:俞世诚。

这是一例由主谋在境外操纵的案件,最终找到线索的地方在通讯方式上,被勒索的几位商人提供的境外号码,比对邹文斌手机接到的电话,这个手机号码一直在活动,七处的技术员分析了几个移动通信蜂窝信号基站,追到了几部扔掉的当地手机号码,不过其中有一部,今晨刚刚联系过……于是这个直指目标的破绽点,被市刑侦局下属的重案大队直咬上来了。

“快到了……这是后柳林小区的建筑结构,新建小区,入住率不到30%,五环外,方便随时出行作案和逃逸,信号的出现地,在本区19幢三单元,地方民警刚刚查到的模排信息是,两天前刚有一位租房户交了押金入住,监控尚未提取,不过依据物业的登记看,应该就在该单元十五层1501……突击方式,狙击手占位,在相领楼顶,注意你的境面反光,顺光和逆光位置,两头夹击……液压破门器,必须保证在五秒内,拉开,门是朝外开的……上一层住户正在联系,另一组突击队员,由窗口直下……站位应该这样,立体阵形2342……”

戴兰君比划着手势,攻方方向,使用的器械及武器,这样细致的安排,明显比刑警的作业要高出一个层次,这时候都开始重视了,最起码大家清楚,通过境外手机号关联查找定位,再从浩如烟海的信号基站里找寻信息,普通刑警就不具体这样的技术能力。

战前动员直做到快到目的地,伪装成普通保安车辆的运警车直接开到了物业楼下,已经熟悉位置各人趿趿踏踏直奔指定地点,很快,行动摄像回传了房间里的信息,卧室窗户拉着,客厅能看到的位置不多,不过从茶几的摆放上,能看到杯盏狼籍的一溜酒瓶子,还一件黑乎乎的残影,像是一支枪,在确认信号依旧在工作时,戴兰君下达的攻击命令。

狙击手的神经绷紧着,死死盯着不大视线范围里的空间。

上一层的吊绳拉开了,悄悄把身体送出窗外的队员准备猛扑而下,撞进房间。

楼层内,液压破门的钢索抽紧,一个手势挥下。

门在受力变形,咣声……拉开。

持枪的队员直冲进房间,楼上的队员精确计算了撞入位置,哗声从楼上悬空而下,整个人撞进了卧室……

狙击手的瞄准镜里,直盯着可能出现的位置,枪机已经压下了一半……

……

……

同一时间,在市区的天桥上,当看到一对情侣说说笑笑经过时,正百无聊赖的仇笛突然想起了戴兰君,突然想起来,两人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么相依相偎,过上那怕一天普通人的生活。

她很忙,总是奔波在家和工作的路上,即便有点闲暇,也要分出很大一部分留给家庭。这一点似乎比仇笛做得还好,仇笛又是快一年没着家了,顶多是在电话里问候一句,就像所有漂在外面的人一样,时间越久,感情越显得凉薄。

那她是为什么呢?

仇笛对于戴兰君慢慢变得冷漠如斯有点不解,虽然他想过两人可能是个无果而终的结局,可却没有想过会如此地云淡风轻,对了,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忙着算计、忙着赚钱、忙着营造一个看起来似乎很好的未来,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生活、工作,有的只是像一夜情一样的相处,彼此从对方身上寻找一份孤寂的抚慰。

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在慢慢变得凉薄,那怕是一段最长感情的结束,也没有让他撕心裂肺的感觉,顶多是隐隐作痛,尔后会习惯性地选择撇过一边,就像城市生活里所有的不如意一样撇过一边,因为,在高速运转的城市里,已经没有给个体留下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缅怀过去。

这份不解和愤懑,这份说不清、理还乱的思绪,全化成一句粗口,让他狠狠呸了一口,对着天桥下川流不息的车龙。

嘀……嘀……手机在呼叫,他摁下了蓝牙耳机,里面响起了崔宵天声音:“仇笛,你走神了。”

“我日……真是偷窥出身的啊,我走神你都看得见?”仇笛笑着道,在他的视线之内,小区的门口不远泊着一辆车里,还守着几位。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崔宵天问。

“怕什么?”仇笛道。

“把人家特卫商务安保也给捅了,很快就会有人想明白,这是驱虎吞狼。”崔宵天笑着道,很简单,仇笛的手机就扔在那辆光腚保安开的车上,被国安给抓了,回头不可能不找特卫安保的麻烦,而这个时候,特卫安保老总又被仇笛撩得火冒三丈,一个颐指气使、一个无法无天,碰到一块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了。

仇笛笑了笑道着:“虎狼个屁,顶多是狗咬狗,还没准是谁家养的狗。你信不,律曼莎都是国安的外围人员。”

“仇笛,不是我说丧气话,我怎么觉得你是作死的节奏?”崔宵天问。

“扯蛋,你以前干的事,还不都是作死?”仇笛道。

“那不一样,我那是生活所迫。”崔宵天笑道。

“那就相信我,这也是生活所迫……你一辈子要是连一件让自己觉得自豪的事都没干过,那你的生活该多黯淡?”仇笛笑道。

“我还是黯淡点,精彩留给你……小心点啊,我们毕竟非专业。”崔宵天道。

“错了,在这里咱们有天时、地利、人和,再专业的也只能通过不断使用炮灰来达到目的,我们对付那些炮灰,绰绰有余。”仇笛道。

“那正主怎么办?”崔宵天问。

“逼急了,狐狸尾巴就自己露出来了。”仇笛道。

“那你可千万别成了猎物。”崔宵天道。

“呵呵……猎物来了,这个城市是咱们的丛林。”仇笛笑着道,结束了谈话。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辆标识为“润阳物业”的面包车,高档小区,连垃圾清运都会是这种封闭很严,很干净的车辆,不过仇笛知道,这辆车肯定不是来清理垃圾的,时间根本不对,至于怎么进入,仇笛估计在市井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方式。

瞧瞧,只在门房停了一下下,就进去了,仇笛看到一位保安和驾驶员说了句什么,直接就进入了。

他拿着步话指挥着:“膘啊,注意一下,可能是目标来了。一辆封闭式的面包车,标着润阳物业。”

“收到。”

老膘穿着大裤衩,正坐在这个偌大的小区的凉亭里,像纳凉的住户,稍顷,他看到这辆车直驶律曼莎那辆红色的宝马时,摁着步话传着音:“没错,就是他们。”

另一端,崔宵天在动了,调着频,传着话,然后整个小区的保安都听到了这样一句:

“快来,都快来,杀人啦……8号楼前,红色宝马,杀人抢劫……我操,来了好几个……”

连喊两遍,他挂了步话,直接关机。

外表没有动静,可是窝里炸了,物业上驻守的、地下停车场看场的、门外看门的、小区巡逻的,糊里糊涂都往8号楼跑,这还了得,要真出这么个事,物业得把保安全特么炒喽。

来车已经靠近红色宝马,距离几米泊下,车里下来三位男子,快步奔向红色宝马车,领头的道着:“手脚麻利点,带上那男的就走……这儿高档小区,出了事谁也保不住咱。”

两人应着,奔向红车,嗒声拉开门,傻眼了,一位叫着:“没男的,只有一女的。”

“不可能啊。”领头的拉开后门,空无一人,只有一位女的,在嗯嗯想说话,他上前顺手扒了那女的嘴上封条,律曼莎急促地道着:“快走,上当了。”

“啊?”领头的一懵,恰逢几个保安已经到了视线之内,一瞅那阵势,扬着棍子喊着:“嗨,干什么呢?”

偏偏是只扬棍子,不敢上来,而是对着步话喊支援,看那架势吓得就跑。这下三个人慌了,直奔来车,跳上车就跑。那车慌不择路,轰轰冒着黑烟,直往小区外冲。

“宵天,堵路……”

“膘,可以走了。”

传话里仇笛懒洋洋地道着,他看到了崔宵天把车倒了出来,像是个草包司机,砰声把后面一辆正路过的车给蹭了,完了,下车一位大姐拉开架势了,指着崔宵天就嚷着,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啊?长没长眼睛啊?开个宝骏以为你开宝马啊,想撞谁就撞谁?驾驶证呢?赔得起么你?

嘴仗开始,接踵而来的就是堵车,瞬间这个丁字路口进的出的看热闹的挤一块了,等那辆逃窜的车辆驶出小区,立时掉进绝境了,前面都是车,就尼马没路。偏偏后面保安在喊着,抓住他们,抢劫!抓住他们!抢劫了。

四个人心惊胆寒,那成想遇到这种事,嘭嘭拉开车门就跑,崔宵天振臂一呼,快,抓抢劫犯……大姐,你别拉我,我要见义勇为呢。

说着就冲上去了,他堵的是位剽形大汉,那家伙急了,蹭地抽了一把长刀,挥舞着,吓跑了一群看客,不料崔宵天一扬手,哧地一声,那张牙舞爪的大汉瞬间捂着眼吃痛大喊,被后来的保安们给摁住,橡胶棍开始痛殴了。

倒了一个,那司机腿脚慢了点,又被群众摁倒一个,有俩身手不错的,放倒了几个拦路的,夺路狂奔了,仇笛看着一位的去向,正是祁连宝的方位,他笑笑招了招手,在这儿安静地等着,那个飞奔的家伙路过天桥。

跑啊,跑啊……肺里像开锅的水一样,沸腾了,奔向祁连宝的一位,冷不丁一只大脚侧踹过来,那力道大得,他直接在空中翻了滚,轰声撞上了电杆,霎时间起不来了,祁连宝上前几步,像是路过一般走了,不过临走顺脚踩了对方的膝盖一下,那人翻滚着,吃痛在大喊大叫,直到保安追上了,都站不起身来。

哎呀,今天见义勇为的怎么这么多涅,这位大汉逮了一个还不过瘾似的,迈着长腿跨过护栏抄近路直堵另一位。

另一头这位跑得更快,他边跑,边看着一个大汉在远处叫嚷,身后追来了一群,他蓦地抬头看到了空荡荡的天桥,瞬间选了这个方向,从这儿上去,悬空跳进车里,估计应该是最好的突围方式,他加快的步子,呼哧呼哧跑过仇笛身边时,仇笛跟着他一起跑,边跑边说着:“快点快点,你看背后,追上来了。”

“啊?”那人下意识一回头。仇笛伸手就打。

嘭唧,一拳正中腮帮子,重心失衡,骨碌碌滚在楼梯上了,仇笛追着连跺两脚,那人摔得七荤八素一头一脸血,好容易在楼梯的中段爬定了,仇笛上前又是一脚,骨碌碌继续往下滚,这位也是狗急跳墙了,一股狠颈拉住了楼杆,仇笛方要上前,那人蹭地拔出枪来对着仇笛,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仇笛想也没想,就地一个横跨,吓得先跳下天桥了。

砰……一枪,闷响,打在了钢制的栏杆上,溅起了一片火花。

“啊?仇笛!?”

跳梯、枪响,几乎是一个刹那,对枪声无比熟悉的祁连宝微微一怔。

他看到要跑的人,瞬间做了一个决定,路边可移动的横栏,他扒着横杆一抽,扔过一边,抱起钵大的铁制底盘,朝着逃走那人就狂追了上去。

“别过来……谁过来打死谁!”

那人早被追得状似疯狂了,追来的保安和群众被那家伙扬着的手枪吓住了,这可是首都,居然有大白天持枪叫嚣的,看着追兵,他情绪失控了一样,砰地又是一枪。

这一枪惊得天桥上人不敢稍动,齐齐后退,跳下天桥的仇笛微微露头,一瞥眼看祁连宝已经像野兽一样追来,他摸着电击器,锁死开关,蓦地露头喊着:“嗨,炸死你孙子。”

声落手起,劈叭冒着电弧的电击器直飞那人身上,仇笛看到了,是个留着八字胡的精瘦汉子,身手不错,这么极度疲累之下,尚能准确地避开袭击东西,然后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到仇笛身上了,他顺手就是一枪,而且知道开枪肯定无果,枪响拔腿就奔。

嘭……一声闷响,横飞来的重物直飞后背,他像被汽车撞了一样,一个趔趄直接五体朝地仆倒。

隔着十米的距离祁连宝出手了,砸倒目标,顺手拉起路边泊的一辆电单车,浑身发力,原地转了两圈,嚎一声,那车像出膛的炮弹,准确地落点在刚要爬起来的凶手身上,他身子一痉挛,软软地趴下了。

万众瞩目的目光中,那身形状如铁塔般的大汉,轻轻松松地拍拍手,走向那个即便躺下了,也没人敢近前的持枪凶手。

“哇……好帅哦。”一位女生在拍着手机照片,这一声唤起了不少人的激动,掌声鼓噪不断,祁连宝喊着几位保安围着,保护现场,侧头却和一瘸一拐,混进群众队伍的仇笛挤鼓眼。

小区的物业保安全出动了,四个全部落网,就等着警察来呢,仇笛叫着老膘,老膘正蹲在路边吮雪糕呢,看热闹的太多,把崔宵天和二皮围在里面根本出不了。他只把车里的单台带出来的,省得被警察叔叔查到不好交待。

对了,崔宵天还出不来,这么见义勇为的,保安都拽着不放了,他堂而皇之地接受着众人尊敬的目光,而且不失时机地发着名片,打着广告:哈曼商务安全咨询公司的哦,家庭安防是我们的主要业务,有兴趣可以登陆我们的企业网站看看啊。

分着,分着,分到那位车被蹭的女司机了,她接着名片,崔宵天一看,哎哟,怎么有点心虚呢,他小声道着:“大姐,咱甭吵了,私了得了,该多少钱我赔您。”

“算了,讹保险公司吧,好容易碰见个见义勇为的……哦,你叫崔宵天?”那大姐瞅瞅崔宵天,眼里开始冒小星星了,估计是崔宵天冲上去拦截凶徒的壮举给触动了,她笑吟吟地审视着崔宵天,冷不丁爆了句:“不过得请我吃顿饭啊。”

崔宵天好愕然的表情瞅了眼,哦尼马,碰上个想勾引我的。他笑吟吟点头:“哇,缘份呐,我也正想邀您呢。”

不过这顿饭估计要延时了,警车救护车来了十几辆,现场勘查加上目击询问,把看到了经过的住户、行人、保安,包括崔宵天都滞留下来了,至于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祁连宝,自然是得带回局里询问,可没想到中心区域还发生这种事,动静着实不小。

不过在无数“目击者”的表述之内,确实是群众自发自愿的抓到了四个意图实施“抢劫”的嫌疑人,而且被抢的住户直等警察到时,还被缚在车里,手脚捆着,那样有点呆滞,好像是吓得语不成声了,坐到警车里,好久都没开口说话……

……

……

这边的如火如荼,另一头戴兰君指挥的行动却哑火了,全副武装的冲入之后,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她和这位领队匆匆上楼,被控制的房间里现场保持完好,他看看茶几上的残羹冷炙,心有点凉了:刚走,昨晚肯定还在这里,盒饭的油凝固了一半,最意外的,对方还留下了一支枪,不用看,那是把杀害邹文斌的凶器留下来了。

“队长,卧室里还留着这东西,您来看下。”一位队员道。

戴兰君的领队匆匆进入,小小的书桌上,一部开着的笔记本电脑,一部充电已满的手机。

“怎么回事,戴处?”领队问。

“有人远程看着这儿。”戴兰君看到了电脑顶部的嵌入式的摄像头,皱着眉头道。

“那怎么办?”领队问。

“派技术上来人吧,这么刻意的安排,是想告诉我们什么……那个破绽也是刻意留下的。”戴兰君道。

两人微微失落,方要转身的时候,那部充电已满的手机,在铃铃铃不断地响着,即便是在全副武装的环境里,也显得格外诡异,让两位领队都忍不住有几分心悸,良久,两人都不确定敢不敢接……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9章 纷争起 处处有机诡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21章 故人现 身与名俱毁
热门: 军方的怪物 天灾之重回末世前 原始战记 第六大陆 黎明之鹰 库洛牌拯救世界 黑信封 ABO白夜做梦 [综]狗子今天也一心向大义 从学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