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5章 剑器近 孽重不回头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4章 望远行 问情能多久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6章 风来袭 此番欲何求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西郊,海军航空测绘所附近,一处隐没在军事禁区标识后的场所。

从车上下来的董淳洁看看时间,下午十七时整,接应的费明全副武装,正式敬礼,汇报,从散布各处招蓦回来的特勤人员,在教场上排了整齐的两列。

二十人!

人员就位、装备就位、车辆就位,就等着来个开场鼓舞了,却不料董局长站到队列之前,看着背手、稍息,如临大敌的特勤人员们,很随意地道了句:“搞这么紧张干什么?大热天的,一个一个穿着黑衣吓唬谁呢?解散。”

解散?队员一愣,无人敢动。

“全体都有,听命令……解散。还指挥不了你们了!?”老董气愤地道。队员们不敢笑出声来,都看看队长,然后一哄而散,费明可郁闷了,眼巴巴地看着董局,可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老董背着手一招道着:“你跟我来,谁让你这么搞的?”

“陈处直接下令,要组织一个特别行动组,您也批了不是?”费明小心翼翼道。

“老陈从来就是个方向不明干劲大的货,领导放个屁他都传达成雷霆万钧……对手在哪儿,他知道吗?你知道吗?”老董扬着头问。

费明讪笑了,这哪知道,只能听命而行了。

“这不就是了,你都不清楚,把大家搞得精疲力尽的,绷那么紧神经干什么?其他人呢?”董淳洁问。

“这边走,我们的小二楼。”费明领着路,所谓其他人,其实就两个人,不一会儿就见着了,两人傻乎乎地坐在空荡荡的指挥室里,一见董淳洁进来,齐齐敬礼。

管千娇、王卓,就选拔了俩人来了,老董哈哈笑着握手,嘘寒问暖几句,命令下得极其简单,本来要一个人就够了,不过怕一个人寂寞,就挑了你们这么一对,好像你们俩谈对象了不是?那正好,你们就住队里,这儿的通讯和网络一直是全局最落后的地方,趁这段时间改进一下,说不定指挥部将来就设在这儿……坐吧,休息一两天再干活,反正又不急。

这说得,管千娇有点脸红了,王卓却是窃喜,直鞠躬谢谢领导照顾,看得管千娇剜了他好几眼,这倒正坐实了两人有那么点私情的意思,老董哈哈一笑置之。

扔下了这两位,又上一层,直到这里的休息房间,费明越走越纳闷,董局好像不是布置任务来了,而是参观来了,参观了一圈,进了一间带卫生间的大房间,他绕有兴趣地道着:“哟,这是给领导准备的?”

“对,指挥员休息房间。”费明笑着道。

“好……关上门,我躺会儿先。”老董一屁股躺到简易床上,还真像享受一番的样子,关上门回身的费明回身时,却愣了下,老董在招手,指着旁边的凳子,费明战战兢兢地坐下问着:“董局,有什么指示?”

“看你这得性,怎么了?”董淳洁问。

“没怎么,您这举重若轻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呐。”费明笑着道。

“告诉你句实话啊。”董淳洁小声道。

“哎,我听着呢。”费明竖耳倾听。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董淳洁笑了。

两人都笑了,和平时期,大多数时候的临战状态,基本都是以虚惊一场结束的。费明好奇问着:“董局,您得给个具体任务啊。”

“这不有了吗?把楼下这一对看好,尽快把线路的指挥系统建好,说不定将来这里还真能用上,封队期间,谁也不能擅自出入啊,就老陈来,也没告诉他,这两个人在干什么。”董淳洁道。

“是,坚决服从命令。”费明起身严肃道。

“坐下,坐下……我跟你说啊,你别装糊涂,肯定听到点风声了,是不是?”董淳洁问。

费明笑了,小声道着:“就是听龙城发牢骚了,局里联调的,还在一直查他。”

“你得感谢长安挨的那一枪,否则这次你也在被查的名单上。”老董道。

“啊?”费明惊呆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董淳洁说了,其实长安一案调往案发地的小组,是局里特别安排的,都寒梅、毒物和心理双料专家,留过洋;李小众,追踪专家,招入国安前,曾任职于某国际电讯技术职位。王卓,计算机和通讯专业,也属于特招行列。张龙城嘛,费明就更清楚,是在境外从事过情报工作的退内人员,说到这些,董淳洁笑着问:“懂了吗?”

费明半张着嘴,点点头,懂了。

都有涉外经历,恐怕局里要有这种担心了,这种有意无意的安排在本行并不鲜见,最可怕的间谍,往往来自于组织的内部,老董笑笑道着:“别反胃啊,没办法,这行就这么操蛋,谁不小心谁特么就得被坑死……不过上次有点意外,没想到是长安本地的徐沛红……我以为这件案子已经过去了,可没想到,田上介平一释放,又出么蛾子了。”

“他们动,是好事,按兵不动,我们也没法下手啊。”费明道。

“把你能得,有几个是你们全副武装抓到的,这些神出鬼没的间谍,一击不中,肯定马上销声匿迹,就抓到也是几个替死鬼……我问你,就目前这个情况,假设,有中野遗失的重要情报,他们会从哪儿下手?”董淳洁道。

“我动手的,您让我动脑筋,行么?”费明难堪了。

“常理推断一下嘛,不要过脑袋,直接说。”董淳洁道。

“那肯定从中野和田上周边的人下手,以找寻佚失情报的下落啊,除了这个,没别的路子吧。”费明道。

“哎,这不就说着了,和陈处、秦副局判断是一样的。”董淳洁笑着道,费明刚一喜,不料老董补充着:“你高兴个屁呀,连你都这样想,那间谍肯定不会用这种办法……境外潜伏来的间谍要都你这种智商,那多有失国体啊。”

“您不能这样吧?找上门损我来了,我可是您心腹手下啊。”费明难堪道。

“不是我心腹手下,我还懒得跟你说呢……临战之前,交给你个任务,老熟人,仇笛、耿宝磊、包小三,都可能接触到秘密,而且这三个家伙手脚都不干净,第一件事就是对他们建立监视居住,今天就把这事安排一下,一旦发现什么苗头,把这仨货先给我抓回来。”老董直接道。

“啊?”费明大张嘴,难住了。

“执行命令!”老董吼了声。

“是!”费明一千一万个不情愿应了声,又要说句什么,老董躺着,直接摆手把他撵出去了!

门关上时,老董闭着眼,在回忆着,那些艰难反复、那些惊心动魄、那些尔虞我诈、那些波诡云谲,在细细梳理了这些繁复的信息时,他蓦地坐起来,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着:

“参案人都在京城、庄婉宁也来了京城、仇笛也在京城,这是个巧合?还是有人刻意,把线索往京城引……如果是刻意,那刻意的人应该了解长安的案情啊?是谁呢?”

想到此处时,他身体有点僵硬、浑身汗毛直立,那种危险的直觉让他觉得心跳在加速,不是基于恐惧,而是因为,无法知道恐惧会从哪个地方降临……

……

……

黄昏时分是美容院生意最忙碌的时候,那些聊了一下午,从spa、从美体、从香薰等等不同的楼层里结束一下午休闲的美妇们,总是叽叽喳喳的三五成群、或者搀着刷卡的冤大头们,娇笑地穿过富丽堂皇的厅堂,坐到那些鲜亮的豪车上,在纠结夜生活的选址中呼啸而去。

“哇,曼莎姐,这就是你的生意?”

站在门外庄婉宁赞叹地道,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平米的租金是以万为单算的,而这个曼莎国际,是整整三层楼。

“别羡慕姐啊,一多半是贷款,在银行和房东眼里,我是最辛苦的打工妹。”律曼莎笑着道,挽着庄婉宁进她的店里看看。

老板来了,迎宾在鞠身问好,吧台的服务妹在用流利的英文和一位老外交流着,瞅空还向老板致意,庄婉宁耳朵竖竖,好奇地道:“口语水平不错嘛。”

“哟,我忘了,咱们婉宁也是留学回来的……没错,吧台这儿招待月薪是八千起跳的,来这儿的国际友人不少。”律曼莎道。

“挺不错。对不起啊律姐,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成大老板了,那么点小事都耽误您几天时间。”庄婉宁道,在绝对的财富面前,她免不了有点自惭形秽。

“谁让咱们有缘份呢?不过你要心里过意不去,就到我这儿上几天班怎么样?给我当监工,看谁不顺眼……直接炒了,我委派你为……副总经理如何?哈哈。”律曼莎拉着庄婉宁,进了电梯,庄婉宁笑了笑,有点无所适从了。

从二层到三层,律曼莎兴致勃勃地拉着庄婉宁介绍着各类美容器材,美容技师,末了进了律总的办公室,她还真就严肃讲了:“感觉如何?”

“嗯,太拉仇恨了。”庄婉宁笑道。

“那考虑的怎么样?”律曼莎又问。

“考虑什么?”庄婉宁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了,咧着嘴道:“律姐,不是真让我给你打工吧?我可真什么也不会。”

“有你那一口流利的口语就足够了,还有这么淑女的妹妹,就女人见了都容易亲近啊……那就这么定了,你别皱眉头啊,喜欢干,就干几天,反正就当玩一样,怎么,总不能窝到家里胡思乱想吧?”律曼莎极力蛊惑着,将得庄婉宁只得苦着脸勉力一试。说到兴处,得,律曼莎拉着庄婉宁直到二楼的形象设计,叫来了若干美容师,一扶庄婉宁道着:“你们,亮亮身手,把我妹妹天仙形象展示一下……提前透露给你们,这将是曼莎国际的副总,表现不好,会被炒鱿鱼的哦。”

一鼓噪,美容师可是大献殷勤了,描眉的、打粉底的、设计发型的,一个个在倾尽全力讨好“副总”,庄婉宁被人簇拥的老不好意思了,不过很快从镜子里看到焕然一新、容颜靓丽的自己时,她惊讶地尖叫了声音。

“别看我,不喜欢的漂亮的女人,是没有的,安心等着奇迹出现啊。”律曼莎笑着道。

庄婉宁和一群女孩子很快熟稔了,说笑起来了,律曼莎慢慢地退出了美容间,她像警惕一样回头看看,然后悄然回了办公室,拉开了办公室抽屉,拿着一部新手机拔着号码道着:

“喂,是我……她在我这儿,情绪不太稳定,下一步怎么办?”

她显得紧张而神秘,说话小心翼翼,似乎表情上还是忌惮和恐惧之色,对方安排很简短,她放下电话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并不难做到……

……

……

十八点四十分,戴兰君看了一次表。

十八点四十二分,戴兰君又看了一次表。

当看不知道第几次时,仇笛放下了筷子,看着她,直接道着:“你有事,就先走吧。”

“哦。”戴兰君像机械人一样应了声,然后拎起包就走。

仇笛哭笑不得地看着,起身的戴兰君才发现,桌上的菜几乎没动,她又放下了包,坐正,看着仇笛,审讯的眼光一样看着仇笛,仇笛无所谓地道:“咱别这样行不行?”

“怎么样?”戴兰君不悦地道。

“我们从柔情蜜意,已经发展到今天的全是敌意,每个月不过见一次面,去年还不够十二次,你有两次爽约,经过两年多的爱情长跑,我已经成功地从情人变成犯人了……见回面,你得让汇报三小时,都干什么了。”仇笛痛不欲生地道。

戴兰君有点哑然失笑了,她问着:“我怎么听着,像要分手的意思?”

“少来了,你越来越淡,是不是就等着我说分手这句话?今天连让我汇报都免了。”仇笛反问着。

这一句让戴兰君有了些许难堪,她尴尬地呶着嘴,移开了视线,仇笛轻声问着:“两年你提拔了三次,现在已经是副处级别了?你别误会,你爸妈那反应我能理解,就我家姑娘给我领回个三无人员我也受不了……男朋友可以换,父母可没法换。”

戴兰君蓦地伸出手,轻轻一抚仇笛的面颊,好无奈地道了句:“谢谢……你越是这么善解人意,越让我无从取舍,现在我们不挺好的嘛,有相思有牵挂,偶而还会浪漫一回,我都不想改变现状了。”

“那你可想好啊,我可不怕耽误,最终把你给耽误了。”仇笛做了个鬼脸。

不料这话却是触动了戴兰君的心事一样,她愣愣看着仇笛,很轻很轻的声音问着:“我还真想过这个……仇笛,要是我……我是说,假如……我们真的走不到一块,你会怎么样?”

“这么长时间了,都不会怎么样了……我倒有点担心,真逼你嫁给我,你会怎么样?就你不会怎么样,我怕你爸妈会怎么样啊?要不,咱们私奔吧?我赚钱养活你……甭跟体制里混了。”仇笛皱着眉头,铿锵道,好难过的样子。

戴兰君有点想哭的冲动,不过她却附身上来,轻轻在仇笛唇边一吻,坐下时,眼睛红红的,不时地摸摸仇笛的手,想说什么,又欲言而止,只是幸福地笑笑,她拿起包,歉意地道了句:“今晚我还是要爽约了,有任务。”

“去吧,你的生活不在床上。”仇笛笑着道。

戴兰君轻轻地在脸上拧了一把,嫣然一笑,起身时,她半开玩笑道着:“要是有一天你床上有了人,一定告诉我啊。”

仇笛一怔,愕然看他,戴兰君也在依依的望他,仇笛点点头道:“那你答应我,不要太难过啊。”

戴兰君眉睫动动,看看表,在仇笛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快步走了。

很奇怪,仇笛有一种微微作痛的感觉,却不知道痛在何处。有一种淡淡忧伤,却不知道为谁而伤,两人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最浓情的时候甚至勇敢地去尝试,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越过森严壁垒,可终归还是一个流俗的结局,他已经感觉不到戴兰君的心跳,也没有曾经的那种默契,就像这座冰冷的城市,横亘在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牢不可破的钢筋水泥。

仇笛拿起来筷子,试图浅尝时,又烦燥地扔了,这一刻他不止一次想过,可真正来临时,还是让他无所适从,喜欢过、爱过、痛过,甚至还憧憬着修成正果,可却在无声无息间,变得云淡风轻,怎么能让他心甘!

“妈的,报应啊。”

他托着下巴,如是想着,只能用报应能解释了,生活经历中做过天怒人怨的事太多了,他都不知道那一件触了天谴和报应。

这时候,手机嗡嗡地响了,他无聊地拿了起来,怔了片刻,居然是唐瑛的电话,在这一刹那,他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和唐瑛那几次销魂的性体验,这个特殊的心情让他脸红,其实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很重感情的,而这一刻才发现,似乎更重的,是基本暧昧以及性的体验。

他拿着手机,没有接的欲望,反而在问自己一个奇怪的问题,如果现在唐瑛就在面子,自己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把你摁住、剥光、然后肆意发泄……他对比着曾经的肉体的体验,他觉得自己会,那怕就为了发泄,这一点让他觉得像有一种负罪感一样不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得麻木而寡廉鲜耻。

第二次电话又来了,他接下来了,听到了唐瑛轻声地喃呢:“喂……你,不方便接电话?”

“不,很方便,我正在吃饭,正准备打过去。有事么?”仇笛轻声问,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起你来了,就打了个电话。”唐瑛微微道。

“呵呵,什么时候想起来也可以打,别突然啊。”仇笛道。

声音停歇了,然后隔了片刻,仇笛听到了轻声的啜泣,像是唐瑛在哭,他轻声道着:“你怎么了又?怎么哭了,有什么过不去的你告诉我啊……对了,你过得怎么样?”

唐瑛唏嘘了声道着:“不怎么样,被开发商坑了一把,投资的商铺全打水漂了……呵呵,我觉得这世上真有报应啊。”

报应,又听到了,仇笛叹了声,坦然道着:“也许吧,不过别苦了自己……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需要钱的话你吭声,我这儿能给你凑点……别误会,算借了,你有了还就行了。”

“呵呵……你在可怜我?”唐瑛问。

“都说了,你别误会……谁也不可能不做错几件事,谁也不可能不遇到点难处,人活着不如意的事本就十之八九,那有时间纠结过去的恩恩怨怨?”仇笛轻声道,之于唐瑛他没有什么恨意,在夺富的路上,包括他在内,没有一个光彩的角色。

“谢谢,我最大的错误是,错过了你……”唐瑛像抹了把泪唏嘘一声,又像释然地道着:“我没有难处,我在努力学会自食其力……谢谢,你的大度已经卸下我最重的心理负担了。”

“别这样说,我只记得我们彼此在乎过。”仇笛道。

“那现在呢?”唐瑛问。

“正的发生的事,不也说明都仍然在乎彼此吗?”仇笛道。

他听到了电话声里一声幽怨的叹息,像那种幸福的呓语,然后又听到了唐瑛平静地告诉他:“谢谢,其实这个电话,我是想告诉我在乎的人一件事……他回来了。”

“谁?谢纪锋?”仇笛神经质地,直奔主题。

“对,今天我接到了他的邀请,让我到京城……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我拒绝了,我想过安稳的生活,那怕穷一点……你小心,谢总的心机很深,最起码我记忆中,他就没有失过手。”唐瑛严肃地道。

“我知道了,事情了了,我会去找你的。”仇笛道。

“我不会见你的。”唐瑛道。

“你明知道,你不愿意我也会做的。”仇笛道。

“那随你吧!小心,我帮不到你,可我也不想别人害你。”

唐瑛轻声说着,在两人语尽的时候,沉默了好久,沉默中能听到对方的呼吸,直到唐瑛挂了电话,仇笛还保持着聆听的姿势,很久没有挪动一下。

他在想,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

可他一时想不出来:该来的,会从什么地方来呢?

……

……

该来的似乎从一个不相干的地方来了。

晚九点,一辆林肯缓缓驶入华都苑小区地下停车场,这位车主年届四旬,像这里所有小区住户一样,有着不菲的身家,有着规律的生活,在这个遍是豪车的地下停车场有着一席之地,连停车场的保安里都有身高条靓的女保安,专门负责向晚归的住户致敬。

据说这个样子,会让住户们的心情大好哦。

归来的这位住户心情本就不错,女保安开门恭请时,他还调笑一句,那女保安抛了媚眼,让他心痒痒了好一会儿,信步上楼,脑子里却在想着桃色故事,据说这下面的女保安都不错,楼里有光棍汉小聚时经常评价,估计没少光顾过,他倒还真有点痒痒,就是放不下身架干那事去。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4章 望远行 问情能多久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6章 风来袭 此番欲何求
热门: 国家之子 辣鸡总裁还我清白![娱乐圈] 国色天香 君临诸天 虫族进化缺陷 修真界败类 公爵日记·黄昏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最强科技制造商 踏月问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