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4章 望远行 问情能多久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3章 替人愁 心事多烦忧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5章 剑器近 孽重不回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队着装整齐的机场空警踏步而过时,庄婉宁像受了刺激,紧紧地抓着律曼莎的胳膊,律曼莎看她时,她牙关紧咬、眉睫微颤、神情紧张,像身临绝境那种随时都准备拼命的样子,律曼莎赶紧安慰着:“没事,没事,婉宁……来,喝口水……”

转移着她的注意力,庄婉宁情绪稍松,这种间歇性症候连她自己也控制不了,受到外来刺激后随时可能发作,标准的症状是紧张、焦虑、烦燥,进而导致长期的失眠以及心律失常,再严重点,就到抑郁和自杀了。

律曼莎那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庄婉宁,她没有想到断断续续和这个姑娘一直没断了联系,她莫名地喜欢这位姑娘身上那种清纯和博学,纯粹一位书香门弟出来的大家闺秀,可惜的太过清纯了,一直把她当大姐,丝毫没怀疑过她的别有用心。

“你别紧张……就碰上个小贼,说不定过两天警察就抓到他了。”律曼莎安慰道。

“绝对不是……是间谍,肯定是国外的间谍,他们来报复我来了。”庄婉宁惊恐地道,马博在她生活里留下的阴影恐怕无法消除了,她一直无法接受对方是间谍的事实。

这个故事律曼莎从庄婉宁、和庄婉宁父母嘴里已经听到了不少,被警察滞留过,被人翻箱倒柜查过,经历过那种事之后,对于一位生活里曾经都是阳光的女孩打击会有多么大,她也许能理解……那,庄婉宁现在就是了。

医院不去,家里不敢呆,学校不敢上班去,律曼莎来是来了,可走不了了,最终出了委曲求全的主意,要不换个地方,去京城呆两天,庄婉宁迫不及待的应允,这个城市让她恐惧到无法自制了。

老俩口来了,一人拿着小包,都是零食;庄妈把女儿的电脑、随身的东西提着,律曼莎起身去接,庄妈不好意思说着:“麻烦您了啊,律医生。”

律曼莎一直是以心理医生的角色出现的,她笑笑道:“没事,伯母,我们也比较投缘,换个环境呆两天,缓缓心境,没准就痊愈了。”

“哎……”庄妈坐下来,无言的抚着靠在他肩上的女儿,老父拄拐而坐,律曼莎轻轻搀了把,他说了,实在不行,就把女儿送到国外,说到此处依然是极度痛恨这个法治不完善的环境,生生把她女儿关了一周,自那以后,就变得一点都不正常了。

“伯父,要我说还是就留在京城吧,那儿的治安环境相对要好多了,而且,就婉宁这学历,还发愁找不着一份工作?您二老就别多操心,您操的心越大,儿女就越难长大啊。”律曼莎轻声劝着庄父。

两位老人是依依不舍,女儿也是泪流涟涟,这把律曼莎看得焦燥得啊,实在是无语,某种意义上讲,庄婉宁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一半得归功于父母的宠爱。

好容易等来了登机,两老人依依送着,上弦梯还能看着两人相携而望,坐在机舱时,律曼莎看庄婉宁还在啜泣,她严肃地道着:“婉宁,父母都这么大了,你还让他们这么揪心,你心上过得去啊?”

庄婉宁一怔,啜泣一声,抹干了泪,长舒了一口气。

“这样才对,你要不学会勇敢,谁会替你坚强?”律曼莎递给了她一袋纸巾,庄婉宁接着,轻声道着:“谢谢你,律姐……我喜欢听你说话,你总是那么云淡风轻的,真让我羡慕。”

“总不至于还想着马博吧?”律曼莎笑笑,看着她问。

庄婉宁摇摇头,脸色却黯了几分。

“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你用最差的想像得出来的结果,更差。”律曼莎轻声道。

庄婉宁脸色一缓,差点被逗得笑出来,她抹抹眼角道着:“我其实以为都过去了,一直想重新开始。”

“放心,有的是机会,不过你得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当黛玉妹妹可没好果子,最终只会苦了自己。”律曼莎安慰道。

庄婉宁却是发嗔似地道着:“我可没那么多愁善感。”

“那告诉姐,心里还想着……你那个同学么?就是喜欢你,你也喜欢,然后错过无数次的那位?”律曼莎眼里窜着八卦之火,在引诱清纯姑娘了,庄婉宁脸色稍缓,却是无限婉惜,那么不置可否地笑笑,律曼莎轻声告诉他:“据我所知,他现在过得非常惨……我在京城遇到过一次,你知道他干什么?”

试探,律曼莎凛然的表情把庄婉宁吓住了,她下意识地问:“干什么?”

“搬运工,一身泥一身汗的,我都差点认不出来。”律曼莎严肃道。

“啊?怎么会这样?”庄婉宁不忍了,开始替别人伤心了。

“北漂大部分都这样,到苦的时候,连生活费都成问题,他性子又要强,我估计呀,肯定是一时半会没找到工作,没办法才干这个的。”律曼莎顺口就是一个合理性奇高的落魄故事,她说着,看着庄婉宁的表情变化,哦,有效果,在替别人伤心的时候,很快会忘了自己的苦痛。

“真想不到啊……在长安时候,感觉他混得很油的……啧……我现在都开始相信我姥姥的话了,她总说人扛不过命,啧……其实他很优秀的,但没有人给他机会而已。”庄婉宁深沉地说着,那眼光中流露出的是万般柔情。

“所以呀,你那点事,对于还在贫困线上打拼的人来说,都不叫什么事……你说呢?要是累到那种程度,还有机会失眠吗?”律曼莎反问着。

庄婉宁点点头,讪笑了。

准备起飞的间隙,律曼莎又凑到庄婉宁的耳边问着:“婉宁,这个落魄的黑马王子,你想见他吗?”

庄婉宁蓦地侧视着律曼莎,突然问了句一直忽视的问题:“对了,律姐,你怎么会认识他?”

“以前好像告诉你啊?他在快递公司打工,经常给我送货。”律曼莎又编了一句,他转移着话题问着:“有时候就这么巧,他这个名字太特殊……哎对了,我好像还留了他的电话,要不……”

“再说吧……”庄婉宁淡淡说了句,明显地兴味索然了。

清纯也未能免俗哦,恐怕知悉内情,对于已经沦落为“搬运工”的旧识失去兴趣了,律曼莎坐正了,脸上带着微笑,那是一种很世故的微笑,仿佛看到了她预料之中的东西。

航班腾空而起,巨大的推背感让人一阵眩晕,接着穿入云宵,飞向京城……

……

……

“她走了!”

机场外,坐在车里的男子,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红点,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他装起了手机,把包放下,对接送的人道着:“装备和武器带不走了,你保存好。”

开车的男子嗯了声问着:“为什么要追着她呢?根本没什么发现啊……都两年前的事了,兴许不在她身上。”

准备走的男子笑了笑道着:“追她总有追她的道理……把这里的动静再搞大点,你随后来。”

“知道了。”开车的应声,随即听到了拍车门的声音。

那位神秘的男子戴上了墨镜,提着简单的行李,进了机场,汇进了熙攘的旅客群中……

……

……

同一件事,在一个飘忽不定的可能中,慢慢地变大,慢慢的它的关注度在不断增加。

这一天,两年前参加过长安间谍办案的人员,都在办公室遭遇了总局来的外调人员,都寒梅、李小众、王卓、张龙城、管千娇……一个都没有漏下,方式很简单,让他们对着两年前办案的整个经过,回忆每一个可能疏漏的细节。

对,细节,已经在民航出入境管理处作为部门联调任职的戴兰君,捕捉到了办案人员脸上的细节,突如其来地叫她,又封闭了隔离间,这可是出入境发现嫌疑人员才用的地方,是国安驻扎在国境第一道封锁线上的办事机构,能直接到这里询问,那来头绝对不少。

细节就是,她预感到出事了,开口问着:“这是几处联合的办案,在没有接到主管领导指示,我不能透露案情的。”

“没关系,案情我们都带着。”一位办案人员道。

“请稍等……请。”对方拔了电话,是直通陈局的,戴兰君听到电话里的命令,机械了应了声是,然后把电话还回去,对方道着:“这事上面很重视,现在由总局秦副局长负责,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而是全部办案人员……事关安全事务,请配合一下。”

两人果然带来了办案的详情,一点一点重新推进了一遍,从南疆开始,一直到长安,而且这是一个完整的案情,连存档案卷中涉及到的几个外来人物都有名有姓了,戴兰君突然也觉得疏漏很大,那位“外来”的仇笛,在这个案卷里闪光点太多,火拼田上介平,又在长安被抓,之后又被放出来,中野被杀,最早的案发现场只有他进入,甚至杀害中野的两个凶手,也栽在他手里……最让两位办案人员感兴趣的是,最关键的一处中野设置的安全屋,也是仇笛几人最先找到的。

偏偏这个人,不是内部人员。

于是问题就来了,一位办案人员问:“这几个人你了解吗?”

戴兰君点点头,估计没人比她更了解了。

“那他们有没有可能,在接触到某些涉密的信息,隐瞒下来。”对方问。

“不可能,他们纯粹是外行,是董副局长花钱雇来的,和咱们发展外围密干的方式差不多。”戴兰君道。

“但最后这一次,找到中野的住处……在找到,和外勤到达之间,有近半个小时的空白,这个时间段……”

“这个时间段有两名外勤守候,如果发生什么,他们不可能不制止,再说,现场有详细的勘察报告,缴获的枪支、现钞都不是小数目,你觉得他们在外勤眼皮子底下,能拿走?”

“要是枪支和现钞,那倒简单了。”

“如果二位了解他们,就会知道,他们除了对现钞有兴趣,其他不会有兴趣的。”

戴兰君道,说到这时候,她莫名地笑了笑,微笑,加了点苦味,她清楚,不安生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按照保密纪律,戴兰君自动纳入保密范畴,那意味着外人无法想像的透明,任何通讯工具、八小时内外、包括家在内的所有去处,都要一一向组织汇报!

……

……

联动是从底层到上层一起动的,重新了解案情过程的同时,高层的决策也在动。

董淳洁、陈傲,被邀到总局,在一间密封的会议室里,正看着一组审讯录像。

是两年前被捕的马博,首例因为间谍罪被判死缓的嫌疑人,这家伙已经被专制压得没骨头了,滔滔不绝地讲着和中野之间的故事,他最先从徐沛红处得知了田上介平失陷的消息,进而策划洗底,唆使段小堂把中野惠子灭口。

这个故事没人比董淳洁更清楚,他听得兴味索然,眼睛不时在瞟在座的领导,总局副局长秦魁胜,黑脸、军职出身,作风硬派,一直以来在内部接任一把手的呼声很高,这一次重拾旧案,老董免不了怀疑他有点急于捞升迁资本的意思,毕竟处在他那个位置,能接触到具体的案子已经不多了。

官场的关系很微妙,即便深谙其中滋味的老董,一时也是满头雾水,搞不清局里这么大的动作原因何在。

录相放完,秦魁胜副局长看着两位具体的参案人员,直问着:“两位有什么看法?”

“马博只是讲,中野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可能掌握了其他信息,但他也不确定啊。”陈傲道,中野和田上介平是日谍,而马博,严格地讲是个情报贩子,他把能得手的情报,可不止卖给了中野一家,只能给得起大价钱的,都能当他的上司。

“干我们这一行,宁信其有,不敢信其无啊,这些人的狡猾程度超乎我们想像……其实总局释放关押两年多的田上介平也有这一层意思,他们不会死心,只要不死心,肯定会有动作,只要有动作,那我们就有方向了。”秦副局摁着遥控,又放出来几帧画面。

这一次把董淳洁也触动了,他眉头皱起来了,知道这不是空穴来风了,就听秦局解释着:“中野和田上介平当年的大本营在长安,如果不死心有动作,最先也会从这里开始……总局在释放田上的同时,已经做了安排,没想到这个预防性的安排,居然有人触警了……与本案相关的,马博的女友,庄婉宁;马博的家属;段小堂的两处遗留住处、重要嫌疑人晋红的住处,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扰,这几个嫌疑面孔,可都是新人啊……你们敢肯定,这是巧合?这几位嫌疑人,不是受雇于境外间谍?”

陈傲牙嗑了一下,没想到上层的布局这么深,已经捕捉到了两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之所以没有抓,估计是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在找……什么东西?”陈傲恍然大悟道,几起案情,都被暂定为入室抢劫,还有普通伤害倾向,都是把受害人迷昏,这么拙劣的手段在高手看来,也正是高明之处,定为普通的刑事案件,如果不知情的情况下,怕是忽略他们的真实目的了。

秦魁胜一摁遥控,中止了播放道着:“释放田上介平不到两个月,就出了这种事,我不得不怀疑,马博所讲的真实性了……一个国家级的谍报人员,不管你怎么刑讯,都不可能掏出他所有的秘密,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国际上通行的方式就是交换……当时总局的思路是,与其拴着一只价值不大的死老虎,倒不如把他放出去,勾出那些还藏在阴暗处的活老鼠……你们看,是不是出来了?”

“应该是了,境外敌对势力针对我方的间谍活动,永远不会终止的。”董淳洁叹气道。

秦魁胜难得一笑,指指陈傲道着:“接着陈处长刚才的话说……什么样的东西,需要他们冒着被擒的危险跨国来找……而且,是从原案件的嫌疑人社会关系里找。”

“应该相当重要,风险这么大能说明这一点。”董淳洁道。

“对比田上介平释放的时间,那应该是中野留下的,田上是猝然被俘,中野是毫无防备被灭口,他们之间的秘密,肯定外人无从知晓。”陈傲道。

“好像来找的人,也不知道东西在哪儿……没错,应该是中野留下的,田上介平清楚有,但未必清楚在什么地方,他是中野的下级。”董淳洁道。

“可我们也没发现啊?所有的缴获,肯定被查过几遍了。”陈傲道。

这时候,秦魁胜插话了,他问着:“当时那么大的行动,一丁一点的疏漏都可能有,现在技术又格外发达,随便一个旮旯犄角就能藏下要找的东西啊……而且,当时老董办案又用了几个社会人员,中间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

“那个简单,秦副局……我现在就下令把他们几个都抓回来,大不了当间谍审审。”董淳洁严肃地道。

“不不不……不是我说你,你这作风实在有问题,真不知道你的案子是怎么办的。我们连露面的作案人员都不惊动,怎么可能惊动这些人……万一要真是他们,那这两方会自然找到一块,别忘了,他们可是间谍,肯定有找到自己东西的特殊方式,如果我贸然抓人,那岂不是掐断了可能连起来的线?”秦副局长不悦地道,这个老董确实是传说中的志大才疏,水平够呛。

“也是啊,这个难办了。”董淳洁道。

“这个难办的事,就是你们接下来的任务,给你们一天时间,组织人员,调拔装备,总局的指示是,露头就打,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秦魁胜严肃地说道。

两人挺起直起,敬礼道:是!

这个三人会议开了一个上午,散会时秦副局是匆忙走的,要马不停蹄地去接下一个会了,老董和陈傲一对老冤家相随下楼,陈傲主动示好着:“哎老董,这可是擦屁股任务,擦干净是份内的事,擦不干净,那可是咱们失职了。”

“你领头吧,我听你指挥,功劳归你,过错我扛。”董淳洁道。

明显话里有刺,陈傲不悦了,直斥着:“什么态度嘛?这可是总局的任务,办不成连陈局脸上也不好看……哎,你别走,等等,不对呀……”

“什么不对?”老董回头问,陈傲一脸讶色,指着董淳洁道着:“你别跟我装,那三个社会人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们私人关系不错,还故作姿态要抓回来?”

对了,陈傲想到这里,直觉得老董眼里有隐情,他强调着:“肯定是装,他救过你的命。”

“是啊,知恩图报那要违反组织原则,恩将仇报才是领导风格……少见多怪,怨不得你快退休了还是原地踏步。”老董嗤鼻道,背着手,悠哉悠哉地走了,那十足的官僚样子,根本没当回事。

陈傲被呛得一头雾水,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不对味……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3章 替人愁 心事多烦忧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15章 剑器近 孽重不回头
热门: 永续之镜 燎原 乡村守望的女人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神魔供应商 长夜余火 紫川第四部帝都赞歌 流量和影帝he了 白月光 太古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