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6章 一而再 诡事接连出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5章 君不悟 是祸不是福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7章 再而三 雀鹄难同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最闹心的事是,厕所给堵了;比这更闹心的,还一直往外流。

专业疏通的用时四十分钟才到场,直接架着污水管抽了十分钟,咦?没有堵物啊?这是新楼盘,而且是单一出口直通街道总排污口,不可能被沉淀物堵塞啊。没办法,又从停车场出口观察流向,奇了怪了,根本不流啊,继续查,一直走到街外,管口,掀开井盖……哎特么滴,在这儿堵了,还是水泥堵的,折腾了两个小时,才把已经凝固的水泥物清开,哗地一声,通畅了。

不过,也快到下班时间了,下午根本就没上成班,已经有不少内急的溜小号了。公司的经理办发出通知,就一件事:打扫卫生。

哎哟,这把众白领可算是难为得要皱眉头了,西装革履的小伙,在扫着污水,往井口倒;裙装靓丽的美女,在拿着墩布一遍一遍拖,怎么拖也是一股子臭味,直折腾到天黑,两家专业清洁加上本公司员工帮忙,总算清理了个七七八八,办公室又忙着连夜安排消臭除味,而且为了以防有人再捣乱,干脆把那处井口,也用水泥封死了。

廉总指挥着人也没闲着,一头追查电话,一头追查近处的监控,触及报警的肯定有入侵,一公司中层都成了排查员,从镜头里找入侵公司的,和外面堵管口子的。

一个小时后,从交通监控中心找到的影像给出了个结果,这个编号hs091286的探头,好像是带病工作,所有的图像都模糊不清,派出上杆查询的,从探头底部找到了一个微型的干扰器,不用说,有人根本不想让你看到谁在管口堵的。

两个小时后,入侵公司的也找到了,也抓住了,是在三层,一处探头后抓到的,摆到廉总的桌上时,他有点瞠目结舌了,是一只竹蜻蜒……或许说是一只改造的竹蜻蜒,一只带着薄翼的微型电子仪,从员工打开窗户外飞进来,又伺机飞出办公室,触发了楼层的防盗报警。

“下班了,都走吧。”廉总痴痴地盯着晴蜒,不知所想,他出声留下了黄诚,人走完时,他示意着技术主管坐下,眼光示意着问:“这玩意的技术含量有多高?”

“不高,应该是买的半成品,改装过的。”黄诚道,他拿到了手里,有点叹服改装的思路精巧,这倒是很符合商业间谍的行事方式。他观察片刻道着:“肯定查不到来源,南方大多数玩具厂就有这种技术能力。”

“玩具?他们太小看dtm了吧,拿这个可不够看。”廉总有点气愤地道,但更气愤的是,根本没人露面,这亏吃得只能打掉自己的大牙往肚子里咽。

“如果换一个思路,有这种改装能力,那改装监控就不是问题了。”黄诚道,好像因为这事,对改装者改观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趁乱出现,管道工你都查了,没有人试图进入咱们现在坐的办公室。”廉总问。

黄诚没有回答,直勾勾盯着竹蜻蜒,突然道着:“他们在下战书,下一个攻击的目标,是办公室区域的摄像头。”

“什么?”廉总愣了,那个难度不比进入902低,而且,他想不出有什么可能的手段,除非控制了中央服务器,那是dtm的核心所在,恐怕就内部员工也没有机会靠近。

“看,蜻蜒的翅膀上写着编码,正是我d09型摄像头的入网编码。”黄诚递着蜻蜒道,这才是挑恤,根本不怕告诉你目标,廉总有点瞠然的看了几眼,沉声道着:“可能性有多大?”

“如果这样开着窗,飞行器送进干扰来,那可能性就无限增加了,还有,可以收卖内部人员;可以在电力地做手脚,甚至可以用黑客入侵的手段,把摄像头变成循环播放的图像……不过入侵的难度较大,我想,他们应该倾向于外部的干扰和破坏。”黄诚道。

这意味什么,廉总当然清楚,就像卖盾的,被别人的矛戳了个窟窿一样,你就再解释你的盾有多坚固安全都是徒劳的,这一点哈曼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他们的安全攻防邀请,已经邀到了不少业内知名的专家,廉江涛不得不怀疑对方的居心,在那些人面前让你出个大丑,到时候就想挽回影响也难,更别说他们给你来个广而告之了。

“看来,对方是想来看蛇吞象?就吞不下去,啃一口或者踩着我们扬名?”廉总如是判断道。

对此,黄诚只能点头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而且技术,根本就没有排名,就像千里之堤,必有蚁穴一样,谁也堵不住可能存在的bug。

“那你有事干了,防住,制定一个详细计划,该调谁,你连夜调,别给他们可乘之机……最好找出下手的人,那样事情就好办了。”廉江涛道,开始加外重视了。

黄诚点点头,如临危受命一样肃穆!

……

……

廉总在闭门幽叹,恐怕永远不知道今天搞破坏的是谁,可谁也清楚,除了哈曼商务不会再有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另一位黄诚就忙碌了,带着全公司的技术人员,沿着公司监控的每个节点都检查了一遍,dtm的立体化安防布局,几乎这是数字安保的样板,已经让无数观摩的赞叹不已,要是这个上出了问题,那和被人当众打脸一样没什么区别。

一幢大数灯火通明,怕是彻夜难眠了。

这个风景落在即将离开的几人眼中,却是轻松无比,话说这几位向来以坑人为快乐之本,一点内疚感也无,这不,丁二雷在得瑟着:“服了吧?这牛逼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手堆的,哥这108招才用了一招,他们就趴下了,吓成这样哈……哎,要不,再抓群老鼠给他们放进去?”

“有新鲜的吗?老放你亲家?”老膘翻着白眼斥道。

“有,要不拉一车猪赶进去?就是价格太贵啊……还是老鼠好,让包小三发动群众去抓就行了。”丁二雷道,办成一件,智商开始无下限了。

“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该嫖嫖去,该赌赌去……老堵人家茅坑不是回事。”崔宵天劝着道,丁二雷不服,小崔语重心长说着:“斗争的目的,是为了联合,所以下一步得上升到科技的手段。让人家认可你,服气你,认同你的技术水平。”

“拉倒吧。”二雷颇有自知之明的叹道:“咱们几个也就臭味相投,一个贼胖、一个玻璃、也就我不嫌弃你们一对变态,搁谁,谁能认同你们涅?”

操!老膘扣上电脑,把丁二雷摁住,崔宵天从前座伸回手来,两人吧唧吧唧一顿扇,小样,知道我们变态还敢惹,揍你丫的。

使劲蹂躏了丁二雷一通,还是仇笛劝着,这才放过这货了,仇笛在问着到哪儿吃饭,几个人又是意见不统一,有建议回京的,有就地解决的,还有提议去宰包小三的,仇笛想想干脆不征询意见了,得,就地解决,明早还要干活呢。

一说到干活,丁二雷来劲,好奇地问着:“喂喂,我干啥呢?多少给我安排点活啊?”

“早安排好了,用不着你。”老膘损着,报复性的。

小看人不是?丁二雷嚷嚷着,要拉仇笛评理了,别不把我当人使啊?助人为乐的事我不会,可坑人为乐的事,我得是专家级别的啊。仇笛说了,大家都等着看看笑话,啥活也不干,真没什么安排,要不,明天反正你也没事干,请客吧。

这个提议好,老膘抚掌大乐,崔宵天兴趣突来,他想测测安排是否妥当,考较着丁二雷问着:“二皮,你要能猜着我们明天怎么干,客我请。”

“就弄他们监控……我明白了,掐电。”丁二雷脱口而出。

“太粗暴了,那不是咱文明人干的事。”老膘道。

“那……”丁二雷挠挠发少额秃的脑门,又猜到:“你老本行,入侵,控制他们的电脑……就和你以前,偷人家游戏装备一样。”

“太高端了,还不到时候。”老膘道。

崔宵天诱导着:“用最简单的思维,解决最复杂的事……就像哥伦布竖鸡蛋一样。”

“啧啧,你跟他说鸡蛋就行了,他能认识哥伦布?”老膘斥着。

“笑话谁呢?姓葛的鸡我都认识好几个。”丁二雷反问着,两人哈哈一笑,气着丁二雷了,他直接道着:“其实这个进去很简单,我给你做几本警官证,他谁敢拦啊?”

“无声无息,无迹可寻,懂不?就你这样别说穿警服,你就穿太空服,也特么是外星来的贼啊,那成不?”老膘斥着,就哥几个的体貌特征,实在不能露面啊。

然后,问题忘了,两人扭着又撕打到一块了,直到找到家吃饭住宿的地方,这几个变态还没有纠缠清楚,不过崔宵天放心了,要是二皮的坑人专家都一时没想到用的方法,其他人就更防不胜防了……

……

……

这边闲得养精蓄锐,那边忙得又疲又累,一夜无眠,黄诚主管不可谓不尽职尽责,安全的防范列了十七条,从停车场外就开始布置,任何可疑车辆、可疑人员,一律摄下影象备查,公司从配电室、厕所、安全出口、天台全部加装临时监视加人员安保,而且给所有上班来的员工下了一道命令,所有电话一律打开记录,所有窗户一律不得打开。

整九时,一切归于平静之后,黄诚接到了廉总的电话,径自到廉总办公室,敲门而入,廉总像是也没有睡好,他示意老黄坐下,客气地问询下安排,多少让他心下稍慰,他像有所犹豫一样,思忖了片刻才把一件事告诉黄诚道着:“昨晚我拐弯打听了几个人,网盾、196、克星的,几家大网站的安全主管,侧面了解了一下哈曼……你知道他们给我的结果是什么?”

“这些人……他们不会告诉你实情,程序领域里,大多数时候是用代码交流的,我想他们也未必认识,就即便认识,也不会告诉咱们是谁。”黄诚道,以他的经验,那些技术宅更愿意保持自己的神秘性,因为不可避免地要触及道德甚至法律底线。

“他们没告诉我是谁,不但没告诉我,而且口径出奇的一致……一律是不清楚,不知道,不晓得,我好歹这么大一个公司啊,这点面子都不给。不过我还是有点收获的,我查到了对方其中一个股东……盛华的董事长,罗成仁,这才想起,这个人好像托人约过我,我直接回绝了。”廉江涛道。

黄诚迅速一查,愕了下:“是家大型企业啊,为什么回绝?”

“他……他做副食的,要做安防就不会找我,要找我,不是想拉投资,就是想给咱们投资,这咱们不缺啊。”廉总道。

这点黄诚理解,dtm没走官商路线,更多时候在避免有官商背景的人介入,但让黄诚奇怪的是,实在不对等啊,盛华董事长这么大的一个身份,在哈曼居然只是一个参股方,不过一百万而已,他迷懵了半天,说不出理由来。

“你别想得太深,我在考虑啊,既能让罗成仁投资,又能让这么多安全主管闭嘴,应该是个人物啊,可我偏偏没找到个人物,反而查到了他们公司总经理马树成,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哎哟,我就纳闷了,这到底些什么人啊?”廉总道,还真是无从判断。

“什么罪啊?计算机犯罪?如果那样,有可能是个程序高手。”黄诚问。

“不,侵犯个人隐私,京城头例因此获罪的人。”廉总道。

一下子黄诚没有什么兴趣了,他说了,顶多是收罗的人,这样的人,如果真能攻破目前dtm的程序防范,那就应该想办法招纳回来,技术领域,一个熟练的程序都不好找,何况一个精通入侵的高手,像这种打开过无数程序“锁”的“贼”,他的经验,对安防企业来讲就是财富。

这个廉江涛当然懂,就实体锁、保险箱以及防盗门厂家,都免不了要请这类“贼”评测产品优劣,可问题是,根本不知道贼在哪儿啊,而且不想和哈曼谈合作,那样的话岂不是买头驴,要搭售一辆比驴更贵的破车?

商人估算的是价值及利益最大化,当然也不得不防危险的可能,两人沉吟良久,计无所出时,廉总惊省道:“对了,你昨天不是说,他们要对监控下手?可能来吗?”

廉总在想办法了,要是来,要是被揪着尾巴,那样就好操作多了,完全可以以报警的要挟,协迫对方就范,做成一个麾下的小施工队并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找到对方价值所在,不管是收卖,还是分化,那样的小公司,根本架不住拆解。

黄诚理解廉总一直未变的用心,他摇摇头道着:“不知道啊,我倒希望他们来,那样,我可以更快找到产品的缺陷在什么地方……只有破坏,才有改进。”

嘀……嘀……身上的呼叫长鸣,黄诚神经质的站起来,惊愕道着:“还真来了。”

他匆匆往外奔,直奔发信号的保安监控室,廉总焦急追着,连他也迫不了待想知道,这个一直在破坏的人是怎么做的。

做到了,无声无息又一次做到了,监控室保安站了一行,像犯错一样,他们面前屏幕,花了的、雪花点的、图像扭曲的、屏幕快闪的,有一半不正常了,而且偶然还在增加紊乱的屏幕,根本无法正常作业,像这要视角出现大面积盲点,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安防平台,根本不堪一击。

“被入侵了?”廉总轻声道,心虚到了极点,入侵的固然已经触及底线,可要是dtm安防公司的网络被入侵的事传出去,那对于公司的商誉,要成毁灭性的打击了。

“入侵没那么容易,干扰……九层、七层、十一层、十四层,都有干忧源,怎么进来的,幅射怎么可能会这么大?”黄诚额头见汗,喃喃道。

那怕就干扰,也是一个专业的安防企业无法忍受的,特别是在公司总部,这样明目张胆地干扰,那只能证明对方已经知道设备的重大缺陷在什么地方。

“查,赶快查……”

“等等,通知技术部人员全部到这儿来,被干扰的消息,暂且不要透露。”

从六层技术部,放下手头工作的人员迅速向监控室集中,摄下了这个“珍贵”场景留存分析之后,一个技术配一个保安,沿着监控走向,开始寻找莫名其妙进入的干扰源。

几分钟后,第一处找到了,是一位女员工放在办公桌下面的鞋盒,被查到时,她吓哭了,一个劲解释没网购,可不知道怎么快递就送到公司了,她随手签了,然后一试,还挺合适……

十几分钟后,接连二处、三处都找出来了,两部企业黄页,厚厚的书背嵌入了干扰源,接收的广告部根本没当回事,随手就放在办公桌上,更离谱的是,居然还有一位是生日礼物,而恰恰就是这位女士的生日,技术员找到她时,她正在发花痴,拿着音乐盒使劲猜是那位帅哥给他送的。

一共九处,快递、黄页、礼物,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公司,上班时随手签收,被dtm的员工自己带进了工作区域,一一放在技术部的桌上时,廉总瞠目结舌,实在想不通,这么简单的方式,就破了固若金汤安防网络。

“是高频干扰信号,微电驱动,可以干扰图像的蓝、红光谱,导到画面扭曲、失真……这是我们d09光学镜头的一个缺陷,从未公布过……”黄诚紧张地道。

“现在有人知道了……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事业,看来确实不堪一击啊。”廉总颓然道。

攻可以攻其一点,而防,永远无法全面,就像可以堵你的下水道,可以从你的窗户钻进来,或者可以让你们自己人毫无察觉地破坏,安防如此突破的思路,让黄诚陷入了沉思,他像神经质一样喃喃自语着,防不胜防啊,如果他们昨天乘虚而入,早进来了;如果他们今天绕过监控,也办到了……他们的思路是对的,单纯依靠技术的方式,是永远无弥补人为缺陷的。

干忧出现了十几分钟,却让dtm的技术部门折腾了几个小时,技术的层面是非常奇妙的,就像一个几毛钱的发光二极管,可以让价值几千的摄像头变成瞎子一样,对手使用的干扰源,拆解后让黄诚大为叹服,是一种缩微的高频信号发射生成器,用几个电容和二极管做的纯手工玩意,这个设计让他感觉到了所谓高手的风范:简约,却实用。

情况汇报给廉总时已经是下午了,廉总在办公室枯坐了大半天,一直在犹豫不决,好半晌才告诉这位技术主管,已经派人去哈曼公司接洽了,他正在等着消息。

不过黄诚却感觉到了剑拔驽张的气氛,面色阴暗的廉总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主动接洽应该为以防对方扩散产品缺陷的无奈之誉,这样的合作,黄诚一点也不看好……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5章 君不悟 是祸不是福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7章 再而三 雀鹄难同路
热门: 九州·羽传说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 银河帝国3:第二基地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冲啊,太子殿下 犯罪心理揭秘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和离行不行 督主有病 第七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