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2章 明月夜 酒酣诉衷肠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1章 好事近 风物放眼量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3章 忆旧游 粉墨重登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山里人好客,绝对没假,好客的程度和地方偏僻的程度成正比,像仇笛家这么偏的地方,甭提老俩口有多热情了,那怕来的是像包小三、丁二雷这样的丑货,那怕是老膘王帅帅这号奇形怪状的货,都把人当儿子看啊。

也不是就这么好客,实在是一年到头就见不着几个人呐。

下午归来,就打了头山猪都没让仇笛妈妈惊讶,她忙着生火,喊着几个小伙坐上了大锅,一锅开水泼着烫猪毛,剁下来的猪头铁杵烧红铬细毛,而仇笛呢,持着尖刀,早把一口猪分成了细肉,下水捞了一盆,叫着老膘一块下河洗洗,家里养的一群土狗儿可欢实了,汪汪叫着跟了一路,等洗净回来,它们也吃了个半饱了。

做法粗犷,吃法豪爽,就特么一大锅煮着带骨的大肉,花椒、大料、辣椒、桂皮、香叶一烹,盛碗里,纹路很粗的瘦肉连着筋膘皮,一口咬下去,半嘴油、满嘴香,人在吃,狗在眼巴巴看着你吼,就等着你吃完啃骨头呢。

这是年轻人的生活呐,尝了几口,仇笛老爸仇千军就放下碗停了,看着孩子吃,倒比他自己吃更乐呵,仇笛看了父母一眼,眼见着一天天老下去了,头女白了一多半,脸上像老树的年轮,纹深如凿,老妈熬了锅稀粥给他盛上,他自嘲地笑道着:“哎呀,胃口真不行了啊,以前干活,一顿饭八个馒头配一盆菜都不见饱。”

“爸,你和妈下山吧,房子都修好了,你天天在山上,偶而有个腿脚不灵便的时候,没人照应怎么成?”仇笛抓着这机会劝着。

不好说,一提这事,老妈就瞅着山坳里开出来的几亩地,还有院子里一窝鸡仔,舍不得,这要下山可就撂荒了,老爸呢,更是难为地道着:“种了一辈子树,下山还能干什么啊?”

“那你不能太自私了,也让我妈下山享几天清福啊?”仇笛道。

老爸没吭声,老妈却是不悦地道着:“傻孩子,怎么跟你爸说话呢?下山能干啥?天天坐炕头看着外面发呆啊?”

“可这……要不,我带你们到城市里逛逛?”仇笛试探地问。

“那怎么行?家里这一群鸡咋办?还有猪刚下崽,正长着呢。”老妈找了一个无法取舍的理由,鸡啦、猪啦、狗儿啦,还有要种的地等等,把仇笛噎得无言以对。

其他几个人是吃吃地笑,跨一代,对生活、对幸福、对家庭的概念都不尽相同,根本无从找到共同语言,崔宵天笑着劝道:“伯父伯母,我觉得您应该下山享享福了,奋斗了一辈子了,不能老干这体力活啊?”

“不算啥体力活吧,捎带着就干了。”老妈道。

“真不累啊,比我们年轻时候轻松多了……趁着能动弹给孩子多攒点。”老爸喝着粥,配着馒头,慢悠悠地道。

“老爷子,您攒了多少?够给仇笛娶媳妇不?”老膘贼贼地问,准备开上一代的玩笑。

“呵呵……我攒了四座山,两万多株油松,还有柿子、柏树、刺槐也有九千多株,最早的已经长了三十年啦……知道值多少钱吗?”老仇得意地道。

老膘一惊,张口合不拢了,他看看仇笛,仇笛点点头,没假,原来乡里沿路几座山毁于山火,差不多就是老爸几十年种出来的,最早护林站林场有二十多个人,到现在,只剩老爸一个人还在种树了,也就是这些年,价格才飞涨起来。

这得多少钱呐?丁二雷惊得直问着仇笛,这还是吊丝,一般土豪和你家差远了,老膘早心算出来,一根原木,油松刺槐就按最低算了,我日,两三千万打不住嗳。

“那老爷子,这产权归属……算谁的?”崔宵天兴奋了。

“国家的。”老仇理所当然地道。

仇笛嗤然笑了,他笑着道:“这个产权不是你们最早盯上的,村里乡里县里,可没少来人向我爸买木料……一律不卖,我爸是领国家工资的公务员,所有劳动成果都是国家的……后来县林业局为此给我爸发了一张植树造林模范的奖状,然后把我们乡全部封成育林保护区了……省一级的保护区,呵呵。”

“这也太坑了啊。”老膘郁闷了。

“就是啊,仇叔,您该早点搞个承包协议啊,这不卖卖,下辈子都不愁了?”丁二雷道。

崔宵天笑笑指责道:“你们无权对一位前辈的信仰指手画脚啊,老爷子,我支持您,而且理解,您在这山上为什么能呆下去了。”

“呵呵……也没啥,就是闲不住,再说人就百十来斤,不管你住多好,穿多好,存多少钱,还不就是那个人……攒啥都不如攒点这些老底子啊,不能都挖煤开矿,富了这代,毁了后代啊?”仇千军慢悠悠地道。

死理,只认一条。

众人闻之,尽皆凛然,知道仇笛的豪爽何来了。

仇笛摇摇头,没治,崔宵天却是竖竖大拇指道:“身体力行,比任何空洞的哲学都有价值。我们现在正走在富了这代,毁了后代的路上啊。”

“快别说了啊,咱们这代都差点嗝屁了,还顾得着考虑下一代?”丁二雷不屑,老膘翻着豆豆眼取笑着:“玻璃,我就不信你能整出下一代来。”

吧唧,一根骨头直砸老膘,老膘奸笑着闪过了,狗儿却准确地叼住了,老仇笑着看着,又把自己窖了好酒给搬了一坛子,自己却已是不胜酒力了,喝了半碗,直看着孩子们高兴。

“不要老吃肥肉,吃点瘦的。”仇笛妈妈斥老膘。

斥完老膘,一看丁二雷人瘦个小的,又是心疼地把肥肉直给丁二雷倒:“二雷多吃点,长肉,身子这么单薄?咋干活呢?”

“小崔……您别喝多了,这酒劲大。”

“老仇……你也少喝点。”

每回饭时,总是老妈忙前忙后,自己碗里的饭却是顾不上,吃不了多少。仇笛提醒了几次,老妈才匆匆扒拉几口,没多大会,老仇却出事了,被儿子的几个损友叫着亲切、赞得高兴,不知不觉干了两碗白酒,说着说着头晕了,仇笛和妈妈赶紧地,把老爸搀回了屋里。

“来来,咱们几个继续。”老膘挪着桌子,几人一起端到了院角,时间长了,知道乡下和城市的作息时间有差别,七八点就休息了。

“你别吃了啊,正减肥着呢。”仇笛直接把老膘的肉抢走了,给了一碗稀糊糊,老膘欲哭无泪地道着:“哥……你是逼我从今天开始有信仰呢?”

“啥信仰?”丁二雷问。

“不让吃,毋宁死。”老膘嚷着,直奔锅边,抓了起带肉的肋排,啃着就跑,仇笛给气着了,片刻回返,老膘一嘴嚼着得意洋洋、含混不清的找仇笛告状:“干妈……他不让我吃?”

“啊?你叫啥?啥时成干儿子了。”仇笛妈妈给惊了一下。

“这不刚才……我就想了吗?这么帅的干儿子……明儿给您磕头正式认啊。您忍心看着干儿子挨饿吗?”老膘看老人不介意,顺杆爬上来了。

蒙对了,老娘可待见了,给膘盛了一碗,抚着脑袋,慈爱地道着:“吃吧吃吧……胖就胖点,胖了才富态。”

老膘得意了,端着,啃着肉骨,吃了一半,帮着干妈热了壶水,才又重新坐回了桌边,这时候倒不用节食了,他吃得直打饱嗝呢,今儿一高兴,怕是得例外了,仇笛没有苛求这货,只是说着节制、节制、必须坚持节制才有效果,好容易瘦到一百八,你要想长到二百八,那可太容易了。

“妈的,吃饱喝足,明天开始继续减肥。”老膘抚着肚子笑着道:“哎我说哥几个,我现在玩得都不想回京了啊,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

“还真有,这舒爽得,真不想回去闻雾霾的味道啊。”崔宵天脸红红地道,喝得来劲,而且学会关注别人的感受了,提醒着众人,小声点说话,叔叔阿姨睡得早。

这个细节被仇笛发现了,他暗暗笑了笑,旁边喝得直嗝的丁二雷却是道着:“好是好,就是没妞啊?”

“我……操,这家伙身残志坚的,什么时候也没忘这事……你也有信仰了啊,生命不息,嫖娼不止。”老膘取笑道,仇笛一下子被笑得呛住了,还有更狠的,丁二雷义正言辞的驳斥着:“你懂什么啊?不嫖不赌,那是男人的奇耻大辱……男人不操b,不如大公鸡……”

“等等,这话怎么耳熟,那个名人讲的?”崔宵天好奇问。

“包小三啊,包老板讲的……我跟你们讲啊,三儿做生意是天才,有几个工头不用他家的钢模板,他和我直接拉了四个妞,去跟他们谈判。”丁二雷景仰地道。

“咦?这事我还没听说,拉上妞怎么谈判?”仇笛好奇问,估计没好事。

“那些鸟人不好对付,吃了喝了射了照样不卖你的账。”崔宵天道,建筑工地那些领头的,差不多都是人渣中的极品。

“对呀,要的就是这效果。”丁二雷吧唧一拍桌子乐了,他解释着:“每回去了,让他们使劲吃、使劲玩、使劲干,干得他们连床都起不了……哎,这生意就来了?”

“什么意思?梗在哪儿?”老膘不信了,这好像没有生意。

丁二雷附耳一道,老膘愕然说着:“这样都行?包小三也成天才少年了?”

“这是……擒贼先擒王?”崔宵天一下子也没明白。

“包小三就是工地出身的,没人比他更了解那个地方,都是出来打工的苦逼,只要你一个小时看不住场,就有人往外偷东西……工头要是干得起不了床,那下面就成了一窝蜂了。”仇笛笑道。丁二雷一竖大拇指赞道:“对,到那时候,你只要把车开到附近收东西,什么工具、钢管、钢筋,可有人给你送了……那些人可凶了哈,扛两袋水泥,一百公斤,能跑起来……”

几个笑得岔气了,仇笛摆摆手,示意别谈这个话题了,包小三现在带着爹妈和几个姐夫,事业看来不蒸蒸日上都难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几人且说且喝,慢慢就高了,喝得高粱酒,最先倒下的是老膘,晕三倒四地找不厕所,就着墙根尿着尿着直接就坐下靠着墙睡着了,几人合力把他抬回了屋里,丁二雷躺床上也起不来了,搂着老膘的腿当枕头,一眯眼,这幸福的一天就进入睡眠了。

出来洗了把脸,回头时,崔宵天意外地像没事人一样,还在自斟自饮,仇笛倒了杯开水,给他端过去,好奇地赞了个:“可以啊,这酒度数不低。”

“我天生酒精免疫,根本不知道醉是怎么回事。”崔宵天笑道,他看着仇笛也是清明两眼,好奇问着:“你也免疫?”

“这穷乡僻壤的,唯一的乐趣就是喝喝酒,我八岁开始就陪我爸喝酒,一开始是一喝就倒,后来是想倒都难了。”仇笛笑道。

“呵呵……老爷子很有意思,我也想起我爸妈来了。”崔宵天忧郁地道。

肯定是有故事的人,否则不会从来没有说起过家庭的事,仇笛给他倒了点酒,小心翼翼地问:“有伤心事就别说了,人得向前看,往前走。”

“也不算伤心吧,上中学我妈妈出车祸不在了,我就一直住校……后来我爸续弦,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被伤害的那位,有些年没回去过了……现在想想吧,纠结这个真没什么意思。”崔宵天道。

“对,应该回去看看。”仇笛道。

“过段时间就回……都不知道家成什么样子了,我真羡慕你啊,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可以忘记一切。”崔宵天道。

“呵呵,原来真不感觉,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是山里娃……特别在上学时候,你说你是农村来的,哎呀,那些姑娘看你的眼睛是斜着眼看,就觉得你应该像人猿泰山浑身长毛一样。”仇笛道。

“一样的,我们都是从别人的白眼中开始学会不择手段,然后再把白眼投向,那些还没有看明白社会的人。”崔宵天笑着自嘲道,他敬了仇笛一个问着:“你现在应该不发愁这事了吧?和戴警花谈得怎么样?”

“别提了,正常是一月见一次面,一忙起来,经常给忘喽……不过可以理解啊,假如我将来定居京城,假如我的女儿要给我领回个乡下小子,没工作、没正当职业,我也要暴跳如雷啊。”仇笛道,也在自嘲,家庭的鸿沟,多数时候再好的感情也无法逾越。

“那晾着晾着可就凉了……抓紧吧,你身上总有奇迹的,说不定感情也是。”崔宵天道。

“还是算了,这玩意太奢侈。”仇笛摇摇头,欲语还休了,两人小斟几杯,沐浴在清冷的夜色中,耳听着虫鸣啾啾,还在屋里那两位鼾声呼呼,却是谈兴甚浓,睡意一点也无,说得自然是过去生活的回味,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依然是心结未开。

这不,崔宵天又提起这茬来了,他小声问着:“现在公司倒是走上正轨了,京城这地方不愁生意,而且现在富人和私人公司的安全意识也会越来越高,咱们的特种监控还是很有市场的……我估计,年内能做到小一千万的单子没问题……不过,我算了下,你们的收益没多少,刨去开支,利润几个股东一摊薄,你也就三二十万的样子。”

仇笛点点头,这是个转手生意,这不同于给机关做的大批量业务,都是小单子,而且技术和安装要求相对较高,不过这难不住曾经以偷窥为谋生方式的崔宵天,他已经能自主设计监控的样式,很受那些特殊顾客的欢迎。

仇笛点点头道:“我坐家里或者在外面,你们给我挣钱,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离你娶个京城姑娘安居还有很远距离啊。”崔宵天道。

“慢慢走着吧,谁也一步登不了天。”仇笛道,无所谓地表情。

“其实我有句话一直想问你,从盛华手里拿到的五百万,你其实可以不分的,不过你分了;哈曼商务安全咨询公司成立,你可以收回原职员一部分业务提成的,你没有收;这个公司完全可以划到你名下的,不过你却把老马推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崔宵天连连数问。

仇笛笑笑道着:“就像今天打的这口山猪,一个人绝对办不到,要挖陷阱,要壮声势,要合力把它弄死再往回抬,然后再做成一锅美味……独乐乐从来不如众乐乐,一个人如果想吃独食吃干抹净,其结果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撑死。”

“呵呵……你这话形容谢纪锋那条独狼倒是比较合适。”崔宵天笑道,他问及了真正想问的问题道:“其实我们还不是高枕无忧?”

仇笛愣了下,名字未改,吞并人家的公司,收编人家的职员,又靠着盛华的撑腰,把人家的业务吃得一干二净,这可是赤裸裸的抢劫行径,崔宵天笑着问道:“就像你说你和郎月姿上过床一样,不换名其实也是故意打脸,羞辱人家?”

“对,有这层意思,不过我也喜欢哈曼这个名字,hummer……英文蜂鸟的直译,意为以最小的代价猎获最大的价值,玩心眼上,我真不如谢纪锋,其实他和咱们一样,一直在以最小的代价猎获最大价值,而且他走得比大多数都远,谁可能想像到,连做空机构和那些金主都被玩了一把。”仇笛道,对于老谢,抛去个人恩怨的成份,绝对是个值得你重视和尊敬的对手。

“你担心他卷土回来?”崔宵天问。

“对,而且,他一定会回来,否则这口气,会憋到他死都咽不下去,他的心机很深,不过心眼真不大。”仇笛笑道。

“这是弱点?”崔宵天问,他质疑道:“恰恰心眼不大的,会不择一切手段,我和老马谈过,老马也有这方面的担心。”

“严格地说这不算弱点,谁都自私,想往自己兜里多捞点,这很正常。不过区别在于,捞到让人仇恨你的地步就危险了,他在盛华股票做空里,暗仓吃掉一个亿,这么大的数额,能瞒得住吗?又坏了做空机构的计划,连vc风投都被他算计了……坦白讲啊,我和包小三加起来都没他胆大,这是以一人之力,要挑战几个大机构啊,就连罗成仁对他也是耿耿于怀啊。”仇笛道,笑了,不得不说,最终知悉内情之后,他是相当佩服老谢的。

“我明白了,他在公敌的位置。”崔宵天道。

“呵呵,可怕的不是在公敌的位置,而是像你刚才所讲……”仇笛道。

“什么?”崔宵天问。

“他是独狼……就即便他的原班人马,也不会再听命于他了,恐怕就谁也舍不得砸了现在收入颇丰的饭碗……而我,有很多朋友……比如,你们。”仇笛笑道。

崔宵天也笑了,心情为之一松,端酒预祝:“来,为朋友干一杯……我以前是喜欢男人,头回有佩服男人的感觉。”

“等我对女人厌倦了,一定带你回这儿白头偕老啊……哈哈,干!”仇笛笑道,两个性取向完全不同的人开这种玩笑,居然一点违和也无。

是夜,两人促膝长谈,一坛酒丁点不剩,一屋子横睡侧卧,到早上几部手机狂响,愣是没有一部被接听……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1章 好事近 风物放眼量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3章 忆旧游 粉墨重登场
热门: 青山看我应如是 别动我 仙药供应商 传统型婚姻abo 缥缈·鬼面卷 钟表馆幽灵 天赋图腾 覆手 史上最强师兄 姑获鸟之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