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5章 寒夜冷彻闻喜报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4章 我心如何谁知晓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1章 好事近 风物放眼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同志们,先,我代表局党委向参战的各位于警、指战员表示衷心的慰问”

掌声响彻如雷。

“在局裆萎的正确领导,在各单位的通力合作下,这一次我们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掌声响彻如雷。

“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要戒骄戒躁,继续扬不怕困难,迎难而上的办案精神。”

掌声响彻,如雷。

一篇格式文如果还能凑合的话,那六七篇格式文从头到尾听完,差不多就要被自己的掌声雷倒了,管千娇是第一次作为正式人员旁听几部委联合办案的庆功表彰大会,括弧,还是预会,明天还要开上这么一场,因为有重要领导出席,说什么,谁先谁后;排队接受领导接见握,次序如何,甚至严苛到,脸上的表情,除了正襟危坐加不苛言笑,其他一律不准有。

滋滋滋……兜里关成静音的手机在震动,有点不耐烦的管千娇掏了出来,偷偷一瞄,是王卓的短信,给他来了一行字:开完会,一起夜宵?

她眼睛的余光瞟过去,王卓座位离她隔几个人,两手放在膝上,不过什么姿势也不会妨碍这些手指灵活的高手,他把手机藏在袖子里了,眼珠子也在斜着往管千娇的方向瞄。

我烦死了,没兴趣管千娇这样回了一条,对于体制内的境况开始兴味索然了。

你得学会修行,而不是案牍劳形。王卓又一条回过来了。

朝九晚五,也算修行?……管千娇问。

当然算,比如现在,你可以保持坐姿、目视前方,但可以靠毅力闭目塞听。把主席台上的场景,想像成你喜欢的任何一出剧目,然后,就不觉得度日如年了。比如我就把现在的主席台想像成黑客帝国的锡安议会……王卓半晌回了一条,好长。

管千娇看到了,然后哑然失笑,会场主席台上有一位年届五届的女领导,一脸皱纹深黯的,还真像黑客帝国里的那位女议员,在故事里那是体制梏制的象征,开会是彰显权力的唯一途径,而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也是他们找到存在感的唯一方式了。

管千娇突然觉得饶有兴味了,意外地她居然听进去了,这个故事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版本:故事的梗概是,有国安信息监控的及时现了黑客对运营商的服务器攻击,并追溯源头,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利用高科技手段操纵股市、洗钱的地下窝点,抓获嫌疑人多少、查获非法资金多少云云,不仅如此,还查到了部分官员转移资产的证据,由此可见此案的意义非同寻常,有可能为境外追捕、追赃工作提供新的思路及方法……末了千篇不变的一句:此案正在向纵深展。

这时候,听到对本案定性的管千娇,嘴角泛起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谁也不知道这笑从何来。

王卓看到了,他在沾沾自喜,此时在他的眼睛里,俱是管千娇的影子,娇小、玲珑、总是带着古灵精怪神秘笑容的管千娇,对他有致命的诱惑,就像他看到管千娇偷信息,几乎盲,手机缩在袖子里,一根手指操纵得比键盘还精准。

咦?奇怪了,他捏在手里的手机,却没有收到短信,他犹豫着,手指动着,出了一条这样的信息:我看到你笑了,分享一下你高兴?

管千娇再看手机时,她游移的眼光瞟了王卓一眼,不得不说,王卓似乎不比仇笛差哦,最起码英俊帅气有过之,她手指动着,把刚刚走的那条信息删掉,是给仇笛的,而且是不准备让任何人知道的。

这时候,她突然觉得,仇笛力荐自己似乎也别有用心,只不过他懂得适度进退而已,她在想,这似乎不是她期待的那种,尽管她有点喜欢那个不羁的坏小子。

那就退求其次吧,她瞄了眼王卓,这个傻小子好像比仇笛可爱哦?看他时,两人目光相遇,管千娇给了他一个剜眼吐舌头做鬼脸的表情,瞬间回复原样,端坐正了。

哎呀,把王旧郁闷的,又不知道那儿把心思善变的女神给惹了,刚一心酸,短信便至,他悄悄一瞄,一行回信:这个环境你都想泡妞,太有创意了,不过还差一点我就心动了,继续……

王卓一愣,他再看管千娇时,目视前方的管千娇,眼角蓄着微笑,头回见她穿上警服如此娇萌的样子,偶而向他微微侧头,却是个一个亦喜亦羞的样子,王卓看着看着,看痴迷了……

寒夜、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是个嘈杂的环境,等应急灯光亮起,那场景会让所有的人心一紧,跟着紧急情绪弥漫开来。

灯光下,冉长欢跪在地上,被人撕着零乱的头,仰起头来,面对着一个幽幽镜头,嘴角挂着血、耳边响彻着海浪的声音,视线里除了不认识的人,就是看不清的大海,是在一艘船只的甲板上,当镜头对准他时,他明白了一样在惊恐地喊着:

“别杀我……别杀我……我把钱都给你们了……别杀我,我还能给你们赚很多……很多……很多钱……”

他战栗着,语无伦次地哀求着,期待着最后有人会一次善心。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挟持他的人,连话都懒得说一句,拔枪、上膛,那声轻微的枪机声让他竭力地仰头嘶吼着……嗷地一声,几欲压过了海浪的声音。

砰声枪响,声音嘎然而止,人像木桩一样仆倒,尚有看不清面孔的几双手,在录着死后的情形,像按部就班完成一件工作一样,最后一件事,是把死尸缚上了重物,扔下船弦。触水的一刹那,灯光下的海水轰然溅开,然后水波一漾间,吞噬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的无尽的海潮在延伸。

灯灭了,一切静止了,只有片刻海潮的声音,已经看不到黑色的海。

啪……灯亮了。

这个故事生在面前的屏幕上,投影的灯光方熄,坐在投影机前的陈代表,一言未,看着来观摩的数位……他叫不上名字来,只认识华鑫的孙昌淦、夏亦冰,以及罗成仁,这部时长两分钟的片子是他专程带来的,看来震憾性不小,在座的人眼里有惊讶之色,尚在消化之中。

他手指动动,这个视频文件,被拉进了粉碎程序,换屏时,已经成了股市的曲线图,过了好半晌他才清嗓道着:“各位,对于前段时间生的事,我代风投组织向在座郑重致歉……当然,我们只是中间人,据做空机构的朋友讲,他们无意损害各位的利益,仅仅是试图通过袭扰的方式,给诸位制造麻烦,让诸位陷于纠缠,无法抽出资金而已……不过没有想到,他们雇佣的人从中作梗,居然拿走了钱……请放心,钱已经追回来了,一共一点零七亿,这笔钱,会很快回到诸位的账户上……”

停顿了片刻,对于被拿走的钱,不过是损失的很小一部分,更大的是被警方查封的,那怕有登天之能也拿不回来了,在座的罗成仁眼里眯笑着,知道这是做空机构在主动修好,杀了毛贼、还回赃款来,缓和双方的敌对状态,毕竟十个亿的损失,让谁也要心疼到掉肉。

果不其然,有一位私人助理说话了,很不屑地道着:“一个亿分给谁啊?每人千把万,损失的十分之一?就这么弥补?”

又一位接口道:“陈先生,帮忙传句话,不声不息地来坑我们一回,得,国际巨头嘛,我们认了。不过没第二回吧,就想这么不声不息把事情平了?”

“对,陈先生,你也脱不了于系啊,盛华的抵押股票是你们借出去的……代我们问候什么大佬一声,在我们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为所欲为的,不过肯定不是他们。”又一位道,他看向罗成仁,笑着问罗成仁道:“罗总,您这手绝地反击不错啊,瞧见没,外国佬送和书来了。”

“呵呵,这叫犯我利益,虽远必诛。”罗成仁接了句茬,引得一阵轰堂大笑。

陈先生那叫一个尴尬,这回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要是没有足够的利益扛杆,恐怕挡不住这些官商背景深厚的黑手使绊子,就连华鑫国旅的小辫也被攒住了,这些人的耐心好得很,可能是三个月五个月,甚至是三年五年,只是找到那怕你小疏漏,也能置你于死地。

他起身,鞠了一躬,客气道着:“有句俗话讲,不打不相识嘛,这一次,做空机构也认识到各位的能力和实力,所以,也委托我给大家带来了几个好消息……相信各位会有兴趣的。”

他播放着数份标着做空机构秘密的文件,股份配比、上市时间、持股方详细信息,以及企业的详细数据,粗粗一览,是数支有影响的中概股,在美、加上市的。

屏幕一闪而过,有一位秃顶、年届五旬的男子,在用外文解释了数句操作的时间,重仓持有数量等等,在座的眼睛一亮,耳朵竖起来了,听着外文居然毫无艰涩,个人在飞快地记录着信息。

罗成仁没有动,他有点郁闷地白了孙昌淦一眼,这是做空机构把自己和计划扔出来了,他不用听懂也能明白,是给在座这些人一起做空盈利的机会,效果嘛,不用讲,罗成仁知道,没有人会介意自己的钱包再鼓一点,那怕掏走的是其他中概股的利益。

结束,文件销毁,陈先生笑着道:“屏幕上这位先生我想大家很多人认识,他会在任何时候都欢迎在座各位的莅临,而且保证,与各位共进退如果有兴趣,可以随时和我联络……这就是我给大家带来的结果,要是不满意,我们还会继续努力做得更好……”

说到此处,基本就结束了,没有人当面表言论,作为各位老板的代理,纷纷起身告辞,要把这样的消息传回去,陈先生恭身在门口一一送人,罗成仁最后起身时,孙昌淦出声叫住他了,笑着问:“罗总,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可够黑啊,想分化我们的联盟也就罢了,这是拉人当汉奸啊……没兴趣。”罗成仁头也不回地道。陈先生拉住他了,直道着:“还有件小事和罗总商量,是关于盛华的,难道也没兴趣?”

“我也就守着我这一亩三分地啊,让我坑别人还是算了,自己人都信不过呢,我信那些长毛鬼子去?”罗成仁不悦道。

“是关于新加坡盛华股票回购的事,今天收盘,成交量突然放大了几乎一倍……是有人在抛售。”夏亦冰道,罗成仁一怔,她排着数据解释着,前一轮做空机构不断抛售打压股价,他们手里所剩不多,现在是回购很难,抛售就更不可能了,至于华鑫重仓持有,已经向罗成仁公开了,也根本没有抛售,突然放大的交易量,可能反映出了一个意外。

罗成仁很清楚,有人建老鼠仓了他惊声问着:“是谁?搁你这么说,有人从中捞走一个亿?”

“对,这个事我得说清楚,省得我们双方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孙昌淦道。

拿出本钱来的人不少,可能抓住机会的人不多,罗成仁先想到的就是仇笛,不过他马上否决,那是个穷鬼,有那本事就不在这儿混了,一念灵光他脱口而出:“是谢纪锋?”

“对,我们也是刚刚知道,可能咱们都被他涮了一把。”夏亦冰道。

罗成仁愣了,说到此处他又有点不信,谢纪锋毕竟在内地一个小公司的经理,在境外市场也有这么大的操纵能力,似乎有点说不通,夏亦冰解释着:“您千万别小看这个人,我们收购大西北影视城就是他出了大力气,前前后后从我们这挣走了几百万,我听南方的瞳明也是他们的客户……此事我们和VC策划的时候,把他算进去了,他几乎是操纵整个行动的实施者。”

“那境外市场呢?什么时候做、什么价位做,他得提前做好准备,那可不是一笔小钱,进新加坡的管制不比内地松。”罗成仁道。

“这就说到点子上,还是罗总眼光独到,我来解释一下。”陈代表放着电脑里的画面,显出来一位女人的照片,他解释道:“这个人叫律曼萍,是我们Vc的人,冉长欢是做空机构的人,华鑫把谢纪锋介绍给了他们,他们在京城具体负责各项事宜……但是事后一直没有找到律曼萍,直到今天我们才现,她出现在新加坡市,现在应该已经远走高飞了。”

“我明白了,她和谢纪锋穿一条裤子?”罗成仁愣了下,只有这么里应外合,才说得通。

“不幸言中,她本来就是一个商务间谍,我们在境内的数次收购,她都化身潜伏被收购的公司,为我们提供消息……实在没想到,她和谢纪锋居然有关系,事后我们一直在找她,有一次在香港差点抓到,不过不久前接到电话,她以曝光我们的内幕为要挟……让我们不敢投鼠忌器,不敢再追她了。”陈先生道。

罗成仁怔怔看着三人,这是你掐着我的脖子,我戳住你的眼睛了,各拿着对方的要害,谁也拿谁没治了,他看陈先生难受的样子,夏亦冰和孙昌淦尴尬的表情,没来由地觉得那儿可笑,他蓦地仰头哈哈大笑道着:“敢情你们都成受害者了,我还有什么说的?被自己养的狗反咬了一口,能怨谁啊?哈哈哈……没事,我知道了,不过我可爱莫能助啊。”

三人瞠目间,罗成仁大笑出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聚的地方是一家会所,出门迎面就是一阵凉风,刚一停助理已经把大衣给披上了,坐到了车里,罗总在唉声叹气,助理问去哪儿,他一时都有点懵,莫名其妙地道着:“我都没方向了,能去哪儿?商场如战场说得不对啊,战场顶多死人,这特么商场到最后,都不算人了……这叫什么屁事啊,自己人坑自己人,还个顶个来劲。”

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内幕,不过助理可不敢问,好半晌,罗总拔着电话,助理看到,居然是仇笛的手机号,而且更意外的是,居然通着没有人接。

“这个混球最聪明……有意思,我给他热脸,他倒给我贴冷屁股,呵呵……回家”

罗成仁自嘲似地笑了笑,他摇着车窗,看着车走,夜色中的城市,寒冷而孤单,说不出来和萧瑟……

电话铃响了,在沙脚下的兜里。响了很多次。

卧室的被窝里,被子一掀,戴兰君的脑袋露出来了,凌乱的际,迷离的眼神,她小声道了句:“电话又响了?”

“管它呢。”仇笛拱在被窝里,似乎咬到了戴兰君什么敏感部位,戴兰君呀声尖叫,掐住了他的耳朵,往外拽,拽出来时,却是一张憨笑流口水的脸,让她生不起气来,她恼怒地说着:“再咬我掐死你?”

杏眼圆睁、柳眉怒竖,说不出的飒爽风情,仇笛凑着脸吧唧一香,啧吧着嘴道着:“谁让你这么香?”

“少哄我,再哄我也高兴不起来。”戴兰君愤然道。

哎呀,都尼马光溜溜,还试图推开,仇笛钻在被子里道着:“那你哄哄我呗?”

“稀罕啊。”戴兰君拉着被子,留给了他一个后脑勺,仇笛也不介意,伸着胳膊,从背后揽着她,靠着宽实的肩膀,戴兰君自然而然的贴着他,贴得很紧,像畏冷一样,钻在他的怀里。

再冷的天气,两人抱一块也是热的,感受着热乎乎的喘息,戴兰君像神游一样轻声问着:“我们就这样?”

“怎么高兴就怎么样,还记得去大西北么,李从军枪杀那两个偷猎的,我当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人这一命有时候太脆弱了就没意外也就是匆匆几十年,那时候我一下子想通了,与其耿耿于怀什么工作了、什么户口了、什么出身了,倒不如实实在在于得自己想于的事……”仇笛道。

“所以就于这事了?你可真敢啊。”戴兰君心有余悸地道。

“理论上,我什么都没于,要不早就被警察请走了。”仇笛笑道。

这时候,戴兰君翻了个身,正面朝他,他搂着,而戴兰君像是紧张一样,端详着他的脸,很近很近,用不太温柔的口吻问着:“那你想过没有,就这样下去?”

“我还真想过,还没有和别人说过……嗯,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办一家商务安全咨询公司什么的。”仇笛道,戴兰君嗤声一笑道:“你们一群毛贼,办商务安全,不觉得自己就是最不安全的因素?”

“是啊,可我的思路恰恰和你相反,最了解盗窃的可不是警察,而是贼啊……我现在认识这么多毛贼,只要想于什么,他们可能给我提供几十甚至上百种闻所未闻的方式……这些想法,完全可以换成钱啊?”仇笛道。

这话听得戴兰君牙疼了,她郁闷地看着仇笛,仇笛怕她不明白似地道着:“真的,我就是这样想的,其实大道相通的,以前算卦的去一个陌生地方,他一算你家有火光之灾,你信不……不信回头家里草垛就起火了,咦,一下子就信了,其实呢,放火的是算卦的雇的……就是这么个思路。”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被你盯上的公司要是不相信不安全,那你完全有能力让他们不安全一下……然后再把安全技术及设备推销给他们?”戴兰君明白了。

仇笛吧唧亲了她一口,兴奋地道着:“哎妈呀,我们天生一对,想一块去了。”

“滚”戴兰君狠狠推了他一把,仇笛猝不及防,被子被抢走了,光溜溜滑到了床边,他看看钻进被窝的戴兰君,笑着道着:“我知道你和老董都是好意,想给我一个安定、体面的出身……不过你想过没有,很多事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循规蹈矩这么多年,你觉得自己工作真是一个快乐吗?别反驳……从我见你,就没看到你怎么笑过,什么时候都是板着脸……”

蹭,戴兰君掀开被子了,不悦地道:“谁板着脸了?”

“那,笑一个给爷瞧瞧?”仇笛得瑟道。

戴兰君蓦地怒了,掀开被子伸腿就蹬,仇笛一看春光乍现的,奸奸一笑乐歪了:“哎呀,还是光着身子漂亮……哈哈。”

惊得戴兰君又钻进被窝里了,电话方响,仇笛一裹单子,小步颠着跑外间找手机,这尼马就不让安生,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一直有人打电话,一看,是耿宝磊的,一接,耿宝磊吼着:“你完事了没有?”

“这叫什么话?长夜漫漫,才开始呢。”仇笛道。

“那你还是结束吧,赶紧来二院,三儿醒了。”耿宝磊道。

我……操……仇笛惊讶间,单子从腰间滑落,戴兰君看他惊讶地表情问着:“怎么了?”

“三儿醒了……我……操……这家伙命真硬,我都准备好养他一辈了……”仇笛愣怔间,光着屁股就跑出外间,三下五除二穿衣服,穿到半截,戴兰君也跑出来了,也在争分夺秒穿衣服,仇笛问了,你别去了,大冷天的。戴兰君不理睬地道,管得了我啊?仇笛又说了,没想管你,这不一会儿回来咱们继续?戴兰君翻了他一眼斥道:想得美。

不过她脸上确实很美,一点也像人前不苛言笑的样子。

毕竟是两人共同的朋友,就一千一万个不待见,三儿在两人心中都是有份量的,下楼正好坐戴兰君我车疾驰,听得仇笛说三儿家乡一村污染,几乎全村出门逃难,只留下一帮老弱病残的话,戴兰君也是唏嘘不已,很多问题个体,差不多都是社会问题造就的,要没有污染,说不定三儿在老家能当个老老实实的小刁民呢。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4章 我心如何谁知晓 下一章:第五卷 天下无谍 第01章 好事近 风物放眼量
热门: 淑女之家 宠物天王 反派要谈恋爱了[穿书] 人间(下卷):拯救者 启示 大地传奇系列1:米尔伍德的贱民 校草说我渣了他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 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