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2章 乱花迷眼徒增笑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1章 光怪陆离不蹊跷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3章 柳暗花明人已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十七日,在紧锣密鼓的铺垫后,盛华食品复牌,之前利好的消息已经是铺天盖地的铺遍了这个小岛,华鑫国旅、vc投资、内地*航数家知名企业的力挺,让复牌后的盛华食品一路走高,当天直接拉升26%。

不过成交量却低得可怜,只有本年度日均成交的十分之一不到。据股评家评论到,是前景看好,惜售如金导致股价飞涨,而交易量却在萎缩。

十八日,股价动荡,小幅下跌,又有易兴基金重仓持有消息曝光后,收盘继续上涨。

二十日,盛华食品向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把在香港臭名昭著的冉长欢推上了被告席,蓄意制造丑闻、窃取商业机密等等,足以把这位曾经的神童挡在新加坡国门之外不敢进入,又有媒体曝料做空机构在本轮做空机构在本轮操作中损失惨重,此消息无形又为股价的上涨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二十四日,盛华食品已经恢复到了停牌前的价格,还在涨,有一则评论如是形容:涨得让人害怕!

商场是个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也看不到那些大象无形的较量,不过谁也看得出,此次狙击中概股的做空已经全盘失败,时间根本不足以让做空机构回购股票,这是数家企业的联盟集体对抗国际资金大鳄,那些知道点内情,和根本不知道内情的,已经开始依据这个故事,猜测出无数个牌本的新闻了。

二十七日,继续涨……

三十日,还在继续涨……

十二月的第一天,出境归来的罗成仁终于如愿以偿邀请到了仇笛,请客的地方是一处较为偏僻的炸酱面馆,不过助理知道,也就特别亲近和熟悉的人才有这种待遇,其实请客的级别越高、越显得尊重,那也意味着越陌生,只有朋友间才到这种无拘无束的环境。她一点也不敢怠慢,亲自驾车把仇笛从一个工地旁边的公寓楼里接上,送到了请客地。

“耶,越来越抠了啊,这一桌五十块钱就打发了啊。”仇笛有点意外,没想到这种规格,罗成仁春风得意地笑着道:“没听说越有钱越抠么?被你讹了我那么多,我得节省点过了。”

“那得了,我请吧。”仇笛笑着,拧开了京城人都喜欢的老牌子酒:牛头山二锅头。

“刘,你自个多点几个菜啊,这位先生买单。”罗成仁喊着刚出门的助理,一副便宜不沾白不沾的表情。仇笛给他斟了杯笑道:“看不出来啊,穷逼有装逼爱好,土豪却有穷逼情结。”

“哈哈……就是这意思,我还就喜欢听你讲糙话,一针见血、一语中的,甭以为富人圈子都是一掷千金怎么地,我们那哥几个一块吃饭,就花不得百把十块,还都是划拳买单……来,走一个。”罗成仁抿了一杯,直吧嘴道,还是二锅头来劲,二锅头炸酱面养出来的胃啊,到什么地方都是水土不服,还就喜欢这味道。

仇笛笑了,人人都有可爱的一面,这位罗总褪去身上所有的光环,他倒觉得和包小三有几分类似之处,直爽,爽得像二锅头一样,三句话两人就有火辣辣的热情了。那吃相,一点也不文雅,唏唏律律往嘴里扒拉,偶而间还啃上几芽蒜,到罗总这种任性的份上,他一点都不在乎,笑着对仇笛道:“告诉你个秘密啊,请你到这儿啊,就觉得这儿能吃爽……每回应酬,不是喝一肚子,就是根本吃不饱,回头还得到这儿来碗面,呵呵……吃啊,大饭店给你上的环境和服务员脸蛋,养眼不养胃啊。”

“这么说,其实土豪和穷逼生活基本相同的,无非是你们多了一道工序而已。”仇笛笑道。

“对,整所大房子,把自己装进去;整几身好衣服,把自己装进去;整辆好车,把自己个装进去……简单地讲,就是网上讲的,大部分时候还不都在装逼。”罗成仁笑道。

不过仇笛知道,说装逼的人绝对不是在装逼,和大多数人相比,这是个绝对够牛逼的人物,这不,饭间他看看手机,显得有点兴奋地把股指曲线图亮到了仇笛的面前,仇笛摇摇头道着:“你这不对牛谈琴么?我就认识钞票,股票根本不懂。”

“你应该学学嘛,这个年代不懂投资怎么行?”罗成仁不悦道。

“等懂了被你们这些大户坑啊?”仇笛噎了罗成仁一句,推还了手机,他随意问着:“华鑫和vc风投的,那么听你的啊,我听说涨得很快啊。”

“他坑不倒我,我也拍不倒他,没法火拼了,只能当同伙了……那个做投资不是奸似鬼的,他们也不傻,只要合力把股价抬起来,不管抬多高,那做空的只能咬着牙接盘,他们还是赚了。孙昌淦这条老狗啊,已经准备好钱收购重组盛华了,差一点就被他坑死了。”罗成仁笑着道,对于差一点就“坑死”他的孙昌淦,他表达的更像一个玩笑,而不像有切齿之痛。

商人,也就这个得性,仇笛吃着摇摇头道着:“转来转去都坑,最终坑的还是那做空逼迫抛售的那些小户吧。”

“这不正常么,就像你买彩票不中奖,总不能怨发行机构的,规则如此,没有逼着你进场啊。”罗成仁笑道,他看着仇笛不为所动,知道对方可能真对金融一点兴趣也无,这些感叹道:“呵呵,这次也邪了啊,我身边多少投资顾问、多少危机公关专家,最终是你拉了我一把……哎我说,是什么促使你弃暗投明,来拉了我一把呢?”

“我调查过你,盛华的前身是个福利企业,是因为连年亏损才转制股份制改制的,和那些圈钱的皮包公司不同,一直在接收伤残军人,我听说,好像你父亲和几个创始人,都是老兵?”仇笛问。

“对,没发现你这么高尚……那把讹我那钱退给我呗。”罗成仁瞠然道,没想到是这种原因。

“我得先顾肚子,后顾良心啊。”仇笛道。

“那你那天闯进我办公室,就是想提醒一句,免得将来良心遭受谴责?”罗成仁问。

“不。”仇笛笑着道:“那天……我其实是冲你电脑里的数据去的,因为一直不知道冉长欢的真正目标,不过得到你电脑里财务决算数据里,有借款这一项时,我当时就明白了,是做空机构盯上了,目标在境外……当时你牛逼哄哄发火呢,没注意,我把接收器贴在你桌面下面。”

呃……罗成仁气重重一嗝,目瞪口呆地道:“看来,那天揍你看来一点都不冤枉。”

“是不冤枉,赚了五百万呢,比买双色球划算多了。”仇笛坏笑道。

“特么滴……”罗成仁重重一拍桌子骂着:“我怎么被你整得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呢?……咦?不对啊,81号偷走数据,是不是和你们也有关?”

想到这茬,罗成仁吓了一跳,仇笛笑着看他问:“如果有关呢?”

罗成仁瞠然张着嘴,半晌才道:“最好无关啊,否则你这脑袋没机会留着吃炸酱面了……应该不会,钱是冉长欢拿走的,攻击的黑客也拿走不少,经侦已经抓了好几个了。”

“那不得了,有赃才是贼,我们是无辜的。”仇笛道,继续埋头吃饭。

“我靠,我怎么听着像个冷笑话。”罗成仁识趣地不再问了,不过这让他对仇笛的观感又上了一个档次,神秘感无限增加,他想了想道着:“怪不得不到我手下干活呢,还是小看你了啊。有这本事,还愁没饭碗。”

“那不是一码事,要是我接下来的人生,就站在你面前鞠躬弯腰、汇报工作、聆听指示,有什么意思?”仇笛慢悠悠地道,也在转着话题问:“对了,81号的事怎么样了?”

“你想知道什么?”罗成仁警惕了,好奇地侧头盯着仇笛。

“你看你这人,什么眼神啊,俞世诚不是你朋友么?我就看看你这人怎么样,难道一点都不关心朋友下落?”仇笛道。

罗成仁被气得直翻白眼,他斥着:“头回见你这么不要脸的,把人家整倒了,心虚就说心虚的话,拐个弯寒碜我?”

“好,好,那算我心虚行了吧。不能是我们整倒的吧。”仇笛不好意思地道。

“反正是倒了,不过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把好几个亿不知道折腾那儿去了……这是个麻烦事,投进去的多少得亏点,这么大资金运作都是以借款形式给他的,连房产带地产,能收回几个亿来就不错了,整体要赔一半左右……哎呀,这里头,可真有人哭昏在厕所里了啊。”罗成仁笑道,其实他何尝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看看仇笛,声音放低了道着:“你就不用心虚了,警察查封了一多半,俞世诚和冉长欢拿走一部分……你们顶多是被冉长欢雇上掐电捣乱的,都俩伤残了,还能怎么着?你跟我说句真话……”

“什么真话?”仇笛问。

“这要是设计好的,可了不得……你们不会是拔了橛子,故意让冉长欢偷走驴吧?回头再把他卖了换钱……哟,哟,我怎么看着你有点害怕了,我好像是出冤枉钱的那人。”罗成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现在,越看仇笛越像,想想事情,也越接近于这种判断,特别是,他能进入盛华的办公区,偷走电脑里的数据。他惊愕地看着仇笛催着:“是不是这样?债主都找偷驴的麻烦,你们倒没事了。”

“你就不能阳光一点,想这么阴暗。”仇笛不悦地斥了他一句,提醒着:“你应该想想那个偷驴的,千万别让他翻身。”

“翻不了了,做空机构的、风投的、华鑫,81号的债主,包括我都在追他,死活不论,赏格已经开到一百万美金了,他除非把资金都变现埋到地下自己不露面。”罗成仁道,拿了要命钱的,下场都是如此。

仇笛抬头,灿然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这也是设计好的?”罗成仁愕然问。

“我就一吊丝,你非要神化我,我有那么能吗?”仇笛不屑道。

“确实没那么能,不过够吊!我请了你几回都不去我公司任职。”罗成仁加重语气,恶狠狠地评价道,他亲自倒了杯酒敬着仇笛道:“来,干一杯,这么吊的吊丝我可是头回遇到。”

砰!两杯重重碰在一起,两人彼此的眼神颇有几分欣赏,杯中酒一饮而尽,话里情慢慢来叙,直吃到杯盘狼藉,酒瓶见底。摇摇晃晃的两人被助理搀上车,还是先送的仇笛回住地。

……

……

仇笛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梦里又回到惊心动魄的现场,梦见和老毒火拼,梦见自己恶狠狠地打死了人,惊醒时一身冷汗,惊回到现实中才发现是在冷清的租住房里,门咣咣直响,听到了耿宝磊的焦急的叫声。

他奔上前开门,耿宝磊、马树成,崔宵天等在门口,一看见他,那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仇笛马上想起下午要去医院的事,直拍脑门说对不起。

“没事,我们去过了。”马树成道。

“找不着你,我们以为出了什么事呢?”耿宝磊道,埋怨的口吻。

崔宵天笑笑,无语揽着他进家,关上了门。

仇笛开上水,自己却口渴,以至于先喝了杯冷水,洗了把脸才出来,几人坐沙发上,看仇笛这醉死梦死的样子,宛如已经变了个人,相视几眼,都没说话,丁二雷做个人工植骨手术,刚能下地,不过恐怕以后得成瘸子了,至于可怜的三儿,动了两次手术取脑部淤血,到现在还昏迷着。

“三儿,还那样?”仇笛期待地问,就像他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仍然期待一样。

没有意外,几人点点头,更郁闷的,到现在为止都没联系上三儿的家里,这个打小就出来混的逛荡货,倒下了这帮朋友才发现,对他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马树成跑了一趟包小三老家,才发现三儿出身于一个当地出名的污染村,村里早没几户人家了。

“想开点,仇笛,既然我们敢干这个事,那不管多重的后果,都要咬着牙承担,何况现在,我觉得已经相当完美了。”马树成道,说这话可是真心实意,他根本没有想像到,仇笛最后会在盛华的乱局里火中取栗,结结实实拿回了五百万。

“既然我们离开这个江湖,也会留下后来者高不可攀的传说啊。”崔宵天宽慰道,耿宝磊见过钱,没这么激动,他驳斥道:“没有这么夸张吧?拼死拼活,全部凑起来顶多一套房,要单论个人,顶多个大点的卫生间。”

“那总比你以前睡地铁租地下室强啊,哎宝蛋,你和那学妹,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崔宵天好奇地问,被耿宝磊无视了,你丫喜欢男人,问女人事有什么意思。

话题渐热,仇笛给几人倒上水,随意问了句老膘,一问他,哥几个乐了,甭问了,在家欣赏他的内裤收藏呢,想让他出趟门,没有足够的诱惑根本办不到。

前些日子因为局势尚不明析,众人都分散躲藏着,越来越安全的局势让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听仇笛中午是罗成仁请客,崔宵天有点羡慕地道:“可以啊,仇笛,和他那个圈子搭上线,以后不管做什么,那机会可就更多了。”

“对,以后干什么?我现在很迷茫啊,咱们干的事白不白,黑不黑,该怎么往下走啊,现在哈曼也倒了,总不能咱们自己开家哈曼吧?”耿宝磊道。

这时候,马树成胳膊肘碰了碰耿宝磊,示意着出神盯着水杯的仇笛,明显走神了,这些日子在一起,不止一次看到曾经心细如发的仇笛如此魂不守舍了。

“嗨……嗨……”

“仇笛……”

两人一起叫,才把仇笛叫醒了,他示意着:“哦,你们喝水……不好意思,家里没茶叶。”

啧……马树成直撇嘴,他知道仇笛和包小三厮混的感情,语重心长劝着:“三儿的事你别伤心了,那不是你的错。”

“没事,我不伤心,大不了我养着他。”仇笛难堪地道了句。

耿宝磊接茬道着:“刚才问你话呢,接下来该干什么?”

“问我?我还没想呢。”仇笛道。

一句把凉水泼了众人一头,崔宵天道着:“不做可以,不想不行啊,我们等着你指明出路呢。”

“等我?”仇笛皱着眉头,难堪了。

“不等你等谁啊,现在咱们这个小圈子,只有你能服众了,虽然三儿和二皮出了点事,可总体来说,你安排的是相当细致,要不是这俩坑货还想回去蹲一晚上,估计他们和黄毛早安全脱离了……趋利避害做的相当完美啊。”马树成由衷赞到,对于阴谋论者,能在安全的前提下攫取最大的利益无疑是完美的。

仇笛摆摆手,自嘲道着:“纰漏太多了,我应该能想到,以俞世诚和老毒的能力,会追着监控走的……应该能想到包小三的案底,没那么容易隐形,更应该想到,谢纪锋不会坐视……对了,我到现在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清楚,你们替我想想。”

“是谢纪锋的事?他应该卷上家当,到国外当富家翁了。”马树成道。

“对,就是他,到现在我都觉得根本没有看透他……在我们对81号准备下手的时候,唐瑛有天晚上约我,告诉我她和汪光明的事,也就是因为汪光明出自盛华,我才把眼光投向盛华,才发现冉长欢的目标,可能在盛华……我一直想不通这个事啊,如果他和唐瑛密谋的话,这种事,瞒着我不更好?或者随便编一个故事不更好?”仇笛问。

众人怔了,这又是一块心病,差点把仇笛栽进去,而且众人对于仇笛的态度很是不认同,耿宝磊笑着问着:“我说,你是不是真和唐瑛睡了?”

“正是因为,有那层关系了,我才觉得不至于啊……一个女人,是勉为其难和你做爱,还是喜欢你和你上床,我就再白痴,也分辨得出来啊。”仇笛道,唐瑛出来就一直躲着,给他又添了一块心病。

“但是不排除,她既喜欢你,又喜欢钱的可能啊。”崔宵天道,仇笛没说话,竖了根中指回敬。不料耿宝磊却得意笑着道:“还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我见到唐瑛了?”

“在哪儿?她搬住处了,一直没再联系我……不对呀,你把手机号换了,她不知道啊?”仇笛道。

“可她能联系上管千娇啊,千娇联系的我,说她想见我……我就不待搭理她,什么人啊,一起这么长时间,最后能把咱们给卖了……对了,他让我转交给你一样东西,说是你送给她的,让我务必还给你。”耿宝磊掏着包,扔出一个小盒子来,取笑问着:“你不会送她钻戒了吧?”

“我没送过她东西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仇笛问。

“前天。”耿宝磊大咧咧道。

仇笛撕开盒子的封条,果真像个首饰盒子,不过打开却是空的,盒子内侧一行飘逸的字:无数青山隔苍海,与谁同往却同归。字下留着一串号码,仇笛眼睛一直,知道是谁了,他指着耿宝磊气愤道着:“特么滴,再去泡妞误事,下回我非抽你。”

“什么意思?”马树成纳闷道。

“是谢纪锋,姜还是老的辣,我最终还是掉进了他的算计里了……他是怎么做的?”仇笛一下子思绪开始高速运转,却一时半会理不清纷乱的头绪,耿宝磊不磨叽了,干脆拔着号码,嘟嘟接通,对方喂了声,耿宝磊惊得两眼发直,捂着听筒对仇笛讲:“还真是他。”

“喂,谢总吗?”耿宝磊对着话筒道。

“宝磊啊,您好……收到我的礼物了?”谢纪锋依然笑吟吟的和气声音,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收到了,您这是……什么意思?”耿宝磊瞠然问。

“你不明白,有人明白……让仇笛接电话。”谢纪锋道。

那声音仿佛有无形的威力,让耿宝磊什么也讲不出一句来,似乎,从睡地铁的待遇走到今天,并没有什么可怨恨这位的,那怕曾经被人家卖过,他递着手机给仇笛。

仇笛在拿住手机的时候,一拍额头道着:“我明白了!”

“所以,我得谢谢你,给了我个提前退休的机会。”

电话里,传来了谢纪锋从容、温和的声音,和初识他时似乎听不出什么变化……树成直撇嘴,他知道仇笛和包小三厮混的感情,语重心长劝着:“三儿的事你别伤心了,那不是你的错。”

“没事,我不伤心,大不了我养着他。”仇笛难堪地道了句。

耿宝磊接茬道着:“刚才问你话呢,接下来该干什么?”

“问我?我还没想呢。”仇笛道。

一句把凉水泼了众人一头,崔宵天道着:“不做可以,不想不行啊,我们等着你指明出路呢。”

“等我?”仇笛皱着眉头,难堪了。

“不等你等谁啊,现在咱们这个小圈子,只有你能服众了,虽然三儿和二皮出了点事,可总体来说,你安排的是相当细致,要不是这俩坑货还想回去蹲一晚上,估计他们和黄毛早安全脱离了……趋利避害做的相当完美啊。”马树成由衷赞到,对于阴谋论者,能在安全的前提下攫取最大的利益无疑是完美的。

仇笛摆摆手,自嘲道着:“纰漏太多了,我应该能想到,以俞世诚和老毒的能力,会追着监控走的……应该能想到包小三的案底,没那么容易隐形,更应该想到,谢纪锋不会坐视……对了,我到现在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清楚,你们替我想想。”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1章 光怪陆离不蹊跷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3章 柳暗花明人已杳
热门: 羊毛战记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反派要谈恋爱了[穿书] 神秘河 给你宠爱[快穿] 至上宠溺[重生] 克苏鲁神话3 乡村御医 荣誉学生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