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0章 多少旧情尚未了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9章 登高远眺群山小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1章 光怪陆离不蹊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本台收到的最新消息,本月九日本台播出《舌尖上的危机》专题片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报道反映出来的屠宰加工行业存在的问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成属地区相关部门严厉查处,截止到目前为止,工商、防疫、公安等部门组织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查扣问题畜禽700余例,查获地下加工窝点6个,抓获各类涉案嫌疑人10余人,涉案较严重的丰南、新华肉联厂,主要责任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全市共有十余家存在问题的屠宰加工厂被取缔或被勒令停业整顿……以下请看一线采访报道:

市电视台,白衣隆鼻美厣的播音员清脆的播报过后,一线的采访开始了,查封窝点、查扣焚毁病体、抓获嫌疑人,以及各级领导义正言辞地讲话,要把市民的菜篮子当成放心工程来做云云。

事情过去三天了,三天能见到这样的效果可谓是帝都的速度了,不过此时身处帝都住处的孙昌淦却从新闻里嗅到了更多的东西,这些东西让他很犹豫。

譬如,仅仅是头疼医头,脚痛治脚,没有期待的往深里发展,这么雷厉风行的政府行为,无非就是给市民一个像样的交待而已,也仅限于交待;譬如:新闻里用到了“销售到外地”的字眼,那是在暗示首都没事;譬如,新闻在最后又强调了,正确的舆论导向云云,那是在指借此造谣生事,都是浮云过眼。

更郁闷的事还有呢,新闻后插播的居然是全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采访,被采访者赫然是盛华集团的罗成仁,一边就此事发言,一边插播盛华集团一流的灌装设备、清洁的生产车间等等,这么正面个形象,什么谣言也会被击得粉碎啊。

嚓……电视断电,沙发上孙昌淦随手扔了遥控器,他烦燥地靠着沙发背,两眼盯着天花板,有点心烦意乱了,前一天和谢纪锋的会面还历历在目,这位谢总城府不可谓不深,在完事前把办事的都处理了。因为那事引起了刑事案件,现在他就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也无从去找那几位消失的当事人了。

关键是这个人,曾经是屯兵大西北影视基地的那位,谢纪锋的口吻是讲,就即便找不到人,和老毒照面后肯定吓得逃之夭夭了,不足为虑。可在孙总看来,这一切在慢慢逆转的局势,离曾经的设计相差太远,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正在逆转乾坤,偏偏他根本无从看到对方何在。

谢纪锋让他失望了,他的消息渠道似乎阻塞了,连都朝军被人整进监狱也不清楚。

两人不欢而散,孙昌淦在办事上没有拖泥带水的习惯,而谢纪锋此事已经明显成了一个废子了。

怎么办?

新闻在释放一个危险的信号,这里是境内,是帝都,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按想像中行事的,就像他现在伸出橄榄枝,试图帮忙解决盛华可能遇到了财务问题,都被对方冷脸拒之门外了。

他想着,拔通了夏亦冰的电话……

……

……

夏亦冰此时刚刚看完新闻,她在瞠然地寻找着清洁溜溜的网页,所有有关屠宰加工问题的页面,都成了正能量导向的页面,那些震憾的图片、那些尖锐的文字,那些海量的贴子,仿佛在一夜之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翻到一页刚曝出的新闻时,她傻眼了。

《网络红人‘不三不四’今晨被朝阳区屯里派出所正式拘留据传曾为京城商品水大战的幕后推手》

正式亮相了,亮相就没好事,何况他也没干什么好事,那怕评论毁誉掺半,也无法掩盖他依靠网络炒作谋利的事实。加上“谋利”的字眼,就别指望得到别人的同情了。

夏亦冰怔住了,两手托腮,痴痴地盯着屏幕,年届四旬的她,经历商战无数,还是头一回根本理不出头绪,也是头一回领教这些巨无霸企业的能量,那是根本看不到的能量,转眼间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原本已经触手可及的利润,现在看来,恐怕岌岌可危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她拿起手机,迅速接听,恭敬地道:“孙总。”

“小夏,看新闻了?”

“刚看完,好像风向不对啊,连向证监提供的解释都没有,反而在这儿大张旗鼓做戏,我看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彼有良药,我之毒药啊,可能我们有点轻视这个对手了,不应该下手这么狠。”

“可已经这样了,收不回来啊。”

夏亦冰没注意到,她无意的露了张惶的口气,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做空机构借到股权,高位出售;然后打压股价,再在低位回购,回购到售出的数量,才算完成了整个做空步骤,可现在的问题是,股权已经在高位售出,回购尚未完成,如果这个过程出现意外,她不敢想像后果。

最好的后果是,债权人和做空机构之间密谋的烂事,将无所遁形。

停顿了片刻,孙昌淦道着:“别联络了,你亲自上门一趟吧,务必探到对方的真实意图,他不可能不缺钱。”

“好的,我马上办。”夏亦冰道,扣了电话。

事情的走向连她也觉得好意外,明明手握重资等着人家上门求的,现在颠倒过来了,要带着资金去求人家!?

她郁闷地想着,叫了助理,乘上车才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根本不知道罗总现在何处,和他的助理联系,对方比罗总还牛,让他等着预约。

“去厂区,他应该在那儿。”

夏亦冰道,车直驱郊外,她想,不管是坐视其亡,还是起死回生,罗成仁都应该在那个地方,那是他发迹的地方……

……

……

也在此时此刻,罗成仁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眺望窗外,身后的电视屏幕里放着盛华采访的纪实,而眼睛里的盛华厂区却不是这么回事。

有大事发生,数辆警车排在厂区内,被警察铐着的一位中年男子正从楼里出来,这是一个颜面尽失的抓捕,据传是集团公司的助理会计师,把财务数据卖给了商业间谍,间接导致盛华的股价大跌,就很多人手里的原始股也缩水了一半啊。

唾沫,纸团,还有墨水瓶子,直接朝被押走的会计师砸上去了,警察挡着人群,好容易才把这位在这里审了两天,已经全盘交待的嫌疑人押上了车。

其实真没必要这么重的,不过才卖了几万块钱,都是些连会计师都觉得不重的财务数据。

笃……笃……笃……

厂区地大喇叭响了,这是连接全厂,从厂区到办公区,到每个办公室的播音,随着警车的开拔,响起了罗董事长深沉的男中音。

“各位员工、各位部室主管、我是罗成仁,大家都知道,今天公司出大事了,很大的事,财务主管汪光明出卖公司的财务数据,被警察带走……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罗成仁,是故意这样做的,不管你们觉得我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罢,我觉得我必须这样做,我们在境外上市股票遭受重挫,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内部人出卖,这种人,我恨不得亲自枪毙他们……我就是要让他,让他的幕后,让所有把盛华当成块肥肉想啃一口的人记住,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话很狠,声音很冲,很象罗总雷厉风行的风格,不少知道罗总两代的老员工,甚至于有点激动。

“对不起,我有点冲动了……近段时间有很多不利的谣言,很多人眼看着江河日下,背地里也说了不少小话,更有准备跳槽走人,这些我都不怪大家;这些年公司做大了,问题也多了,偷工减料的事、私拿公物的事、消极怠工的事也有,我也不怪大家。咱们的国情就是个人情社会,我真要把大家训练成冷冰冰的工作机器,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就像我小时候,在厂区玩的时候,也总喜欢和车间里的叔叔阿姨玩,他们总剥根小肉肠看着我流着口水吃……那味道多好啊,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其实我想说,谢谢大家,谢谢那些从我父亲时代就干在厂里的老同志,谢谢那些把厂子当家,这些年一直任劳任怨的人……我罗成仁,在这里给大伙鞠躬了。”

在车间,在门房,在楼宇,在工地,不少员工心里慢慢升腾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是感激?是激动?抑或是,对这个呆过很多年地方的留恋?

罗成仁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拿着话筒,也是一时间心潮澎湃,许是在危难的时候,才能有这种不顾一切的勇气,他唏嘘一声道着:

“我父亲罗永辉我想大家很多人还记得,他是军人,上过战场,差点死在南疆。他当初创建这个企业的时候,就是为了解决很多老兵退伍安置的问题,直到现在我们每年还从民政部门接收很多伤残军人……他把这幅担子交到我手里的时候,告诉我,不要亏待大家,不要亏待任何一个人,都有父母要养,都有家小要顾,你亏待谁,都是亏欠自己的良心啊。”

罗成仁摁捺不住自己心里的起伏,他大声道着:

“所以……今天……我在这里,以我父亲的名义,以盛华董事长的名义,向全厂、全公司一万三千多名员工承诺,我罗成仁不会向任何试图掠夺盛华的人低头,那怕拆墙破屋,那怕砸锅卖铁,我罗成仁也不会卖掉公司,向那些想吞并盛华的弯腰……我根本不怕,不害怕任何人针对我,因为在我背后,有你们跟了十几年的老少爷们在撑腰,那怕我穷到一无所有,我相信,我们照样能重头再来……”

掌声,在慢慢地响起,在车间、在办公室,在一种弥漫着稍许悲忿的情绪中,眼中的阴霾渐去,抬头时,湿润的眼睫中,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了。

一时激动,说完这些的罗成仁亦觉得心潮起伏,甚至激动得有点呼吸急促,或许真的是繁华日久,已经忘却了曾经的艰难岁月,其实他根本不敢想像重创之后,企业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凄凉景像。

他良久转身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他掩饰地拭了下眼角问着:“什么事?”

“华鑫国旅夏总约您。”

“不见。”

罗成仁心里一跳,心放松了,他坐到了椅子上。

“可她已经到门口了。”助理道。

“啊?”罗成仁瞬间起身,紧张里带着一份惊喜,这可是利好的大消息,屈尊一上门,那很多事就好谈了,不过他想想,脸又冷了,直接道着:“不见,告诉她,我不见拿钥匙的丫环。”

“这样……是不是……”助理不好意思道。

“有问题吗?”罗成仁问。

“没有,原话转述吗?”助理问。

“当然,有兴趣的话,替我骂她一句滚蛋,要是觉得她可怜的话,就提醒她一句,和我没什么谈的,准备好和警察谈吧。”罗成仁一靠椅子,如是道。

助理笑了笑,罗成仁好奇问怎么了,这位话不多的女助理说了句题外话道:“刚才的讲话很感动,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的,罗总您多保重。”

“谢谢,其实我没把握,不过她上门来了,我的把握就大了,去吧。”

罗成仁道,助理告退,他还有意跑到窗口,看到了匆匆的助理跑向大门,看到夏总那辆宝马,悻然掉头而去,心中那种快意霎时间是满满地。

屋里踱步良久,他有着想倾诉的冲动,拿起了电话,拔通了仇笛的号码,直问着:“仇笛,在哪儿?”

“必须汇报吗?这属于隐私范围。”仇笛的声音,不卑不亢,也不客气。

“也是,通知你一声啊,汪光明被带走了,都承认了,年薪十几万的助会,就因为五万块钱,把我卖了。我以为我会很值钱的。”罗成仁自嘲地道。

“呵呵,知道了。”仇笛道。

“等等……我慷慨付了你五百万啊,你不能吝啬到连话都不想和我多说几句吧?知道我刚才干了什么吗?我把华鑫国旅的ceo,堂堂的夏总,商界的女强人,拒之门外了。”罗成仁道。

“你这不是得意,是心虚吧。”仇笛问。

“好像有点……晚上约个饭局如何?就咱们俩。我还真想找个人聊聊。”罗成仁邀到。

“我是局外人啊,再说咱们聊,实在不同等啊?”仇笛道。

“正因为是局外人才看得更清啊……对了,汪光明的还有问题啊,他是把东西交给一个女人的,而据警察了解,这个女人已经辞职了……谢纪锋是个老油条啊,他完全可撇清自己啊,我现在想,查点偷税漏税是不是太轻了,倒这个公司啊。”罗成仁道,心里的纠葛尚未理清。

“这个女人叫唐瑛。”仇笛道。

“哟,你认识?”罗成仁一喜。

“当然,我正在等她,你以为我有心思玩啊?晚饭不必了,不过晚饭的时间,应该就有结果了。”仇笛道,直接挂了电话。

罗成仁长舒了一口气,好舒爽的感觉……

……

……

此时此刻,仇笛悠然地点燃了一支烟,无聊地仰着头,吐了一个大泡泡,烟与酒,是对付愁城难破的最好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成为他的良友了。

服务生客气地又来给他倒了杯水,告诉他车主就快到了,让他稍等。仇笛笑笑示意,眼睛的余光却落在那辆奥迪车上,车牌已卸,现在在放在京郊十里河二手车市等待出售,这样品相颇好,里程很短,几乎相当于一辆新车的,售价不低,能赚一笔的服务生招待的自然是谦恭的紧。

车主是谁,仇笛当然比车行清楚。

名字换了,手机号换了,不过车主肯定没换,以唐瑛的居家俭省性子,这辆能追到身份的车当然不会留,当然也不会扔……当然也逃不过仇笛的眼睛。

仇笛莫名地觉得自己很可恶,就像特么滴嫖了一个妞,没付嫖资,还要报警抓人家一样,太特么不仗义了。这个想法让他很难堪地吧唧着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从阴暗的角度找到线索,他甚至因此有点憎恨自己。

当然,那怕就有愧疚,也不得不做。

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车行门口,一位戴着大墨镜的女人下车,掖了掖头巾,车主来了,店员殷勤地迎上去,进门时,女车主摘下眼镜,大红风衣,裹着风姿卓约的唐瑛,出现在仇笛的视线里。

依然那么漂亮,依然那么优雅,那怕优雅间带着一点点哀愁,她本来是笑着的,不过在店员指向“顾客”时,她一瞬间如遭雷击,全身哆嗦了一下,眼镜掉到了地上,碎了。

一瞬间,她下意识的反应是走,不过掉头刚迈两步又僵住了,那种犹豫、那种尴尬、那种难堪,让她没有勇气走,也没有勇气回头看走向她的仇笛。

店员愕然看着,不知所谓,仇笛屏退了她,默默地拣起眼镜,看向她时,唐瑛不敢回视,仇笛轻声道着:“汪光明已经被抓了,你是学法律的,应该知道负案在逃进了履历,那可真是毁了你一辈子……来休息区谈谈吧。”

话音很轻,却像有无形的威力,让唐瑛深深地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仇笛背后,进了休息区,她坐下时,几乎把头埋到了膝间。

仇笛倒了杯水,轻轻坐在她身边,他想像了很久,也想像不出这种场合,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更合适,他看着羞愧不能自已的唐瑛,那怕狠过一百次心,也不忍再打击她。

“我高估自己的坚强程度了,要不你走吧,我下不了手。”仇笛轻声道。

蓦地,唐瑛抬起头来了,她已经是泪流满面,表情难堪,她狠狠地撕着自己的头发,决然地道着:“什么也别说了,你报警吧,我没脸跟你说。”

她伏着身,嘤嘤地哭着,在埋头间她听到了仇笛在说:“谢谢!”

谢谢!?她没有明白,抬头时,仇笛复杂地看着她道:“你这样,让我觉得,起码在乎过我……谢谢,在这个环境里,能让别人在乎的机会并不多。”

唐瑛闻言,一时恸动,她紧捂着嘴,眼泪哗哗溢过手指,仇笛抽着纸巾,替她擦拭着,擦了很多张,一直那么小心而专心地擦拭着,唐瑛哽咽着断续道着:“……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那天我根本没醉,买衣服买鞋送表,也是谢纪锋安排好的……我没什么辨解的,她给了我八十万,让我在京城消失……我想我很多年也挣不到这么多……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就……呜……后来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他很生气,告诉我包小三和你都被人砍成残疾了,再不走我的下场也和你们一样……我……我害怕……”

那声倾诉终于哭出来了,她伏在仇笛的肩膀上,瞬间染湿了一大片,仇笛木然坐着,偶而间会递给她一张纸巾,很快,那一盒子纸抽干净了,而哭声,还在继续。

“那么……你准备去哪儿?”仇笛问,待她哭声稍歇才问道。

唐瑛懵然摇摇头,不清楚,也不知道,像丢了魂一样,她期待地看着仇笛,楚楚可怜地问着:“没救了吗?”

仇笛没有回答,唐瑛失望地呢喃着:“或许我不该这么问,我活该自作自受……我的家境不好,漂在京城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改变现状,改变生活,我拼命地勤勉,拼命地奉迎,甚至有时候为了钱,下作到连脸都不要了……谢纪锋给我的八十万,除了在你身上安监控,还有个附加条件……是陪汪光明上床。”

仇笛牙齿一咬,脸扭曲了,唐瑛却笑了,她抹了把泪笑着道:“谢谢,看到你也同样在乎着我,我知足了。”

“我们都拿到钱了,可失去的很多东西,永远找不回来了。”仇笛道。

“呵呵,能找回来又如何,被生活逼得不得不出卖自己,如果重新选择一次,我相信我可能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唐瑛黯然道,纤指拭着眼角,那依然是一个好看的兰花指,它吸引着仇笛的视线,让仇笛陷在深深的悲哀中,无以自拔。

是啊,她很自私、很势利、很功利、很小家子气,很贪财……可她是个女人,是个孤单的,无助的女人。难道谁又给了她更多选择?

良久,唐瑛瞥着无动于衷的仇笛,他平复着情绪问着:“你在等着我求你?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做的,那怕跪着求你我也会做……不是求你原谅,而是求你……看在我们曾经的情份上……放过我。”

她轻声说着,艰难地说着,哽咽地说着,说到终处,又有两行清泪流下来,仇笛伸手,粗糙的手指给她拭过,叹了口气问着:“你……还相信我吗?”

信任?这是个奢侈的话题啊,唐瑛没有犹豫地点点头。

“那就好……自首去吧,这个事情说大很大,是上市企业和境外做空机构的较量,可能会大到死人的程度;不过说小也小,你就是一个把财务数据拿出来的中间人,一口咬死就是谢纪锋教唆你拿回来的,那就没多大事……躲解决不了问题,除非你想归隐山林,一辈子不在社会上混。”仇笛轻轻说着,摩娑过她细腻的脸庞,那是一种柔和而温馨的触感,他微笑着道着:“相信我,不会有多大事,出来很快就有一个新的开始,而且主动检举揭发,最差顶多是个缓刑,甚至更好一点,不追究刑事责任……。”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9章 登高远眺群山小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41章 光怪陆离不蹊跷
热门: 剑控天下 血色谜情 诛仙 星纪元恋爱学院 秘书长3·大结局 重生豪门总裁的O妻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前妻修罗场 伯恩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