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3章 避无可避怯难怯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2章 百密一疏方惊见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4章 路难回头心已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时间查车很多人中招了,酒足饭饱,或是嗨皮归来,交警持着酒精测试器令其一吹,然后敬个礼不客气了:驾照、行车证。

已经被查扣了好几辆,司机正在求爷爷告奶奶,还有个喝大的,被关警车里了,仇笛就在查车点近处下车,他一停,后面的车也跟着停,两辆大8看不清里面的究竟,仇笛没搭理,直跑到警察跟前,像看笑话一样转了一圈。却站到警车前,那个被扣留的司机坐里面,仇笛敲敲车窗。

车窗开了,浓重的酒气袭来,仇笛憋着气问:“哥,证被扣了?”

“你谁啊?”喝高的那位司机,还不算糊涂。

“店的,您那车我认识……哥我跟你说,我认识交警。”仇笛促狭道。

“耶耶耶……瞧我这眼神,您是亲兄弟呐,赶紧地,我给你钱……”司机抓到救命稻草了。

“我一会儿要走您那证和现场执法监控……然后您赶紧溜,明儿报案说车被偷了哈……虽然麻烦点,不过比吊销强不是?”仇笛使着眼色道,一指后面:“瞧见没,那车里都是我哥们,钻他们车里,走就得了,回头多给介绍俩客户啊。”

“哎……好嘞,听你的。”司机遇到这根救命稻草,喝得头脑不清的,立马答应了。

交警发现了,一指就训上来了:“嗨嗨、于嘛呢,阻扰执法……一边去”

“来来来……李哥李哥……”仇笛上前拉这位交警了,交警推手阻他:“少套近乎,谁是你李哥啊?我不姓李,离远点,这可执法现场。”

没搭理仇笛,直接看车里那酒驾的主了,仇笛此时朝着背后停着,随时准备上来的两辆车,一提裤子,双手竖了两根大大的中指,态度极其嚣张,把车上的人刺激到了,嘭嘭一车门,下来四个裹着大衣的壮汉,在黑黝黝的夜影和昏黄的灯光下看得格外凶悍。

一示威,仇笛又凑向那位警察,一个劲拖他,边拖边咯吱他,那警察忍不住哈哈笑了,酒驾的司机趁这空档,开了车门,爬着就溜,那位警察忍不住了,气得一拎仇笛吼着:“放开,想于什么?”

“不想于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哥?”仇笛扯着嗓子吼。

“他酒驾。”交警解释着。

“少扯了,他根本不会喝酒,你们找茬是不是?”仇笛推搡着。

那几位拦车的交警一看有问题了,急急地奔过来了,围着仇笛,于什么什么?还想阻挠执法是不是?

“吓唬谁呀?瞧你长得这贼眉鼠眼的样,一看就是黑警察。”

“你抓谁?抓我领子是不是?我告你滥用权力行不行?”

“查车的了不起啊?老子又买不起车,不归你们管。”

仇笛扯着嗓子胡闹,司机不用拦都停下来看,交警一看事态出乎意料了,赶紧问咋回事,那位看人的说,是酒驾那人的兄弟,故意闹事,仇笛一听却乐了,笑着问:“那有酒驾的?人呢?”

哟,调虎离山了,交警一看车里没有,再一看酒驾那货早跑到后面的车跟前,拉着车门要上,几个人大吼一声,电光火石间,仇笛把带头警察手里的驾照和执法记录仪一把抢走,撒腿就跑,边跑边扬着:“兄弟们,拦住他们,快带大哥走。”

那跑酷的腿可不是一般的快,瞬间拉了交警一大截,交警吓坏了,连本带执法仪一抢走,那算是说不清了,几个人想也不想,一阵怒喝,站住,别跑……直接就追上去了。

距离非常之近,来袭之人怎么能料到此等变故,仇笛直向他们跑来,他们正忙着拦那个非要上他们车的醉鬼呢,撂下人回头就拦仇笛,仇笛奔跑中,把执法记录仪朝那人一扔吼着:“带上快跑。”

黑乎乎的东西袭来,那人下意识一接,仇笛高速奔跑间一拐弯,几个警察搂腿抱腰的,劈里叭拉把这个摁到地上抢执法记录仪了,那人给气得直喊:“我……操……”

“兄弟们,快上啊。”仇笛去而复返,绕了个圈,跑不了,两人堵着他,他去而复返,把刚站起来的一位交警,一把搂住,一个转身,肉盾直挡,然后后面那位猝不及防的,一老拳直冲交警鼻梁。

啊交警又仰栽回了人堆,那惨叫声,把摁人的交警吓了一跳,齐齐回头。

打人的傻眼了,看看自己的拳头,突然间啊声怪叫,吓得掉头就跑。

“抓住他抓住他。”警察叫嚣着,抓这个打人的了。

“别动,老实点。”两个警察,在挟着地上那个。

“都别动。”有警察喀喀嚓嚓照着这两辆车,司机惶然要驾车跑,可不料一看暗叫苦也,以闹事地为中心,两头车都堵了,嚓嚓镁光闪着,不知道有多少手机在拍照呢。

和警察真敢叫板的歹徒,不多,这不,两辆车六个人,跑了一半,三个人被查车的交警控制,附近执勤预防冲卡的另一队也到场了,居然有人敢打交警,这尼马还了得,带队的大吼一声:“铐上”

再一问情况,那位酒精已经吓醒的酒驾司机后背发麻了,好死不死,尼马那挨了一拳的交警记性真好,一指他道:“好像是他弟弟,肇事的那个叫他大哥?查住他,他就往外打电话,后面这些是他召来的人。”

“哎哟,我冤死了,我不认识他啊。”那酒驾司机欲哭无泪地道。

“睁着眼说瞎话不是,两人说得多亲热以为我没看见?”交警不容分说,直接把他拎上车了。

至于胆敢来冲击执法的,两辆车、三个人,全部查扣……

有人注意到仇笛溜了,是来追他的人,不过一看身后的乱局,一看被堵的路面,他知道无法得逞,只能退而求其次,悄悄撇过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和车都被交警扣走。

仇笛却是注意着身后,不断了猫着腰,换着身形,从慢慢被堵里的车流缝隙中行进,跑了好远见无人追来,这口气终于缓下来了,然后他沿路边,小心翼翼走着,不时地回看,看到一位美女摇下车窗,在张望被堵的车流有多长,烦燥地道着,老公,又堵了,怎么外环都堵。

冷不丁啊一声,耳朵一凉,侧头时,一张戴口罩的脸冲着她近距离喊:“抢劫”

啊?美女惊叫,吓得一捂脸,停了半晌,咦,没抢,等再睁开眼,早看不见人了,抚着胸脯好一阵幸运的喘息,等缓过气来才想起来手机给抢了,她气愤的骂着:喵了个咪的,老娘这么花容月貌的,就抢了个手机,强盗越来越没出息了。

这部手机已经在仇笛的手上了,他分别给了耿宝磊、马树成、老膘、崔宵天几个拔电话,这时候应该已经换上新号码了,终究还是出意外了,联系不上包小三和丁二雷了。

当下,自然得先解决眼前的危机,他跑出五公里,已经换上夜市摊点上的鞋,两处追踪,一处是手表、一处是鞋跟,把这两样东西扔进环卫的车里,悬着的心这才落回去。

出事了,仇笛心反而安定了,特别是事情出在谢纪锋身上,他没有一点意外的感觉,顶多是惊讶于,最终的疏漏居然会出现在唐瑛身上,这时候,他心里有一种浓浓的忿意和不甘,两人床弟缠绵的情话绵绵,两人爱抚的浓情蜜意,还有她总是指手划脚的关心,让仇笛尝到了点幸福的味道,可最终,都是假的。

也许本来就是假的,漂在京城的漂亮女人,那一个又不在待价而售?合适的价格面前,底裤和廉耻扔得一样快,仇笛如是想道,应该有这种先见之明的,职场混迹的唐瑛,又在这一行混,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怎么可能可怜兮兮地找他,让他帮着解决小事。

他按下了想拔电话给唐瑛的冲动,边走边拔了谢纪锋的电话,这家伙是个属耗子的,一得手肯定窝里他的地洞里了。

“喂,哪位?”谢纪锋懒洋洋的声音。

“很让你意外的一位,我,仇笛。”仇笛道。

果真意外,沉吟良久,谢纪锋像个局外人一样问:“什么事?”

“没事,就问句,又把我卖了啊?”仇笛说这话时,不愤怒,反而有点可笑。

“我就是靠出卖养家糊口啊,你找我,从头到尾,不就是为了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吗?”谢纪锋如是道,说得很轻描淡写。

仇笛边走边道着:“无耻到这个程度,真让我景仰啊,卖就卖,也不能特么滴,一女二嫁两头卖啊?”

“对不起,这可真不能怨我,怨就怨你太优秀了,优秀到让罗长欢都感觉到了恐惧……我就不明白了,做好肉联厂的情报已经挣到两三百万了,你居然还不知足,非要画蛇添足,把自己陷到这场大危机里?”谢纪锋一推,毛病回到仇笛身上了。

“你这不屁话么?谁特么和钱有仇?”仇笛道。

“呵呵,这话我喜欢,你这样我就心安了。”谢纪锋道。

“是啊?那我呢?”仇笛反问。

“不用威胁我,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于这一行开始,我就准备好了……至于你呢,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你不至于不理解吧?这一行死得快的,都是知道的多和于系大的人,你不觉得你现在已经成这种角色吗?”谢纪锋道,半晌没有回话,他补充着:“我要是你,我就换一个身份、换一个城市生活,反正那些大人物神仙打架的,也未必就把一个小角色放在眼里,你说呢?”

“我本来就准备消失,可现在怎么消失?都特么知道是我于的,罗长欢要是找不着人,那不得把我切成零碎?”仇笛愤然道。

“所以,你更应该找一个隐敝的地方啊。”谢纪锋如是道。

“放你娘的屁?你是算计好了是不是?让唐瑛在我身上做手脚。”仇笛道。

谢纪锋沉吟片刻道着:“那你应该感到庆幸,公司里最漂亮的女人都被你奸了,人家付出这么大,总不能什么回报也不拿吧?”

“佩服,你早看出来了,我对她有那么意思,关键时候她成了一步妙棋,用她拴着我我有点奇怪啊,老谢,我们一帮人泼了命也就三两百万,你究竟挣了多少钱?你就不怕自己被算计进去,站在你的角度,可未必比我这里看得更清啊。”仇笛道。

“别套我,你可以想像,但不会从我这里得到真相,我奉劝你一句,能逃得了就逃吧,富贵险中求,你已经求到了,再不走就晚了,即便你发现了追踪也无济于事……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人已经出事了。”谢纪锋道。

“好,感谢你的提携和你的卑鄙,在我身上挣了这么多,最后帮我办件事怎么样?”仇笛道。

“别问我唐瑛的去向,她一直想换个生活环境,现在理想已经实现了,我答应过她保密。”谢纪锋淡淡地道,对他来讲,是算无遗策了。

“不是她,既然上床是交易,那早就两清了……告诉我,你把我卖给另一家是谁?或者直接告诉我怎么联系他,他们打探消息,肯定会通过地下渠道,而这种渠道你知道。”仇笛道。

这话可能把谢纪锋难住了,仇笛对着话筒道着:“老谢,别觉得我不敢威胁你啊?老子现在纠集了一批流氓地痞,找不到你人,我砸不了你公司?”

“哎,你想飞蛾扑火?”谢纪锋叹气道。

“是啊,我要是玩火自焚,你不就高枕无忧了?非让我拉你一起?”仇笛道。

这个选题很容易做,谢纪锋沉吟几秒道着:“等等,我把他的联系方式发给你……他姓都,东北人,南片都知道老毒这个名字,专给富人看家护院当打手,是俞世诚倚重的人,他们要放话找你,就肯定能找到你……好自为之吧。”

言罢,挂了电话。很快仇笛这部手机上,收到了一个短信,是电话号码……

叭叭叭!

清脆的耳光声音,回荡在一处灯光昏暗的大厅里,像是个健身房,一处拉力器材边上,靠着奄奄一息的丁二雷,双脚被磨得已经见了白森森的骨头,半闭半睁的眼已经开始昏迷了。

亮灯的地方,俞世诚和护着自己的三位保镖站着,桌边坐着女会计,一直在联网处理账务,屏幕几次显示账户已经被冻结无法操作的词,让俞世诚更加心烦意乱,英俊的脸开始扭曲了,他知道,大部分的境内的账户,逃不出那经侦人员的追查,很快就会被刨个底朝天。

老毒正在扇逃出来的手下,这儿距b1号并不远,不过二十几分钟路程,耳光扇着,老毒骂着:“妈了个x的,六个人去抓一个,折了一半,把公司的车都被扣了……你们长大的?”

“大哥,那家伙太狡猾,直接就敢袭警,我们不敢啊。”

有位如是道,啪啪挨了两个耳光,第一天混道上啊,关键时候特么什么事不能于?

“大哥,不是我们不敢于,还没于,就打成一团了……对了,那家伙抢了警察的记录仪扔给了小毛了,然后一堆警察摁人呐。”

另一位道,头忽仰着,生怕又挨一耳光,老毒也像郁闷,手扬着没落下来,他刚一放松,不料啪又是一耳光,老毒骂了,你们不是长大的,就特么是一堆屎,他都跑了,你们不去追,回来于什么?

现场那么乱,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老毒也是有苦难言,拿着钱财,替人办不了事,这脸面可不好找地方搁了,还是俞世诚坐不住了,他叫着比他几乎高一个头的老毒,这位凶人到俞老板面前,那可是毕恭毕敬,笑脸相迎,不好意思地道着:“俞老板,您看让您见笑了,手下办事不利,我再叫人堵他,只要知道名字和出身,他就钻老鼠洞我也给您刨出来。”

“传讯的是什么人?”俞世诚问。

“吃消息饭的,他说这个姓仇的,给哈曼商务于过,哈曼商务一听咱们在找人,没敢瞒着,就把他交出来了。”老毒道,地下势力的交叉有这种好处,传递消息有时候比警察的天网还灵,他看俞世诚皱眉,小心翼翼地道着:“要不我再想想办法?”

“可能时间来不及了,就找到,恐怕也是个炮灰。”俞世诚为难地回看了丁二雷一眼,他知道,他想找到的真相不但遥不可及,就连现在拥有的一切,恐怕也会很快消失。

这时候,老毒身上的电话响了,他一看不认识的号码,不过他可不顾及,接着道着:“谁呀,是不是有消息了?”

放出去的人太多,没准谁就撞上死耗子了,却不料对方的话吓了他一跳:“我姓仇,叫仇笛,听说你在找我?”

“你……是?”老毒有点不信。

“对您不久前被警察抓走的几位手下,以及被查扣的车辆,我表示遗憾。”仇笛道。

“嗨,他x的,有些年没遇上你这么横的了……怎么着,藏不住了吧?我还告诉你,到不了明天天黑,我把你全家都能挖出来信不信?”老毒咆吼道。

“黑涩会,没尼马一点素质……叫俞世诚听电话,吼个毛啊,就个狗腿,装什么大尾巴狼。”仇笛道。

嗨我……操……老毒再骂一句,这时候连俞世诚也嫌他没素质了,直接抢走了手机道着:“喂”

“您好”仇笛道。

俞世诚平息着胸中的愤怒,真联系上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生米成熟饭了,好木成烂船了,挽不回了啊。他异常平静地问着:“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们有仇?”

“没有。”仇笛道。

“我们认识?”俞世诚问。

“不认识。”仇笛道。

“那好,现在认识了,也有仇了,接下来……就不死不休了啊,你毁了我,别怪我灭了你……包括你全家”俞世诚愤怒地道。

大厅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这句话是俞世诚咬着牙说出来的,在昏暗的环境里听得格外人,老毒、会计、保镖,都齐齐看向俞世诚,那张扭曲、狰狞,又带着几分病态帅气的脸,此时让人看去,会不由地让人生出恐惧,生怕下一刻就是不顾一切的歇斯底里……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2章 百密一疏方惊见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4章 路难回头心已绝
热门: 独眼猴 沉睡的人鱼之家 逍遥药仙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 穿成女配姐姐的小仙女 窥光 温香艳玉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我的26岁女房客 穿越之妖妃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