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9章 波诡云谲起乱像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8章 但为逐利已癫狂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0章 处处奇险一线悬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8时,包小三一行借着夜色的掩护,靠近了绿城玫瑰庄园,这种地方不好往进混的,不过有一种神车谁也不拦:快递!

对,两辆快递,电驱、三轮,标着**快递字样,没有引起任何怀疑,直驶攻击发起的位置,这个位置在81号的楼后,黑黝黝的两根J形管,碗口粗细,从地下直通地面。

干坏事不走寻常的路,仇笛的想法天马行空,又从这儿找到了攻入位置。

整18时,距离此两公里的监视点,老膘小心翼翼地从网络上留下的后门进入,一个一个打开了摄像头,这个窝点在定购设备的时候,被耿宝磊替换掉了老膘动过手脚的电脑、路由器,他像进自己家里一样方便,他指着画面里一个接近死角的位置道:

“就在这儿,地下室的通风换气管道,直通地面,两根,孔径24cm,内径有换气扇……想送进去,必须破掉这个换气扇,否则小朋友会被高速旋转的风扇绞成肉串的。”

“这个已经准备好了。”仇笛看看腕表,手机发着短信,两个字:开始!

接收的一刹那,包小三和黄毛蓦地从车上跳下来,拿走脚底好大的一个钢球,两人越过围栏,直奔管口,呼咚,往进一塞,听着当当当滚落的声音。

咚……一声。金属球破笼而入。

地下室正吃饭的操盘手吓懵了,那声音回荡在地下室,震得耳朵翁翁直响,空气一下子凝滞了。

在潜入的视频信号里,能明显地看到重球突破了风扇格栅的阻碍,像一道闪电,进了地下室。

几秒钟的懵然,被袭地方,下意识地拿起了电话。

对于包小三,只要打通这一道屏障,那就简单了。只见钢豆扔着笼子,包小三和黄毛接着,口子一开,套着大手套抓着朝着管口一送,那吱吱的小老鼠,惊张而惶恐地被塞进黑暗里,然后吧唧,狠狠一摔,进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已经操练很久了,十笼,在二十秒内放完,笼子也顾不上全拣了,包小三和黄毛跳出栅栏,跨上三轮车,蹭蹭就跑,还有数只漏掉的老鼠,吱吱叫着,在草坪里悠闲地钻着……咦?好像不对,为什么它的背上,还系了一个像武装带一样的背带呢?看上去好萌好可爱的一只小老鼠。

不过要是上百只蠕动着出现在同一个地方,那就不好玩了,地下室的吃饭的雇员,张口结舌地看着通风管道里一团一团掉下来的东西,等看清是老鼠时,早后背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了,半晌才发现不少老鼠跑向他,他低头一看,这不但是老鼠,而且是饿极的老鼠,正啃着他掉地上的盒饭,连盒饭皮也一起吱啃了,惊恐到极致的他“啊……”地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往楼上跑。

从这个时候起,拉开了恐惧之夜的帷幕。

两公里外,崔宵天架起了天线,用电脑发送着一波又一池信号,他看向老膘时,老膘得意洋洋地道着:“虽然你想出的用老鼠这办法,不过动物装备是我的创意啊,不要太崇拜。”

“我确实很崇拜,但是身上绑的那个电子原件起什么作用?似乎没有效果嘛。”仇笛道,那个屏幕上也能看到老鼠奇兵的影子了,那地下室的雇员,早吓得鸡飞狗跳了。

“恰恰相反,最经典的设计就是那个原件。”老膘笑着道。

仇笛看向了崔宵天,崔宵天笑道:“那是一个微型接收器,接收到特定自毁信号后,里面唯一的一个熔断电容会自动爆裂开。”

“会自爆,吹牛吧?”仇笛不信,指甲盖大点的东西,就爆炸也没有什么破坏性,像个小爆竹。

却不料崔宵天诡异地笑道:“错,比自爆更严重……里面的盐酸,会流出来,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仇笛听得倒吸凉气,这两人把他的创意发挥到极致了。

更严重的后果看到了,那些病恹恹的老鼠在接收信号后,盐酸侵蚀着背部的皮毛,无法消除,无法挣脱,于是开始齐齐发狂了。

啊……打电话的一位,嘎然中断,有两只灰老鼠钻进了裤管,在啃着他的大腿。

啊……跑到地下室门口的几位,被电线上几只扑下来的老鼠吓得蹬蹬蹬直后退,那些老鼠像得到了指令,在发了狂地乱啃乱乱咬,你跺、你跺……刚跺死了一只,又有数只爬到了你身上。

咣……门开了,两位接到告警信号的保镖冲进地下室,一下子像感染僵尸病毒乱扭乱喊的人吓得毛骨怵然,带队的杨姓女生,蓦地尖叫一声,数只老鼠从她脚畔蹿过,有一只特肥的似乎对她起意了,顺着高跟鞋就爬到了丝袜上,她一尖叫,那鼠爷兴奋也似的直往裙底钻。

啊,救命啊……美女惊得仰倒在地,花容失色,惊恐万分地直从两腿间拔拉,却不料坐倒更恐惧,无数只老鼠晃悠悠地打着背包,从她身侧,从她腿上,从她胸上,瞪着小眼猥琐践踏而过。

咚……那姑娘直接晕了,吓得!

再厉害的保镖也束手无策了,两人看着蹿到大厅里,跑到楼梯上,啃着皮沙发、咬着盆景、蹭着木楼梯的群鼠,相顾凛然失色,赶紧地拔打着老板的电话。

“老板,家里有老鼠,坏事了,怎么办?”

“什么?老鼠也向我汇报?”

“不是,杨会计吓晕了,老鼠在家里乱咬啊。”

“你们干什么吃喝的,就老虎也不能吓成这样啊?等等……那地方怎么可能有老鼠?有几只?几个大男人被老鼠吓着了。”

“几百只啊!”

“放……屁……你失心疯了吧?”

“真的,我给您发张照片。”

“呃……”

群鼠的照片让正在吃饭的俞世诚差点呕出来,他惊恐地起身,扔下共进晚餐的佳人,急急奔出饭店,一路拔着电话叫人,直往玫瑰81号集合。

“控制住、千万控制住,这是有人捣乱……千万别惊动邻居和警察啊,我们马上就到……”

他在电话里如是道。

此时,距十八时刚过去二十分钟。

……

……

也在此时,罗长欢在距市区近两小时车程的驻地,正瞠目结舌地看着乱成一团糟的现场,就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仇笛会用这种方式。偶而间,他和郎月姿互视,都是出离惊愕的目光。

嘭,罗长欢兴奋地一拍桌子道:“天才,这简直是个犯罪天才。”

“耶,好恶心。”郎月姿却是受不了满地老鼠乱跑的画面。

“这是催毁俞世诚窝点的最好方式,直接把雇员吓跑,这种训练有素的操盘手和金融高手可不好找,别说三天,就三周都有可能……天才,他是怎么把这么多老鼠放进去的呢?”罗长欢兴趣大增,他可没想到,会是这种壮观的开局。

“俞世诚肯定会马上采取措施,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操盘手,很快会屈服于他的淫威的,别说老鼠,就是一群老虎,该干的活照样得干……我觉得这一手,顶多能顶住两到三个小时。”郎月姿道,对于这类操纵巨额资金的庄家,他们的恢复能力也是惊人的。

“你错了,三十分钟就够了,他们已经开始了。”罗长欢道。

屏幕上,即时通信传来了一组画面,一组不同网络银行的登陆界面,从输入密码,到已经进入。

郎月姿瞬间觉得血涌上头,最不可能的事,用最简单的方式做到了,老鼠肆虐的时间里,那几台交易微机恐怕已经被接管了。

“你也开始吧,看来我们得加快速度了,否则真跟不上他的步伐。”

罗长欢道,郎月姿应了声,她边拔着电话,边下了楼,开走了一辆车,直向市区驶来……

……

……

差一刻十九时,攻击开始后四十五分钟……

八十一号遭遇袭击显示出了它不同凡响的承受力,里面乱成一团了,外面却是水波不惊,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估计关紧门窗抓耗子呢。

这个时候,仇笛可以知道俞世诚的位置,很不巧,肯定被堵在下班出城的车流里,他有点惊诧于罗长欢对攻击的时间的选择,选择的太好了,交通滞胀能赢得充分的时间。

屏幕上,雇员都进了三楼某间,刚刚惊省,保镖担负起了猫咪的职能,开始遍地捕鼠了,不过恐怕不好抓,房子太大,那些饿了一天,又被刺激到的小白鼠小灰鼠,正尽情地在房子里乱蹿。

屏幕后,老膘神色凝重,连续四十五分钟手指几乎没有停过,他专注到心无旁骛的程度了,对一切视若无睹,正在试图竭其所能,操纵那几台空闲下来的电脑。必须有这种空档时间,只有无人注意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

因为鼠类奇兵,他做到了。

这一次仇笛也领教到了黑客的艰难了,他们像踩在雷区上的行者,每一步都十万分小心,每控制一台,都不动声色退出,那怕那里面的账户里,有成千上万资金诱惑。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老膘能混到今天了,这个人的意志不同凡响,可能在他变态的思维里,只有程序和数字,专注,会让他忽略账户里的诱惑。

“搞定……我可以控制他们了,日志和交易记录我拷贝了一份,如果不细查,他们暂时发现不了……警告你啊,这些账户里的钱千万别动,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老膘停手了,脸色严肃地对仇笛讲。

“这个上面,你说了算。”仇笛把表现机会让出去了,崔宵天却是好奇地问着:“这么严重?有多少钱?”

他凑上来一看,老膘给他示范了下,然后崔宵天一件眩晕感叹着,哎妈呀,这可是几辈子都挣不到了钱啊,我数数,几个零。

“十几个亿……是个黑庄,这个地方停留不能超过24个小时,很快他们就会明白。”老膘道。

“最长时间,还是最短时间?”崔宵天问。

“最长……如果有一个高手的话,他应该能判断到,账号密码破解没那么容易,所以会联想到路由器的问题,通过路由控制摄像中枢,而控制路由存在信号衰减的问题,距离不能过长……进而判断出,他的对手就在附近。”老膘道。

“那怎么办?万一他们真有这种高手呢?”仇笛略显紧张地道。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把单点攻击,变成多点、放射型攻击……等他们想到这儿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全民公敌了。”老膘笑着道。

崔宵天递着笔记本电脑,换了一种上网制式,老膘打开,输入ip,登录即时通讯,在这一刻,无形的通信大网把一个振奋的消息传遍神州。从北国风雪到南方花开、从滨海新城到内陆古都,关注着黑客邀请赛的隐形人同时接到了消息:

攻击时间:19时整。

攻击ip地址:*********

悬红就放在目标服务器内,账户、密码,技高者得。

发起者id:小李肥膘。

崔宵天笑着说了,尽管老膘已经退出江湖很多年了,但江湖还有他的传说,传说中黑掉日本鬼子数家商务网站的主人公就是这一位:小李肥膘。

这一刻有很多人开始登录电脑,开始了程序调试和域名解析,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面孔,但在做同一件事,把攻击所向指向一个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这是要找替罪羊,老膘,你在坑同行?”崔宵天问,仇笛不解,不过看老膘又奸又贱的笑容,肯定没好事,崔宵天解释着,老膘把偷出来的账户和密码作悬红了,要真有不长眼的黑客,敢拿走钱说不定,那些股票账户还好,现金账户就惨了,这种授信高的境外银行账户,小额转账都不需要验证。

哦,明白了,这是作贼的,把贼赃扔出去,让其他贼捡呢。仇笛蓦地笑了。老膘却道着:“一个黑客要是经不起这种诱惑,那他永远不可能走到技术巅峰……被抓了活该,关我屁事。”

“可是如果真有人动了账户,那连天亮都支持不到,肯定会引起混乱的。”崔宵天道。

这种事老膘就不在行了,他看着仇笛,直问着:“时间不对啊?”

“怎么不对?”仇笛问。

“只要出现纰漏,只要发现ip攻击,甚至账户被盗,要是你,你还敢继续操作?”老膘问。

仇笛一惊,思忖道着:“那三天时间,就应该是个障眼法了,时间应该更短,一击而中,然后远遁千里……可是关联的东西,为什么还没有放出来呢?”

“有了!”崔宵天拔着手机,亮给仇笛了。

仇笛一看,笑着道着:“这就是了,他们无根无基,只能在虚拟世界兴风作浪了……这是一套组合拳,外行看落点很散,不过对于真正的目标,每一招都是致命的……那俞世诚这个窝点出来的数据,我判断罗长欢肯定拿它做文章,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举报。他肯定有自己的渠道,一旦被查,那些坐庄的大户可就无所遁形了……这是一招绝户计,如果罗成仁牵涉其中,那搞掉他的公司,就太容易了。”

“那给他吗?”老膘问。

“等等……再乱一点,最好来几个胆大妄为的,把钱拿走,那俞世诚下半辈子卖身都赔不起了。”仇笛道,他稍有犹豫,这种事会不会让他有良心谴责。

老膘和崔宵天肯定没有,两人都瞪着大眼,炯炯有神看着仇笛,仇笛没明白过来,好奇问着:“怎么了?”

“其实有个更简单的方式,划给公开的福利账号,捐赠款项,想追都追不回来。”老膘道。

崔宵天笑着道:“时差关系,他们纽交所的账户里的股票,可以委托交易的,都给他白菜价卖了,赔死他……呵呵。”

这两货的阴暗思维转得如此之快,连仇笛也跟不上了思路了,他凛然想着,无意已经成了上亿资金流向的实际掌控,而这个决定,看来并不好做……

……

……

整十九时,看不见的角落里热闹非凡,无数以代码为核心的攻击利器正在气势汹汹逼向京城,绿城玫瑰所处南郊的数个通信服务器都被监测到了异常,这个时间会有很多看网络电影,欣赏小片的会嘟囊地骂一句越来越慢的网速,细心的会发现下载速度从几百k慢慢回落到几十k,甚至几k。

三家通信运营商、四个网络监控中心,几乎在同一时间监测到信号传输衰减的告警时断时续,值班的通信人员在按部就班的向上汇报:网络故障。

对,网络故障,可能是大拆迁某段中继线被铲了,可能是那段光缆被偷了,甚至可能是其他公司的员工故意作怪,每每发展用户的时候,先干的就在竞争对手的网络上捣鬼,这个神奇的国度,什么样神奇的故事都可能发生。

只有一家判断,疑似出局服务器遭遇黑客攻击。不过这个正确的判断没人注意。

国企嘛,下班时间还你想找到领导,作梦吧你。

在同一时间,网络上也开始有了一个很抓眼球的故事,先是一个bbs、和京城人贴吧上开始的,说是本市出现大量病死猪肉,这不是空穴来风,现在网上讲究没图没真相,可这个贴子却配了很多张实地拍摄的图片,很多图片能清晰地看到是某家肉联厂,比如丰南、比如古都、比如新华……都是京城人耳熟能详的老商家了,他们的食品卫生居然也有问题?

真有问题啊,贴子几乎是以几何数字在增长,电脑、手机、平板,铺天盖地抓到了看客的眼球,触动了他们最脆弱的神经,恰恰这个时候又是吃饭时候,恰恰吃饭时候,又是看手机最多的时候,于是很多饭店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那些吃客看着油亮亮肘花、回锅肉、水煮肉、烤鸭、鸡……开始齐齐呕吐。

我……操……图片太恶心了,死鸡鸭进机器脱毛,病死猪就那么挂着,皮上全是针眼。场地上全部是米田共。

在不到半个小时内,有数家肉联厂联合声明,这是造谣。他们内部迅速开始组织危机公关。

在半个小时内,从区到县一级政府紧急开会,商议对策,这个问题谁也知道,但同样是这个问题,不能胡说不是?所以中心的议题上,为了维护和谐稳定大局,这种谣言务必消灭在萌芽状态,绝对不可以扩散引起恐慌。

有事了,该警察上了,辛苦的警察们被通知连夜加班,寻找来源,至于网监中心的,全员上阵删贴,直删到手软。

不过事情终究还是出乎意料了,整八时,京城卫视播出了采访报道,名字叫《舌尖上的危机》。

内容相当翔实,有大幅实地偷拍的记录,据报道,生猪商贩利用虚假的检验证明,在行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屠宰厂、检验部门的检验形同虚设,而且城郊多地肉联加工厂存在放任管理、检验环节不严的问题,致使大量的高危食品流入市民餐桌……从采访小作坊到偷拍场区,这个时长二十五分钟的报道无懈可击,让一切正在试图掩盖此事的有关部门及人员目瞪口呆。

节目播出,全市一片哗然。

这时候,生产厂家的危机公关马上改弦更张,在和地方领导通气之后,很快形成了一个这样的措辞:

……本着为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和履行食品安全责任,经区政府研究决定,对涉案**厂**分厂立即停产,并封存所有在产和库存产品,并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

伟大的相关部门可能无从知道,他们不仅可以当挡箭牌,还可以成为一支伤人的利箭。

很快,网络舆论导向也在改弦更张,他们在利用那些官方声明,矛盾从上游的肉联加工,直指下游的食品加工出售,由肉联厂提供的肉食,同时也是全市数家超市食品、航空食品、各类速食食品的来源,有很多贴在质问,那些企业的良知何在?

这其中,但凡出现**等企业的字样,一定会以盛华集团为例,盛华的一年广告尚不如网络一小时炒作的威力,在一个小时内,这个下游的龙头企业,又成了众的矢之,属地政府不得不联系盛华集团官方出来公开辟谣。

内幕曝光,永远是怵目心惊。

但内幕后的内幕,那只无形的手究竟要攫取什么,谁又能知道呢?

节目播完的时候,郎月姿回到了天都酒店,她以一个访客的身份进入酒店某层,在某个房间里,一位正忙碌操作电脑的人向她微笑示好,他指指屏幕,上面显示有很多人在忙碌,操作很简单,图文故事都是做好的,复制、粘贴、再复制、再粘贴而已。

自动计数器像跳表一样增长着,搜索引擎的指数比计数还快,因为原始贴会被人下意识的转载、分享,那位先生自豪地道着,在我们这里,水军是个伟大的民间力量,现在有上百名这样的精英在为您服务,郎小姐,到不了明天早上,盛华就必须出来辟谣,而他辟谣,会成为自己扇自己耳光,您满意吗?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8章 但为逐利已癫狂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30章 处处奇险一线悬
热门: 善良的死神 七夜怪谈 召唤:沃伦夫妇的惊凶职业实录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快穿之神 中国制造 奶爸的娱乐人生 乡艳:蜜桃的诱惑 功法修改器 ABO灰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