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8章 但为逐利已癫狂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7章 潜流汹涌欲起浪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9章 波诡云谲起乱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门响时,罗成仁刚刚放下电话,电话上发了一通火,应收账款拖的欠的赖的,你不催就有人敢不好好给,甚至很多都是多年的老主顾,明明是富豪装穷光蛋。听到叩门声,他随意喊了声请进,第二个电话接着就打给银行了,痛心疾首的表情,瞬间换了个灿烂花开,好谄媚地在讲:刘行长啊,我们的信誉可是杠杠的啊,今年的我一分不少还您的,就问下,明年贵行给我们的盘子多大?

这个电话结束,还没完,他旋即又成了一副庄重严肃,不苟言笑的态度,拔着电话问:天津分公司吗,我罗成仁,让你们孙总接电话……这什么时间?办公室还没人?

训了一顿,接着,下一个……

仇笛估计被当成公司汇报工作的了,他站那儿,罗总愣是没发现来了个外人。仇笛仔细打量着,罗总比传说中年轻,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对于几十亿身家的人物仇笛真没什么概念,不过见到罗成仁之后,所有的概念都被打破了,他随意地穿着一身草绿色的运动服,像是刚刚健身归来,门口衣架挂着的也就身普通的外套,从他脸上看不到富贵的表像,却满是户外运动的痕迹,皮肤黝黑,头发半长,就连腕上的表都是块精致却普通的运动手表,完完全全没有一点土豪的意思,要不是坐在这个地方的话,八成得被当成打工仔。

好人?坏人?这个谁也看不出来,不过给仇笛的观感不错,最起码没有让他厌恶的那种盛气凌人。

什么人?罗成仁终于扔电话了,稍有烦燥地抬头,看到了仇笛,然后他愣了下,恍然问着:“你谁呀?”

“我刚才进来的。”仇笛道。

“那个部门的?怎么连工牌也没戴?”罗成仁纳闷地问,使劲想着这是谁。

“我不是您的属下。”仇笛笑着道。

“那你是?”罗成仁搞懵了。

“来拜访您的。”仇笛道,笑吟吟的,瞎话出口眼都不眨。

同样是观感没有恶感,罗成仁狐疑地看着他,突来一问道:“我是临时起兴来这儿的,你就知道我来,所以就拜访来了?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您的安保措施很松懈,我就这么走进来了。”仇笛笑着道。

明白了,罗成仁伸手拿电话,这种不速之客,他可不胜其扰,手刚伸,仇笛道着:“罗总也不问问我干什么来了?这就准备撵走?难道一点也不好奇,您这么严密的安防措施,我是怎么大摇大摆进您办公室的?”

“呵呵……有点意思。”罗成仁笑了,指指仇笛道着:“那你说说,干什么来了,还有,怎么混进来的?”

“我在厂区外等了十天,直到今天才看到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来这儿,所以我卖通了一个拉货的司机,进了配货区,配货区通往办公区只有一个门,一个保安,他看我这身衣服就没敢多问……然后进了办公楼,这个也很简单,我从安全出口上来,然后等在隔离的门禁前,等有人经过,跟着进来……”仇笛道。

“就这么简单?”罗成仁有点忿意了,八成回头得劈头盖脸训一顿保卫上人了。

“我既然站到这儿来了,那就说明不难……想听听我看到的东西吗?”仇笛问。

“说说,看到什么了?”罗成仁好奇了。

“等不到您,我就顺便查了一下您的公司,我可能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东西。比如您的配货,现金、订单、大客户都不是一个价格,如果给配货的塞点好处的话,那价格会低个档次啊,我想应该是占用了大客户的份额吧。”仇笛道。

罗成仁一笑,咧嘴了,水至清则无鱼,不可能没漏洞。

“这些都是小事,比如办公区灯光彻夜通明、比如安全出口垃圾不少、比如上班时间还有人聚众开场斗地主等等。”仇笛道。

罗成仁又一笑,有点明白仇笛的来意,发现问题,彰显自己,很多有创意的年轻人都会这样,等你另眼相看的时候,他们就拿出自己真正的来意了。罗成仁一念至此,笑着道:“还看到什么了?如果你想谋到一个好的职位的话,这些还不够啊。就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也杜绝不了旷工翘班开小差啊。”

“如果有比开小差更严重的呢?”仇笛问。

“有吗?”罗成仁一愣,吃惊了。

“您在京城一共设了九个办事处,主要负责配货、营销、公关,也就是同京城庞大的零售市场接轨,不过我在其中发现了两个销售经理,开得是价值的几十万的奥迪,出入的是高档娱乐场所,一餐饭几千块都打不住哦……对了,我还拍到了,他们午夜在后海街上拉妞的照片……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这种消费没有月入十万以上根本打不住……我想,应该是有其他收入来源吧?”仇笛说着,把手机慢慢地放到了罗成仁的面前,罗成仁讶异地拔看了几张照片,然后气得直瞪眼。

家大业大,免不了队伍里有蛀虫人渣,销售是块大蛋糕,谁也免不了出格,但要太过分了,恐怕就东家都受不了,罗成仁放下手机,仇笛拿回来了,两人相视一眼,罗成仁不动声色地问:“还有什么?”

“现金收货,应该是方便做账吧,这种事谁都知道不算个事,但要放到桌面上,那谁也知道它就是个客观存在的事……别误会,我可没有威胁您的资格,我是说,有些内部的存在问题,被吃里扒外的捅出去,是不是您会很被动?”仇笛道。

兴趣不翼而飞,多了几分烦燥,罗成仁吧唧几下嘴巴,看看仇笛,无语地还是那句:“还有吗?”

“还有的更不堪入耳,您确定要听?”仇笛问。

这种口气罗成仁可真不爱听了,他纳闷地看着仇笛道着:“你……你到底是谁啊?对了,你怎么下这么功夫,又是溜进来,又是跟踪偷拍?”

“那就是我的专业,商业间谍,听说过吗?”仇笛笑着道。

罗成仁一下子怒了,他拿起桌上的手机就拔号,恨恨地看着仇笛,仇笛却是不动声色地道着:“我要是对你不利,早做到了;我要是对你不利,也就不会站在这里告诉你了;你觉得坏人会站在你面前给你解释一下他是怎么坏的,然后等着你抓他吗?”

电话已经通了,直拔了保卫上了,里面有人恭谨地问着:“罗总,您好。”

“没事。”罗成仁看着仇笛,这一句触动他了,他对着电话道:“查查岗!”

不待对方回话,他吧唧给扣了,然后诧异地看着仇笛,怎么就翻来覆去看不懂呢,他好奇地问:“我以为你是谋职来了,看样子不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你的来意是?”

“和您做笔生意啊。”仇笛道。

“哦,明白了,京城那类吃消息饭的主,有点意思,我听说过你们这种人,专逮冤大头蒙啊……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还有更不堪入耳的?”罗成仁笑道,消息绝对是门生意,不过得官方部门出来的消息才值钱。

“那正是要卖给您的内容,想听吗?”仇笛笑着问。

“别耍花样,爱说不说,我是一分钱不付。”罗成仁不屑道。

“没事,就当送你了,我要说的是,第一,您很快就要倒霉了,而且是那种最惨的血霉。”仇笛道,这一句把罗成仁终于刺激到了,他一起身,隔着桌子一把揪着仇笛,凶巴巴地瞪着,仇笛却是微笑地道着:“还有第二句是: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死定了……可能你连自己怎么倒霉的也不知道。”

嗖一声,罗成仁的另一只手扇上来了,仇笛伸臂直出,两指戳眼,罗成仁不得不救,人一仰,手一松,仇笛一仰身退了两步,堪堪躲开了,罗成仁气极之下,吧唧一摁应声,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很快秘书和助理敲门而入,瞬间惊呆了,失态的罗总咆啸着,听口音居然有人私闯罗总办公室,这还了得?

秘书吓坏了,一幢楼都惊动了,接着一群保安冲进来了,直接把仇笛扭着,摁着,押向打着钢筋铁窗的保卫科……

……

……

“怎么样,进去了吗?”崔宵天问。

“呵呵,能进不去么?哥我强暴不了女人,但强暴任何一个电脑,什么时候说不行了。”老膘笑道。两人窝在厂后的树林边,破旧的商务车,一直不熄火持续供电,窝了十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老膘看着电脑上传输的,一个一个显现的文件夹,他稍有心虚地道着:“底片,这尼马可是实打实偷人商业机密啊,抓得少说得判三五年。”

“你偷,又不是我偷。”崔宵天笑着道,摘清自己了,老膘一竖中指:“死玻璃,少说你也是从犯,看守所一直就不收我,你就不一定了……进去等着兄弟排队爆你吧。”

“那,你都知道我喜欢男人,那么多壮汉,多享受啊。”崔宵天笑着。

两个变态颇有共通之处,不一会儿文件传完,崔宵天抢过电脑,一项一项翻查着,董事长兼总经理的电脑,没有比这台再高的档次了,那可都是各分公司以了总公司财务、营销、公关结算的数据,他一时竞无法发现需要的东西。

“哇,坏了。”老膘喊了,崔宵天一凑上来,老膘的手机上切着一个小屏幕,那是连接仇笛手机的通信,此时摄像头回传,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这种事只有一种解释,老膘惊惶失措地喊着:“快尼马走,露馅了,被逮着得被揍个半死。”

“不会不会,仇笛什么人,能和你一样啊。”崔宵天安慰着自己道,他的确也惊讶了。

老膘接驳着电脑,把画面切换到了电脑上,屏着呼吸,听着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信号可是仇笛深入虎穴送出来的,这事露馅,那三十六计得走为上了。

……

……

没有继续的动作,扭进了保卫室,四个孔武有力的后生,分四角围着仇笛,等着老板发落,保安已经开始在摄像里找了,已经确定是从配货区混进来的,看门那小保安,早被头儿扇了几个耳光了。

总经理办,年过四旬的保安头儿把情况一汇报,秘书一查对方的身份证,啥都没有,就一普通混迹京城的北漂而已,不过罗成仁的脸色却越来越阴了,闯进总经理办这事,要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失职是肯定的,最担心的保安头儿小心翼翼地问着:“罗总,您看……私了,还是……公了?”

这种事一般是私了,送派出所也定不了什么罪啊,最直接的私了方式是揍他个满地找牙,疼到他再不敢上门。

罗成仁抬头看了眼,突然间疑窦丛生,突然间觉得危机四伏,就是对方轻描淡写告诉他,这个公司问题重重一样,最起码连个混进来的人都看不住,就能说明问题吧?更何况最后一句,要倒霉的话,恰恰契合了他现在烦燥的心境,一时间,竞让罗总无从决定了。

“人呢?”罗成仁问。

“在保卫处。”属下紧张地道。

这不是个毛贼,被人扭走他都是笑吟吟的,笑得让罗成仁心里犯毛,这一刻促使他终于做出决定了,他起身道着:“看看去,先别动人。”

“啊?”保卫处的吓了一跳,背后跟着,赶紧发短信。

不过已经迟了,等下了一楼阴面关人的地方,再见到仇笛时,脸上已经好几个巴掌印了,整洁的西装一片灰,估计早被保安摁过捶了一顿,罗成仁一挥手:“出去,离远点。”

属下次弟出去,保安头子有点不放心,罗成仁道着:“没看出他是靠嘴吃饭的,需要动手吗,出去。”

全部出去了,罗成仁坐到了对面的位置,看着有点狼狈的仇笛,直勾勾看着,仇笛不动声色回瞪着,两个人像用眼光较量一样,足足几分钟没吭声。

尔后罗成仁捡拾着仇笛手机,钱包,几张卡,包里是厚厚的一摞钱,怎么也不像穷疯了胡来的主啊,好半天他终于开口问了:“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吧?你好像比我先倒霉了,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做吗?……我会把保安罚薪一个月,然后他们所有怒火就要发泄在你身上啊,发泄完了再把你送派出所,随便搬上几箱货,有无数人证明你是偷东西的贼啊。”

仇笛灿然一笑,这种处理方式非常真实以及现实,他懒洋洋地道:“那为什么不开始呢?”

“好像你确实不是对我不利的人,啧,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吗?”罗成仁道,现在开始相信了,否则不至于有人闲得蛋疼,来挨一顿揍吧?

“咱们换个位置,这种谈话方式,你能接受吗?”仇笛不屑道。

“那要怎么样?要不我开车,把您老戴着,当干爹伺候着。”罗成仁笑道。

本来是句玩笑,不过仇笛却是道着:“如果你想,我不介意的,规格不算高。”由卝纹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咝……罗成仁一下子被对方的倨傲气着了,他瞪了瞪,笑着道:“你这可是真是找抽啊。”

“那换种方式,五百万,我可以告诉你来龙去脉。”仇笛像无聊似地把玩着手指,罗成仁惊讶刚起,仇笛却是无所谓地道着:“别以为我是漫天要价,你可以查查我的银行卡,里面的存款也有一百万了……还可以查查我的手机里,有几位是国安七处的,好像还是副局什么的,他们是我朋友,或者,我可以给你透露那么一点点……”

罗成仁被唬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仇笛,仇笛慢条斯理地道着:“……除了公司,你一定在其他地方有投的钱吧?比如炒股了、比如炒期货了什么的……一定不是正当渠道吧?”

“呵呵,诈我?”罗成仁凛然心惊道,他觉得问题越来越大了。

“不,帮你……该收手就收了吧,否则血本无归,那可能比我现在都惨啊,我哭没人笑话,你要哭可找不着地方啊。”仇笛道。

“你……你到底是谁?”罗成仁下意识地放下了仇笛的手机,钱包。

“要么双方成交,要么各走各的……你也可以试试把我打伤打残,看我吭不吭声;或者扣个罪名把我扔派出所,看我出不出得来。”仇笛瞪了眼,那种历经过生死的凶光让罗成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抿着嘴,这事情棘手在他手上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开口就五百万,可能吗?罗成仁思忖道着:“你觉得我会给你吗?”

“不会。”仇笛摇头道。

“呵呵,不会你都敢要?”罗成仁气笑了。

“现在不会,很快就会了,或者一直不会给我也不介意,反正倒霉的是你,又不是我。”仇笛嗤鼻道。

“那看来,我们无法成交了啊。”思忖片刻的罗成仁终于拿定主意了,他起身,围着仇笛转了一圈,征询问着:“需要我对他们的行为致歉吗?”

“你会致歉吗?”仇笛抬抬眼皮问。

“当然不会……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想干什么,你尽管来,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不过会给两个字。”罗成仁附耳对仇笛严肃地道着:“滚蛋!!”

“谢谢……我现在没有愧疚了。”仇笛起身,慢条斯理地装起钱包,手机,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出门,远远守着的保安呼啦啦围上来了,仇笛一摊手回头问着:“罗老板,想干什么光明正大来,我不还手,我也打不过这么多人……不过谁也有毫无还手机会的时候,你会很快碰上的。”

“特么的,你放个狗臭屁?”一保安恶狠狠地拎住仇笛了。

“让他走。”罗成仁烦燥地一挥手,保安放开了,仇笛拍拍身上,拿手机照着保安们拍了几张,坏坏一笑道着:“谢谢几位让我心安理得了啊,我改天请几位喝酒。”

众目瞠然看着,仇笛从容地出了大门,身影消失了,而罗老板还在大院里巡梭,他像被撩到了什么难言之隐,总觉得心里不那么确定,好大一会儿,他急急地叫着秘书和助理,心慌意乱地安排着:

“快,去找杨小姐,把钱撤回来,就是这月开支实在支不住了,银行贷款催上门了……反正不管什么理由,把钱撤回来……快,马上就办……出过一次事了,现在这形势,别真再出事……快去,愣着干什么,开我的车去,我给俞世诚打电话,你们抓紧时间办。”

秘书和助理急急上车驶离,罗成仁烦燥地揪着保安训着:“谁让你打人了?什么人也能打?……快去,把人找回来,马上找回来。”

保安应声而去,可这特么出门大路朝天,还去哪儿找,反倒是有一小保安悄悄和头儿说了,对方留电话了,保安头儿赶紧回保卫处,把写在日历台上的电话给罗总送去。

可惜了,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这么倨傲,让罗成仁更信了几分,他在焦灼中连拔了无数次这个号码,全部是关机……

……

……

午后一时,抵京的罗长欢坐上了来接的车,这一次不住天都了,车里连行李都搬好了,他和郎月姿住进了郊区,毗邻八达邻的一处普通旅游宾馆,距离京城足足两个小时车程。

午后三时,正躺在老膘家,脸上敷着冰、接受两人嘲笑的仇笛,接到了罗长欢的电话,罗长欢要开始,仇笛要预付,两人咬得一个比一个死,通话五分钟,愣是没谈成,对方还先挂了电话。

没开始就谈崩了,这把老膘气得骂着:“你咋拉?失心疯是不是,怎么干的净是傻事,把出资方都吓跑了,不是被人打了一顿,打糊涂了吧?现在可已经花了十几万了啊。”

“是啊,仇笛,这事得硬着头皮干下去,对方肯定吃准咱们停不下来了,前期投入不是个小数目。”崔宵天也劝道,监控点从设备到电脑加上租房,花得实在不少,就为了关键时候一击而胜,要是撂荒了,那可等于扔了。

“你们傻啊,这肯定是最后一笔钱了,你还想要尾款?”仇笛眼睛阴森森地道,已经窥破对方的意图了,就差最后一点点了,不管怎么样,他相信这两位在事成之后,肯定会销声匿迹。

“不能这么没信誉吧?这种黑事难道他不怕咱们捅出去?”老膘道。

“单线联系,你们只认我,他们也是只认我,只要把我拔了,你们和他们就断线了,这么简单都不会?”仇笛道。

“这么黑?”老膘吓了一跳。

“如果有几个亿利润的话,杀个把人算什么?”仇笛道。

老膘吓着了,怪不得仇笛天天钻他这地下室那儿也不去,敢情是害怕啊,崔宵天比他们俩还紧张,他问着:“那怎么办?要不咱们撤,不管多少钱,赔上小命划不来啊?”

“撤不撤效果都一样,他们把消息来源一公布,我们照样得成过街老鼠。”仇笛道,罗长欢的归来就是一个信号,虽然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但仇笛相信,钱能砸出来的消息,应该足够他干点大事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7章 潜流汹涌欲起浪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9章 波诡云谲起乱像
热门: 婚久必合 明朝败家子 浮生物语 风声 僵尸 超越轮回 轩辕诀1:帝都妖氛 荆棘王座第一季:猛虎蔷薇 神藏 九州·秋林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