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7章 潜流汹涌欲起浪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6章 去日苦短来日长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8章 但为逐利已癫狂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咸不淡的十天过去了……

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在极力地营造着自己的小环境,很难感觉到季节的更迭和气候的变化,绿城华苑某幢,俞世诚系着睡袍,透过明净的玻璃的看着窗外铅灰色的天空下,林立的楼厦,熙攘的车流,和像蚁类一样的人群。

处在一定高的位置,以附视的眼光看芸芸众生,那种夹杂着怜悯的优越感很强,就像戴着大口罩在为生计奔波的人无从理解那些特权阶层的生活一样,他也无从理解,那些累死累活月入几千的人们,在怎么样忍受着那种非人生活的。

他轻轻的提着喷壶,给窗台上的金桔、富贵竹喷着水,绿色盎然的竹节、金黄鲜亮的金桔,和一窗之隔肃杀的冬日成了鲜明的对比,确实有改善心境的效果,让他睡眠不足的精神,稍稍回复了点。

铃声……电话的铃声……卧室里,响起了一位女人慵懒的声音:“hanny,电话!”

他放下喷壶,回到了温馨的卧室,从修长的玉臂、春葱般的指间拿过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上面“罗成仁”的名字,他吁了声,然后接起来,女人幸福的抱着他,整个人贴在他身上。

“罗总……这么早来电话啊?”俞世诚笑着问候道。

“劳累命啊,行业不景气,我睡得着吗?”对方声音有点疲惫。

“今年都不景气啊,我认识的几个做酒店的老总,员工工资都成问题了……罗总,这么早,有事?”俞世诚问着。

“当然有事了,我听说……你好像有事了,居然还没知会我……这可不对啊世诚,我们对你可是全抛一片心,身家都押在你身上。”罗成仁道。

“你指上周那事吧,一点小故障而已。”俞世诚轻描淡写道。

“一点小故意,就瘫痪了一天,要有点大故障,那该怎么办?”罗成仁担心地道。

“呵呵……听口音,罗总不太相信我们啊……这样吧,要撤资,我今天就能给您办妥,不过会按规矩扣掉咱们协议商定的违约部分,您看呢?”俞世诚道。

沉默了几秒钟,对方还是妥协了,无奈道着:“算了,我信不过你,还能信得过谁?这周聚聚吧,有些时间没见面了,昨天老任说,港市仙股里几支不错,可以拉拉试试,我觉得有戏……还有几个朋友,想往外面投点钱,介绍你认识一下。”

“那谢谢罗总了啊,放心,我来安排吧……”

俞世诚寒喧几句,挂了电话,低眼里,抱着他的美女上身半露,背线窈窕,那肤色欺霜赛雪的,他随时摁着手机的快门,卡嚓照了一张,美人嗔怪地拍打他一下埋怨着:“别乱拍人家……我看看,漂亮么?”

俞世诚笑着把手机给她,却是看不到正面,她觉得不好,自拍了一张正面,扬扬向俞世诚问着:“好看么?”

嗯,俞世诚笑笑,点头,内帏的缠绵,一大乐事也。特别像这种,上床对你百依百顺,下床对你不闻不问类型,拍了照,那女人随手一拔,唷,一屏的各色女人,她做个鬼脸,不敢多看,递回给了俞世诚。

“吃醋了啊,宝贝?”俞世诚笑着道,拿着手机道:“这上面的,都没你漂亮。”

“那你最喜欢的是谁?不许说是我啊,我永远是你的小宝贝。”女人撒娇道。

“是……她。我的初恋,是个警察。”俞世诚随手一点,戴兰君的照片,点到时满脸温馨,那怕带着遗憾。怀里的女人看了看,一般化嘛,最起码和她嫩模的身材脸蛋相比,并无出奇之处,而且是一个尺度不大的照片,像是偷拍的,她好奇地问着:“你很爱她?”

“当然,我追了她很久,你猜多长时间?”俞世诚做了个好凛然的动作,竖着巴掌。

“嗯,猜不出来……论天算,还是论周算?”

“论年算,五年。”俞世诚道。

哇,那女人惊愕了,不相信地问:“那你怎么舍得甩了?”

“我没甩,她把我甩了。不相信吧?”俞世诚尴尬地给了个无奈的笑容,怀里的女人却是无法懂了,帅气、多金、官富都占全了,居然还会被人甩了,俞世诚笑着拔弄着她的头发道着:“你不会懂的,有一种人是为信仰活着的,我属于背叛信仰的人……哦,你干什么?”

俞世诚的身子一耸,他感觉到了一种突来的冲动,低头时,美女钻在被子,用香舌撩拔了他的敏感部位一下,蓦地,她钻出来了,笑吟吟地看着俞世诚道:“可我懂这个,会让你喜欢的。”

“当然喜欢。”俞世诚揶揄地道。

晨练继续中,被子在起起伏伏,仰躺的俞世诚带着惬意的表情在轻嘘,电话铃响时,他随意接起来了,却是雇来的属下在汇报着,上周那事查出点眉目来了,路口监控想办法提取到,找到了两个疑似在管线上做手脚的人,查了一周才查出点眉目来。

“一个叫包小三、一个叫黄明明……两个小痞子,在派出所有案底。”手下汇报道。

肯定是雇来的,肯定是对手捣鬼,这俩不重要,谁雇的才重要,不过恐怕幕后没那么好找,俞世诚恶狠狠地道:“那你知道该怎么办了,没事,找别人做,有多黑做多黑,我不介意的。”

对方什么也没讲,直接挂了。

俞世诚却是突来兴奋,一掀被子,吓了正认真吮吸的女人一跳,他微笑着道:“继续,宝贝……你的香唇有让我兴奋的魔力。”

那女人闻言,谄媚一笑,更卖力地在服侍着……

……

……

万里之外,新加坡市机场。

候机大厅里,罗长欢刚过安检,正准备飞回他很不愿意回去的京城市,那里雾霾出没、寒冷彻骨的,那如这儿一年四季温暧如春。

不过还是得去啊,事情进行了一半,谁又禁得起巨额利润的诱惑,他觉得只是尝试一下,没想到得到了几个巨头的首肯,给了他放手施治的权力,但真正准备这样做的时候,他又有点犹豫了。

他知道,商场如战场,很多较量结果只有一个,不是你死,我就是我亡。

他也知道,只有经历过个生死抉择,才有机会坐到巨头的位置,谁手里的财富也不是凭空得来的,每一桩巨额财富的背后,都是不知道多少普通人血淋淋的家破人亡。

不过他仍然很倾慕那些巨头,能左右一个小国家政局、经济的手段,他的理想就是成为那样的人。

进了候机厅,看看时间不多了,他联系着郎月姿,那边的进展迅速,海量的资料在源源不断的回传,足够发动一场金融狙击了,而且他最担心的仇笛那方,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理论上,那些操纵黑庄的庄家,警惕性应该是相当高的?

没发现这些人就好,那他的赢面就更大了。

诸事安排妥当,他拔着一个大陆的号码,接通了,一位女人的声音:“喂,您好!”

“您好,迈克先生让我联系你。”罗长欢道。

“对,我听说过你,曾经的股市天才……准备好回来了吗?”对方问。

“正准备登机……我需要您保证,我们撤离的路径绝对安全。”罗长欢道。

“那当然,有一架私人专机已经等候在首都机场了,你随时可以走……我也需要你的保证,做到你说的那种程度。”对方问。

“那您得稍等等了,我建议您多准备几台点钞机数钱吧。”罗长欢笑道。

“呵呵……好,我有足够的耐心,一路平安。”对方道,直接挂了电话。

他收起了手机,翻看着电脑,越来越觉得,这场狙击几乎是万无一失。

半个小时后,飞机腾空而起,飞往万里之外的京城,飞往那个雾霾深锁城市里的诱惑……

……

……

扣了电话的女人,在楼道的过道里沉思片刻,回返会议室,然后对着一室员工道着:“散会吧,大家辛苦了,接下来各就各位,准备迎接年前的旅游高峰期。”

一言而走,秘书匆匆拿起她的笔记本,水杯跟着。

一室中层愣了,这是华鑫高层的经营分析会议,在大形势的影响下,今年不容乐观,出港游出过几次纠纷,赴澳游高端客户锐减,成天介都是各地旅行社分部传回来的负面消息,刚刚商量对策,谁可知夏总的一句话就散会了。

还好,看样子夏总心情不错,中层纷纷起身离开,各回岗位。

夏总,夏亦冰,这位从导游一路坐到华鑫职业经理人位置的女人,在华鑫有着绝对的权威,秘书放下笔记本,知趣地退开了,夏总几部手机,现在拿的是一部私人手机,接下来要谈的肯定是私人事情。

果不其然,秘书告辞,夏亦冰一下子放下了架子,蹑手蹑脚到了门口,开门看看,这才放心地反锁了门,握着手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那表情是极度的兴奋。

对,还稍有瑕眦,她细细把过程捋了一遍,在几个容易出问题的地方皱眉,当然,只要保证消息足够隐密,这件事就万无一失,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部分是,那些知道消息的,最好能在事后闭口,那就没有任何隐患了。

一念至此,她直接拔通了谢纪锋的电话,这位谢总是她倚重的对象,两年多的合作滴水不漏,这人干不在桌面上的事是一把好手,接通时,对方客气地道:“夏总,您好。”

“咱们之间还这么生份吗?在干什么,又在你的休闲山庄养心?”夏亦冰道。

“我那儿敢呢,夏总安排事,我得全力以赴啊。”谢纪锋道。

“呵呵,你的付出马上就有回报了……我告诉你一声,罗长欢今天回来。”夏亦冰道。

“要开始了?”谢纪锋问。

“对,就这两天……我不放心的是,你给他的那帮人,本来是棋子,现在成棋眼了,可能因为他们,我们计划都做了调整。”夏亦冰道,透着几分怀疑。

“您应该相信他们,屯兵用的就是他们,当年他们就力压群雄,这一次,也不会有意外的。”谢纪锋道。

夏亦冰踌蹰片刻道着:“我需要随时知道他在哪儿,很快他就会成为知道最多的人。”

电话的另一端,谢纪锋沉默了,等了片刻夏亦冰问着:“这是条件里的一项,您不会违约吧?比如,我现在就想知道,他在什么位置。”

“呵呵……我从不违约,现在也可以告诉你,稍等……”谢纪锋道,夏亦冰听到了电话里,谢纪锋和别人通话的声音,很快向她说着:“西郊,西苑一带,我说过他很优秀,现在已经摸盛华总部了……你们应该再快一点,否则他会识破。”

“放心,不会给他这么充裕的时间。”夏亦冰道,确定这边妥当之后,她挂了电话。

换着私人的手机,拔通了旅居国外孙总的电话,接通后,她轻声道着:“孙总,这边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计划调整后,我们手里的资金就捉襟见肘了,因为现在还看不到最终能达到什么效果……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可以着手斥资了……”

“你看着办吧,老外的胃口比我们大,我是担心消化不良,你做个谈判计划,我觉得没有那么容易收购,等等看吧。”孙昌淦的声音,平静如斯。

“好的,我准备好,您随时可以回来。”夏亦冰轻声道,只等响起嘟嘟的盲音,她才举轻若重的挂了电话。

亿万生意,轻描淡写,孙总的气概,一直是她仰慕的哦,她兴奋地想着,其实商场如战场这句话说得真好,那些站在财富巅峰的人,同样可以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概啊。

比如,这一次就是了。

……

……

西苑路、距离市区40余公里,已经到了远郊了。

盛华集团的生产场地,像一座拔地而起的城堡与周边的民居、山林成为鲜明的对比,大多数城镇见不到这种现代化企业,但如果有一个这样的企业,撑起一座小城市的繁华却不在话下。

员工一万三千余人,子公司十六个,主要业务是冻干蔬菜、即食食品以及超市食品的开发生产,这里的创业者是从做方便面起家的,现在已经涉足酒店、餐饮、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对于市值50亿仇笛没有什么概念,不过看到这种大型的工厂还是很震憾的。

最起码这不是个皮包公司,而是真真切切的实业,管理很规范,规范到他几次尝试都没有进去。

学乖了,租了一辆大货厢,驶到门卫处,司机扯着嗓子喊着:“拉货。”

“订单还是现金?”保安问。

“现金,我们个体户。”司机瞅了仇笛一眼,笑着道。

“停b区,等着开单配货。”保安道。

车隆隆声动,进去了,司机笑着解释着,但凡厂里,都有这号偷税漏税的渠道,现金拉货无疑是最好的一种,而且个体户很受待见,不开税票还可以讲价的,真不骗你,我们这小货厢,自己来拉一车回去批发给小商店都有赚头。

这是仇笛在黑车市场雇到的司机,两人的路径一拍即合,收了钱,下了车,司机去开单拉货,先一把拉着仇笛道着:“兄弟,等等……你到底到厂区干什么?”

“我找个人。”仇笛道。

“别害我啊,不是搞破坏吧?”司机怀疑道,一手还拿着仇笛给的一千块钱,仿佛在危险和道德之间使劲挣扎。

“我手无寸铁,你看我像搞破坏的?”仇笛撩撩衣服,看司机这样,他笑着道:“我就打探点消息,不信你就搁这儿等着我,回头拉我回去。”

“哦,那行吧。”司机妥协了,钱装口袋里了。

两人分手,一个进配货部,一个向厂区通往办公区的小门走去,内部管理就松多了,仇笛走到门口板着脸训了靠门抽烟的保安一句:“嗨嗨,干什么呢?厂区这么大禁烟标志看不见啊?”

被逮着了,这种事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保安赶紧弯腰掐烟,仇笛站在他面前瞪了两眼,保安是个小年轻,那种披身衣服混日子的主,凛然问仇笛:“您是……”

“我是谁……是你能问的吗?就我不是谁,也有权力监督你违反厂纪啊?”仇笛训道。

“对对对……对不起,我新来的。”保安哆嗦道。

“下班到我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知道在哪儿吗?”仇笛训斥问。

“知道知道,五楼。”保安鞠身道。

仇笛一拎高级西装,傲然道着:“我就在隔壁。”

昂首阔步而走,保安吓得站起直直的,生怕人家又挑出毛病来。

唬过关了,一进楼门,仇笛加快的步子,从安全出口直往五楼去了,这地方他可不敢坐电梯。

上楼间,他几次看院里,老总那辆阿斯顿马丁就泊在院里,这可是十天的头回见,今天肯定到厂区了,这种富人你真不好找,京里的办事处,估计老总压根就没去过。

上了五楼,他下意识地看摄像头,数处,高档办公区,有玻璃门禁隔着,他想了想,做了一个姿势,愁眉紧锁、四十五度仰望星空的脑袋、伴着抚腮的动作……领导者,都是这种装逼姿势嘛。

果真很管用,职员里居然没有对他起疑,不过当一个职员划开门禁之后,他快步跟着,一只脚轻轻一掂,门开后被脚垫住了,关不上了,成功进入。

没人注意到,总经理的办公室外,多了一个人,他轻轻叩响了盛华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罗成仁的门……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6章 去日苦短来日长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8章 但为逐利已癫狂
热门: 七界武神 修罗武神楚枫 逼真 国画 三眼艳情咒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侯卫东官场笔记 官运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