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3章 巧与不巧烦心事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2章 胸有千壑今方识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4章 随波逐流得与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300万?”

“对。”

“他们还真接了!?”

“对!我没答应预付,按进展付款。”

一问一答,然后罗长欢满脸笑意,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连郎月姿也忍俊不禁了,两人相视而笑,罗长欢笑着道着,ip是通过软件隐藏的,根本无法通过网络捕捉;而且文件、目录以及整个磁盘都是加密的,这是资金操作的人基本的防范,那怕就把电脑偷出来都没有用,要是简简单单能做到,还要那些安全专家干什么?

不过他仍然不放心地问:“你觉得有可能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第一关就过不去,后面的就无从谈起了。”郎月姿狐疑地道,非固定ip的问题,对于黑客就像一把钥匙,就有这把钥匙都未必能登堂入室,如果没有这把钥匙,恐怕你连对方的主机在哪儿都搞不清。

“确实是这样啊,就有特异功能也办不到这事啊,可他们怎么敢接呢?”罗长欢笑着问。

郎月姿竖着两根指头道着:“两种可能,一种是天才,可能有我们想像不出的办法;另一种蠢才,他根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我倾向于第二种,哈哈,这种事可不是一天两天练就的。”罗长欢笑道,他翻查着电脑,一搬屏幕,指着绿城玫瑰园的目标道着:“有电力线路备份、有网路线路备份,楼宇四角有不下二十个摄像头,距此最近的警务单位五分钟车程,偏偏这里的交通状况很好,可能都用不了五分钟……我试图请过一个专事盗窃的团队,对方的头目看了地形和环境之后,招呼没打就走了……就即便他们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也不可能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得到数据……我曾经想过很多种方式,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切入点。控制这儿的人,恐怕咱们惹不起啊。”

“我想应该能给他们找到点麻烦吧?”郎月姿若有所思地道,基于他对仇笛手法的了解,她推测地道着:“比如,他们可能追踪这幢房子里人;比如,他们可能会设法确定这里的出局服务器;比如,他们说不定敢铤而走险,硬闯一下什么的。”

“哈哈,那看来咱们准备好,换换地方了啊,万一出了娄子,别回头找到咱们头上。”罗长欢笑道,玩笑而已,离那个程度估计还差很远。

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一个绝地,最起码对于作奸犯科者是一个绝地,郎月姿看着屏幕上的目标画面,很无奈地摇摇头,答案永远是一个:无解。

这一次也终于把仇笛难住了。连续两天没有任何消息,让郎月姿更确定了这个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觉得出现奇迹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号码是隐藏的,她心里咯噔一下,就连罗长欢都怔了下,惊讶地道:“不会真硬闯了吧,那样我还真得搬家了啊。”

郎月姿一接听,听了一句,惶然站起来告辞道:“他们要动手,让我去观战。”

“啊,大白天?这才几点……等等,我也去。”罗长欢惊得坐起,拿着外套,有点惊惶失色地出了酒店,两人相商之下,还是拦了辆普通出租车,直驶向目的地……

……

……

“代码……600854,今开6.86,换手1.95……”

“000669、000696,换手2.55、1.92、量比0.83,怀疑有庄家试水……”

“负一层,有笔钱进来,准备一下,汇往香港……账户信息我发到你的电脑上。”

绿城玫瑰81号,像往日一样忙碌着,顶层的房间,是一位女人,正盯着特制的分屏电脑,不时地发着消息,手边几部电话次弟响着,来自不同客户的委托,都会很快在这里得到处理。

负一层,四位男子各盯着面前数个分屏电脑,实时看着股市行情,偶而会处理上面派下来的账务任务,对于他们,生活和工作就是和一串又一串不同的数字打交道,股指、代码、账户,从0到9的十个数字,不但连结着不同人的财富,而且连接着从这里到世界各地的银行。

这里环境比想像中好,大功率的换气扇,中央空调,以及不菲的收入,几位按部就班的雇员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在没有紧急业务的时候,会冲杯咖啡、聊聊女人、看看新闻。

整个十时三十分,一位雇员起身冲咖啡,另外一对在仰头看着屏幕,突然间,嘭声黑暗袭来,心跟着咚声一跳,眼前漆黑一片了,只有一位刚刚移开视线的雇员,看到了电脑主机上冒出来一缕清烟。

昏黄的应急灯旋即点亮,备用的电力随即启动,奇了怪了,都是昂贵的高配电脑,非残即瘫,一点都点不亮了,几个人迅速掏出手机,通知着上一级。

楼上的女人吓得惊叫了一声,她最后看到是一道弧光,然后全屏熄灭,等拉开窗帘时,回头才看到四名主机,电源口像烟囱一样冒烟,满屋刺鼻的塑料气味。

坏了,电力故障,这可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她紧张地拔着电话,向上一级汇报着,这儿分分钟可都是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损失,她说话的时候嘴有点哆嗦,腿有点发抖,浑身有点发软。

很快,不到十分钟,两辆商务车载着十几人到了81号门口,匆匆进入。

很快,物业被通知到场了,不过物业的拍着胸脯保证:根本没停电啊,要停电我们提前通知啊。

确实没停电,不过满屋除了热水器正常工作,照明和电子设备几乎全部烧毁了,物业带着业主,沿线查找,嘟囊地讲着,确实没问题啊,都是埋设管线,要出事,这几幢应该都出事啊。

说着了,又有几家业主吼着来了,这背字走的,刚看了一眼股市,钱都快赔完不说,转眼电脑都烧了……嗨,物业给赔吧?

一个小小的故障,惹来的麻烦越来越多,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搞清楚,沿81号开始的一列管线,全部莫名其妙的烧掉终端电子设备,连稳压器和ups也没放过,物业被业主围着喷口水了,从收费高昂到不作为,到管理不善种种问题都扯出来了,算是解释不清了。

……

……

距离81号两公里多外,一处小公园,人工假山畔,崔宵天正调着颜料,他的面前架了一幅画板,像个写生的艺术家,画布上,正是这个小区嶙次栉比的楼宇以及灰蒙蒙的天空。

当然,还有几位沿路溜走的身影没有落到画布上,他添着颜料,笑着问道:“仇笛,三儿可以啊,干活利索,我还担心他出问题呢。”

“三儿拣破烂的出身,别说普通照明线,十万伏的变压器你看他有办法偷不?”坐到池沿上的仇笛笑着道,他反问底片道着:“这是什么原理啊?我拉网打过鱼、电过兔子,本来以为水平不错,咦,和你们比是小儿科啊。”

“原理很简单,火零地三项,缺了地可以正常工作……但是,如果变成火火两项,那效果就出来了。”崔宵天道。

是把输入线路全部改成火线,那接驳两头火线的终端肯定要遭殃了,崔宵天笑着道着:“瞬间电流对撞,相当于一个emp炸弹,电脑、空调、电视机等等,任何终端只要通电开关打开,会直接熔掉电路板……我们实地测过,一台电脑主机,烧坏电源是肯定的,过压保护不完善,甚至可能烧坏主板……呵呵,这不是我的创意啊,干这种事,老膘能当咱们的师傅了。”

“动静有点大啊。”仇笛稍有心虚地道,他低估老膘这伙人的破坏能力了。

“有时候动静大了,才容易隐藏动机。老膘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凭空捕捉到对方的ip,就既便拿到ip,在对方重重保护的数据下,也是难关几重……黑客没有想像那么神奇和潇洒,破解有时候需要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都有可能。”崔宵天道,他是一心二用,说话间,画板的涂鸦一点都没有停。

“这样的话,趁他们重新架网,倒是个好的可乘之机,可难道不会引起对方怀疑,干脆换地方?”仇笛道。

“如果现在开始,几个小时内,他们就可以恢复;如果换地方,可能几天甚至几周都定不来,对于这种分分钟都是几十万出入的地方,你觉得换个地方容易么?”崔宵天眼皮不抬地道。

“那就好……接下来就看耿宝磊能不能派上用场了。”仇笛道,这一环扣一环,几乎都来自于老膘那个天才,而其中的环节,他总觉得衔接的不够紧密。

“你放心吧,这种人定购东西,轻易不会改道的。老膘是从外围挖的,送餐的、送酒的、还有送设备的,都留下他们闪光的足迹啊,老膘只是给他们制造了一下小小的意外而已。”崔宵天道。

就在这时,耿宝磊的短信来了,一行字:定货,送往绿城81号。

仇笛咧着嘴,服了,看来正常人,绝对搞不过变态。

……

……

当罗长欢和郎月姿像情侣散步一样路过绿城81号时,一辆标着苹果专卖的货厢刚刚泊定,四五个送货员,正把一箱一箱的设备往家里运,而且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门口守着几位黑衣男子,个个面色不善。

“太有勇气,我都有点佩服这些人了。”

罗长欢不敢直视,匆匆而过,几次瞥眼瞧都让他凛然心惊,这肯定是捅了个大窟隆,现在他有担心殃及他这条池鱼了。

“好像不对劲啊,怎么都是电脑坏了?怎么做的手脚?”郎月姿小声道。

咦?对呀,罗长欢愕然想想,摧毁对方的电子设备,趁虚而入,这个方式他曾经想过,但办不到,他喃喃道着:“总不能他们有emp炸弹吧?要趁这个机会做手脚就容易了,数据重装和恢复,需要一到两个小时,只要知道他们出局线路,那就可以有意识拦截数据包了……或者更简单一点,他们如果足够聪明的话,有意识地在电脑上做个手脚,那就易如反掌了。”

罗长欢看着郎月姿,突来兴奋感让他手臂痉挛,有点不听使唤,他重重甩了两下,郎月姿却是有点恐惧地道:“罗老板,安全为上,咱们是外来户,想动个地头蛇的奶酪没那么容易?善后怎么办?”

“咝……”罗长欢不忍是吸着凉气,紧咬牙关,像是在极力忍着诱惑,他喃喃地道着:“要是能摧毁这里的话,到时候可就剩我们一家在这里为所欲为,别人只能望洋兴叹了。”

“您太乐观了,摧毁这里,会有人很快明白是谁做的。”郎月姿不屑道。

罗长欢匆匆跟着郎月姿的步子,仍然放不下突来的想法,毕竟让他看到机会,他浑身已经忘记,曾经这里是多长的壁垒森严。

两人步行了两公里多,最终在人工花园看到仇笛,他正持着画笔和画盘,描绘着一幅已经完成的画布,两人好奇地走到仇笛的身边,画布上,现代城市的景像,惟妙惟肖,作画的仇笛双眸如星,正审视着自己的“杰作”。

“哇塞,才子啊。”罗长欢自叹弗如道。

“画得很有灵气啊。”郎月姿赞道。她又一次惊奇地看着仇笛,像是初识一般。

“还有更惊奇的事想看吗?”仇笛一抽,画布下,一张详细的建筑管线图覆上来,这正解释了罗长欢心里的好奇,他细细看着,边看边想,不一会儿,向仇笛竖着大拇指:“天才!”

“什么意思?”郎月姿好奇地问。

“你看……从变压器下的人孔管道里,把通向81号的供电线路,这样,一错接,火零地成了火火火,那线路覆盖范围,所有的终端都会被波及,接通的一刹那,就气动开关都来不及跳闸……那些脆弱的电脑除非根本没开关,否则铁定遭殃,可惜的是,这个时间段让他们关机都不可能……哦,第二步是,潜入专卖店,我明白了,你们一定得到了他们购货的渠道。他们轻易不敢考虑换地方,而且会尽一切努力恢复正常,所以必须走一步……第三步是,要攻击服务器?”

“那,现在似乎可以谈谈费用了。”仇笛道。

“这个……”罗长欢激动了一下,郎月姿往他身前一拦道:“十万。”

呵呵,仇笛给气笑了,这事情本末倒置了,费劲的没钱,挣钱的反而很轻松,郎月姿没理会他的不满意,解释道着:“你们仅仅是搞了一个小小的破坏,而我们什么成果都没有看到?怎么给你报酬?”

“是啊。”罗长欢也明白过来了,他指摘道着:“这儿恢复只需要几个小时,你总不能再给人家接两条火线吧?到不了晚上,这儿就恢复正常了,而且,会增加很多保卫力量,你这样,反而增加了我们后面的工作的难度。”

仇笛侧眼瞧瞧,知道这两个家伙开始耍赖了,他似乎也并不急于要钱,指指81号的方式道:“现在我有里面五个人的详细资料,你们要不?”

“要!”

“很快就能得到他们上一层的消息,你们要吗?”

“要!”

“很快我们就能攻破这里的服务器,你们要截获的东西吗?”

“……”

罗长欢被吓住了,张口结舌,眼睛外凸,不敢要这个烫手的热山芋了。

“就先付十万吧,这么危险的活我看你们的胆量也不够……自己都不敢干,试探我有意思吗?这儿是个地下钱庄的加强版对吧?炒股、炒期货、洗钱都干,你们胆子和胃口都不够,那就别碰这种事……好了,送给你,售价十万啊,别忘了。”仇笛把画布取下来,送给了郎月姿,郎月姿尴尬地笑着接到手里了,他笑笑,背着画板从容地走了,似乎已经看出这两位左右为难的心态。

“怎么办?”郎月姿征询道。

“这次我真得回去一趟了,那几个大佬应该对这事感兴趣。”罗长欢愕然之余,又有点掩饰不住地兴奋。

两人急急离开,不知所终。不过两人走后很久,仇笛却悠然地返回来了,在假山的缝隙中,取走了一直开机在录的微型dv,在他的脸上,同样洋溢着兴奋地笑容。

……

……

“咋样?老膘?”

一个小时后,仇笛和崔宵天匆匆进了一幢刚刚租来的住宅,高层,附瞰的视线里,可以看到81号别墅,满屋都是刚刚装好的设备,还专给老膘备了一张特大号的躺椅,这家伙只能躺着玩,键盘就放在肚皮上,伸手处就放着水果蛋糕,以备高手的随时需要。

“哥叫王帅帅,别叫老膘,多难听。”老膘不悦地道。

“口气一拽,那是有戏。”崔宵天乐了。

“王帅不够,得叫王拽啊。”仇笛道。

两人走到了近前,老膘得意地一杵比火腿肠还粗的中指,嗒声一摁回车键,嗖嗖嗖几个屏幕在切换着,全是81号的内景图片,安装工还在擦汗、保镖在虎视眈眈、厅堂里一位男子在训着雇员,仇笛兴奋地道着:“这个,这个人的正面有吗?”

老膘一切换摄像头,把正面截下面来了,仇笛喀嚓拍了张,光顾打家劫室的,还不晓得这家的主人是谁呢。

“嗯,我查到了。”老膘换着屏,输着数字。

“我日,车管系统你拷贝过来了?”崔宵天愕然道。

“那是十年前的系统,已经半公开了……我查了下他的车,和人就对住了。”老膘道着,像是考验仇笛一般手停了,又问着:“你确定要知道?”

“怎么了?”仇笛不解了,好奇地问:“来头很大?少吓唬我,他屁股都不干净,他不敢吭声,咱们现在去投案自首,他都未必敢承认。”

“那……就打击一下你的自信,看好了……”老膘吧唧一摁,崔宵天惊得一哆嗦,是使馆牌照的车,普通的大众而已,可车牌来路吓人啊。

奇了,仇笛没事,还发愣了,还问什么意思,老膘直说这货是个土包子,没治。崔宵天一解释,仇笛倒紧张了几分。

“如果不够,再给你们点料啊,我顺着这个车牌,查到了商务部这个人的信息,公开信息,好像管投资批文什么的……然后我伪装了一个境外手机号码给他的手机发了条图片信息,这个蠢货居然打开了……然后我就提取到他手机里,不少好玩意了……嘎嘎……”

老膘淫荡的笑声里,屏幕上渐现一堆短信,不少是黄段子;通讯录有八百多人,通话记录四百多条,关键还有照片,不少女人的照片,这种男人能看上眼的,肯定都是极品,老膘兴奋地指指点点,还有几张果的,看样是心甘情愿摆姿势让照。

两个变态评论着女人,咦?好大一会儿,不见仇笛说话,回头时,仇笛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忍不住地嗝了一声,因为其中的一张是……戴兰君!

“怎么了?”崔宵天看仇笛表情不对。

“看看,你得学学底片的性趣爱好,见了美女不动心。”老膘调侃着。

仇笛没有说破,只是紧张地问了句:“他叫什么?”

“叫……我看看……俞世诚啊。”老膘汇报道。

回头时,仇笛已经走向了卫生间,像是眩晕一样,扶着墙,步履蹒跚,他进了卫生间,喘息好一阵粗重,手机响了,半天才想起去接,偏偏你心堵的时候,就有堵心的事接踵而来,手机闪烁了,上面显示着来电的名字:

戴兰君!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2章 胸有千壑今方识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4章 随波逐流得与失
热门: 气球上的五星期 幻想降临现实 星移记 严厉的月亮 禁忌之地 龙族2·哀悼之翼(龙族前传)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 秘书长3·大结局 美艳冥妻(摄魂灵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