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2章 胸有千壑今方识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1章 偶遇旧人换新姿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3章 巧与不巧烦心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辆电动的三轮车响着铃,穿过天桥桥洞,那种标着xx快递的三轮车,后厢用钢筋焊了半人高,坐上的小伙挎着包,一脸风尘之色,正匆匆地穿梭在车流间,不知道去向了夜色掩映着的何方。

此景让无意见到的仇笛一下子愣在当地了,那种好温馨好熟悉的感觉,让他浑身痒痒,仿佛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挥汗如雨生活一样,坐在车里,不由地回想着初到京城的日子,头顶是霾,头上是汗,处处碰壁,四顾茫然,那些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每天数着浸着汗的钞票,盘算着离自己的理想还有多远,尽管很远,可并不缺乏向前的动力。

好像都这么个过程,在辛苦中会慢慢变的麻木,在迷茫中慢慢变得漠然,生活就像被雾霾遮掩的天空,永远看不到未来的星光。

幸亏有改变,所有的漂在这里的人,都在等着一个机会,仇笛觉得自己已经抓到机会了,彻头彻尾改变了生活,不再发愁薪水的高低,不再为买菜买粮租个房讨价还价,也不再看着那些金碧辉煌的饭店望而怯步……变了,变得很快,一下子口袋殷实得他始料未及,从来没有想过,钱会这么好赚。也从来没有想到过生活会这样变化,像个真正的生意人,生活是从一个酒店到另一个酒店,或者从一个饭店到另一个饭店,所不同的是接触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每每相见,都会在下意识地想……能从对方的口袋里,拿到多少报酬。

很怪诞?真的很怪诞,就像身处异世界一样,仇笛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手机换了,而且装了好几部;行头换了,换成价值几万的牌子货;鞋子袜子从里到外都换了,因为他注意观察过,那些出没于高裆场合的人,有的看似穿着随意,但你细细观察,都有自己风格,而且大多数都价值不菲。

这是潮流,想赶潮的人,必须随波逐流。

可这是我喜欢的生活吗?

仇笛下了车,付了车钱,站在一幢外资酒店的门厅前,突然间有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人的骨子里都有贱性,就像住着豪宅开着宝马,仍然忘不了路边摊点十块钱一碗的炸酱面一样,仇笛心里泛起着说不清的感觉,刚刚路上遇上的那位快递员像投影一样,还印在他眼中,那是一段无法摆脱的情怀,穷困如影随行的煎熬,记忆得太深刻了。

他知道,自己也许并不喜欢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活。

不过他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能力,最起码他不可能有。

于是,他整整衣领,迈进了酒店。

当犹豫变成熟练、当反感变成漠视、当愧疚变成坦然,那就意味着一个男人……成熟了!

说起来仇笛还是蛮帅的,最起码以这种正装形象出现的时候,让领路的女服务员眼睛亮了亮,也让枯等的郎月姿一下子惊愕到站起身来,并没怎么注意平时着装随意的仇笛,此时一身西装标挺,根根短发直立,步履声声像有一种韵律一样,和手臂的摆幅、和迈向她的步幅,出奇地一致,显得这个人格外地精神抖擞,相比之下,出入这里的肥头凸肚的男子可就要齐齐失色了。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饥渴啊。”仇笛笑着调侃道。

“没错,可惜你那方面不行啊,否则可以考虑你的。”郎月姿自然地挽上来,随着服务生到楼上的房间。

日式酒店,很繁琐,要脱鞋,要坐隔板,很小的桌子,岛国风味很浓,上酒端菜的,都是和服装扮,偶而间,还能听到叽里呱拉的鸟语。

稍稍意外的是,仇笛对这种环境并不陌生,不像初到这种地方的懵然,几杯清酒下肚,郎月姿又故伎重施,微型扫描仪扫了一自己,递给了仇笛。

“有意思么,防得这么紧……一下子把吃饭的情调都给破坏了,我拒绝。”仇笛道。

“那你有可能失去一单生意哦。”郎月姿直接道。

“随便喽,这单生意我也没准备接。”仇笛道。

“你确定?”郎月姿愣了下,慢慢地把扫描放回包里,好奇地看着仇笛,知足长乐了?啊呸,就没见过那种放着钱不拿的人。

“正因为确定,我才如此坦然啊……这样,郎小姐……不,这个称呼不好,郎女士,这顿饭我请,你和罗老板是我命里的贵人啊,我从没想到能这么容易赚到这么多钱啊。”仇笛道。

郎月姿对于这个变化始料未及,他下意识地问:“然后呢?”

“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吗?我不怕你笑话我没见过钱……事实是我真没见过这么多。我想人真得学点知足,但不声不响溜了可不是我的风格……来来,敬您一杯。”仇笛端着清酒,敬郎月姿,把美女听得糊里糊涂喝了,糊里糊涂看着仇笛,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全打乱了。

把她也给搞糊涂了,敢情穿得这帅气,就是来场告别晚宴?郎月姿刚要说话,仇笛一伸手拦着:“不谈生意了啊,有兴趣去玩吗?有兴趣的话我给您当向导,我在京城呆几年了,你一天忙里忙外,肯定没顾得上玩。”

“哦,不趁年轻赚点,老了靠谁养啊?难道靠男人养,又没一个靠得住的。”郎月姿幽怨地道,被仇笛说到难堪处了。

“慢慢发掘嘛,总要有好的吧?”仇笛笑着道。郎月姿一抬眼皮,两眼冒星星地看着仇笛,笑吟吟地问:“你指你自己?”

“不不,我不算,你都知道我不是男人。”仇笛坏笑道,这个档箭牌对美女极端有效。

果真起效了,郎月姿咧咧嘴,做了个恶心动作,然后不客气地道:“你可以生理上不是男人,不能心理和心态上都不是男人吧?做事有这样半途而废的吗?”

“那做事得你情我愿啊,你不愿意付报酬,或者我不愿意做,这事都不能成立对吧,生意不成仁义在嘛,你说是不是?”仇笛道。

“谁说我不付报酬啦?”郎月姿道。

“我假设,万一我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那多破坏咱们的关系不是,还是不用提了,咱们做朋友,后面事让别人来干,京城能人多着呢。”仇笛道。

郎月姿怒了,重重一顿酒杯道着:“可你根本没提啊,你怎么知道我不答应。”

“我一提就是好几倍啊,您那点报酬,雇不到高手啊,他张口就是三十万。”仇笛道。

郎月姿眉色一怒,正好发飚,仇笛赶紧补充着:“欧元……我算了下,我全部身家都雇不起这种人,所以干脆就不干了。”

这一起一伏的,撩得郎月姿心绪乱荡漾,她重重一拍桌子道着:“那也不是不能商量啊,没说不让你干了啊。”

“哦,sorry,看来我小家子气了。”仇笛浅浅一笑,给郎月姿斟着酒。

郎月姿端起酒杯时,一下子捕捉到了仇笛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她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了:坏了,上恶当了。

肯定上恶当了,无形间,她有点露底了,最起码对方应该知道这种事五十万办不下来,这不,那家伙笑吟吟地劝酒、吃菜,像是诡计得逞一般,偷着乐呢。

“哟,帅哥……我都没发现,你在谈判桌上都这么厉害啊。”郎月姿终于反应过来了,又气又好笑地道,自己的轻视被利用了,她此时发现,确实有点小觑这个土八路了。

“这是饭桌,不是谈判桌。”仇笛纠正道。

“你别装行不行?你想要多少?想要再说啊,其实你说得很对,京城一直就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还真能找到不比你们差的。”郎月姿笑着道,不过话很严肃。

仇笛也很严肃,但话像开玩笑道:“我们这儿有句老话叫,民不斗官、穷不斗富、恶不斗警……也就是说像我们这样的穷人,是没有能力去斗富人的,他们掌握的资源和人脉辗压我们太容易了……所以这件事,价格问题是其次,关键是安全问题我得先向我的合伙人保证,否则,不管多少钱,我还是要放弃的。”

“你担心什么安全?”郎月姿问。

“不知道,但你可以给我个定心丸,至少告诉我们目标是什么吧?”仇笛问。

这个事让郎月姿犹豫了,她稍犹豫,仇笛也不介意,自斟自饮着,郎月姿越来越看出对面坐着的人不是那么善与的,她笑着道:“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热钱这个词。”

“不懂。”仇笛干脆道。

“知道你不懂……这样说吧,相当于民间的游资,所不同的是,掌握在不同的机构手里,而这些机构并不受控于那个政府,而且这些机构的眼光是世界性的,哪儿有机会,这资金就向涌向哪儿……比如曾经的香港、比如日本的经济危机、再比如,咱们中国的房地产等等。”郎月姿简要地说着,似乎在斟酌着这话该不该说,该说到什么程度。

“懂了,就是投机吧?”仇笛道。

“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这种投机是世界性的,每一项投资都带有投机的性质,赔钱的买卖可没人干。”郎月姿道。

“懂,商人赚钱,天经地义的。有良心的肯定要赔本。”仇笛道。

“呵呵,对。”郎月姿笑道:“绿城玫瑰那个地方,就是一个热钱的中转站,掌握这里的是一个资金掮客,而且从某种层面上讲,是我们的竞争对手,相对而言,他在这里的人缘地缘优势都是我们不具备的,接下来你懂的,如果我们想成事,那就得先保证他成不了事。”

“背景呢?”仇笛问。

“天子脚下,干这种事的人背景都很深,而且深到你根本查不出他有什么背景。”郎月姿一笑,结束了介绍,一摊手道:“就这些,再多我也不知道了。”

很难办,似乎并没有解决问题,郎月姿却在好奇地问着:“你是怎么用一下午时间查到那儿有四到五个人,还有一位女人,还知道他们在做着网络捞钱的生意?”

“怎么,有错?”仇笛问。

“错我就不问了,问你的原因是,你查得很正确,否则就不会有这顿饭的机会了。”郎月姿道。

仇笛笑笑,把过程解释了一下,拣到的饭盒暴露了那里的人员配制。而老膘那个坏种侵入物业管理简直是小菜一碟,人员、电费、网络,自然联系到这儿了。简单到这种程度,听得郎月姿直瞪眼,她心里清楚,这是罗老板花费了几十万才摸到的消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操纵这里的人是谁。

“怎么了?这点都值得您惊讶?”仇笛反问着。

“当然有点惊讶了,我都怀疑你是训练有素的间谍啊。”郎月姿道,仇笛一笑接口道:“我还真见过训练有素的间谍,国家级的,你信不?”

“不信。”郎月姿摇摇头。

“你应该相信的,我一直是实话实说,而你一直在骗我。”仇笛道,郎月姿刚要力证清白,仇笛提醒着:“比如,上午给的我那几条内……衣,分属不同女人,但唯独没有你的。”

呃……又说起内裤了,而且又一次鉴别出来没有郎月姿本人的,这像戳穿了郎月姿的谎言一样,她面红耳赤,无从解释。千言万语汇集成一句话:“你真变态啊……我可是花高价从内衣模特身上买了几条,你居然都分辨得出来?”

仇笛笑而不语,他同样惊讶老膘那货的鼻子比狗都灵。天才的怪僻到一定程度,都会有惊人之举的啊。

没解释,郎月姿也自动忽略,总不能当面脱下来自证没错吧。两人且吃且谈,仇笛发现了,这妞绝对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再挑战底线的事,对她也是云淡风轻而过;郎月姿也发现了,仇笛一直在试探她的底线,对于此事的底线高低,可以反证出这件事的真正的价格。

绕来绕去,绕到郎月姿已经忍无可忍的程度了,她夺了仇笛的分酒器,重重一顿道着:“你不用枉费心机了,灌醉我没那么容易,有什么,还是清醒时候说……无非就是个价格,你至于绕这么大弯吗?”

“这种人的东西我不能偷啊,万一到时候郎美女你和罗长欢拍屁股走人,那不得追杀我吗?”仇笛道。

“哟,听你的口气,是能偷出来?”郎月姿兴趣来了。

“不一定能,但有可能。”仇笛道。

“那降降标准怎么样?让这里瘫痪,只需要几天时间,而且必须是指定的时间内。”郎月姿道。

“那难度也是相当大的,我之所以想打退堂鼓是因为,我真的不确定。”仇笛道。

“好吧,那谈谈,开出什么条件,才能让你很确定,办到这件事。”郎月姿道。

“我也不坑你,别说我欺负你一个女人,反正都是罗老板掏钱。”仇笛慢慢地放下酒杯,不客气地道:“300万,先付三分之一,成不成,订金不退。”

呃……郎月姿直接被仇笛的漫天要价噎住了,她没想到,这个人比她见过的所有商人都坑,坑到无法想像。

“看看,我说了吧,一开价得把你吓跑……服务员,买单。”仇笛喊了声,有位和服女推开推拉门,鞠身问着,仇笛随行去刷卡去了,片刻回返时,郎月姿还是那么个愕然的表情,滞滞地盯着仇笛,她可以无视仇笛的变态,可却无法无视他表现出来的自信。

因为他做到的太快,太好,太令人惊讶了,让郎月姿的自信全面崩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和判断了。

“怎么了美女?生意不成仁义在啊,因为生意而生气就不好了。”仇笛道。

“这么大款项,我当不了家。”郎月姿慢慢道。

“没说不给您请示的时间啊。”仇笛道。

“就即便请示能当了家,但赔一百万,我照样当不了家,这样吧,你的开价太高,100万,我可以接受,预付一半。”郎月姿口气软了。

仇笛笑笑,给了个概不还价的眼神。

“或者,预付十分之一,你办到,我可以请示给你这个价格。”郎月姿道。

仇笛继续笑笑,保持着不松口的表情。

郎月姿突然间发现自己失算的厉害,完完全全地被对方摸到底线了。她叹了口气道:“ok,看来你吃定我们了……那我们认栽,最好的条件是,没有预付,只能按你们进度付报酬,而且我要全程跟进……同意就拍板,不同意就一拍两散。”

“哎……好吧,很公平,按进度你们也不怕上当,成交。”仇笛道。

这时候,郎月姿已经没有什么心情说笑了,恨恨地剜了仇笛一眼,拎起包,趿拉起鞋,心情很不好地走了,一句告辞都没有。

她一走,仇笛也没心情了,匆匆出了饭店,打车就走,心里一直暗念着:哎妈呀,这个牛逼吹得太大了,赶紧回去合计合计,该怎么干来着……

……

……

“啥?你答应了?”老膘怒了。

“嗨?你还真敢?”崔宵天惊了。

然后老膘说了,兄弟们,这事太危险,万一被人发觉回头得被追杀啊;崔宵天也说了,真不能干,太冒险,万一是个炒股的黑庄,那可是官黑警几道上都有人,咱们得被打成公敌啊。

“标的三百万。”仇笛直接道:“听好了,三百万。”

三根指头,严肃地口气,掩饰不住的兴奋表情,然后坐在小饭店吃饭的老膘和崔宵天齐齐呆了,老膘忘了嘴里还有没吃的东西,愣着看仇笛;崔宵天咬着筷子浑身不觉,明显失魂落魄了。

“就抢银行都没这种事利索啊,我想法呢,可以试试……老膘啊,干完这笔,你可以想要谁的原味内裤都能实现;底片啊,我就不信你的理想就是倒腾一辈子偷拍设备……反正就这么个机会,前后挣的,足够咱们退出这行了,想干吗?”仇笛问,极尽蛊惑。

他看看老膘,补充着:“老爷这是挑战你事业巅峰的事,万一成了,你将来就是传奇了。”

老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而且很严肃地,第一次严肃地和仇笛纠正:“别叫我老膘,哥叫王帅帅,这么帅的事,少了我,你们干不成。”

“知道了,王帅帅……还是老膘更形象,底片,你呢?”仇笛问。

“贪婪是原罪啊,那会毁了我的。”崔宵天痛苦地道。

“你是准备退出?”仇笛问。

“不不不,我是说,我这样的人,毁了等于新生……万一干成了,也是新生,为什么不干呢?自古富贵险中求,这一行什么时候安全过了。干!”崔宵天的兴奋劲也上来了。

三个人头碰头,在路边的小饭店,商议着这场翻身仗的详细细节,很快,在一个普通而又普通的q群里,有一个悬赏公告,10万块钱的赏红,让很多潜水在电脑屏幕后的宅男眼睛发亮了,这个群里公开出售外挂、黑客软件、嗅探程序的事已经很普遍了,不过开十万赏红要叫板所有黑客的事却不多见。

叫板的那个鸟人很可恶,用的金三胖的头像、名字里含日文字母、说话用的是美语,那个行为都招人恨。他自认为天下第二,国内第一,要和高手拼技术。非公开技术谁也不服谁,本来潜水的群,蹭蹭蹭冒出来n多老鸟,齐齐开始人身攻击。

从这个网络上的角落里先开始了,一个小时内,报名的人已经达到五十人了。

很快,第二个赏格出现在另一个群里,是找点子和钉子,行话如此,不过群成员都知道,是要情报信息,赏格过万的信息可不多见,一时间,接单的人纷至沓来。

阴暗的角落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这样的故事,同样在这一时刻,罗长欢和谢纪锋在一张饭桌上密谋,两人相谈甚欢。而分手后不久,罗长欢又马不停蹄地到了下一家茶楼,这次会面的可能会让很多人意外,一个四十年许的中年人,短发,面色愁苦,不过罗长欢居然认识,是马树成,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两人像旧识一样,斟茶慢啜,谈得相当投入。

也在这一刻,唐瑛正和一位男子在酒店的门口告辞,对方也是一位商务公司的经理,对唐瑛恭敬有加,起因是人手严重不足,唐瑛要通过这位经理联络更多的人,好像是私活,今天她是请假了,根本没有去上班,告辞后匆匆离开,连家都没有回。

同样在这一刻,有一位深谙阴暗角落故事的人物也看到了。

是管千娇,她正和一位同事在吃着晚餐,一位志同道合的帅哥,一位在长安已经倾慕她的帅哥,王卓,进国安后,两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关系在渐渐地拉近,饭间,管千娇看了几眼手机,那个她已经离开的地方,还留着联系方式。

“怎么了?千娇?”王卓看她心不在焉,关切地问。

“要出事了。”管千娇递着手机,让准男友。

通信和微电子专业的,一看挑战的代码就明白了:“哇,是位高手啊……这是模拟攻击服务器的程序代码?想挑战啊?”

“不是这样的。”管千娇难为地道。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1章 偶遇旧人换新姿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3章 巧与不巧烦心事
热门: 所罗门之犬 龙符 寻龙之前缘番外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 我不做人了 穿成校草的绑定cp 黑暗馆不死传说 自然大玩家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挂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