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1章 偶遇旧人换新姿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0章 东奔西走不足看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2章 胸有千壑今方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女人是种危险的动物,特别是在看到花花绿绿的衣服时,那眼中冒出来的光芒,根本就是不加掩饰的贪婪,就像凶猛的野兽发现猎物,她们奔向心仪的服装,就像饥饿到极点的人扑向食物。

仇笛还没有过陪女友逛街的经历,不过很快他发现,这恐怕是比上床更累的活。每每郎月姿挑到一身衣服,换试出来,总是盈盈地在穿衣镜前自恋一会儿,然后期待地问仇笛:“好看么?”

仇笛点点头,好看。郎月姿却生气了,一看就是敷衍。

转眼又换了一身,继续问:“好看么?”

被斥数次敷衍,仇笛学乖了,直接评价:“丑死了,太难看。”

“一点审美眼光都没有,这是guggi的顶尖设计。”郎月姿依然斥之,一点情面都不留。

仇笛明白了,反正你说啥,肯定都是错误的,在挑衣服上,女人的自信是不允许任何置疑和敷衍的,于是他又改招了,郎月姿再问,仇笛会微笑着告诉她:“上半身非常有气质,下半身非常有风格,非常非常适合你。”

终于把郎月姿忽悠住了,她美目眨着,好奇地问:“什么气质和风格?风格和气质可以割裂开来吗?”

“当然可以,你把国际大牌,成功地穿出了吊丝的气质和地摊的风格,瞧瞧,把那位贵妇人都吓跑了。”仇笛严肃地道,郎月姿一愣,看到一位胖女人根本没敢进这个柜组,旋即哈哈大笑。

那是对自己的脸蛋有相当的自信,才觉得如此的调侃很好玩,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位神秘的美女确实有过人之处的,个子颇高,最起码比这里百里挑一的女服务员都高,脸蛋和身材嘛几乎不用评价,从那些女服务员羡慕的眼光里就能给出评价,每每她站在试衣镜前,总是让不少路过的美女直接败退,不敢进来,生怕自己瞬间被秒成丑小鸭。

漂亮就够逆天的了,更逆天的是,不仅漂亮,还有钱,那优雅礼貌的刷卡,几千上万的衣服眼皮都不眨一下,更增加了她过人魅力指数。

指数在仇笛这里就变成重量了,一层逛了一半,两手提了七八个袋子,又从一家出来,对新衣颇有见猎心喜意思的郎月姿不客气地把外套,直接搭到了仇笛的肩上。

“喂,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这是炫衣服呢,还是炫富呢?”仇笛拎着包跟着。

“女人购物是一种减压的方式,就像男人嗜赌好酒一样,这个是不可以劝的。”郎月姿笑着,在仇笛面前转了个圈,米黄色的外套配着雪白的线衣,她兴奋地问着:“是不是有好萌的感觉?”

切……仇笛吐着舌头,嗤鼻不屑了,干这个早消磨掉他的耐心了。

“哦,sorry,我忘了你不是男人,你的眼光是无法欣赏女人的。”郎月姿笑着刺激了句,气得仇笛差点扔了她的东西,脸一拉呢,郎月姿又小鸟依人的靠上了,挽着他的胳膊道着:“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好像在撒谎?”

“这不很正常吗?实话实说的才有毛病。”仇笛道。

“那你所谓的隐私,也是撒谎喽?为的就是……要走我的衣服?”郎月姿问。

仇笛蓦然一侧头,看到了似笑非笑,眉目含春的郎月姿,也在瞟着他,他咬着下唇笑笑道着:“这个是真话,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开个房间验证一下……你这么喜欢展示魅力,或许能唤起我对女人的冲动。”

“可是我为什么,现在就能看到既色又淫的冲动眼光呢……就在你的眼中。”郎月姿笑着问,似乎戳到了仇笛的谎言。仇笛脸不红不黑的摇摇头道:“不不不,你错了,我恋衣恋物成僻,不恋人……一看到这么多女性的衣服,就有一种冲动……嗨,不能白陪你逛啊,给我内……衣呢?”

仇笛压低着声音,不客气地索要着,郎月姿恨恨放开了他,躲开了两米远,咬牙切齿地道着:“还真是个变态!等着。”

魅力受挫,打击很大,郎美女就没有那么妖娆多姿了,进了一处内衣的柜间,在红红蓝蓝黄黄的琳琅满目间,她挑了数件,进了试衣间,这地方仇笛不敢靠得太近,尼马那卖货的美女穿着几乎透明,秀的就是身材和内衣,不一会儿郎月姿抱了数条出来,直接刷卡,出柜把袋子扔给仇笛,脸上挂着促狭的笑容。

“哇……这么多条?”仇笛吓了一跳。

“满足你的爱好啊,我把两位售货员美女贴身穿的也买下了……够朋友吧?”郎月姿坏笑道,似乎这个样子,能掩饰一下她的难堪。

“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这招呢?”仇笛回头看看,突然发现满足老膘的爱好,这个路子似乎不错,就是有点贵了,巴掌大的一小片布,就卖上千甚至几千块。

“你收集了多少条?”郎月姿问。

“有……”仇笛想想,警惕地回道:“商业秘密,别乱打听。”

“如果有这种僻好,那说明有严重的心理和人格障碍,我在你身上,好像没发现什么障碍啊?”郎月姿严肃了,怎么看,仇笛也不像不正常人士啊。

“那是因为,我掩饰的比较好……别想骗我啊,以为我闻不出来,上次你给的外衣和内衣,不是一个味,不是一个人,从这几条里,我同样能分辨出你捣鬼了没有……说,你的在不在里面?不会像上次那样骗我了吧?”仇笛恶狠狠地追问。

郎月姿吓得有点紧张地抚胸,可没想到这个变态能变到这种程度,居然闻味识人,她脸红耳赤喃喃道:“真没骗你……哇,你居然已经变态到这种程度了?”

“敢骗我下次就让你当面脱了啊。”仇笛严肃地道。

“哎耶……你好恶心。”郎月姿掩着脸,先行一步,溜了,不敢招惹仇笛这个变态了。

小样,给我施美人计!?

仇笛得意洋洋的遛着,如是想着,看来对付女人不能光耍流氓,有些女人对流氓免疫,但没有女人对变态能免疫。他乐滋滋地看着兜里几条内裤,在想着扔到老膘手里会是什么光景,这家伙,得让膘哥粉身碎骨都无以为报啊。

“仇笛!?”

“仇笛,是你吗?”

“仇……笛!真是你。”

连着三声嚷,仇笛还没有从绮念中省过来,倒被一位路过的女人拽住了,一照面,两人齐齐惊呆了,居然是庄婉宁,这像穿越了一样,惊得仇笛不知道说什么好,庄婉宁惊得也没有省过神来,她看仇笛傻愣愣地看一个纸袋子里,眼睛一瞟,然后脸色变得复杂了,审视着仇笛。

仇笛赶紧收起来,尴尬地解释着:“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庄婉宁上上下下看着仇笛,眼睛落在仇笛两手满满白女装袋子上,好愕然地道着:“哇哇哇哇……土豪都无法形容你的疯狂啊?”

都是不菲的大牌女装,这两手拎得怕不得大几万,庄婉宁好复杂地看着仇笛,没有料到在这种环境,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又一次重逢,仇笛愣了半晌,说的却是文不对题道:“你……怎么来京城了?”

“那我去哪儿?学校我好意思再呆下去么?哎我说,你也太……把不人当回事了,不声不响就走了,电话不通了,人也不见面了。”庄婉宁有点忿意道着。

“这不没来得及么。”仇笛弱弱地道。

“骗人是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帮着他们做事?嗨你坑我你也明说啊,糊里糊涂把我关上两周算什么?你根本就知道是不是?你接近我就是为了了解马博的消息对不对?骗子……那些都是假的是吧?连吃饭遇到,也是你故意安排的对吧?”庄婉宁越说越气,声音越来越大,引起的注目的眼光越来越多,仇笛越来越尴尬,一退二躲,冷不丁已经靠到装饰柱子,退无可退了,庄婉宁的情绪激动得有点不可自制了,出事前一晚这家伙还神神秘秘告诉他走远一点,想起这个来她就来气,伸手就要来一耳光。

仇笛一耸肩,躲闪着。庄婉宁这一巴掌却是扇不下去了,或许能原谅了他的欺骗,可却无法原谅他手里这么多女装,她手没扇,一伸腿,狠狠地踩了仇笛一脚,仇笛吃疼缩着脚直哆嗦。他有郁闷地要和庄婉宁理论,不过看她时,一下子心又软了。

人瘦了一圈,眼窝深陷的,显得眼睛好大,那眼里,分明都噙了着亮晶晶的东西,就等着决堤而出呢。仇笛知道这种事带给她的打击会有多大,一下子呐言了。

“婉宁,婉宁……怎么了?”一位中年妇人,从柜里出来了,拉住了庄婉宁,像是母女俩,庄婉宁抹了一把泪:“没事,遇到了个骗子。”

“谁呀?”妇人拉脸了。

“走吧,妈。没事。”庄婉宁拉着母亲,在众人好奇眼光里,逃也似的掩着自己的失态。

然后这个本来男人就不多地女装区,仇笛成了无数美女眼中最差的那个反派形象,肯定是喜新厌旧、肯定是始乱终弃、肯定是负心薄幸,那些复杂的眼光几乎要把仇笛戳个对穿了,他匆匆地走着,低着头走着,快步向出口走了,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嗨……嗨……等等,拿着我衣服就想跑啊?”电梯上郎月姿追上了仇笛,仇笛一看她笑眯眯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在一旁看了好大一会儿笑话了,他忿忿道着:“哟,心情看来好多啊,自己拿着呗。”

一堆衣服,还给了郎月姿,郎月姿接受了仇笛这点小性子,好奇地看着,下电梯差点被绊一跤,仇笛在她这种好奇的眼光下可受不了了,躲着走,不过被女人黏上真不好躲啊,几次被堵住,仇笛怒了,直道着:“别烦我,一边去。”

“哟,不变态了,改变脸了?”郎月姿逗着仇笛。

“你逛吧,我有事走了。”仇笛道,一走,又被郎月姿拽住了,她说了:“我有事。”

“什么事?”仇笛问。

“你答应过的,需要的时候,我可以介入你们的活动,现在我觉得就需要了。”郎月姿道。

“是啊,但是你上次捣鬼了,所以取消你的资格。”仇笛道。

郎月姿不悦地道:“喂,这次我可没捣鬼啊,还多给你找了几条那什么……。”

“那我得检验后才能认定啊,走了,有事打电话就行了,别烦我陪你逛街啊。”仇笛拎着一个袋子,不容分说地跑了。

郎月姿终于确定,自己的魅力终究还敌不过那几条内裤,可分明觉得,仇笛根本就是一个正常得再不能正常的人,那恋物、变态扯不上关系啊,要真是个变态,至于还会和一位女人有过那么激烈的冲撞吗?

而且,是一位漂亮、清纯的女人,她一念至此,循着往回走,刚才她注意到了,让仇笛失态的女人是上另一层了,她快步追上去,在琳琅满目的衣装间搜寻着目标,然后很快发现了那位心不在焉的姑娘,正看着母亲挑中老年服饰。

稍稍踌蹰,郎月姿向庄婉宁款步而去,似乎无意中,庄婉宁转身把郎月姿蹭了下,然后衣服掉了一地,然后两人在客气中拣起来,再然后,搭讪成功,对于郎月姿,取得一位陌生人的信任,根本没有难度,她很快知道了,这位姑娘叫庄婉宁,很快知道了庄婉宁来自长安,而且很快从庄婉宁幽怨的表情里,读到了很多男女之间的故事线索……

……

……

郎月姿给出的地址是绿城玫瑰园81号,这是一个艺术及名流的汇集的地方,大户型和别墅型的住宅较多,经常在这里见到戴着大口罩、扣着棒球帽的男女,那可能是名星啊,别的地方口罩防霾,而这种地方,主要防狗仔。

入侵很快开始了,招来了崔宵天和老膘,那几条不同颜色的内内对老膘的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他二话没说就来给仇笛当小弟了,这家伙没事都想整点蛊找乐子,干坏事对他来说,纯属兴趣爱好。

很快,老膘把整幢房屋的结构给搞出来了,他根据此地的开发商顺腾摸瓜,找到了资料库里的原始设计。

很快,崔宵天围着房子外围转了一圈,把周围的线路、水电暖管道摸清了,这是他的长项。

很快,两个高手给仇笛描绘出了这样一个封闭空间。

老膘说:“不好进,管线走的都是暗线,从分线盒上看应该是电信运营商提供的服务,不过不排除使用通信模块上网的可能。”

所以,找到线口,可能未必能连接到对方的网络,这是单台电脑,想入侵必须捕捉到准确的ip。

崔宵天说了:“周边安保相当严格,距派出所不过三分钟车程,这个地区治安相当好。”

所以,偷鸡摸狗翻墙头怕是可能性不大,都是名流住宅,出现个流氓太好认了,况且隔着铁艺栅栏,院子几乎是一目了然,再利索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溜进去办事啊?

确实不好办啊!?仇笛回头看看,坐在商务车中间,几乎与车同宽的老膘,老膘玩着电脑,很猥琐地道:“别看我,我也没办法……我找找看,这家的记录,这种地方别胡来啊,让警察逮着又得上理论课,我倒不在乎,反正几进宫了,看守所也不想养活我。”

老膘在专心的时候,还是相当可爱的,仇笛下车,叫着崔宵天,两人靠着车,看着视线里,几百米外的住宅,崔宵天提醒着:“这是什么单子?不是狗仔队想摸那个名星的隐私吧?”

“不是,同一个雇主,我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仇笛道。

“同一个雇主?”崔宵天加重了语气,愕然问,先是找肉联厂的毛病,现在一转向到高档住宅区里,那病死家禽家畜和这里住的名流,两厢差别也太大了点吧。

“呵呵,所以说我还没搞清。”仇笛看着那儿一尘不染的院子,还带着假山喷泉,在京城,这住宅恐怕都得数千万,这种地方能住什么人可想而知,他犹豫着,想着一个合适的方式,那怕摸清对方是谁。

崔宵天不关心生意,这个独处的机会,他意外地小声和仇笛说着:“嗨,仇笛,马树成给我来了个电话,问了些你的事。”

“什么个意思?”仇笛头也不回地问。

“他想让你挑头,组个商务调查公司,我想了想,还是可行的。”崔宵天道,这么几位人物,足够在这特殊行业抢到一席之地了。

“现在不挺好嘛,先把这单生意做完再说,我总觉得这个罗老板脑袋像被驴踢了,简直是白给咱们送钱,可实在不应该啊,就地球上大部分人脑袋都被驴踢了,也轮不着他们啊。”仇笛道,又扯到了生意。

“管它呢,办事拿钱,办不了事两不相欠。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了,以咱们现在这些人的实力,完成可以撑起一家公司了,有老马在幕后坐镇,将来有的是钱赚。”崔宵天道,现在已经很清晰地看到仇笛即将井喷的潜力了,比他单枪匹马要强很多,而且很有安全感。

不过仇笛似乎根本没听进去,反而走向那幢别墅,崔宵天要拦,却见得那别墅里一位男子,扔了垃圾匆匆回去了,仇笛像没事路过一样,在绿色的移动垃圾桶里刨了片刻,把对方扔的垃圾提走了,他远远地招招手,把崔宵天也叫了过去。

两人走出了两公里,才开包看垃圾,很大的一个袋子,一摞整齐的泡沫塑料饭盒,两个酒瓶子,还有几个塑料盒子里尚余着剩菜,再有就是几个烟头了,仇笛像拣宝一样,细细看了一遍,若有所思地想着。

“怎么了?你越来越和老膘一样了,怎么像变态了。”崔宵天纳闷了。

“这里面有四到五个人,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女的,不对呀,都些普通人,会在这儿干什么,还窝在一起?”仇笛自言自语问。

“就见了一个人啊,而且周边没泊的车,你那儿看出来的五个人,还有一个女的,还是普通人?”崔宵天不解地问。

“这是四五个人吃的便当,还都是新鲜的饭盒,油花还没凝结,刚吃过不久的……看其中这人饭盒里的餐纸,上面还有点口红,肯定就有个女的了……还有,里面可能有两个人抽烟,一个毛病是蘸水,烟嘴都萎缩了,还有一个喜欢咬过滤嘴,都是牙印,关键是他们抽的就是十几块钱一包的中南海,这肯定不是土豪的风格啊?”仇笛狐疑地道。

哦……崔宵天一目了然地看明白了,却没想这么深,他向仇笛重重地竖了个大拇指,纳闷地道着:“都没看见人啊,就三层,猫在哪儿呢?”

“这可能是个窝点啊,干什么用的呢?”仇笛如是判断道。

两人扔了垃圾,正狐疑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一看老膘的号码,仇笛接听到了,直接问有发现?老膘那头兴奋地道着,有发现,发现这家的电费交纳每月都有七八百,是周边交费最高的,还有他查了下申请宽带的名录,没想到挖到宝了,这家申请了三家运营商一共40m的带宽……老膘判断,这里不是炒家,就是老鼠窝,让他们俩赶快回来。

“什么是炒家?”仇笛问崔宵天。

“就是炒外汇、炒黄金、炒股票等等能通过网络赚家的那些庄家。”崔宵天道。

“老鼠窝呢?”仇笛又问。

“就是……黑庄。有的是有内幕,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仓炒股不知不觉地就挣走钱了;还有可能就是非法操纵股价的隐形庄家。”崔宵天道。

“那就是了,只有这一行才适合他们。”仇笛道。

匆匆回奔,不料半途仇笛去而复返,朝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蹬蹬踢了两脚,崔宵天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时,车窗慢慢地摇下了,仇笛摆手让他走,然后没好脸色地相着驾驶位置上,笑吟吟地郎月姿。

“哟,跟踪我们?”仇笛不客气地道。

“我查查岗,看你们消极怠工了没有。罗老板暂时不在,我得对他交待的工作负责啊。”郎月姿笑道。

“那你应该发现我们很敬业了?”仇笛问。

“还行,拣垃圾挺在行,你以前不会拾过荒吧?”郎月姿笑着挖苦道,在她看来,这个环境,恐怕要成这些人无法逾越的堡垒了。

仇笛没说话,却弯下腰,手肘托着车窗,郎月姿侧身躲着,好难为的表情,这个不喜欢异性的异性,是她这位异性无法接受的啊。仇笛却像没发现一样说着:“晚上得约你了,价格看来得重新谈了。”

“这个没得谈,不能你们张口闭嘴要多少,我们就答应多少吧?”郎月姿比老板可强硬多了。

“那这单生意,我们准备放弃。”仇笛道。

“呵呵,就知道你们做不了,我另找人吧。”郎月姿发动着了车。

“不是做不了,而是价格不合适,别以为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想蒙我?”仇笛道。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0章 东奔西走不足看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2章 胸有千壑今方识
热门: 黎明之鹰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综] 纨绔世子妃 暗皇凌天 交错的场景 侯卫东官场笔记4 永恒的园丁 国色天香 党校 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