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9章 月高风黑群猪乱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8章 庙小香少妖风大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0章 东奔西走不足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嗖……一艘脸盆大的飞行器从仇笛手里腾空而起,没入了夜空。

车里崔宵天的电脑上,很快接收到了飞行器传回来的视频,围墙、院子、院子里的保安,以及次弟忙碌着生猪过秤的员工,他动着鼠标,控制着飞行器沿楼面环形,捕捉着整幢楼的安保装备点。

能人呐!相比之下,给哥几个配的东西确实是淘汰货,耿宝磊,包小三几人围在车外,不无羡慕地看着崔宵天,包小三给新收的小弟们上课了,瞧见没,流氓不可怕,有文化的流氓的也不可怕,有文化懂高科技的流氓才可怕。

“呵呵哈哈,一群臭流氓,我说干什么来了,偷猪来了。”

一声不和谐的笑声,一串既淫且荡的评价,把包小三刺激到了。

另一辆车,中座,几乎与车同宽的肥男,边说边笑边猥琐的舔着一个巴掌大的棒棒糖,听他那声音,能听得你浑身起鸡毛疙瘩,看那长相,能看得你什么脾气也没了,相比之下,那笼子里关的猪比他可爱多了。

仇笛说了,谁也不许这位大咖。包小三强自咽下这口气,不怀好意地看了眼,慢慢地靠近车边,盯了半晌,老膘伸着满是唾沫的棒棒给他道:“怎么了?想吃?吃吧。”

哎咦……包小三苦着脸,摇头,老膘又舔上了,不屑地道着:“一看你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会偷猪吗?”

“还真不会。”包小三道,偷过柴油扒过轮,当过黄牛偷过人,这偷猪可没干过。

“我也没偷过,不过好像挺好玩的。”老膘笑着道。

包小三凛然点头评价着:“这个不用解释,一看您就知道……您这身材,想干坏事也难啊?”

“啊呸,一头猪都无法形容你的愚蠢,最起码得两头……干坏事看身材啊?那得动脑筋懂不?傻x。”老膘训着包小三,包小三刚要发作,崔宵天和仇笛下车来了,喊了声老膘,崔宵天把手提电脑递给了老膘,这家伙双腿一并拢,比电脑桌还宽敞,他击了几下键,把拍到了视频分屏,很快标出了几个点,要解释时,他警惕地问仇笛:“别骗我啊,答应我的东西呢?这尼马一群公的,那有妞啊?”

“干完活咱就去,时间还早呢。”仇笛道。

“别找个卖x的小姐糊弄我啊,我可闻得出来。”老膘标着记号道着:“这根白色的就是监控线路,里外线,双层,你把这东西找个点插上去,勾住内芯就ok了……地方选在这个拐角,这一车长的通道没有监控……财务室在这儿,肯定和外线有物理隔离,你把这个收发器放到窗台位置,只要对方开机,我就能收到。”

“你怎么知道那儿是财务室?”耿宝磊疑问着。

“傻x,就这一个窗焊钢筋,能是卫生间啊?”老膘直接骂了句。

“这样做难度有点大啊,离地差不多十米。”崔宵天道,疑惑地问着:“必须这样?”

“傻x,你以为拍电影啊,想入侵哪儿就去哪儿?而且都你这么傻,账目留电脑上,还不做和外网的物理隔离?”老膘一句话,把崔宵天训得哑口无言了。

这就是高手给出的条件,必须在监视线路上做手脚,必须在财务室几米之内放置信号收发,这是离目标最接近的方式了。仇笛看了眼那边渐渐熙攘起来了交猪车辆,挨着个进场,开到了楼后,卸车、过秤,然后结算,并没有见到拉死猪的车,都是嗷嗷叫的猪,当然,那种黑交易应该还不到时间。

二十分钟后,飞行器飞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仇笛叫着几人,开始商讨一个潜入的计划。

居然是要摸进去,制造混乱,然后下手,耿宝磊听得心惊肉跳,可不料包小三连带那几位却是兴奋得摩拳擦掌,就连老膘都兴奋了,瞪着双豆豆眼,饶有兴致地听着,那激动样子就差自己捋袖子赤膊上阵了。

一个小时后,仇笛、包小三、黄毛、钢豆四个人,借着夜色掩护,从外墙慢慢靠近排队进场的车。

耿宝磊分明看到,车动时,仇笛像只兔子蹿出了路面,一滚就消失在车厢下。

包小三、黄毛、钢豆,挨着个往车下钻,排队进场只顾看车上拉生猪的保安,那注意到车下已经钻上人了。

顺利潜入,崔宵天笑着道:“天才啊,老膘,快,准备黑了他们的监控。”

“好嘞,玻璃啊,你那儿找了这么一群贼?手脚挺麻利的啊,不过离我这样的天才还差点吧?”老膘奸笑着,准备就绪了。

“我说天才,是……天生做贼材料的意思,哈哈。”崔宵天道,余众一阵好笑。

这时候,那车已经驶进大院,走向通道。

……

……

意外总是无处不在,刚进院倒没被人发现,可被猪发现了,这透缝拉生猪的车厢,藏在车底才知道缝隙的功用是干什么的。

往下漏尿液的,一头母猪发现车厢下的包小三了,她哼哼喊了两声,包小三吓得直安慰:“别喊,亲……别喊……”

真不喊了,不过母猪一叉腿,哗哗哗往下撒了一大泡,包小三猝不及防,漏了一脸,气得他差点摔地上。

恰在这时,听到了仇笛发信号的口哨声音,几个人一矮身,从车厢中间滚出来,钢豆最聪明,直接平躺着,只待车驶过露出他来。一露面四个人如猿猴直攀最后一辆车厢,拧了铁笼口上的铁丝圈,然后齐齐靠住墙壁,等着乱场出来。

“臭死了,你身上什么味道?”黄毛骂钢豆。

“我特么真倒霉,车里有头猪拉稀,全拉我脑袋上了。”钢豆痛苦地道。

一听这个,包小三的郁闷减轻了,哈一声笑了,赶紧捂嘴。

晚了,过秤的已经听到了,两人往这边走着,仇笛从墙角瞥眼,这可没折了,他看着那辆被打开笼子的车厢,直喊着,快点……快点……快点……

两人循着笑声快走到通道拐角时,呼咚一声,终于发生了……一头猪直接从车上跳下来了,两人回头一看,赶紧喊着:“谁的猪,赶紧拉住。”

拉不住了,一鸟入林,百鸟皆惊;一猪跳车、群猪响应,扑咚扑咚跳声不绝于耳,司机急了,左堵猪右跑,右堵猪左奔,堵急了,两头猪从他胯直接冲过来了,一下子顶了他个四脚朝天。

场子里一下子乱了,四五个收过秤的职工,加了四个司机,愣是堵不住满地乱蹿的生猪,好容易三四个强暴似地摁倒一头,那猪委曲抓那堪如此被欺凌,卡嚓一合嚎叫大嘴,把位压着他的司机咬得直拽脚,死力气拽出脚来了,鞋没了。

“上!”包小三看仇笛依托墙三角,往上攀了,一挥手,两个小弟跟上他奔向乱场。

包小三蹿到那辆跑猪的车前,车没灭火了,他促狭似地伸手一摁油门,车轰轰震动着,车上没跑的猪惊得嚎嚎一叫,争先恐后往下跳。

“谁呀?谁他妈动我的车。”撵猪的司机的怒了。

黄毛喊着,快去看看,然后顺手吧唧一巴掌,那司机满脸黏乎乎的睁不眼了,指头一抹一闻,我靠,猪粪……他刚喊,又被黄毛顺手一推,直接骨碌一滚,n头猪踩着他飞奔而过,有头好奇的猪还停下来,饶有兴致地闻闻他的脸,然后上热烘烘的嘴一拱,这一次亲密接触得,司机直抱着头不敢吭声了。

四辆车的门都被打开了,黄毛使劲表现着,掏着小刀,在笼上朝最后一头,扑哧一扎,后面的一发狂,一挤一跑,把前车不想下车的猪友,全给拱下去了,转眼间场面已经失控了,后院里乱奔了几百头猪,有头领队发现了通道,嘶吼一声,然后群猪响应,浩浩荡荡地冲向大门。

保安吓坏了,扯着嗓子喊着:“关……门!”

值班领导在监视里看到了,对着步话喊着:“全……体……抓……猪!”

从办公楼里,从冷冻库里,从加工场里,跑出来十数位员工,纷纷操起工具,加入了抓猪行列了。

对这种不服规矩,抗拒挨刀甚至逃跑的猪,厂方是有防备的,带电瓶的高压圈,套住脑袋,一放电一哆嗦就趴下了、套网,隔着几米撒出去,直接困倒在地。

问题是工具不够用啊,套高压圈的几个人放倒了几头,冷不丁发现电压不足告警,然后他套上一头公猪时,那公猪没被电倒,反而被电得发狂乱奔了,拖着套猪的人,嗖嗖嗖满院乱蹿……撒网的更惨的,撒了一网,网住两头,然后他发现,身后冲来了更多头猪,他吓得惊恐大叫,一喊反而把猪招来了,哼哼叽叽围着他,估计是饿急了,朝着他的厚皮靴就啃。

前后院都乱起来的时候,包小三和黄毛三人已经冲进了屠宰场,偶有一个还留下的,包小三大吼一声:“嗨,领导让全部抓猪去呢,不去扣加班费。”

哦,这话管用,那工人操起家伙就跑,偌大的一个加工厂,包小三对着镜头往过扫。

他看到黄毛站在那儿不动时,奔上来拉人,不料黄毛指指厂子的角落一角道:“看,这儿就是了。”

角落里躺着十几头带毛的死猪,左近流着恶臭的粪便,包小三凑近了拍了几处,钢豆已经抱着厂里的工作服跑来了,三人套上,在厂里转悠着,外面那群猪拖的时间足够他们轻松的完成任务了。

猪的骚乱还在继续,人的捣乱已经结束。

几辆车驶向厂门时,崔宵天通知着仇笛:马上离开,支援来了。

“早干完了……这厂里的傻逼,居然没关电脑,哈哈……”老膘饥渴如发情的母猪,笑得好瘮人。

崔宵天顾不上这些了,换电源的飞行器捕捉着现场图像,发了两次消息了,仇笛已经听到了,正顺着下水管子跳下院子……

吁嘘……仇笛一声口哨,工作间的三人往外跑,出门就见躲在一边的仇笛指指车顶,让三人上。

三人爬上车顶,一跃就够着围墙了,黄毛咚声跳院外了,哎哟了一声,钢豆有点恐高,包小三骂了句,快跑,这么大事,抓住非把你当公猪配种……一拎他,两人哗声跳下去了。

“嗨……抓贼……”

有位司机发现了,刚喊一声,就被飞来的黑影吧唧了一脸,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了,一抹脸才知道,是工作间口上污水和成了臭泥,等再睁开眼时,那还有人影,都跑前院了,后院连个猪影都没几头了。

很快,连滚带爬的包小三和黄毛从地里趟回来了,一瘸一拐的钢豆惊惶失措地回来了,最后一个回来却是优劣立现,仇笛是健步如飞跑回来的,直接跑到路面上,两辆车载着人,迅速脱离现场。

身后,支援来的职工还在可了劲地抓猪,满场都是不分公母、不分大小的猪嚎,声音此起彼伏,嚎得那叫一个凄厉。

……

……

“what?”

罗老板被秘书的汇报吓了一跳,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恐怕连准备的时间也不够吧。可对方居然说有提供的东西,他冷不丁爆了一句比母语还流利的惊讶,匆匆披上衣服,叫秘书来。

郎月姿估计也被惊讶到了,她就等在门口,进门汇报着,刚刚接到电话,对方已经拿到了需要的东西,她不确定该怎么处理了,当然,更不确定是真是假。

“可能吗?”罗长欢诧异道:“你考察的结果是,无法侵入啊?”

“确实……不那么容易侵入啊,老式的八芯网线,我们从中继线上都没有找到内容,而且那种地方,是很呆板的旧式管理,就能混进去,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啊?”郎月姿比老板还惊讶。

“他们说有什么东西?”罗长欢问。

“照片、资料……您要的他都有。”郎月姿道,说出来这些对她来说很难,几乎是自我否定。

咝……罗长欢重重一击掌道:“太快了……要是真的,那就太快了,不同步了啊,让他们来,你去接一下。”

“好的。”郎月姿应了声,回拔着电话,匆匆下楼。

……

……

“嗨嗨……我的东西呢?”

老膘发飚了,伸手直拽开车的仇笛。

情报好搞,内难找的,还得是美女的,还得原味的,老膘开始较真了,崔宵天笑笑,坐观仇笛为难了。

“老膘啊,先办正事,这个能误了,听话,别闹。”仇笛哄着这个比崔宵天还难对付的变态,不过这个变态太厉害,隔着铁窗,愣是把其中一台电脑里的数据全搞到了,工资表加福利发放表格,再加上一堆月度财务核算表,基本把这个公司的业务就全淘到了。

无怪僻不高手啊,这样的高手不要钱,就要原味的内裤,他一听就觉得仇笛推托,直拽着:“不行不行,说话不算数……信不信我报警啊。居然忍心诈骗我这样的祖国的好少年,你们良心何在?”

“别特么乱了……一会儿,一会儿就办。”仇笛道。

“一会儿,是多长时间?”老膘追着不放了。

“送完东西,马上就办。”仇笛敷衍着。

“好,说话不算数,我跟你没完。”老膘气鼓鼓地道。

“老膘,要不换个条件吧,我给你钱怎么样?有钱还搞不定那玩意,今晚找几个妞陪你都没问题。”仇笛笑道。

“流氓……想把我带坏,美得你。”老膘翻了一眼,好一副坚贞表情。

崔宵天却是道着:“老膘是对事业和艺术有追求的人,和他谈钱就小看他了……很多年前他靠自己就买上房子,你说他还缺钱?”

“哇,土豪啊……一不小心就交了土豪朋友?”仇笛惊讶道。

“少套近乎,妈的死玻璃认识的没一个好人,不是贼,就是骗子。”老膘玩着超大屏的手机,很生气地道。

这种人追求的或许就是兴奋和刺激,感觉一过,又开始兴味索然了,仇笛和崔宵天做了个鬼脸,却不敢惹这样的货色。

夜里道路良好,驱车直驶天都酒店,泊车时,郎月姿已经亭亭玉立地等在门厅口子上了,仇笛拍门下车,那头的崔宵天把优盘递给他,跟着他走了两步,小声道着:“哎,跟老膘面前,别提女人。”

“我没提……是他要女人的那个……”仇笛小声道,手臂被崔宵天狠狠掐了一把,回头时,他看到了摇下车窗,老膘那幽怨和饥渴的眼神,恍然大悟道:“唔,我明白了。”

这么胖没有生理缺陷才见鬼呢,因为缺陷而产生的性僻好转移,那就可以理解了,就像太监娶老婆一样,纯为添补心理空虚,想想也不行啊!?

明白了,仇笛匆匆向郎月姿的走去,然后老膘又发神经了,把仇笛喊住了,仇笛回头鞠身说道:“老膘,我今天就半夜截路,也给你抢回一条来。”

“这才是朋友说的话……那个,不用了,我就要她的。”老膘指指站得不远的郎月姿。

呃……仇笛像被卡了脖子,梗得要命。

“你看着办啊,别怪我一拍两散。”老膘威胁了一句,摇上了车窗。

慢慢走向郎月姿时,她以一种奇怪的眼神审视着仇笛,微微的侧着头,厅里的灯光照着她一半白皙的面庞,一双眼睛,像会说话的精灵,不用开口,仇笛知道那眼光里传递的是警惕和怀疑。

“这么隆重,亲自来接啊?”仇笛笑着客气了句。

“离罗总亲自来接的隆重,还差很多。”郎月姿笑着道,刻意地离仇笛拉开了距离,她闻到了仇笛身上动物的味道,不自然地掩了掩鼻子。

“不用那么矜持,厌恶可以直接表达出来。”仇笛提醒着。

“还好,你的体味很适合这个涉外酒店。”郎月姿道。

总还是有介意的,从领路到上电梯,一直保持着很远的距离,直到进罗总的房间,把罗总也吓了一跳,惊讶地问:“你从动物世界穿越来的?”

“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觉得这味道,是我拿到东西的最好证明吗?”仇笛道。

罗总愣了,看着仇笛,他和秘书都愣了,半晌才愕然点头道:“也是,应该就是这种味道……东西呢?”

仇笛递着优盘,两人迫不及待地对着屏幕细细观看,第一眼就惊呆了,再一眼就看傻了,越往后两人的表情越精彩,像见鬼一样,而且见了不只一只鬼,足足十几分钟,罗长欢才概然叹了口气,把眼光从屏幕重新移向仇笛,慢慢地道:“好……非常好。”

“新华厂的,加工病死猪……这一点,恐怕大多数厂里都存在这种情况,长途运输,死伤难免……那接下来,该您开条件了,值多少钱?”仇笛问,罗长欢一犹豫,仇笛补充着:“你应该给个合适的价格,否则后续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这应该不是目标对吧?新华厂是个国营厂,你搞倒他们,自己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五十万。”罗长欢直接转移话题。

仇笛一阵眩晕,勉强扶着桌子稳着身形,压抑着心里的激动道:“还算公道。”

“东西我留下了,钱你会很快拿到……不过,出了门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我想你也清楚,传出来对你我都不好。”罗长欢道,正要说话时,仇笛一摆手打断道:“价格没问题,不过有一个附带条件。”

“什么?”罗长欢看着仇笛,倒不惊讶。

仇笛抬头,示意了下郎月姿,罗长欢看看秘书,这回真惊讶了,他可笑地道着:“我都没有机会染指,你倒想上手……哈哈,要是五十万能春宵一度,我早写支票了。”

郎月姿狠狠地剜着仇笛,这种事不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在这个身上遇到,让她有一种被羞侮的感觉。

“别误会,其实我不是男人。”仇笛突然幽怨地说了一句。

什么?这个屡屡让人惊讶的人,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让人无法理解的话。

“我有先天性那方面的功能障碍,所以,不是男人……所以,我对郎月姿小姐也做不出什么来……但是,我非常非常倾慕郎小姐的风姿……所以就想,能不能送我一身……您穿过的全身衣服,让我……让我……聊以自慰……”仇笛羞涩地道,郎月姿眯眯眼,好可怜的眼神看着仇笛,对他的仇意一点也没有了。

“哦,真可怜,这个条件……”罗长欢回头看看郎月姿,明显对方不悦,罗长欢一摊手道:“仇先生,实在为难啊。”

“我把自己这种隐私都说了,你们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咱们还能合作吗?”仇笛貌似生气了,罗长欢为难时,郎月姿却插话道:“既然你喜欢,就送你一套,不过我也要附加一个条件,在需要的时候,我会介入你们的活动,不得对我有所隐瞒。”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8章 庙小香少妖风大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20章 东奔西走不足看
热门: 逆天修真 万古第一帝 [综]小丑培养游戏 百器徒然袋——雨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侯卫东官场笔记 未来图书馆 十一字杀人 梅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