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7章 池窄水浅王八多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6章 惺惺相惜不相让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8章 庙小香少妖风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包小三和丁二雷起了大早,捎带着把耿宝磊也拖上了,三个了乘了四十分钟地铁,十站公交,又坐了十五分钟黑车,终于到了仇笛给出的第一个目的地:新华肉联厂。

五环外,距京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说是京城吧,和农村差不多,原本就是远郊农村,从市里到这儿已经是日上三竿,初到之时,却像穿越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样,傻眼了。

好大厂区啊,光那大门能并排进几辆重卡,好高的院墙啊,墙上还挂着摄像头;好严的保安呐,门口居然还安了岗哨,就跟京城里那些装逼单位一样,就差手写个牌子挂上:军事禁区。

“新华肉联,始创于1956年,是集屠宰、畜禽加工、兽禽类药物研究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企业,目前有在职员工一万六千人,厂区占地面积266亩……分厂十七处,产品远销全国九个省市……”

耿宝磊拿着手机,在读着度娘给的消息。

“没法查啊?”丁二雷傻眼了,就他这样敢进门,八成得被得猪头肉的。

“混不进去啊?”包小三也难为地道,这可不像粗放管理的厂区,爬上墙上就能跳进去。

而且,两人天生贼性,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没人啊,除了机器的轰隆声,除了空气里弥漫的肉味,厂外的街道,就看不见什么人,因为这个厂子的存在,旧村落早就没影了,取而代之是一片住宅楼,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小镇,企业办社会,老模式了,不过像这样能历经几十年,恐怕也不多见了。

“这还用说吗?主要都晚上作业,冷冻车配送还不都在晚上,市里交通本身就不好,这十几辆的大厢车进去,那不么往死里堵。”耿宝磊道。

“应该是,这种厂子都三班倒……不好办啊,尼马像这种老厂,自己都有派出所,跟个小社会样,来个外人就揪得住。”丁二雷道,包小三不信了,你咋知道涅?丁二雷交实底了,哥以前就是印刷厂的八级工好不好?你以为哥那印刷水平那儿学来的,都是职业培训学校正规学习出来的。

就是嘛,哥以前也是中专生,文化人,不是烂人出身好不好?包小三不屑了,直指着他道:“你拽个屁呀,我没文化我无所谓,你都正规学校毕业的不干正事,有什么拽的,你应该感到羞愧。”

“不要怀疑我的职业技能啊,我假证和真证做的一样好,不偷工不减料,分不清真假,有什么可羞愧的。”丁二雷不屑道,在自己那个专业领域,他是最好的……为什么是最好的呢,因为之前有很多比他更好的都抓起来,然后二皮兄弟就成了当之无愧的王者。

“别争了,你们俩有完没完……想想辙,看看咋办?”耿宝磊道。

三人没敢靠近厂门,就坐在离厂外一公里的地方远远地看,混进去?不可能,这种地方打卡,刷脸可不管用;摸过去,那更不可能,除非有飞檐走壁能躲过摄像头的水平,更何况丁二雷说了,他一看那公安安样的警亭就腿软,这活我不去,就这张脸长得太嫌疑,走到那儿警察叔叔都会多盯几眼,还是你们去吧。

这话惹得包小三摁住他捶了两拳,不过天生猥琐,任何精神激励都是不起作用的,更何况就包小三也觉得这里有点难如登天了,耿宝磊和仇笛通了个话,仇笛说了,实在不行,就多拍点外景,先放下再到下一家。

于这是仨晃晃悠悠,像镇上的二流子,围着厂区转了半圈,还真如丁二雷所说,刚到厂门不远,那几位保安就不怀好意的盯上了,然后仨人不敢停留,直朝那片住宅区遛过去了……

……

……

此时仇笛在城市的另一头,和一身大衣,帽檐遮脸的崔宵天安静地等在看守所的门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了。

“怎么还没放人啊?”崔宵天有点焦虑了。

“机关的办事效率就是如此,习惯就好。”仇笛道。

“你好像对这儿挺习惯?”崔宵天随意道。

“是啊,来这种地方探视很多次了,能不习惯吗?”仇笛道,他看看崔宵天,总觉得曾经一起厮混的人应该有点感情的,他问着:“你们为什么都……没来看他?好像我听说,马树成当年对你们都不错。”

“确实不错,我穷困潦倒的时候,租住到京郊地下第三层,穷得连方便面都吃不起了……呵呵,那时候他正在找会跟踪偷拍的人,找到我时,你知道花了多大代价?”崔宵天问。

“应该不高吧?”仇笛道。

“就一顿丰盛的午餐,然后特么滴,我就扔下曾经所有的艺术追求,跟上他干这个了。”崔宵天自嘲地笑笑道:“所以我内心很敬畏这个人,是他成就了今天的我;不过同样我也最恨这个人,也是他把我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你很后悔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会比你租住在地下室三餐不继更差?”仇笛问。

“相信我,不会更好,这个世界是出卖力气、出卖智商、出卖青春甚至出卖肉体的人,都可能得到同情,唯独我们没有资格得到,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崔宵天道。

“为什么?”仇笛愣了下,没想到这个死玻璃,还有一副哲人的头脑。

“因为我们出卖的是良心,别人只会痛恨,不会同情。”崔宵天道。

“但你在别人同情人差点活不下去,而在别人痛恨,却活得很滋润,不是吗?如果让我选,我也不会选同情的,大多数时候同情,都会夹杂着鄙夷和欺凌。”仇笛道。

“对,我有点喜欢你了,看来我们都经历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不过我可提醒你一句,这一行可没有信任可讲,老马就是被人坑了,当然,他坑的人也不在少数……你在这行做得越优秀,可能遇到了坑就会越多。而且,我实在看不出,你这么对他会有什么好处?”崔宵天问。

“难道你一点都没有知恩图报的意思?”仇笛问。

“他在我身上已经挣到了足够多的回报,我不欠他。这行谁也不欠谁,谁被坑了,只能怨自己命苦。”崔宵天道。

说到此处时,铁门咣当一开,穿着褪色西装,身形佝偻的马树成在管教的陪同下出来了,管教递给他一张释放通知。马树成像被训练得条件反射一样的鞠躬,那腰估摸着是鞠躬多了,已经展不直了。

这一刻,那怕就崔宵天也有点黯然,仇笛回看他那么张英俊的脸,微微地在抽搐,八成应该是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有这种待遇,仇笛宽心道着:“别紧张,里面和外面一样,也是一个社会,也戴着假面具生活……哦,或者应该叫劳动改造,大多数改造后,性格和能力,都会得到升级,像打游戏一样,出来就满血复活,增加新的技能。”

崔宵天噗声笑了,马树成慢慢向他们踱来,正好看到,像是被这个笑容刺了一下一样,好复杂的眼神看着仇笛和崔宵天。

“来,拥抱一下。”仇笛搂着崔宵天和马树成,把两人勉强地抱了个,马树成笑着道:“他喜欢的,不是这类男人。”

“都一两年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变,刚才还说倾慕您呢。”仇笛笑道。

“我听得出这句是谎话。”马树成不客气地道,审视着崔宵天,似乎两人曾经尚在芥蒂,仇笛却是揽着老马对崔宵天道着:“看看,老马一点都没褪化,第一句就发现谎言了,底片,说句真话让老马听听。”

真话,有什么可说的呢?崔宵天看看刚从人民敌人阵营里走出来的昔日伙伴,面色灰暗、头发半白、身形佝偻,眼睛混浊,他有点同情地道着:“老马,我是你带出来的,虽然我们之间有过不快,可我并不恨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吭声。”

“这是真话。”马树成难堪地道着:“不过比谎言还难听,你在可怜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崔宵天有点慌乱,看得出这个人很让他忌惮,马树成信步而走,他一时都忘了跟上,反倒是仇笛很随意,直叫着崔宵天道:“底片,他不请你吃过一顿饭带你上路吗?今天还了带他上路,两清了。”

这样也行?仇笛这么痞痞的说话,崔宵天愣了下,马树成伸指一忤仇笛道着:“坏种,看来你给我找上事干了,不过我现在可是垃圾股,你投资在我身上,不怕血本无归?”

“万一遇到利市,也有可能赚翻啊。”仇笛笑道。

三人走向了车,崔宵天开着车门,坐定时,他不确定地问仇笛:“去哪儿?”

“刚才不说了吗?欠我一顿饭,还了这顿,咱们就两清了。”马树成懒懒地道,眼里闪着狡黠,那还是在管教面前鞠躬喏喏的样子。

崔宵天诧异地看了仇笛一眼,他无从理解仇笛和老马间是怎么建立信任的,不过现在他也在下意识地按部就班,不知不觉对仇笛产生了一种盲从的信任……

……

……

光鲜的厂区之外,走不了多远就不光鲜了。

石头砌的坝,坝外臭水沟,那味道像是中和了上百家饭店泔水的味道,偏偏你还能分辨出浓重的肉味和调料味,几乎无可名状味道呛得三人捂着鼻子,不敢往坝边走。

嗅觉被虐还是轻的,接着是视觉被虐,这个镇背后几乎就是垃圾山,废料、动物骨架,毛发,禽羽,还有花花绿绿的塑料袋,看得你胃里不自觉地有翻江倒海的感觉。

耿宝磊有点受不了,奇怪的是,他看包小三和丁二雷,嗨,屁事没有,包小三吧拣破烂出身的,丁二雷也没事?他试探地问着:“二皮,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习惯了,我们住的那地方,比这脏多了……昨个看了笑话里,国人出境旅游,一出国外城市哇一口新鲜空气吸得,醉了,昏倒了,医生都救不过来……一看护照,哎妈呀,中国人……赶紧地,汽车开过来,放排气管口闻闻尾气……一嗅,我……操,救过来了,病人一下子精神振奋喊着:这才是家乡的味道……”二皮摇头晃脑,笑得猥琐无比,耿宝磊已经套上口套了。

包小三和丁二雷故意捣蛋,两人拽他的口套,三人撕扭着早忘了来意。正闹着,一幢开放式的旧单元楼里跑出来几个男子,有人在找砖块,有人拿喷漆罐,有人在找合适地方了。

“咦,这是干啥?二皮,你同行?”耿宝磊好奇了,市井流氓,都是同行,二皮无所谓地道着:“要债的。”

果真是要债的烂人,一个拿喷漆罐在墙上喷着:xxx,欠倩还钱。

另一个拿着砖块,叭唧,已经把二楼的玻璃给砸了,还有一个在喷着:xxx,不还钱x你妹!

耿宝磊和丁二雷笑得直抽,包小三愣了,笑什么?耿宝磊说,字错了。包小三细细看看道:没错啊。

两人笑得更欢实了,耿宝磊念叨着:欠倩还钱!?这尼马黑涩会怎么和包小三水平相当。

原来这债字错了,包小三也乐了,他这一乐不打紧,惹着一位染黄毛的小子了,那小子拎着板砖瞪着包小三:“笑什么?x死你个傻逼?再笑。”

“我……操……吓唬我文化人不会耍流氓是不是?”包小三一抽裤带,啪声一个脆响,要开干了,耿宝磊早学坏了,窝着腰就去拣砖块,吓得丁二雷直往后躲。

干啥干啥,三对三,那三位要债烂仔一见有人寻恤,掉转矛头,要和包小三开干了,却不料千钧一发时刻,其中有位戴口罩的拽着要冲上去了,他眼神惊喜地喊:“三哥?包小三?是你么?”

“你是?”包小三觉得面熟,在京城混迹碰到过的流氓太多,还真不好记。

“我钢豆啊……你不记得了?上次咱俩一块把那警察打了,这都多长时间没见着你?”那孩子一脱口罩,满脸痘痘,胖的可爱,黄毛不信了,回头问他:“吹牛逼吧?你敢打警察。”

“他把警察打了,我跑了。”钢豆笑着道,笑得令人可憎。

两位同伙登时对包小三另眼相看了,那惊悚样子像见了偶像一样,越看人高马大,一脸凶相的包小三,越像个惹不起的凶汉。

往事历历在目,就是因为那次糊里糊涂把警察打了,才混迹到今天,包小三冲上去,钢豆吓得直求饶:“……三哥,三哥……您听我说,不是我不帮你,我那天腿软……再说你一个人就把他干趴下了,我上去也没用不是……嗨,别打……”

钢豆吓得捂住脸了,嗯,半天没动静,他偷偷一瞧,包小三笑吟吟看着他,他放下手,嘿嘿笑着讨好,然后看看包小三一身光鲜,皮革锃亮的,惊讶地道着:“哇……三哥发财了?”

“多亏了你小子没把我接走,要不哥还没今天呢。”包小三得意地道,看看这三位苦水中还泡着傻逼,同情心泛滥了,他难受地问着:“豆啊,你咋混这儿了?”

“没地方去啊,市里扫黄,小姐下岗,流氓遭殃,瞧我们几个都失业了,只能帮人讨讨债,一天只给五十块钱吃饭,都不敢进市里。”钢豆苦大仇深地道,他向那两位哥们使使眼色,黄毛景仰地问:“三哥,收小弟不?砸玻璃划车打架,我们都很专业。”

“专业个屁,瞧瞧那债字都写错了,给你五十块都亏了。”包小三训了句。

黄毛和钢豆看看,立即向另一位下手了,拳头脚丫子招呼骂着:“看看,三哥一眼就瞧出你的毛病了,没文化真可怕……赶紧改。”

那位年纪更小,紧张兮兮却把喷了,刷刷一喷,改成“欠债还线”了。

包小三看看,笑了:“哎,这回写对了。”

耿宝磊和丁二雷瞬间笑趴下了。

不过很快没有在乎这个了,包小三把身上的钱掏了干净,分开来一人发了千把块,这种艰难的生活让他想起以前的饥一顿饱一顿,一不小心还得挨揍一顿的日子,把恨不得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了这些穷哥们。

于是喜剧瞬间又成了悲剧,钢豆拿着钱,眼泪汪汪地求着包小三:“三哥,你别给钱啊……你还是把我要了吧?我们实在没地方去啊。”

“就是,把我们都要了吧。”黄毛和那位,也泪汪汪地求着,头回见着这年代也有扶危助困,慷慨解囊的真英雄啊。

同是天涯沦落人,跟谁不是瞎胡混,三个人一转眼,成了六个人,那三位扔了漆罐,义无返顾地跟上新大哥走了。

同一时刻,仇笛和崔宵天宴请了马树成一顿,美美地吃了一顿,不过老马很有克制力,那道菜也浅尝,不像几年未沾美食的狼吞虎咽,吃完饭安排到酒店住下,一身新衣服已经平平地展在房间的床上了,老马爽爽利利洗了个澡,刮了胡子,等裹着浴巾出来时,房间等着仇笛和崔宵天已经离开了,多了一位花枝招展、媚眼乱飞挑逗他这位老头的小姑娘。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重要,肯定不能从道德的层次苛责在监狱里压抑了一年多生理需求的人,崔宵天却是觉得可笑,他和仇笛踱步出门厅,悄悄附耳问:“你是怎么做的?”

“做什么?你指这个?找的男的真不容易,找失足女太容易了吧?”仇笛笑道。

“不是,我可从没见过他相信谁,包括他曾经的属下。所以他现在就只剩下光杆司令一个了。”崔宵天道,好奇地看着仇笛,仿佛一直没有看透,马树成以前的鼎言商务公司虽然名气不小,可那毕意是过眼黄花了,他想不通此中的价值何在。

“他和咱们一样,不需要同情,只需要机会……如果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会不顾一切的。”

仇笛道,带着崔宵天匆匆走了,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明显感觉几人势单力薄,需要联合更多的志同道合者,仇笛的目标要找一个精于潜入的黑客类人物,管千娇肯定不能用了,崔宵天知道这单生意,他根本没问为什么,要做什么,而是直接带着仇笛拜访去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6章 惺惺相惜不相让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8章 庙小香少妖风大
热门: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霸总是我事业粉 和平饭店 次元茶话会 覆手 染上你的信息素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诡秘之主 我的1979 众圣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