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4章 尘埃落定好分赃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3章 求财得财喜成双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5章 不速之客来何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哦,是这样”

崔宵天释然地道,像是放下了一块心病,李洋和孙志君的事齐齐解决,他看仇笛的眼光,覆上了一层欣赏的色彩。

“这个办法不错哈,我怎么没想到?”包小三舔着嘴唇问,那样子绝对有想法了,仇笛提醒着:“不一定什么时候都管用啊,老孙是找人举报了自己,举报给的警察,他也认识,吸食少量毒品,非化学类,情节轻微,教育加罚款就出来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他这种财力和人脉的啊。”

“不怕那胖媳妇找后账吧?”耿宝磊道,他提醒着:“硬把人家骗离了。”

“不会,难道你们没看出来,两个人就是呕气,你想离了快活,我就偏不让你如意。夫妻间没有什么情分,只剩下仇恨了,越恶心仇恨就越深……我只是换了一个思路,让孙志君别恶心他老婆,恶心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人神共愤的程度,嗨,这个事转机就来了,只要你稍微使点劲,尹雪菲就会义无返顾地让他滚蛋平时都一年半载不见面,仇成这样了,你觉得离了他们还会彼此关心?”仇笛道。

也是,想起来就糟心呢,还有心情去关心他?

要根本不关心,那真正的原因恐怕就永沉海底了。

耿宝磊想了想,竖了个大拇指,佩服得无语了,他瞠然对大伙说着:“我以前觉得自己很堕落,想一死了之的心都有过,但是自从遇上仇笛之后啊……”

“找回了生活勇气?”丁二雷接茬道。

“对呀,我发现我太纯洁、太高尚、太阳光了,就这法子,是普通人能想出来的吗?二皮,你能么?”耿宝磊问。

丁二雷不迭地摇头,他说了,那胖媳妇一看就吓死人了,谁敢朝她下手啊?包小三也说了,也不能这么讲,俩口子比比,胖媳妇比孙志君强多了,这老孙吃喝嫖赌抽一样都没拉下,十天里往家里领四回女的,还有一回领了俩,双飞,哎尼马堕落到这种地步啊……怎么让人这么羡慕呢?

余众一笑,崔宵天可不加入这种没节操的讨论,他看着仇笛,对视几眼,好奇地问了句:“接下来呢?”

“大家一起说……”

“分赃分赃分赃”

几个货拍腿跺脚,兴奋过头了。

“静静,我给大家算笔账啊,孙志君和马玉娟两方,一共四十万,这些天租车、吃饭,花了小一万,还有和哈曼的口头协议,他们要留三成……别心疼啊,没有那个平台,你接不到这种生意,而且入他们的账之后,到咱们手里就是合理合法的税后收入了,这样分吧,简单一点,每人五万,公司那位给咱们跑前跑后的,三万……剩下的钱当咱们几个人的公款,以后生意的装备、经费,都从账里出,怎么样?”仇笛道。

没有异议,这简直是举手之劳,除了这二十七万左右的盈余,还有一部分现金,已经交到了仇笛手上,从候海峰处得来的五万块加一张欠条,仇笛拍拍这一摞道着:“这笔钱,我是这个想法,你们四个人每人一万,剩下一万打点给咱们消息的人……我呢,要这张欠条,要回来,算我的;要不回来,我吃点亏得了。”

“这个不好要了,那丫肯定涉黑,肯定认识道上的人。”丁二雷提醒了。

“对呀,这个人不好惹,那天打架拉了好几车人。”包小三也道着。

仇笛看向了崔宵天,崔宵天笑笑道着:“这行我真不精通,不过理论上,别指望候海峰那号货色还有契约精神。”

“我喜欢挑战,你们要没意见就这么分了,否则只能废一张欠条,多一个人分钱了有意见吗?”仇笛笑着问。

“意见倒没有,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啊。”耿宝磊道。

“分吧分吧……别叽歪了,反正都挣了好几万了,抓紧时间,哥今天要夜不归宿了啊,谁和我一起?”包小三急不可耐地道。

仇笛拆钱,好帅气地啪啪一人拍一万,这动作耿宝磊和包小三已经习惯了,直接揣进兜里了,丁二雷像是扎手一样,拿着钱,像是有点伤感地看着仇笛:“怎么了?二皮,嫌少。”

“哦不不不”丁二雷摇头,然后鼻子一抽答道:“头回有人把我当兄弟,给这么多钱……这得做多少假证才能挣够啊?”

“那应该高兴啊?”包小三道。

“我是高兴啊,我好感动啊。”丁二雷纠正道。

“你还是悲伤一点吧,这尼马笑得比哭还难看。”耿宝磊笑着挖苦道。

不料这真是触到伤感之处了,丁二雷伸手要抱仇笛,直说着:“其实我一直活得就很悲伤,就今天高兴……仇兄弟,抱一个,小时候算卦的说我三十岁遇到贵人,算得不准,这那是贵人,衣食父母啊……”

仇笛和丁二雷抱了一个,拍拍这货的后背安慰着,包小三却是急不可耐了,拉着他训着,别这么没出息好不好,我们可是大几十万都分过的,赶紧走,下午咱去吃烤鸭,晚上我安排啊,今儿咱们找俩嫩模嗨皮去。

丁二雷一听,更感动了,一搂包小三动情地道:“就知道,兄弟你最懂我。”

“这俩真不要脸。”耿宝磊呸了声,那两位旁若无人地开门出去了,那么心急难耐八成是个好去处,耿宝磊瞬间又变脸了,直喊着:“嗨,在哪儿呢?带上我……这么不要脸的事,我得替你们分担点责任……仇笛、底片,我先走了啊。”

耿宝磊匆匆追那两位去了,就剩下和大伙志趣爱好不同的崔宵天了,还有仇笛,仇笛笑着折好欠条,看看崔宵天住的地方,笑着道:“你挺懂得享受的啊,一个人租这么大个地方?月租得万把块吧?”

“一万二。”崔宵天道,在这一群里,他绝对是先富起来的。

“哦,怪不得分六万,你都没什么感觉啊。”仇笛道。

“也不少了,我能接到这么大宗的生意也不多……完全没必要给他们那么多的,这才十天,啧,带队不是你这样带的,贩信息这一行,知道的早的、知道的多的、知道的全的,应该站在金字塔尖上。”崔宵天道,似乎对于仇笛的分钱方式不那么赞同。

“热下身而已,机会有的是,京城于什么都不容易,但赚钱相比其他地方都容易。比如你……能达到你这种水平的也不多。”仇笛笑着道。

“别套近乎,我那生意是独门,我可没有和别分享的胸怀。”崔宵天笑笑如是道,自己兜里的钱可舍不得拿出来,最起码肯定不愿意把仇笛拉到他的生意里。

“但是我有胸怀,和你一起分享?怎么样,一起于?当然,我无意染指你的地下生意。”仇笛问。

“好啊,冲你这么慷慨,我要小家子气就不像个男人了。”崔宵天手里掂着钱,并不介意多一个来钱的渠道,何尝这三件事,处理得也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仇笛伸出手,给了崔宵天一个期待的眼神,要握手合作了,崔宵天笑笑提醒着:“你应该也慷慨一点,虽然我很不齿人与人之间有信任,不过我想,也许会有的,你说是吗?”

仇笛慢慢缩回了手,伸进了口袋,手再出现时,拿着人崔宵天身上抢到的手机,如弃敝履般给他往茶几上一扬,淡淡地道:“那,你见着了。”

两人相视着,复杂而又简单,相比于能建立起来的信任,这个要挟就显得可笑了。崔宵天慢慢地拿起了自己的东西,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随意道着:“谢谢,马树成告诉我,你是个人物,我都不信,不过现在我相信了。”

“不,他走眼了,绝对不是人物。”仇笛道,转身告辞开门,闭门时,沙发上那个变态在背后说道:

“老马不会走眼,现在不是,很快就会是了”

“哦,是这样啊”

同一时间,谢纪锋的办公室,老谢听唐瑛娓娓道来,如是惊叹、释然地来了句,那是好奇心被淋漓至致的满足了。

于得很漂亮,最起码不拘泥于委托形式,谢纪锋皱皱眉头,他觉得就自己亲自操刀,也于不了么漂亮,最起码在马玉娟的事上,他肯定会选择于脆利落的完成委托、拿钱走人,而不会冒着可能背上敲诈罪名的危险去和被监视的人打交道。至于孙志君的委托吗,那就更别提了,是公司各位主管直接划到拒绝行列的。

可一下子就被人轻松地做到了,而且是短短的十天,而且是十天同时进行三件委托,皱眉的谢纪锋忍不住会思索这样的问题了:究竟,谁才是专业的呢?

唐瑛会错意了,以为谢总还在担心,她解释道:“孙志君的委托款是以咨询费入账的,前天亲自来送的,看他那兴奋样子啊,我倒觉得咱们的胃口有点小了……李洋这份委托款,也是走的正式协议,他有点感激不尽呢。至于那位骗婚的郝丽丽,被识破之后,恐怕她的丈夫饶不了她,至始至终,她只和我见过一面,而且根本没有达成委托协议……当然,这件事和公司无关了。”

“于得不错相当不错,他给我好好上了一课啊,商务调查行业里,婚姻调查是个雷区,不少人就栽在这个上面,他这个解决方式我可闻所未闻,不过确实很不错,最起码把可能的风险已经降到了最低……不错,代我转达对他的问候。”谢纪锋笑着道。

唐瑛注意到了,不多夸人的谢总一连用了若于个“不错”,这是相当罕见的。她笑笑起身告辞,走时才随意提醒道:“他们把公司放弃的委托准备全接下来,如果您没意见的话,接下来的合作方式,就以这次为模板了。”

“好吧咱们吃眼光短浅的亏了,啧,就这样吧,如果他能走得更高更远,对咱们也不坏事。”

谢纪锋如是道,难得地满脸懊悔。

那表情让唐瑛有点哑然失笑,在这位智珠在握的谢总身上,可很少见到这种失算懊悔的表情啊。那几位着实给了公司一个大大的惊喜。

表现是相当明显的,在不长的时间里,唐瑛已经感觉到了每每驻足向自己鞠躬问好的员工眼里的尊敬,在这个竞争的环境里,实力就是一切,而上任不久,凭空进账的收入足以让这些作调查的资深人员判断,已经做成了几单生意。

“唐副总……唐副总……”有人在背后追来了,唐瑛回头时,是吕天姿,笑吟吟地向她问好,她知道所为何来,笑着道:“吕姐,您又拿我开玩笑啊。”

“这怎么是开玩笑啊,副总就是副总……我来是”吕天姿压低了声音。

“千万别谢我,那是外面的一位谢您的。”唐瑛道。

就查了两桩离婚案件的经过,吕天姿账户上多了五千块,这点钱不算多,可相对于干的事就不少了,吕天姿进门客气地道着:“我还是要谢谢您,我于的是点小事,简直可以忽略,您就不付,我也不会知道的……啥也不说了,唐副总,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您言语一声啊。”

“那当然,众人拾柴火焰高嘛,求您办事的机会还多着呢。”唐瑛客气道。

“还有件小事。”吕天姿转身一摸,一张精致的名片放到了唐瑛的桌上,唐瑛一看,也是一家商务调查公司经理的名片,她眼神怔了下,吕天姿却像推心置腹地道着:“我没其他意思,多个朋友,多条路啊,这位刘总对您手里的人脉也非常感兴趣怎么说呢,同行是冤枉,冒昧打扰肯定不合适,所以就拐弯抹角打听到我这儿来了,希望您有机会赏光吃顿饭……呵呵,您要介意,就当我没说啊。”

“哪有的事,吕姐的朋友,我敢怠慢吗,放心,直接打电话给我吧。”唐瑛笑笑,把这位刘总的电话当面存进了手机。

吕天姿兴奋地告辞出去了,唐瑛却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拉开抽屉,随手把名片往抽屉里一扔,抽屉里已经厚厚的一撂了,早不乏慕名而来,想挖墙角吃现成的人精了。

撑个门面、注册个公司太容易了,可要找能办了事,能挣着钱的手下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手里的资源和人脉就是钱呐。唐瑛现在已经深深领会到这一点了,怎么可能轻易把自己的底牌示人呢?

正想这些的时候,她的手机嗡嗡作响了,看了眼,是仇笛的短信,在问她:美女,晚上赏光吃顿饭如何?

唐瑛笑着,随手拿起手机拔着键盘,打了一行字:不去,心情不好。

很快回复过来了:盯着手机看,心情会很快变好的。

她知道是什么事,然后不出意外地,嘀嘀短信声响,银行的到账通知来了。

现在心情好了吗?仇笛的短信问。

心情更差了,早知道这么容易我自己就做了,让你拣了个大便宜,不过吃饭倒是个不错选择,我得选个让你心疼的消费地方。

唐瑛长长地打了这样一串字,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之间变得很随意,很亲切了,就像她知道,仇笛接下来肯定是很流氓的调侃语气一样。

果不其然,是这样一句:好啊,那我好好疼疼你。

她脸上有点烧,不过却又觉得心痒难耐,巴不得马上下班,好开始这顿很期待的晚饭。

期待的太高,往往会落空的。

当两人坐在一起的时候,仇笛专心的给唐瑛算了一笔账,一直分了唐瑛三万块,加上付吕天姿的五千,再加上公司按个人创收的提成,仇笛说了,唐瑛,其实不少了对吧?不管你嫌少还是嫌多,就这么多了啊。

这个唐瑛那能嫌少?小公司底薪是三千起步的,正常不过五六千,副总破万都困难,都和业绩挂钩呢,肯定不嫌少,不过此时她心情根本不在钱上,无所谓地道着:“谁嫌少了?难道你眼中我就这么不堪,光知道要钱?”

咦?今天好像有变化,本来预计很兴奋的场景,为什么有点冷场呢?

仇笛边吃边道着:“那就好,想好没有,怎么报答我?”

下午短信的调侃,唐瑛脸一热,狠狠地咬了一块肉,扮着凶女人的样子问:“以身相许?我思考了一下午,看你的赚钱能力,勉强能当潜力股投资,所以……”

“等等……”仇笛赶紧伸手,打断了这个话题,同样严肃地道:“我也思考一下午,然后我觉得你应该给我的报答是……”

仇笛严肃地看着唐瑛,审视着,慢慢的眼睛里变得脉脉含情,唐瑛杏眼相对,期待地看着他,不为仇笛却是贱贱地道:“这顿饭你请怎么样?”

“啊?”唐瑛给气着了,不过她反应极其迅速,瞬间嫣然一笑惊讶道:“怎么和我想的一样啊?我刚才正想说这个。”

呃……仇笛被噎了一下,这么拉下脸挤兑都没成功,让他挫败感很强。

这家伙在故意……唐瑛心里暗暗道着,举着饮料,来了个碰杯,唐瑛抿了口,笑着凑近了近,看看仇笛,警告的口吻道:“今天晚上请客的是我,不许跟我的争啊。”

“那我争什么,我绝对不争。”仇笛道。

“我估计也是,拿两瓶饮料都得算我账上,这事也就你于得出来。”唐瑛数着仇笛的不堪,一欠身正色道:“请客的定了,接下来……应该定谁掏钱了。作为东道主,我想给你出一个难题,考验一下你的眼光以及智力,你接受挑战吗?”

“切,我怀疑是个坑,想坑我?”仇笛马上反应过来了。

“不敢就算了,别装着智计在握的假沉深样子,让人觉得你多能似的。”唐瑛挖苦道。

“你在激将我,但我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万一是个坑,还得被你笑话。”仇笛分析入理,直让唐瑛惊讶,把她的心态都描准了。

不过恐怕挡不住唐瑛了,她若无其事地吃着,淡淡地道着:“今天谢总说,你对人性把握的很准,他吃亏就吃亏在眼光短浅上……我要出的问题很简单,是关于我的事,想考验一下你的眼光看得究竟准不准?”

哦,仇笛微笑着,心里有点明白,这妞在委婉地表达,挽回自己给别人留下的财迷形象,或者她对仇笛真有点好感,仇笛岂能看不出来。

“这样啊,我应该能看出来吧……不要太难啊。”仇笛接受挑战。

“绝对不难,那说好了,回答不上来,饭钱算你的。”唐瑛笑吟吟道,仇笛点点头,然后正色了,深沉地说着:“每个人的性格都有缺陷,我也有;每个女人都会憧憬浪漫,我也有;每个女人可能都碰上不谙风情的男人,我也碰上过;每个女人都会被她的将来困惑着,就像东家富、西家穷一样,都期待鱼和熊掌兼得……嗯,我想,你一定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了……”

唐瑛含情脉脉地看着仇笛,仇笛羞赧笑笑,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而是不好意思地问着:“是什么?”

差不多,这时候男人一家是绮念顿起,智商严重下降,唐瑛食指轻轻一触自己的红唇,做了一个羞涩的动作,然后问道:“你一定觉得你很了解我,那听清楚了,我的问题是:姐的三围是多少,用你的眼光看清楚,误差超过一厘米,饭钱你掏。”

呃……仇笛猝不及防被噎了一家伙,咬着筷子,傻眼了。眼光测量这玩意,实在不在行啊?而且反应不过来了,刚才还含情脉脉,怎么一下子变味了?

“哈哈哈……终于赢了一顿饭钱,给你个教训榔调戏淑女的后果很严重。”

唐瑛兴奋了,掩着嘴欢实地笑着,仇笛的糗相,实在比平时板着脸时候好笑多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稍显尴尬的仇笛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很多,比如,唐瑛的三围,隔着一桌,她穿着白色的线衣,胸前顶着鼓鼓囊囊,一笑起来,胸前两团跟着一颤一颤,别说了,真没发现,还真是好丰盈的胸围啊。

成人间的暧昧多数始于试探,归于正传,很快讨论起下一步的业务时,这个话题被两人有意识地结束了,不过唐瑛看到了让她满意的效果,最起码,已经成功引起他的关注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3章 求财得财喜成双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5章 不速之客来何方
热门: 东海扬尘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重生之命当争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无限轮回 蓝白社 坟场之书 末世求生录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茶经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