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2章 因利乘便且做伥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1章 舍利取义好人当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3章 求财得财喜成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交易时间:上午九时。

交易地点:新世纪酒店大厅。

仇笛到达酒店门外时,看看时间,差五分钟,他闭着眼睛,像在揣摩着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或者对方有没有可能设个什么样的陷阱,放在这种进出不乏国际友人的地方,他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的急切和紧张。

五万块,是个合适的价格,相比她要做的事,是可以接受的代价。

但郝丽丽这个骗子不好对付,了解她的往事,一点也不敢小看这样的女人。

拾阶而上,踏进厅门时,恰好准时,偌大的厅堂,进进出出客人不少,临窗的休息沙发上,坐着一位神色显得焦虑的女人,正是郝丽丽,她手托着腮,不时地看着门外,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

这一刻,仇笛甚至有点同情她了,不过丝毫不敢小觑,凭脸蛋和身体在男人之间周旋,能混到这种程度,足够成为那些尚未小康的美女为之奋斗的楷模了。

犹豫了片刻,仇笛慢慢地踱向郝丽丽,然后在她狐疑地注视中,坐到了她的对面,郝丽丽单刀直入问:“东西呢?”

“您……说什么?”仇笛好奇地道,在最后一刻,他突然改变的主意,郝丽丽眼光显得紧张地游移着,在仇笛的视线之外,有两位拿着杂志在无聊地翻阅的男子,一瞬间让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对不起,我在等人。”郝丽丽下逐客令了。

“哦……sorry!”仇笛礼貌地起身,有意无意地朝那两位男子走去,他看到了,两人微微欠了欠身子,像放松了。

他妈妈的,准备坑我一家伙!?

仇笛怒从心头起,若无其事地出了大厅,边走边开着手机,走到了对面的路面,架起了微型望远镜,仔细看着坐在窗口的郝丽丽,已经过去十分钟,郝丽丽不时向两位男子的方向扭头,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她开始拔手机,然后仇笛手里的手机应声而响。

“喂……你怎么还没到啊?我都等了很久了。”郝丽丽很嗲地说话着。

“没到是因为,有人违约了。”仇笛道。

“什么意思,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来拉倒。”郝丽丽道。

“让你座位侧面,四点钟方向那位男的接电话……就一本入住指南,至于在那儿翻一个小时还在第一页吗?你有五秒钟,否则我马上消失。”仇笛道。

这傻女人果真不经诈,一听这话,起身就跑向那男子,那男子给了她个别过来的眼神,可惜已经晚了,等无奈之下接住电话的时候,已经成了嘟嘟盲音,再拔回去,关机了!

“嗨哟……挺滑溜的,跑喽。”一位男子瞠然道。

“那怎么办啊?都说了别坐那么近,门外等着就行,非坐这么近。”郝丽丽怒了,想把这个敲诈的钓出来,怎么露馅了。

“我不是担心你么?嗨你傻什么,他就一诈,你咋就跑上来了……哦尼马,不会还在这儿吧。”那男子瞬间省悟,叫着同伴,奔出了酒店,徒劳的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搜寻着目标。

肯定黄了,这下子让郝丽丽心虚了,她跺跺脚,咬咬牙,好一副差一点就成功的痛悔样子,走回了座位,拿起自己的包时,一下子手僵住了,包里的手机又响了。

找出来时,号码已经变了,她接听着,果真还是那位,不客气地道:“看来你确实违约了啊。”

“呵呵,挺机灵的啊,那好吧,你出来吧,姐给你五万,冲你的眼力劲值这个价,别害怕,她是我朋友,不是警察。”郝丽丽宽心道。

“好,马上让他们俩滚蛋,然后你坐回原地。”仇笛在电话里道。

郝丽丽奔到大厅,捂着电话听筒,轰着两男子,那俩不情愿地离开了,她慌慌张张坐回去,警惕地四下看看,这才说道:“好了,走了。”

“那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其实照片只是交易的一部分,我还知道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你一定会有兴趣的。我不怕警察,最起码我知道,你应该比我更怕警察。”仇笛道。

“呵呵,我对你的兴趣倒是挺大……我现在想不出你是怎么黏上我的,那一家来着?”郝丽丽笑道。

“我喜欢美女,不过我知道你的情况下,绝对不敢接受你对我的兴趣……王策马认识吗?还有一位叫陈召明。”仇笛问。

“你到底是谁?”郝丽丽吓了一跳。

“呵呵,你错过认识我的机会了……你和王策马结婚不到半年,王策马就发现阳萎的毛病,然后你据此提出离婚,不但离了,连男方准备婚房彩礼也吃了个一干二净,过了很久王策马差不多倾家荡产才稍有恢复,据他说,是药物反应……我说大姐,你够狠啊,想离婚居然想出这种让人断子绝孙的办法?”仇笛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郝丽丽一下子失态了,举手就要摔手机,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没舍得摔,赶紧又拿到耳朵边道着:“嗨嗨……我没骂你……嗨,在不?”

“在啊,你可以侮辱我本人,但别侮辱我的智商,您是学临床专业的,又当过小护士,玩这一套难不住你,要不是王策马报案迟了,无法找到证据,你还能到京城里得瑟?”仇笛道。

“是啊,都没证据,你说顶什么用啊?警察都传唤过我啊。”郝丽丽不屑地道,不过此时,她的额头沁着微微汗粒,不住地擦着,最让她担心的是,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来路。

“我对证据没兴趣,我只对这些消息值多少钱有兴趣,您二婚陈召明,也是结婚不到一年,查到了严重肾亏,也是不能人事……跟你离婚后一年多才恢复,别说我,连他也怀疑你给他下药啊,你也聪明啊,净拣老实人欺负,让他背了一身债,他到京城找过你,不过糊里糊涂被人揍了一顿,是你的手笔吧?”仇笛道,外调数日,收获就是这些,那两位窝囊前夫,着实被坑得不浅。

郝丽丽擦着汗,声音有点哆嗦地道着:“你……不不……大哥,你要多少钱?”

“消息还没完呢,急着开什么价?据我所知,候海峰的房产在他名下,对你看得很紧啊……但是他不清楚你的能力,而且像老候这种老混子,轻易你不敢甩他,肯定傍上更厉害的人物了……不过要离婚,你拿不到他的婚前财产,这也难不到你……告诉我,你在外面借了多少钱,拿什么抵押的?怎么扣到老候脑袋上?”仇笛问。

“这这……没有,大哥……我我……”郝丽丽结巴了。

“什么都没有,紧张什么,要不我自己求证一下?刚才那是不是就是奸夫啊?”仇笛调侃道。

“你……究竟要干什么?”郝丽丽状似疯狂。

“我已经干完了,很简单,要钱啊……一百万。你弄老候的分给我们就行了。各走各的。”仇笛本相露出来了。

“哪有那么多啊?不能老娘辛辛苦苦整点钱,全倒贴你啊,都不知道你是谁呢……就撕破脸,也不至于把老娘折腾成穷光蛋啊?”郝丽丽怒了。

“反正都是老候的钱,你心疼什么啊?那你说吧,给多少?”仇笛道。

“十万,再多没有。”郝丽丽撂了个白菜价。

“这没的谈,你急着和老候离婚,特么肯定钱到手了……除了抵押那个洗衣店,不会有其他方法……要是老候知道你这么干,然后你无法如愿带上钱溜……后果是什么?”

“三十万。”

“那个……好像还没有满足我的胃口啊。”

“你再加价,我马上消失,大不了我换个名换个地方,谁能把我怎么着?”

“好,准备钱吧,给你两个小时。”

电话挂了,郝丽丽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剧烈的喘息,浑身是汗,在这一刹那,她做了一个决定,拔着电话,喊着那位:

“老路,被人知道了……他们敲诈我三十万,你看怎么办?”

办法,有的是,在得到对方的保证后,郝丽丽怒不可遏地起身,蹬蹬蹬出厅走了。

她从来就没准备付钱,尽管她付得起。

……

……

郝丽丽走了不久,又一位留着艺术发型,高大英俊的帅哥从酒店出来,他四下张望着,看到自己的车灯亮了亮时,信步走向车,坐到了副驾上,驾驶位置的仇笛,恶狠狠一把揪着他骂着:“底片,为什么不示警?特么滴明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崔宵天是提前到的,自然应该知道了,他笑着道:“你要是连这个也看不出来,不管被谁收拾了都活该……呵呵。”

“笑得这么贱,信不信我抽你啊。”仇笛悻然把这货放开了,原本就是个试探,这个女人比想像中黑多了。

崔宵天整整领子,好不嗔怪地道:“真粗鲁。”

“下次再耍小聪明,信不信对你粗暴啊。”仇笛发动着车,把手机扔给了崔宵天,崔宵天白了他一眼,提醒着:“我喜欢温柔的……男人!你不是我的菜,我是不会给你粗鲁机会的。”

“呃……”仇笛呕吐状,催着:“别恶心,快发。”

崔宵天却是不敢真惹恼仇笛,纤指传输着音频文件,又发了条短信提示,手机放下时,他提醒着:“你……这是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啊,还有可能玩火……玩火的结果知道不?玩火自焚。”

“今天玩火自焚的多了,轮不到我。”仇笛笑笑,加速,打方向,汇进了车流。

……

……

手机信息接收的另一端,耿宝磊看看信息,又抬头看坐在对面的候老板。

候老板{…文…}是被{…人…}看车{…书…}的名{…屋…}义约出来的,不过没想到这种事,约见的地方在二手车市不远处的路边饭店,饭店名叫土财主饭店,还真是土财主,刚刚一个电话,有辆破面包车已经应召来了,报纸包着一摞钱交给了候海峰,候海峰拿着沉甸甸的钱,往两人面前一堆。

“五万,你们点点。”候老板心痛地道,不过相对于人家给的震惊消息,这个价不高,开价二十万呢。

“太少了,老板,我们帮您挽回了多少损失呢?”耿宝磊道,给包小三递了个眼色,有多少拿多少,这笔钱相对才是最安全的,包小三一边往兜里装,一边说着:“就是啊,候老板,才五万。”

“不少了,老子卖辆车才挣多少钱?滚,妈的讨债鬼。”候海峰怒了,这钱出得他实在心疼,摸出手机时,要走的耿宝磊提醒着:“候老板,别打电话……你一打电话,人家直接溜了怎么办?”

对呀,候海峰不敢打电话了,洗衣店可是他全部投资的,发来的音频一放完,混迹多年的老候岂能想不通这等方式?抵押借上百把十万高利贷,等到时候人一走,那些债主岂能白吃这个亏?

“这娘们真尼马黑啊……”候海峰想想,全身发怵、下身发软,特别是知道两个前夫情况时,让他一度毛骨怵然。

“您再给五万,我们帮您弄住她。”耿宝磊又抛出个诱人条件。

“你……孙子嗳。”候海峰气得头晕了,指着耿宝磊,下半句说不出来了,人家要走,他赶紧拉着:“好好好,加五万……千万别让她溜了,那些放高利贷的回头找上我,我特么可怎么办,那洗衣店前前后后投资了小二百万呢,营业执照上用的可是她的名儿。”

“所以呢,再给五万不多,给您挽回多少损失呢,这时间再拖可晚了啊。”耿宝磊道。

“都说了再给你五万了。”候海峰欲哭无泪道。

“钱呢?”包小三不通融了。

“再取来不及呀。”候海峰求着,先告诉我成不,一准给你钱。

耿宝磊和包小三相视想想,知道这钱恐怕难要了,包小三抽了张烟盒纸道:“打条,摁手印……咱都是守法公民啊,你要欠钱不给,回头我到公安局告你去。”

“告得到法院,笨蛋。”耿宝磊纠正道。

“那不一样么,戴大檐帽的,都一般黑。”包小三道。

候海峰已经是情急之下不顾一切了,写字据,摁手印,然后耿宝磊才把后半段全部给他听,换来了一个新的交易地点:

京通高速收费站口。

耿宝磊暗暗骂了句,这简直就是给两方找了个狗咬狗一嘴毛的地方,看候海峰已经气急败坏匆匆走的样子,他心下有点怵了,两人出了饭店,耿宝磊不确定地问着:“三儿,尼马这不会出事吧?”

“老公去收拾老婆,能有多大事。”包小三摸着腰里的钱,眉开眼笑拍拍道:“哎呀,功夫不负有心人呐,终于见到嫖资了。”

“这钱花得不踏实啊。”耿宝磊道。

“你那份我替你花,这总踏实了吧?”包小三笑着道。

“想得美。”耿宝磊追着包小三,肯定不愿意喽。

接应的是丁二雷,坐进车了,刚走不远,后面就追来一队气势汹汹的车队,从皮卡到面包到普桑到大悍马,十几辆车,一看就是二手市场才能拼出来的奇葩车队,丁二雷吓得直哆嗦,紧张地加油门:“坏了坏了,都说别干这危险事,这帮人黑着呢……我可没拿钱啊,没我的事啊。”

“二皮,都上贼船了,想摘清自己那有那么容易。”耿宝磊逗着他道。

“皮哥,虽然还没有福同享,可是有难一定同当啊。”包小三刺激着。

两人吓得二皮兄弟直哆嗦,大呼命苦,早知道咱好好办证的,干嘛整这危险事。

咦,不对。那俩位笑得直得瑟,二皮明白了,果不其然,这列车队飞驰超过了他们,直朝高速驶去。

……

……

一切都发生的出乎意料,而且迅雷不及掩耳。

郝丽丽和奸夫这次下狠心了,召了十几人窝在路边,她独自驾车提前半个小时到了高速收费口,这次总不会被人发觉吧,可没想到的是,时间还没到,气势汹汹的一辆悍马车出了收费站,直奔她而来,惊得她瞠目结舌,这破车就是二手市场里的,开车的还能有谁。她看清下来人时,兴喜地大呼一声老公,正要去看你呢,你咋来了?

回答她的是,吧唧一个耳光,然后撕着头发,劈里叭拉左右开弓,痛殴一顿拉到车前,把车座上的钱一兜落,连车贩子凶神恶煞地吼:说,钱哪儿来的?

这边没说,那边奸夫急了,带着人操着家伙就围上来了,还以为是敲诈的,十几棍水管子奔上来就招呼,候海峰一耳光把老婆扇到一边说了:你特么可真逼能啊,跟老子玩黑的!?

他转身就跑,那群人可不客气了,有人追,有人怦怦咚咚砸车示威了,郝丽丽刚反应过来,喊了声别动手……这光景那拦得住,眨眼间老候不跑了,身后陆续赶到车队挡在他面前了,这家伙趿趿踏踏一下车,都是扒轮卸车扛发动机的伙计,人手一个腿长的大板手轮着就上来了。

乒乓叭叭一阵锋镝似的清脆之音,夹杂着啊哟哟痛呼,一个照面趴下了七八个。

嘀嘀嘀嘀喇叭乱鸣,上下高速的车辆观此奇景,登时看客停车,很快演变成堵车。

闹闹嚷嚷几十人围着十几人,拳脚家伙什不断招呼,候海峰撕着老婆的头发拖到近前,干啥呢,指认奸夫呢,绝对的暴力下没有顽抗这一说,郝丽丽一指认,那奸夫瞬间脸上吧唧吧唧不知道挨了多少耳光,最后却是狠狠一桶废机油扣在脑袋上,人群围着,老候一脚跺在这货的裆部,那丫疼得乱打滚,却是喊出来也难了。

这是绝招,蹬了你的子孙根,你都说不清谁干的。

这也是个绝地,110的出警十几分钟才到,驾车的高速交警又拦不住这号斗殴的事,等警车从路另一头呼啸来时,这帮地头蛇根本不急着走,反而围着被打的人,要押着他们去派出所。

乱了半个小时才见分晓,最终是候海峰拽着老婆,带着车队,随着警车去处理,那无数的看客疏导了十几分钟才渐见路开。

一直就躲在远处,看着车队驶过的崔宵天,好几次都回头凛然地看不动声色的仇笛,这个结果,吓到他了。

“胆子不大啊?我见过的场面可比这个大多了,躺下的可就是死人。”仇笛笑道。

“那你的胆子也不大啊,胆大不吃了郝丽丽手里的三十万?”崔宵天刺激了一句。

“吃得稳,慢慢啃;吃得狠,折了本啊。真拿郝丽丽的钱,那可真是敲诈,论黑说白都不占理;而候海峰就不这么想了,相对于能挽回的损失,能摘掉的绿帽,几万块钱是值得的,回头没准他得感谢我。”仇笛笑笑道,摆手示意,走吧,结束了。

那倒不至于,恐怕郝丽丽现在说不清怎么回事,而候海峰也搞不清到底是谁。崔宵天驾车慢慢走着,好奇地问着:“你怎么知道郝丽丽外面借钱了?”

“判断嘛,第一个前夫,她是直接吞了彩礼,抵押了婚房,把那个可怜虫变成穷光蛋了;第二个前夫,她是骗了点抵押贷款,刚开始还就离了,最后银行只能咬住她前夫还……这个候海峰不一样,二手车市能混出点名堂来的,多少都有点底子,她估计就把候海峰变萎了恐怕也不好离,而且京城这地方婚前财产看得紧,所以只能从第三方入手了……而从第三方入手,肯定还是这种借贷的方式,抵押候海峰的房子不可能,产权不在她手里,那她能抵押的,肯定就是洗衣店的设备和经营了……急着离婚,那肯定是钱到手了,只要抓到点对方过错,雇俩律师一离,等特么离完了,债主找上门,候海峰才能发现那个店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仇笛道,骗婚的手法不新鲜,关键是时间差。至于借钱,现在太容易了,遍地都是诚信贷款的小广告,只要有你有店面,人家就敢借,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可惜这回和尚也没跑喽,崔宵天笑笑道着:“不错,帮着奸商干挺个婚骗,弄了俩小钱。”

“相比坑俩钱的奸商,这个骗婚的更可恶啊,怎么?你很同情她?”仇笛侧眼问。

崔宵天无动于衷道:“你忘了我的喜好,我对女人没感觉……出来混都要还的,同情在这个年代是个笑话,要有同情的话,我们都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对呀,当坏人得有坏人的自觉,坏事败露,他自己得扛得住、扛得起。”仇笛道。

“我们好像干的也不是好事啊!?你说我们出来这样混的,有一天是不是也要还?”崔宵天笑着问。

“都说了,扛得住,扛得起,我有心理准备。”仇笛拆着手机卡,边拆边道着:“再说,我只是还原了这个骗婚骗财女的真面目,而没人知道是谁做的,我还什么呀?”

崔宵天一笑置之,除了获利不多,其实这事办得挺让他佩服的,仇笛却是摁下了车窗,把一把用过的手机卡往窗外一扔。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1章 舍利取义好人当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3章 求财得财喜成双
热门: 星际拓荒女 轩辕诀2:大清刑名 龙穴 心理罪·教化场 有凤来仪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