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9章 坎坎坷坷路何方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8章 进退维谷却彷徨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0章 光怪陆离乱登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喧闹的车声隐隐传来,当懒懒的阳光透过薄纱洒进来,仇笛睁开眼睛时,意外地发现,保持多年的早起习惯又一次被打破了。

因为宿醉、疯玩、忙碌,这个好习惯已经打破过很多回了,这一次是因为……他慢慢低头,看看埋在自己臂弯里沉醉风戴兰君,那肯定是醒了都不想起床意思的最好理由了。

这是现实?还是梦境?或者是掺杂着梦境的现实?

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呢?他恍惚还记得和戴兰君初识,在奥运酒店,那一袭优雅的旗袍,让他觉得高贵不可方物,和现在寸缕不带躺在自己怀里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是!肯定是。

他轻轻地换着姿势,看着戴兰君被凌乱头发掩着额头,轻轻地捋过发丝,然后看到了她,细腻的额头、挺拔的鼻梁,还有那张像瓜子、又像鹅蛋形状的脸。她睡梦中还是那么严肃,像所有京城大妞永远是盛气凌人那种表情一样,不过傲慢和霸气后,也是一颗如水的心。

这算什么?

仇笛突间油然而生一种歉意,上一次在体育公园,两人疯玩到晚上,那一次匆匆忙忙,糊里糊涂,一个饥渴难耐,一个饥不择食,不过在潜意识里,睡别人的女朋友总没有那么歉疚,可当你要为自己的发泄负起责任来时,那种感觉,多少总会冲淡点因此带来的生理兴奋。

比如,这个时候,他从绮念中慢慢醒来时,入眼的是简陋的房间,一床一桌,都是房东的;简单而粗劣的房间,甚至都有点超出他的支付能力,漂在京城的一族里,在他这个年纪没人敢想房子、敢想结婚,甚至连想谈个女朋友都不敢。

可万一敢想了,压力也徒然而来了,他努力地盘算着,自己拼着小命攒的那点钱,老家修房已经花了一半多了,剩下的,能勉强维持在京城这样的生活状态就不错了,如果要改变这生活状态……当然,仇笛是一点都不介意的,从手上传来的温润感觉让他做这样的决定一点都不犹豫,只不过,他有点担心,毕竟现在的女人大多数都是上得起、养不起!

戴兰君微微动了一下,初醒的疲累让她有点迷糊,只觉得自己躺在一个有力的臂弯里,只觉得有一双大手,抚在自己的胸前,她伸着腰,迷迷糊糊搂向仇笛,嘴里含混不清地问着:“世诚……几点了?”

世诚……仇笛眉毛一挑,心里暗骂了句草泥马,那种尴尬和难堪让他一时间嫉意狂飚,恶狠狠地说着:“误了上班了。”

“啊?”戴兰群蓦地醒了,坐起,看看仇笛,又一看自己的裸身,昨晚的颠鸾倒凤历历在目,她怔怔看着仇笛,像自己并不情愿一样。

“怎么了?”仇笛问。

戴兰君指指他下半身,一剜一嗔笑道:“你不穿衣服比穿上帅多了嘛。”

“过奖了,你也是。”仇笛道。

戴兰君闻言一凛,一捂胸,直奔卫生间,忿忿地撂了句:“流氓!”

嫉意顿生之后,不知何故,仇笛身上的压力却徒然消失了,这或许也是喜欢戴兰君的地方所在,除了饥渴的时候,她一般时间都不会黏人,那怕连个电话都不会打,要么说国安素质优秀呢,心里只有组织和任务,绝对没有儿女私情。

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卫生间里的戴兰群喊着,把我内衣拿过来。

不一会儿,卫生间惊叫着: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进来啦?仇笛回答说,你不说我不穿比较帅不?

“去死……啊!你还能起来啊?牲口。”

“都牲口了,还可能起不来啊。”

……

在哗哗的水声中夹杂着戴兰君的尖叫,不一会儿,抹着身上水迹的仇笛得意洋洋地出来了,又钻进了被窝,好大一会儿,抹着头发,脚步有点不便的戴兰君才从卫生间出来,她拣着衣服和裤子穿着,时不时地回头看偷笑的仇笛,然后咬着嘴唇,狠狠地掐他一把。

时间指向了整八时,反正已经误了,戴兰君倒不急了,她穿戴整齐,坐在床沿上打着皮鞋带子,一只手悄然抚她臀部时,她头也不回地蓦地起身,一坐,哎哟,疼得仇笛急速缩回去了。

“我走了。”戴兰君起身道,回头看仇笛,好复杂的眼光,像依依不舍,不太像,仇笛意外地说了句:“下次打电话啊,别我又踹你一脚。”

“呵呵,下次我先下手为强,哼。”戴兰君笑着道,刚要走,又像余兴未尽一般,回头附下身来,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轻声说着:“千万别爱上我啊,反正你也娶不起我。”

仇笛一怔,戴兰君已经笑着走了,他听到了关门声,听到了快步下楼的声音,他怔怔地捂着被轻吻过的地方,半晌才反应过来。

尼马滴,这算什么,床上扶贫来了!?

好像不用负责任,就得付出伤自尊的代价啊。对于自尊心格外强的仇笛,这无疑会让他有点小郁闷,他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草草洗漱,翻翻家里的却是只能找到方便面,没吃,干脆出门了。

女人的心总是那么难琢磨的,前一夜仇笛总感觉她像感情受挫,来找份慰籍;可一夜之后,又觉得自己判断是错误的,如果感情真的很深,不至于半路被别的男人,比如本人,勾引吧?可如果很浅,醒来第一句喊的却是前男友的名字?

下楼的仇笛的驻足了,被自己假设的命题难住了,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肉体到他床上了,而感情还留在另一个叫世诚的他那儿。

“这样……好像也不错!”

他如是想着,不附带任何利益或者责任的上床,那感觉绝对是最爽的。要么现在这么多人爱玩一夜情呢?那是一种最纯粹的感情……纯粹为了发泄。

他自顾自地想着,突然间又觉得好没意思,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思维空间已经快和包小三一样了,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桶,肮脏、龌龊到惨不忍睹的境地。

出了小区门,看看时间,他开始慢跑,戴着口罩慢跑,又开始了垃圾的一天……

……

……

整九时,几人聚集到地铁出口,安排任务,这些人现在多少还有点希望,毕竟马玉娟丈夫李洋出轨应该是事实,这个消息应该值点钱。

十点钟,包小三和丁二雷赶往丰汇园小区,这种高档小区理论上普通人是进不去的,不过幸好二皮和三儿都不是普通人,丁二雷开始施召唤大法了,用时二十分钟,召来了两个徒子徒孙,鬼鬼祟祟地塞进二皮一样东西就走了。

什么东西呢?消防队的工作证,以及消防安全检查书,保安眼前一晃,直接就进去了,例行的消防管道出水检查,两人在泊满靓车的小区里转悠。

很快,两人拍到了孙志君和一位女人出门的画面,然后明白了,这个没离婚的委托人,早和别的女人同居了。

十一点,耿宝磊骑着电单车,一路飞驰,追在宝马mini后面,追到了郝丽丽的去处,是一家高档洗衣店,名字叫奥斯维,他隔着玻璃看了看,装顾客进去转了转,一个很专业的洗衣店,租了两层门面房子,生意看样不错,满层都是各式的干洗的衣服。

十一点一刻,仇笛邀着崔宵天,步行在玉泉路上,两人的视线之内,一位恬静的母亲,推着童车,车里裹着baby,车旁边挂着菜篮子。那女人身材微微发福,头发随意地挽着,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恐怕会被大多数人当成保姆。

这就是昨天和靓女约会那位李洋老板的老婆,委托人马玉娟,两人从她出小区到买菜回来,都一路跟着,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主妇,不管前身是什么,都会被婚姻变成这个形象。

归途走了一半,崔宵天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他无聊地走着问着仇笛道:“我说仇笛,你老盯着人家个少妇看,看出点什么来没有?”

“非要看出点什么来吗?”仇笛答非所问。他笑着侧头道:“这很让你奇怪?”

“能不奇怪吗?又不是美女……不但不是美女,而且还被冷落了……这件事很简单,不要搞那么复杂,从怀孕到生产,会把一个女人的本钱破坏得干干净净,从那个小baby出生之后,婚姻就只剩下责任了。男人在这个时候出来泡个妞,偷个情,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女人永远在天真地以为,爱和做爱是一码事。”崔宵天笑着道。

“你个死gay,讨论男女之情,寒碜我不懂啊?”仇笛笑道。

人熟了,崔宵天一点也不介意被仇笛揭隐私,他笑道着:“你错了,我不是传统意义的gay。不是简单的同性恋。”

“什么意思?”仇笛愣了。

“我喜欢有气质的男人,但也不排斥优雅的女人。”崔宵天笑着道,看仇笛傻看他,他斥道:“笨死你啊,我双性恋,男女通吃……不过我还是喜欢男人多一点。”

呃……仇笛做了个呕吐姿势。

“不要把自己捧到洁身自好的位置好不好?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昨夜和女人鬼混了。”崔宵天白眼翻着他,突然来一句。

这把仇笛可紧张了,瞪了他几眼,否认道:“胡说,我明明是一个人睡的。”

“摄影师的眼睛,看的就是细节……你的眼睛发涩、打了好几个哈欠、而且今天走路的姿势明显没有以往铿锵有力了,明显体力不旺,睡眠不足,一晚上就这样了,那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还用说吗?”

“我看着艺术片,自撸了几回,不行啊。”仇笛笑道,故意难为崔宵天。

“错,我注意过你,很注重整洁,可今天你的裤子腿弯部,有墙灰,那肯定是随便扔的;你的衣服一点都不展,像是揉过,但却很干净,这说明是急不可待地衣服一扔、裤子也随便一扔……直接扑上去了,然后衣服和裤子,就和你往日穿在身上的,有这种细微的差别了。”崔宵天道,谑笑着看着他,仇笛有点明白为什么那几位死活不肯和崔宵天一组了,这傻逼的眼睛里有刺。

“还看出来什么来了?”仇笛惊讶地道。

“你早晨起床后,又来了一发。”崔宵天道。

我……操,仇笛直敲自己脑门,这个变态吓到他了。

“别紧张,最后一句我也不确定,推测……以你这种精力旺盛的体力,晨勃肯定会,那勃起来旁边又有女人,不来一发才怪呢。”崔宵天笑着道。

“那你前面的很确定?”仇笛反问着。

“当然很确定了,你留下了充分的证据。”崔宵天伸手,从仇笛的衣领的不起眼处,轻轻地揪下来了一样东西,展现到仇笛眼前时,是一缕头发,不算长,但肯定和戴兰君的发型相仿,崔宵天扔了头发,一呶鼻子补充着:“没有香水味,也没有酒味,不是酒吧妞,也不是召的妞……你上了个良家。”

“这都能闻出来?”仇笛不信地道。

“错,如果是学生妞,你会沾上那种廉价的香水味,如果是酒吧妞,你肯定喝醉搞才爽……正因为什么也闻不到,才是良家。”崔宵天严肃地道。

仇笛无语地看了他几眼,恨恨道了句:“你个死变态。”

崔宵天呵呵笑着,像是受到褒奖一般,跟着仇笛,继续着他的判断道:“根据昨晚发生的情况判断,你根本没有思考时间,也没有思考机会,所以,我判断你仍然是一头雾水,找不着北,对吗?”

“所以才需要你啊,所以才来看看她啊。”仇笛道,视线里,马玉娟推着童车,进小区了,两人停下了,没有准备再跟进去。

“结果呢?”崔宵天问。

“这种傻女人的钱,还真好赚,稍费点劲,从她这里拿到钱难度不大,她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的,能放弃一切安心在家当主妇,那丈夫就是她的精神寄托,为此,不管她付多少代价,都不在话下。而且看李洋的公司样子,这钱她拿得出来。”仇笛道。

“还有呢?”崔宵天又问。

“可我还是……有点下不了手啊。”仇笛犹豫地道。

“你又是查委托人,又是查人家没委托你的人,又是睡别人的女人,职业道德以及做人道德都掉光了,现在倒堂而皇之地说,下不去手?”崔宵天不信地道。

“咱们这行的人品都有问题,这个你不用提醒我,我就是觉得……你说这事……”仇笛看着崔宵天,脱口问着:“会不会太损太无耻了啊?好好一个家,得被咱们拆了。”

“不对,你得站到正义的角度,是她丈夫无耻、卑鄙、以及下流,背着老婆偷情,像这样想,你就没有愧疚感了,我们是在替天行道。”崔宵天开着玩笑道。

“那这样,换过来怎么样?”ωεn人$ΗūωЦ仇笛道。

“怎么换?”崔宵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想办法拍到李洋出轨的证据,然后……再卖给李洋,以我看,这个李洋出轨纯属生理冲动,心理安慰嘛,还在这个家上,他受点伤害我可以接受,老婆孩子就算了……就这么糊里糊涂幸福着多好……好,就这么办……”仇笛下决心了。

“嗨,嗨……你发什么神经,那你是敲诈人家,比给了他老婆,性质还恶劣。”

崔宵天紧张地追着仇笛说着。

“小样,比这更恶劣事我都干过。”仇笛道,浑然不理会崔宵天的劝阻。

两人互相说服着,上了车,不知道谁说服了谁,不过肯定谁也没有放弃。

……

……

下班时分,唐瑛敲响了谢总办公室的门,心血来潮的谢总要看仇笛接的委托,她把能查到了资料都准备上了,应声而进,递给谢总录的影音以及查到了背景资料,唐瑛显得有点忐忑地坐下,等着这位前辈指摘。

从来清官难断家务事,婚姻调查现在大多数商务调查公司已经不接这种活了,除非是涉及财产金额十分巨大,或者不涉及委托人以及当事人的个人隐私。那种查别人私生活的烂事,只有私人侦探才接,而且是非法的。

扫了一遍,老谢咧着嘴,啧啧直响,这三件,全是涉及个人隐私的事。

“都是口头委托,没有任何协议,而且郝丽丽这一件没有委托,只有两件委托成了……订金进的是个人账户,十天时间已经过了两天。”唐瑛道着,把安全系数已经提到最高了,如果成了当然好,如果黄了,当然和公司无关。

“你觉得可能吗?”谢纪锋问。

“我觉得不可能。”唐瑛道,不过下一句否定自己道:“可每次我觉得不可能,都被他们变成可能了。”

“那不一样,你就能办了国家大事,也捋不清这家务事,马玉娟这一件是老婆查老公出轨,万一真出轨,你就拆了这一家了啊,这不像刑事犯罪一样他罪有应得,你觉得当事人要是知道真实情况,他能咽下这口气吗?还有孙志君这一件,明显是急于离婚,这两口子的事能说清嘛,都离了三年了,万一发个神经,再复合了,你说你调查人家隐私的事,就没证据把你告上法庭,难道不敢大闹你一通?”谢纪锋的眼光很远,一下子看到危险所在了。

“那……兴许查不到这种隐私呢。兴许根本没有呢。”唐瑛喃喃道。

“那你就更错了,怎么可能没有,这个哺乳期,正是出轨高发期;还有这打了三年离婚官司的,能没备胎?”谢纪锋道。

唐瑛噗声笑了,她想了想道着:“要不,让他们停了?您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风险挺大的。”

似乎谢总言行不符啊,这些都是他让给的委托,唐瑛地眼里闪着狐疑。可谢纪锋却是有苦难言啊,那个能公司自己作的委托,他肯定不会给仇笛啊,本来就是做个合作的样子,谁可知道这几个货真把等闲谁也不碰的婚姻调查给接了。

“算了,让他们碰碰壁吧,不吃亏不长见识……你也小心点啊,你自己斟酌,以后像这种你觉得可能性很小,而且不宜出面的事,就让他们去,你给他们牵个线就行了。”

谢纪锋道,这事让他有点烦燥。

唐瑛抱着一堆东西悄然告辞,不知道为什么,那怕是得到谢总的关心,也让她心里觉得凉凉的……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8章 进退维谷却彷徨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10章 光怪陆离乱登场
热门: 无限群芳谱 锦衣行:秉刀夜游 旋转门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隔壁那个饭桶 九帝斩天诀 苦艾 书籍供应商 明朝败家子 武神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