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2章 惊鸿一现有觅处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1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3章 不知何时已世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喀……嚓嚓嚓……一连串的轻响,丁二雷拿着手机的手,缩回了车里,递给仇笛道:“那,他就是底片。”

“底片”也是个绰号,代表的是手机屏幕上刚抓拍的一位男子,帅气的长发、有型的五官、草绿的马甲配上一条带洞的牛仔,绝对是一个很帅的艺术范儿。瞧人家从小区里出来的样子,绝对是能倾倒一群过路美女的派头。

这人能和商谍扯上关系?

仇笛有点怀疑,和管千娇说的稍有不符,这是个各类偷拍器材的供应商,水平已经高到能自己设计制作,理论上讲,要是他和丁二雷一般猥琐,倒是可以理解。偏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丁二雷坐在副驾上,一瞅仇笛不相信的样子就开始打预防针了,唠叨说着,甭问我他叫啥名,不知道。但他绝对就是底片,我见他和老马一块吃过饭,错不了,甭看长得人模狗样,其实都是一肚子坏水。

“那看来你了解他啊?”仇笛问。

那当然了,丁二雷小嘴芝麻牙一吧嗒,很多秘辛就冒出来了,底片姓甚名谁他不清楚,可他清楚底片的成长史,据说是位摄影发烧友,走过全国不少地方,摄影这个烧钱的爱好,最终把他烧得一贫如洗,据说马树成是从北漂聚居的n层地下室里把这个人刨出来的,他只是把这个人的理想稍微地做了点改动,耶,居然就造就了一个奇人。

不过就是高尚纯洁的摄影艺术,和龌龊猥琐的偷拍伎俩差别而已。

仇笛静静地听着,丁二雷还是蛮好相处,知道哥几个不是警察,知道哥几个和马树成关系不赖,一顿酒下来,没过一天就成伙伴了,在找隐藏更深的第二个人“底片”时,他可是出了不少力气,这些货色都是准备随时搬家换地方换身份的主,想找他们,没个内行人,还真不容易。

“你好像对他很不感冒啊?”仇笛又问着,从丁二雷很不屑地的语气中,能感觉到那种鄙夷和贬低。

丁二雷一听仇笛问这个,他奇怪了一下下,后座的耿宝磊凑上来问着:“二皮,我听说过文人相轻,莫非烂人之间,也是这样?”

“你们不知道啊,这人不地道。”丁二雷凛然一看众人,危言耸听的故事就来了,他数着这人的恶迹,知道他最喜欢于什么,日,说出来恶心死你们,专拍女人裙底,他原来都有个团伙,还制作了一个专辑微电影纪录片就叫《裙底风光》,专门祸害青少年。

“是不是?我怎么没看过?”包小三乐了。

“这么拽?我的偶像呐。”耿宝磊道。

“哇,这都恶心不到你们?”丁二雷一见故事震憾力不足,抛出个更狠的来了,知道不兄弟们,这是个变态,他虽然酷爱偷拍女人裙底,可他真正喜欢的是男人,而且喜欢三儿和仇笛你们这种高大威猛的男朋友。

啊呃……果真把包小三几人恶心到了,仇笛一笑置之道:“谁都有权拒绝别人的爱,但谁也没权评价别人的爱好啊……得了呗,二皮,我别贬低人家,好像你于什么好事似的。”

“就是啊,二皮哥,说说,一年挣多少钱,不行兄弟们跟你混。”耿宝磊笑着凑趣道。

丁二雷一扬头,一梗脖子,很正气地道:“别用这种语气埋汰我啊,我从不违法乱纪。”

“不是吧,你都好意思说你是合法经营?”包小三直摸丁二雷的脑袋,爆着顺口溜挖苦着,世界办证那家强,中国随便找堵墙,就是说你们这些货呢。

三人俱是笑着丁二雷,丁二雷却是不恼不怒一摆手喊停道着:“错了错了,你们对我还是有误解啊,我拿我的小发誓,假证我虽然做,但我绝对不违法犯罪。”

“哟?这事新鲜啊?莫非你自己给自己做了个营业执照?”仇笛愣了下,直觉这货还是有点不同凡响之处。

“什么意思?”包小三不解地问。

丁二雷不吭声了,直掏着手机,输着密码,显示着刚收到了影印文件,一看,众人皆皆惊呼有才。

他做的是国外假证,假驾照,假身份证,文字是洋文,照片是洋鬼子,这顶多算违法美利坚合众国的法律,没违反本地法律不是?这家伙得意地一收道着,知道哥是干什么的了吧?玩的是推特、联系的是海外业务、挣的是美刀,美利坚加拿大以及墨西哥,都有哥的分部。

说着,还掏着钱包,哧拉一数,一摞美刀,看得耿宝磊羡慕不已,包小三悻然道着:“哦尼马,这做假证的也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啦?”

“那当然,山寨货风靡世界,广场舞响誉全球,办假证当然要通行五洲了,这是全球经济一体化,交流经常化的必然趋势。”丁二雷得瑟地道。

这家伙真没想到,估计是宅久了难得遇上几个能交心的人,吹起来滔滔不绝,说起来喋喋不休,用不了几句就能把耿宝磊和包小三吹得云里雾里,老仰望的眼神看着他。

“嗨,行了行了,回头再吹……二皮,我想搞定这个人,需要用的时候,得能把人拉出来,你想个辙啊。”仇笛打断了二皮的吹牛,若有所思地问。

“那我真没辙,我们不是一路人。见面他都不待搭理我,他估计也就买老马的账哎对了,老马让你们找我干啥呢?”丁二雷此时才想起,都认识四十八小时了,还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呢。

“老马让我替他收拾旧部,等着出来办点大事。”仇笛笑着道,发动着了车。

“不好办,这行吃的是信誉饭,进过一回局子,跟当过一回婊子样,那就不值钱了。人家一听你有办砸过的历史,谁找你啊。”丁二雷道,这是本行不成文的规矩,恐怕失手一次,就没有找人于下一次了。

“你别发愁找活,就怕有了活找不着人……底片这种人必须有,说说,他常去什么地方?知道不?”仇笛问。

“知道啊。四环外,温泉那片有个酒吧,专玩那种男男的。”丁二雷道。

噢,同性恋酒吧啊,仇笛循着导航,他估计这午后的时间,底片怕是也是出去找乐子去了,这么笃定的走,丁二雷有点狐疑了,好奇地问着仇笛:“你们准备咋弄?我可提前说一声啊,虽然我知道他喜欢男朋友,可我不清楚,他是0号还是1号啊,你们不会准备勾引人家吧?”

“哈哈……哥几个准备轮了他,哈哈……”

仇笛瞬间大笑道,肯定是玩笑喽,不过一看仇笛、包小三这么豪放,丁二雷见猎心喜,兴奋地直搓手道着:“嘿哟,这事刺激,我得看看去”

破车载着烂人,晃悠悠直追这个懵然无知的猎物去了……

哗哗一阵掌声雷动,从哈曼商务调查公司的会议室里传出来。

全员到会,唯余两位迎宾值班,两位姑娘窃窃私语着,虽然无法听到会议室的内容,可这种小公司有点事是包不住的,内容都知道:唐瑛提为副总了。

虽然小公司的副总真算不上什么,在这幢楼里二十几岁的总经理多的是,但哈曼公司这位副总仍然引起了不少非语,职位一提升,那就意味着工资、奖金、提成都要提升了,对于大多数后进者,不管怎么说,总不免不了眼红,进而把提升的原因往歧路上的想的。

比如,靠着脸蛋混上去的云云,在这幢楼里,唐瑛算得上个美女,而且总经理又是单身,不往一块联系都不可能啊。

比如,委身于一个强势男人云云,商调这一行,没点关系,没点势力还真不成,比如吕天姿主管的老公就在公安局工作、比如李增华主管的亲戚,就在国资委任职,而且都是京城的土著,吃得就是人脉这碗饭。但唐瑛的意外崛起,实在让大家找不到原因,所以不往这方面想都不可能喽。

谁也知道,商务调查的背后都要有灰色故事,既然台前站的是位美女,谁可知道她身后又站着几位男人?谁不知道一位成功女人,都是很多男人从下面顶起来的。

两位前台姑娘讨论得不断窃笑,直到听到会议室门声,两人一直腰,又保持着庄重的礼仪,会议室出来的各部门主管、职位十几位,向新任的唐瑛副总道着贺,各自回归自己的岗位,轮到吕天姿时,她脸上勉强地挤出点笑容来,握手道着:“唐副总,恭喜你啊。”

“谢谢吕姐。”唐瑛有点尴尬地道,原本感觉吕天姿是顺理成章的,却不料这个桃子落到了她的手里,仿佛是抢了别人的一样,让她有点不自然。

“以后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啊,哎,老李……过来,还没给唐副总道喜呢,小心给你穿小鞋。”吕天姿喊着李增华,另一位主管,那主管也是挤点笑容,给了个理由:“对不起啊,我内急。”

两人转眼说笑着走了,还真不是内急,有点妒嫉道是真的,唐瑛怔了半晌,似乎这种让人憎恶的心态和表情,她当普通职员的时候也曾经有过,只不过没表现的这么明显罢了,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成为别人针对的主角,那种难堪,比无处发泄羡慕嫉妒恨可难受多了。

谢纪锋最后一个出来的,他端着水杯,笑着看了唐瑛两眼,邀请着:“唐副总,来我办公室一趟。”

悻悻然的唐瑛跟着谢纪锋进了办公室,谢纪锋落座,笑着请她坐下,然后像看笑话一样问着:“没得到时候朝思暮想,得到后却发现不过如此,而且心烦意乱,是不是?”

“呵呵,有点……啧,我其实最怕别人说闲话。”唐瑛道。

“不遭人妒是庸才啊,你穷了别人鄙视嫌弃,你富了别人羡慕嫉妒,你觉得有可能存在一个绝对没有闲话的环境吗?”谢纪锋给他宽心道。

“可……”唐瑛想了想,于脆直说了,一摊手道:“我其实就是个庸才啊,吕姐入行早,李主管的业务更熟练,人脉又广,谢总,这个职位,我怕。”

“不不……你多虑了。”谢纪锋摆摆手道着:“我这样告诉你,吕天姿、李增华两位是我的老伙计了,他们明里是中规中矩,暗里顶多是用用人脉,要平稳发展的话,这两位都是于将,就即便我,吃的也是老本……可你不同了,你带的那几位,能有多大的成就,我还真不敢估算。”

唐瑛一愕,为难地道着:“他们不是我带的。”

“有利益纽带,就算你带的啊,别人想抢都无处可抢,难道他们要合作不找你,去找吕天姿或者李增华?就即便在我和你之间选择,我觉得他们更倾向于你。”谢纪锋笑道。

这话,似乎又有暗指美女效应之嫌,唐瑛难堪地道着:“我就怕这种话,传来传去,越抹越黑。”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可没有这层意思,换位思考一下,你要是仇笛,愿意选一个人老成精的合作,还是愿意选一个不算奸诈的新人合作?”谢纪锋笑道问。

哦,唐瑛一怔,一下子明悟了,她微微惊讶道着:“我明白了,我这位置不是因为我的能力,而是他们的原因?”

“可以这样讲,我很看好他们,所以得给他们找一个放心的合作者……和我坐一起,免不了要斗心机玩心眼,要和你,恐怕能让他们更安心了那,这是本月的联系业务,我看了下,没有含金量很高的,下个月起,所有业务都优先介绍给他们……”谢纪锋递着清单,唐瑛起身接时,老谢很深沉地看了她一眼,像是不放心地问道:“一定不能感情用事啊,生意就是生意,你是哈曼公司的副总,我是法人代表,而他们……永远不是哈曼公司的人员,最起码从法律上讲,永远不是……你明白?”

“明白。”唐瑛微微点头,拿着清单,心里泛起着一种异样的感觉。

说不清楚,就像明知道自己卖的是地沟油,可还不得不以此谋生一样,除了不断继续生意和不断接受良心谴责,再无他途。

谢总是个一惯的甩手掌柜,给唐瑛宽心,给李增华打气,第三人又换成了主管吕天姿,不知道怎么做的思想工作,个个出来都像换了个人一样,从垂头丧气变成了信心百倍。

心绪不宁的唐瑛也不缺小动作,她从办公室门缝里往外看,窥到了这些,公司间就像曾经的大杂院,家长里短都是事,尔虞我诈不算事,她忍不住心下惴然,在揣度谢总是不是许诺给了那几位主管什么话?

或者,等着捧高自己,一朝摔惨了,再换人也不迟?

更或者,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被孤立出来了,单纯依靠仇笛那个小团队,等于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肯定不像自己以前那样旱涝保收了。

就在这种纠结和茫然中,唐瑛度过了自己当副总的第一个下午,到下班时分,她突然觉得自己茕茕孑立的好孤单,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在车里她等了好久,翻开手机的时候,找的第一个名字,和她唯一想找的一个名字是:

仇笛。

犹豫了好久,她还是拔通了这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把生意带到两人之间,可现实却是,两人之间如果没有生意,好像也就没有其他了……

仇笛挂了电话,踱步走向那仨刚吃完饭打嗝的。

丁二雷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正唆导着包小三,一会儿弄住底片,狠狠弄这家伙,那痛恨之情像是有旧怨,无意中漏了一句嘴才知道原委,敢情也是仇富心态,底片在他的偷拍事业上,比二皮要成功的多。

此时已经华灯初上,天色渐暗,不远处亮着霓虹的酒吧已经是顾客盈门了,仇笛打断了他们的话,安排着进里头找人,见机行事,丁二雷兴奋地教唆着这种酒吧要注意的事项,比如问你会变正常吗,比如问结婚什么的,比如问介绍男朋友什么的,都是忌讳,不过话被包小三无情的打断了,只给撂了句:“对付不正常的人,我们有的是办法,还用你教?”

三人勾肩搭背,向着酒吧去了。

切,吹牛吧啊,看你们怎么被恶心到,丁二雷朝他们仨直竖中指,尔后偷偷跟了上来,要看好戏了。

不管你置以多少宽容和理解,但毕竟是你无法接受的生活方式,进门伊始,包小三浑身汗毛直竖,瞪着惊愕的大眼拉仇笛,示意着角落处,一个点着烛台的座位,一位男子慵懒地、柔情地靠着……另一个男子。

“哎呀,我就不该先吃饭。”包小三难受地道。

“忍忍就好了,咱们俩装一对啊。”仇笛笑道,一把拽着耿宝磊又道着:“三儿,这妞你看怎么样?来,香一个。”

仇笛和包小三促狭似地,搂着耿宝磊一左一右,叭唧,便劲亲了耿宝磊脸蛋一口,气得耿宝磊直抹脸上口水骂着:“滚,一嘴羊膻味。”

两人坏笑着,互搂抱着走了,旁若无人到了吧台,要开口时,仇笛拦住了,不懂这个特殊环境的行话,被看穿就不妙了,要了两杯酒,两人喝着,瞄着目标,那位绰号“底片”的哥们,也像在猎艳一样,四下搜寻着目标。

怎么办?仇笛在急中生智想着,勾引到外面才好办事啊,可总不能真色相勾引吧,问题是不知道人家的心理角色啊,没准也是个爷们。

包小三却是不敢看了,不是两男含情脉脉地对视,就是两男喁喁私语地拥抱,越看越让人恶寒,冷不丁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喂,帅哥?”

“啊?叫我?”包小三侧头,被吓了一跳,遭遇到了一双眉目含情的眼光审视,他这爹不亲娘不爱的长相,像脸上开花一样,被对方痴迷地看着,可惜的是位男人,那男人轻露大板牙搭讪道:“帅哥,我觉得你很寂寞哦。”

包小三被雷到了,他一梗脖子,压着嗓子斥着:“去,一边去,人家是美女,哼”

一个扭捏作态,把搭讪者打发跑了,仇笛惊愕地向他竖大拇指道:“可以啊,三儿,这你都会。”

“可以什么啊。”包小三抱着仇笛,都快哭了,他痛苦悄声说着:“我命苦啊,进酒吧混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有人主动找我搭讪……尼马,是个男的,还是个变态的男的”

“不变态没法喜欢你这样的啊,知足吧你……嗨,嗨,别闹……”仇笛摁住了包小三,隔着几个座位给耿宝磊使着眼色,耿宝磊指指角落里的钢琴,又指指自己,似乎明白仇笛的意思了,仇笛用了几次威胁的眼神,耿宝磊才不情愿地坐到钢琴边上。

这是个营造浪漫情调的地方,欢庆的时候会有乐师助兴,平时,偶而也会有懂音乐的人即兴一曲,耿宝磊试了试生疏的琴键,深呼吸了几次,双手挥舞间,一串悦耳的音符从指下流出。

轻快、欢乐、像绵绵情话,动听的音符充斥着酒吧空间,连侍者也为之侧目,仇笛眼看到“底片”兄弟注意到耿宝磊时,他坏坏地笑了,不过这琴声也着实让包小三惊讶,他恶恶地问着仇笛:“宝蛋居然还会弹琴?这家伙肯定会吹萧。”

“你指吹那根萧?”仇笛警惕地反问。然后包小三一奸笑,指着仇笛道:“尼马,想什么呢?流氓。”

“再得瑟小心我揍你啊。”两人推搡着,而满吧的人群,却被突来的钢琴声触动着,曲到中途,仇笛已经看到叫“底片”的哥们不知不觉的走到钢琴近处了,在见猎心喜地看着耿宝磊,那表情像和爱人徜徉在音乐中漫步,一曲终了,掌声四起,耿宝磊起身致意,有意无意地走过“底片”那哥们身边,像羞不自胜,像倚门回首,脉脉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迈着轻柔的猫步走向吧台。

哇,好热,耿宝磊拿了张纸巾,拭了下白里透红的面颊,底片那哥们已经有意无意地凑上来准备搭讪了。

哇,还是好热,耿宝磊一欠身,避开了一位搭讪的男子,若即若离地看了“底片”一眼,轻柔地走向门口,像是要出去透透气。

那男子真是魂掉了似的,被耿宝磊眼神勾搭着,鬼使神差地出门了。

包小三和仇笛笑得肚疼,吧台扔了酒钱,贼头贼脑跟出来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1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3章 不知何时已世故
热门: 奇点遗民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淑女之家 哑舍2 七界武神 天才小毒妃 肖申克的救赎戏 欧皇主播撞上非酋大神[电竞] 无心法师(无心法师原著小说) 回到明朝当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