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1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9章 相逢一笑多媚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2章 惊鸿一现有觅处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金秋送爽,兰桂飘香,出京五环外,沿途已是树多人稀,满眼金黄。

开往豆各庄的511路公交,载着一车昏昏欲睡的旅客,这辆公交的终点站是第二监狱,车上的一半旅客是服刑人员的家属,大包小包背着、抱着,很多是送冬衣来了。

后排,仇笛、包小三、耿宝磊意外地出现在这个意外的环境里。

仇笛在看地图,即便京里厮混数年,没去过和不知道的地方还是很多,很多得靠地图解决方位问题,但特么郁闷的是,电子地图居然不提供第二监狱的方位,只能在普通地图册上找到日新月异的路,看了会,抬眼里,没想到这里还是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啊。

山是垃圾山,水是臭水河,看到高墙大院的影子,就在山水夹恃的中间。

“环境越来越差了啊,我记得上学时候来京城,没这么恐怖啊!?”仇笛感慨了句。

“倒数二十年还青山绿水呢,你咋不多往前追忆追忆?”耿宝磊唱了句反调,包小三从前座回头要说话,耿宝磊一摁他脑袋打断道:“你就别说了,一看到垃圾堆,你就有家的感觉是不是?”

包小三皱了皱眉头,指着耿宝磊训着:“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哥很不爱听,再埋汰我小心我揍你啊。”

“威胁无效,我能威胁到你的地方更多,吃饭不叫你,喝酒不算你,泡吧不带你,瞅见漂亮妞也不介绍给你,哼!”耿宝磊双手叉胸前,直接排出了几条,果真是威胁性更大,包小三瞬间陪着笑脸,谄媚似地讨好着:别呀,一看咱俩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扔下我你忍心啊?

惯性的嘴官司加肉麻表白开始,仇笛抱之以一笑,就像大学寝室里那种无底线无节操的亲密关系,是单身吊丝们的唯一寄托。

归京月余,由夏入秋,许是都在不断成长的缘故,许是眼界在不断开阔的缘故,三人明显都无法满足曾经那种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生活赚来的小钱,当仇笛把心里那个组织一个“商谍联盟”的想法和两人讨论时,没想到得到了一致的同意。

其实不难做出决定,毕竟已经尝到甜头了,就像大姑娘上床、登徒子嫖堂,食髓知味后再让他纯洁清高,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哎,仇笛。”耿宝磊慢慢侧过头,轻声把仇笛从沉思中唤过来了,小声问着:“这个人,你来看过他?”

“来过,和千娇一起来的,千娇的第一个老板,原鼎言商务调查的创始人,马树成,今年快奔四了。”仇笛道,耿宝磊听得此言,明显有点怀疑问:“成不,找个猥琐老男入伙?人还在监狱?”

“再有一个月,他就出狱了。”仇笛道。

“这种人,值得吗?”耿宝磊心疼道,据说仇笛在这个上面,已经砸了几千块钱了。

仇笛附耳小声说着马树成的案子,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因为侵犯个人信息问刑的人员,起因是接了一单债务调查的生意,为债权人准确、及时地找到了债务人以及隐匿财产,却不料变生肘腋,债务纠纷引发了凶杀案,非法拘禁加故意伤害,最终把提供消息的马树成牵涉进去了,以侵犯个人信息罪,被判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就是因为这个,鼎言垮掉了?”耿宝磊若有所思地问,商务调查这个雷区经历了警方的大整顿之后,整个行业十不存二,鼎言的倒闭正是两年多前大整顿时候的事,仇笛点点头道:“领头羊都被抓了,能不垮么?这个行业卖的是个人信誉,就哈曼,谢纪锋要出了事,用不了一星期,人就得跑完。”

“那你找他,意义何在?折了一次的人,在这行再立足不那么容易啊。”耿宝磊小声问。

“错,你应该换个角度看问题,最终定罪的就是这一桩事,你觉得他就这一桩事?没有其他问题?”仇笛道。

“懂了,嘴牢,是种优秀品质。”耿宝磊笑道。

“更优秀的是,他当庭认罪,主动赔偿了受害人家属四十万……其实如果判刑,附带民事赔偿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就不赔钱,他也就是判一年半。”仇笛道。

“耶,我明白了,你找了个脑瓜进水的!?”包小三愣愣地听着,插嘴道。

“宝磊,你觉得呢?”仇笛征询地问。

在对与错、在善与恶、在生存压力和生活尊严之间纠结了这么久,耿宝磊或许已经能够理解那种你无法评述对错的人生,他笑了笑道:“那这个人值得交,对自己做的事,有羞耻心、有愧疚感,进而敢作敢当,也是一种优秀品质。”

仇笛笑了,无言地揽着耿宝磊的肩膀,只有包小三嗤鼻不屑,一竖四根指头凛然道:“四十万?搁我们那儿能买一群媳妇,傻x!”

他愤然回头坐好,大有道不同不相为谋之势,仇笛和耿宝磊笑笑,不和理想单纯的包小三同志争论这种严肃话题了。

车到站,三人提着大包小包,多半都是吃食,在狱外排队,和银行叫号差不多,轮到谁,谁才能进去,这种地方也是有潜规则的,而且仇笛应该已经走通了,联系到了一个电话,不多会,一位管教干部出来,招手让他们进去,直领着三人到第一层会客的地方等着。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啊,蓝白相间的狱服,清一水的;光溜干净的大秃瓢,清一色的,包小三忍不住笑了,耿宝磊碰碰他,示意这货安静,可怎么安静得下来,家属见服刑亲人,大部分表情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着说着就号陶大哭。

“至于吗?这年头找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容易么?”包小三不理解地看着,很感慨道。

仇笛气得回头了,警示着他:“一会儿闭上你的臭嘴啊,我可在这个上面花了不少钱,要因为你黄了,你说结果是什么?”

这种威胁最有效,包小三一捂嘴,暂停姿势,我不说可以,让我给你钱怎么可能?

等待了不长时间,管教带着人就来了,比较人性化,是开放式的,而且管教很照顾,给了他们一个靠墙角窗户的位置,带到面前时,管教站到了不远处等着。

初次见面,着实把耿宝磊和包小三雷了一家伙,坐在桌对面的马树成留着短发,很短,发色花白,人形削瘦、面色凄苦、额上皱纹几层,乍一看,怎么也像在旧社会被迫害了几十年的苦逼男,还是那种身心都被迫害的一类。

见面足足有一分多钟,仇笛和对座的马树成都一言未发,时间过了一半,仇笛把带来的东西都放到桌边时,他才嗫喃地说了第一句话:“谢谢!”

“不客气。”仇笛笑了笑回道:“服刑就快结束了,您好像一点都不高兴?”

“如果让你进来,你会很紧张而且恐惧的。”马树成面无表情地道:“就像,在这儿住习惯后,又要出去一样。”

“据说这儿是所大学,能学到的东西很多?”仇笛笑着问。

“对,最起码你能学会,窥破别人的阴暗心理,比如,我们并无交情,你一共来了三次,而且往我服刑人员的账上留了五千块钱,我就看得出,你所图不轨。”马树成笑道,不过还不如不笑,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一脸褶子,白森森的牙露着,像个巫汉。

“对,你都看穿了,就应该知道,也许我们有机会可以成为朋友的。”仇笛道。

马树成微微一皱眉头道着:“这一行,朋友可都是用来出卖的,我们所做的事,言而总之就是两件:出卖别人,出卖自己。结局大多数是很可悲的。”

“对,但更可悲的是,这个世界太缺乏公平,有的人得到太多,有的人一无所有,甚至连出卖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仇笛道,眼里闪过一丝悲凉,对于面前这位的经历,他有感同身受的悲悯。

马树成微微动容,他疑惑地看着仇笛,看着他脸上和所言不同的世故,轻声、低沉、不屑地道:“你在……可怜我?”

“不。”仇笛摇摇头,纠正道:“是,我们!”

话题,中止在这里了,马树成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仇笛,黝黑、目不斜眼,仪表堂堂,过了好久,他眼光里的疑惑慢慢地成了笑意,仇笛也微微地笑了,和这种人打交道是很难的,他们识人良多,而且有自己的准则,如果发现对他不利,这种人会马上选择无视你。

正如谢纪锋所讲,商谍这一行留下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人渣,一种是人精。其实这是一个意思,那个人精能不是渣到极致?

这位好像也是了,仇笛三次上门,并没有得到多少好脸色,会面的时间很快结束了,就在两人这种复杂的对视中结束的,起身的时候,马树成随着管教的脚步走着,像想起什么来似地道着:“你这个人真小气,每次来就这么点东西……都是些不值钱的吃的,看样子,你们在外面过得不怎么样啊?”

妈了个x的,一听这话包小三就火了,腾声站起来,仇笛一把把他拉住,笑着道:“确实不怎么样,外面可没里面好混。”

“那去找找二皮吧,他叫丁二雷,住在门头沟苹果园那片,多上那么一个朋友,你们以后就好混点了。”马树成颇有深意地看了仇笛一眼,提着东西,跟着管教,扬长而去。

包小三和耿宝磊愣了,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只有仇笛笑了,看了几次,花费数千,没白干,终于触摸到了这个老谍的隐私……

……

……

不过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管千娇居然不认识这位叫二皮的丁二雷,拐弯查户口,确有此人,但找到住址的时候,早人去楼空了,那是个办暂住证登记的住址,以京城数千万的人口,钻这类空子隐匿身份,还真不难,三人连番寻觅了三天,在这个区愣是没找到踪影。

再和管千娇商量时,管千娇无意中提及马树成手下曾经有个做各类假证的高手,而且不是路边办证小广告的那种,小到毕业证、学位证,大到护照、芯片身份证、公证文件等等,带水印的都不在话下,这个线索仇笛在行内一打听,邪了,谢纪锋居然打听出来了,就这么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得到了一个手机号码。居然是个高端人士,只和熟客和熟客介绍的客人打交道。

三人马不停蹄的,又到门头沟区,循着定位,摸到了城子街水厂路,公交站后,尚是一片老城区的地方,里面状如迷宫的胡同绕来绕去,不是一般地难找。

耿宝磊四下看着,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脚下随时可能出现的烂菜叶、剩饭,以及用过的安全套套,好不难堪地道着:“这鬼地方怎么找啊?”

“是啊,老谢都说了,只能电话预约,人家不见面啊。”包小三道,以他的社会经验,这种事他很理解,藏在这种犄角旮旯,绝对不是个什么好货色。

“可必须得找啊,要这么点小事都办不了,马树成会小看咱们的,甭说拉人家办事了,他出来理都不理你。”仇笛道,他能理解监狱里那位的心态,要试试你的斤两。

“可这怎么找啊?”耿宝磊和包小三停下来了,又是一个丁字胡同。

仇笛想了想,四下看了看,一咬牙道:“这样,找防范最严的院子,这号人,都是属地老鼠的,藏得深,而且胆小。”

方位大致确定,三人又转悠了两条胡同,在胡同尽头,看到了铁门上的布线加小摄像头,四周看看地形,死胡同,不过院子二层直通胡同的另一头,从那儿可以跳下去,而且房子的平台连着隔壁,不到一米的距离。

“我敢打赌,十有八九就藏在这儿。”仇笛远远指着。

“那就不好办了,要是窝点,一敲门人就跑。”包小三道。

“这样,你敲门……等我从这儿上去。”仇笛附耳安排着,片刻,他手足并用,一面托墙、一面两脚蹬墙,把自己平平地道上几不可攀的胡同,到了墙顶,他示意着包小三敲门。

包小三咚咚一擂门,居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找谁?”

咦,摄像头上,还带着传音呢,包小三吼着:“找丁二雷。”

“不认识。”那声音道。

“找二皮。”包小三再吼。

“没听说过。”那声音道。

“开门,查水表。”包小三举着证件,蓝本带国徽,警证。

“那等等啊。”声音一滞,没音了。

你甭想等着门开了,这时候,窝在墙头的仇笛看着一个提着大裤衩的货从二楼奔出来,一猫腰也攀上墙了,刚一攀上,那人就见得一个人沿着一脚宽的墙蹭蹭蹭朝他奔来了,而且朝他扔了一块板砖,吓得他一骨碌摔到楼梯上了,手抱头,哆嗦地喊着:“投降投降……别打我啊,我全交待。”

胆怯成这样,还真不多见,仇笛拎着人,下去开了门,又关上,揪着那人领子问:“再说,你不叫二皮。”

“耶耶耶,警察叔叔,您认错人了,我真不认识二皮,二皮谁呀?”那猥琐男迷懵地道。

不会真认错了吧?耿宝磊都有几分相信了,包小三在拔手机号,可院子里却听不到铃声啊,他都有点相信了。仇笛又加重语气问着:“真不认识?”

“真不认识,您看……我有驾照,您看,我叫马海生……”那男子掏着证件,恭敬递给相貌凶恶的包小三,他最怕这人,一看就是个不擅言辞,用拳头讲话的烂货。

果真如此,包小三递给仇笛,仇笛把证往他口袋里一放,那汉子正觉得逃过一劫进,不料仇笛摸着他口袋,直接把他的手机摸走了,那汉子倒也不介意,一摸口袋,连钱包也递给包小三了,包小三眼光一滞,耶,里面厚厚的一摞钱呢。

这么急着摆平啊,这更确定了仇笛的判断,他拉着这家伙的手机菜单,看看通话最多的号码,示意着这货别说话,他摁着一个常用号码,一摁免提,接通时,都不说话,对方是位女人,在嚷着:“喂喂,二皮……怎么不说话?大上午你发什么春?不知道老娘干一夜多累啊。”

吧嗒,仇笛关机了,三人不怀好意地看着二皮,这货的表情可丰富了,苦不堪言地道着:“哎呀,警察叔叔太英明了,这招都能想出来……算你们狠。不过我已经改邪归正了啊,什么假证什么假护照,我是绝对不做的。”

此时才看清遍寻不到的二皮,瓜子脸,八字胡,汉奸头,花衬衫,实在不像改邪归正的样子,仇笛示意着进屋,被两人挟着的二皮尚在不迭地自证清白嚷着:“警察叔叔……真的,不信你们搜啊,真没做过……我离开这行已经很久了。”

“不是吧,刚才驾照不是假的吗?”仇笛冷冷一句,把这货噎住了,马上口吻又变成了,就只做了这一本,自用,不是违法贩售假证。

进了这货的房间,很意外地是,居然很整洁,包小三吓唬着这货蹲下,仇笛在房间里寻来寻去,不时地观察这家伙的眼神,当他走到后窗前,发现一处地方非常脏时,他回头看了看,那家伙明显有点紧张,仇笛跟着手推,小柜子下别有洞天,一条幽深的楼梯通道直下一层,或者更深。

“把他带下来。”仇笛道。

果真是暗室,直通地下,等找到灯源,带下来的二皮已经是一脸如丧考妣,不迭地求着:“真没开工啊,现在满大街小广告骗人的,我们这种高级技工早没活路了,不信你查查,这儿只有做案工具,绝对没有作案证据。”

仇笛四下看看,裁割机、电脑、打印机、各种油墨、还有不知名的各种工具,或许,这里还真找不到半成品的假证,不过他懒得找了,笑着看着紧张到哆嗦的丁二雷问道:“知道我们是谁吗?”

“警察叔叔,难道……”丁二雷紧张地道。

包小三把证件递给他,一看证件,差点把丁二雷气昏过去,赫然是“装逼证”,刚才人家捏着“装逼”两个字,只露了个证,气得他一屁股坐地上,苦不堪言地道:“你们谁呀,这也太无耻了,不能这么不要脸吧,这不坑人呢吗?”

“你不应该难受啊,你应该很庆幸我们不是警察。”仇笛蹲着笑着道。

对呀,如果不是警察,岂不是逃过一劫了,丁二雷一下子兴奋了,警惕地看着仇笛,狐疑地问:“那你们是……这地方没人知道啊?”

“可你有留的业务联系电话,跟着电话就能找到。”耿宝磊道。

“不可能,这地方多少户呢?那部电话不在我身上。”丁二雷不信道。

“问题是,不是所有的户,都往门上装高端监控啊,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要不跑,我根本不敢进来。”仇笛笑着道。

哎呀,丁二雷一拍自己额头,直拍仇笛马屁,大拇指竖着:“厉害,你们厉害……说吧,找我干什么?不过,违法的事,我绝对不干啊。”

这尼马满口瞎话的,错不了,正是屡受打击,生存能力极强的那类,仇笛把他手机扔回去,要着包小三手里的钱包,也扔回去,慢慢地起身道着:“交个朋友,请我们吃顿饭怎么样?”

“那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丁二雷乐了。

“以后有事会找你的……别躲啊,能挖到你第一回,就能挖到你十回。”仇笛道。

这个……好像有问题了,丁二雷呲着嘴,差点就要哭出来了,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能博得别人同情哦,他像被逼实在不想为娼一样难受地道着:“大哥,一看您就是大人物……别跟我们这些混饭吃的小人物过不去啊,真有点事,我们可经不起折腾啊……”

这是在探对方底子的一种方式,不是绝对信任或者绝对安全,他是不会上路的,当然,还得有绝对适合的价格,仇笛笑道:“我不是大人物,你也不是小人物,能让马树成看重的人物怎么可能是小人物?”

这个价格足够说服力,丁二雷一愣,愕然看着仇笛,似乎那个名字不该从仇笛的嘴里说出来。

“别傻了,同行,有兴趣帮点忙,没兴趣,各干各的,我们前天刚去看过马树成,他快出来了,你特么有点不够意思啊,都没去瞧过老马。”仇笛信步上阶,边走边道,他招招手,耿宝磊和包小三,跟着他上去了。

像是良心受到了谴责,丁二雷显得有点伤心,有点难过,直抹鼻子;不过在最后一刻,他还是省悟过来了,直追上了楼梯。

于是,已经走出很远的仇笛三人,听到了一声急切的、饱含深情的呼唤,三人驻足停步,飞奔而来的二皮,像找到组织一样兴奋,像追美女一样急切,那深情的声音是:

兄弟们,别走……兄弟们,等等我……兄弟们,我请客……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9章 相逢一笑多媚 下一章:第四卷 商谍联盟 第02章 惊鸿一现有觅处
热门: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我在末世有套房 紫川第四部帝都赞歌 闻香榭之一脂粉有灵 生存者2:邪羽罗 死钥匙 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利器 我怎么就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