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2章 魑魅魍魉为谁(1)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1章 祸起萧墙之内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3章 魑魅魍魉为谁(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可被保密条例画地为牢的行动组人员,却觉得很漫长。

反应最平静的是张龙城,这种事对于他容易接受,与真真假假情报打交道的人,大多数时候都生活在谎言和背叛中,不论是间谍,还是反谍,相互信任是一种奢求,怀疑一切才是本性。

静坐着的所有人,都很安静,唯一动的只有目光,唯一辨识的只有表情,可现在表情,却不像一队朝夕相处的同事了,李小众老成,有点忧虑,可能在为接下来无休无止的排查忧虑。王卓显得很警惕,他是保密员,除了领队,他是泄密的直接责任人,但在他看来,似乎谁也不像,可下一刻,又觉得谁都像。

唯一没有经历过此事的是都寒梅了,即便她是心理学专家,也无法准确描述此时的心情,怀疑?愤怒?焦虑?恐惧?……似乎都有,似乎又都不像,她看看和她同处的一室的戴兰君,又看看显得平静如斯的徐沛红,这一刻最清的感受不是其他,而是觉得自己嫩了,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是历练出来的,而不是书本上学来的,那两位女性要比她表现的镇定多了。

可是?越镇定不正表明越心知肚明吗?她如是想着,长期从事外勤的戴兰君,长得又英姿飒爽让人妒嫉的,谁能保证她不被敌人收买,她可不是七处嫡系出身。还有徐沛红,地方上那些迎来送往中,谁敢担保证她两袖清风?对了,还有张龙城,原本就是个间谍,更值得怀疑。那怕王卓的嫌疑也很大,绕过防火墙往外发送个消息,很简单的事嘛,谁敢担保不是他故闹玄虚?

都寒梅被自己这种奇怪的想法想得蠢蠢欲动,就像心理学上的自我催眠一样,思路向这个方向延伸,她越觉得自己安全。

不过她狐疑和闪烁的表情在别人眼中,又何尝不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戴兰君谁也没有看,目光直视,视线的正中是陈傲,陈傲即便一脸忧色,脸上傲情依然可辨,他总是以一种上位的眼光来看人,所以总是招致大多数人的反感,譬如现在戴兰君就很反感,反感到她直接闭眼假寐。

从事过情报工作的人,多数都懂点自我催眠,因为不可能避免遇上恶劣环境的情况,比如数月不能着家、比如突然换一个陌生的环境、比如一下子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再比如,像现在这种情况……一旦遇上,自我催眠的效果就出来了,可以想想美好的事,可以想想躺到床上睡到自然醒的幸福,可以想想休个长假领略自然风光的惬意。

对了,大多数时候yy普通人生活,是这些人自我催眠的主要内容。

不过戴兰君的自我催眠却没有达到效果,她的生活轨迹很简单,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一个地方,附小、附中,一直到隔壁的大学,毕业从军就在京郊,军营的训练的枯燥而乏味,复员后的生活比军营更乏味,就在安全局某处当内卫干事,那个让普通人讳莫如深的地方所有的人像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一样,一模一样的严肃表情;即便有七情六欲的人进到这里,也会很快被格式化。

当然,个性必须服从于共性这是工作需要。但工作之外的生活却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对了,不但工作,连生活的路也上一代铺好的路,相熟的一介绍,相亲的觉得双方条件尚可,便顺理成章的成了一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是一个固定的程序:和俞世诚结婚、结完婚各忙各的、等着有了孩子,把孩子扔给父母照看,然后两人再各忙各的……直到退休,直到开始安排子女的生活轨迹,再按这个既定的程序重复。

天呐!为什么现在这样想,会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她回味着,表情里带上了一丝愤慨,以前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可为什么觉得什么都不对?

对了,错在这里……她捡视的自己心里的阴影,大多数来自于仇笛,他颠覆了她的生活,他不该显得那么另类,让我忍不住注意,忍不住生气,忍不住发飚……他不该那么出格,行动前居然非礼我,让我忍不住喜欢上了那种刺激的感觉,忍不住有放纵的冲动……他也不该冲上来,其实那一次我以为自己都回不来了。

曾经少女的时候,对于爱情是那么的痴等,像所有少女一样会有这样一个幻想,等有一天一位骑着白马的王子出现在她面前,等了好多年,那一刻看到驾着燃烧车辆冲来的仇笛时,好像心有默契一样,她知道他会冲上来,她知道该怎么做,她甚至知道,有他在,她就是安全的。

可她唯一不知道的是,每个人生活的既定程序,却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就像她无数次憧憬在面对前男友的尴尬一样,她只能一味回避,不知道该用什么口吻解释自己已经移情别恋。她还在想,要是把仇笛带回到抱着誓守京门的父母面前审视一番,一定会是更大的尴尬。

为什么这么纠结呢?

是因为关爱太切,还是因为沦陷太深?

她不知道正确的答案,不过她很愧疚,在他危急和急险的时候,她都不在他身边,甚至他受了刺激,连去关切一句也成了奢望,这个巨大的泥沼已经殒命数人,她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结束。

咚……门开了。

蓦地,戴兰君睁开眼,风尘仆仆来的陈局带着一行警卫出现在楼道里。

剥离出来的思想被强拉回更残酷的现实,还有比私情更要命的事在等着,她知道,要是查不出来,就等得漫长的审查吧,直到查出来为止。

众人齐齐起立,陈局踱步进来,看也没看陈傲一眼,像在自顾自地说着:“……你们给我开了一个好欢迎仪式啊,组织上给予你们这么大的信任和期待,居然有人通风报信……你们知道后果吗?在李从军的身后,肯定有一个情报网,抓不到主谋,我抓那些泄密的跳梁小丑有什么用?……你们中间有人成功的激怒我了,接下来,对于无辜的同志,我只能说抱歉了……开始,查不出来,谁也不能离这个房间。”

程序也是既定的,首先是扫描,全身的,身上只要不是碳水化合物的东西,都会被细细检视一遍。

行动组各人的随身物品都被放到了桌上,一一接受着排查,排查完了,一个挨一个靠着墙站立。第二步是仪器检视,收缴的手机、手表等重点怀疑物品会被拆解成零件,以防有侦听嵌入设备,甚至连手机主板和sim卡都会被扫描,以确认没有写入非法程序。

“王卓……汇报一下。”陈局黑着脸问。

“本行动组适合3级通讯管制,所有出入局的电话都会登记,自动录音,考虑到大家的生活问题,和亲属的私人通话会集中在每天下午十八时,也是全部双向登记的……这幢楼的布线是我指挥外勤亲自做的,楼四角有无缝覆盖的射频信号拦截,这幢楼出入的通话,射频信号会自动识别,如果有未授权的非法通讯,系统在识别不能录音后,会自动警报。”王卓道。

“时间。”陈局问。

“12时32分27秒开始,时长34秒……我当时正在一楼餐厅和戴兰君同志吃午餐,听到警报后,跑步回到这里,用时四分半钟。”王卓道。

“可能地点?”陈局问。

“可能在这幢楼里的任何地方,对比一下集合的时间,以及集合前接触到的警卫,应该可以查到。”王卓道。

陈局想了想,看了看拆解手机的人员,过了好一会儿,两位技术人员摇摇头,意思,没有任何发现。

“哼,在我面前耍花样,真以为我老糊涂了是吧……”

陈局开始踱步了,在行动组各人面前晃悠了两圈道着:“本着惩前宓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我给那位打电话通风报信的人一个机会,现在站出来还为时不晚,交待事实,减轻对组织的损失,当然,别指望的网开一面,不过我会给你留点面子,解押异地关押,不让你们面对昔日的同事和战友……现在开始,计时一分钟。”

陈局看了看表,在排成一列的行动组人面前,一个一个瞪着过,陈傲挺直了腰、徐沛红跟着保持好的警容、张龙城目不斜眼,目光里看不到一点移动,李小众有点忧虑,不敢看局长的眼睛……也罢,四十郎当上有老下有小的老男人,就这猥琐得性。陈局没有理会,看到都寒梅,都寒梅一下子没忍住,紧张到哆嗦了一下,面对局长如隼如鹰的眼光,她紧张地嗫喃着:“陈局,不是我。”

“你当时在什么地方?”陈局严肃地问。

“我……我去卫生间,刚吃完饭。”都寒梅脱口而出。情急之下,说颠倒了。

噗哧,戴兰君笑了,这么严肃的地方,这个好笑的话,就戴兰君笑了,陈局瞟了眼,无动于衷地道着:“哦,你去卫生间刚吃完饭?逻辑有点混乱了啊。”

不待她解释,陈局站到了戴兰君面前,他审视着戴兰君,脸上有点憔悴,眼光往下,右手还戴着手套,这是一个一路千辛万苦追踪间谍,一直追到长安的人,不过此时却从陈局眼中看不出一点同情的关爱,他严肃地问着:“我怎么觉得,你对组织,对事业,对信仰,有很大的不满情绪啊。告诉我,有吗?”

“有!”戴兰君挺身道。

“原因呢?”陈局问。

“我认为组织上的官僚作风严重,在本次行动中多次贻误战机,多次漏掉重大线索,而且在已经发现可能有泄密的前提下,仍然采取重大行动,这是失职行为。”戴兰君直斥道。

这话听得徐沛红眼皮跳了跳,京城来的,确实不同凡响,敢直接指责局长。

“重大线索?什么重大线索?”陈局迷糊了。

“昨晚在审讯燕登科、杨凤兰时,据两人交待,原松子料理的女大堂晋红,是多次地方官场性贿赂的中间人,其中有一例,涉及到第*军医大下属的制药厂,这是一个生产野战急救装备的药厂,其负责人就是晋红牵的线……从发现线索一直到传讯,中间过去了七个小时。最终结果是,导致嫌疑人外逃。”戴兰君愤然道。

“陈傲,有这事吗?”陈局回头问。

“有……当时正在和地方警方协商。”陈傲道,更像是在辨护。

“失职!”陈局重重斥了声,把戴兰君的指责,全扣回给陈傲了。

看完了,没看出来所以然来,陈局看看时间,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他终于叹息到:“看来,是没人站出来了。我在此声明一句,你的行为可不是刑事犯罪,对于背叛信仰、背叛誓言、出卖国家利益的人,不要期待你还能得到同情……今天,在这里,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千夫所指……警卫。”

“到。”

“看住他们,谁也不许动。”

“其他人,搜索,就这么大的地方,我还不信,你几分钟能证据变没了……”

气氛为之一紧,四位手握着枪柄的警卫门口一字排开,楼道里,趿趿踏踏响着,一场起底搜索开始了,这是个封闭式楼群,那怕你就隔着窗户扔出去都不可能,楼角有摄像头;那怕你随便站在一个地方打电话都不可能,因为摄像的时间点,一共才34秒,那种高清镜头里,别指望你逃得过去……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宿舍、卫生间、楼拐角不大的地方,迅速打完电话,消灭通讯工具。

一个小时过去了,楼上的行动组,和楼下的警卫都枯坐着,中间楼层里,每个摄像头的案发时间的记录,都被看了一遍又一遍,没有发现。

两个小时过去了,二十人队伍开始第六次搜索,就藏着臭虫蚊子的旮旯犄角都被摸了一遍,仍然毫无发现。

别指望这些人放弃啊,第六次结束一碰头,整幢楼所有可能的死角都绘成了图,可能性列了数种,继续开始第七次查找。

两小时零二十二分,坐在行动组里一言不发的陈局听到了汇报,找到了!

他看了那些人一眼,匆匆起身,走到了离行动组不足十米的卫生间,找到的地方在楼墙外,绳索挂着人,仪器对着卫生间通往下水道的管道头,外面挂着的人汇报着:“……应该是冲进马桶里了,这幢老楼是外置管道,用的老式这种弯头管,应该就是卡弯头回路这儿……”

陈局伸头看了看,仪器检测出来的异常物体,对准的就是管道头,连接的就是这个卫生间。

接驳电线,管道切割,忙碌了二十分钟,一个套在塑料袋里的水浸手机递回来了……

……

……

时间指向十五时整。

陈局匆匆进来了,随行的技术员捧着一个盘子,上面小心翼翼地放着被拆解成零件的手机,东西现到眼前时,不得不佩服这些情报人员的心理素质,那一个人脸上都没有表情,就像与自己无关的事。

“干得不赖啊,抓间谍抓不住,当间谍当得真漂亮……厕所里通话34秒,顺手一扔手机,一冲水就消灭证据了,不错,这办法可以推广一下……看来以后连这种如厕的隐私也不能留下。”陈局显得有点焦躁,像在等什么。

不过能等什么,冲进下水道的手机,能说明有泄密,但无法指向是谁啊?

“是谁,站出来。”陈局貌似到了最后的忍耐极限了,要暴跳如雷了。

还是没有人动,个个两眼炯炯有神,都在极力证明着自己的无辜。

“呵呵……不错,心理素质相当不错。”陈局意外地笑了笑,继续道着:“接下来,我会让有些人永远笑不出来……可以告诉你,间谍也有疏漏的时候,手机上指纹虽然模糊了,不过那位同志可能在插卡的时候不小心,留了半个指纹……请吧,各位,不用调数据库,一个一个去摁,检测一下相似度……徐沛红,你带头,长安你是地头蛇,你的嫌疑最大……戴兰君,你第二个,你对组织不满……都寒梅,你第三个,你的情绪不太稳定……”

一个接一个打指模,徐沛红很坦然,摁了自己双手的指摸,一扫,几乎没有相似度,通过。

戴兰君几乎不用扫,手指缺一指,通过。

都寒梅巴不得证据自己,通过。

李小众,通过……

张龙城,通过……

王卓,通过……

陈局的脸上越来越深黑,像是认为可能的,居然都不是,一下子七个通过六个,他催着陈傲道着:“该你了,犹豫什么?”

陈傲迟疑了一下,站到了桌前,摁指摸,看着屏幕上扫描比对,数个红点在偌大的指模上来回位移,突然间,嘀嘀嘀……警报声响了,一屋子毛骨怵然,都惊愕地看向陈傲,技术员汇报:“右手大拇指指纹,相似度百分之八十……”

“抓起来!”陈局瞬间暴怒,吼了声。

四位持枪警卫挟持着,嚓嚓打上了铐子,陈傲像是知道了这样的结局,却又十分不愿承认似地,平静地道着:“我是冤枉的。”

“所有的内贼败露,都是用句狡辨,有意思么?带走。”陈局吼着。

四个挟着没怎么反抗的陈傲,出去了,陈局跟着出门,临出门回头道着:“都坐下歇着吧,一项大行动因为一个不光彩角色,你们要错过了。”

众人颓然而坐,长舒一口气,心里不管有多少忿意,此时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深深的恐惧感……

……

……

时间,同样是十五时整。

地点是长安机场航站楼。

情景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幕。一辆出租车泊到楼口,下来了一位戴着墨镜、扣着旅行帽的男子,他拉着行李箱、背着电脑包,像所有出差或者回家或者旅行的一族一样,进了机场候机厅,若无其事的办着行李托运,然后在自动售票机上,打出了登机票,再然后,从容地排到了一列长队后,等着安检。

偶然间,他摘了墨镜,回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看不见的城市,目光定格在长安城市形象的宣传画上,钟鼓楼、大雁塔,耳熟能详的地方,会勾起他无数美好的成长记忆。

对了,为什么脸上会有如此的乡愁呢?

一定要去远行的人。才会有如此的愁怅。

过安检,他摘了墨镜,像安检员笑笑,安检核对着身份:

周润天,男,31岁……航班n2364,到站京城。

啪,一个戳盖上去了,此人莫名地觉得心里一轻。

脱外套、拆电脑电池、过扫描,一切ok,安检员作着请势,他从容地进了候机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下意识地走向人多的地方,那儿一排登机口,熙熙攘攘的旅客足有数百人。

很快,这个神秘的人只留下背影,很快,他消失在人流中……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1章 祸起萧墙之内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3章 魑魅魍魉为谁(2)
热门: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末日边缘 第51幅油画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珠穆朗玛之魔1 夜色人生 大草原上的小猫咪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崛起复苏时代 乡村野事